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冰冷的海面上,一支艾里納帝國的海軍艦隊正在距離海岸兩百余里處巡航。九十來艘艦船的桅杆塔台上,渾身哆嗦的了望兵頂著強勁的海風,卻連眼皮都不敢眨一下,裹緊了身上的皮袍,小口往嗓子里灌著烈酒,圓睜著一對通紅的雙眼,嚴密監視周圍的海面一一大規模的海上作戰遠比陸戰來得殘酷,雖然不存在被偷襲的情況,但早一點發現敵軍,自己手里就多一分把握。 自從海軍強盛的坎普帝國被斯比亞強占之後,以往規模龐大的魔屬海軍就被活生生宛I去一塊。之後因為威爾斯被占,讓同樣以海軍強盛著稱的特拉法帝國不得不大力發展陸軍,完全沒有新艦下水,連舊艦的維修費都拿不出來。又因為魔屬聯盟內物價上揚、資源緊缺……所以現在能維持這支比以前規模還要大一點的聯合海軍,不知道有多少官員貴族嘔心瀝血! 眼下航行在海面上的這支艦隊,是三支強大的巡航艦隊中的一支,全艦隊有三成的新艦,還混雜了一些老坎普艦,長官士兵都是長年與海打交道的老手,也算是能拿得出手的精銳力量了。他們在戰斗中的唯一使命就是拖住遇到的敵人,阻止登陸並堅持到殲滅艦隊的到來。 雖然近年來每一次出海前夕,長官們都會用諸如“我們這次是去打斯比亞海軍! 這次的敵人是山德那條爛屁股鱉魚!“之類的話來嚇唬士兵們,但誰都知道,這一回出海是在玩真的—從了望塔到底艙,各種流言像煙霧一樣彌漫著,士兵們都有所耳聞,那些隨船配備的獅鹜飛行兵可不會幫著自己打仗,他們唯一的使命就是在遇到敵人時飛去聯軍報信。 對于普通士兵們來說,不懼怕斯比亞這個敵人那是假話,但自從聯軍軍部的作戰指令下達之後,他們心中對斯比亞海軍的懼怕已經順延到第二位了,取而代之的是戰敗懲罰:在額頭刻上“敗軍”兩字,默默無聞的在屈辱與庸碌中度過余生,甚至失去向黑暗魔王祈禱的權利……別說是魔屬士兵,就算是普通魔屬平民都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 “南風加大—調整風帆、穩定航向!” 艦隊左側的掩護艦上,站在舵手邊的航行官在大聲傳令。前後甲板上立時響起一片絞盤聲,漲滿的風帆在笨重的移動著,桅杆頂上的了望官不得不調整站位,以免那些撩過自己視野的繩索影響觀察,當他的視線再一次回到自己所負責的區域時,發現某一點上的浪花顯得有些死板,與周圍翻湧不止的海面上區別了出來—在這個稍縱即逝的瞬間,如果不是他的視線移動與那片海浪的湧動幅度達成同步的話,他不可能發現其中細微的異常。 一個冷戰,了望官渾身上下的汗毛都直豎起來,他用力拉動身邊的繩子,下面立即就把一個魔法師送上了望塔。年輕的魔法師強忍著酷寒,用魔法觀察了望官所指的方位——在魔法光幕上,雖然還是無法辨別輪廓、航向和速度,但那絕對是一艘船! 聯絡兵拚命的向艦隊旗艦打旗語,航行官在吼叫著:“槳手全力、頂風航行!放飛行兵!” 三只張滿雙翼的石像鬼從船尾躍起,各自緊抓一條拉直的繩索,如同風箏一樣升上天空,蓄滿勢力之後振翅向上,調整了方向疾飛。即便是使用了這種最穩妥的起飛方式,還是有一只石像鬼被突然襲來的亂風卷了個跟頭,差點掉下海去。 “是偵察船!”確切的消息很快就被石像鬼傳了回來,“速度很快,沒有旗幟!” 警鈴聲一響起來,艦船上就不再存有秘密。軍官全部補充到戰位上,凝神戒備的士兵們血液也沸騰了。