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依照斯比亞皇帝的命令,海爾特中將在聖都迎娶了魔屬公主。浪漫婚禮上的悠然鍾聲還未完全散去,科恩幾乎是在同時接到了神屬聯盟與魔屬聯盟的警告信,在他把這兩封信隨手丟棄在書桌上的那一個瞬間,戰爭的號角,就不可避免的回響在南北兩個方向的邊境線上。普通民眾很難理解這次的戰爭是因為什麼而起,所以皇帝陛下專門頒布了一道公文,由最基層行政官員直接向民眾宣讀,明白闡述了這一戰的最根本原因,以及斯比亞不能軟弱的理由。 無數在曆次戰爭中負傷退役、對自己軍隊有無上信心的市長、鎮長、村長們拖著殘疾的身體,用堅毅的神情、豪邁的語氣向民眾傳達了公文內容。就連那些正在發生叛亂的區域里,大街小巷里也貼滿了這道公文,怎麼撕都撕不完。 于是帝國民眾們知道了這戰爭是上次神魔大戰的余波,戰爭的根本原因是其他帝國容不下一個欣欣向榮的斯比亞,無論有沒有中將的婚禮又或是其他什麼事,這戰爭依然會來——帝國,說白了還是由人組成的,就跟一群平庸的小人容不下別人比自己優秀一樣,他們會群起而攻之。跟他們沒有道理可講,也沒有規則可循,只能展現出自己最強硬、最暴烈的一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而在這個時候,斯比亞帝國內的叛亂已經蔓延到三個行省,叛軍占領了大小城市共計十七個,甚至對兩個行省的首府形成了包圍的態勢。 斯比亞帝國,已經處于內外交困、腹背受敵的危急境地。 也是在這個時期,魔屬聯軍軍部第一次在神魔大戰之外的時期正式組建了戰時指揮部,屬下各路軍隊大張旗鼓的,依批次向斯比亞領土開進,惟恐天底下還有人不知道他們兵分三路,每路軍力十五萬似的。 把自己的軍事部署做得人盡皆知是一個奇怪的舉動,但魔屬聯軍的指揮部卻不怎麼在意。他們就如同是在進行一場演習,把四十五萬軍隊放在距離斯比亞帝國的南部防線之外兩百里,左軍對准坎普行省,右軍對准威爾斯行省,中軍兼顧左右,三軍互為依托,對斯比亞防線虎視眈眈,讓人難以判斷其真實進攻方向。 而在面向神屬聯盟的方向上,斯比亞帝國漫長的邊境線與兩個帝國接壤:一個是里瓦帝國,另一個是波塔帝國。 但在魔屬聯軍高調部署的同時,之前曆次戰爭中都表現出很強“冒失精神”的神屬聯軍卻一直沒有什麼行動,他們就連一點行動的跡象都沒有。不過,有確切的情報指出,神屬聯軍的進攻集群也在這個時期正式組建了,其戰時指揮部就設在班塞帝國。 大勢所趨,斯比亞帝國實際上已被孤立,所以沒有更多的情報傳回,參謀部和聯絡處甚至沒有兩處聯軍總指揮的確切情報——掛名的總指揮是兩位名不見經傳的老將軍,說他們老真的不過份,別說打仗,他們的歲數能活過今年就不錯了,真正的指揮官一定是另有其人。 不過,根據魔屬聯軍與神屬聯軍的種種表現來看,他們已經在某種程度上達成了默契,甚至是密切合作。這才是最讓科恩擔心的,如果同時在兩線作戰,斯比亞軍的處境將會極為惡劣——神屬與魔屬的軍隊甘願冒天下之大不韙合作,必定是存了滅亡斯比亞的決心! 普通民眾不可能得到這麼詳盡的情報,但在參謀部供職的一些高級將領們卻心知肚明,他們明白等待斯比亞的將是一場極為慘烈的戰爭,內憂外患的斯比亞能在這樣的情形下支撐多久,完全得看科恩陛下的運籌。 對于即將到來的整個戰爭,總參謀官不允許參謀部做任何超出單場戰役的戰前預演,但他關起門來私下演練過,最好的結果是:斯比亞帝國在付出極大代價之後,在外交手段的配合下,保留了小半國土而繼續存在…… 這不是失敗,面對這樣的攻勢,本身的繼續存在就比單純的勝利要有意義。 