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一只奇特的騎兵正快速行進在泥濘難行的路面上,之所以說他們奇特,不但是因為她們的坐騎不是普通戰馬,也因為他們全身上下只有一個斯比亞軍的標記,更因為騎士裝備異常整齊周全,大多數是左刀右弓,背後還背負著一個銀色的圓盤狀武器。 剛剛結束一場遭遇戰,路邊躺滿了聯軍死尸,騎士的盔甲沾滿鮮血和泥點,都在急促的呼吸著,微微張大的口鼻處噴出一口口白氣,胯下魔獸的低沉嘶吼此起彼伏,每一聲都意味著這些敏銳的魔獸又嗅到敵人的氣味--羽箭會緊接著飛出,結果一個路邊的聯軍逃兵。 雖然疲憊,但是不能停,追擊的腳步絕對不能停! “報告,前方發現大量潰兵,還有坦西親王的旗幟!” 偵察兵的報告讓書記官精神為之一振,他看了一眼身邊那位剛剛晉升為少將的精靈,“干吧!” “全軍成沖擊隊形!”精靈少將大喊一聲,自己先沖了上去,“攻擊!” 洶湧而至的攻擊轉過一個丘陵,就發現了不遠處那面高揚的聯軍統帥旗,頓時殺聲大起,分為三路直沖過去。在聯軍統帥旗下,正在被歸攏的聯軍散兵看著斯比亞軍腳跟腳的殺到,都傻眼了,但一直在“保護聯軍後衛線”的聯軍學員軍官們卻很悍勇,先是分出一支弓箭兵占據有利地形,又驅趕著再次拿到武器的散兵上前拼命。 雙方接戰之前,先是一輪稀疏的弓箭對射,狼騎兵的隊列中出現傷亡,但對方的弓箭兵損失更是他們的十倍以上!沒等聯軍第二輪齊射,狼騎兵的鋒芒已經臨頭! 半彎長刀在飛旋,凶惡魔獸在撕咬,聯軍散亂的阻擋被攔腰截斷,面對這支凶神惡煞的騎兵,大批心有余悸的聯軍士兵再次淪為逃兵,轉頭就跑,盔甲不要了,武器也不要了,飄揚的統帥旗居然讓這群可恥的逃兵撞的不住搖晃,學員軍官提刀亂砍也控制不了局面。 接踵而來的狼騎兵高高躍起,殺入還有戰斗力的聯軍隊伍中,撞出了大片血色,不斷有士兵被魔獸咬住丟上天,鐵甲都頂不住那毛茸茸的爪子一擊,兩千多名保護後路的聯軍士兵當然知道前面敗了,但卻不知道這支騎兵如此可怕。 不要戀戰!惡狠狠的把黑鐵劍從一名逃兵身上拔出,書記官大聲喊叫,”坦西親王不在這里,砍倒旗幟向前追!“然後把不太會用的黑鐵劍還鞘,找了一把長柄砍刀握在手中。 又殺了一個來回,把這里的聯軍隊伍擊潰後,狼騎兵呼嘯而去,只留下一地尸骸和倒在汙泥中的聯軍統帥旗。 ”慢一點!”精靈少將對書記官說:“魔獸腳力不一,這樣的速度無法配合!” “要捉坦西親王就不能放慢腳步!”書記官狠狠地瞪了精靈軍官一眼,那凌厲的目光居然逼得這位久經沙場的軍人一凜。他厲聲吼著,儼然一位鐵血將領,叫他們追,從你往下,掉隊者不論什麼原因,戰後一律追究責任!” 少將愣了一下,更加大聲的吼叫著,把這道命令傳到了整個狼騎兵隊伍的耳朵里,腳力的騎兵面面相覷-平時嬉皮笑臉的頭已經夠狠了,這新任命的人類總指揮居然更心狠手辣!” 但這命令十分有效,他們滿臉怒容的丟下多余負重,艱難萬分的趕上去-在速度上比較,魔獸在路面上不如馬匹,但長途奔襲能力更加強悍,不斷有零散敵人滿面驚慌的回頭看見這群惡魔奔馳而過,然後一刀砍下他們的頭顱。 