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無數惡靈撲到,爭先恐後的進入科恩的身體。科恩完全不再有動作,破碎的衣料下,漫布傷痕的身體似乎開始透出了蒼青色,那本是惡靈的顏色,隨著進入而充斥著他身體表面,傷口處的血液流得更快更急,似乎被硬生生擠出來,在科恩身體各處散成猙獰、詭異的血霧花朵。 源源不斷的惡靈撲來,一時之間竟無法全部進入。徘徊在科恩身體外的後來者聚成一個巨大的球體,帶著淒厲的嘶叫聲相互擠壓著,對于鮮活生命的貪婪讓它們用力排擠任何一個同類,沒有思維的惡靈的唯一目的──進入這個身體、控制這個身體、用這個強大的身體去報複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生物! 即使惡靈本身是透明的,但因為過于巨大的數量和密集的擠壓,讓科恩身外的巨大球體變得朦朧而扭曲,完全看不到里面在發生什麼。但在所有關注此事件的神魔眼中,滿天飛來的惡靈最終都毫無阻礙的進入了斯比亞皇帝的身體──毫無來自科恩本身的阻礙。 科恩為了贏得這一局,完全放棄抵抗,放這些惡靈進入自己的身體。 這是唯一一個能撐到“一次攻擊”結束的辦法,一比一萬,再強的人也會被惡靈的洪流所吞沒;阻擋惡靈,只會被更多的惡靈撕成碎片。唯有一搏,搏那個唯一的機會,搏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通過近幾天對詛咒的研究,科恩不可避免的會涉及到許多靈魂的知識,他也知道:“沖擊”一旦結束,全部惡靈進入了自己的身體,那麼為了取得控制權,惡靈會先進行一次同類相殘以決出優劣,最終勝利者將控制科恩的身體。 這個過程將會維持一段時間,但卻是異常痛苦的,成千上萬只惡靈會在身體里互相吞噬,到最後才產生一個擁有巨大能量的個體,能有哪個人能夠承受這其中的痛苦? 可是不管怎樣,那些都是“一次攻擊”之後的事情了,哪怕自己身體內天翻地覆,畢竟可以撐過去不是嗎?所以不管怎樣,都要搏一把! 球體在急速的縮小,再縮小……這瞬,無盡綿長;這時,萬籟寂靜。 魔族長公主的一個虛幻身影漂浮在空中,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當烏鴉重新回到科恩身邊時,一切已經結束。在恢複了本來清亮的月光照射下,科恩還屹立在原地,只是身上的黑色詛咒符文已隱隱透出紅光,皮膚表面的血管在不斷爆裂。 “朕……”科恩一張嘴,鮮血就泊泊淌下,“贏……了……” “可你不是說不再打賭的嗎?”魔族長公主回答,“所以,本宮可以隨心所欲。” “嘿……”科恩的眼神有些渙散,“當然……隨……便……你……” “開個小玩笑,斯比亞皇帝不必當真,本宮說出的話,自當遵守。”魔族長公主微笑著說:“令本宮不解的是,你為什麼會對神族如此忠誠?神族,真值得你這樣做嗎?” 科恩看著長公主的虛幻身影,沒有回答。 “好吧!既然斯比亞皇帝不回答,那麼本宮也不便救你。”魔族長公主飄然而去,轉瞬就出了皇宮,只有一句話遠遠傳過來,“可惜你不是出自魔屬聯盟,但願你能熬得過今晚。” 魔族長公主的身影剛剛消失在視野中,科恩的身體就頹然倒下,烏鴉一把扶住,發覺他的皮膚滾燙。 攻擊皇宮的惡靈消失之後,聖都城內外的惡靈也不再增加,城牆上的戰斗繼續了一個鍾頭之後,這場與惡靈的戰斗終于落下了帷幕。但是,這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斗,也是一場沒有負傷者的戰斗:防守城牆的斯比亞近衛軍付出了犧牲二千余人的沉痛代價,防備城區內的警備隊犧牲三百余人,而最激烈的皇宮內只有一個戰斗減員──正處于將亡而未亡之間。 