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本宮剛才沒聽錯吧?你說過,神屬聯盟內的人類絕無辦法解救斯比亞皇帝。”注視著聖都皇宮里發出的、常人無法看到的白色光芒,神族小公主輕聲問跪在自己腳邊的武神,雖然她的語調還是那麼平緩,但武神卻已聽得遍體生寒,“那麼本宮現在看到的是什麼,從天而降的祥瑞嗎?” “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一定是出了問題!”知道錯在自己,但武神還是在極力申辯,“小公主大人,這完全是超出常理的事情,不應該是這種結果!” “超出常理,這就是你的借口?在做為人類的時候,這可以充當借口,但你現在是光明神族,”小公主沒有回頭,“你羞辱斯比亞皇帝在先,隱瞞斯比亞皇帝的真正實力在後,甚至歪曲本宮的命令,都權當本宮不知道。本宮是對你過于縱容了,你回天堂島自請處罰去吧!” “請饒恕我!饒恕我吧!”武神的身體微微抖動,像是對處罰非常恐懼,“小公主大人!” “也不是不能饒恕,功能抵過,”小公主淡淡的回答,“你現在有功嗎?” “下神……下神明白了……”武神頹然低下頭去,就這樣匍匐著倒退,一直退出了花園。 然後,小公主招手喚過另一名神族,吩咐說:“去查,本宮要知道斯比亞皇帝是被人用什麼方法救回的,本宮在這里等著答案。” 與此同時,在聖都城內另一處巨大宅院的花園里,魔族長公主也在端詳著從天空中反射下來的光芒,對這突如其來又不為人知的救治魔法,她和神族小公主一樣的迷惘。但在感覺上,這個魔法卻又讓她不那麼陌生,從種種跡象來看,這應該屬于救治類魔法的最終等級,而且很明顯帶著強烈的光明神族風格。 在黑暗魔族里,長公主的地位極高,是除卻魔王之外的第二號領袖,了解一切神族與魔族的魔法幾乎是她與生俱來的本領,人類使用的魔法就更不用說了,因為人類使用的魔法都源自神魔。不知曉這樣的人類魔法在她看來是不可想像的,撇開怠忽職守的因素不說,這完全解釋不過去……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弄清楚這魔法的來龍去脈甚至比魔化斯比亞皇帝本身更加重要和迫切,一旦確定這魔法不應存于世間,就要立即准備抹掉知曉此魔法的所有人類。 “看來,本宮也只能回地獄島去尋求答案了,”沉默半晌,魔族長公主對站在身後的第一魔將說:“斯比亞皇帝暫時沒事了,在此期間,你得好好看住他,別讓光明神族趁虛而入。” “是的,長公主大人,”第一魔將恭謹的回答,“我會看好斯比亞皇帝的。” “當然了,你心里是那麼緊張這個皇帝,所以有些事情,本宮就當不知道好了。”魔族長公主嘴角翹了翹,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在第一魔將耳邊說:“但你要記住,僅此一次哦,這是對你一直以來辛苦的獎勵。” “長公主大人說的是……”第一魔將強自鎮定的反問。 “這樣的話就不要再說了,”長公主用只有第一魔將才能聽到的聲音打斷她的反問:“本宮也常常忘記一些事情,比如某皇帝常用什麼身分偽裝出游。” “長公主大人……”第一魔將腿一軟就要跪下,卻被長公主大人一把扶住,“本宮說了,這是獎勵,你不用如此恐懼。” 第一魔將低著頭,一個字都不敢說,反倒是長公主背過身去輕笑著說:“斯比亞皇帝,科恩。凱達,這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人類……你說是嗎?” 驚恐的看著長公主再次轉過身來,第一魔將畏縮的回答:“是……是的……” 長公主臉上的淡淡笑容並未散去,就這樣俯過身去,在第一魔將耳邊輕聲說了一句話,第一魔將如被雷擊,撲通一聲雙膝跪下,“處死我吧!