魔屬聯盟,布盧克帝國,福克斯堡,魔屬聯軍軍部。 寬敞明亮的會議室里坐滿了凝神靜聲的軍人,放眼望去,長長的會議桌兩邊全是耀眼的軍以上軍銜。這些將領是前線指揮部的屬下各部門指揮官以及各參戰軍團的軍事指揮官,但令人疑惑的是,在總指揮官的位置旁邊還安放著一張與總指揮等級一樣的高靠背椅,與副 總指揮相對,其旁才是參謀部、情報部、後勤部等部門長官的位置。 在這樣嚴肅的戰爭中,不太可能出現兩個總指揮官吧? “聯軍總指揮官到!”門邊警戒的軍官一聲通報,會議室里的軍官全部起身,保持肅立。 僅聽那遠遠傳來的蹣跚腳步聲,眾將領心中就可以推測出這位總指揮官閣下的身體糟糕到了一個怎樣的地步,但這是神聖嚴肅的軍事會議現場,沒有人會把對總指揮官的憂慮掛在臉上——對斯比亞帝國的作戰,是當前一切事情中最重要和迫切的,誰來擔任總指揮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帶來一場勝利。 拄著拐杖的老軍人終于走到了門口,威嚴軍服的刀削線條掩飾不了他的蒼老,精美考究的黃金裝飾只能讓他的喘氣聲更顯急促。但是,在看清這位將領的面容之後,沒有人露出失望或者輕視的眼神……與年紀和身體狀況成正比,這位老將領在魔屬軍隊體系中的威望和號召力也是最強的(前聯軍元帥除外),在場的將領們都曾經是他的學生——他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擔任魔殿的軍事將領導師,負責教授軍官們要使用一生的知識:軍人的本質與素養。 “敬禮!”值更軍官一聲號令,數十位將領同時轉身行禮,以信服的目光注視著老軍人,“聽從元帥大人的一切號令!”(擔任魔屬聯軍總指揮官,軍銜即自動升為元帥。) 放開副官的攙扶,老元帥舉起手來還了禮,再拄著拐杖走到會議桌邊,微笑著與自己往昔的學生一一握手,一直到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再一次用目光巡視了會議桌前的將領們,老元帥才收起了臉上的笑容。“風燭殘年的我,再一次身著軍服見到各位,深感榮幸!”挺直了腰的老元帥,說出話 來一點也不輸給年輕人,洪亮的聲音在會議室里回蕩著,“能親身參與這一場針對魔屬聯盟最大敵人的戰爭,本人以及本人的家族,更覺得由衷的榮幸!” “下官等同感榮幸!”數十人洪亮整齊的回答著。 “身為軍人,為國盡忠是最基本的本分,我不想再強調這一點,我現在要告訴各位的是,消滅斯比亞帝國,不僅僅是收回被占領土地那麼簡單!這場戰爭的最重要意義在于徹底摧毀魔屬競爭對手的實力,以此為基點,我們可以保持起碼一百年的獨大優勢!如果這個目的沒有達到,魔屬聯盟的情況就會變得非常糟糕!”老元帥的話停頓了一下,“所以,對于這場戰爭,本人不會接受除了勝利之外的任何結局,本人,是帶著這個來擔任總指揮官的。” 一個白色的信封被老元帥以凝重的姿勢放到桌上,上面“遺書”兩字,顯得刺眼之極。 “這,就是本人對待這場戰爭的態度,當不是勝利的消息傳來的那個瞬間,就是這封信公開的時候。”對于將領們的震驚表情,老元帥表現得非常坦然,“上至魔殿金袍祭司,下至普通平民百姓,都在矚目著我等的表現,在這個扭轉曆史的時刻,每一個軍人都要承擔起自己的義務和使命!我的使命很簡單,就是滿足你們的一切需要,包括物資、兵員、戰爭條件,以及頂住來自外界的一切干擾,而你們的使命就是用這些東西,去奪取一個完美的勝利!” “下官等必定全力以赴!