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公正的說,現在的海爾特中將已經是一個稱職的、優秀的軍事統帥,這樣的人物即使是在魔屬聯盟也屬于炙手可熱的頂尖人才,得一人即可安邦,遇一雙就能定國。但是,無論海爾特中將有多麼出色,自小的經曆始終在提醒他——你不是貴族,你是貧民的後代,你的血,是低賤的……所以,任何有關血統、出身的話語,都會讓海爾特中將變得敏感、反感。 除了科恩之外,任何人說這樣的話都會讓他深深記恨,雖然他老大從當上總督之後,經常變著花樣的耍他,三不五時的丟出血統論來砸他,這幾乎都成了私下的保留節目,但老大的用意不一樣,他是希望用這樣的方式,讓海爾特中將在這點上變得不那麼敏感。 在吃了加菜的晚飯之後(不用懷疑,斯比亞官方所謂的加菜,肯定就是多加蘑菇再多加水的模式),海爾特中將還沒從白天的爭吵中抽離出來。他很苦惱,似乎自己的血統真的無法變得更好了……苦悶一陣之後伸手入懷,摸出了老大給他的一本筆記。 這是科恩在登基之後一字一字寫給身邊各位兄弟的,每一個人都有一本,雖然紙張都被磨出了毛邊,但每個人都很珍視,都隨身帶著。不僅僅是因為其上寫的東西很有用,更重要的是,這是科恩自己動筆寫出的,最長的東西。 每當手握著這本筆記,每當看著上面可以用“希奇古怪”來形容的字跡,海爾特就能逐漸平靜下來,慢慢的思索遇到的難題。而且,科恩還針對每一個人的性格,分門別類歸納了處事綱要……海爾特這本的通篇風格是最直接、直白的一本,當然,也免不了會有一些粗口。 “如果對方嘲笑你的衣服破爛,你不用偷雞摸狗的攢錢去買新衣服,那就是對方想讓你干的,你只要讓對方的衣服比你穿的更破爛就行了……”海爾特默念著其中的幾句話,閉上了眼睛,“但是,撕衣服的時候別讓人抓住……如果被打成豬頭,我是絕不會幫你的……” “報告長官!”副官的聲音在帳篷外響起,“軍報。” “進來。”海爾特把筆記放好,讓副官進來。 “長官,最高等級情報,”副官的表情是非同一般的嚴肅,“魔屬戰備情況。” “提前?”海爾特看了幾行,嘴邊就起了冷笑,眼中彌漫起濃重的殺機,“果然是這樣。” “還有一件事,長官,瑪麗。霍格珊達公主的衛隊在換防,理由不知道,但有兩名貴族接到什麼消息帶著手下離開了,”副官靠過來,壓低了聲音說:“衛隊已經換了一半了。” “機會啊!”海爾特腦海中浮現出瑪麗公主那張高傲的臉,一個大膽的想法閃現出來,瞄了瞄副官,“我說,以前奔狼部隊的老家伙們,有多少在這里?” “第一批的不多,第二批的有幾個,第三批的不少。”一聽到“奔狼”兩字,副官就兩眼發光,“長官,是什麼好差事啊?兄弟們已經很久沒吃香喝辣啦……” “屁的吃香喝辣,又不是杰克屬下的夜鷹部隊!”海爾特一巴掌拍過去,“私事!” “私事?我說長官,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哦,現在的這些人,等級最低的一個都是少校軍銜,”副官嬉皮笑臉的伸出手來,看樣子是已經進入了辦私事的狀態,“想辦事得先給錢哦,大爺……小的好歹是個准將……” “我早知道你這家伙死性不改,我就不應該把你從夜鷹部隊換過來!” “啊?換的?”副官馬上就揭了海爾特的老底,“不是跟杰克長官打賭輸了嗎?” “我靠!”海爾特有些哭笑不得,“你找死啊!還不快去叫他們集合!” 不多時,散布在大營各處的前奔狼部隊成員就接到了集合命令,這些軍銜擦得錚亮、神態威武堅毅的中高級軍官們安排好一切,從隱密處取出已被當成紀念品收藏著的行動服,走出指揮部、參謀部、聯絡部、後勤部、裝備部…… 甚至是軍法處、禁閉室(人五人六的軍法官和垂頭喪氣等著被打屁股的倒黴蛋),在規定的時間里,齊聚到中將的帳篷前。 