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不對,不應該這樣唱,”一份文件被摔在桌面上,回響在大廳里的音樂聲戛然而止,科恩的聲音里帶著些失望和譴責,“前幾天就跟你說過了,福爾娜,軍歌不是這樣唱的。這不是詠歎調、不是禮曲、更不是情歌。” 第一次被科恩用這樣嚴厲的口氣責備,身穿藍色連衣裙的福爾娜兩領漲紅,低垂著頭,捏在手里的詞譜也在微微顫動著。 整個大廳里的人,都嚇得不敢出聲,只有小公主琴倫是個例外,她站在科恩身側,正用小手輕輕拉著皇帝的衣角。 “這也不怪你,是朕急躁了些,要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達到要求,真是有些難度,但局勢緊迫,沒有太多的時間了,”抱起琴倫公主之後,科恩的語氣緩和下來,“軍歌不需要委婉、纏綿、清越,以及一切的不直接的技法,軍歌只需要鏗鏘作響、令戰士熱血沸騰就夠了!” “是,陛下,”福爾娜不敢抬起目光,“我……我再試試。 “這不是簡單試試就能達到的,軍歌要讓戰士記起往日的豐功偉業,從而戰勝心中的恐懼,充滿榮耀的上陣殺敵,第一次在正式場合這樣的資訊給他們,不能出任何錯誤。”科恩的目光看著窗外,“你沒去過戰場,沒看到那些血肉交織的場景,所以沒有體會,一會你去找總參謀官,讓他跟你講講什麼是戰爭。多用點心,晚上朕再聽聽,帶琴倫下去吧!” 讓福爾娜尾隨著軍樂隊走出房間,近來行蹤神秘的總聯絡官出現在門口。他鎮定自若的站在門邊,而在這個時侯,任何一個清楚內幕的人都不應該有這樣的神情,至少應該是擔憂……出現這樣的表情,只能說明情況在進一步的惡化,而他在掩飾。 “多日不見啊!”科恩對他笑笑,揮手讓近衛再一次的清場,“又帶來了什麼消息?” “陛下,我們調動了一切能夠調動的力量,終于得到了一些消息,”總聯絡官走近科恩很是退疑,“不過,因為得來的渠道並不完全能保證,所以這些消息的可信度……” “你會帶著不具可信度的情報給朕看嗎?”科恩搖搖頭,“說,你老大我還沒那麼脆弱。” “准備完畢的神屬聯軍會在今明兩天向我發起進攻,兩個主要攻擊點都集中在馬丁。路德上將防守的區域,兵力起碼在六十萬以上,這是大概的進攻路線。”瑪法遞上一張標注過的地圖,輕聲說:“老大,因為他們的封鎖,這情報來得太晚了……我很抱歉。” “不用內疚,能得到這個消息已經很難得了,雖然兵力比我們預計的要多兩倍,但這個消息還不至于讓你現在這副模樣。”科恩接過地圖,“說下去,他們真正的指揮官是誰?” “他們的指揮官,是坦西帝國的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總聯絡官的話停頓了一下,“根據截獲的軍令和戰略會議內容上看,神屬聯軍在攻擊中不會留有余力,全部軍隊一次投入。他們不是要打仗,只是組織一次沖鋒而已……我們的進界防禦將很難適應這種力度的沖鋒。” 在聽到神屬指揮官是尤里西斯親王的時侯,科恩怔了一下,當總聯絡官說完余下的話,他發現皇帝的左手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緊握起來。過了好半天之後,科恩臉生豐露出一絲笑容,用沉重的語氣連說了三個“好”,讓總聯絡官無言以對。 或許別人不知道,但他很清楚,與卡爾。尤里西斯親王對陣,是科恩最不願意面對的情形之一,這之中不但有上次神魔大戰的上下級關系,還有尤里西斯親王本身的緣故——他並不僅僅是個軍事將領,而是一個幾乎與科恩旗鼓相當的人物! “如果是一次沖鋒,那麼就說明他們的重心不在神屬這邊。”科恩把頭放在椅背上,閉上了眼睛,但尤里西斯親王的臉始終在眼前晃來晃去,“到底,你是怎麼想的呢?” “下帝國戰爭動員令,是時侯了。”科恩睜開眼睛,招手叫來書記官,“你去參謀部一趟,讓他們動用一切力量增援馬丁。路德上將,但在應對的時侯不要調動魔屬的任何一支部隊,而且要把向魔屬增加兵力的預案放在手邊。我要帝國所有能拿起武器的人都拿到武器,封鎖各行省之間的道路,逮捕全部間諜……派人去喚醒所有的特別部隊。” “陛下,喚醒所有特別部隊,是要執行橫刀計劃嗎?”總聯絡官一驚,“我們的准備還沒進行完畢,不用再舉行會議告訴大家一下嗎?” “已經不需要開會了,這世界上的事,不會都等你准備好了才來,去發令。” “是。”