不辱使命!”將領們心里原本還有的一點對元帥的疑慮,在元帥清楚的言談、堅定的意志影響之下,已經全部消融。 “這場戰爭,我是以最謹慎的態度在對待,我希望各位也一樣。”直到這時,老元帥依然沒有讓大家坐下的意思,“在平時,你們之間會有這樣那樣的矛盾,有不服,有爭斗,這我能理解。但現在我命令你們,把這些屁事都給我丟開——這是在神聖的黑暗魔王大人關注下的戰爭,軍隊里不能容許一絲一毫的齷齪!拖後腿的、猶豫不決的、不服從命令的,死!” “是的——元帥大人!” “檢討以往的戰爭,所以我們決定在這次的戰爭中增加‘作戰部’這個單位,這個部門與參謀部並列,直接對我負責,所有給參戰軍團的軍事指令,都會經過作戰部下達,任何沒有作戰部部長簽名的軍事命令,你們都不得執行。”老元帥鄭重的宣布,“那麼,在會議正式開始之前,我就介紹擔任作戰部部長的將領給各位認識,他的任職是由聯軍總部決定,而且得到了我的全力支持的。作戰部長,進來!” 對在場的將領來說,這個消息既有點意外,卻又符合情理。意外的是聯軍在總指揮官與各軍團之間增加這樣一個全新的,擁有絕對權威的機構;符合情理之處在于,老元帥的身體真的無法支撐他隨軍指揮…… 在將領們等待的目光中,門外有一組穩健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腳步聲停止在緊閉的大門外,一個清朗的,令眾人感到熟悉的聲音穿透大門,直達各人的耳邊,“聯軍作戰部部長,斯維斯。赫本中將前來報到!” 大門被緩緩的打開,在門外站著的,正是一身戎裝,佩戴中將軍銜的斯維斯。赫本公爵。 會議室內的將領之中,有人釋然,有人驚訝,也有人木然。 離開聯軍多時的他,此時依然是那麼風度翩翩,但目光中的冰冷和堅毅卻讓人再也找不到以前那位“溫柔可人的情報部副長官”的影子了。以前的他,像是一柄周身鑲嵌寶石的工藝長劍,華麗、高貴而不具危險性。而現在,這長劍已被抽離了劍鞘,顯露出銳利的鋒芒,還有一擊殺敵的凌厲。 “請進,”不出所料,老元帥指著身邊的空位,揚聲說:“這是你的位置。” 時隔多日,斯維斯中將終于以軍人的身分重新進入了這間會議室,參與到一場針對斯比亞帝國的百年戰爭中。在這個會議室中,明白這場戰爭真正意義的僅僅只有兩個人而已,而作戰部的成立,其實已經讓斯維斯中將本人成為這次戰爭的直接指揮者,元帥,只是一個簽在軍事命令最後的標記——其代表的全部意義是支持,魔屬聯盟支持這份命令! “在今天這個會議進行之後,前線指揮部所屬的各位就要開拔。我這老朽的身體無法伴隨你們一起上前線,但這不重要,因為我知道各位與我都是抱著同一理想在奮斗著。”老元帥沉聲說:“我宣布,對魔屬聯軍對斯比亞作戰總策略會開始——各位,請就座!” “是的,長官!”將領們坐下。 在老元帥身後的牆上,巨幅地圖正在緩緩下放。新一任的參謀部長官站起身向地圖走去。幾名參謀軍官快步走近,把手里的絕密文件分發給在座將領。 “對斯比亞的戰爭,”當那無比熟悉的斯比亞地圖出現在眼中的時候,斯維斯。赫本在心里暗暗說:“終于開始了!” “各位請看,這是目前的戰場態勢圖,”參謀部長手里的長棍點到了地圖上,“斯比亞帝國近期的軍力配屬基本未變,他們依然在坎普和威爾斯各要地保留著十二萬戰斗力最強的近衛軍。而且兩地的近衛軍統領府已經秘密遷移,統領府除去指揮體系還另有直屬部隊六萬。整個防禦圈里還另有一些新組建的軍團,以及地方守備軍團,總數不到八萬。” “也就是說,我們要面對的敵軍總數量是二十六萬,不到三十萬是嗎?”