聚集在皇宮的官員貴族們回家的回家,辦事的辦事,都逐漸散去了,回到後宮的親王們才有時間聚集到皇帝的房間外,聽龍族長老和大精靈們對科恩陛下的詳細診斷。雖然科恩陛下現在還未昏迷,但是眾人都看得出來,這次的情況要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凶險。 在聖都神殿的花園里,武神也為神族小公主帶去了斯比亞皇帝的最新情況。得知科恩真的被數量龐大的惡靈附體,小公主竟然表現出一絲惋惜,雖然只是瞬間,但這樣的表情已足夠讓跪在地上的武神心中嫉妒不已。雖然小公主只是覺得有魔族長公主插手這件事,自己就無法絕對的操縱科恩的命運了。 “有什麼辦法醫治斯比亞皇帝的身體嗎?”沉默了半天,小公主才輕聲問了一句,“本宮的意思是,神屬聯盟里包括神殿,有什麼辦法救斯比亞皇帝?” “回稟小公主大人,神殿是沒有辦法醫治的,斯比亞皇帝已經不可能再康複,他甚至撐不過今天晚上,天亮之前,他就要在死去或被惡靈操縱中做出選擇,”武神低下頭去回答說:“除卻人類,我們光明神族是有辦法救他,但這樣的救治魔法,必須得向長公主大人申請。” 小公主雙手疊放著,凝眸看著遠方,輕輕的搖了搖頭:自己今次是搶著要來做這件事,結果又弄成這個樣子,怎麼去向姐姐開口?況且,這里的情況姐姐一定早就知道了,如果她有心救科恩,科恩是絕對死不了的吧!姐姐到現在都沒有來,就說明她並沒有這個打算…… 轉念一想,科恩的親人也知道自己在聖都,在如此危急關頭,他們會來求自己的。雖然不能在科恩身上打開局面,在他親人身上打開局面也是一樣,甚至會比操縱科恩本人更有利。 主意拿定,小公主也靜下心來,吩咐神殿派出祭司去皇宮查問今夜發生的奇異事件。這是委婉的提醒,能救治科恩的神族小公主就在神殿,快把你們的皇帝打包帶來,企求吧! 但在武神有意無意的選擇性遺忘狀態中,被派去皇宮的祭司只知道有一個使命:訓斥跟責問。 于是,當夜皇宮中就出現了訓斥者膽戰心驚,被訓斥者眼都不眨的場面──還好出面接待祭司的是維素。凱達親王,要不然,這祭司當場就會被另兩位暴走的親王亂刀分尸。 表情默然的維素親王聽完了訓斥,安排祭司在接待處休息,然後來到後宮跟大家商量這件事。 在這麼一段時間里,科恩已經暈過去了,束手無策的龍族長老站在房間一角,表情苦悶到了極點,一個字都不說。三位急切的皇妃們站在床邊,一個個淚流滿面,幾位大精靈象征性的在為斯比亞皇帝施展治療魔法,其他人更是焦慮得不知如何是好。 “光明神族小公主派了祭司來,”維素親王看看房間里的各位,“雖然是訓斥,但我想小公主是給我們一個資訊,她可以救科恩,但前提是我們得去求她。” “求她就求她,”西夫塔親王跳起來就要去抱科恩,“我們現在就去!” “科恩……”西夫塔親王被一只手攔住,轉頭看去,攔住他的是菲琳。羅娜皇妃,“科恩正是不想求神族小公主什麼,才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我們再去求她,即便是救回科恩,科恩心里會怎麼想?他會甘心接受嗎?”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不要再說這些傻話了!”激動的西夫塔親王說:“先救了科恩再說,什麼接受不接受?現在顧不得這個了,救回來之後科恩要打要罵都由我來承擔!” “雖然你是科恩的兄長,但目前這件事情,請由我這個妻子來做決定。”說完這句話,菲琳轉過頭去看著維素夫婦,“父親大人、母親大人,我可以決定嗎?” “當然……”維素親王回答的聲音有些顫抖,握緊了妻子的手,“你是……科恩的妻子。” “那麼,請大家先離開吧!我想跟科恩商量一些事情,”菲琳此時的表情有些冷淡,轉頭對其他皇妃說:“也包括你們。” 維素。