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西牆被突破,趕快補救!”一隊還能走動的傷員出發。 “東牆羽箭緊缺,趕緊運送!”肢體殘缺的民夫去了。 “敵軍尖兵一組突入地下室,敵軍增強了樓頂的進攻,迅速救援!”發令的上校左右看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轉頭對馬丁。路德說:“長官,我去地下室。” “去吧!”馬丁。路德上將拿起身邊的黑鐵戰刀,“我去樓頂平台。” “上將,”上校說:“還有機會的……帝國軍隊不能沒有您!” “帝國軍隊不能沒有皇帝,除了皇帝,誰都可以獻身,”馬丁。路德上將堅決的搖了搖頭,又轉頭對機要官說:“你毀掉那玩意,然後拿起武器參加地下室的戰斗。” “是的,上將。”機要官把綁在胸前的一個大皮箱解下打開,露出一個金屬箱,正面的金屬板上鑲嵌著二十多塊拇指粗細的各色魔法晶石。 機要官扭轉著上面的一組按鈕,魔法水晶立即就發出了一組有規律的閃光,“毀滅的資訊已經發出,正等待回覆。” 過了片刻,最上面一排紅色魔法晶石也有規律的閃爍起來,機要官的目光緊盯著那閃爍的光亮,一邊用筆飛快在紙張上記著,一邊開口說:“是皇帝陛下的回覆:各路援軍距離銀霜堡均已很近,包括飛行部隊,命令你部盡一切可能存活下來,盡一切可能存活下來。” “真是好東西啊!看著這東西,猶如是看到帝國軍隊的明天,沒有一個將領不想帶著這東西建功立業……”馬丁。路德蹲下來,用手撫摩著箱子上面的晶石,“毀掉它。” “是!”機要官先用一把鐵錘將金屬箱里的一部分砸成了粉末,再擺弄一陣上面的魔法晶石,又從懷中取出一個小巧的、類似火油石彈的圓球,小心翼翼的安放在金屬棉板的凹槽里,然後把整個金屬箱抱起來,滿懷歉意的對馬丁。路德說:“上將,我不能參加地下室戰斗,為保守帝國最高等級機密,請送我上平台。” “走吧!”馬丁。路德釋然的點點頭,帶著僅剩的幾名護衛向外走去,“我們給你開路。” 走在曲折的回廊里,外面慘烈的厮殺聲順著鋼鐵闌珊傳進來,透過通風口向外看,可以看到神屬聯軍的士兵正順著云梯向堡壘上攀爬著,幾乎布滿了整個外牆。神屬聯軍的天空單位還在不斷的發起突襲,包括在平台上投下重裝步兵!而己方所有的防禦設施都已經被損壞,僅余的斯比亞軍正瘋狂的砍殺著爬上平台邊沿的神屬士兵,但還是砍不盡、殺不完,反而會被數量龐大的敵人淹沒掉。 主堡最高一層平台的門剛被打開,一名神屬聯軍的重甲步兵就從平台上撲了過來,馬丁上將看也不看一腳踢出,把這敵軍連帶他身上幾十斤重的盔甲踢得倒飛出去,撞倒了另一名重裝步兵。 “記住了!平台上跑動的都是敵軍!”馬丁。路德“唰”的一聲抽出黑鐵戰刀,第一個沖了出去,戰刀掄出一個黑色圓圈,讓三名想搶進門里的重裝士兵身首分離。幾名近衛保護著機要官站上平台,鎖死門不說,還將鑰匙扭斷在鎖眼里。 “殺!”馬丁。路德一刀把擋住去路的敵人劈成兩半,大喊一聲,“還有活著的人沒有?!” “上將來支援我們了!”一名雙腿齊膝斷掉的斯比亞軍官嘶啞的喊道:“兄弟們,殺啊!” “上將來支援我們了!”平台邊緣各處,四五十名身上沾滿血跡、連面目都辨認不出的斯比亞士兵用同樣嘶啞的聲音回應,“殺啊!” “送我去牆邊!”滿天的飛矢中,機要官大喊一聲,“這里不行!” “跟緊我!”馬丁。路德打量了一下周圍的情況,掉頭向戰斗最激烈的方向殺去,行進途中,他肩上耀眼的軍銜被敵人發現,不斷有神屬聯軍的重裝士兵被從天上丟下來,但往往是人還沒落到地面,就被這位斯比亞軍中最年長、軍銜最高的將領一刀劈死! 