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傷口”  
   
篇外篇 “黑暗傳說──傷口”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以前只聽說有談判不成大動干戈的,卻沒想到活生生出了件談判談到穿婚紗、進洞房的怪事。而且還是出在情勢最緊張的前線,發生在兩軍對壘的時候。 完全是不可想像的。 在裝飾一新的近衛軍統領府,當事者之一是斯比亞帝國的海爾特中將,他當著十名神殿祭司的面,把另一名當事者——突藍帝國的瑪麗公主扛進了禮堂接受祭司的祝福,當時還有帝國駐軍的一群高級將官在下面吹口哨起哄,事後他們都證明這對新人的婚禮是相當成功的。而在另一個風格的婚禮上,當被找來的十名魔殿祭司祝福新人的時候,卻發現瑪麗公主兩眼都是眼淚汪汪的,還不停的在掙紮著,分明就是被迫嫁給這位中將的。 接到消息,魔屬聯盟“憤怒的”終止了談判,並對內宣布,偉大的軍隊將在兩個月內發起對斯比亞的進攻,懲罰玷汙公主的斯比亞強盜、殺死褻瀆尊嚴的神屬罪犯,除非斯比亞皇帝以實際行動證明這件事情並非是他做出的決定——交出海爾特中將,送還瑪麗公主。 其實在早些時候,斯比亞帝國所面臨的局面就已相當不妙了,里瓦帝國各路叛軍得到援助,無論質、量都有了很大提高,在海爾特中將做出這件震驚大陸的事情時,叛軍聯盟已正式發起了反擊,臨時組建的里瓦第二近衛軍抵擋不住,為保存實力只有節節後退。 而在國內,一些地方的叛亂也以流寇和山賊的名義開始,在個別地方,叛亂的部隊甚至威脅到了交通線。 有那麼廣大的地域需要駐守,而斯比亞的軍隊數量又不是太多,所以在這些事情同時發生的時候,斯比亞上下官員都感覺異常的吃力。情況越來越緊張,軍部甚至發出動員令,在全國范圍內征集兵員不說,還命令在數十所軍校就讀的學員立即組建新的軍團開赴各地。而魔屬聯盟的抗議威脅聲浪就是在這時洶湧襲來,猛烈的拍擊在聖都的每一寸土地上。 雖然各自的出發點不一樣,但對于這件事情,斯比亞帝國各部官員和貴族們的態度卻是空前的一致,都要求科恩陛下嚴厲懲罰海爾特中將。在這些人里,有一部分人是害怕在這個時候跟魔屬聯盟開戰,搶了人家的女人,人家就會變成哀兵,哀兵必勝的道理大家都懂吧! 另一部分大臣倒是對自己的皇帝、對自己的軍隊有信心,卻很看不慣海爾特中將冒失的行為方式,認為他這是全無責任心的做法,是把斯比亞帝國往火坑里推。如果這次不進行處罰,那麼這位中將以後還不得無法無天?還能有人管得住他嗎? 在這個需要緩沖的時候,第一皇妃身體欠安,不再處理政務;德高望重的馬丁。路德上將鎮守里瓦邊境,無法分身;總參謀官參與軍務忙到日夜不分… …再沒人能阻擋這些大臣的聲音,所以,全部的尖銳意見全都直沖著科恩陛下去了。 科恩陛下隨即下令,限海爾特中將在十五天內回聖都述職。 通常情況下,即便是最近的路線,從前線趕回聖都也要一個月的時間,大臣們都以為這是陛下變通的做法:海爾特中將在十五天內回不來,那麼陛下就可以用這個借口處罰他,以回避掉一些令人尷尬的處罰理由。 科恩陛下的一些親近好友,比如杰克大法官,已經在暗自想辦法,為保住海爾特中將的小命而努力——雖然誰都知道科恩陛下不太可能把海爾特中將交給魔屬聯盟,但海爾特現在已經是中將了,一些在常人看來很普通的處罰手段(比如剝奪官職、削減封號、發文訓斥等等),其實跟直接殺了他沒有太大區別。 在規定時限的第十四天上午,九位風塵仆仆的武士站到了聖都城門下,當守衛軍官要其頭領出示身分證明時,這位身材魁梧、腰身直挺的武士把一面腰牌拿出,臉上的威嚴神情令人不敢靠近,“皇家近衛軍駐坎普行省、威爾斯行省總指揮官海爾特中將及隨從副官、護衛。” 停頓了一下,又回頭看看兩位蒙著臉,身體矮小的武士,“這是家屬。” 守衛軍官立正行禮,查驗身分完畢立即放行,在這一行人離去時,卻不住的回頭偷看。 這真是太神奇了,只用十四天就回到了聖都,而且不帶任何行李和足夠護衛(中將的隨身護衛是禦賜近衛五百名,在聖都城中可帶禦賜近衛五十人),中將所說的那兩位家屬,到底是不是被中將搶來的公主呢……中將大人真是硬漢啊!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依然沉著冷靜。回到聖都的,的確是海爾特中將,因為有幾位位高權重的兄弟幫他打點,他甚至還享受了龍族提供的快捷航運服務,不過幫他打點的兄弟畢竟沒有科恩陛下那樣的面子,所以趕來提供服務的只是一般龍族,這旅途實在不怎麼愜意。 