一路驅趕著潰兵,前行不到五里又看到坦西親王的統帥旗,這一次是書記官搶先沖出,眾人哪敢讓他冒進,紛紛拼了老命越過他,頂著頭上的箭矢直接殺入敵陣-還是老辦法,將敵人截成數段之後一路追殺。 砍倒旗幟不見坦西親王,這回不用吩咐,整枝騎兵繼續向前追趕。 這一追追的就遠了,足有三十多里,在這段路程上,狼騎兵無可避免的分為前後兩個集群,後面的因為魔獸類別原因,實在跟不上腳步了。 沒有先前一逃再逃的士兵提前預警,當狼騎兵從丘陵間溢出時,數千後衛部隊居然沒有准備,直到索命的騎兵沖到眼前,才好歹列成陣勢。 因為地形關系,狼騎兵采用一點突破,敵後回轉的戰術,付出數百傷亡後,狼騎兵在聯軍背後變成兩個巨輪,強力壓迫下,聯軍陣勢變得不成形狀,剛好後集群趕到,兩邊一突,聯軍傷亡成倍增加。 這一戰打的艱苦,被嚴密保護的書記官負傷兩處,好在沒有大礙。可戰斗還未結束,書記官又厲聲催促部隊前進。 “停一停吧。”精靈軍官幾乎是哀求的語氣對書記官說,讓部隊吃口飯,喝口水!” “不行,”書記官紅著眼睛拒絕了,不捉住坦西親王,只有我死了,你們才能停!” 這個人類總指揮實在瘋狂,驕傲地精靈們心底的熱血被壓的狂湧出來,讓魔獸喝點血里的髒水,自己生吞下難咽的干糧,再次前進,一路瘋狂殺戮。 遇到零星阻攔,破! 遇到後方醫院,毀! 遇到後勤基地,燒! 在看到第四面統帥旗時,精靈們已經不記得自己斬獲多少,追至何處,只有統帥旗下那些近衛盔甲極為顯眼 “是坦西親王!殺啊!”書記官的吼聲早已沙啞,活捉坦西親王!” 精靈的天性注定他們不會一起吼叫,但他們會義無反顧沖上去,追到這一步,沒理由不再添戰果!此時,跟隨書記官的只有兩千多騎兵,其它的或已犧牲,或已掉隊,而坦西親王身邊有近萬部隊! 能幫助他們的,只有舍身的戰斗意志與新勝的余威。 所有的家當拿出來,不再保留戰斗力,進攻途中射光所有箭,接戰前一瞬甩出背後最致命的飛輪,在重傷掉下坐騎的那一刻,騎士們也向朝夕相伴的魔獸下達最後一個指令-向前,向前,再向前! 孤僻冷傲的精靈從未如此熱血沸騰過,從未這麼豪邁過,他們用生命鋪就的道路向前蔓延,劈開槍林,砸開盾牆,一路深入敵陣,狼騎爆發全部潛能,鋒銳直至統帥旗,一批失去主人的魔獸比野生魔獸更加凶猛,一邊發出悲戚的吼叫,一邊在聯軍腹心區域橫沖直撞,肆意殺戮。 傷亡過半時,落後的狼騎終于趕到,他們是拋棄戰甲才追到的。 看著被精靈狼騎攪成散沙的戰地,親王發出一聲長歎,再被軍官們架上馬時,頓時覺得自己在今天老了十歲。 坦西親王要跑!書記官大喊一聲,讓胯下魔獸調轉方向,“抓住他!” 看著滿眼血絲,臉色猙獰的書記官強行沖撞,十余名精靈狼騎立刻跟上保護,但書記官行為太過瘋狂,他簡直比久經訓練的士兵還快,戰刀只有無師自通的橫掃豎劈兩式,卻在混戰中威力無窮。 他駕馭的魔獸已在連番苦戰中與他配合默契,此時感到主人發自靈魂的殺機,也發揮出全部的獸性--只以後足蹬地,人立著向前沖,兩只前抓左右開弓,遇著無不血肉模糊! 欺我坦西無人! 一位拍馬過來的聯軍將領提槍就刺,書記官只及把戰刀一架,刀卻被長槍挑飛,雪亮的槍尖接著一晃,照著書記官的心窩紮去,一邊的護衛擲出彎刀把長槍砍成兩截,但敵將不改初衷,沒有槍頭的長槍依舊刺去,好在被彎刀打偏一點,只把書記官左肩捅了個對穿。 