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黑暗傳說──城下之約”  
   
篇外篇“黑暗傳說──城下之約”

在天空中,一組組的翼人飛行兵監視著戰場上的一切跡象。 在地面上,斯比亞親衛軍複仇軍團、毀滅軍團,正以千人隊的規模接成陣線,待命。 江岸邊,末日軍團、浩劫軍團還在不斷的下船,退出戰場的裁決軍團正在將傷員後送。 在神屬聯軍的陣營中,這時候是一片沉默。而在銀霜堡下,卻是滿地的死尸和傷員。 就在神屬聯軍即將攻下銀霜堡的那一個瞬間,斯比亞的援軍到了,無數飛來的翼人部隊在極快的時間里打垮了神屬聯軍的飛行部隊,肅清了堡壘下的戰場,更有一部分充實進堡壘內部,還在平台上建立了指揮部。之後沒過多久,斯比亞軍隊的運輸船隊就露面了。 因為銀霜堡的地勢限制,所以能同時投入戰斗的隊伍不是很多。 卡爾。尤里西斯親王派出兩支部隊突襲船隊,卻在斯比亞翼人和飛龍的攻擊下狼狽逃回,遠道而來的斯比亞援軍,就在親王能看到的地方下船、整隊、展開,從容的向戰場進發。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神屬聯軍中沒有人相信這個兩萬余人的軍團會擁有如此強大的戰斗力。這個叫做“裁決”的軍團,沒有使用任何離奇的戰術手段,他們直接沖上來,從正中撕裂六萬神屬聯軍組成的戰線,就在銀霜堡的廢墟中,在堡壘軍隊的支援下,把神屬聯軍的部隊打得支離破碎。數量上占據絕對優勢的神屬聯軍,居然出現了整隊、整營脫離戰斗的情況! 一個鍾頭之後,斯比亞援軍中的複仇軍團、毀滅軍團各部相繼投入戰斗。兩個鍾頭之後,銀霜堡整個城市重新被斯比亞軍控制。三個鍾頭之後,神屬聯軍指揮部被迫後撤──在這三個鍾頭的殘酷戰斗中,神屬聯軍的傷亡近六萬人,其中一萬余人是因逃散而丟掉了性命。加上先前攻擊銀霜堡所損失的兵員,神屬聯軍主力部隊的總傷亡已經超過十二萬,以三十五萬人的總數量計算,這樣的傷亡已經遠遠超出通常戰爭中五分之一的傷亡機率。 尤里西斯親王再次組織起陣列,斯比亞軍也突出城區,列陣于銀霜堡城牆范圍外──這里地勢平坦,才是真正的決戰之地,這場戰爭一旦開打,不打到一方徹底滅亡是停不下來的。 對神屬聯軍來說,這不是一個好選擇,一整天的持續攻擊行動,已經消耗了部隊太多的精力。雖然在接到斯比亞援軍逼近的消息之後,親王曾讓一部分部隊休整過,但在之前的戰斗里,士氣受到了極大的打擊,這時候開戰,面對的又是如此強悍的敵人,結局不會很樂觀。 如果是在平常,神屬聯軍不會這麼容易受影響,但他們已經在戰場上勞累了一天,又接連受到戰斗局勢的打擊,特別是以絕對優勢圍攻銀霜堡而不克,士氣和體力已經跟早上大不一樣了。後面又親眼目睹了斯比亞軍砍瓜切菜一般的殺戮作風,一些新兵能站穩就已經不錯了。 仿佛是知道了親王心中的顧慮,殺氣騰騰的斯比亞軍隊在列陣完畢後並沒有敲響戰鼓進攻,而是在戰場中那些傷員連綿不絕的哭號聲里靜靜的站著,等待著,一直到夜幕降臨下來。 斯比亞軍越是沉默,神屬聯軍的士兵就越是惶恐,死亡的氣息,在這塊土地上傳播著。 但是尤里西斯親王卻神情自若,一點也不受這氣氛的影響,因為他知道,即便是科恩。 