在這種時候,一艘不打旗幟的快速偵察船跟在自己身邊,這只能說明自己與斯比亞海軍的戰斗已經迫在眉睫! “收到旗艦命令!”聯絡兵沖到指揮艙報告:“旗艦命令我艦帶左右兩艦攻擊敵方偵察艦、各艦放出全部石像鬼進行偵察!” “帶隊左轉!”艦長的命令簡短有力,“搶占風向!” 在這艘掩護艦掉頭沖向斯比亞偵察艦的時候,整個聯軍艦隊也開始收攏隊形,進行海戰准備。沒有人知道斯比亞的偵察艦是在做巡邏偵察還是戰前偵察,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一一它所屬的斯比亞艦隊一定就在己方周圍,距離這里不會超過兩個鍾頭的航程! 被發現的斯比亞偵察艦依仗著自己的速度和靈活性,在三艘聯軍掩護艦的圍堵中左沖右突,油滑得像條海鰻,無論情況如何危急,就是不肯離開聯軍艦隊的目視范圍。僅從這點就已經說明它不是在巡邏偵察,而是在做戰前偵察。 旗艦上,聯軍艦隊指揮官臉上的肌肉抖動著,下達了一連串命令。同一時間,旗艦後甲板清空,善于長途飛行的一隊獅鹜正在起飛……而那些先行起飛的石像鬼不負重托,發揮得異常出色,警訊一個接著一個傳到旗艦上,讓指揮官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發現斯比亞艦隊!兩支斯比亞艦隊分別位于我艦隊兩側! “各有主力艦四十艘以上,配有相當數量的小型掩護艦,有不明用途的超大艦只跟隨! “左側敵艦轉向,正向我艦隊靠近,距離我艦隊不足一個鍾頭的航程!” “右側敵艦轉向,正向我艦隊靠近,距離我艦隊不足一個鍾頭的航程!” “左右敵艦隊形一致,倒人字陣!” 在心里驚訝了一下斯比亞人的配合默契度,艦隊指揮官決定先行攻擊更靠近海岸的一支敵軍艦隊,好方便自己戰後的撤離,“全艦隊向右、呈突擊隊形全速前進,准備破擊敵軍艦隊!獅鷲分隊立即離開,上報戰況!” 聯軍艦隊排成兩列縱隊,像是兩支撩過海面的鐵槍,一往無前的刺向傳說中的斯比亞海軍。投石機上的油布已經揭開,努機上也架好了銳利的鐵箭,堅守著在崗位上的士兵們在祭司的帶領下向黑暗魔王祈禱著…… 整個艦隊,此時再沒有了多余的動作和聲音,直到一聲尖利的通報從桅杆上傳下來:看到敵軍艦隊!正前、八海里—他們升了斯比亞軍旗! 一瞬間,魔屬艦隊中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士兵們緊握武器的手猛的再一緊,有的人甚至連呼吸都已經忘記,真的是斯比亞人,他們來了!就要在這里進行戰斗了! 斯比亞艦隊越來越近,近到魔屬艦隊的士兵們已經能看清對方桅杆上的旗幟,他們的艦體和風帆上都塗著詭異的條形彩色圖案,和起伏不止的海面混成一體,即使是在這種距離上,依舊讓人很不容易分辨出他們的速度和確切航向! 魔屬旗艦的指揮艙中,兩鬢斑白的海軍中將望著斯比亞艦隊,禁不住心潮澎湃,接連戰敗的屈辱、對勝利的渴望,如同是兩只大手在猛力拉扯著他的心髒,就在對方前鋒艦艇駛入攻擊范圍的那一刹那,他忍不住拔出腰間的指揮刀,一刀劈得身前駕駛台木屑亂飛! “各艦,”老將軍發出一聲嘶吼:“為了魔屬聯盟的榮譽—戰斗!” 跟隨這一聲號令,魔屬海軍前列軍艦的投石機搶先攻擊,一團團燃燒的巨石從魔屬艦只的甲板上騰飛而起,帶著士兵們毀滅一切的欲望和希翼,向斯比亞艦隊狠狠砸過去! “敵軍攻擊!”