凱達捏著妻子的手,讓這位心情焦急的母親不要再說話,然後拉著她出了門,其他人見到如此情形,也只好跟在後面出去。完全搞不清狀況的另三位皇妃還想留下,但在菲琳皇妃少有的威嚴眼神逼迫下,也只能沉默著出了門。 當科恩轉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眼睛已經看不太清楚房間里的景象,模糊的目光只能看到眼前觸手可及的地方,努力了好半天,坐在自己身邊的菲琳才清晰起來。雖然因為傷痛,這身體已經不像是自己的,但科恩卻更感覺到來自菲琳的壓力──她一直要求自己做事循規蹈矩,更要給予妻子必要的尊重,而自己這次施放詛咒又是先斬後奏,最後弄成這個自己都搞不定的結果……所以這個時候,科恩的目光里有五分愧疚、四分不舍、一分無地自容。 沒有絲毫的後悔。 “親愛的,”忍住體內的傷痛,科恩向菲琳擠出一個笑容,“你還不去休息啊……” “看著你,”菲琳目不轉睛的盯著科恩,微笑著反問:“難道不比睡覺有意思?” “我……這次又錯了,但是要請你原諒,這是最後一次了,”科恩歎了口氣,“以後,就是想犯錯也沒機會了……只是你……你以後就要辛苦……” “為什麼要這樣說?我的夫君以前可不是這個樣子的。”菲琳掏出自己的手帕,輕輕拭去科恩嘴角的血跡,“我的夫君是那麼驕傲,那麼風趣,一個永遠都不會認輸的人。” “雖然我不了解你,但還有人比我更了解自己嗎?”連著說了幾句話,科恩有些喘不過氣來,“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我……我他媽的是撐不下去了……你……就罵我幾句吧!趁著我還清醒的時候……” “雖然在以前,我心里有諸多不滿,但我一直都知道,我夫君是個很出色的人,”菲琳緩緩的收回手來,換過一條手帕,“為人子,為人夫,為人君,都很出色……甚至在琴倫身上,還體現出以後為人父的品質。我心里有不滿,是因為我的要求太多……” “是……是這樣嗎?”科恩沒想到有一天會在菲琳嘴里聽到這樣的誇獎,“雖然我要掛了……但我也不需要……這樣的送辭……菲琳你……太客氣了……” “我說的都是真心話,一直以來,有問題的是我而不是你,原諒我,是我對你的要求太過于苛刻,”菲琳握起科恩一只手,動情的說:“是我的錯,因為我跳不出我給自己劃定的圈子……我跳不出去……” 在確定了菲琳現在說的話不是讓自己“含笑而逝”,或是自己的幻聽之後,科恩快要爆炸的腦袋里又湧上了迷惑,用盡自己所有的力量,問了一句,“這是……為什麼……” 但可惜,科恩的嘴唇雖然張開,卻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了──在經過一系列的相互吞噬之後,存活下來的每一個惡靈個體都具備了相當能量,給科恩身體造成的傷害也在成倍的增加,情況迅速惡化。 “嫁給你是我自願的,因為你是唯一一個讓我傾心的人,所以,我不想讓其他女人得到你。在你帶回溫絲麗和迪爾的時候,我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但是,但是我卻不能給予你像她們那樣的感情……我一味的要求你,卻沒有發現自己有多自私。”淚光彌漫在菲琳的眼中,“我要你以我為首,卻幾乎把所有的時間花在公事上,我只要你給我歡樂,自己卻吝嗇去讓你歡笑……在那樣的條件下,你常常是在苦中做樂……而我,卻喜歡你這樣重視我……” “雖然我是這樣自私的人,但我對你的感情,卻不比任何一個人少,應該說,我比任何人都更在乎你,比任何一個人都更緊張你,我對你的愛真的存在,一直存在。”