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在親王目視斯比亞軍,心中暗自盤算的時候,神屬聯軍的情報官終于跑到了親王身後抹了抹頭上的汗,情報官壓低了聲音說:“稟報親王殿下!我軍最新情況收集完畢。” “收集好了?”親王的目光沒有離開過敵軍,“說說看。” “是的,殿下。因為我們先前的准備是要進軍,所以當時斯比亞軍奇襲過來的時候,前軍完全出于准備不足的狀態,四支前軍現在都聯系不上,指有些散兵逃了回來,根據他們的描述,前軍遭受了猛烈打擊,我們判斷他們已經完了。”情報官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資料,“主營及附近有我十六余萬軍隊,刨除各指揮後勤系統外,可用之兵為十四萬余,包括兩萬後衛部隊。” “不要去動我們的後衛部隊,”親王淡聲問:“向國境外的留守部隊發布增援命令了麼?” “第一時間就把主營遇襲的消息通報過去了,我們的留守部隊是坦西嫡系,他們接到命令一定會前來增援的,但是這條道路艱難,怕是一時之間也到不了。” “不需要那麼慌張,本王會追加一道命令給他們,讓他們不要忙亂,穩住腳步四平八穩得來,別在半路被斯比亞人偷襲了。有手里這十多萬軍隊,本王也能跟科恩•凱達一爭短長!”親王微微一笑,“斯比亞軍的情況又如何?” “親王殿下,斯比亞人切斷了我們與外面偵察兵的聯系,我們不清楚他們有哪些部隊,有多少人。在這種天氣里,升空的飛行部隊視野也很不好,只能看到他們一部分兵力部署,”說到敵軍,情報官的眉頭都快擰到一起了,“根據下官的分析,在這樣的氣候條件下,斯比亞人不可能調集這麼多的部隊包圍我們,周邊的道路情況不可能讓這麼多人通過。” “你忘記斯比亞軍擅長的東西了,這些包圍我們的部隊,甚至有從我們身後繞過來的,”親王對情報官說:“這里的道路不怎麼好,可是里瓦、波塔帝國的邊境道路卻還可以使用。” “他們越過國境?”親王的公子問:“從里瓦、波塔帝國迂回到我們身後?” “既然斯比亞下定決心要打著一張,他們心里就不會有任何的顧忌,為救這里的燃眉之急,他們根本不會在乎那些小小的邊境糾紛,”親王擺手讓情報官退下,對自己的兒子說:“所以今天的這一仗,我們唯一的目的是保存實力伺機反攻,時間推得越久對我們越有利……不過,如果拖得太久的話,也有可能導致科恩•凱達更改戰略,把這里當做主戰場。” “這里是不是主戰場,跟現在的情況又有什麼區別?” “現在的斯比亞腹背受敵,從帝國的存亡角度考慮,科恩•凱達勢必會輕視其中一個方向,用相對集中的兵力保證一個戰場的勝利。雖然他與神屬的關系很不好,但神屬這邊畢竟比魔屬好說話,所以,他最終還是會忽略我們這個戰場,以換取對魔屬戰場的主動。”親王解釋說:“如果科恩•凱達把這里當成主戰場,那麼它部署在魔屬聯盟的近衛軍就會大部回援,到那時候,我們這點部隊不但打不近斯比亞,而且還會非常危險。” “也就是說,科恩•凱達現在的抵抗只是做做樣子?他已經決定把這場仗拱手相讓?” “本王剛才所說只是一個大致上的情況,科恩•凱達是個很厲害的將領,胃口也不小,能吃下的東西絕對不會放過,他之所以親自來這里,就是想尋找一個吃掉我們的機會。事實上,本王授命來侵占斯比亞的領土,又令斯比亞損失慘重,他心中恨不得將本王剝皮拆骨。” 說到這里,親王看了看自己的兒子,語重心長地說:“大局勢是一回事,細節上能做到什麼程度是另一回事,以細節反控全局的可能是存在的。身為將領,必須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所以,我們必須仔細的打好每一仗,不給斯比亞軍反控全局的機會是嗎?” 親王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親王殿下,”腳步聲響起,情報官又一次跑來,交給親王一疊資料,“殿下,我們派出的偵察兵彙報,斯比亞軍這次的部隊很奇怪,以前的情報上沒有,從裝備上看是全新的軍團。