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燃燒在江岸邊的戰火逐次熄滅了,天空中飄散這一股焦臭的味道。原本宏偉堅固的銀霜,現在只剩一棟兩層的陳舊樓房還可以使用。 缺了一角的大門邊響起腳本聲,身為神屬聯軍總指揮的卡爾•尤里西斯親王,一身戎裝,走進了這棟被嚴密把守的樓房。在他深厚,一群高級將領滿面焦慮地注視著他進去。 這樓里樓外的衛兵都不是普通士兵,而是一群神情倨傲的盛裝武士。 親王殿下在二樓過道里停了下來,一位武士過來為他開了門,默認做了個“請”的手勢。 在久經戰場的軍人看來,房間里有說不上的奢侈華貴。空中有淡淡的花香,地板上是新鋪設的羊毛地毯,靠里一排長桌,內側坐了十來個祭司,有來自天堂島神殿的,也有來自各國大神殿的,級別都很高。 “請坐吧,”居中的一位祭司,表情嚴肅的指指正對長桌的一張半高靠背椅,“親王殿下。” 尤里西斯親王向各位祭司點了點頭,坐到了椅子上。才坐下來,就發現這椅子比估計的高度還要矮上三分,自己的目光不得不微微向上,才能注視著桌後的祭司們。以親王的大量,也不禁在心里暗暗鄙視這樣的安排。 祭司們是要自己低頭認罪嗎?可笑,自己何罪之有? “親王殿下,今天我等喚你來,是想請你解釋一些事情。”說話的祭司看到親王腰後的佩劍,“雖然你身份高貴,但神殿祭司找你談話,你怎麼還敢佩帶武器?快快解下。” “聯軍統帥行至任何一處,都不需要解下這佩劍,以為這是統帥身份的象征,”親王和藹地回答,“各位當然是神殿祭司,但各位現在找我談話,是在行使聯軍督戰的權利,也就是說,各位現在的第一身份是軍職,且等級在本王之下,哪有見下級還要交武器的道理?” “尤里西斯親王!”另一位祭司很沒風度地拍著桌子,給親王扣了很大一頂帽子,“你不要狂!這次戰役的失敗,你是有很大責任的!” “失敗?”親王冷冷一笑,“這次戰役還沒有結束,閣下怎麼就認為是失敗了呢?” “六十五萬軍隊,再加上十萬預備隊,現在還剩下多少部隊?”祭司繼續拍著桌子自問自答,巨大但又中氣不足的聲音在房間了來回飄,“還剩二十七萬!二十七萬!輜重被毀,後勤被搞得一塌糊塗!這難道不是失敗?不是你的責任?” “哦,本王明白你話里的意思了,但遺憾的是,本王不能同意你的觀點。” “本王先告訴各位一個基本軍事常識吧,”好整以暇的親王伸出一根手指,根本不理會那張憤怒到肥肉亂抖的大臉,“第一,戰役遠沒到激素的時候,判斷勝利與失敗都為時過早。” “第二,”親王再輕巧地伸出第二根手指,“即使要判斷戰役的成敗,其標准也是戰役目標的達到程度。在站前,本王接到的戰略目標是在占領銀霜行省的同時,消滅和牽制盡可能多的斯比亞軍隊。” “各位請看看,銀霜行省現在以被我軍占領,與我軍決戰的斯比亞軍損失過半,還有大批的斯比亞軍在我軍正面瘋狂的構築防禦。”說到這里,親王殿下的臉上甚至有了點笑容,“本王目前已經大部完成了這兩個預定目標。在這種情況下,各位怎麼能說是戰役失敗?” “簡直是狡辯!付出如此巨大的傷亡,你難道還能說這是勝利?” “事實上,本王確是這樣認為的,”親王收起臉上的笑意,正色回答說:“斯比亞也大了很多仗了,各位可曾見過誰從斯比亞手里占領到土地和城市?可曾見到誰把斯比亞軍隊打得如此淒慘的棄城而逃了?可曾見過誰在斯比亞軍的主力攻擊下存活下來了?” “只有本王!”房間里回響著親王殿下的話,“只有本王率領的這支軍隊做到了!” 回聲逐漸平息下來,祭司們的臉色有點凝滯,特別是拍桌子的那位,已經滿臉漲紅。 “至于我軍的傷亡損失,當然是大了一點,但各位不覺得跟取得的戰果比起來,這些損失還算合理嗎?”說到這里,親王適時的方放緩語氣,“科恩•凱達禦駕親征,不但無寸尺之功,反而損兵折將,連斯比亞帝國僅有的一名上將、神屬聯盟四大統帥之一、與本王齊名的馬丁•路德都在此戰中隕落,這還不算是好戰果?各位,你們還想要什麼樣的戰果?” 在神屬聯盟的所有帝國之中比較,只有兩個帝國對待神殿祭司的態度可以強硬,一是“目中無人,惟恐天下不亂”的斯比亞帝國,另一個就是大陸最北端的坦西帝國。相對與斯比亞僅是皇帝個人喜好不同,坦西帝國的強硬是先天性的曆史原因。 坦西最靠近天堂島,靠近光明神族,得到的晉見機會也是其他帝國的數倍,能夠經常見到主子,對奴才當然就不太看重。坦西大神殿雖然外表看起來冠冕堂皇,卻最沒有油水可撈,祭司嘛,自然也就談不上金貴。 “親王殿下,”坦西神殿大祭司干咳了一聲,用看似緩和,其實是落井下石的用心接過了話頭,“就想你所說,戰役還未結束,談勝敗還早了一點。但神屬聯軍的重大損失卻是擺在眼前是事實,如果說,我們真的需要付出如此之大的傷亡來贏得這場站爭,那麼親王你的價值體現在何處?” “我們已經盡全力滿足親王的一切要求,兵員、錢糧,要我們承擔多少壓力才能做到這些?”坦西祭司接著說下去,“現在的戰果,絕對不是親王真正能力的體現吧?” “閣下這話,”親王殿下的眉頭挑了挑,“是什麼意思?” “很簡單,我們之所以提名親王來擔任聯軍統帥,是希望親王能帶給聯盟一次無可爭議的巨大勝利,而不是象現在這樣,一邊心通,一邊清點戰果,”坦西祭司說:“以親王一直以來的優異表現,完成這樣的目標似乎不是難事。” “閣下是在職責本王作戰不利?”親王冷笑著回答,“如果是這樣,閣下應該投起訴狀。” “大家都不要帶著情緒嘛,這是公事嘛!”看到談話的氣氛已經很僵,天堂島神殿祭司出來打了圓場,“親王,這里並沒有說你作戰不立嘛,你一生忠勇,這一點上誰會懷疑你嘛?” 之後,話鋒一轉。 “不過嘛,這次戰役的種種安排,倒跟親王你以前的風格不太一樣,雖然我等不是將領,但還是想請親王為我們解釋一下,我們聽明白了,才能向聯盟軍民傳達嘛!” 話音剛落,幾名武士從側間走了出來,手里捧著一大堆記錄。 “那麼,我們先從第一次銀霜堡攻擊戰開始吧,”最左側的祭司拿起第一份記錄,“親王殿下,我想聽聽你任命自己的公子——嵐度少將擔任督戰管的解釋。” “我們想聽聽親王殿下對銀霜堡總攻擊戰最後階段的解釋……” “我們想聽聽親王殿下對于在銀霜堡下與科恩•凱達會面的解釋……” “我們想聽聽親王殿下對于在銀霜堡下銷毀軍糧全軍後撤的解釋……” “我們想聽聽親王殿下對于全線後撤中撤消眾多部隊編制的解釋……” 一頂又一頂的帽子扣過來,一項又一項的罪名載過來,親王殿下平靜的回答著,他已經清楚這些祭司們心里的打算,應對起來並不感覺吃力,因為他們現在所說的這些都是管樣文章,親王在等他們攤牌的那一刻。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樓外的聯軍將領們焦急地等待這,那塊剛剛鋪設好的草地,又被將軍的長筒站靴踩得處處凹陷。由祭司組成的督戰處無疑是一個爛泥坑,進去出來可就難了,將領們怎麼能不擔心? 偶爾會從樓上傳來某個祭司的咆哮,但從頭到尾都聽不到親王任何聲音,這就更讓他們不安了。 一個鍾頭,兩個鍾頭,三個鍾頭……直到夜幕降臨之後,這場長達六個鍾頭的“談話”才結束。當親王殿下施施然的從門口出來的時候,居然連一根頭發都沒有少。眾將領這才大出一口長氣,紛紛圍了上去。 “都在啊?”親王殿下微笑著向各位點頭,“走,一起出飯吧!” 將領們簇擁著親王離開,沒有一個人再回頭看那小樓一眼。 吃飯的地點,就在主帥帳營中。 “諸位,”親王殿下把酒杯放到飯桌上,打量了面前的幾名核心手下,“祭司們攤牌了。” 將領們根本就沒心思吃東西,總參謀官輕聲詢問:“他們還想我們做什麼?” “進攻,”親王殿下微笑著回答,“祭司們要求我們再次組織強大的攻勢。” “開玩笑,誰他媽想進攻自己去!”一位脾氣火暴的將領當場就說了粗口,“干!老子們拼死拼活,打到今天這個程度,還他媽挑三揀四!” 一直以來舉止優雅,充滿貴族風度的親王殿下,這時含笑看著手下們,對將領的粗話沒有一丁點的不適應。 “那麼……”總參謀官自然而然的壓低了聲音,“親王的意思是?” “坦白說,我對現在的戰局也不甚滿意,但本王卻不想按照祭司們的話去做。”親王殿下平靜的說:“進攻是必要的,但按照祭司們安排的時間和方式去做,只能是為魔屬聯軍的攻擊做嫁衣,對我們沒有半點的好處。” “親王想另外決定進攻方式?”總參謀官來了精神。 “仗打到這份上,也應該變一變了,帶著這樣的戰果回去,大家都面上無光啊!”親王回答,“現在,斯比亞軍精銳全力支援南部,是動手的最好時機。” “可是……”另一名將領憂心的開口,“把斯比亞打痛了,世子的安全……” “這點倒不用擔心,于公于私,科恩•凱達都不會做這種事情,”親王微微一笑,“大家就等著斯比亞人把他完整無缺的送回來吧!”

上篇:第9章     下篇:黑暗傳說——兩兩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