晶瑩的淚珠順著面頰流下,菲琳更握緊了科恩的手,“只有我窗邊的花知道,我是多想你早日達成理想,清靜下來,過一段只有我們倆的生活;只有我企求過的月光知道,我是多想拋開身邊的一切,拋開帝國、拋開臣民,像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女人那樣,依偎在你身邊……” “我一直在努力著,希望這樣一天早點到來,忙到連你的問候都沒有時間聽完的地步。 處理公事的空閑我總是在想,雖然現在委屈你,但是以後會有更多的時間補償你,給你快樂……卻沒想到,這個世界卻不給我們這樣一個機會。“菲琳終于像傷心時的溫絲麗那樣哭出聲來,”原諒我……我怕……我不想把我們的關系弄成現在這樣……“ 雖然越聽越迷糊,但科恩這時卻想大聲呐喊,因為菲琳所說的,正是他想說的話。菲琳說得有些語無倫次,但心態和歉意卻跟科恩一模一樣……在發現兩人的共同點時,卻是自己的彌留之際,又氣又急外加毫無辦法的科恩,只能在心里罵著粗口。 “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是分開的……你把我當做親人而不是情人看待,把我當做上司看待,這怪不了別人,都是我自己的錯。”菲琳俯下身去,親吻了科恩的額頭,“我無時無刻不在渴望著走進你的世界,接受你真摯愛上我的那一天……但我還有沒完成的使命,我不能那樣去做……原諒我,我的愛人,從一出生,這就是我的枷鎖……” 菲琳還在說著話,但科恩的雙耳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了,只能看著她臉掛淚珠向自己述說,只能任由她緊握著自己的手,到最後,連目光都模糊起來,而自己的身體像是在一點點的沉入床板,又有另一部分,像是在一點點的向著屋頂漂浮……每一次,都是菲琳用各種感覺將自己的意識強拉回來…… “已經……已經不行了……”科恩感覺到,自己是等不到惡靈決出最後勝利者控制自己的那一刻了,但他也知道惡靈是可以控制失去生命的軀體的,心里不由得呐喊,“菲琳……不要留在這里……危險……烏鴉……快動手……把我分了……” 稍微恢複了體力的烏鴉,這時正抱著自己的長劍,面無表情的在門外靠柱而坐。不一會兒,門開了,烏鴉抬頭看去,兩眼紅腫的菲琳站在門口。 “我剛才的話,你都聽到了?” 對菲琳的問題,烏鴉只稍微點了下頭。 “那就站遠點。”菲琳又說出一句平時絕不可能說出的,很不客氣的話。 而烏鴉也順她的意思站起來移開,只是在又一次坐下的時候,才對菲琳說話,“你後面的話,他沒聽到。” “聽沒聽到都不是問題。”這時候的菲琳,仿佛比烏鴉還要冷淡,“我就不能做嗎?” “你做什麼,其實與我無關,我並不喜歡你,一直都不喜歡。”烏鴉冷淡的回答,對著已經關閉的房門說:“但是,我今天晚上才被人這麼救過,在你這樣自以為了不起的人准備救人的時候,至少告訴對方一聲,這樣對方心里會好過一點。” 對烏鴉的話充耳不聞,菲琳自顧自的再次來到科恩床前,凝視自己夫君的面容,伸出手放在科恩的臉旁,柔聲說:“感謝你,我的夫君,從此之後,我就能放下自己的責任了。” 躺在床上的科恩抽搐著,毫無反應。 “從相聚時,樹梢傳來的低語,到離別後,月光灑落的歎息。”站起身來,菲琳攏攏自己的頭發,兩手捧舉在自己胸前,閉上了眼睛,閉合了還沾著兩粒淚珠的睫毛,“我,願獻祭最為珍貴的一切,換取沉眠的愛人,沉眠的你。” 已經離門很遠的烏鴉,還是聽到從房間里傳出的一段魔法咒語。 “請注視我,古老的星辰,請聆聽我,遙遠的神靈,我正以記憶深處之哀傷曲律,唱響這生命之歌,哪怕從此不再有思念的淚水,不再有縈繞的感情,不再有自己,靈魂的帶領者,回歸此地,逆轉生死的抉擇,兌現遠古達成的契約,我已獻上你最喜愛的,皇族的血……” 夜空里,有風刮過,帶著涼意的雨滴,落到了烏鴉的臉上。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