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在現在這個季節,聖都的夜晚是清冷的,而且還常常伴隨著濃霧,在這樣的季節里,沒有人願意在濃霧中行走。但今天,不顧清冷在霧中行走的人非常多。那轟然的腳步聲,那金屬的摩擦聲,一陣陣的從主街上擴散出去,讓聖都居民驚訝不已——因為從昨天晚上開始,久無變化的聖都就重新實施了宵禁,這突如其來的腳步聲,莫非預示著什麼重大事件不成? 從門縫里,從窗格中,居民們看到街上全是聖都警備隊忙碌的身影,他們在通宵抓人。 當第一縷陽光透過霧氣照耀在皇宮大門的時侯,聖都正東面的城門終于打開了,城門之外,安靜的站立著以行進姿態排列的軍隊,黑壓壓的方陣一個接著一個,一直順著道路排下去,最後隱入了白的蒙蒙霧氣之中。 這些部隊,全是以前部署在聖都附近的近衛軍。他們屬于拱衛帝國首都的精銳力量,也是在目前情況下,斯比亞帝國軍事體系中最後一支同時其備超強戰斗力和機動力的軍隊。他們出現在這里,一方面預示著局面的危急,另一方面也在展示帶國的戰爭決心。 在城門上當值的中將點點頭,他身邊的魔法師向城門外發出三個紅色光球,排列于城下的方陣轟然作晌,開始向前移動,穿過門洞,順著寬大的街道,直接走向皇宮前的巨大廠場——皇帝陛下的命令,即將出征的部隊會在皇官廠場舉行一個臨戰前的閱兵式,不但可以鼓舞士氣,更可以藉這個機會向國民宣布戰爭正式開始。 但不得不說,這一次的閱兵完全不同以前,街道兩邊沒有插滿鮮亮的旗識,城市上空也沒有厚重的慶典鍾聲,沒有鮮花,沒有歡呼,只有一些負責維持秩序的警備隊士兵站在街邊,沉默的看著近衛軍通過。但斯比亞近衛軍是一支非常軍隊,是最不容易受到外在環境影晌的軍隊,戰士們的腳步聲依舊整齊,目光依舊堅定, 部隊通過之後,宵禁正式解除,聖都的民眾們湧出家門,聚集在皇宮廣場周圍雖然警備隊在昨天晚上抓了一夜的外國間諜,但某些流言還是在民眾中擴散開來,其中有關于叛軍的,有關于神屬聯軍和魔屬聯軍的,也有關于皇帝陛下身體狀況的…… 皇宮里,一夜未睡的科恩.凱達正站在霧氣彌漫的小花園里沉思著,白影坐在他身邊的小石桌上,把接到的最高機密文件一一拆封,念出內容給科恩聽—這些文件,全是新建的通信系統在後半夜收到的,剛剛送來。 “……莫亞中將回覆,堅決完成橫刀計劃內容。另:里瓦叛軍已展開全線瘋狂進攻……”白影的聲音回響在科恩耳邊,“……馬丁.路德上將回覆,堅決完成橫刀計劃內容。另:敵軍勢頭凶猛,數量龐大,無其他辦法可以退敵,我等已決意獻身,以使敵軍無法展開,陛下來援時不必顧及,以殲滅敵軍為第一考量標准……” “近衛軍集合完畢了嗎?”科恩打斷白影的彙報,問了一句,“什麼時侯可以出發?” “回票陛下,集合在廣場上的近衛軍一共十萬人,還需要半個鍾頭的時間,”書記官回答說:“隨軍各種物資在中午准備完畢,不足部分可以在途中補充。” “以參謀部的計算,還能縮短行軍時間嗎?” “已經是最短的行軍路線了……”書記官轉變了一下語調,讓自己的話聽起來不是那麼的沉重,“閱兵就快開始,陛下也應該換衣服了,官員們已經全部到場,貴族們也是一樣。” “換,都換,”科恩點點頭,沒一點嫌麻煩的意恩,“這一次的閱兵,可得好好辦啊!” 隨著時間的推移,籠罩聖都的濃霧終于有了消散的跡象,但當官員貴族們到齊、閱兵快要正式開始的時侯,太陽又被密集的云層遮蔽,天色陰沉得讓人無法展開眉頭,似乎在預示著什麼不祥的事端。陸續聚集到廣場周圍的民眾交頭接耳,掩飾不住慌亂和焦慮的神情。 檢閱台邊沿位置,皇家軍樂隊已經准備妥當,福爾娜穿著軍裝站在最前面。 嚓亮的長號聲中,皇宮正門對開,門口傳出一聲洪亮的號令,“皇帝陛下到!”附近的近衛軍士兵同聲敬禮,廣場周圍的嘈雜聲完全消失。 大約百多名身穿銀色盔甲的近衛軍分為兩隊,快速從門內跑出,手抱戰刀,沿地毯疾進。快要結束的時侯,一身黑色裝扮的皇帝陛下快步走出,步伐穩健快速,與身邊跑進的近衛軍士兵只慢上一拍,跟在後面的親王、皇妃、小公主等人,根本就無法跟上科恩陛下的腳步。 