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這場堅苦卓絕的戰斗進行到現在已經好幾個鍾頭了,縱觀整個戰場,會發現兩軍在廣闊的原野上分成了五個大版塊,各版塊之間空隙極大,而且都以神屬聯軍為中心展開戰斗,分別是聯軍左後集群、左前集群、右後集群、右前集群及在中央強攻的重步集群。斯比亞各部隊以超強的移動力為基礎,纏著這五個集群進行血戰。 如果不是坦西軍人的紀律和意志在聯軍中首屈一指的話,這戰場早已散架。也多虧是卡爾?尤里西斯親王親自領兵作戰,有親王坐鎮在後方,一道道軍令接連下達,前線厮殺的將士才心里不慌,換了其他統帥可沒這個效果——不管怎麼樣,能在戰場上幾度與斯比亞軍搶奪主動權,能讓科恩?凱達如此狼狽的,卡爾?尤里西斯親王是開了先河。 越是在危機關口,兩軍越想尋找到有利于自己的戰局突破,派出的小部隊更是在戰場各處殺得渾然忘我。突擊、反突擊、偷襲、反偷襲……敵我都是花樣百出,敢想敢做。 斯比亞軍畢竟沒有聯軍的重裝和長年累月的方陣作戰經驗,打成現在這個局面也殊為不易,但以這樣的方式進行下去,優勢卻會逐漸的、不可抑制的向聯軍傾斜,親王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才堅定的支持下來,這正是老辣統帥的本色,知己、更知彼! 飛翔在高空的巨龍在回旋著,似乎已經用盡了力氣,只能不甘心的俯視著身下。十二個翼人組成的龍卷風柱只剩下了九個,力不從心,不得不漸漸放緩速度……親王看在眼里,雖感欣慰,卻又不免為科恩?凱達惋惜一下,斯比亞這些全新的兵種、全新的戰術都很有威力,卻壞在兵員少、戰法生疏,在關鍵性的戰役中能力有限。 就在親王想著自己是不是也要在戰後組建專門的空中集群時,斯比亞陣營後方傳出一陣綿長的號角聲。親王眉頭一擰,凝神看過去,在號角聲音中,一支全新的部隊從斯比亞指揮部所在的丘陵兩側開了出來。居然是騎兵,斯比亞的騎兵部隊! 看著那些騎兵從丘陵兩側不住的往外漫,親王覺得自己似乎上當了,戰場五個版塊之中留有巨大空隙,無一物可以阻擋騎兵沖擊,各部隊又被斯比亞人纏住……科恩?凱達,他居然敢這樣兵行險著! “傳令,衛戍部隊上前准備反沖擊!”親王的命令在濕冷的空氣中震顫著,“集中所有騎兵、所有空閑兵員,各部軍官帶隊,一定要堵住斯比亞騎兵的沖擊!” 戰斗打到現在,局勢呈膠著狀,這是士兵們付出最大努力的結果,這個時候,斯比亞的騎兵投入戰場,可以不受限制的分割和襲擊任何一處、反複沖擊任何一支部隊,甚至是直接沖擊聯軍指揮部! 這些攻擊帶來的後果,都將是聯軍的噩夢! 與此同時,在斯比亞的騎兵隊列中,另一個人也和親王殿下一樣經受著折磨,那就是可憐的書記官,這倒不是因為他那只“溫順”的坐騎一直都不安分,而是因為身邊的那位精靈軍官,他嘴里嘮嘮叨叨就沒個完,跟那些皇宮里的女精靈們完全不一樣。 “本來啊,精靈是不應該在這樣的戰場上出現的,我們更應該在森林和花海之間馳騁,沐浴在月神的光輝之下,”精靈軍官向身邊的文官抱怨著,“我們是狼騎兵,可是現在的精靈馴養狼已經不多了,你看看,幾乎什麼魔獸都有,完全不美觀、不浪漫……而且,魔獸的瞬間沖刺能力還不如戰馬呢!雖然說它的持久力、跳躍攀爬能力和破壞力比戰馬強很多……” “我是監督官,”書記官狠狠的瞪了精靈軍官一眼,“你戰後要去軍法處自請處罰!” “說說而已嘛!”精靈軍官楞了一下,叫屈說:“還沒開始打嘛!” “再說我現在就換了你!”書記官接過剛到的命令,看了一眼丟給精靈軍官,十足的鐵血軍人做派,“戰斗命令下達,直接沖擊敵軍指揮部,給我馬上執行!” “知道了!”精靈軍官大吼一聲,回身做個手勢。 十多面旗幟接連展開,幾千精靈兵刀在手,胯下坐騎跟隨戰鼓的節奏緩緩向前,再自然不過(我看不清楚,不太肯定哦)的結成楔形攻擊隊形。整支隊伍中的士兵,全都是人騎合一默默前進,沒有任何一點多余的動作或者聲音。