野外有雨霧,不清楚他們來了多少人,他們擺出了進攻振興,但還沒有完成部署。” “知道了,”親王翻看手里的資料,“斯比亞那五個親衛軍團在不在?” “再派出偵察兵,把你手里全部的偵察兵都派出去,從各個方向出擊,接敵面以進攻偵察。一定要查明這五個親衛軍團的位置!”親王似乎抓到了什麼線索,語氣加重了一些,在情報官轉身離開之後,他又問自己的副官,“剛才那個從側翼部隊來的傳令兵呢?叫他來。” 副官立即去找,但繞了一大圈,卻找不到那位跑來報告側翼兩軍被消滅的傳令兵,親王聽到這個消息,只微微點了下頭,回望斯比亞軍陣營的時候,臉上還露出了一絲笑容。 站在他身邊的兒子不解,“長官,這五個軍團的位置有什麼特殊意義?” “記得我剛才所說嗎?以細節反控全局,你很幸運,因為你現在正身處在這樣一場戰爭中,對面的科恩•凱達已經開始反抗他的命運了。以你的年紀來說,這是不可多得的寶貴經驗,科恩•凱達這一刻,你可要用心去學。”親王轉過頭來,臉上的笑容未變,“你想一想,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五個戰斗力最強的斯比亞軍團部在我們眼前?” “這……我們的側翼?”兒子愣了一下,臉色突然一變,“先前的情報有可能是假的,我們側翼的兩支部隊很可能只被隔開,並沒有受到攻擊,斯比亞軍想在他們來援的時候偷襲!” “還不算笨,”親王轉頭說:“傳令下去,參謀部來台上作業,所有隨軍學員台下觀摩!” “是!”副官領命而去。 而在對面的雨霧中,斯比亞軍的號令聲再一次響起,部隊終于完成整體部署,組成前軍的諸多方陣緩步上前,透過雨霧的間隙,神屬的飛行偵察兵們可以窺視到其中的一部分:一個又一個的方陣依次上前,布滿田野,棱角分明的方陣間都留有供其他部隊通過的通道——他們居然使用了與神屬聯軍差不多的陣型! 斯比亞皇帝身邊,一名軍人打扮的文官開口說:“陛下,前面准備好了,我們是不是要進攻了?” 聽了這名文官的話,其他將領不禁覺得好笑,陛下是整個斯比亞軍隊的靈魂,整個軍隊就是有陛下一手帶到今天,什麼時候進攻,陛下心里自然是考慮好了的,何須一個書記官在邊上瞎緊張?書記官嘛,不就是寫寫記記就完了——這位年輕的書記官第一次上戰場,跟隨在科恩•凱達身邊充當第二副官,他穿著一副連體盔甲,因為頭盔大了點,一直要用手扶著。 一邊吃著配屬的戰地口糧,科恩陛下一邊注視著敵軍大營那邊的情況,緩緩問道:“你第一次上戰場吧,覺得怎麼樣?” 水霧繚繞,稍微遠點的地方就隱沒在漫漫的白氣中。 “感覺嘛,這里的氣氛很肅穆,很壓抑,像是把全身的血都擠在一個地方,令人非常難受,但我還能行,”書記官說完感受,又說了一句陛下曾對他說過的話,“兵者,國之大事。” “不錯。兵者,國之大事,”科恩陛下又問:“對面的那位親王也一定是這麼想的吧?” “應該…..應該是這樣。”書記官的答話速度越來越慢了,因為在通常情況下,陛下如果用這種方式跟他說話,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會令他非常難受……但是,這是一場關系帝國存亡的戰爭,陛下不會在這時候還有心情耍他吧?或者陛下只是想來點輕松的話題? “朕記得你也曾經上過軍校,又在朕身邊待了這麼久,對軍隊應該不陌生,”科恩陛下再問:“你覺得斯比亞軍今天能做到什麼程度?攻的破敵軍陣型麼?打得進敵軍營盤嗎?” “這個……我們的軍隊當然可以做到,斯比亞軍無敵。”書記官覺得事情越發不妙了,因為他再去軍校報道的第一天就被當時的科恩總督截下,丟在維素總督的手下處理文案。以陛下的頭腦,他當然不會忘記這點,但陛下現在故意選擇性的失憶,事情有些奇怪。 “有信心?” “當然有信心!”書記官心里在[吾愛文學網]“撲通撲通”的狂跳,但他此時絕對不能提供其他的答案。 果不其然,皇帝陛下的目光向他看過來,嘴角先滑過一絲詭異的笑容,然後一字一句地說:“你有信心是吧?好,那這段進攻由你來指揮。” 這句輕描淡寫的話,把身邊的將領連帶書記官本人下的一起打了個冷戰。 