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敵我兩方的方陣在互相撞擊著,前鋒線將士奮力交戰,絞出一團團死亡之聲。時間在緩緩的推移著,戰斗的重點已經轉移到兩軍正面。氣勢如虹的神屬聯軍似乎在這個時候占了上風,中央方陣開始向前擠壓。在強大壓力下,斯比亞防線中心的幾個步兵方陣有些扛不住了,雖然很無奈,即使是身後的戰鼓聲密集如故,但這些方陣還是像停在水面的黑甲蟲一樣,被來自神屬聯軍陣營中的大風吹得向後滑去。 斯比亞步兵真的不善野戰!這一點變化立即就被通報上去,親王和一眾參謀看著手上的地圖,腦袋里飛速推斷著這形式演化下去的結果…… “雨霧稀薄,他們的魔法師停止施放雨霧了。親王殿下,斯比亞軍隊變換陣形了,前後都在動!”高台之上,參謀宮的連聲大叫讓人側目。 親王走到欄杆邊,凝神向戰場望了過去,果然看到彌漫在戰場上的雨霧帶已消散了不少,加之己方魔法師一直在用風系魔法驅散,籠罩戰場的稀薄雨霧很快就被卷了個乾淨,斯比亞全軍陣容也第一次出現在神屬聯軍面前。 看清斯比亞軍的方陣數量,神屬聯軍中頓時爆發出一陣陣歡呼,因為這些斯比亞軍的人數,甚至要比被包圍的神屬聯軍少——普通士兵和小軍官哪知戰斗背後的艱辛?一看眼前的數量對比,立即就心花怒放,這可真是送上門來的肥肉啊! “是不是斯比亞的魔法師已經耗盡魔力,無法再支持下去了?”有參謀官在親王身後猜測,“這種規模的戰斗,首先還是要維持魔法屏障啊!” “不一定,他們陣形整齊,進退有據,不像是支持不下去的樣子,”親王的目光在斯比亞軍陣形中掃視著,特別注意那些方陣的位置調整,“我看是斯比亞人發現我們的意圖,正在進行重要調整,他們要來真的了——傳令前線,加緊攻擊,不要讓斯比亞人完成調整!” 這命令剛一路傳到前線,斯比亞人陣後的戰鼓聲就變換了節奏,他們前線正中心的方陣就“呼啦”一聲炸了窩,如決堤之水一般向後退去! 敵軍潰退,激戰之中的神屬聯軍方陣當然要大追特追,前排本就不甚整齊的士兵“啊啊”大叫著拚命向前,後排的士兵一看空隙拉大趕緊向前靠——但腳下的地面卻嚴重干擾了戰士的跑動,方陣輪廓立即模糊、擴大、不規則起來,頂在頭上的盾牌,這時候自然也就分開了。 “不要急進!”親王目光一凝,心里已知道這幾個方陣要吃虧,“保持方陣防禦!” “敵突前零散方陣、覆蓋急射、左三減二、標定十節——”、“右二加一、標定九節——”、“正前加二、標定八節——”隱藏在各方陣中的斯比亞弓箭指揮官同聲下令,“射!”、“射!”、“射!”。 刹那間,斯比亞軍幾乎全部方陣中都飛騰起一股黑點,前後左右,橫七豎八的向著那幾個陣形散亂的神屬聯軍方陣飛去——神屬聯軍方陣中的盾牆已經在士兵跑動中散開,單個盾牌完全擋不住多方向射來的箭雨,立時遭受到自開戰以來最慘烈的傷亡! 斯比亞弓箭兵這五輪齊射引發了第一場浩劫,之後,當余下的神屬方陣士兵們自發圍攏在一起的時候,斯比亞軍中突出的方陣卻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反沖上去,浩劫之後的那點神屬士兵就像是洪水前的幾只破箱子,只在峰頭晃了一下就消逝不見了……吞噬了他們的斯比亞方陣並沒有停下,反而借勢上前與之後的神屬方陣交戰,前線一時打得天昏地暗! “科恩?