凱達真的想要干掉自己,也不會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做,更何況他現在手里只有這點軍隊,根本沒有全殲自己的能力──自己麾下的部隊,畢竟是坦西帝國真正的精銳! 斯比亞軍可能連今天的早飯都沒吃,現在想一口吃掉自己的軍隊,談何容易? 隨著黑暗的降臨,戰線上有無數的篝火升起,遠遠近近,連成一片搖曳的橘紅星海,光亮照耀著戰場,照耀著周圍的戰士──活著的,死去的,或者是在兩者之間掙紮著的。 “部隊准備戰斗!”神屬聯軍指揮部里,一直關注著江岸的親王命令,“皇家禮服,牽馬。” 副官迷惘的照辦了,無從知道緣故,但在親王那沉默的目光中,一艘與別的運輸船迥異的運輸船正在銀霜堡下靠岸,一匹毛色全黑的駿馬躍上了臨時碼頭,馬上的人黑衣黑甲,身影卻絕不溶于背後黑沉的夜色,反而像是一個詭異的光源一樣,正在向外散發著什麼…… “皇帝陛下萬歲!” 斯比亞軍中傳出三聲排山倒海的呼喊聲,讓神屬聯軍上下知道,斯比亞皇帝親臨戰場! 尤里西斯親王好整以暇的換上皇家禮服,跨上了戰馬,只帶十余名護衛,向戰場前沿靠攏,在到達一線部隊的時候,親王想了想,再命人用擔架把重傷之後剛剛蘇醒不久的兒子也帶了過來,讓他騎上戰馬,跟自己待在一起。 而在對面,一身黑色打扮的斯比亞皇帝在銀色盔甲的親衛簇擁下,也來到了戰場前沿。 “好好看著,這就是斯比亞皇帝。記住他的樣子,記住他讓你重傷,記住今天因為他而死去的戰士,然後,對他露出笑容。”親王臉上露出一個笑容,抬起手來向對面招了招。 斯比亞皇帝沒有什麼表示,只是繼續策馬上前,出了部隊前沿還沒停下,一直到了兩軍正中,這位皇帝才解下自己的頭盔,順手掛在馬鞍前橋上,冷冷的看著親王。 “其他人留在這里,”親王點了點頭,對自己的兒子說:“你跟我上前,別說話。” 在嚴陣以待的兩軍士兵之中,坦西親王與斯比亞皇帝走到一處,只相距半個馬身的距離。 “陛下晚安,多日不見了,陛下風采更勝從前。”卡爾。尤里西斯親王微笑問候完畢,介紹了自己身邊面無血色的青年將領,“這是犬子,一直仰慕陛下威名。” 科恩。凱達的臉上連應付的笑容都沒有出現,只是把冰冷的目光放到親王身上,微微點了下頭算是回答。 親王也不以為意,淡淡一笑說:“陛下招我前來,是因為有什麼話要說嗎?兩軍交戰在即,我身為指揮官,脫離部隊太久可不怎麼合適。” “有什麼不合適的?”科恩終于開始說話,“總比身為一個沒有軍隊的指揮官好。” “陛下還是那麼風趣,”親王臉色一正,凜然反問:“陛下請看,本王麾下大軍近百萬,如何會成為一個沒有部隊的指揮官呢?” “因為有朕在這里,”科恩的視線稍微向上抬了一點,“一場面對朕的戰爭,你最後的結局,只能是成為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光杆指揮官。或者在那時,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指揮官了。” “陛下真是豪氣干云,”親王哈哈一笑,“本王久經戰事,只信最後的結果,從不戰前臆想。不錯,陛下年少英武,但這里的斯比亞軍也僅僅是十萬不到吧!就算斯比亞軍戰力強悍,想要吃掉本王手下的軍隊得花多少時間?斯比亞軍吃什麼?用什麼?