走到一半,神屬聯軍空中部隊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主堡的這層平台上,斯比亞上將的出現就是最直接有效的軍令,根本不用請示,密集的空中部隊瘋狂的向這層平台投擲重裝步兵,雖然頻頻發生在空中相撞,把重裝步兵投在空處摔死的事故,卻依然堅持這樣的戰術。 “上將!很高興在您麾下效力!”機要官終于到了平台邊緣,大喊了一聲,然後,抱著金屬箱的機要官就順著堆積的尸體跑上垛眼,縱身跳了下去,“兄弟們──低頭,趴下!” 在任何時間,任何情況下,一位穿著整潔軍服、身上沒受到任何傷害的斯比亞軍官從平台上跳下,都是能讓人感到奇怪的事情,要知道他跳下的地方,有成千的神屬士兵。 地面上的神屬士兵們都抬頭,看著這名軍官的隕落,在他們瘋狂的眼神里,有一絲不解的疑惑。 這名斯比亞軍官直接掉到了地上,時間仿佛停滯了一下──當它重新開始流轉的時候,還伴隨著一聲沉悶的爆響。 堡壘下出現一道璀璨的閃光,巨大的沖擊力震得堡壘劇烈抖動,架在堡壘牆外的云梯一起折斷,無數士兵慘叫著掉下──噴湧而出的金黃色火焰順著地面延伸,吞噬著遇到的一切生靈;銀白色閃電漫無目的的飛射橫掃,在更大的范圍內肆虐;激飛上天的藍色霧氣迅速化開轉白,飛行部隊觸之即墜! 一時間,戰場中心變得非常安靜,如同是被清洗過一樣。三千多正等著要攻入堡壘內的神屬聯軍士兵不見了蹤影,只剩下地面延燒著的火焰,牆面殘留著的冰晶…… 神屬聯軍指揮部里,目睹這一切的副官聲音在戰栗著,“親王……” “不用驚訝,讓各軍團的特殊兵種接手攻擊!沒有人能阻擋我們的腳步,一定要拿下這個堡壘!”尤里西斯親王嘴邊的肌肉抽動兩下,“首要目標是拿下主堡最高的平台!” 連綿不絕的號角聲中,更多的神屬聯軍士兵向堡壘湧了過去,數量多得如同暴風雨前遷徙的螞蟻。軍官們也拿著武器行進在隊伍里,用近乎瘋狂的語言驅趕著士兵向前。 “斯比亞士兵們!全大陸最勇敢的士兵們──站起來!”馬丁。路德上將抖落身上的灰塵,走到了平台中央,不需要傳音魔法,他的聲音就回響在每一個士兵耳邊,“我!馬丁。路德,從不懷疑你們的勇氣,我深信你們將取得這場戰爭的勝利!直到現在,還沒有誰能阻止你們努力贏得勝利!如果,你們現在已失去必勝的信念,那就需要我來激勵你們,但是,斯比亞的士兵們,你們是從來不需要激勵的!你們真的失去必勝的信念了嗎?!” “沒有!”堡壘上下各處,都傳出斯比亞士兵的回應。 神屬聯軍的云梯,就在這個時候重新架上了堡壘。 “當年在土城,我們被數十萬魔屬聯軍圍困,魔屬聯軍的攻擊才稱得上真正瘋狂!可結果怎麼樣?是誰勝利了?!是誰存活了?!”上將的話里充滿了對神屬聯軍的蔑視,“面前這些敵人,是獨自一個人連門都不敢出,一群人聚在一起就以為自己能占領整個世界的懦夫!僅憑人數上的優勢,他們就可以打敗我們?!打垮英雄的斯比亞軍隊?!” “不能!”斯比亞士兵的回應聲大了,更為堅定。 神屬聯軍的士兵,就在這個時候開始向上攀爬。 “神屬聯軍是什麼軍隊?最多對付一個帝國的軍隊!斯比亞軍是什麼軍隊?是可以獨自打敗魔屬聯軍的軍隊!這是雄獅與野狗的區別!一支只敢襲擊盟友的軍隊,竟然敢來攻擊我們,這不是奇恥大辱嗎?!人生在世,終歸一死,為了所愛的帝國,我們可能死在這里,為了不負先我而去的烈士英靈,我們可以死在這里!