相視一笑,等待出發——至于去哪里,做什麼,不是問題。 午夜時分的小鎮,白天的喧嘩全被黑夜換成了沉靜,街道上只余下一些搖曳的燈光,還有那些不時巡邏的衛兵在地面上踏出的孤單腳步聲。唯一燈火通明的地方,是瑪麗公主下榻的院落周圍,因為公主殿下今夜要通宵准備案卷,所以,廚房還在精心准備著夜宵。 在鎮外,在那些連片的、早已被廢棄的農田里,大量黑衣蒙面的人正小心翼翼的潛行著,裝扮干練,手法老到,移動的時候幾乎不發出什麼聲響。 在鎮邊苦等了一個鍾頭之後,領頭的黑衣人聞到了從鎮子里傳來的一股淡淡香味,于是把手一招,大量的黑衣人彎腰疾奔,踏上了連接鎮子里外的草地。 進入小鎮之後又分做五人一組的小隊,分頭隱入各條道路。一時之間,鎮子邊沿各處布滿了黑衣人,在牆上飛的、在地下滑的、在溝里爬的,應有盡有,氣象萬千。 而克盡職守的瑪麗公主,她才剛剛准備完明天要使用的材料,正一邊揉著頭,一邊考慮要怎麼對付某個粗魯的斯比亞混蛋。侍女送上的夜宵散發著香氣,而她卻全無食欲。 “姐姐,吃點東西吧!”一位看上去比瑪麗公主要年輕一些的少年走到她身邊,“你別生氣了,你說過,不要用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的。” “姐姐可沒有那個閑心生氣,但眼前,我們卻遇到了一個困局。”瑪麗公主搖了搖頭,“除了僅存的身分之外,我們沒有什麼別的依靠,到手的任何一件差事沒有辦好,就會有無數的人落井下石,所以,我們不可以放棄努力的,因為我們沒有能揮霍的東西。” “是的,姐姐,”少年點點頭,“可是也要吃東西吧?” “想到明天還要跟那個中將談判,還怎麼吃得下去?”瑪麗公主站起來走到窗邊,看著天上的月光,“叫她們收下去吧!” “是,”緩了緩,少年又問:“可是,我看到了斯比亞的談判代表,他真的是那個殺人不眨眼的海爾特中將嗎?似乎很笨拙的樣子。” “說他笨拙其實並不恰當,站在帝國和聯盟的角度上看,他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對手,本身就是偏執的人,眼睛中又充滿了野性,充滿了以下犯上的渴望。” 瑪麗公主評價說:“還好他脖子上有鏈子拴著,不然怎麼會來這里談判?如果是在沒有鏈子拴著他的戰場上——這是什麼香味?” “啊?香味?有嗎?” “不對,這是毒煙,快發警報!”瑪麗公主趕緊拉起弟弟跑進了里間。 燦爛的魔法煙火在半空中爆開,把小鎮照得亮如白晝,似乎知道時間緊迫,黑衣人的偷襲立即變成了強攻!一邊是已中了毒煙渾身無力的護衛,而另一邊卻是如狼似虎撲來的偷襲者,六十多個黑衣人完全占據了上風,血光飛濺,不是厮殺,而是屠殺,偷襲者不放過任何一個人,包括伙夫和侍女在內。 在不到半刻鍾的時間里,偷襲者們已經完全包圍了瑪麗公主所在的庭院,一位領頭的黑衣人走到院落中間,先用嘶啞的嗓子笑了幾聲,然後才說:“瑪麗公主,斯比亞帝國海爾特中將屬下前來拜訪,您難道就不出來說幾句客氣話嗎?真不出來,咱們兄弟可就進來了!” 其他占據了牆頭、屋頂的黑衣人同聲大笑著,很是下流,很是放肆。 “真不出來呀!那兄弟們就不客氣了,先用您的侍女們練練手。”領頭的黑衣人把手一招,門外就押進七八位瑪麗公主的親隨侍女。把這些女人往地上一丟,就有黑衣人走過去,一邊淫笑,一邊撕開這些侍女的衣服,稍有阻攔就拳打腳踢,手段簡直粗暴到了極點。 “住手!”