就憑那點運輸船,陛下帶了多少給養來?或者陛下會延年益壽,看著本王手下逐漸老去,那時候本王才真是光杆。” “聽口氣,你是想打這一仗?”科恩眯起一點眼睛,“那麼就退後,開戰。” “不是本王想開戰,”親王捕捉到科恩陛下眼中的殺機,“是陛下心里想開戰吧?” “廢話,你率大軍侵入斯比亞帝國,攻斯比亞邊防,身為斯比亞皇帝,朕心里不想將你殲滅,難道是在想陪你散步麼?”科恩冷漠的回答,“說起來,親王這種昨天才笑臉相迎,今天就背後插刀的行徑,真是令朕不太適應啊!” “陛下怎麼能說出如此話來,神屬聯軍要攻擊斯比亞,不由本王的意志為轉移,本王被任命領軍,完全是身不由己,”親王搖了搖頭,淡淡笑說:“陛下不也是身不由己的登基,登基之後,不也得為斯比亞帝國鞠躬盡瘁?本王也是一樣,既然這戰爭無法避免,那麼為了自己的帝國,為了自己的皇族,本王一定會打好這一仗。本王麾下健兒,沒有一個是怕死之輩!” “朕相信親王手下無怕死之人,但坦西帝國的敗落不就是從此落下病根嗎?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斯比亞軍今天不會讓任何一個敵人生還,你坦西軍勇猛,正好全部死在此地。 “笑容,第一次出現在科恩臉上,”然後,神屬聯軍來年要討伐的就不再是斯比亞,而是坦西了。““本王承認,陛下所說不無可能,但時世無常,我等不可能安排好千秋大業吧?” “既然不想千秋大業,親王你又何必帶軍至此?” “總有些牽掛吧……”親王看了自己的兒子一眼,“陛下想怎麼樣?” “朕給親王兩個選擇,”科恩伸出兩根指頭,“其一,開戰,不死不休,打到一方完全覆滅為止。其二,你退兵。” “陛下是非常人,想的也是非常之事,”親王驚訝的張大了嘴,“本王想不通這兩個提議。” “斯比亞的援軍為什麼會來得如此之快,想必親王也想不通吧?因為這五個軍團是斯比亞精銳之選,以一當十不是自誇的形容,而朕帶著他們出來,就沒有再想過要活著回聖都,反正是打仗,打哪邊對朕而言已不是考慮的范圍。”科恩說:“神屬聯軍是殺,魔屬聯軍也是殺,倒是親王要想一想,如果你手里的這點子弟回不去,以後的坦西帝國將是何等遭遇?” “陛下對勝利的執著真是令本王汗顏,”親王回答,“陛下就那麼肯定本王會退兵?” “親王退不退兵,在斯比亞來說並不重要,只是對坦西帝國比較重要而已,畢竟坦西不是每年都能征召到這些精銳。現在的斯比亞不再相信任何人,任何人都是敵人,斯比亞只想好好的殺戮一次,不負威名而已。”科恩說:“怎麼選擇,親王自己拿主意,朕等不了太久。” “陛下,請看看本王的軍隊吧!他們經年的訓練,流了無數的血汗,就是為了今天這一戰。”親王笑著轉頭過去看了自己的部隊,換了一種略微低沉的聲音說:“陛下也清楚,這一戰奠定的是以後數十年的大陸格局,神屬聯盟也好,魔屬聯盟也罷,又有哪一個帝國不想從中謀利?本王帶著滿腔戰意而來,陛下只輕描淡寫一句話,就想讓本王退兵?如果換了陛下在本王的位置,難道就不想再向前走上一步嗎?如果有能力除去一個帝國大患,陛下不做?” “親王畢竟還是年長啊!不錯,換了朕在親王的位置,朕也想向前再走一步,如果有一天能除去斯比亞這大患,朕會做。”