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對于一個不到十萬部隊的防禦戰區來說,六十萬敵軍可以在任何方向上對其展開進攻,全方位、全時段、完全掌握主動。一對六,把防禦力量分散的話只會是慘淡收場,就算抱成一團,在對方不斷攻擊之下,其結局也好不到哪里去…… “吼一聲就能把敵軍人數變成二十萬的話,我不會阻止你,但很明顯,你沒有這個本事,”馬丁上將橫了他一眼,“現在,閉上你的嘴!” “長官,我們有細致一點的情報嗎?”一位少將小心翼翼的問:“比如……” “沒有確切時間,沒有確切人數,沒有確切進攻路線,”馬丁上將直接把各將領的幻想擊得粉碎,“確切的只有一點,我們必須擋住他們,無論付出任何代價。” 將領們一直跟隨皇帝戰斗,一直享受著發達情報網路所帶來的種種便利,所以在此刻,大家都很不適應情報極端匱乏的現實,不滿的神情也流露在臉上了。 “沒有細致的情報,我們就打不了仗?上將此刻要的是軍人的建議,而不是娘們的抱怨。”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把情報匱乏的原因歸咎到別人頭上,一位將領用不怒而威的目光掃視著其他將領們。“科恩陛下一直苦心栽培我們是為什麼?為了把我們放在平安無事的戰場上?為了讓我們去打必定勝利的仗?那是敵人!不是演戲的對手!他們會搜腸刮肚、不擇手段的出現在我們面前!就是要靠自己的能力將不利的戰局扭轉過來,這才是一個將領真正的作用!” “你們應該還記得在科恩陛下指揮下的每一場戰爭,哪一場不是以少打多?一比六,他們穩贏嗎?”馬丁上將接過這位將領的話.並把自己的語調放緩了些,“你們都是科恩陛下帶在身邊的將領,好好回想-下吧!要怎麼打才能保住這支軍隊的威名,要怎麼打,才對得起皇帶陛下!” “是的,長官,”一位少將干咳了一聲,把全部心思都放到了戰爭上,稍微思考了一下開口說:“六十萬敵軍從四個點進入邊境,這至少要五天的時間,再加上後勤等等,他們要打到我們的內防禦圈至少要十五天,雖然我們手上的正規兵力不足十萬,但只要收縮防禦的活,堅持半月應該沒有問題,有這一個月的時間,援軍應該可以趕到了。” “但關鍵在于我們不清楚敵軍以何種方式進攻,”另一位少將說.“如果我們采取收縮防禦的方式,他們繞過我們直接攻擊後方怎麼辦。我們前後都是平原,根本役有防禦關卡,取個平均數,任何一支人數十五萬的敵人越過銀霜堡,內陸軍隊只能與他們展開野外決戰,而根據前一段時間的情況來看,帝國內陸基本再無這樣規模的軍團在附近,就算能夠集結一支這樣的軍隊,時間上也不允許。” “在我們的戰區之後,也絕對沒有一支能與十五萬正規軍抗衡的地方守軍,”有將領在肯定這個觀點,“在援軍趕到之前,他們會對我們造成極大的破壞……” “援軍雖然一定會來,但現在不要做太多考慮,沒到達戰場的兵力,再多都是沒用的。現在制定戰略,僅以我們自身的兵力為基礎。”說到這里,馬丁上將用平靜的語氣宣布,“對了,對方的指揮官是卡爾.尤里西斯,上次神魔大戰的總指揮官。” 圍在他身邊的將領們,這時侯都沉默了,這位親王的份量,他們可是非常了解的。神屬聯盟能派出他來指揮,只能說明他們對這場戰爭異常重視,他們的戰爭准備已經遠遠超過自己原本的估計……六十萬人,尤里西斯,他們難道想滅掉斯比亞? 而己方,恐怕也得從一個更高的層面來重新考慮這次戰爭了。 “看來大家都了解到這其中的關鍵了,那麼,現在就讓我們假定敵人後勤完全不成問題。”馬丁上將說“你們應該注意到一個關鍵點,為什麼敵軍會同時從四個點進攻?這與神屬聯軍的風格不相符,也與這位指揮官的風格不相符,他一直是個穩健派的指揮官。” “而且道路只有兩條,為什麼又要費力開出另兩條道路呢?這種臨時道路運輸力嚴重不足,部隊必須隨身攜帶便攜給養,還持續不了多久。”有將領點頭同意,“這手筆太大了,如果是進攻,靠六十萬的規模,順著兩條商路前進不是最佳選擇嗎?” “或者……這樣奇怪的方式在他看來才是最穩健的?” 畢竟都是跟著科恩混過很長時間的,再加之已逐漸進入臨戰的興奮當中,將領們的思維開始活躍起來,立即開始從現象著手,試圖反推討方的最終作戰目標。 “究竟是什麼作戰目標,才會穩健的兵分四路呢?而且其中兩路只攜帶有限的給養?” “有限的給養,證明這兩路敵人的作戰任務不是很繁重,或者就只是負擔了掩護使命。” “他們掩護什麼?