陛下今日一身黑色裝扮,黑禮服、黑鐵劍、外加一襲黑色的披風,再襯著陛下冷峻的面色,整個人顯得殺氣凜然,他全身上下唯一的一點銀色,僅是胸前皇家徽記的刺繡。 “停!”軍官一聲令下,跑到位置的近衛軍靜靜佇立在鮮紅色地毯兩側。 科恩陛下卻沒有停下腳步,直接就跨上了檢閱台——統帥的目光,將整個廣場上的十萬近衛軍完全容納! “全體注意——敬禮!”當值中將大喝一聲,“皇帝陛下萬歲!” “轟”的一聲響,十萬近衛軍將武器舉起,同聲呐喊,“皇帝陛下萬歲!” 猶如金屬般堅硬的聲音,讓廣場周圍的民眾心頭齊齊一顫。他們居住在聖都,常常圍觀此類儀式,以前所見的閱兵,受閱軍隊無一不是穿著鮮亮的盔甲,遠比今天的這些近衛軍要好看得多,但那些僅式上的軍隊,卻絕對趕不上今天這些近衛軍有震撼力。民眾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這些士兵身上,第一次仔細打量起來——之前,他們甚至沒有好好看過這些士兵。 這些士兵身上的裝備顯得雜亂,卻無一例外的向外散發著殺氣;他們的戰袍黯淡陳舊,頭罩一直壓到眉沿,卻掩飾不了目空一切的眼神! 科恩右手握拳橫到胸前,干脆俐落的回了一個軍禮。 “禮畢!” 又是“轟”的一聲,十萬近衛軍武器下放,動作整齊得讓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斯比亞帝國科恩.凱達親衛軍,第一軍團複仇、第二軍團毀滅、第三軍團浩劫、第四軍團裁決、第五軍團末日,集結完畢!”當值中將跑近檢閱台,大聲彙報,“請皇帝陛下檢閱!” 乍一聽到這五個軍團的番號,一般官員與貴族們所站的地方就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因為這五個軍團是所有帝國軍隊里最讓人感到陌生的部隊——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一次檢閱,也從來沒有出現在後勤部的給養名單上。甚至一度有人猜測科恩.凱達親衛軍這個軍種不是真的存在,但在今天,他們卻真切的出現在自己眼前了,而且看起來還是一支很強悍的軍隊。 在場所有的人里面,只有為數不多的高層官員知道,這五個不屬于帝國普通部隊,也不屬于近衛軍的特異軍團,是皇帝陛下秘密部署在聖都周圍的應急部隊,是用來救命的。 同時他們也知道,這支部隊被調出聖都,就意味著帝國後方已經極度空虛了……到底是面對著多麼強大的敵人,才會讓帝國的軍力緊張到如此程度? 科恩陛下站到檢閱台的邊緣,背起了兩手,沉默的目光從左到右的掃過廣場上的部隊,移動的幅度極為緩慢。無論是站在他身後的親王、皇妃,還是台側的貴族官員,甚至是廣場周圍的民眾,都在靜靜等待著皇帝開口的那一刻——科恩陛下的語言是有無上魔力的,每一次講話,都能帶給大家絕對不同以往的激情和感動! 無數人在心里猜測著:大戰在即,又是一次如此出奇的閱兵僅式,科恩陛下會說些什麼呢?從哪一點進入話題呢?陛下的選擇是偏向鼓舞?還是要偏向激勵?又或者根本就是一次徹頭徹尾的煽動? 時間在慢慢流逝,科恩陛下的目光在緩緩移動,這中間沉默不語的空檔,已經超過了以往任何一次閱兵或講話……或者是因為時局嚴峻,皇帝本人想以這樣的方式來提高大家的注意力?這樣的氣氛,還真是讓在場的人有點不適應。 終于,皇帝的目光已經將部隊方陣逐一打量完畢,站在檢閱台附近的人甚至可以看到皇帝的目光正在向廣場中心線回收,鼓舞軍心民心的最佳時機,就是現在了。 但是,站在檢閱台上的科恩.凱達,還是沒有講話,就連臉上的嚴肅表情都沒有一絲變化。圍觀的民眾人群中,本已消失的竊竊私語又有了複蘇的跡象,當然,是那種非常細微的私語——夾在沉默不語的皇帝和十萬親衛軍之間,怎麼敢大聲說話? 