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報告!”帳篷外傳來一聲洪亮的報告,副官掀開布簾走了進來,把一疊文件放到海爾特中將面前,“長官,這是近衛軍統領府轉來的文件,需要您的簽名。” “出去,”海爾特中將接過文件,目光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皇家聯絡官,嘴里繼續著問話,“皇帝陛下和第一皇妃真的沒問題?邪靈偷襲聖都的事情鬧得很大,連這里的居民都知道。” “皇帝陛下和第一皇妃的身體是有些虛弱,但陛下要我轉告將軍,陛下自己還撐得住,將軍不必太過擔心,這里的戰事還要按照以往既定的步驟進行。”皇家聯絡官回答說:“至于里瓦的叛軍、斯比亞國內的局面,將軍可以不做優先考慮,一心應對魔屬聯盟就好。” “你回聖都的時候轉告陛下,一切計劃都在按步驟進行,先前魔屬聯盟接連兩次進攻都慘敗了,”說到這里,海爾特中將的眉頭微微的皺起,“但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們卻派了一個女人來進行什麼和平談判,這是個極為討厭的女人,跟她談了不過七天,已經吵了十多次。” “請將軍一定忍耐,我會馬上返回聖都,請陛下為將軍派外交使節來處理談判。” “這倒不用,所謂的談判不過是戰爭的間隙時間而已,外交官不懂軍務,來了反而麻煩,”海爾特中將搖搖頭,“即便是她嘴上說得光明正大,情報系統傳回的魔屬戰備情報卻一天比一天詳細,他們是聽說了陛下的情況,准備大干了,就等著把談判失敗的黑鍋推給我方而已。” “既然如此,那我先告辭了,”皇家聯絡官站起身來,“情勢不是非常樂觀,將軍千萬仔細。” 海爾特中將跟著起身,送這位代表陛下的皇家聯絡官出了營地,看著護送他的騎兵隊伍消失在天邊的地平線下才轉過身去,遙望著不遠處的一個小鎮,眉頭皺得更緊了──這是地處前線的一個小鎮,因為不具戰略價值,所以沒受戰火波及,被兩軍當做舉行談判的地點。 這該死的談判已經進行了半個月,因為兩邊的要求差距太遠且都缺乏誠意,所以談判正處在徹底破裂的邊緣。以前的魔屬聯盟代表都是來自魔殿的老頭子,除了一天數次在海爾特中將面前歌頌他們那永遠正確偉大的黑暗魔族之外,嘴里再沒有一句實際點的話,煩悶的海爾特中將可以把眼睛一橫,對坐到吃飯時間完事……但現在的情況有了變化,那些老頭子突然在一夜之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來自突藍帝國的年輕公主。 突藍帝國地處嚴寒地帶,擁有連綿的雪山和漫無邊際的海岸,生活條件是嚴酷的,但生長在那塊土地上的女人,卻比其他任何一個魔屬帝國的女人都要來得端莊、堅韌,別期望能在她們俏麗冷傲的臉上看到放蕩的浮華,傲人的身材被包裹在樣式簡單卻大方得體的服裝里,只露出一點兒雪白細膩的皮膚,長而彎的細眉,和會說話的、藍寶石一般晶瑩的眼睛。 身為占領土地上的最高軍事統帥,海爾特清楚的知道眼下這類和平談判都是胡扯,他們只是趁這個機會搶運物資而已,因為在魔屬聯盟各處逐漸肆虐的蝗蟲災害與慢慢混亂的市場物價讓他們的戰備嚴重滯後。但當一個對男人來說有無比誘惑力的公主每天坐在自己對面,把假談判當做真談判,一條一款認真細致的與自己爭奪起來時,海爾特卻不得不小心應對著。但他心里的憤怒卻如同被點燃的火油,在熊熊的燃燒──這是假談判,能不能不要耍花樣? “長官,您有煩惱事?”細心的副官來到海爾特中將背後,輕聲說:“如果是在煩惱談判代表的事情,我們可以讓對方換人,讓那娘們收拾東西從這滾蛋。” “讓她滾蛋倒是比較簡單,但我們呢?我們就成了逃兵。你要知道,對手是無法選擇的,屬于我們的戰斗也是不能逃避的。”