掩護主力攻擊銀霜行省?”有人在疑惑。 “攻擊銀霜行省以兩路三十萬人就完全勝任了!”有人在反駁,“為什麼要多此一舉?” “如果兩翼敵人的作戰任務繁重,隨身攜帶的給養肯定經不起消耗,他們沒了給養還能干什麼?他們絕對不可能有擴大戰線,或者是向縱深發展的企圖,這完全無法解釋!” “先生們,我真的對你們很失望,”馬丁上將擺了擺手,制止了越來越多的爭論,然後在眾位將領的注視下說:“時間不多了,我要先出去一下。在我回來之後,我要聽到你們對敵人作戰意圖最正確的分析,如果你們做不到,就准備全部去挑大糞。” 一刻鍾之後,馬丁上將走回了會議室,來到沉默無語的將領中。 “長官,我們分析出來了,”一名的少將說:“他們的作戰意圖不是我們……” “是什麼? “他們最終的作戰目標,是我們的援軍。”面色沉重的少將把地圖送到上將面前,指著上面的各色線條說:“敵軍側翼部隊會在過了邊境之後保持不戰狀態,只在援軍到來之時才實施遷回包圍,在構成包圍圈例,他們也同時進入了自方補給范圍,所以他們不需要過多的給養。他們兩側的軍隊,只需要攜帶這一戰的給養就夠了。” “所以?”馬丁上將看著文位少將說:“我們的援軍就不能來了?” “如果援軍不來,那我們的防禦就沒有意義了,六十萬敵人,可以做到任何事情。”少將臉色已經有點不正常,“援軍不但要來,而且要趕快來,如果銀霜行省失陷,結局也不會比援軍被圍殲好。” “為什麼呢?” “主力敵人可以選擇攻擊銀霜堡,或者用十五萬人把我們包圍,直接去打我們身後。更可怕的是,他們還可以選擇把援軍一直拖在這里,那魔屬那邊的戰局就非常危險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自己的十萬軍隊幾乎幫不上任何忙!” “所以,我們得想辦法讓這十萬軍隊幫得上忙才行,”馬丁上將說:“十萬部隊雖然不多,但他們想一口吃下去還不大可能。” “上將!時間已經很緊迫了!”一位將領急切的說:“趕緊下命令吧!” “剛才出去的時侯,我已經把命令下達了。”馬丁上將輕松自若的回答,“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我們這十萬人能做點什麼吧……各位,我要你們重新分析一次,如果你們的分析跟我的命令有出入,你們一樣要去挑大糞。” 仿佛在這個戰區,挑大糞比六十萬敵軍來襲還要恐怖。 會議結束之後已是深夜,眾位將領相繼領命離去,會議室里只剩下上將一人,他站在窗邊,皺眉背手看著銀霜堡街道上逃離的人流,顯得心事重重。 這時侯,會議室的門又一次打開了,副官帶著一名聯絡處的軍官走了進來,站到上將身後。 深知副官不會在緊要關頭打斷自己的思路,上將輕聲問:“什麼事情?” “長官,是我,”身穿聯絡官制服的軍官上前一小步,“我是您的機要官。” “機要官?”馬丁上將轉過身來,臉上帶著一絲驚訝,“那個……盒子有用了?” “是的,長官,在一刻鍾之前,我收到來自聖都第一份命令,再三確定無誤,”有點興 奮的機要官遞上手里的一份用火漆密封的文件,“由皇帝陛下簽發的,屬于最高機密文 件。” 馬丁上將將信將疑的接過文件,拆開火漆,看著上面僅有的短短的一行字—— 橫刀計劃開始實施科恩.凱達 橘紅的火焰在文件上蔓延著,紙張逐漸化為飛灰了。 “終于開始了啊!”轉身去看著黑沉的夜幕,上將口里念叨著一句皇帝陛下當初在制定這個絕密計劃時就在念叨的奇怪詩句,“我自橫刀,向天笑。” 聖都,皇宮,維素.凱達正告訴四位皇妃橫刀計劃開始實施。 “父親,橫刀計劃不是才准備了三分之一嗎?”在躺椅上坐直了身體的第一皇妃微皺著眉頭說:“現在實施橫刀計劃,會暴露我們全部的實力,再也沒有回轉的余地了吧?”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雖然橫刀計劃的准備沒能完成,但這次神屬與魔屬聯軍已經勾結在一起了,規模異常強大,幾乎是把要用在下次神魔大戰的力量全部用來攻擊我們了,”國相大人也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樣,“在這個時侯,僅憑斯比亞的常規軍隊是絕對撐不過去的,即便是派出所有為橫刀計劃准備的特殊軍團,我們的情況依然很險。” “他們的規模有多大?” “僅從目前來看,神屬聯軍第一次進攻的兵力已達六十萬,里瓦叛軍二十五萬,”國相照實回答,“魔屬聯軍那邊現在看是四十五萬,但誰都知道這數字會繼續增加的。” “明白了,形式逼迫,別無辦法。”