一聲沉喝後,緊閉的房門打開了,瑪麗公主披著一件寬大的外袍站在門邊,兩手攏在袖口里,冷眼看了一眼侍女們的慘狀,不由得怒火中燒,“混帳!她們只是女人,有什麼大不了的冤仇,非要這樣對待她們?畜生都比你們強!” “其實這個人啊!並不比畜生好多少。”說話的黑衣人笑了笑,“瑪麗公主,丟掉您的武器,不然的話,這里的兄弟就會拿您的侍女上演一出合歡大會哦。” “大膽!”瑪麗公主氣得臉色發白,“援軍轉瞬即到,你等真是不知死活!” “勞您擔心,兄弟們感激萬分。但我們既然在這里,就說明您的援軍來不了。”黑衣人頭領好整以暇的說:“我再說一次,請丟掉武器。” “當啷”一聲,瑪麗公主把手里倒握的長劍丟到門外,冷聲說:“本宮是魔屬聯盟的談判代表,你等深夜偷襲,也不怕這樣的行為傳出去遭人恥笑?” “沒事,咱干的多了也不在乎這個,”黑衣人頭領笑答,“把您的另一把劍也丟掉吧!”“當啷”一聲,瑪麗公主又一把短劍扔到地上,“斯比亞帝國,就盡出你們這等賤人嗎?” “誰是賤人,我們馬上就會知道了,”黑衣人笑著說:“脫掉您的衣服讓兄弟們開開眼,放心,我們有足足六十個人,今天晚上通宵服侍您,會讓您浩瀚的欲望得到滿足的。” “無恥!科恩。凱達就是帶著這樣的軍隊打仗嗎?”瑪麗公主向後退了半步,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先前之所以會丟下武器,是因為對方一直蒙面的緣故——在一般情況之下,這就說明對方怕被自己認出,也就是說,對方與自己還有見面的機會,並不會對自己怎麼樣。而現在,事情似乎不是在往那個方向發展。 蒙面的原因,也就更加可疑了。 “什麼都好,反正您今天晚上是歸我們了,我們不但愛您的身分,我們也同樣愛著您的身體。”黑衣人說:“您可聽好了,如果您不脫,我們就放火,把您和您的弟弟都烤了,再把你們運回故國,扒光衣服暴尸城頭!不過嘛!如果您的身體能讓我們滿意,我們會放了您的弟弟,不碰他一根手指頭——雖然我們這里也有非常喜歡美少年的,但我們會勸他們克制。” “做夢!”瑪麗公主舉起手來,手心的匕首對准了自己的心髒。 “您知道自殺之後的結果嗎?您就能逃脫這樣的命運嗎?告訴您,這是不可能的,我們愛您的身體,而不論這身體是不是活著的,除非您把自己切成手指那麼大塊,否則您擺脫不了這命運,”黑衣人並不驚慌,“何苦呢?就算不相信本人的話,您也應該為自己的弟弟留下一線生機——給我脫,腰要扭起來,屁股要翹起來。您是公主,這就不用我來教了吧!” 瑪麗公主輕聲說著什麼,手里的匕首漸漸下壓,一絲殷紅的血跡在銀白的衣料上顯露出來,門後那位少年用堅毅溫和的目光看著姐姐,匕首對准自己的胸口緩緩壓下…… “啊?你們開始了呀?”正在這個時候,一個氣喘籲籲的黑衣人小跑著進了庭院,看看周圍,迷惑無比的問:“來得這麼快?有沒有搞錯,我才是尖兵,什麼時候怎麼變成了殿後的?” 滿院子的黑衣人都轉過目光,看著這個後來的同伙。 “看什麼看!連老子都不認識了?看你媽的——”後來的黑衣人一腳踢在一個目光特別奇怪的黑衣人身上,然後用手里的長劍指著黑衣人頭領,“你,你他媽哪部門的?說,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黑衣人頭領沒有回答,飛起一腳把他踢飛。 “我靠——啊!”被踢飛的黑衣人在地上打了幾個滾,慢慢的爬起來,可憐兮兮的說:“問你一個問題嘛!不知道答案就算了,為什麼要動粗呢……” 黑衣人頭領看看周圍,問:“誰帶這蠢貨來的?” 周圍的人都搖頭,當黑衣人頭領再回過頭去看時,被自己踢飛的家伙已經縮在牆角。 “老大不好了——有人搶生意呀!”