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自從和烏鴉救出琴倫的第一天起,在以後無數個日日夜夜,科恩。凱達無時無刻不在期望著她開口說話,能開口說出除了那一段萬惡誓詞之外的任何話。但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琴倫小公主的第一次開口,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說的會是這樣的話。 如果是個遲鈍的人,科恩當不上這個皇帝,在琴倫開口的那一個瞬間,他就明白了一切。 琴倫自小在暗無天日的環境中成長,受盡了迫害與折磨,在被自己救出來之後,當然會希望得到盡可能多的關愛,當她發現自己很關切她的情況時,她在恢複了語言能力的時候選擇了繼續沉默,繼續“啊啊”的跟在自己身後,生怕自己發現她能說話,而少了那一份關愛。 毫無疑問,科恩已經是琴倫小公主最親密的人之一,在小公主剛才所說的話里沒有一絲的造作,完全是她真情流露。 並不知道戰爭是怎麼回事的她,願意做一切的事情,換取科恩不要離開自己──整天跟科恩待在一起的琴倫,知道的帝國機密多過任何一位大臣,她知道科恩此去會面對極大的危險,很有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斯比亞帝國法典明文規定,戰時擾亂軍心民心者處死。琴倫小公主方才的所作所為,完美的瓦解掉了皇帝苦心營造的一切,其中就包括了軍心和民心,當然,還有更重要的東西。 坦白說,在今天的閱兵儀式上以沉默貫穿始終,是科恩權衡了時局所做的最好選擇。他深知,盡管抓了很多外國間諜,但自己今天的一切言行,還是會在最短的時間里傳到神屬和魔屬聯軍那里去,為了完美自己現在的“形象”,他需要向他們傳達一個最重要的資訊──那就是斯比亞皇帝已處于一種巨大壓力下的半瘋狂狀態! 廣場中的親衛軍、廣場周圍的民眾,甚至站在身後的官員貴族們,只是這個瘋狂場景之下的一些布景,科恩。凱達要影響的是兩名敵軍最高指揮官的思考方式! 當然,任何人想動琴倫公主一根頭發都是妄想,科恩更是這樣。但科恩是一個皇帝,他還得照顧自己的帝國,所以,他必須在保證琴倫公主不受到任何傷害的同時,重建被琴倫公主瓦解的民心士氣……雖然這很艱難,艱難的近乎癡人說夢。 “全軍──止步!” 皇帝陛下的號令傳出,本來就沒怎麼動的親衛軍士兵們下意識的跺腳停下。皇宮廣場上的軍隊,還有周圍的人們都在注視著他倆,等待著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溫柔的笑容出現在斯比亞皇帝臉上,化開了懾人心魄的凌厲氣勢。科恩單膝跪地,讓被淚花蒙了雙眼的琴倫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笑容,再脫下手套,用手指輕輕拭去她臉上的淚珠。 “不能哭,再哭就不漂亮了。” 科恩輕柔的話語,被傳音魔法送到了所有人耳邊。 之後,科恩抱起琴倫公主,轉過身去面對著軍隊,面對著民眾,緩緩的走近了部隊,“這一位,不用朕再介紹了,她是朕的妹妹,是朕最珍視的妹妹,你們的琴倫公主。” 維素親王急打眼色讓負責傳音魔法的魔法師跟上──此時,貴族官員們都覺得極端無力,完全無法想像如果自己是處在科恩陛下的地位,還能有什麼辦法挽回局面。 “你!”抱著琴倫小公主的斯比亞皇帝,沖一個最靠近自己的士兵問道:“家鄉在那里?” “神……神魔分界線……”震驚不已的士兵糾正,“黑暗行省!” “你!”皇帝的目光偏斜到另一名士兵身上,腳步沒有停留,“家里還有什麼人?” “母親!弟弟!” “你!”