科恩不為所動,“朕說正事一向輕描淡寫,因為這都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一眼就能看清楚,當然,親王退兵對斯比亞也有好處,但這好處卻不算大,屬于你們的戰爭結束了,而屬于我們的戰爭才剛剛開始。親王一生明智,當然會權衡利弊吧!” “這事難辦了,”親王沉默半晌,對科恩說:“本王傷了這麼多人手,無法交代啊!” “需要向人交代嗎?”科恩微微一笑,“身為神屬聯軍最高指揮官的親王,在擔心這個?” “陛下位高權重,自然沒有這些煩惱,神殿的祭司們,監軍可是很嚴厲的。”親王也笑,“陛下,人言可畏啊!如果手上沒點東西,本王無法退兵。” “行啊!”科恩抬手起來,指指自己說:“朕這顆人頭怎麼樣?要嗎?” “陛下說笑了,誰有膽量要陛下人頭?”親王搖著手說:“陛下給點土地,本王不就好交代了?本王也不想走上一條跟陛下兵戎相見的道路,無奈帝國與神殿逼得緊啊!” “親王想要的是這個銀霜堡?”科恩皺皺眉頭,“如果朕把斯比亞軍死守之地讓給了你,朕怎麼向那些死去的烈士交代?” “本王退兵也有同樣的難題,陛下,不如我們一起面對?” 這一次,換到科恩沉默,好半天之後,斯比亞皇帝下了決心,“好吧!交出你們全部軍糧,然後退兵,朕就把銀霜堡給你。” “為什麼要交出軍糧?” “不交軍糧,朕怎麼放心得下?親王你追擊朕的部隊怎麼辦?” “陛下太多疑了,”親王笑笑,“陛下用這些軍糧追擊本王怎麼辦?” “那就在軍糧里下毒,燒,灑到水里。”斯比亞皇帝的壞主意真是不少,“軍糧一完,大家退兵,二十天之後,銀霜堡就是你的了。” “陛下真是好氣魄,”親王擊掌一笑,放低了聲音,“陛下不怕本王二十天後繼續進攻?” “親王有這信心當然是好事,”斯比亞皇帝哈哈大笑,一牽馬頭就往回走,“如有雅意,親王盡管前來,朕一定預備上等好酒恭候!” 尤里西斯親王也笑了一笑,掉轉馬頭,帶著兒子一起回歸本陣。 當夜,神屬聯軍交出了自己大部分軍糧,由斯比亞軍付之一炬,濃煙滾滾,遮天蔽星。 在整個焚燒軍糧的過程中出了點小意外,小糾紛也一直沒完,因為蠻不講理的斯比亞軍士兵會在焚燒前搬開一些糧食,就在旁邊架起大鍋煮來吃,看得神屬聯軍心痛手癢…… 但是,說起打架找麻煩的話,誰又是斯比亞軍的對手?于是,第二天清晨的神屬聯軍撤退隊列中,又多了近千鼻青臉腫的輕傷員。 對于這些事情,親王只是一笑置之,完全沒有理會,一心一意的指揮部隊撤退著。 退兵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艱難的程度甚至比進軍更甚,特別是身後是斯比亞這只猛虎,神屬聯軍更需要小心翼翼。親王在召集援軍向自己緩緩靠攏的同時,命令後勤送來足夠的糧食,以保證退兵中途的日常消耗;更在安排部隊分階段、分批次後撤的過程中,精簡裁撤掉了一些已沒有多少戰斗力的部隊。 這樣的行為,使得神屬聯軍的中層將領心中布滿疑惑,特別是其他帝國的將領,就差指著親王的鼻子罵他排除異己居心叵測了,但親王卻一反常態的以極為強硬的態度壓下這股風波,幾天之後,已有很多中層將領向神殿寫信,報告親王此次的異常舉動了…… 這天晚上,重傷未愈,剛剛能夠行走的親王兒子來到父親的帳篷,身為兒子,這位年輕人覺得自己有責任提醒父親一些事情。 “來了?”