在之後借助馬匹趕路的時候,海爾特中將更是彰顯其猛將風范:直接從叛亂地區穿過,還順便救了一支地方軍的偵察隊。 去了軍部報到,又去了皇宮報到,但皇帝陛下卻沒有直接見他,幾位親王和皇妃也沒有接見他,無奈之下,海爾特中將只好帶著其他人進了自己在聖都的府邸。雖然這府邸富麗堂皇,但海爾特中將卻真正的擔心起來:皇帝陛下,不是真的要拿自己開刀吧? 除了擔心自己,還有更加麻煩的事情——剛剛換了衣服的瑪麗公主一邊嚷嚷著:“誰是你的家屬!?”一邊提著刀子沖過來。她那乖巧的弟弟在後面死死拉著她的衣角,神情急切,卻只敢向海爾特中將猛打“趕快逃走”的眼色。 “早知有今天,就不去搶這娘們回來了。”海爾特在心里哀歎著,埋怨著命運的不公。 自從搶了這女人回來,他就沒有一天清靜過,這個世界上,怎麼還會有這麼強悍的女人?不高興嫁給自己就自殺嘛!干嘛要拿刀子對著自己……不過,如果她真的要自殺,海爾特中將也是不會答應的。用海爾特自己的話來說:“你是我搶回來的,這就夠了!” 事實上,瑪麗公主是個看得清處境的人,她知道突藍帝國已經容不下自己,魔屬聯盟里也容不下自己,拋開信仰和敵對的關系,能在斯比亞帝國生活下去也不錯。因為,這位搶了自己的男子,沒有遵守一般的游戲規則,即:盡量利用自己、必要的時候犧牲自己去洗清他身上的汙名。 作為一名軍事將領,他不可能不具備這樣的頭腦,但從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甚至沒有考慮過這樣的事情。這種由一個男子的行為給自己造成的陌生環境,讓一直苦苦掙紮在陰謀和丑惡中的瑪麗公主,心里有了某種變化。 盡管他用那樣的姿勢把自己扛在肩上,盡管他無數次的向別人炫耀搶來的自己……這些都是很讓人難為情的經曆。 雖然海爾特中將除了逼迫自己舉行婚禮之外並沒有其他什麼舉動,但自己卻怎麼也轉不過這個彎。怎麼說也是堂堂帝國公主,居然是被搶去當妻子的,如果沒有合適的台階,她怎麼下得來台? 其實找個台階下來並不難,斯比亞皇帝就是最合適的人選,但她早聽說斯比亞皇帝是個瘋子,最近又聽說這皇帝開始吸人鮮血。看看海爾特,就知道這個被他私下稱呼為“老大”的皇帝應該也跟他差不多,甚至要更加粗鄙和卑劣…… 別說台階了,這次的事情,他甚至有可能砍了海爾特的腦袋,當然,作為紅顏禍水的自己也逃不掉……哼,皇帝,沒一個是好東西! 家庭戰爭一直維持到晚飯前,結束的原因並不是大家肚子餓了,而是海爾特的兩位兄弟來訪。知道這關系到海爾特的前途,瑪麗公主才收了刀子、撂下狠話回房。但在晚上,瑪麗公主發現跟兄弟談完事情的海爾特,臉色卻更加沉重了。 這一晚,分房而睡的“夫妻”倆都未曾合眼,寒夜蒙霜,冷暖自知。 第二天清晨,海爾特帶著瑪麗公主到了皇宮,晉見斯比亞皇帝,科恩。凱達。 “中將閣下,陛下傳令,要將軍攜瑪麗。霍格珊達在早朝後晉見。”等了一會,一位跑來的傳令官對海爾特說:“陛下和各位大臣的會議已近尾聲,請將軍准備。” “知道了,”海爾特整整身上的衣服,轉頭對瑪麗公主說:“跟我來。” 瑪麗公主站起身,收拾好紛亂的心緒,准備在海爾特中將的陪伴下,勇敢的去直面自己陰暗人生最重要的一個瞬間,即使是不好的命運,也要表現出自己的氣概、為人的尊嚴。對于海爾特中將,其實她早沒有恨意……應該說,她一直沒有恨意,甚至在談判期間,一直處于陰暗生活中的她就對這位中將有特別的感覺,一種不需要再擔心什麼事情的,安全的感覺。 況且在那樣的情況下,如果海爾特不立即“搶”她走,她唯一的選擇就是帶著弟弟自盡。甚至,在某個角度上,她是深深的感激海爾特。 但這個似乎除了打仗,什麼都不明白的海爾特,就是那種天生能讓她生氣的人,一次又一次的浪費機會,一次又一次的對自己的暗示置若罔聞,讓她生氣、讓她跳腳……如果他明白,他願意,那麼在今天,他和自己就不會以這樣被動的狀態來晉見斯比亞皇帝。 這不單單是為自己,也是為他好啊!搞成現在這個樣子,真是讓人氣悶。 “斯比亞皇帝……”走在後宮的小路上,反倒是瑪麗公主先開了口,“會怎麼對待你?” “這不關你的事,我只是搶你回來開心的,沒說過你有權利對我的事情指手畫腳。”海爾特頭也不回的回答,“你不是說我粗魯卑鄙嗎?還問這個干什麼?” “你的確粗魯卑鄙,但我看啊看啊就看習慣了不行嗎?”