書記官甚至覺得這些士兵都不用監督,唯一要看著的只是他們那嘴里喋喋不休的帶隊軍官。 長年跟在皇帝身邊,書記官本身不但會騎馬,而且體格也較強壯,再加上科恩陛下還會偶爾把他丟到皇家演武廳里去跟近衛軍官們“活動”,天長地久的下來身手也算敏捷。雖然沒正式學習過武技,空手放倒三兩個士兵還是不成問題的。不過第一次進行在這樣一支騎兵中,心中沒有一點忐忑,那是騙人。 在書記官眼中,這支騎兵行動劃一,整齊的好象是連體所生,體形高大的冥狼、斑紋虎、閃電豹、幽靈熊依次前進,尖銳的齒爪與凶惡眼神相互輝映,而其上的精靈卻都微眯著雙眼,對即將到來的血戰一臉平靜,只有成片的暗綠戰甲中偶爾會閃過一抹精靈利刀的鋒芒。 這支騎兵,就是橫刀計劃中的一支精銳,精靈狼騎軍團,雖然人不過萬,但都是為以後特別騎兵軍團准備的種子。就算坦西帝國當日的猛獸騎兵軍團,也比不上眼前精靈和魔獸渾然天成的關系。而今天,斯比亞精靈狼騎已經在此,覆滅已久的坦西猛獸軍團卻還沒有重置。 精靈軍官高舉的雙手向外一分,又向前一揮,全線騎兵們幾乎是在同時進入了慢跑階段,隊伍進行在凌亂的戰場前沿,十來面旗幟在帶有濃重血腥味的空氣中飄揚起來,上面精細的花紋將精靈族的風格顯露無遺。逐漸的,他們距離激戰處越來越近,地面上開始有大灘的血跡和殘破兵器出現。遠方的喊殺聲也變得清晰起來…… 嗅到血的味道,天生嗜好血肉殺戮的魔獸發出了低沉吼聲,喘氣聲也變得粗重,但在精靈的控制下,它們有很快平複下來,以堅定的步伐從血泊中踏過,跨越滿地的尸體,迎向在戰場的另一端出現的聯軍輕騎兵。 誰都知道那是聯軍僅余的騎兵部隊,是為了阻止狼騎兵而來。[吾愛文學網 在各處苦戰的聯軍部隊看到這支特殊的騎兵,拼殺的動作僵凝了一陣,人類對魔獸天然的恐懼不由自主地升了起來。可是,他們現在有什麼辦法呢?試圖去增援的分隊也被斯比亞軍牢牢的牽制在原地一一升空中的飛龍已經在盤旋上升,翼人也在重新組織隊形,這所有的壓力,都要讓來自營地的最後一支生力軍去獨自承擔。 精靈軍官的雙手再次高舉,在空中凝固了一下,然後堅決有力的向前一揮,整個騎兵隊形就像被人猛的抽了一鞭子那樣提升了沖擊速度——群獸的嚎叫刺破蒼穹,戰士的半月利刀晃花了敵人眼睛,就連書記官也被這股洪流一樣的隊伍裹帶著,開始了生平第一次瘋狂沖擊! 巨龍下滑,龍卷風起,戰場上又一次風云變色! 只在一瞬間,從天上噴灑下來的連珠火球和如雨的箭矢就完全覆蓋了聯軍阻擊部隊,引發的火焰和震動還未消散,精靈狼騎的鐵爪就伸到聯軍士兵跟前,臨時組成的阻擊隊伍被狼騎兵摧枯拉朽一般的撕成碎片——魔獸與精靈戰士的組合威力,就在這一刻,就在聯軍士兵紛飛的血液和殘肢斷體中凝固下來,永遠的留在比斯曆史上! “殿下!”神屬聯軍參謀官的話音里有掩飾不住的顫動,“被擊破了!” “命令兩翼不惜代價的阻擊他們!”親王終于變了臉色,“不惜任何代價,指揮部不能動!” 左後、右後兩個集群接到軍令之後,拼死殺出一支部隊前來增援,在漫天弩箭下不計傷亡的一直沖到狼騎兵身邊,卻被魔獸的毛爪毫不留情的踐踏了——精靈騎兵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推進,攻勢直指聯軍大營。 沒過多久,精靈族所特有的銀色圓刀,已經有不少飛射到了神屬聯軍營地里,這些線條與造型都符合精靈族審美標准的金屬片,殺傷力也是那麼完美,它們盤旋著,切割著,拉扯著,直至失去所有動力,最終卡進某個神屬兵將的骨縫里。 沖在最前面的一排魔獸嚎叫著跳過拒馬,猛撲到兩人高的營牆上,並不厚實的營牆哪經得起這力量?當場就斜了下去,後面的魔獸藉著坡度沖上,拿營牆當跳板,直接跳進了神屬聯軍的大營!“轟轟”聲接連響起,營牆被又壓又托又踩,終于大段大段的倒塌下來! 無論是哪一方,所有看到這一幕的士兵,都在這一瞬間有點恍惚,破了?這點時間,神屬聯軍大營破了?!