巨石還在空中飛行,在斯比亞旗艦上,山德中將身邊的副官轉頭問長官:“是否反擊?” “還不到時候,穩住,”山德的雙眼微眯著,尖銳的目光緊盯著前方,“突擊艦沖擊!” 在第一輪巨石激起的水柱中,被魔屬海軍誤認為是“掩護艦”的數十艘斯比亞突擊艦猛的加快速度,組成兩列縱隊,迎面向魔屬聯軍的艦隊沖去,很快就遭遇了魔屬一方的掩護艦群—雙方的突擊力量在海面上擦肩而過,一場激烈而短暫的混戰後分道揚鎮,各自沖向對方的主力艦隊群,只在海面上留下二十多條猛烈燃燒的艦體。 後面的斯比亞艦隊也稍微改變了一下隊形,大約四十艘主力艦組成厚實的壁壘,用自己的艦體和風帆護住後面的六艘超大型艦船,但整個艦隊的方向和速度沒有大變化,只是“人”字陣形的後端收了上來,變做一個倒“U”字形,隱約要把敵軍的“雙鐵槍”罩在里面。 這種陣形並沒有特別值得一提的地方,但是“U”字底端兩側的六艘超大型艦船,怎麼看怎麼讓魔屬心里打鼓,難道這六艘大型艦船有特殊用途?或者就干脆是運輸艦? 一個接一個的疑問在魔屬指揮官的心中升起,但他下達命令時還是遵循戰前訂下的策略—海戰是苦戰、是血戰、沒有任何滑頭可耍!最穩妥的戰術就是最有效的戰術! “正面突擊,猛烈攻擊斯比亞主力艦!”中將的語氣沉穩異常,“注意防備斯比亞掩護艦的擾亂攻擊! 魔屬艦甲板上,全部投石機都瞄准了斯比亞主力艦,隨著距離的接近持續調整發射角度,巨石在空中連成了片,接成了群。不斷有斯比亞方的主力艦被飛石擊中,但他們的艦體堅固,不容易被飛石傷害—這是第一輪,接下來的近戰才是重頭戲,特別是距離五百臂,能直接攻擊對方風帆的時候,這種主力艦近距離戰斗,被各國海軍戲稱為“瘋狂潑水節”。 至于游弋在主力艦中間的那些掩護艦,在瘋狂潑水節來臨時就要遠遠逃開,他們的艦體大小,一個照面就會被燒成火鳥。 靠舷的弩機則俯首向下,准備攻擊靠近的敵人,眼見那些前來騷擾的斯比亞“小型掩護艦”就要進入弩機射程,幾十艘“掩護艦”上的桅杆卻突然折斷,向後倒去,風帆也緊縮成一團—不,那不是桅杆折斷倒下,那是斯比亞人有預謀的統一收帆! 沒有人不在內心中驚訝,但誰也沒有時間去思索斯比亞“掩護艦”的桅杆和風帆構造,因為這些接近的“掩護艦”又有了新變化—船身兩側的壁板向上伸出,傾斜過來之後嚴密的蓋在了甲板上方,保護住大部分船身。 遮蔽了自己的武裝,斯比亞人要怎麼攻擊?! 海面在起伏翻滾的時候,也把一艘斯比亞突擊艦推送到浪尖上,讓它那流線型的艦首跋雇萬分的高昂起來—艦首下方埋設的一根金屬撞角猙獰的指向天空! “他們要撞擊!”各艦的弩機指揮官大聲喊叫:“瞄准!瞄准他們的船身正中! 盡管斯比亞的戰術有些出人意料,但魔屬各艦指揮官卻並不慌張,對于己方這種舷高達到三十五臂的大型軍艦來說,斯比亞這種舷高十來臂的小船撞一下只能是輕傷,它們的撞角雖然尖利,但自身的重量卻不夠,無法在刺穿艦體的時候把破口撕開。 況且,參加這次海戰的魔屬大艦都裝備了最新制造的秘密武備,正是打擊這種小船的利器—每支弩箭尾端都有一條粗纜與主桅附近的一組滑輪相連,只要帶有倒刺的弩箭刺入斯比亞小船的艦體,滑輪那頭的重物就被拋下,斯比亞的小船會被吊在空中,生死兩難! 斯比亞人一向自詡自己軍力超群,但魔屬聯盟也沒有睡大覺,軍事科技一樣在前進! “突擊艦駛入投石機射擊死角、以輪葉漿前進……駛入弩機射擊范圍……繼續前進…… 進入貼身范圍!