凱達!”親王沉聲說:“一定是科恩?凱達在統一指揮了。” 在那片插滿箭杆的地面上,彌漫的鮮紅相互連接起來,逐漸變成一片巨大的紅,襯著昏暗天地,讓人看了心驚肉跳。也仿佛在提醒著這里所有人,斯比亞軍的戰斗力已經複蘇了。其他神屬方陣中雖然罵聲一片,怎麼惡毒怎麼來,卻再沒有先前的那種歡呼聲了。 “混蛋!”一名參謀官的拳頭砸在欄杆上,嘴里恨恨的說:“斯比亞人,有你沒我!” “小不忍則亂大謀,冷靜點。敵軍弓箭的射程和殺傷遠超過我們的弓箭,在接下來的戰斗中,我們必須時刻防備他們的弓箭部隊。”親王殿下倒是沒有流露出更多心疼神情,“照這樣看來,斯比亞人會不斷的給我們看新花樣,大家要有心理准備。” “是啊!”參謀長憂心的說:“敵軍的前沖速度非常快,像是完全不受這地面的影響。” “速度快也殺不了人,告訴各方陣指揮官,要發揚堅忍不拔的意志,穩住戰線!”親王冷冷一笑,“就算拖,我們也要拖死斯比亞人!” “陛下!”斯比亞軍指揮部里,隨軍參謀長也在發言,“敵軍更加注意防禦了。” “少爺我就怕他們不注意防禦。”科恩?凱達吐出嘴里的草根,“部隊准備好了?” “准備好了!” “布置魔法傳音,少爺我來給這群渣滓聊上幾句。” “日安啊,卡爾?尤里西斯親王。”不多時,一個年輕聲音穿越喧囂的戰場,直達神屬聯軍的大營,客氣的態度讓神屬聯軍官兵都有點摸不著頭腦,“在這里見到你,真是令人高興。” 尤里西斯親王淡笑,吩咐魔法師准備好傳音魔法,回應說:“日安,科恩?凱達陛下。本親王也很高興,但陛下所站之處風雨交加,不若本王派親衛前來引路,陛下來此烤烤衣服?” “親王好意,朕一定要去,一定要去的,”斯比亞皇帝像是沒聽出親王話中的隱意,反而很承情,語氣中還有些急切,“不過呢,朕還是先想為親王介紹一下這幾支斯比亞部隊,雖然他們初上戰場,但無一不想得到世人的關注,親王睿智,當知朕的心意。” “陛下請講,”親王哈哈一笑,“于公于私,本王都當指教後輩!” “這第一支部隊自然就是斯比亞皇家親衛軍弓箭軍團,他們剛才的表演,親王還看得過眼吧?”斯比亞皇帝好整以暇,一句一頓,像極了一個博物館的解說員,還知道賣關子,“親王可知道斯比亞部隊為什麼在這樣的地面上奔跑自如卻不滑倒嗎?” “陛下如不私藏,本王自然要洗耳恭聽。” “因為在這里的所有斯比亞步兵,都來自一個遙遠的地方,那個地方被人稱為神魔分界線,”斯比亞皇帝說起謊話來比平常說話還流利,因為在這里,三十六部族的士兵只有三分之一,但這並不影響皇帝繼續給敵方施加壓力,“厮殺的戰斗雖然慘烈艱苦,但對他們來說,卻不比平常糊口更艱難!雖然你們會在這種泥濘的地面滑倒,但從出生開始,他們就是在這上面奔跑、圍獵、逃避他人的追殺!他們——早已經習慣在這種地面上生活!” “陛下所說,倒是本王前所未聞之事,”親王覺得有些奇怪,特別是對科恩?凱達突然冷酷激昂的聲音不理解,但不管怎樣,這對話不能繼續下去了,以免動搖軍心,“如無其他,本王就等著與陛下的見面了。” “親王殿下可要保重了,”斯比亞皇帝以這樣一句話做為對親王的結束語,“突擊軍團!” “在!”斯比亞陣營中響起排山倒海的回應聲。 “你們,”科恩?凱達冷聲說:“聽清楚卡爾?尤里西斯在哪里了嗎?” “聽到了!” “擒賊先擒王!”斯比亞皇帝的眼神逐漸變冷,下達軍令,“給朕活捉卡爾?