按道理講,科恩陛下不應該把最佳講話時機放掉,這不符合陛下一貫的風格,更不符合一個君王的睿智,科恩陛下從來都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皇帝,更擁有極強的果敢精神,難道,真是因為這次局勢危急,讓科恩陛下發揮失常了嗎? 站在檢閱台下的中將沒等到皇帝的回應,舉在胸前的手始終無法放下,但軍令如此,這位中將只能堅持著最為標淮的立正姿勢,站在皇帝和十萬親衛軍的目光交叉點上! 不管科恩陛下心里是怎麼想的,一種抑郁的氣氛,己經開始在廣場上擴散開來,逐漸的影響到越來越多的人,良眾人群中的私語范圍也越來越大——難道,皇帝陛下真的己經如傳言所說的那徉病入膏肓了?難道站在檢閱台上的這個皇帝只是一個替身,根本就不敢講話? 現場的沉默狀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現場氣氛的轉變,也讓很多人暗中焦急。 這樣下去可不行!雖然最好的時機已過,但皇帝陛下必須立即說話,陛下必須自己救場!這是在聖都,是在近百萬民眾眼下舉行的檢閱,關系到這場戰爭中的民心起伏——皇帝,他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難道是,有什麼東西在阻止他講話?會不會又是來自其他勢力的干擾? 急切的神情,已經出現在皇妃們的臉上,維素.凱達看看旁邊負責警戒的將領,打了個眼色,將領心神領會,後退轉身,跟一群手下安排起來。隨即,廣場周圍的情報人員、警備隊員、便衣近衛展開了一次沉默的拉網式搜查! 嗚咽的風,蕭瑟的刮過廣場街道,黑沉的云,一直壓到不能再低的地方。 接到消息的烏鴉,從皇宮側門走出,靜靜站到檢閱台遠方一個不起眼的位置上,之後回過身去,向維素親王輕輕搖了下頭,示意廣場中並無一個能令皇帝無言的勢力在,皇帝不講話,只能是另有緣故……但在他們做這一切的同時,廣場上的氣氛已經抑郁到相當濃烈的程度,任何一個民眾,哪怕是一個白癡,都能感受得到。 這太詭異了,時間並沒有停滯不前啊! 逐漸的,一種強烈的壓迫感伴隨著抑郁的氣氛襲來,有如實質一般,迫使周圍的民眾停止一切舉動和語言。不約而同的,他們強迫自己溶入這一片鋪天蓋地的沉默之中,仿佛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稍微好受一點;仿佛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安撫自己內心的驚恐。 有人在流汗,有人在發抖,有人在緩慢的後退,再沒有人願意站在第一排,所有人的第一選擇都是要躲藏在別人背後,一種不知名的恐懼正從皇宮廣場擴散,不停的向四周蔓延著! 民眾們已經受不了了,認識的人,不認識的人,身體逐漸靠攏並相互依偎著,汗濕的手掌緊握在一起,以同樣的頻率瑟瑟發抖……不經然的,人群之中會發出一聲悲淒聲。 一向穩健的維素親王也等不下去了,他想走到烏鴉身邊去觀察一下科恩的狀況,但在臨邁步的那一個瞬間,他驚異的發現自己無法向前移動腳步,哪怕是想讓腳稍微向前滑動一點都不行,腿上的肌肉緊繃著,猶如抽筋一樣,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無奈之下,維素親王只能向站在皇帝與十萬親衛軍之間的中將猛打眼色,示意他立即想辦法化解——但滿頭冷汗的中將卻連目光都無法移動,因為,他正處于皇帝陛下的目光正中! 只有他最清楚的看到,皇帝陛下的目光一直在變,變得無比的凌厲,甚至是充滿了一種原始的暴力野性。這個廣場的恐怖氣氛發源點,就是科感陛下的這雙眼晴! 他怎麼敢動,怎麼能動?他只能盡量以同樣的目光回視科恩陛下,才能壓制住自己掉頭逃跑的念頭,他只能讓自己處于一種更加瘋狂的、受不理智的精神狀態,才能保持住自己站立的姿勢! 十萬親衛軍的感受,與中將一模一樣,處于科恩目光中的他們,手中的武器在微微晃動,呼吸聲粗重如牛——而這時的廣場周圍,已經有不少的民眾尿了褲子! 