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魔屬聯盟,艾里納帝國,魔屬前線指揮部。 年輕的中將端坐在絲絨背椅上,手上拿著一幅神魔分界線地圖,俊秀的臉上神色淡漠,全部思緒都沉寂在地圖里。午後陽光透過部長室的拼花落地窗照射進來,變成了明暗不一的光帶,拖長變形的窗花圖案斜斜的烙在他那身威嚴的軍服上,如同布料本身的水印一樣。 “長官。”一份標注著絕密的公文被放到了遍布淡棕色木紋的辦公桌上,情報官的聲音帶著職業特有的冰冷,“科恩·凱達丟了銀霜堡,斯比亞北部戰線被迫後退,全面轉入防禦。” 被這一連串名稱所刺激,作戰部長抬起頭來,伸出白淨的手接過了情報,只看一眼站起身,幾步走到牆邊的巨幅地圖邊。手腳麻利的情報官已經早一步到達,搖動著絞盤把地圖降下來,又在相關范圍上鋪了一層幾乎透明的紙,用各種線條標出斯比亞北部態勢。 “斯比亞軍目前在銀霜行省發動了一次大規模反擊戰,戰況很激烈,據現有情報的分析,雙方投入的兵力總數超過百萬,其中神屬聯軍的兵力起碼是六十五萬以上,”情報官用古井無波的聲音解說著,“整個銀霜堡戰役前後曆時十五到二十天,其中激烈交戰時間長達十天。” “科恩·凱達這次是禦駕親征,以他的指揮能力,實際戰果應該更大一些。”站立姿勢十分標准的作戰部長這時候輕聲說:“坦西親王有那麼難纏嗎?” “據可靠消息,科恩·凱達這次是兵行險著,他選擇在泥濘天氣孤軍深入,以精銳主力在野外決戰,一舉重創神屬聯軍。但因為聯軍先行進攻了銀霜行省,導致斯比亞後勤全毀而無力追擊,只派了一支騎兵驅逐聯軍指揮機構。撤退之時,斯比亞軍的景況空前淒涼。” “這場主力決戰中,處處細節都充滿科恩·凱達的個人風格,”作戰部長翻看著手里的詳細情報,下了斷語,“的確是他在指揮。” 年紀比作戰部長大一點的情報官虛心請教,“何以見得?” “我們可以從戰役開始看起,後來殉職的馬丁·路德上將死守銀霜堡並堅持到援軍到來,這就為斯比亞軍爭取到了第一個微小的主動,雖然這點主動還遠遠不夠撼動戰爭的天平,但卻給了斯比亞皇帝一個耍流氓的機會,此後的戰事,處處都是科恩·凱達這位流氓皇帝的傑作。坦西親王就是被這無數的手段圍繞,難免影響他的判斷。” “流氓會怎麼做事?就像我在一個朋友身所感受到的,流氓是一個對個人素質要求不高的行業,”作戰部長解釋說:“當一個真正的流氓遇到狀況時,他通常不會真的出手,即便是真的出手了也不會真的拼命。流氓通常做的事情,上用自己的種種表現讓對手覺得他會出手,會拼命,有實力去拼命並且造成很大的傷害……通俗的說就是唬人,用正式一點的闡述是戰略以及戰術欺騙。坦西親王的遺憾,是在于身邊沒有具備流氓習氣的朋友。” “照這樣分析的話,馬丁·路德上將的死會不會讓斯比亞皇帝留在北部戰場上?”情報官說,“科恩·凱達是一個報複心非常重的人,如此親近的人殉職,他不會放過親王的。” “不!科恩·凱達一定會來南部戰場,而且會盡快趕到。”作戰部長否定了情報官的分析,“不錯,他是一個流氓,但你別忘記他流氓之後的後綴是什麼。” “皇帝。” “成大事者不以自身喜好為轉移。為了帝國,為了皇室,他一定會親身奔赴我們這里。” 聽了作戰部長的話,情報官點了點頭,再次指著地圖說起了北部戰場的事情。 “神屬聯軍剩余的主力在班塞帝國休整之後,緊隨斯比亞軍主力後退的腳步,經過一些零星戰斗占領銀霜行省大部,並一直保持了對斯比亞的壓力。而司比亞軍在撤退之後,一方面開始補充新兵,一方面動員全民防禦,各城市鄉鎮的成年居民全部到軍隊登記,被分派工作。臨近地區的所有作戰物資,都在加緊向這線搶運。” “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作戰隊長回到桌邊,放下手里的情報,“除了聯軍的傷亡之外。” “是的,神屬聯軍現在的兵力很是尷尬,防守綽綽有余,進攻卻稍顯不足,這會讓卡爾·尤里西斯親王傷透了腦筋。”