尤里西斯!” “遵命!”各方陣轟然回應。 戰鼓聲滾滾擂向四方,除了一線搏殺的方陣之外,其他斯比亞軍方陣同時前進,在戰斗旗的指揮下,各方陣調整相對速度,形成一個全新的陣形。就那些沒穿盔甲、在軍陣後方修工事的“民夫”們,也以最快的速度披甲帶刀,集結成方陣來到陣形後方。 “親王殿下,那不是民夫,是軍隊!”參謀官察覺到了異常,“他們的速度很快……” “斯比亞軍全員投入是好事。”親王面不改色,連看都沒看一眼,“繼續派出聯絡隊,一定要聯絡上側翼!” “呼——呼——呼!”三個明亮的光球從斯比亞軍陣中飛上天,轟然一聲炸開之後灑落漫天的銀華,裹著風雨久久不肯消散——神屬聯軍參謀部中一片嘩然,難道這就是斯比亞軍的總攻信號嗎?!但斯比亞軍卻沒有什麼大動作,只有十來個“民夫”方陣在向前移動。 這些“民夫”方陣,正式名稱是斯比亞部族重步聯合軍團,屬于橫刀計劃中的一支隱藏力量,雖然此軍團滿員參戰,但現在根本沒有達成“重裝”的標准,實戰威力如何,誰都不敢保證。科恩把他們用在這場戰斗的關鍵之處,也是苦于沒有其他兵力可用了。 行進中的部族聯合軍團,依照重步兵的習慣緩慢提升速度,在喊殺聲中越沖越快。對面的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甚至已經可以辨別出他們身上所穿的皮甲、手里的戰刀和木盾。 把這些看在眼里,親王不禁啞然失笑——坦西重步聞名天下,他從軍之初就指揮重步軍團,深知此軍種的優劣,斯比亞軍現在要靠一個沒有重裝的重步軍團來做總攻尖刀,這簡直就是自找死路,雖然他們的突擊速度很快,但沒有重型裝備的重步,又能在戰場上有什麼作為? 針對斯比亞的進攻,親王迅速對神屬聯軍做出調整,齊裝滿員的坦西重步開始相互靠攏,在一線的方陣之後接成一道銅牆鐵壁般的防線,就等著那些斯比亞傻瓜來沖撞了——雙方將士都明白這種規模撞擊的意義,不約而同的放聲大喊,為己方陣營打氣! 剛睡著的斯比亞書記官被這澎湃的助威聲吵醒,拖著一副騎戰盔甲來到科恩陛下身後,凝神向戰場望去,發現己方的十一個方陣正在加速沖向敵方,心頭熱血一湧,腦海里殘留的些許睡意一掃而空——頭上“呼啦啦”一陣響動,竟是無數翼人飛過,結隊撲向戰場中心。 “普通的空地聯合,這是斯比亞軍的老招數了,”親王也看到從云霧中沖來的群群翼人,命令說:“部隊穩住,做好防禦就可以撐過去,注意打擊對方飛來的翼人。” 神屬聯軍重步防線後方,所有的努機都張弦待發,枚枚鐵箭昂指天空;換上新弦的弓箭兵也在盾牌後潛伏著,他們准備給予斯比亞翼人部隊一個致命的偷襲——斯比亞翼人卻並不急于沖擊,而是在本陣上空回旋著,在空中聚集成了更寵大的隊形。 “他們在等什麼?”親王有些疑惑的自語,“應該在步兵沖鋒前開始攻擊。” 其實不但是親王和神屬聯軍的疑惑,斯比亞指揮部里的書記官也很疑惑,科恩陛下看了看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沒有說什麼,但這時,天空上卻響起一聲清越長鳴——聽到這嗚叫的神屬士兵,心中都翻湧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深切恐懼,意志不甚堅定者手腳開始發抖,營後的馬廄中群馬悲鳴,不是嚇得趴在地上就是掙脫缰繩亡命逃離! “加強魔法屏障!