但我們的叱吒將震動天地,我們的旗幟將永遠飄揚!” “兄弟們,”馬丁。路德將手中的戰刀高高舉起,對著第一個冒頭的神屬聯軍士兵揮下,“殺啊!” “殺啊──”神屬聯軍順著云梯湧上…… “殺啊──”沒來得及運走的斯比亞傷員們發出瘋狂的叫喊,沖上各層平台和地下室… … “殺啊──”閃著寒光的金屬撞擊在一起,血光伴隨著火花一起繽現! 斯比亞軍人不計後果的,向堡壘外傾瀉著全部火力,鐵制的、石頭的、木頭的、液體的……神屬聯軍層層圍堵在堡壘之外,拚命的尋找著堡壘的每一個縫隙…… “報告親王殿下──維拔軍團近衛隊上去了!” “報告親王殿下──安塔韋少將重傷!” “報告親王殿下──奪取了主堡第一層平台!” “報告親王殿下──阿嚓汗准將陣亡!” “報告親王殿下──飛歌軍團近衛隊攻進主堡地下室!” “報告親王殿下──發現斯比亞運輸船隊,距離我主營地六十里!” “報告親王殿下──飛行部隊開始投擲特殊部隊!” “報告親王殿下──主堡第一層平台坍塌,其下士兵全部陣亡!” “報告親王殿下──特殊部隊投入戰斗!” “報告親王殿下──地下室進水,白狼准將以下三百人陣亡!” 圍繞主堡壘的厮殺已不知道進行了多久,一層層的平台相繼失守坍塌,到最後,整個堡壘外圍只剩下最上面一層平台還沒坍塌,神屬聯軍再無阻礙,開始用工具在堡壘上開鑿通道,但堡壘牆壁太厚,一時之間根本弄不開。所以,對僅有的一層平台的攻擊反而更加激烈──在那層平台上,現在只剩下一名斯比亞軍人了,神屬聯軍的各軍團特殊戰隊輪番上陣! 整個神屬聯軍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這個不大的平台上,幾十萬人在同時給自己的士兵加油鼓勁,每一次的攻擊受挫,卻會讓四下里的助威聲音變得更大一些。 調整好一切作戰部署之後,卡爾。尤里西斯親王也加入了觀戰的行列,因為對他而言,這場戰斗進行到現在,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唯一未確定的,就是對方的失敗時間而已。但這屬于前線將士的職能范圍,他本人不會去心急。 他所要做的,是在這最後一位頑抗的斯比亞軍人倒下時鼓舞全軍士氣,以迎接斯比亞援軍的到來,他們的船隊距離這里不足百里。斯比亞援軍以這樣的速度來援,是件大好事,因為那說明他們為了挽救銀霜堡而不計代價,根本就沒有攜帶足夠的給養。 斯比亞援軍到達這里還要好幾個鍾頭,而且到達之後還要下船、展開、布陣,他不會給他們這個時間和機會…… 平台上那名斯比亞軍人是極為強悍的,神屬聯軍接連十幾次的攻擊全以失敗告終,以通向堡壘內部的小門為中心,三十步外的平台地面上堆滿了殘缺的尸體,無數的鮮血流淌著彙集起來,順著地面下的排水管流出,染紅了從上到下一整面的青石牆面…… “嗆”的一聲之後,跟隨著液體疾速噴灑的聲音,一名神屬聯軍的中校軍官搖搖晃晃的後退,兩手無助的空中虛抓,最後發出一聲慘叫後,從平台邊栽了下去。 馬丁。路德上將退到小門前,擺出一個任何斯比亞士兵都熟悉無比的防禦姿勢,他左手持小圓盾,右手握黑鐵刀,側身弓步,雙目傲然平視,靜待著下一波次敵軍的攻勢逼近──在這之前,他已經獨自一人擋住了無數次這樣的進攻,死在他手下的敵人不可計數。 上將的盔甲多處破損,黑色披風也只剩半截,戰靴之下還有一大灘殷紅的血跡。 “鐵勒戰隊有禮!”一聲沉喝,又一位打扮怪異的神屬聯軍軍官從天而降,四十多名與他一樣打扮的士兵跟著落下,附和著,“見過馬丁。