長公主大人,我不敢!” “你以為本宮在嚇你?本宮不是在開玩笑,你自己想想吧!”長公主看著臉色蒼白的第一魔將,“本宮這就回去了,斯比亞的一切,還是由你做主。” “送,送長公主大人。”直到長公主大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視野里,第一魔將臉上的蒼白依然沒有散去,她失魂落魄的注視著眼前的地面,口中不住呢喃“不是真的、這絕對不是真的”,弗格過來扶她的時候,發現她的身體完全無力,泥一樣的癱在自己懷中。 翌日,斯比亞帝國向所有神屬聯盟帝國和光明島神殿發出公告,通報了魔屬聯盟利用亡靈偷襲聖都,意圖刺殺斯比亞皇帝這一重大事件。 從黑暗行省到坎普行省,從坦西帝國的親王府邸到里瓦帝國的叛軍大營,從布盧克帝國的公爵別墅到福克斯堡大魔殿,從清晨到黃昏,所有喜歡科恩的人、所有憎恨科恩的人,都在這份公告末尾看到了他那風格強烈的親筆簽名和斯比亞皇帝印章。為這個結果,一圈圈欣慰和遺憾的漣漪在斯比亞內外、在比斯大陸上下擴散著,激蕩著,沖撞著。 為了這一次“正義戰勝邪惡”、“忠貞戰勝汙穢”的“巨大勝利”,天堂島神殿嘉獎了斯比亞帝國及皇室,在戰斗中犧牲的每一位軍人,都有一份額外的、來自天堂島神殿的撫恤金,還有一張五指寬的布條,上面的精細花紋圍繞著一行好看的小字:當光明的神聖光亮照耀著你,你永遠都不可能失敗。 斯比亞聖都恢複了往日的景象,親王們、大臣們都在做著自己的事情,甚至流亡在此的里瓦大臣,也在事件第三天看到了自己的領袖──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雖然,公主會一天數次在處理事務的中途退場,再回來的時候,眼圈周圍泛著再怎麼化裝也掩蓋不了的紅腫。 平靜之中,潛藏著一股讓人無比郁悶的氣氛,所有與科恩。凱達陛下親近之人的臉上,都消失了真摯的笑容,包括天真無邪、快樂活潑的琴倫公主。比起皇帝陛下的閉門謝客,還有一件事最令眾人擔憂,那就是第一皇妃菲琳。羅娜,她也沒有在事件之後露過面。 雖然有另三位皇妃和幾位親王的共同分擔,但少了菲琳。羅娜皇妃,等待處理的公文還是慢慢的積累了起來,與這些積壓文件一起增長的,是帝國內外那些快速膨脹的野心。 斯比亞皇帝和他的第一皇妃──說不定已經死了! 每一天,請求晉見科恩陛下和第一皇妃的外國使節和國內大臣數不勝數,大家都在盡力打探他們的情況,哪怕是一星半點的小道消息都不會放過。與此同時,里瓦帝國的各路叛軍及其背後的支持者,都消除了彼此之間的所有分歧,准備趁著這個時機大撈一把;而在斯比亞國內,叛亂的苗頭已經初露端倪。 無論這些斯比亞的敵人得到了怎樣的援助,無論怎樣按捺不住取而代之的渴望,但他們不敢妄動,因為斯比亞皇帝的生死,至今都未有定論。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一個機會,一個斯比亞皇帝必須公開露面的機會──光明神族小公主離開聖都的那一天,身為一國之君的科恩。凱達一定要去送行。 聖都皇宮的後宮里,有一處清幽的院落,那堵隱沒在綠蔭中的圍牆隔開了外間種種紛擾,只有怡人的微風能透過牆頭的古藤,帶動屋簷下的風鈴飄帶;只有和暖的陽光能穿過層疊的凝翠,在柔嫩的草地上緩緩推移。 在周圍清涼的陰影襯托下,一塊透射下來的明亮光斑掠過了圍欄、矮幾,漸漸的移動到兩只手的交握處。 隱隱浮現出奇異符文的那一只手大而有力,相比之下,被握住的另一只手細膩柔弱,卻有著同樣蒼白的膚色。兩人的手腕分別擱在各自的軟榻邊沿,十根手指似纏繞、似融合,與周圍的平靜,背後的小樓化為一個整體。 