情報官跟隨在作戰部長深厚,“還有一個趣聞,聽說親王的世子在斷後的時候被斯比亞騎兵俘虜了,而這支騎兵的指揮官,就是斯比亞皇帝身邊的書記官。” “這哪里是什麼趣聞,這是不折不扣的壞消息,親子被俘,多少會干擾一下坦西親王的作戰指揮。”作戰部長搖搖頭,指著桌上的情報說,“書記官本是一介文官,但在斯比亞皇帝身邊待上一段時間居然就可以領兵作戰,這場追擊打的堅決徹底,已能讓不少將領汗顏了。” “但是科恩·凱達接下來的安排卻有些奇怪,他給這位剛立下戰功的書記官授予少將軍銜,讓他擔任南部戰場總後勤監督官,”情報官說:“根據我們掌握的資料,這位書記官沒有學習過一天後勤。難道他是個事事無師自通的特例天才嗎?” 聽了情報官的話,作戰部長沉思片刻,才搖頭說:“不對。” “這世上沒有事事無師自通的天才,只有知人善用的統帥。這個書記官如果對後勤很精通,那麼就應該去擔任總後勤官。”作戰部長緩緩說:“正因為他不懂後勤,才最適合擔任總後勤監督。這種規模的大戰,後勤牽扯到地方與軍隊兩個系統,相當複雜,意外頻繁,職權不清,相互推委的事情也層出不窮。在這個時候,監督官的作用就顯得尤其重要,做為一個門外漢,他只做一件事就夠了。” “哪一件事?” “以強勢力消滅所有不和諧的聲音,壓榨出後勤系統的全部潛能。他長期擔任書記官,對官僚體系有相當程度的了解,那些地方官員騙不了他;在軍隊方面,他有戰功在身,並不遜于一般的將領,特殊狀況他可顯歡後奏,誰敢違背他?”作戰部長說:“這樣一解釋,你還覺得這任命奇怪嗎?斯比亞的後勤無憂了,這對我們可不是什麼好休息。” “但是神屬聯軍的接連作戰,在客觀上消耗了大量斯比亞生力軍,他們不可能再增援我們前面的敵人……”情報官還想再強調這一點,但作戰部長卻對此不太感興趣,只好換了話題,“長官,您對情報部的最新命令是?……” “為了保證切斷斯比亞增援南部戰場,我們有必要對坦西親王提供點幫助,當然,還要對他施加一些壓力,”作戰部長沉吟半刻,“通知我們的朋友,請他們去處理這件事,我們需要坦西親王盡快發動新的攻勢,他的動作要快,要猛,最好先毀掉幾個城市。” “下官明白。”情報官點頭。 “我們的朋友”這個詞在兩人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含義,那就是背景神秘,手段殘酷的黑骷髏會,所以“可靠情報”都來自黑骷髏會,甚至情報官自己就是來自這個組織。 “時間緊迫,你出去吧!”作戰部長從情報中挑選出幾頁,其他的全部燒掉。 青煙還未散去,這位年輕的公爵就拿著這幾頁情報出了門,直接走向樓下的參謀部,一路上,無論是什麼軍銜的將領,都在第一時間向他行軍禮。 因為大家都知道,作戰部長這個職務,實際上是在行使聯軍統帥的職權。雖然他現在只是指揮部眾多中將里的一位,但整個魔屬聯軍,都在這位斯維特·赫本公爵的指揮之下! “最新情報,”走進參謀部的斯維特中將把情報遞給總參謀官,“有些變化,我們的戰略要做一些調整。” “斯比亞全線後撤?”總參謀的聲音里帶著點興奮,馬上在地圖上找到銀霜堡的位置,加重語氣說了聲,“丟得好!” 聽到總參謀的話,一群參謀圍上來,幾頁紙在他們手里傳閱著,議論聲響成一片。 “斯比亞北部戰火未熄,”總參謀官請作戰部長坐下,輕聲問:“以閣下的判斷,斯比亞皇帝會不會來我們這邊親自指揮?” “就和我一直的判斷一樣,他肯定會來的。”斯維特中將回答,“帶著他僅有的近衛軍。” “斯比亞被兩面夾擊,還能抽調部隊?”總參謀搖了搖頭,“他們在北部的防線已經夠薄弱了,這不太可能。” “斯比亞這次拿出了全副身家,一定會出現我們情報上所沒有的部隊,”斯維特中將說:“以科恩·凱達的性格,他怎麼會不藏點好東西在暗處?” “閣下這話不無道理,”總參謀考慮了一下。