鑽心的痛襲來,書記官發出不遜于任何魔獸的嚎叫,抽出腰間黑鐵劍下意識向前一揮,整個人從魔獸上栽下,在那一刹那,他看到聯軍將領脖子被砍破,鮮血噴射出來。 他的嘴角挑起驕傲的笑容,還想提刀繼續,但一陣天旋地轉,沉寂和黑暗襲來,書記官終于昏迷過去 當書記官醒來,發現身下晃晃悠悠,仔細一看,原來自己躺在一張寬敞的擔架上,由四頭魔獸背負前進。 “我們--”書記官張開干裂的嘴唇,追到什麼地方了?” 行行好吧。精靈軍官第一時間趕到,又犯了老毛病,還要追?追到天涯海角啊?坦西親王又不是你逃婚的夫人 “不行--,書記官看看周圍,發現路邊狼騎不是在追擊,兩手摸索著,要追上,要追上-” “別動,小心傷口!”精靈少將真是怕了書記官,趕緊把一張命令放到他面前,是皇帝陛下命令回撤的,看清楚,是皇帝陛下親手簽發的命令!” 仔細確認無誤後,書記官才無力的躺下,忍著傷口的疼痛問:“結果-怎樣?” “據通報說,皇帝陛下親率五個親衛兵團,以地形優勢將神屬左翼快速殲滅,之後連夜設計埋伏,奇襲右翼,此戰役已階段性結束,我軍完勝,共殲滅俘虜敵軍三十多萬。”精靈少將搖了搖頭,說:“只可惜我們追到那一步,還是讓坦西親王跑了!” “是我的過失……” “別把自己當寶石看,閣下,你已經暈過去三天四夜了。”精靈少將很不樂意的回答,“在你暈過去之後,我們依然向前追擊了。” “真的?”書記官有點驚訝。 “精靈不騙人,可我們的這支狼騎兵,也就只剩三千多了。”少將的語氣變得很低沉,“陛下那邊傷亡也很大,各參戰部隊中沒有損失過半的很少,這一場仗,我們犧牲太多了。” “陛下心里,想必也很難受吧……” “不過你也別難過,我們抓住了聯軍斷後的總指揮,身份高貴,是坦西親王的親兒子!”精靈少將笑著說:“跑了老的,但捉了小的,好歹也算是個安慰吧?” “有一件事我一直想說,”書記官一臉的正經,“你笑起來像是個蛇人奸商……” 進攻的路難行,撤退的路就更難走,一路上還要收容傷員,打掃戰場,押運俘虜……所以,當狼騎兵回到銀霜堡的時候,已經是追擊戰結束的第五天。書記官肩上的傷口經過多次魔法治療後開始愈合,終于能騎著自己那頭魔獸趕路了。 經過這次惡戰,他的魔獸真的變溫順了。 銀霜堡下,上萬傷員被運上船,沿江兩岸全是撤退的軍隊,幾乎沒有輜重,只有俘虜背著少量的糧食。這情景讓書記官費解,為什麼斯比亞打勝了還要撤退? “都是陛下的安排,我們在這次大撤退中擔任後衛,”精靈少將現在很少露出笑容了,“剛接到命令,閣下的總指揮職務已經被取消,你必須直接乘快船回聖都去。” 書記官接過命令看看,點頭說:“明白了。” “閣下不用歸還坐騎,這頭魔獸已經不會再有第二個主人了,”精靈少將又遞過一封公文,“麻煩閣下幫我把這個提交軍法處。” “這是什麼?” “彈劾文件。”精靈少將臉色如常的回答,“閣下不顧將士傷亡,強令部隊追擊,造成了大量損失,我身為這支騎兵的訓練指揮官,必須彈劾閣下,這是對事不對人。” “你做得對,”對著生平第一次彈劾自己的公文,書記官心中波瀾不驚,“我會提交的。” “謝謝閣下的體諒,”精靈少將行了個軍禮,“祝閣下一路順風!” “那個……”書記官的嘴唇蠕動了半天,才說出這句話,“多加小心。” “戰友啊,高貴而浪漫的精靈是大地的兒女,”精靈少將扶了扶頭盔,又露出了他那特別的微笑,“無論我們倒在哪里,都是回到母親的懷抱……” “明白,”書記官點點頭,“我會請陛下再派監督官來看著你的……” 軍用快船一般是用來傳送緊急軍情,速度不是民間快船可比,十九個船員里有十六個壯漢是漿手,順風順水,細窄的船身破浪前行,飛一般的駛去聖都方向。 