尤里西斯親王端詳著手里的地圖,一點也沒有對兒子的到來表示出一點驚訝的意思,只是指指旁邊的一排凳子,“你傷還沒好,坐吧!” 看著父親兩鬢的花白,兒子心中不忍,把原本要質問父親的話緩了一緩──他不知道,就是這一緩,讓自己在父親心目中的地位升了一大截。 “身體傷了,腦袋倒是沒傷,我本以為你不能體會為父這次的計劃,”親王抬起頭來,看了看自己的兒子,“臉色還是很差,看來這次你出不上什麼力了。” 兒子心里有點迷惑,欲言又止。 “不用固執了,你的身體不適合奔波。” 兒子正准備問問是什麼事情,帳篷外就接連不斷的響起通報聲,各軍團指揮官魚貫而入,都是一身戎裝,滿臉殺氣。在向親王問好之後,也都一一落坐。 “各位,其他話我就不多說了,”人差不多到齊之後,親王沉聲問:“部隊准備好沒有?” 一名將領起身回答:“回稟親王,部隊已經全部准備完畢!” “斯比亞軍的行動呢?”親王再問。 另一名將領回答說:“斯比亞軍正在撤離中,已經有一部分順著水路離開了。” “好!正合本王算計,他們在後撤中途,就是防范最薄弱的時候,”親王巡視著部下,“此次作戰,本王要求各部疾進,不要管任何事情,一定要按時趕到預定位置,包圍斯比亞軍隊全殲之!有任何人貽誤戰機,殺無赦!” “是!” “側翼部隊已經接到本王命令,將在你們行動時給予強有力的支援!” “是!” “你們各歸本部,按先前給你們的戰斗計劃執行,馬上就出發!” “是!” 接到命令的各位指揮官正要起身離開,帳篷外就傳來一陣急切的腳步聲。 半息之後,一個傳令兵連滾帶爬的進了帳篷,哭號了一句:“親王!我們的兩支側翼部隊被斯比亞軍襲擊,全完了!” “胡說!”親王拍案而起,怒目圓睜,“兩支側翼加在一起三十萬,斯比亞怎麼吃得下?!” “他們的指揮官……已經殉職了……”傳令兵嚇得瑟瑟發抖,“頭、頭被搶回來了…… ““全軍……”親王只覺得一陣暈眩,兩手不由得按住了桌子,“布置防禦!” 神屬聯軍的大營外,黑壓壓的斯比亞軍已經開始在收攏包圍圈了,鮮紅的戰斗旗幟高高的飄揚著…… “報告皇帝陛下,山地矮人聯合軍團到位!” “報告皇帝陛下,部族重步聯合軍團到位!” “報告皇帝陛下,飛行特種混編大隊到位!” “報告皇帝陛下,魔法師混編大隊到位!” “報告皇帝陛下,第一奴隸聯合軍團到位!” “報告皇帝陛下,精靈狼騎軍團到位!” “報告皇帝陛下,馬丁。路德上將傷勢惡化,以身殉職……” 黑衣黑甲的斯比亞皇帝接過書記官遞上的一截只剩刀柄的黑鐵刀,緊緊的握在手里,望著地平線上的神屬聯軍大營,聲音異常低沉。 “進攻。”他說。 下期預告硝煙散去,戰爭卻沒有結束,戰火反而蔓延到更加廣闊的空間里。 幾乎損失了所有軍隊,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終于如願進入了銀霜堡,卻接到了神殿祭司繼續進軍的命令,攻擊目標,居然是斯比亞帝國的首都。這一次,親王會依從嗎? 趁著斯比亞帝國軍隊疲于奔波的時候,魔屬聯軍終于亮出了手里最鋒利的武器,超越以往任何一次戰爭的強烈攻勢,如火如荼的展開了! 而在這時,科恩。凱達還被困在神魔分界線某處一座金字塔的浮雕里……

上篇:第10章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