“斯比亞的新軍種很有威力啊!” “他們有新軍種,我們也有,這點不用擔心,我對聯軍的特別部隊很有信心。” “那閣下在顧慮什麼?” “在這個時候,我們更要慎重的去判斷另一件事,科恩·凱達會以何種方式到來?”斯維特中將說:“他是要穩妥的去增強正面的近衛軍呢?還 是像上次神魔大戰一樣,以艦隊海運到我軍背後,以打擊我軍後勤線為切入點呢?” “針對這兩點,我們已經做過分析了。上次神魔大戰與今次戰爭不一樣,我們的攻擊已經全線展開,中路突進已經二百多里,科恩·凱達這個時候再襲擊我軍後方效果不會很明顯,而且風險很大。”總參謀說:“我們判斷,他更有可能直接指揮坎普和威爾斯的全面防禦。” “我的看法剛好與你相反。” “閣下的根據呢?” “分析斯比亞曰前的北部戰役,我們可以發現一件有趣的事,科恩·凱達已經變成一個賭徒,整場戰爭都是孤注一擲過來的,本來坦西親王的贏面比較大,但科恩·凱達運氣比坦西親王好一些。” “閣下的意思是說……斯比亞還會在我們這邊賭一把?” “是的,雖然規模小一點,但依然是孤注一擲的賭法。” “兩次針對魔屬聯盟的作戰都使用同一種戰術,他就不怕我們防備?”總參謀說:“事實上,我們的防備是很充分的,在海岸附近監視的軍艦多達四百艘,他怎麼登陸?” “斯比亞的海軍在上次神魔大戰中就有很大規模,這次恐怕就更強了,”斯維特中將說;“如果連登陸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他就不是科恩·凱達了。” “我們在海岸線已經部署有部隊,既然閣下做出了判斷,那是否要從前線抽調部隊增加防禦?”總參謀官的表現倒有配合,“不夠的話,還可以臨時從各國調兵。” “戰況很緊張,海爾特中將不是有勇無謀之輩,不能從前線抽調一兵一卒,預備隊更不能動用。我來找你,就是要告訴你,我決定讓特別部隊靠近海岸線。”斯維特中將看著總參謀說:“艦隊要全力攔截斯比亞海軍,盡量削弱他們的力量,然後放他們上岸,趁他們立足未穩的時候,用特別部隊沖擊,他他們消滅在海灘上。” “我們能知道斯比亞的確切登陸地點?” “就算我們的海軍再怎麼無能,起碼的預警能力還是具備的,”斯維特中將拿過一張地圖,“我門的特別部隊,機動能力是很強的。” “斯比亞人想要達到作戰效果,那麼登陸隊就不可能是步兵軍團,數量也不會少,”總參謀官看著地圖,低聲分析說:“騎兵的重量是很大的,再加上要持久作戰的糧草軍械,他們想要上岸就得找個大碼頭啊……” “還有一點,”斯維特中將的手指劃過海岸線附近的連綿山脈,“他們也不能指望著騎兵去翻越這條山脈吧!” “明白了,我們立刻開始作業,”總參謀站起來,“半個鍾頭後,我們會像閣下交出最詳盡的分析報告,一個鍾頭之後,我們就能擬訂出這個反登陸的作戰計劃。” “我不懷疑參謀部的謀劃能力。”斯維特中將臉上出現了自信的笑容,“我就等著用印了。” 當天下午,魔屬聯軍的數支秘密部隊就接到了軍令,開始隱秘的向海岸線進發,專為消滅斯比亞精銳而准備的戰場偵察系統也全面鋪開——因為斯比亞在魔屬的防禦大體上呈線型,所以坎普帝國(魔屬聯盟不承認坎普是斯比亞領土)南部的大片地域實際上是在魔屬聯軍手里,而斯比亞的預計登陸地點就是在坎普海岸線的幾個山脈隘口。 沒過多久,這個區域就被魔屬聯軍布下了天羅地網。 與此同時,黑骷髏總部也接到了來自魔屬聯軍指揮部的消息,但在滿足魔屬請求的時候,黑骷髏會卻在這里面夾帶了私貨。 一份包括四位斯比亞皇妃在內的名單,即將啟動在斯比亞首都聖都的一場血腥狂潮。 史稱“聖都浩劫行動”。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