瑪麗公主說:“分清好壞行不!” “對,我就是分不清好壞的人,所以才會把你搶回來。” “不走了!”瑪麗公主停下了腳步。 海爾特也不多說,攔腰抱起瑪麗公主向前走去,毫不理會瑪麗公主為恢複自由而進行的一系列抵抗,一直到了一座涼亭邊上才停下來,“把你的頭發弄弄,像什麼樣子?” “我就是這個樣子,嫌我長得不行,當初就別搶!” 海爾特楞了一下,隨即背過身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在公主怨恨的目光中,圍著她走了一個圈子,然後猛一轉身,抓住了公主的衣領,把她拖過來,兩張臉有史以來第一次靠得這樣近,讓公主的心跳都亂得一塌糊塗,不知道海爾特要做什麼。 “我只說一次,你要給我聽清楚了!”海爾特似乎是動了怒,臉色變得煞白,“無論我今天是什麼下場,但是你,你必須給我漂漂亮亮的出場。我海爾特做事從來都是爭先,就算我今天被砍了腦袋,我也要讓這里的人、帝國的人、整個大陸所有的人知道,我海爾特搶回了最漂亮的女人!我的女人!她值得我去付出代價!” “你……你……”瑪麗公主曾經無數次的憧憬過另一半對自己的表白,但都不是這個模式。 這時候被海爾特懾人的氣勢全面壓倒,雙目所見盡是那攻城掠地的神情;雙耳縈繞的盡是那低沉的充滿男人氣概的話;呼吸的,是帶著他身上戰甲氣味的空氣……她整個人呆住,緊張、茫然、迷亂,不知要說什麼才好。 “如果你再表現得像個潑婦,我就把你掃地出門。”海爾特慢慢的把手放開,一絲不舍在目光掠過,“讓你去過你那該死的自由生活。” 捕捉到眼前男子那一點細微卻真實的對自己的眷念,瑪麗公主心里湧起一股異樣的感覺,身體微微發著抖,似乎有很多話要說,張開嬌豔的紅唇,卻吐出一句那麼不合時宜的話:“你威脅我!” “同不同意,一句話。” “我……”瑪麗公主咬了咬嘴唇,突然意識到自己顯得很弱勢,于是背過身去,偷拭去眼角那一點淚花:“這地方不能化妝!” “毛病,”剛才的話似乎耗費了海爾特中將大量的體力,他看看四周,指著近處一精巧房舍,“那里,快點。” 清水洗面,花汁點唇,輕攏云發,拈草凝眉,瑪麗公主最細微的動作全映在海爾特眼中,沒有一絲遺漏。這位從來不懂兒女情長、從來沒把貴族名媛放在心上的鐵血戰將,嘴唇邊隱約露出笑容,帶著苦澀,帶著堅定,帶著心甘情願。 帶著一身令人心曠神怡的清香,瑪麗公主低了雙眉,絞著素手,幾乎是一步步挪到他面前。良久聽不到他一句贊賞的話,慢慢的抬起眼,怔怔的看著他。 “你剛才用的水,是第一皇妃承接的清露,是用來泡制飲品給國相的;摘的花,是第四皇妃辛苦培育、第一次開花的珍品;那草,是皇帝陛下的母親視若心頭肉的故友遺物… …“海爾特看著眼前煥然一新的公主,很無力的說:”三罪齊發,夠我被砍十次了……“ “那麼,”瑪麗公主秀美的眉毛一揚,把頭輕輕偏開一點,開啟嘴唇,“又怎麼樣呢?” “值得。”海爾特點了頭,“這樣的容貌,這樣的氣度,這樣的你,才是我要搶的。” 拉起瑪麗公主的手,一直走到花園的盡頭,在一處被保護得幾乎有些過分的樓前,海爾特中將才停下了腳步。一位近衛軍軍官上前,向海爾特行了一個軍禮,解下了他的佩劍。 進去之後,不需要你做任何解釋,你當初怎麼對我,今天就怎麼面對那些大臣,一切的話,都由我來說,”最後,海爾特轉頭過來,以不容拒絕的語氣交代,“不許軟弱,不許哀求,更不許流淚,就是我被拉出去砍腦袋,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含著微笑目送我,不許倒地不起,不許驚慌失措……我是讓人聞風喪膽的海爾特中將,我天生就不需要這些,即便是在被老大犧牲的時候也不需要,如果你願意,你可以用其他的方式… …“ “吻你嗎?在那樣的情形下,跟做戲有什麼區別?”瑪麗公主打斷海爾特的話,“你可知道,身為一個魔屬公主,我吻你代表著什麼?” “懶得去想,”海爾特回答,“從來不想。” “如果我要吻一個人,不需要任何人來告訴我,我自己知道怎麼做……” 瑪麗公主放脫海爾特的手,撫上了他的臉,慢慢的靠過頭去,緩緩的踮起了腳,但火熱的唇落在空處,沒有吻到海爾特那久經戰場的粗糙臉龐——瑪麗公主親眼看著三個近衛沖上來,不由分說的按住了海爾特,用一根象征著皇權的繩索把他的雙手絞在身後。 眼淚在瞬間就湧了上來,卻在海爾特的一句話中被強自按下,在被近衛們拖起來的時候,他微笑著說:“記住我的話。” “近衛軍駐坎普行省、威爾斯行省總指揮官海爾特中將,晉見皇帝陛下!” 