菲琳點著頭說:“先度過這個險關再說。” “才准備了三分之一的軍團,具體要怎麼實施呢?”迪爾.梅林問。 “根據剛才商量的結果,內政方面要按照這個改良過的步驟去做,盡量在細節上施展個人才能去增加效果,彌補准備不足所帶來的影響,”國相把三個卷軸分遞給三位皇妃,“軍事方面的事情交給科恩和參謀部去辦,我們只要做這些事情就足夠了。” “父親,”菲琳疑惑的問:“為什麼沒有要我做的事情?橫刀計劃不適合我做?” “不,菲琳,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因為橫刀計劃准備不足,所以我並不知道結局會怎麼樣,因此,我已經向科恩提出了另一個事情,科恩他也默許了。”拿出另一個卷軸,維素.凱達正色說:“我們早先准備的幾個秘密基地,只有我跟科恩知道,絕對不會被外人發現。你要做的,就是按照這個卷軸上提出的要求,去一項一項的完成規劃。” “有這樣的事情?”菲琳將信將疑的接過卷軸,發現上面是要求自己指定一批各族、各部後備人才名單,並准備大量資金、資源、資料的要求,“這是……這是……” “我說過了,橫刀計劃一展開,我們根本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或者我們可以達到目標,又或者某些勢力會插手干涉,什麼樣的可能都是存在的,這個後備計劃不一定會用上,可我們不能冒毫無准備的危險。我們一直以來的努力不能白費,只有你才能擔負起這個承先啟後的重任。”維素.凱達的語氣十分沉重,“在完成本職之後,凱麗、溫絲麗、迪爾和其他一些人會趕來幫你的忙。” “你要馬上起程,在你今夜離開之後,聖都乃至整個帝國就會進入戰時緊急狀態,沒有人可以自由通行,也沒有人知道你們在什麼地方,你們會受到最嚴密的保護。” “那麼……父親呢?還有母親呢?”菲琳抬起頭問:“科恩呢?” “在這樣的一場戰爭中,我們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使命,”維素.凱達微笑著說:“你不用擔心我們,科恩也是一樣,在我們成為皇族之底嘴卿蘿亥有面對一切艱難的准備了。” “但是……”菲琳還有能力發問,而其他三位皇妃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這種安排,幾乎就等于是在安排最後的種子,如果預計中的事情一旦發生,可以肯定除了菲琳圈定的人之外,所有的人都活不下來。 “不要太苛求,”維素搖了搖頭,無奈的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逃避不了的。” “我明白了,”菲琳緊握住卷軸,堅定的說:“我會去做好這件事情,而且會等待科恩把我接回聖都的那一天。” “我們也是一樣,”另三位皇妃的手握到一起,迪爾.梅林說:“我們絕不會輸的!” 銀霜行省,首府銀霜堡 “不可以!上將,這絕對不可以!”會議室里,傳來青年將領們激烈反對的聲音,“絕對不能讓上將你冒險!只用四萬人防守銀霜堡,實在是太危險了!” “打仗,就沒有不冒險的,只要能保證拖住敵軍,退滯敵軍的展開,這種冒險就有了很積極的意義。”馬丁上將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點也沒把手下將領的反對放在心上,“說到冒險,還是兩支騷擾敵軍側翼的部隊最危險,你們每支只有三萬人,卻要纏住對方的十五萬人……” “那不一樣啊!上將!在野外我們有很多辦法,您在這里只有死守啊!”手下的將領們喊著,“這樣的事情,應該讓我們年輕人來做!” “當你們有一天成為上將的時侯,才能有資格跟我爭防守銀霜堡的權力,對方的指揮官是誰?憑你們肩上的一顆金星,還妄想拉住他?”馬丁上將笑了笑,站起身來說:“如果覺得我的防守位置危險,你們就要好好打,拖住他們,你們打得越好,我就越是安全。” “上將” “別說了,這種決定是最符合帝國利益的,我意已決!”上將目光一變,把所有的勸阻都打了回去,“現在,讓我們再來看一遍計劃!” 將領們無言的沉默著,打開了手里的文件。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