皇帝陛下這到底是怎麼了?如此重要的一次戰斗,居然讓一個書記官來指揮,這也太兒戲了吧?這可關系帝國存亡啊!書記官本人更是哭喪著臉,即羞愧、又慌張,就差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朕累了,所以要休息一會,在朕醒來之前,戰斗指揮權由第二副官行使,給朕好好打,打好了晚上加菜,”皇帝下了馬,橫了一眼周圍那些想要說話的將領,“任何人不得有異議!” “陛下……”書記官處在眾將領鋒利而又憤怒的眼神焦點中,急得都快哭了,只好跑去哀求科恩,“陛下……我只是一個書記官啊,這等達是我可做不下來……” “關我屁事,”鐵石心腸的皇帝一裹披風,就在侍衛鋪下的油布上躺下,還滿足的伸了一個懶腰,“吃飽喝足之後,就是應該靜臥啊……你指揮到朕睡醒為止。” 書記官還想再求求皇帝陛下,哪怕是拼著挨上兩腳也得推回這個差事,但前軍已經行進到攻擊位置,討令的傳令官已經在指揮部的小丘陵下站了一排,實在不能再等下去了。 一位年長的高級將領給其他將領打了個眼色,走到書記官面前。 “部隊進攻在即,還請閣下立即下令,”對書記官說完這句話,年長將領把頭湊過去,“陛下這樣安排必然有道理,閣下只管下令就是,我們參謀部自然會酌情處理。” “既然這樣……那我就試一試吧!”書記官看了看閉上雙眼的科恩陛下,又去看看等待命令的前軍,終于把心一橫,腳一跺,拼命回憶著以前粗略看過的步兵操典,從牙縫里擠出一句命令來,“前軍,謹慎進攻!” 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用出任何具有冒險性的戰術。 “得令。”年長將領點點頭,對身邊副官說:“弓箭兵急襲,前軍緩進,進行試探性進攻!” 戰鼓擂響,隆隆聲在荒蕪的田野上擴散開去,震得人心也跟著這節奏劇烈跳動,所有聽到這鼓聲的斯比亞士兵都不禁精神一振,而對面神屬聯軍的軍人們,卻都不由自主的一驚! 雖然心里早有准備,但斯比亞人的進攻開始時,他們還是會覺得有些慌張!這種對斯比亞軍的恐懼是潛藏在他們靈魂深處的一個印記,無論他們怎麼准備,無論是誰給他們搭起,他們都會在這支傳說的軍隊前戰栗——特別是這支軍隊是由科恩•凱達在帶領的時候! 在無數的傳說和謠言中,當科恩•凱達統領著這支軍隊時,他們就會變得極為邪惡和鋒利,他們會沖垮一切阻礙、做的人和他們想做到的事情……那些口說沒事俄將領們,那些呼喊著神聖口號的祭祀們,卻不會在這可代替他們來面對這如同刀子一樣鋒利的進攻! “全陣——舉盾!”神屬聯軍的軍官們揮舞著戰刀,大聲喝令著那些眼神有點呆滯的士兵們,因為斯比亞軍名聞天下的進攻已經開始了。 天空中傳來一樣的呼嘯,如同是蜂群臨頭,又像是奔出地獄的鬼怪在曆號,轉瞬間就從遠方來到近前,飄忽不定卻又能讓神屬士兵分辨出這聲音的軌跡。 少數警覺的士兵抬起頭,正好看到一片黑色的麻點從茫茫雨霧中顯現出來,在半息之中完成了從模糊到清晰的全過程,變成斯比亞軍特有的黑杆白羽的利箭,雪亮的箭鏃閃著寒光,劈頭蓋臉的刺下來! 在三個方向上斯比亞軍的箭下籠罩了一共六個神屬聯軍方陣。淒厲的慘叫聲在神屬聯軍的陣型中蔓延著,猩紅的液體甚至飛濺過了盾牆,原本整齊劃一的方陣中,出現了成片的缺口,傷亡密度之高、寬度之廣,讓後面的神屬士兵不寒而栗…… 在以往的戰事里,斯比亞弓箭兵已經久負盛名。這次參加戰斗的弓箭兵就更為特殊,其中大部分士兵經曆過里次大戰,又秘密訓練很長時間,真可說得上是一支由魔鬼組成的部隊。從上到下,個個都手穩心狠、戰術老辣。居然可以在最大射程上做到密集覆蓋,這些特別配置的羽箭在積攢了足夠的能量之後,又以近乎垂直的角度落下,讓神屬聯軍吃了大虧! 更有甚者,弓箭指揮官命令部隊使用骨牌射擊法,催命的弓箭從後到前、從中間到左右一次發射,神屬聯軍那邊到下的士兵自然也就跟著這樣的次序倒下,中箭的身體接連倒下,像極了被推倒的骨牌——這比稀稀拉拉的傷亡更有震撼力,更能恐嚇神屬聯軍。 “彌補盾牆!