在內侍長的通報聲中,反剪雙手的海爾特掛著微笑,驕傲的走進了樓內大廳,瑪麗公主緩緩跟在後面,她正從另一個角度看著這個男人,只覺得這巨大的大廳,似乎還容納不下他的身影,于是,也微微的仰起頭,平和大方,儀態端莊的跟進,一直跟他保持著三步的距離。 一直以來,她心中暗暗惋惜沒有見到海爾特中將在戰場上的氣概,但在這時,她已不用等戰爭了,因為走在自己前面的海爾特中將,就是最為威武的海爾特,不可能有比他更勇敢、更無畏的將軍了。不管以後怎麼樣,至少她會記得這個背影,這一刻。 大廳里,彌漫著一股濃烈的藥香,在最靠里的正中平台上,安放著一張可以由人抬的病榻,一位黑發的青年無力的依靠在上面,以手支頭,看著另一手里握著的卷宗。 看上去,他似乎比海爾特更要年輕,但消瘦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挺立的皇家禮服也難掩他打骨子里滲透出來的疲倦……但,這個大廳里有他,就幾乎使人注意不到站在兩側的大臣們。他似乎是一個神秘、危險、又具有致命吸引力的黑洞,把瑪麗公主的目光牢牢的吸引過去,為了不偷看,而是直視他,瑪麗公主再不能保持常態。 “陛下!”看到這年輕人的面色,海爾特禁不住的前沖幾步,以瑪麗公主從未見過的慌亂和急切口氣問:“你……你還好吧!?”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瘋子,科恩。凱達啊!瑪麗公主在心里這樣想著,目光一偏,尋找著這位皇帝靠吸血維持生命的證據……對自己的命運,反倒不那麼關心了,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便是非常堅定的海爾特中將,最後也不得不點頭,答應犧牲自己吧! 有他為自己這樣做,有他曾經為自己這樣做,能夠親眼看到有人曾經為自己這樣做,就已經夠了,已經可以滿足了…… “無知女流!”一位站在科恩。凱達下首的大臣上前一步,“見到皇帝陛下,還不跪下?” “院長大人自重!”還沒等瑪麗公主想好要回答的話,海爾特已經搶先回答了,“我海爾特一向敬你為師,你訓斥我天經地義,但你不能訓斥我的妻子!” “海爾特中將,斯比亞帝國還沒承認這位瑪麗。霍格珊達是你的妻子。” 被稱為院長的大臣冷著一張臉回答,“校官以上軍官迎娶,必須得軍部批准,准將以上將領迎娶,必須得到皇帝陛下批准——你身為中將,豈能不知?” “是我不守軍規,鹵莽從事。自從成為軍人,我就知軍規國法神聖崇高,身為將領,我願領受一切處罰,”海爾特目光低垂著說完上半句,然後把脖子一硬,“但這不關她的事!她是公主!我無法容忍她受到不符合身分的對待,你們不承認她是我的妻子,但是你們也無法否認她是我搶回來的,我搶她回來,就是為了拿她當老婆!能訓斥她的,只有我!” 這一番話,把這位大臣氣得瞪圓了眼睛,正要發話,無力依靠在病榻上的科恩陛下輕輕的將手里的文書翻頁,紙張的輕微響聲回響在大廳里,各位義憤填膺的大臣,還有同樣義憤填膺的海爾特中將,都不由自主的低了低頭。 這是極具威嚴的皇帝才能做到的事情,瑪麗公主很奇怪,傳聞中的斯比亞皇帝不應該是這樣的,他應該只有暴政淫威,應該只有卑劣陰險,應該永遠得不到大臣真正擁戴才對。 在把公文翻過了一頁之後,科恩陛下依然把目光放在文書上,連眼都沒抬,更別說就身前的事情發表任何見解和決定。 “我們先放下身分待遇,海爾特中將,在這件事情上,你應該知道你犯下了怎樣的罪。”于是,另一側的大臣開口了,“我國與魔屬聯盟如同水火,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應該盡量延緩開戰時間,而不是用這樣的手段去刺激他們將戰事提前。你可知道目前的形勢?國內已有叛亂,里瓦叛軍正在反攻!” “我知道,”海爾特中將點了點頭,“所以我現在跪在這里。” “中將,你不可一錯再錯了,”說話的大臣憂慮的看著海爾特,“請你告訴我們,你是被這位來自魔屬聯盟的女士設計引誘,你是中了魔屬聯盟的奸計——事情,或者會有轉機。” “我海爾特是一個軍人,同時也是一個男人,我今天跪在這里,是因為我要跪的是皇帝、國法、軍規,我並不會因為這一段身高的差距就泯滅我身為軍人的堅定,做為男人的擔當,”海爾特抬起頭來,“犯錯的是我,我絕對不會把過錯推到一個女人身上。