一進入帝國腹地,書記官看到兩岸全是備戰的景象,路上的後勤輜重穿流不息,江上的運輸船隊晝夜不停,碼頭上停滿部隊……看來陛下是要棄守銀霜堡,以城市為基礎進行內線防守了。 只是幾天工夫,聖都城巍峨的城牆已經在望,書記官再城外換上魔獸,沒有時間收拾自己,就這一身不文不武的打扮,還吊著一只手就進了聖都城門。 戰時的皇宮是極為忙碌的,熟識的官員們看到這位剛從戰場上下來,穿著帶血盔甲的書記官也不覺得驚訝,倒是參謀部的一些將領們看他的目光比較奇怪,看得書記官渾身不自在,交了戰果報告和戰損表之後趕緊溜去最高軍法處。 一推開門,發現自己的老爹和大法官對坐在一張桌子邊,看來,兼任最高軍法官的大法官與軍紀總監督又開始“目光決戰”了! “哎呀,我親愛的書記官,你可算回來了,”已經落在下風的杰克像是看到了救星,跳過來抱住書記官,“前線怎麼樣?打得順手嗎?我收到消息,說你大破敵軍,連坦西親王都被你追得尿了褲子,嘿嘿嘿嘿,我們的萊頓·羅倫佐——少將!” “准將!”一邊的提夫·羅倫佐老大人一拍桌子,“是准將!” “皇帝陛下的命令上寫得很明白,”杰克聳聳肩,“是少將。” “一次僥幸的戰果能讓文官上升少將之位?准將已經過高了!”提夫·羅倫佐院長中氣還是那麼足,“我已經回稟過國相與四位皇妃,是准將。” “是這樣的,”杰克在迷惑的書記官耳邊說:“陛下的命令是不能更改的,但院長執意只升你為准將,所以編了一大堆你的不足來,要我想辦法降你一級……” “這個是……”書記官苦笑著,拿出彈劾公文,“這是狼騎兵指揮官對我的彈劾案。” “哦?”聽說是公文,杰克收起了笑容,翻閱一下以明白事情經過,于是把彈劾公文遞給軍紀監督,“院長大人,不如就以略有冒進嫌疑為由,暫時將萊頓·羅倫佐降為准將,戰後由陛下來為令公子恢複名譽如何?” “不過,因為陛下對令公子的最新任命,他依然要加掛少將軍銜上任才能鎮得住。”杰克接著說:“對外宣稱依然是少將,對內嘛,下發公文把這個處罰通知到總督和少將一級。” “就這麼辦吧!”老院長終于點了點頭,對自己的兒子說:“陛下任命你為魔屬戰場總後勤監督官,全面監督後勤事物,你的擔子可不輕。” “魔屬一線已經開戰了嗎?”書記官這一驚可吃得不小。 “在你們跟坦西親王決戰之時,魔屬聯軍已經開進了砍普和威爾斯特別行省,”杰克回答說:“戰爭已經開始幾天了!” “你回來的途中也應該發現了吧?南北兩個戰場,斯比亞已經傾注了舉國之力,腹地的軍庫都已經被搬空,所有的儲備都運向前線,這是生死存亡的一戰。”老院長低沉的說:“北部戰場已經階段性結束,我們將轉入戰略防禦,現在,帝國要全力支持南部戰場!” “明白了,”書記官一挺胸膛,眼睛里閃耀的是屬于軍人的光芒,“我馬上出發!”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