一雙秀美的眼眸慵懶地張開,被另一雙眼睛里透出的目光籠罩,那是一雙黑色的眼睛,清澈明亮,能讓秀美眼眸的主人從中看到自己的模樣。 “真是抱歉,我又睡著了吧!你一直這樣看著我嗎?” “看書傷神,睡著是常有的事,但看女人不一樣,特別是看一個漂亮的女人。” “哼,油嘴滑舌……”輕柔的說出微帶責怪的話,嘴角卻漫出一絲笑容,“今天晚上吃什麼呢?” “聽說還是露西的蘑菇湯,我強烈要求加料。” “她同意了嗎?” “露西怎麼會不同意?所以我們今晚的湯里會有多一倍的蘑菇,和多一倍的水。” “身體不好,就要忌口,”細膩的手收回去,放在微笑的臉龐邊,“那你得早去早回,蘑菇湯涼了可不好喝。” “收到,那種地方我最不想待。” 不一會,抱劍的烏鴉與素衣的白影護送著四人抬的軟榻出了庭院,順著站滿了武士和魔法師的小路,來到一輛華麗的馬車邊。軟榻被小心翼翼的放置在地面上,烏鴉和白影一左一右的扶起榻上那位虛弱到站都站不穩的人,來到馬車一側的兩個麻袋前。 很大的麻袋,還在微微動著,傳出“嗚──嗚”的沉悶喊聲。 “沒有想到,”斜靠在白影身上的人說:“本少爺也會有淪落到靠吸血維生的一天。” “不要廢話,總比死了的強。”烏鴉拿起科恩的右手,抽出他腰間的那柄名為“吸血鬼之觸”的雪亮匕首,再幫科恩緊緊握住,示意兩名武士抓起麻袋,直接就刺了進去──絲絲血紅漫過匕首,流向科恩的手心隱沒不見。而科恩蒼白的臉上,逐漸的恢複了一些血色。 兩個麻袋空癟下去之後,斯比亞皇帝已經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站立了。歎了口氣,他把匕首插回鞘內,在白影的攙扶下上了自己的馬車,旁邊的烏鴉才向車夫一點頭,“去神殿。”馬車駛離原地,在皇宮大門處溶入了等待已久的皇家儀仗隊,向著聖都神殿前進。 即使已經勢同水火,即使自己變成現在這個德行,科恩還是得去向即將離開聖都的神族小公主道別,這就是皇帝的無奈。 “還好嗎?”白影取出自己的絲巾,擦掉科恩嘴邊溢出的一點血跡,“又吐血了。” “已經習慣了,沒事。”科恩的頭就靠在白影肩上,“就是吐血,本少爺也跟其他人不同,是海量……哪天不吐他個三四碗?” “你就少拿自己尋開心了,哪有這樣作踐自己的?”白影對這個靠在自己肩上的男子又憐又氣,“就算再怎麼不喜歡吸取生命,但也要接受這種必須的生存手段啊!” “我接受,但我也沒有必要隱瞞我的厭惡,”科恩苦笑了一下,“過不久,斯比亞就會被人叫做血之國了……” “那也不能討厭自己,誰都可以討厭自己,但你不可以,”白影脫口而出,“你是科恩。” “當然,”科恩笑答,“我是科恩。” “你知道,”白影微微轉頭,“第一皇妃為了救你,而付出的代價嗎?” “如果我不知道她為了救我而付出了什麼,我就不值得被她救。” “那……你為什麼不改變一下對待第一皇妃的方式?”白影的目光回到科恩臉上,“在一起看書,曬太陽,看她入睡,會讓她高興嗎?” “如果我因為她救了我而虛情假意的去敷衍她,我也不值得被她救。” “你們就一直這樣維持下去,直到──直到永遠也不做改變?” “你知道什麼叫一瞬即永痗隉H”科恩閉上了眼睛,“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個瞬間,我所流露的,都是真心真意,我陪伴著她,與她共渡那些時光,無論是一個眼神,一句閑話,我都是為她而做,那時的我心里只有她一個人……這種瞬間的快樂,就是永琲滿A不會被改變的……我終于明白克里默陛下和納舍爾阿姨當天的心情。雖然被強敵環繞,雖然自我了斷,但是他們擁有的是那麼多的瞬間,這已經夠了,沒有人能改變,沒有人能奪走……” “瞬間,瞬間。”