她端莊高貴、她矜持聰慧,是我自己一見傾心,非要把她搶到手不可!” “但我們接到情報,當晚的情形似乎不是這樣,”又有一位大臣發言,“在魔屬聯盟中有人想對其不利,中將大人似乎是去救了她出來,有感她已無路可走才出此下策……” “這是一派胡言!我海爾特刀鋒飲血,絕對不是慈悲心泛濫的閑人!”海爾特中將大聲將其發言打斷,“她是我費盡心機搶來,強行逼迫舉行了婚禮,除了將她幾度扛在肩頭,我沒碰過她一個手指頭!一直到現在,她還未對我心甘情願,所以,還是我的追求目標!” 大廳里,回蕩著大臣們輕微的討論聲,無一不是對海爾特極力維護瑪麗公主的事情感到憤怒和失望,而瑪麗公主本人更是深切的感受到這一切,喉頭哽咽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海爾特中將,你……太令我等失望了。”勸告的苦心白費,于是一位大臣用沙啞的聲音感歎一聲,然後轉頭向著科恩陛下一禮,“為正帝國法典,給世間一個交代,免于陷入兩線作戰的危險境地,請陛下以軍法處罰海爾特中將,並對等處置瑪麗公主。” 海爾特中將很平靜,維護了她的聲譽,讓大臣們用“公主”的稱呼,似乎他的目的就已經達到了。 一些大臣扼腕搖頭,跟著附議:“臣等同請……” 一些大臣稍微考慮了皇帝陛下與海爾特中將的私人關系:“或將海爾特中將和瑪麗公主降為平民……” 在場的大臣們一共提出了七種處置方案,隨便哪一種,都不是一個中將領受之後還能維持威嚴和尊嚴的,但是在這個大廳里,大臣們臉上沒有愧色,有的只是惋惜和悲切,有資格站在這里的他們,處理此事可以說不帶絲毫私人感情。暗保海爾特,是為了帝國的將來,明令處罰公主,也是為了帝國的將來。 大臣們,已經盡最大努力去挽救海爾特中將了,無奈海爾特中將卻不肯迷途知返……而且在本質上,斯比亞不但難以向外交代,也難以向國內民眾交代魔屬公主的事情。就算科恩陛下無視帝國之外的聲音,他也要對內有所交代才行,陛下的身體已經這樣子了,難道又要去為海爾特中將背這個黑鍋?歸根結底是為了一個女人,值得嗎?更別說這個女人實際上是一個已窮途末路的魔屬公主,值得嗎? 是她的帝國要毀掉她! 哪怕,哪怕就是海爾特中將暫時受一下委屈,身為統軍將領,日後未必就找不回來這面子!在場的大臣就差對海爾特中將明說:“犧牲這個魔屬公主,保你一世威名,保我斯比亞武將齊全!” 群臣的發言結束,而低頭看著文書的科恩陛下依然沒有抬眼,對場內的一切視而不見。事情陷入了僵持的局面,這很明顯,海爾特中將不放棄瑪麗公主,而大臣們是在強迫著海爾特放棄瑪麗公主,雙方都不肯後退一步。 自從遭遇了前些時候的變故,瑪麗公主對皇族其實已非常了解了,在這令人窒息的沉寂之中,她向前跨出了一小步,遲疑了一下,再跨出一小步,然後,義無反顧的邁出了第三步,嘴角露出微笑,提起裙邊,向著科恩。凱達皇帝行了標准的宮廷禮。 在她露出微笑的時候,在場的大臣們清晰的感覺到了她的魅力,如同方才海爾特轉述的那種魅力,他們驚訝于她在這時還能豔光四射,還能笑得出來… … “我,瑪麗。霍格珊達,魔屬聯盟突藍帝國公主,”她微笑著,“請求跟皇帝陛下說話。” 科恩。凱達沒有任何表示,群臣也不能逾越禮節,海爾特不知她想干什麼,于是,無人出聲制止——在這樣的情況下,能不給海爾特極力維護的女人說話的權利嗎?即便她就是紅顏禍水,能迷惑海爾特中將,她還能迷惑這大廳里的所有人嗎? “皇帝陛下,我自幼生長在宮廷,見慣了男女歡愛,情場追逐;我習慣了貴族少年向我獻慇勤,風流才子追逐我的身影,我已習慣了征服男人的心靈,習慣玩弄男人于掌心,並且……以之為最大的生活樂趣。”公主無視海爾特驚訝又憤怒的眼神,就站在他的身邊,以最悠閑、清淡的表情說出了這些話,“初見海爾特中將,感覺他粗魯無禮、不學無術,但我,我不允許有人在我面前肆無忌憚的笑,肆無忌憚的說……肆無忌憚的,拿面包屑喂魚……” 大臣們的迷惑,海爾特中將的慌亂,還有皇帝陛下的無視,在這刻構成一幅奇特的景觀。 “所以,我用自己的容顏,千般迷惑海爾特中將……我用一言一行去…… 去挑逗他,“ 伴隨著海爾特的怒吼聲,瑪麗公主咬著牙,強行命令自己說出聲,“是我……我想玩弄他……我要……我要把他……踩在腳下……我、我,我從來……” “你!”海爾特大喊一聲,聲音振聾發聵,“你敢說出口!我現在就砍了你!” 