這麼多人,在閱兵式上被自己的皇帝嚇成如此模樣,還真是開天辟地頭一回。 意識到情況不妙,維素親王轉過一點目光,命令皇家軍樂團演奏,但樂隊指揮根本就拿不穩手里的指揮棒,更別說舉起來——他幾乎是用哀求的眼神看著維素親王,希望親王能想辦法去解救自己。維素親王眉頭一皺,又看著福爾娜,但臉色蒼白的福爾娜只試著張了張嘴,沒能發出任何一絲聲音 再讓這祥的狀態維持下去,轉瞬之間,就會有人受不了而發瘋,圍觀的人群之中,己經有很多人暈倒了,唯一還能保持住的,只有十萬親衛軍和皇帝身後的一群人,但他們的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著親衛軍士兵的眼神,維素親王焦急萬分,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軍隊會瘋狂的!就連維素親王自己,內心也是止不住的一陣陣恐慌。仿佛在這個時侯,站在前面的不是自己的兒子,不是斯比亞皇帝,而是一個真正的魔鬼! 千鈞一發之際,科恩陛下目光一變,沉聲一喝:“全軍!” 十萬親衛軍將士猶如被科恩救出萬劫不複的死地一般,以從未有過的興奮回應:“在!” 皇帝陛下冷漠異常的吐出兩個字:“出發!” “是!” 這句短得不能再短的話,是十萬親衛軍異口同聲的回答,是他們發自心底的歡呼,在剛才那樣的情況之下,他們已經忘記了自己是誰,更忘記了敵人的規模、攻擊,跟這個廣場相比,戰場就是樂園——因為在戰場之上,是敵人在感受皇帝陛下的目光! 汗濕衣襟的中將,終于能將手放下,轉身指揮部隊出發了+ 圍觀的民眾,終于也能從無邊的恐懼之中回過神來,站在前面的民眾十有八九都是同時癱倒在地,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支陣形不亂的軍隊移動——這個時侯,沒有人再懷疑科恩.凱達,沒有人敢再懷疑科恩.凱達……病入膏肓?真是見鬼了! 在民眾敬畏的目光注視中,在詭異的高漲士氣之中,親衛軍緩緩前進。 皇帝陛下那匹黑色的坐騎被人牽了過來,科恩整了整裝束,准備上馬。 親王和皇妃們都松了一口氣,意識到這是科恩刻意的行為,不可否認,這非常有效。貴族官員們更是在心里感歎著皇帝陛下的英武——這樣的方式,別的皇帝即便全盤學去也是毫無用處的,不但無法激發士氣民心,還會成為笑柄! 沒有問題了,這樣一支已經遺忘了所有恐懼的軍隊,將不會再有敵手,而帶領著他們的科恩陛下,將使他們一直維持著這樣的狀態,沒有任何人能讓他們回複一個正常人的心態,他們不會再懼怕除了陛下之外的任何事情……所有的官員,都以崇拜的眼神目送這支軍隊,目送科恩陛下。 就在科恩陛下右手扶到馬鞍的那一個瞬間,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闖進了轉音魔法區域,一路穿過了檢閱台,沖到了科恩陛下身後! 已經下了檢閱台的科恩陛下回轉身體,看到臉上掛著淚痕的琴倫小公主正跑向自己,最後縱身躍下檢閱台,一頭撲到自己懷中,兩只手緊緊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服…… “不……不……不……你……不要……走……”一個口齒不清、卻能讓人心傷欲碎的童音,傳到聖都的每一個角落里,“不准……你……走……不准……你……死……” 前進的軍隊放緩了腳步,士兵們都轉過頭來,科恩陛下怔怔的看著懷里的琴倫小公主。 “你……不要走……”不住哽咽的琴倫小公主,已經讓科恩陛下激勵而出的士氣煙消云散,“你別走,我……每天都對你說話·一我每夭都很乖……我跳舞給你看……我唱歌給你聽……你別走……你別死……” “完了。”維素親王在心里歎了一聲,“全完了。”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