白影默念著,心頭浮現出一幅幅往日的畫面,“第一皇妃,還能有多少這樣的瞬間呢?” “如果我不能保證她還會擁有無數這樣的瞬間,那我還有什麼顏面存活于世?” “這是什麼意思……”白影驚訝的看著科恩,這不是傷到這種地步的人能說出來的話! “一直以來,我們都處于被動,而以這時為分水嶺……”科恩慘白的臉上,毫無預兆的出現了一個令白影無比熟悉的邪惡笑容,“我會再給我的妻子無數的瞬間……” “你……你確定?”白影無法判斷這人的神志是不是清醒,“真的還會有瞬間?” “對,瞬間,我還能爭取,還能去守護,但我得先保證擁有這些瞬間。”科恩又露出一個無比邪惡的笑容,“簡單的說,這就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想著沒煮的。” “就算你再慘十倍,也改變不了你這張嘴……”白影終于確定下來,橫了某人一眼,“再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我就把你丟出去。” “那多麻煩啊!”某人想也不想的回答說:“到時你還得撿回來。” “我……”眼中泛著淚花,白影咬著牙說:“我願意。” 在無數人的矚目中,斯比亞皇帝的專用馬車來到了聖都神殿廣場,悠揚的音樂聲中,車門打開了,多日未曾出現的科恩。凱達,在兩名侍女的攙扶之下,一步步的走了下來,踏足在鮮豔的紅色地毯上。 “斯比亞帝國皇帝──科恩。凱達到!” 在禮賓祭司高聲長唱中,科恩邁步向前,任何人都看得出這位皇帝的窘況,因為威武華貴的皇家禮服難以掩飾他身體的虛弱,堅毅如常的臉上不見往日的神采飛揚,就如同、就如同是一具被抽離了靈魂的軀殼。人們的心中不由得湧上了一種怪異的想法:恐怕,斯比亞帝國的榮耀,只能到這個地步了,這個帝國以後的路,會如同這位皇帝現在的步伐一樣蹣跚無力。 光明神族小公主,依然嫻靜的坐在花園里,在接見科恩前,她還在聽取一位神族的報告。 “……我們翻找了所有的記錄,終于找到答案,挽救斯比亞皇帝的魔法,正是光明神王陛下在很久之前賜予人類的,但因為這魔法特殊,只有具備特殊血統的人類才能使用,而且代價高昂、施救對像限于特定之人,所以多年以來從沒被人類使用過……” “是這樣?” “當初有一位傑出人類失去了所愛之人,光明神王陛下有感于他的忠貞,教授了這個魔法,讓他挽回愛人的生命……又為公平故,將此魔法透過神殿傳開……因為被局限了施展條件,所以習練的人並不多……久而久之,大家都忘記了還有這樣的魔法存在。” “救回愛人,要付出什麼代價?” “……從腳到頭,緩慢枯萎而死……” “什麼人才能施展?” 彙報的神族遞上一冊書卷,小公主的目光在散發著古意的字跡間掠過,一字一句的說:“原來是這樣……難怪以前感覺一些事情不合常理。科恩。凱達聰明一世,就是做夢也想不到此事的真相吧……” “公主大人,”一名神侍走過來,“斯比亞皇帝晉見。” “讓他進來。” 科恩一步步的挪到神族小公主面前,吃力的單膝跪下,抬起頭來看著小公主,“無限榮耀的小公主大人,科恩來為大人送行了。” 小公主靜靜的看著他,從廣場到花園的路途,在往日看來是不值一提的,但今天的科恩一路走過來卻付出了滿頭虛汗的代價。 “過去的事都不提了,”笑了笑,小公主說:“本宮只想你回答一句,為什麼那麼堅持?” “我知道自己想過的生活會很艱辛,很坎坷,但我有太多割舍不下的東西,還請小公主大人成全,”對小公主的問題,科恩一點也不感意外,平靜的回答說:“是我,辜負了神恩,請小公主大人首肯我這個不識時務的莽撞笨蛋的一點堅持。” “既然如此,你的事本宮以後再不過問,”神族小公主平淡的回答,“希望你,不要再辜負那些割舍不下的人。” “我慚愧。”科恩壓低了目光,“我惶恐。”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