有將領問。 “只能說目前是這樣,實際上會有變化,通過幾次戰爭,大家應該對斯比亞軍的調動速度有個起碼的估計。根據謹慎的分析,我們相信斯比亞能在很短時間內動員五十萬規模的軍隊,在我們這個方向,他們能很快的將十到二十萬軍隊放到防禦位置上。”參謀部長解釋說:“在其中,十八萬近衛軍是整個斯比亞軍中最精銳的部隊,是中堅力量,也是最難啃的骨頭。” “資料中說斯比亞軍近衛軍總額還不到三十萬,除了各級指揮機構外,作戰部隊不到二十五萬。”另一位將領看著手里的文件發言,“也就是說,除了留下拱衛首都的必要軍團,斯比亞全部的近衛軍都在我們對面了?” “是這樣,而且在我們對面的近衛軍都是身經百戰的老牌軍團,他們的中高級軍官,絕大多數都是土城戰役的幸存者,擁有的實力我這里就不用再做描述了。”參謀部長點了點頭, 接著說了下去,“這些軍隊的總指揮官是海爾特中將,根據我們的最新情報,他已經在回統領府的路上了。對于這位極具攻擊性的指揮官,大家也不會感到陌生,去年到今年,軍部就三次要求所有少將以上級別將領寫了關于他和另幾位斯比亞將領的作戰預想。” “斯比亞堅持把海爾特中將放在我們對面多少有點奇怪,要知道這位指揮官最擅長的是進攻,而在我們對面的坎普和威爾斯地域,斯比亞軍卻是處于守勢。”坐在會議桌邊的一位軍團長說:“這中間會不會有什麼陰謀?或者斯比亞軍是想在我們進攻之前先來一次進攻?” “進攻是肯定有的,但不會是全線進攻,就如同上一次一樣,在戰線某一點上進攻至戰線後方並展開一系列破壞才是斯比亞軍真正擅長做的,這一次,他們也不會放棄這樣的戰法, 在這之外,斯比亞堅持把海爾特中將放在這里還有一個原因。”參謀部長說:“在眼前腹背受敵的時候,他們的另一位中將莫亞,被部署在斯比亞以北靠近里瓦帝國的地域,唯一的一位上將馬丁。路德,被部署在斯比亞東北方向,防禦除里瓦之外的全部神屬聯軍進攻面。” “斯比亞帝國已處于無將可派的境地?”對這樣的答案,問話的將領有點意外,“但我們怎麼保證神屬聯軍會真正的進攻斯比亞?以前神屬聯軍就出賣過盟軍,實在不可信任。” “雖然會常常出賣盟友,但神屬聯軍永遠會忠于自己的欲望,只要我們讓他們保持這個欲望,他們就會按照我們定下的步驟去做事。”老元帥插話說:“讓神屬聯軍進攻斯比亞並保持這種攻勢,是我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部分,對于這點我可以向各位保證。” “這樣說來,在這次的戰爭中,斯比亞會比上次更加凶險?是真正的腹背受敵?” “應該這樣說,”斯維斯。赫本中將糾正說:“斯比亞要先解決國內的叛亂之後,才能有資格腹背受敵。” “關于斯比亞國內的叛亂,我們也知道一些,”一位將領問:“但怎麼能肯定斯比亞會先對國內的叛亂下手?” “因為,斯比亞皇帝的性格使然,科恩。凱達不會允許國內有任何武裝在做跟對外戰爭無關的事情,所以,國內的叛亂會首先被撲滅。” 斯維斯。赫本中將說:“但撲滅叛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會消耗他很多時間和精力。而這些時間對于我們而言,是異常寶貴的……”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傷口”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