書記官正要後退,又被皇帝叫住。 皇帝沉默了一下,終于沒把本來要說的話說出來,只是面無表情的交代一句,“都下去吧!我要靜一下。” 兩人離開之後,大廳里變得非常空曠,穿著一身盔甲的烏鴉離開牆角,向科恩說:“不要讓我再提醒你,以你現在的體質,還是不要激動的好,這里沒別人供你吸血了。” “不激動有個屁用,改天上了戰場能不激動?”科恩臉色發白,眼中流露出濃重的倦意。 “那是戰場,一個你不用擔心找不到生命的地方,”烏鴉拉過一把椅子,在科恩身邊坐了下來,“我以為你什麼都不擔心。” “對于自己的事,我從來就不擔心,但對其他人,擔心是難免的。”科恩回答說:“如果我陷進去了,你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吧?直接執行就行了。” 烏鴉沒有回答,只把一個信封遞給科恩,“這個,在你最沮喪的時侯打開。” “你什麼時侯學會玩這套?”科恩一把抓過信封,“是什麼玩意?” “是讓你看了會更沮喪的東西,”烏鴉說:“現在打開,你會後悔,失去所有勇氣。” “信你一次。”科恩笑笑,把信封放好。 天堂島,神族長公主的宮殿花園里,午後的陽光透過樹蔭,化做支離的斑斕碎光,投射在園中的古樸桌椅上。 一只手緩緩的伸出,用三根素指握住玉杯晶瑩的曲柄,玉杯移動到胸前停住,紅潤的雙唇緩緩開啟,吐出一句輕柔的話,“你不清楚的事情很多,這是一個協定。” “什麼時侯有了這樣的協定?”聽到這句話的神族小公主抬起頭來,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姐姐,“光明神族怎麼能跟黑暗魔族達成協定?一個合作的協定?” “協定本來就是敵對雙方的最佳選擇,你也可以把協定看做爭斗的另一種體現方式,至于合作,這完全取決于要對付的對象。”長公主笑了笑,輕聲回答妹妹,“協定是最近達成的,使者是魔族長公主,父神沒有拒絕。” “我並不懷疑父神的意志,但我們就這樣把斯比亞帝國拱手讓出?”神族小公主遲疑了一下,“我並不質疑這事情本身,但這也來得太快了吧!應該再過一段時間……” “父神的意思,是覺得在這樣的條件之下,斯比亞帝國與科恩。凱達本人都再沒有發展的空間,也不能做出讓人意外的精彩事情,不如就此解除這個制約,讓大家都能盡興。”長公主打斷妹妹的話,臉上依然保持著笑容,“這也算是對我們的懲罰,因為我們此前所做的一系列事情並沒能讓父神盡興,沒讓父神感到快樂。 “是對我的懲罰吧!因為我在斯比亞事務上一直沒有做出什麼能讓父神高興的結果。”神族小公主在姐姐的注視目光中垂下了頭,好一陣沉默之後才抬起頭來問:“那麼這次的神屬和魔屬的聯軍攻擊,就是父神的意願了?” “聯軍進攻並非父神的意願,而是經我默許的,因為這符合協定內容,”長公主收起笑意,“斯比亞帝國驕橫已久,是時侯讓他們感受一下挫折和打擊了。” “可是……姐姐你不是一直對斯比亞皇帝青睞有加嗎?怎麼這次會……”長公主的回答讓小公主震驚不已,“斯比亞不可能抵擋得住這種進攻吧?會滅國的。” “如果你留心了,就會知道我所青睞的不是個人,是一件事情的本質。”長公主看了看迷惑不解的小公主,平靜的回答說:“如果斯比亞帝國因為這次的進攻而不存在了,只能說明科恩。凱達的能力不夠,還不能做為神魔新一輪爭奪的棋子,他的生死榮辱並不值得我去關心,換一下,在你的角度,這樣的結局不是也很好嗎,你一直都想抹掉斯比亞帝國,這次甚至不用自己動手。” 聽到姐姐這樣的回答,小公主更覺得一陣沒來由的心驚,半天才接著問下去:“如果……萬一斯比亞帝國存活下來,大陸上又會是一個怎樣的格局?” “如果事情這樣發展下去,出現的格局將是前所未有的,一直以來對斯比亞的培養,不就是期待著這種格局的出現嗎?”長公主重新露出和煦的微笑,“我在期待著,父神在期待著,黑暗魔族也一樣在期待……這件事充滿了如此之多的不確定因素,這就是最誘人之處。” “真的要用這樣的方式?結局會比神魔大戰更甚……”小公主的聲音低了下去,“就算斯比亞存活下來,也會成為一個千瘡百孔的帝國,說不定科恩。凱達會戰死,這樣的一個斯比亞,還能上演什麼精彩的事情呢?” “人族有一句話,叫作‘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勝舊人’,回想一下克里默、菲謝特、維素、科恩,不正符合這個規律嗎?”