各方陣預備兵補充站位!”神屬聯軍前軍指揮官下令,“弓箭手上前,反擊!” 還未讓神屬聯軍從第一次弓箭攻擊中回過神來,斯比亞軍第二波羽箭又跟著飛了過來,再准確不過的落到第一批羽箭造成的缺口周圍,讓這些缺口變得更大、更寬、更深! 雖然在方針後列隊等待的預備兵員跑步上前補充,但卻無法在斯比亞軍弓箭攻擊的短暫空隙閭補好缺口,一是因為負重,二是因為地面。這地面已經被前面的人踩過,又泡足了雨水,比沼澤強不到那里的,用力過重腳就陷進去,用力過輕就是一個大跟頭——只跑上這麼一小段距離,每個留得命在的士兵都是渾身泥漿。 前線的慌亂是免不了的,好在身處前線的神屬軍官並不是菜鳥,在他們的喝令聲中,士兵們高舉著盾牌,與周圍的盾牌一起嚴密的護住自己。這樣一來,斯比亞軍的弓箭傷害就被降下來了,但為了保證防護密度,神屬聯軍的陣型自然就收縮了些。 基次箭雨過後,神屬聯軍的弓箭兵終于到位,為數不多的弩車也被前拖後頂的弄了上去,前面被斯比亞弓箭打得淒慘無比的士兵發出歡呼,自己的反擊終于開始了! 但身處大營中的尤里西斯親王,這時才想出斯比亞軍為什麼會在騷擾之後吃飯的原因,目光一凜,下令說:“弓箭兵暫不反擊,先給所有沾過水的弓箭換弦!” 弓箭是一種嬌貴的兵器,弓弦又是其中最嬌貴的部分,遇水之後彈性就會大幅減弱,先前在營門被騷擾的時候,弓箭大部分都是用過,不可避免的沾了水,又過了這麼長時間,肯定是不行了——為了最求效果,弓箭兵肯定會向前靠,那麼就會被斯比亞弓箭手提前殲滅! 這命令和新弓弦在發射前的那一刹那同時到達,讓弓箭手們好一陣手忙腳亂。雖然這令他們無法立即支援前線,但卻可以在斯比亞弓箭兵一會換弓弦的時候偷襲他們——在這種鬼天氣里,弓箭兵的殺傷力已經高得可怕了。 就是趁著這個機會,斯比亞的先頭部隊已經出現在遠方。這是黑壓壓的一大片輕裝步兵,行進間根本就沒有任何陣型可言——他們沖破雨霧的包裹,伴著頭上橫飛的羽箭,像是滿過堤岸的潮水一樣,,緩慢而又堅決地湧向神屬聯軍。 輕裝步兵一直是斯比亞軍隊的主力軍種,也是其他帝國最熟悉的斯比亞軍種,其訓練和使用都有一套很嚴格的流程方法,但無論是哪一種使用方法,都不符合眼下這種情況……科恩•凱達吃錯藥了麼? “試探攻擊?” 這些士兵的裝備很複雜,長短粗細什麼都有,雖然可以互補,卻不具備統一的沖擊性和突破力,跟一般的野外偵察隊沒什麼區別。甚至連這些士兵,也比一般的斯比亞步兵要瘦弱矮小一些!難道是斯比亞無兵可用,先派出了邊境守備隊那樣的部隊? 到這個時候,親王已經有點捉摸不透斯比亞軍的想法了。按照科恩•凱達謀定而動、一擊必殺的風格,他不會用出這一著,因為時間對于他來說是非常寶貴的。 不過身為神屬聯軍的統帥,親王不會在猜測敵軍怪異行為上花時間,親王想要的,是一場實質上的勝利! “你把我坦西健兒看成什麼人了,”親王冷冷一笑,決定將計就計,“反擊,攻擊偵察!” “反擊,攻擊偵察!”傳令官的聲音回響在高台下,一直延伸到遠方的幾只攻擊隊伍中。親王一點都不擔心這些部隊會遭受密集羽箭的襲擊。因為,斯比亞人的弓箭兵一直在發射,這個時候也需要換弓弦了。 果然,在此同時,斯比亞弓箭兵陣營中也傳出號令,“停止發射——換弓弦” “換弓弦!”弓箭兵們同時收弓解弦,“解弦完畢!” “三號弦——換!” “三號弦——換!” 弓箭兵揭開寬大的內衣皮帶扣,在六個同柱中找到三號弦頭,“呼”的一聲拉出來,只用很簡單的工具協助,三兩下就把弦裝上,開始調試起來,所用時間可比神屬聯軍快多了! “閣下,這是專為潮濕氣候作戰而准備的弓弦,我軍軍紀良好,所以這類貴重的作戰器材是在戰前下發到每個士兵手上,換起來是很方便的。”皇帝旗幟下,年長將領正在為書記官解釋,“有這支弓箭部隊壓陣,神屬聯軍可要吃足苦頭,閣下也可防線大膽的指揮。” 當換完弓弦的斯比亞弓箭兵再度開始發射時,對面高台上的親王,眼中也禁不住流露出一絲贊歎神色,而後冷冷一笑“雕蟲小技!攻擊!”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