一名昨天晚上去過中將府邸的年輕大臣快速上前,用一塊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牢牢的封住了海爾特中將的嘴,然後目光複雜的看了瑪麗公主一眼,又轉過頭去對近衛點了點頭——兩名近衛手上用力,那不知用什麼東西做成的繩索緊緊的縛住海爾特中將,使之動彈不得! “我……”瑪麗公主發著抖,用盡全身力氣,說出了自己從未想過會說出的話,“我、我是一個……淫蕩的女人……我……我是……用心險惡的,去設計這個……男人……” “我……”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中,她說出了最傷人傷己的一句話:“我從來……就沒喜歡過……他……從來沒有!” 然後,放棄了最後一絲活下去的希望的她,身體不受控制的癱到地面上,垂著頭,大滴的淚水滴到光可鑒人的地板上,無力的程度,比斯比亞皇帝更甚。 在海爾特中將的堅持下,只要瑪麗公主不說出這樣的話,憑海爾特中將以往的功勞與地位,她至少還能保得住性命。而海爾特中將也是這樣打算的,要用自己的處罰換她一命……束縛海爾特中將的繩索,因為他劇烈而絕望的掙紮,已經嵌入皮肉之中,殷紅的鮮血,染紅了中將禮服,滴在金黃色的軍銜上,紅得刺眼。 “請陛下決斷!”大臣們強自按捺著,不再去看這一男一女,硬著心腸進言,“公主殿下已表明心跡,海爾特中將確實是誤入陷阱,請立即將瑪麗公主以間諜罪名法辦——臣等再誠請陛下,給公主殿下以皇族待遇!” 瑪麗公主在這個時候抬起了頭,遙望著上方的科恩。凱達,心中對這位皇帝已沒有了任何的好奇和鄙視。因為沒有任何理由了,這位傳說中的瘋子一言未發,就把事情推到了這個地步……真是她從前聞所未聞的陰險和歹毒…… 也是這個時候,科恩。凱達才拿過一枝筆,在文書上寫了點什麼,然後把手上的東西交給身邊的書記官,抬起了雙眼——真的是一雙黑色的眼睛,屬于洞察者的眼睛。 在這一瞬間,瑪麗公主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舉動有多幼稚、有多愚蠢。 “你,”科恩。凱達抬起了左手,指著海爾特,輕聲說:“近一點。” 近衛松開海爾特,讓他行進到科恩陛下十步處,海爾特正要下跪,科恩陛下又斜斜看了他一眼,“要死的人,免。” 然後轉頭看著瑪麗公主,示意她也走上去……不過,當她走到一半的時候,斜邊過來一位白衣侍女,唰唰唰幾下清理了她身上所有的尖銳物品,最後假意旋身以衣袖掩蓋,用幾乎要捏碎了她右手骨頭的力氣,把她手心里的一枚細針奪去——那可是瑪麗公主異想天開,想劫持斯比亞皇帝好與海爾特中將逃跑,如果海爾特中將死忠就用來捅自己喉嚨的最後依憑! “你非斯比亞人,”在她要下跪的那刻,面無人色的斯比亞皇帝又說:“免。” 然後,科恩陛下的目光環視全場,讓眾人也圍攏過來,在平台前站成兩排。 “你們,看不到嗎?”凝視著地面,科恩。凱達問了眾人一個摸不著頭腦的話,“嗯?” 沒有人醒悟過來,皇帝陛下是在問大家看不到什麼,難道是在責備大家看不到兒女情長、英雄氣短? 沒人能回應。 “你們知道嗎?如果朕現在受制于各方壓力,處罰了海爾特,”科恩。凱達的目光抬起,在包括海爾特在內的所有人臉上掠過,“海爾特會變成什麼?” 變成軍法如山、國法威嚴的活生生的反面例子? 沒人能回應。 斯比亞皇帝支起身子,從病榻上站了起來,早有門外的護衛抬過麻袋,讓科恩陛下抽出匕首刺入了麻袋,逐漸的,一點血紅從他嘴角邊滲出。 “海爾特會變成朕心里、斯比亞帝國心里的一個傷口,一個永遠的傷口,朕與斯比亞,將永遠無法再前進一步。”科恩。凱達將匕首還鞘,用絲巾擦去嘴邊的血跡,用平和的目光看著眾人,說出了謎底,“在朕、在斯比亞想做點什麼的時候,這個傷口就會痛,就會流血……它就醒目的擺在眼前,用那痛楚和血液告訴我們,我們曾經怕過、曾經猶豫過、曾經妥協過。” 眾位大臣靜靜的聽著,一時沒有話來反對。 “我們本來可以不妥協的,”科恩。凱達繼續說:“魔屬聯盟的提前攻擊,就是因為搶了他們的女人?可笑,他們的用意再明白不過……這是送上門的女人,不搶回來,後果更為嚴重,海爾特至少避免了成為奸殺者,是這樣吧!各位?哀兵,女人被搶了,只能成為沒卵蛋的兵!記住,沒有心甘情願就沒有哀,有的只是行凶未遂的老羞成怒。” 雖然一直在某中將的粗魯中經受曆練,但瑪麗公主聽到這里,臉蛋還是前所未有的火燙,可是,內心卻無法不去注意這個瘋子皇帝的任何一個字,而這並不完全是他在說自己的事情,而是他那種淡泊卻理所當然的語氣,平緩卻無視豪強的態度……皇帝說這些話,不可能是隨口說說就算了。 