長公主的目光看著別處,“科恩是否還活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經將他的風格和思想傳播開去,人類之中已經有了他的記載。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完全可以等待另一個科恩出現,把這精彩繼續下去,並期待另一個科恩的突破。” “也許,這就是我與姐姐的差別吧!”小公主也伸出手來拿起一只玉杯,呢喃自語般的說:“我厭惡科恩。凱達,只想在他身上出氣,而大度的姐姐能忍得住;我知道不應該讓斯比亞放任自流,但卻不想用出神罰一樣的災禍,而睿智的姐姐能下這個決定……” “我不否認我們之間有不小的差別,但我不認為這差距是不能逾越的,事實上,只要你能做到一點,就能像我一樣坦然面對問題,”說到這里,長公主遲疑了一下才繼續,只要你放棄掉一些繼承自人類的東西……” “怎麼,姐姐認為我身上還殘留著人類的感情?”小公主看了一眼姐姐,“那姐姐呢?” “有或沒有,這並不是值得探討的話題,有則改之,無則嘉勉。對你說這樣的話,我也並不清楚是對是錯,放任或制止都是方法之一,清楚了解自己的本質,這才是最為重要的,”長公主嘴角出現的笑意更濃,“當你了解自己之後,才可以關心我身上是否還有人類的情感。 “對姐姐的心思,我已經失去關注的熱情了,請恕無禮,我這就告辭了。”小公主站起來,向長公主施了一禮,步出兩步之後停下,說:“姐姐你已經做到了,我只有深深的敬畏。多好,一個真正的光明神族,既沒有喜歡的東西,也沒有厭惡的東西。” “確定了嗎?”看著越走越遠的妹妹,長公主臉上的表情沒有變化,“什麼東西是你真的喜歡?真的厭惡?” 小公主的身體無力的一斜,伸手扶住院門,沉默良久,又才又向外走去。 斯比亞帝國東北部,銀霜行省首府銀霜堡。 一名汗濕衣襟的軍官奔跑在通向戰指揮官寢室的通道上,最後收勢不及,整個人幾乎是撲到門上,嘴里叫著,“上將,前線特急戰報!” 聞聲而來的近衛打開了門,把焦急的軍官放了進去,一身戎裝的馬丁。路德從窗邊轉過身來接過戰報,不滿的瞪了軍官一眼,教訓說:“越是在情況緊急的時侯,越是不能慌張,這是一個好軍官的基本素養。” “是……是的,長官。”軍官氣喘籲籲的回答,看著馬丁。路德拆開紅色信封。 看了戰報上的內容,馬丁上將看著這軍官問:“小伙子,你能跑多快?” “很、很快!”雖然有點疑惑,但軍官還是挺直了身體回答。 “用你最快的速度去通知各位將軍,軍事會議立即開始,”馬丁上將把戰報放進懷里,“再去通知行省總督,讓他安排老弱居民撤離,告訴他,只有一天的撤離時間。” 軍官跑離的腳步聲剛剛消失,馬丁上將就轉身對自已的副官說:“下動員令。” 正是在晚飯時間,接到會議命令的十來位將領差不多都是邊啃著面包邊走進會議室的,因為這段時間以來,局勢已經相當緊張了,身為高級將領的他們根本沒有從容進餐的時間。 對于今天的會議,他們也沒做更多的猜想,反正戰爭肯定要爆發的,時間早晚而已。會議上要說的,就是己方要怎麼去具體防禦。但在進入會議室的那一瞬間,將領們都不約而同的感到了這次會議的不同之處——第一個到達的人,居然丁。路德上將! 全軍的將領都知道,馬丁。路德上將是一位帝國元老級的將領,為人處事都與科恩陛下一手提撥的將領們截然不同,帶有強烈的傳統將帥風格,像這樣的一位貴族將領,是絕對不會在會議室等待下屬的,如果他這樣做了,就只有一個可能——今天的會議內容非同小可! 人到齊了之後,馬丁上將讓副官打開一幅地圖,招呼眾將領,“都站過來。” “剛接到的特急戰報,神屬聯軍將在今明兩天之內向我防線發起攻擊,他們將兵分四路,理論上講,他們可以從漫長的防禦線的任意點上發起進攻,但是,我們可以根據他們的作戰條件分析出大致地方,”沒有任何的鋪墊,馬丁上將直接就進入了正題,他用手在地圖上畫了幾個圈子,“就是這幾個地方,其中兩處是走商路,大致上,敵人總數是六十余萬。” 一聽敵人的數額,眾位將領就都傻了眼,還有人當場就喊了出來,“六十萬敵軍,上將,我們戰區的防禦規劃只是二十萬,現在是三倍!我們連十萬正規軍都不到啊!”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