皇帝的目光注視著另一個士兵,“為什麼要成為斯比亞的軍人?” “因為要跟著皇帝陛下,因為我要活下去!” “家在暗月行省、還有一個父親、要保護父親!” 在這之後,皇帝本人已經不發問,他的目光落到誰的身上,誰就會立即報出自己的家鄉、自己的家人、自己為什麼從軍。 “家在麗桑行省、有一個妹妹、要保護妹妹活下去!” “家在杜楓行省、有一大家人、要保護他們!” “家在白霜行省……” “家在基泰行省……” “家在聖都……” “你們和朕一樣,都有家庭,都有最為珍視的人,都穿上了軍服,都要上戰場殺敵──朕與你們有著同樣的目的!”走到了廣場正中心,斯比亞皇帝終于停下了腳步,環顧著四周,“土城成軍以來,你們就跟隨朕浴血奮戰;帝國光複戰役,你們從黑暗行省一直打到聖都,立下了赫赫戰功;朕登基之後,你們就再也沒出現在人前……做這一切,難道不是為了一個安定的生活嗎?” “是的!陛下!”整齊而洪亮的回答再一次席卷全場。 “誰都想生活得好一點,誰都不想每時每刻面對生死的抉擇!但是,這並不由我們說了算,因為我們,有敵人,”科恩看看廣場周圍的民眾,一點也沒隱瞞戰局,“敵軍的規模很龐大,敵軍的攻勢也不會弱,他們先毒殺了里瓦帝國的皇帝,然後挑起了國內的叛亂,一直做到今天的全面進攻!他們叫囂著,要攻進斯比亞,要攻到聖都!在這個時候,如果我們不迎頭反擊,我們一直以來生活的帝國,我們的家,我們的家人,將再無安甯之日!” “是的!陛下!” “敵人要摧毀你們的家!你們答應嗎?” “不!” “敵人要凌辱你們的家人!你們答應嗎?” “不!” “因為有軍隊在守護著所有人,因為有法律在保護著所有人,因為有皇族和官員在引導幫助著所有人,帝國,才被稱為帝國!當有敵人來犯的時候,該誰挺身而出?!” “我們!” “我們是什麼人?” “軍人!” “為了帝國的安甯,我們要去戰斗;為了家人的安甯,我們要去戰斗;為了往昔犧牲戰友的鮮血不是白流,我們要去戰斗!”科恩點著頭,放緩了語氣,“你們不孤單,因為在你們戰斗的時候,朕在你們身邊。我們不孤單,因為在我們戰斗的時候,斯比亞帝國在我們身邊!” “是的!陛下!” “所以,我們要暫時告別親愛的家人,”科恩陛下順著來路走向檢閱台,“我們要在她們的思念之中,踩著斯比亞的土地戰斗,我們還要在她們殷切的期待之中──凱!旋! 歸!來!“ “凱!旋!歸!來!”士兵們揮舞著手里的武器,情緒高漲! 廣場周圍的民眾,他們被皇帝陛下和軍隊深深感動,壯年男子、垂暮老人,淚光閃閃。 “等著朕,琴倫公主,等朕凱旋回來的時候,會帶一個最漂亮的花環送給你。”斯比亞皇帝把琴倫公主放到檢閱台上,在她臉龐輕輕一吻,然後轉過身去,一聲震耳欲聾的號令,“部隊──出發!” “得令!”已在原地站了很久的中將拉長了聲音,暴吼一聲,“出發!” “在我們凱旋的時候,准備好鮮花和美酒,”科恩接過馬缰,翻身上馬,轉頭對檢閱台邊的軍樂隊說:“隨便來點什麼。” 呆若木雞的樂隊指揮總算可以活動了,金色的指揮棒橫著一劃,三聲雄厚的鼓聲點出節奏,雄壯的軍樂聲響起來。 恢複了演唱能力的福爾娜上前幾步,站到了演唱位置上,但她立即就被人推開了──推開她的人,居然是還在一個勁抹著淚水的琴倫小公主! 軍樂是不能停的,面對這樣的特殊狀況,樂隊指揮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重新演奏一次前奏,正在他要做出這個再來一次的手勢的時候,琴倫小公主那口齒不清卻天真純淨的聲音已變成歌聲,通過傳音魔法,回響在聖都上空,回響在每一個軍人的耳邊…… “跨過千山,撕裂寂靜;越過大江,黑暗咆哮;我們是帝國的軍團,如同暴雨中雷霆閃電!” 本來威武雄壯的軍歌,又被淚流不止的琴倫小公主用獨特的音質演繹得格外堅定。 在這個時候,已經在剛才體會了比戰場更為悲壯慘烈場景的福爾娜,站在琴倫小公主身後,將自己的歌聲融合進去。 “鐵血誓言,終生不變;征途漫長,誰敢抵擋;我們是帝國的軍團,敵人不過是盤中美餐!” “肩並肩,頂天立地;為光榮的軍隊而戰!為斯比亞帝國而戰!” 一個稚嫩清脆,一個輕靈高亢,兩個女聲的簡單彙合,居然隱隱透出一股別國軍歌絕對無法承載的意味,不僅僅是威武雄壯、堅定無畏所能形容,而是一種讓人不聽歌詞就能立即辨別出這軍歌一定是斯比亞帝國的特色!帶著一種只聽這聲音,就猶如典型的斯比亞軍人站在眼前一樣的效果! 凝重的旋律、激昂的節奏中,就猶如是無數個手持戰刀的科恩。凱達出現在所有人面前,他們從容不迫的經過,他們緊抿的嘴角帶著驕傲的笑,他們平視的雙眼中流露出對敵軍的蔑視,他們一直走到了充斥著血與火交織的戰場之中……而且確信無疑,這無數個科恩。凱達,還是會以這樣的神情走出來…… 就連維素親王,也微笑著,不住點頭。 幾天之後,斯比亞帝國閱兵儀式上的景象,就絲毫不漏的出現在魔屬聯軍作戰部里。 斯比亞皇帝的每一個舉止、每一句話、甚至是每一個眼神變化,都被魔屬聯軍的軍官們翻來覆去的看過了。 其中,看得最為仔細的一個將領,就是作戰部長斯維斯。赫本中將。說得正確一點,他看了整個晚上,直到魔法師再次為保留影像的水晶注入能量的時候,他才轉過頭去思索起來。 副官適時打開了窗簾,陽光從窗戶格子中間射進來,一條一條的,打橫照在這位實際上是整支魔屬聯軍總指揮官的俊秀面龐上…… 這位曆史上最為年輕的總指揮,此刻正拿著斯比亞的最新情報,陷入一種深深的疑惑之中。 讓他疑惑的東西,不僅僅是這個前後風格截然不同的檢閱儀式,還有斯比亞的調兵情況──除了那些以前完全沒有出現過的親衛軍之外,他們沒有調動過任何一支軍隊,鎮守國內各個要地的部隊一個士兵也沒動,更沒有大批的物資轉運跡象。 按照常理推測,魔屬聯軍與神屬聯軍的夾擊之勢已經完成,中間還有數支叛軍響應,斯比亞帝國應該是處于一種四面皆敵,無法應付的境地才是。但在科恩。凱達的應對手法里,卻多少透出些詭異的意味……難道,他這次又有什麼奇特的招數?或者根本就是虛張聲勢? 閉上眼睛,斯維斯。赫本中將在腦海里檢查著戰爭的每一步計劃,尋找著任何一個可能被科恩。凱達找到並利用的漏洞…… 這些計劃已經深深的印進了他的記憶中,但在最後,尋找的結果卻是毫無所獲。 “到目前為止,部隊的准備情況怎麼樣?”終于,斯維斯中將開口問:“斯比亞近衛軍在兩個行省中有什麼怪異的舉動嗎?” “沒有,中將大人,他們並沒有任何的調動現象,”副官輕聲的回答著,“斯比亞所有的部隊距離邊疆至少都保持著四百里的距離,好像一點都不心急的樣子。” “神屬聯軍那邊的情況呢?”斯維斯中將又問:“他們開始進攻了嗎?” “已經開始了,我們接到了他們的一份通報,”副官看了看文件,“選擇的地點、時間都與我們商定的一模一樣,沒有任何出入。” “神屬聯軍會這麼乖嗎?他們又不是傻子,不會真心真意的幫我們做事。恐怕有很多通報里不會提及的安排吧!”斯維斯中將搖了搖頭,“還有什麼別的異常情況沒有?” “沒有,中將大人,”副官說:“我們的進攻,應該在十天之後正式展開。” “先緩一緩,別著急,”斯維斯中將下令說:“要等科恩。凱達的精銳軍團陷進神屬聯軍的泥潭之後,我們才會動手。” “為什麼呢?中將大人,前線的部隊都有點等不及了。” “如果我們手里的糧草充足,我不會把攻擊日期後延;如果現在一個金幣能買到原來那麼多的物資,我也不會把攻擊日期後延。但是,現在魔屬聯盟的情況很糟糕,我們禁不起折騰,更沒有余力支撐一場長久的戰爭,我們必須要一擊建功,”斯維斯中將歎了口氣,“對我們來說,這是一次百年戰爭,我們必須要慎重──再去檢查一遍准備情況! “ “是的,中將大人!”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