縮在牆角的家伙用一個異常尖利的聲音喊叫著,“女人都被他們脫了!我被逼到牆角了!” 瑪麗公主還沒分辨清楚眼前這錯綜複雜的關系,耳邊就聽到一個往日絕對不想聽到,而現在卻如同天籟的雄厚男音,那聲音飄在庭院里,卻讓人分辨不出方位,但一字一字,卻清楚無比,“看到了,如果只靠你這個尖兵,我們就不用混了。” “殺了他!”黑衣人頭領見事不妙,大叫一聲,“滅口!” 但立即,身後就有一只大手放到他的頭頂,手指插入他的頭發把他提到空中,驚恐莫名的黑衣人頭領看見,正是跟在身後的一個大個子抓起了自己,突然想起,從一進入小鎮,這個抓住自己的大個子就一直跟在自己身邊!難道,難道他竟然不是自己人? “你他媽想殺誰啊?”那大個子的眼神中透露出濃郁的殺機,迎面就是一拳打在黑衣人頭領的臉上,黑衣人頭領的身體直接撞上圍牆,還沒落到地上,那大個子已沖到牆邊,掄圓了又是一拳——黑衣人頭領的身體穿牆而出,像條破麻袋一樣癱在外面街道上。 雖然現場有一半的人都不清楚狀況,但四處卻是一陣大亂,各處的黑衣人紛紛捉對厮殺,還不斷有人從天上掉下來,在混亂中,大個子黑衣人走到圍牆破口處看了看,呸了一口,“就這德行,還他媽想學人滅口——你們放機靈點,留幾個活的!” “是的——長官!”庭院內外有數十人齊聲回應,手上的打斗卻沒有放松。 大個子黑衣人把面罩向下一拉,露出自己的臉,走到瑪麗公主所站的門邊坐下,沒有要跟公主打招呼的意思,但瑪麗公主整個人都已松弛下來。 因為坐在她身前幾步的人,就是斯比亞帝國的海爾特中將。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但瑪麗公主卻沒有再擔心的理由了。 又是一刻鍾過去了,庭院里的情勢大變,還站著的黑衣人都取下了自己的面罩,而那些沒有取下面罩的,都被綁成了粽子,跪倒在海爾特中將和瑪麗公主面前。一堆斯比亞軍制式裝備被搜了出來,包括軍衣、軍銜、針線包、武器、繃帶等等……另有大量的壯陽藥。 而拷問出來的原由,才是真正讓人後怕的。 在真正的斯比亞帝國海爾特中將屬下的審問手段下,沒有人能撐得過去,先是地位最低的人開始,眾黑衣人吐露了自己的身分和來意:這是一個貴族奸殺旅行團,主要成員是魔殿大祭司的子弟、突藍帝國貴族……先前帶換防部隊走人的貴族也在其中……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來奸殺瑪麗公主。 而帶領這個旅行團的主要成員之一,是突藍帝國的一位皇子。 “……事實已經很明顯了,女人,你不是談判代表,而是一個嫁禍給我的餌,他們准備把你叉叉圈圈之後再嫁禍給我,然後提前行動的魔屬聯軍才能師出有名。你的護衛被調走,也不可能有救援,”海爾特靠在門框上,“看來,你在你的帝國也不怎麼招人喜歡……” “不管如何,本宮還是要感謝閣下,”手里全是冷汗,但瑪麗公主卻強自鎮定的說:“本宮感謝閣下的英勇騎士行為,請閣下原諒本宮以前的那些冒犯言語……” “英勇?”海爾特一楞。 “難道……閣下不是看到本宮有危險,而趕來援救的嗎?”瑪麗公主也是一楞。 “你要是不說,我還真忘了!”海爾特中將哼了一聲,大手一伸就把瑪麗公主攔腰抱起,一邊跑一邊喊,“兄弟們,人搶到了,擦屁股閃人啊!” “擦屁股”的命令一下,庭院里就多出幾具魔屬聯盟貴族的尸體。 “姐姐——姐姐——”瑪麗公主的弟弟跑出來,一頭撞上“尖兵”。 尖兵開心大叫,“買一送一!” 于是尖兵扛起瑪麗公主的弟弟,也是一溜煙的跑了。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