海爾特中將望著鎮子里那面突藍帝國的旗幟,搖了搖頭,“一個女人,再厲害也就是那樣,本將軍縱橫殺敵從沒皺過眉頭,難道還怕了她不成?” “既然說了不怕,長官您就請拿好今天的談判文件吧!”副官笑嘻嘻的遞上了手里的東西,“已經到談判的時間了,再不進入會場的話,又會被那娘們挖苦。” “我就……魔屬的男人都死絕了!”海爾特中將罵了一句粗口,“今天缺席還不行嗎?” “但長官您已經連續缺席兩天了,如果今天再缺席,我怕對方的使者就會直接來我們這里抗議,點長官的名。” “叫個人穿著我的盔甲去!” “長官您忘記了嗎?上次已經被認出來了。”副官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讓海爾特心中窩火,“我看……還是讓對方換人吧?” 海爾特抬腳走向自己的營帳,“換什麼人?都說了不換了,傳令下去准備出發。聯絡處的情報還沒傳回來嗎?” 當海爾特中將穿戴整齊,在護衛的簇擁下走出營地的時候,副官也從另一處帳篷跑出來,手里捏著幾張紙,上馬之後到了海爾特身邊,輕聲彙報起對方的談判代表,年輕的突藍帝國公主──瑪麗。霍格珊達的詳細情況。 中將大人可不打沒准備的仗,知自知彼、百戰不殆──這是老大說的。 聽到副官的彙報,海爾特中將才知道這位讓自己傷腦筋的對手,其實並不是一位嬌生慣養的乖寶寶,就算是放眼整個魔屬聯盟,她所擁有的能力也算是相當優秀的。 幼年,在她父親還是皇帝的時期,這位突藍帝國的瑪麗公主風光無限,但她老子短命,皇帝沒做幾天就離奇翹了,帝位傳給了她老子的哥哥,也就是她的伯父。與她老子不同,她伯父繁殖能力超級強悍,在登基之時家中已有八子七女,登基之後更不得了,後宮簡直可以說是六畜興旺……相比而言,這位先皇的女兒就不太受人關注,逐漸被人淡忘了。 但瑪麗公主是一個擁有不服輸性格的女性,也不是一個能忍受落寞的女性,以她的話來說,她要足夠有名,有名到離奇翹掉的話,她的伯父皇帝會有很大的麻煩為止。 七歲練武,九歲修魔,到十四歲那年就換了男裝,單人匹馬沖到突藍帝國皇家武士學校,輪戰當年就要畢業入伍的少年武士班,從中午打到晚上,手持長短雙劍的公主把整班少年武士都踏在腳下,贏走了他們所有的坐騎。無奈之下,她那皇帝伯父只好給了她武士頭銜,讓她回到國都好方便管束。 一回到國都,這位公主就開始了她在貴族圈中波瀾壯闊的奮斗生涯,具體情形無法知曉,外間只流傳說她抗婚五次,其中至少兩次是她伯父的意思……到最後,她成為美麗與智慧並重、風靡萬千少年的傳奇人物,以極高的聲望和魅力擊敗她伯父的眾多女兒,奪得“突藍帝國之花”的美譽。雖然只有十九歲,但已經是正式經曆三次外事談判的熟手了。 即便是十六歲時還一竅不通的女紅,學習三個月就已出師。 “這是個什麼怪物啊?”海爾特一邊聽著副官轉述的情報,一邊在心里想,“這事情怎麼會這麼怪異呢……這是一場很明顯沒有成功可能的談判,如果她的帝國真的看重她,為什麼會派她來?意義何在?難道是想讓她失敗?這也沒有任何的好處啊!” 然後向下一翻,看到了情報系統對這位公主做出的詳盡分析。 瑪麗公主和她的衛隊就駐紮在小鎮里,為了體現公平的原則,談判地點就設在兩方營地的中間線上──雖然那是一條小溪,但雙方卻各自在一側搭建了木頭平台,再用一張長長的桌子連接起來,桌子下面就是“嘩嘩”流動的溪水,如果注意觀察的話,偶爾還會看到魚。 在以前的無聊談判中,海爾特中將就往水里丟面包屑喂魚來著。 “本宮並不想抵制閣下的行為,因為閣下或許是想用這樣的行為來表現斯比亞帝國的富足,”當時,那個被海爾特中將形容為“腦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娘們”用“挑釁” 的目光看著海爾特中將,說了這樣一句話,“但本宮只想告訴閣下,此地的魚蝦不吃面包屑……” “本將軍樂意,今天還要喂!”