隨即,戰場上響起斯比亞士兵的歡呼聲,各處殺得更加激烈,而聯軍士兵卻還能咬緊牙關堅持,破了就破了,只要統帥旗幟不倒,以親王的睿智,未必就扳不回來! 在聯軍大營附近撈油水的奴隸軍團士兵一聲高喊,跟在精靈狼騎後面沖上,別的不會,撿便宜還不會嗎?狼騎第一任務是攻擊聯軍指揮部,第二任務是消滅魔法師,而自發沖進去的奴隸士兵一個固定任務也沒有,于是就跟在後面搶人頭兼放火…… 狼騎兵從各個方向沖進來,一入營區更是如魚得水,體形大的順著通道殺,跳得高的竄上帳篷,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止他們了! [吾愛文學網“親王殿下快走!” 形勢已危急得無可挽回,一群軍官湧上高台強行把親王帶離,留下另一名將領指揮殘局,到親王被放上馬離開,精靈狼騎前鋒距離這座高台已不足兩百步,到親王出營門的時候,沖在最前面的一只魔獸已經跳到了高台上! 大營里飄搖的火頭伴隨濃煙升起,半空中的魔法屏障暗淡下去,在聯軍統帥的旗幟倒下的那一瞬間,由斯比亞魔法師編織出的閃電網和流星雨也出現在戰場上! 兵敗,如山倒。 把這一切盡收眼底的斯比亞皇帝上了馬,一揮手,身後的巨大旗幟跟隨他向前移動,皇帝一動,斯比亞全部兵力也就一起壓上,就連伙夫、馬夫、民夫都抓起武器向前沖……神屬聯軍將士心中的最後一點依憑消失了,在血戰不休的精銳部隊中,終于出現了逃兵,恐懼和怯弱是會傳染的,淒厲的慘叫聲傳來,靠近大營的部隊反而最先崩潰。 “神屬聯軍敗啦!”、“神屬聯軍敗啦!”、“殺了坦西親王了!”夾著流言的歡呼聲洶湧如潮。 “斯比亞健兒們!”科恩?凱達一聲呼喊,“殺光他們!” “殺光他們!” 在斯比亞軍震天動地的呼喊聲中,越來越多的聯軍方陣崩潰,四處都是丟盔棄甲的逃兵,就算是逃,這也是神屬聯軍曆史上最丟臉的一次逃離,無數被這個結果弄昏了頭的士兵慌不擇路,最後陷在淤泥中,有的哭,有的笑,有的發抖…… 狼騎兵在大營里轉了兩個圈,殺得正興起的時候,科恩陛下和一眾近衛穿越混亂的戰場趕到。 但陛下並沒有任何誇獎的話,反而劈頭就給了帶隊的精靈軍官一馬鞭,一句嚴厲得不能再嚴厲的喝罵脫口而出,“收攏隊伍,追!” “是!”精靈軍官一個激靈,哪敢有二話,趕緊轉身走。 “回來!”陛下把一個少將肩章丟給他,又把自己隨身佩帶的黑鐵劍塞到書記官手上,然後一把拉過書記官的脖子說:“你現在是精靈狼騎兵的總指揮,追!抓不到親王,你別回來!” “是!”書記官根本沒有去考慮陛下的話,直接就跟著精靈軍官去了。 待到火燒屁股的狼騎兵沖出大營去追親王的時候,斯比亞皇帝才把目光放到身後的戰場上。剛才的五大版塊已經不存在了,還在拼命苦戰的只有聯軍的重步集群和另兩支小部隊,但這些還在堅持的軍人卻沒有回天之力,因為其他聯軍部隊不是逃了個乾淨,就是軍心大亂被斯比亞軍打成了殘廢。 “傳令下去,留少量部隊監視聯軍重步兵,集中力量盡快擊潰聯軍剩余部隊,”科恩?凱達下令說:“本少爺倒要看看,穿著幾十斤的盔甲他們還能跑多久、跑多遠!就讓奴隸軍團去跑給他們追,其他人弓箭伺候!” 那位指導過書記官作戰的年長將領迷惑不已的問皇帝,“陛下,為什麼要讓書記官去追親王?難道他是文武全才?” “是不是文武全才得看他這次追得怎麼樣,”陛下微微一笑,說出了原因,“精靈們的爆發力強,但打不下來這種苦仗。而書記官繼承了他老子的固執和堅持,必定會牢牢咬住敵軍,這樣的配合,才能使這次追擊變得徹底。我們的坦西親王啊,這次可要把褲子跑掉了。” “為什麼您不把坦西親王……”年長將領手掌一切。 “干掉他,再換七十萬聯軍來打斯比亞?”科恩看著身邊將領,搖了搖頭,“只要坦西親王在,半支殘軍在,他們就不會換人……神屬聯軍的兩支側翼部隊怎麼樣?” “他們已經反應過來了,”情報官說:“正在做調整。” “真乖,”斯比亞皇帝的笑容有點兒猙獰,“好,我們這就去做客。”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