天知道,身為魔屬一員,她本應該立即反駁才是,即便是找不到任何理由,她也可以對這位皇帝怒目而視的。 “至于無法向國內交代,這就更過慮了。”斯比亞皇帝的嘴角向上一翹,“士兵們、民眾們,會很高興海爾特獲得一位魔屬公主的青睞……當然,前提是公主回心轉意,但這屬于技術細節,暫時放下。” “然後,說到里瓦的叛軍,不錯,他們會來勢凶猛,在聽說這件事情之後,他們甚至會找個借口結成真正的同盟,不拘泥于里瓦境內,而是從所有的邊境線上攻擊斯比亞。” 科恩。凱達收斂了笑容,“從根本上看,他們的人數沒有增加,卻會分散到更為廣大的戰線上去,這對我們的防守來說卻是好事。他們的空隙更大,在同一戰線上的力度減弱,緩解了我們的壓力。” “那麼……朕說了這麼多,”最後,科恩問:“你們明白了?” “明白了,陛下。”皇帝的意志是如此的明顯,沒有人能拉得回來。 “至于海爾特,朕以後會處罰他,而現在,卻要麻煩你們在兩天內准備一個盛大的婚禮。朕要讓所有人知道,這位女子心甘情願的嫁到了斯比亞,嫁給了海爾特。” “這……”大臣們面面相窺,但是最後,誰還能敵得過皇帝的意志? “剩下的是私事,你們就不用圍觀了。”科恩示意眾人離開,再讓大法官撕去海爾特中將嘴上的東西,“說吧!自己說。” “老大……我……我……”海爾特見大事底定,反倒羞愧萬分的說不出來什麼,不過,羞愧的原因不是因為搶了人,而是因為先前懷疑老大有可能會把自己拖出去“喀嚓”,或者就干脆是“卡嚓卡嚓”。 “話都說不利索,還敢學人搶老婆?”科恩。凱達冷冷一笑,“這婚禮也不用辦了。” “不是!老大!”海爾特當然知道科恩的意思,“我喜歡!我是真喜歡! 從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喜歡,雖然我那個時候不明白!“ “你們倆方才演的那一出戲真是矬到爆,”科恩還是冷冷的看著海爾特,“有沒有排練過?跟你說了多少次,演戲要專業!專業!” “老大……那個……”海爾特低下頭去,“其實不是演戲……” “哦?不是演戲啊!那麼就是你真心愛上了女人?”科恩。凱達的面色,終于有了一點變化,變得邪惡,但多少有了些凡人的表情,“記得很久以前,有四個人跟你有一個賭約啊!” “老大!不要!”此時出現在海爾特臉上的,才是真正的恐懼,“不要! 至少換個地方!“ “哭求無用啊!因為你老大現在是痛兵,”科恩笑笑,“誰叫你當時斬釘截鐵的說自己絕對不會為女人怎樣。杰克,把那東西抬上來。” 在場的六個人之中,只有兩位女性不知道目前是什麼狀況,然後,就看著本應該很嚴肅的大法官杰克扛著一根巨大的燈柱,賊笑著從偏門進來,而那位先前堵住海爾特嘴的總聯絡官,正躲在一角,捂著肚子,異常誇張的偷笑。 燈柱是一般的燈柱,毫不起眼,就是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的那種。但海爾特中將如同見到了鬼魅一樣,不住的求饒,令兩位女士異常詫異。 “再不開始,一會的人更多,甚至會有皇妃過來看,說不定還有公主,不急,可以慢慢等。”科恩說:“又說真的愛,又說軍人的堅定、男人的擔當,恐怕不是真心話吧?” “是……是真的,”海爾特低下頭,又抬頭看了一眼瑪麗公主,“是真的。” “那就請吧!”杰克扶著燈柱,已經笑到不行,“我已經聽到其他人的腳步聲了哦。” 海爾特躊躇片刻,神情變得坦然,然後走到燈柱邊用雙手抱住了燈柱,瑪麗公主驚訝的掩上嘴,卻看到海爾特的雙腳也盤了上去…… 難道是學動物爬上去做什麼令人尷尬的動作嗎……兩位女性的心里剛剛掠過這樣的正常人的想法,就聽到海爾特中將難為情、粗壯的吼聲—— “我的病——終于有救啦!” “我的病——終于有救啦!” “我!的!病——終!于!有!救!啦!” 驚訝過後,兩位女性的好奇心頓時大漲,不約而同的注目看了過去,發現燈柱上貼滿了那種一個指頭、兩個指頭的短小紙條,因為經曆風雨,所以變得跟燈柱的花紋一般。 再走近一點,發現這些紙條上以各種字體寫著一些廣告: 包治男性隱患,一劑上天、二劑入地、三劑四劑神魔難敵!(需要者請前行五十步,左轉五步後進入旅店,向店家尋求隱居在此店最便宜房間的大師即可)上承十五代專治男兒風流疾病之不二世家,一不要錢、二不要物,廣結各地豪傑而已!(歡迎各風流男兒前來尋訪,在下于前行一百步之露天花園左側之圍欄邊聽候差遣)十四風月街,八大尋芳地之共同推薦之保健名師,一心培訓男歡女愛之絕代高手!