路德上將!” “殺了他!”銀霜堡下,幾十萬人同聲叫喊! 追隨著這聲音一起出現的,是一組閃耀著猙獰寒光的武器,長槍在前飛掠呼嘯、彎刀在後翻轉厲叫,裹著斗氣的連枷、回旋而至的飛刀,這些如海嘯般猛烈的攻擊湧向了馬丁。路德──上將目光一凜,前沖幾步,矯健的身影在刀光劍影之中閃轉騰挪,每一手起,必有敵人首級落下,每一移步,必有對手頹然倒地!不過片刻,四十多人的隊伍只剩半數。 “殺了他!”神屬聯軍的叫囂聲越發的大了! “上將神勇,晚輩失禮了!”趁著馬丁。路德一路搏殺、連氣都來不及換的時機,帶隊的神屬軍官大喊一聲,提起自己手里的重型戰斧,劈頭向已獨自戰斗了好幾個鍾頭的馬丁。路德砍去。 上將急退一步,提起手里的盾牌,但這面小圓盾早已是傷痕累累,加之上將久戰力衰、斗氣薄弱,怎麼還經受得起重型武器的凝力一擊?“當”的一聲,盾牌當場裂成兩半! 上將本可趁這機會反擊,但無奈敵人太多,紛紛從兩側蜂擁而上掩護長官,上將只得再退一步──只是一步,那軍官的重斧又已臨頭! 上將不斷後退,軍官不斷進逼。重斧與戰刀在空中交集,不斷發出“當、當、當!”連聲悶響,最後,在一記聲震四野的撞擊聲中,上將與神屬軍官分開了。 “叮叮當當”一陣響,兩人的武器都斷裂成了碎片。 “好!”幾十萬人發出的歡呼聲直上云霄! 這位馬丁。路德上將之所以能堅持這麼久,完全是因為他手里那柄黑鐵戰刀,如今斷成碎片,看他還能靠什麼屠殺神屬士兵! “投降吧!上將,你已筋疲力盡,無法再戰了。”神屬軍官丟下手中的半截斧柄,拿過一把大刀,“鐵勒戰隊是里瓦帝國最強悍的戰隊,本人是皇親,不會辱沒您的身分。能撐到這個地步,無論最後結果如何,對您而言都夠了。” 上將看了看手里的黑鐵刀,刀柄之外只余數寸鋒刃,淡淡一笑,上前一步站好。 “你沒機會的!”神屬軍官滿眼都是殺機,“投降!” 上將輕蔑的看了軍官一眼。 “殺!”神屬軍官與剩余的二十來人一湧而上,武器盡出。 “殺了他!”幾十萬神屬聯軍揮舞著拳頭,幾近瘋狂。 金黃色的耀眼光輝出現,在平台上席卷而過,神屬軍官與他的二十多名手下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被這道璀璨的亮光攔腰砍作兩段! 這一刻,堡壘下的軍隊沉默了,沒有人能喊出任何一個字,在整個神屬聯軍的震驚目光中,黑鐵刀柄上的金黃光亮逐漸黯然,消散。 身上戰甲盡裂的上將腳步踉蹌,在盡力讓自己站穩之後,喘著粗氣,猛然喊道:“我自橫刀──向天笑!” 沒有刀身的黑鐵戰刀,端端的遙指著神屬聯軍總指揮官──卡爾。尤里西斯親王所在的方向,那一身的傲氣與堅定,鋪天蓋地! “殺啊!”醒悟過來的神屬聯軍這時是真正的瘋狂了,再一次緊急升空的飛行部隊,開始投擲。 天空中,傳來一聲清越的鳴叫,上將把目光上抬,發現神屬聯軍的飛行部隊已被團團火焰包圍著,正不斷的下落! 皇帝陛下的援軍,到了。 疼痛,從布滿全身的傷口中傳來,隨著每一次呼吸,洶湧澎湃;麻木與冰冷,逐漸把上將的身體包裹起來,遙指著對方陣營的黑鐵刀柄,無法上舉一分,也無法下落一毫。 胸口傳來斷裂的感覺。 一大口鮮血從上將口中激噴而出,在悠然掠過的清風中化為血霧,上連一輪猩紅夕陽,下接蒼茫殺戮戰場……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黑暗傳說──城下之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