回想到這里,海爾特特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公文包,那里面除了文件,裝的全是面包屑──在斯比亞軍中,就算是中將也有每天的供應定額,這面包屑可是海爾特省下了一半早餐,花了很多時間搓出來的。 “斯比亞帝國代表、海爾特中將到!”在海爾特下馬的那一瞬間,平台外的一名軍官通報著,並順手拉開了白色的圍簾。 海爾特中將保持著他一貫的生硬臉色,帶著自己的四位談判助手走了進去,這四位助手可是經過精心挑選的,除了一般的談判細節之外,他們都能記住海爾特中將的教誨並將之貫徹實施──絕對不能吃虧。如果對方用手指戳地圖,那麼他們就會用手掌拍桌子,如果對方說的聲音大了點,那麼他們就會激動萬分的回答,並趁機向對方噴出些唾沫星子。 事實上,他們的唾沫攻擊曾一度令對方非常頭痛,直到所有人都戴上了面紗為止。 海爾特中將的戰靴踏在平台木板上,發出沉重的聲音,驚動了正在低頭看東西的瑪麗公主,她微微的抬了一下頭,腦後直順的長發就從碎鑽束帶上柔柔瀉下,滑過了她細致的耳廓,蓋住她一點兒上揚的眉梢。在海爾特中將帶著幾十斤重的神族盔甲,氣勢驚人的坐下時,她的眼神依舊是那麼公務化;在海爾特中將毫不客氣的把頭盔“乓”的一聲砸在桌子上時,她那兩根正捏著紙張的手指連晃也不晃一下。 “雙方代表到場,今天的談判開始吧!”一位上了年紀的魔屬貴族站起身來充當主持人的角色,“我滿帶善意的提醒各位,我們的談判是為了雙方的帝國和百姓,我希望大家在一個平等、和睦、理智與文明的氣氛下展開今天的議程……” “廢什麼話?小心本將軍丟你出去!”海爾特中將打斷了這老貴族的話,一個冷眼打在瑪麗公主臉上,“你,看小說的,我在說你!你知道聖都發生什麼事情嗎?” “如果閣下在跟本宮說話,需要稱呼本宮為公主殿下,如果閣下覺得麻煩或者實在難為情,叫殿下也合乎外事禮儀。閣下是斯比亞將軍,而本宮是突藍公主,身分應該分得清楚些。還有,”瑪麗公主平視著海爾特,把手上的文本放到桌子上,“本宮鄭重的告知閣下,這不是小說,而是談判條款細節,寫在幾張紙上的,只可能是談判總則。” “公主?只要不是斯比亞的,本將軍不需要承認。” “既然毫不在意的樣子,那麼稱呼一下又有什麼難處?” “我在問你,知不知道聖都發生的事!”海爾特不願意在自己不擅的地方糾纏,直接入正題,眼中的神情變得嚴厲起來,“再跟我裝糊塗,我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不知道,”瑪麗公主平視著他,臉色如常,“閣下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本宮?” “魔屬聯盟以亡靈偷襲聖都。”海爾特中將說:“在談判期間,你們做出如此卑劣的行徑,還有什麼好談的?以前的協定推翻,准備打仗吧!” “不可能,以前的文件都有閣下的簽名,魔殿與神殿都有備檔,不是說變就變的,”瑪麗公主自如應對著,“偷襲的事情本宮未曾聽說,就算這是事實,一件事是一件事,雙方可以在魔殿與神殿的列席下再就偷襲的事件舉行談判,不可以把兩件事情混在一起。” 參與談判的雙方都有強烈的目的性,魔屬聯盟還需要兩個月到三個月的時間來准備戰爭,而斯比亞方卻想無限制的拖延對方的腳步,多拖一天,對方的戰斗力就會自損一分。 站在瑪麗公主的角度,如果被斯比亞推翻了以前的協定,那麼這場談判就會超過半年才結束,雖然戰爭的發動不受談判時間限制,但做為進攻一方,如果在談判期間發動進攻,對士氣民心都沒什麼好處。 在海爾特中將的角度,自己可以隨時以小規模的攻擊打亂對方的戰爭准備,但那卻會引發對方准備更加周全的下一次進攻,從而危及到斯比亞的一連串戰略。所以,他也需要拖延,盡量把這即將來臨的戰爭拖到四個月後。對他而言,拖延的辦法很簡單,就是不斷惡心對方……最好讓這個公主受不了自己休會! 所以,雙方對待談判都很慎重。 “想繼續談啊?可以啊!”海爾特中將把身子向後一靠,“聽說突藍帝國出美女,作為賠償和表達誠意,先送一兩百個來吧!” “兩百個是嗎?突藍帝國送得起,”談判時早已忘記自己性別的瑪麗公主拿過一枝筆放在紙面上,又抬眼問:“是什麼名目?送給誰?送給斯比亞皇帝?” “就沒見過你這樣的,送禮還找不到理由嗎?”海爾特哈哈一笑,“不要送去聖都了,都送到本將軍這里來。長夜漫漫啊……本將軍孤枕難眠。” 瑪麗公主手中的筆不由自主的往下一沉,壓斷了筆尖,沉聲吩咐左右:“回避。” 談判幫手們對看一眼,心照不宣的退下──這兩人又要開始了。 “閣下居然敢在談判時向本宮公開索賄?”當周圍的人陸續出去,瑪麗公主用憤怒的目光瞪著海爾特,“你在想什麼?你是想告訴別人,本宮的交涉能力還抵不上兩百個奴隸?!” “笑話!不公開找你要賄賂,難道要本將軍寫張短函塞你門縫里?”每當看到瑪麗公主動怒,海爾特心里就喜不自禁,非常配合的接過了話,“女人!你要知道,哪怕你再怎麼有能力,還只是一個女人而已,你比不過兩百個美女的威力,這是絕對的!” 海爾特中將伸出的兩根手指徹底的激怒了瑪麗公主,這位公主跟情報上說的一樣,她可以忍受一切,但絕對忍受不了別人說自己能力不足。 “混帳!”公主當下就一掌拍在桌子上,“你敢如此冒犯我!” “還沒呢!本將軍只是伸出手指頭,又沒碰到你。”海爾特中將全身上下的每一根汗毛里都洋溢著由衷的愉悅,“女人,你拍桌子的時候小心一點,傷到中指可不好拿給別人看……” “你粗魯、卑劣!” “怎麼樣?你咬我?” “你渾身上下加在一起,沒有一塊地方不臭,不會有人具備那麼大的犧牲精神去咬你!” “讓本將軍來告訴你,這是男人的氣息!” “氣息是真的,是不是男人就不知道了!” “啊哈!叫板!本將軍脫了上衣給你看,你敢看嗎?” “當然不敢,本宮怕傷到眼睛。” “你做不到!” “這麼愚蠢的事情本宮當然做不到,你站遠點,不要把你的笨傳染給本宮……” “我就靠啊──” 站在遠處的幾位助手正無聊閑談著,副官卻在根據以往經驗計算著時間,覺得差不多了,便叫人拉過馬來。果然,馬才剛拉過來,海爾特中將就怒氣沖沖的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叫,“是公主又怎麼樣!?你這萬年嫁不出去的老妖婆!沒人會要你的!跟俺擺譜,我靠!什麼是高貴的血統?絕對不流出身體的血才高貴,流到地上就一錢不值。魔屬聯盟在本將軍面前血流成河,還有什麼資格跟本將軍談高貴?無知!” “長官,你今天的氣勢好威猛,”副官豎起大拇指,“她明天絕對哭紅眼睛!” “回去吃飯,”很明顯吃了虧的海爾特中將接過馬缰,“今天加菜!” “好好的談判不行嗎?別讓人覺得長官只會打仗啊……” 看著中將絕塵而去的背影,一位談判助手迷惑的嘮叨了一句,但立即就被副官拍了腦袋,助手望著副官露出的笑容,更加的迷惑了。 “你什麼時候見過長官有這麼高的興致跟人打對台?”副官壓低了聲音,“你認為這無聊的談判、這幼稚的吵架,就能讓長官保持住旺盛的情緒?這又不是打仗。” “是啊!吵得也太幼稚了……難道是!?”助手眼睛一亮,“但是,為什麼每次都怒氣沖沖的回去?” “這就是長官的世界,不是我們能夠理解的,可能是有什麼不能逾越的障礙吧!畢竟帝國與聯盟都是敵對的,而長官的地位卻不得不考慮更多東西……不然的話,長官一定是扛起那公主就跑了。” “說起來,雖然扛起來容易,”助手回答,“如果對方不願意的話,放下來就麻煩啊!” “要不然你怎麼就只能當助手而不是副官呢?”副官神秘的一笑,“這麼幼稚的吵架,對方不配合,長官怎麼吵得起來,還每次都吵得天翻地覆?你這木頭腦袋就沒好奇過?” “難道對方也……不會吧!?” “不會個屁!回去吃飯了!”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