即日起大贈送,來就送絕版山川大地尋花問柳圖! (歡迎——這厮賣假藥已經被抓了,現在由真我大師免費問診受害者,地址是……) 兩位女性一目覽過,都同時撇了頭不再看向那邊,臉上表情極為複雜。 為了躲避海爾特中將接下來的報複,杰克和總聯絡官趕緊收拾東西溜了,而科恩。凱達走過去,一把扶住無地自容的海爾特的後腦,猛力把他的腦袋收攏過來,讓兩個人額頭相抵,而科恩的目光,直直的盯住了海爾特。 海爾特大吃一驚,這力氣、這眼神,怎麼會是剛才那個無力靠在病榻上的皇帝? “你有沒有把我真正當兄弟看待?”科恩的目光逼視著海爾特,一字一句的問:“說!” “有啊……”海爾特茫然的點點頭,“真的有!” “剛才有沒有怕過?”逼視的目光更甚,“怕那個斯比亞皇帝砍了你的腦袋!” “沒有!”海爾特搖了搖頭,“我……只怕斯比亞皇帝砍她的腦袋……” “有搶的果敢,就要有保護的堅持!”科恩捏住海爾特的臉,“你能做到嗎?盡全力去守護自己心愛的女人!”“能!” “即使是所有的人都反對,還能堅持嗎?” “能!” “即便是來自魔屬聯盟的女人,也不怕嗎?” “不怕!” “那好……我在此地以老大的身分祝福你,我的兄弟!好多年,我一直盼望你等得到幸福,現在,你終于肯自己去奪取了。雖然斯比亞皇帝會懲罰你,但我,我一定會支持你的。”科恩放開海爾特,隨即一個緊緊的擁抱,“我,以你為榮!” “我……老大……”海爾特說話有些不利索,“我會永遠……記得這一刻……” “爬開!”科恩突然變臉,一把就把他的將軍推了個跟頭,然後轉過頭,陰陰的笑著,對目瞪口呆的瑪麗公主說:“看到了吧?他就這傻樣,長得不帥,又不會說話,喜歡跟人抬杠,鑽進牛角尖就不會出來……真心勸你一句,還是不要嫁了。天空海闊,外面的好男人就像是地里的莊稼,你一抓一大把,抓兩把就放不下……” “你……”又氣又急的瑪麗公主突然明白了,面對這樣一個皇帝,最好什麼修飾的話都不要說,直接說出心里的感覺是最合適的選擇,于是猛的擦去眼中的淚,“你欺負我!” “皇帝不能欺負人,還干這個皇帝干嘛?”科恩眼睛一翻,“不服?回家種地去!” “這……”瑪麗公主又抹掉一把眼淚,“這……不公平!” “公平?”科恩哼了一聲,“海爾特,解釋一下公平的含義給你女人聽。” “所謂的公平,”海爾特這個時候才從地上爬起來,眼中全是狂喜,“就是把能讓人看到的不公平的地方全部隱藏起來!” “所以,你還是要趕快習慣的好,”科恩滿意的點點頭,隱去了一些笑意,用手指著海爾特,“就是這樣一個糟糕的人,你也願意陪伴他嗎?無論他怎樣,都始終相信他,就算斯比亞皇帝以後要砍他的腦袋,你也會像剛才那樣身懷暗刃來救他?” “雖然絕對不會成功。”白影硬插了一句。 “我想……”看著海爾特,瑪麗公主用嘶啞的聲音說:“從那天晚上,他出現在我面前,我……我就不可能再對其他的男人那樣了……” “也就是說,有可能對其他女人這樣做是吧……算了,如果有這樣一天,也是他倒黴,”科恩輕咳一聲,右手抽出一柄禮儀佩劍,左手捏住劍尖,“都給我跪下!” “朕,斯比亞皇帝在此宣布,授予瑪麗帝國南郡公主的封號,依從原姓,不需更改。” 說著,科恩轉了頭過去,“朕,准許你們的婚姻,並祝你們白頭相攜,幸福美滿。” 說完,科恩兩手同時用力,禮儀佩劍一聲脆響,斷為兩截——這是一國皇帝非常正式的決定儀式,劍一斷,意味著這件事情永成定局,如果有人要反對的話,不好意思,請謀反先。 “從此,我把我的生死兄弟托付給你,請你,一定要給他幸福。”拉起瑪麗公主的手,科恩先輕吻了她的手背,然後拿過海爾特的手,眼內洋溢著細碎的閃光,“除了教會他打仗和搶女人,我沒有機會教他其他的,請看護他,扶助他。” “老大!”海爾特哽咽著說:“我沒有那麼沒用!” “你也一樣要給她幸福,有了家,男人就不一樣了。”科恩的目光再次落到瑪麗公主臉上,“現在,請回答我。” “是的,皇帝陛下,我保證。”瑪麗公主哭得不成樣子,說出了心里最想說的一句話,“像陛下這樣的皇帝,別說一天吸十個死囚的血,就是一天吸一百個,也沒人可以歪曲陛下的聲譽……” “說到這個……”科恩回過頭看著白影,尷尬的笑笑,“我是不是又……” 白影沒好氣的點點頭。 “朕好辛苦,”斯比亞皇帝的臉色在瞬間恢複能嚇死人的蒼白,無力的倒在白影的懷里,手輕輕一揮,淡淡笑說:“你們還不請退?”

上篇:第10章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