布置精神屏障!”長鳴聲還未消散,親王就下令,“這是斯比亞的飛龍!” 魔法力量加注進去,野戰魔法屏障閃出絲絲異彩。而此時的天上,一個巨大的火紅身影正破空而出,穿越巳變得稀薄的云霧向下急墜,速度快得讓人看不清,好似一顆燃燒的流星撞過來,又忽的一折,如同一道紅光向上疾飛,轉折中甩出八個連珠火球,向神屬聯軍重步軍團的防線砸去——在防線士兵眼中,那些火球似乎是凝滯不動的,只是體形在迅速的擴大! “轟!轟!轟!”的一串悶響,八個火球都打在了神屬聯軍的魔法屏障上,強大的力量不但把魔法屏障打了八個大凹,巨大的聲響還讓士兵們痛苦不堪,被彈開的火球殘塊燃燒著飛落各處,只在空中留下道道黑煙——可還沒等神屬聯軍將士回過神來,火紅色的飛龍又再次沖了下來,不過這次,他對還沒恢複的魔法屏障噴出了十二個更大的火球! 望向天空的神屬聯軍官兵,眼中都流露出恐懼,一位參謀官用這樣的眼神看了看親王。 “怕什麼?一頭龍能與我二十萬大軍相提並論嗎!”察覺部下心理的親王一聲怒吼,“增援上前——士兵死光了軍官上、軍官死光了將官上、將官死光了本王上!” 轟然巨響中,魔法師們全力施出的魔法屏障被撕開一個大口子,後續三個火球從這裂縫中鑽入,直接降臨到神屬聯軍的頭頂上!巨大的身影仍然在空中盤旋,它散發出的無形威壓不斷地擠壓著脆弱的精神屏障,毫無來由的恐懼滲入了士兵們身體的每一部分,首當其沖的那數百人甚至連牙齒都在格格打戰,眼睜睜地看著火球臨頭,身體卻完全無法躲避! 連珠火球,終于在重步軍團的防線上制造出一場災難! 這是在今天的雨霧天氣下,大地的首次燃燒! 巨大的火球鑽入地下,在地底深處爆裂開來,被釋放的魔法能量順著被震開的龜裂,向外猛烈噴發,掀起巨大的、一塊塊、一團團的泥土,最終縱橫連接,變成了追魂噬骨的火焰,伴隨著異常的呼嘯,這火焰奔行著、澎湃著,吞噬了一切! 地面的積水瞬間就被烤干,變成大團的白氣升騰,草木皆成飛灰,金屬通紅變形,肉體歸于塵土…… 防線缺口的邊緣處,數百個火人在漫無目的的奔跑著,發出淒厲的慘叫,希望戰友能幫助他們……事實上他們也的確得到了幫助,各種水系魔法和防護魔法接踵而至,卻對已經被點燃的東西無濟于事,無奈的軍官舉起了手,含淚的弓箭兵張滿了弦…… 增援部隊接替了死去的人,站在還在不住冒著白氣的土地上。 “哦,意志是很堅強的嘛,不愧是坦西部隊。”眼見部族聯合軍團靠近敵方防線,科恩?凱達臉上的笑容卻越來越濃烈,“變鼓,圍獵。叫奴隸軍團准備。” “親王殿下!”參謀官手指著遠方的天空,“斯比亞軍動了!” 天空中,聚集成團的斯比亞翼人部隊正在分裂,分別向正在突擊的部族方陣靠攏,在上下組合好了之後,形成層次分明的突擊集團——在這一瞬,尤里西斯親王覺得嘴唇有些發干。 看似散亂的部族方陣分散開來,以一種匪夷所思的、神屬聯軍不可能追上的速度繞向兩翼,而在每一個方陣上空,都扭動著一個巨大的黑色風柱……那是斯比亞的翼人,他們用自己高超的飛行技巧,在戰場上組成了十二個上粗下細的龍卷風柱陣形。 配合著步兵的速度,就像龍卷風那樣旋轉前進!配合著步兵的攻擊,就像龍卷風那樣暴烈殘忍!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