“斯比亞旗艦上,副官怪叫一聲:”魔屬艦隊上當了!我們的突擊艦加速成功!“ “弩箭發射!”同一時間,魔屬艦上傳出攻擊命令。 魔屬士兵沒有對不起長年累月的艱苦訓練,多組弩機同時運作,射擊角度和時機配合得天衣無縫,拖著粗纜的巨大鐵箭向著自己的目標呼嘯而去,負責牽引粗纜的士兵緊張的等待長官的命令。對每一艘斯比亞小船,他們都至少使用了三支鐵弩,所以要在第一時間選擇插入位置最牢固的那一支做牽引,另兩支要及時放棄才行。 “當!”的一聲巨響,飛在最前面的那支鐵弩撞在斯比亞突擊艦的艦體上,卻沒能如願刺穿,只在壁板上拉出一道讓人毛骨悚然的火星,就滑落到海里—這是金屬相撞的聲音! “混帳,是鐵船!”、“快轉舵!”、“重新裝填弩箭!”、“撐杆入水!”、“擊錘准備!” 電光石火中,魔屬一方的補救辦法接二連三的出籠,卻未想到利用特殊機械加速之後的斯比亞突擊艦避開了防守嚴密的艦首和艦身,直接撞向魔屬大艦的艦尾! 斯比亞人想做什麼?艦尾有什麼東西好撞嗎?是,那里有船舵,可是,要想用尖利的撞角去破壞水下的船舵,那就跟老眼昏花的人穿繡花針一樣艱難……只是理論上可行而已“喀嚓!”一聲,領頭的魔屬巨艦船身一震,正在用力扳動舵盤的軍官手下一空,整個人收力不及摔在地上,只余下舵盤無故瘋轉—尾舵已經碎裂了!? “他們的撞角不是尖刺形的!”一名目睹了尾舵慘劇的軍官面色發白的宣布:“斯比亞人誤導我們,他們的撞角非常大,上面還有鐵齒,全是沖我們的尾舵來的!” “快警告其他艦艇!”艦隊指揮官高聲叫著,但卻沒有多大的效果。 斯比亞突擊艦群已經沖進整支艦隊的陣形之中,正在肆無忌憚的沖撞著各艦的艦尾—這些小艦的防護嚴密、速度快、轉向靈活,根本拿它們沒辦法! 魔屬方射出的漫天弩箭中,終于有一根插進了斯比亞突擊艦的上甲板,倒鉤幸運的卡在金屬防護板的縫隙中,憤怒的魔屬軍官一聲令下,數千斤的重物從另一端的甲板被拋下海去,強大的勢能通過滑輪組的加強,把這艘鐵船向上拉起,雖然斯比亞人立即砍斷了粗纜,但艦首還是脫出水面,讓附近的魔屬軍人們看清了斯比亞人的神秘撞角。 那是一組正在運轉的錐型金屬機械,主體不算大粗大,但上面的八組鐵齒正圍繞著錐型主體左右相反的飛速旋轉,破壞范圍很大,別說是木制的船舵,就算是金屬制成的舵面在這種金屬撞角的攻擊下也會被絞成破爛! 思維靈活點的人一看這種撞角的長短大小和安裝深度,就會知道這武器分明就是專用于毀壞魔屬大艦的尾舵,斯比亞人一定搞到了魔屬主力艦的圖紙—這全是早有安排的陰謀! 這時候明白,很明顯已經晚了一點,就是在這段時間里,只是一輪接觸而已,就有十來艘巨艦被撞毀了尾舵,已經不能再轉向了……在海上的戰艦不能轉向,無論這戰艦有多麼強大堅固,它的最終結局都不會有任何的懸念。 “突擊艦繼續擴大戰果,主力艦向前,穩定戰場態勢,”斯比亞旗艦上,山德中將依舊是那副冰冷的臉色,仿佛眼前的戰局根本不足于撼動他那金屬一樣冷酷的心,“火力艦准備!” “火力艦准備!”副官大聲重複著命令,兩手緊抓住指揮艙的門框,連自己指甲出血都沒察覺到—身處在這樣一場激烈的海戰之中,見證斯比亞海軍即將到來的輝煌,年輕的心靈怎麼可能不激動?不緊張? 事實上,除了那些正拚死沖殺的斯比亞突擊艦,即將投入戰斗的主力艦和火力艦上,所有人的心情都與這位副官類似。 “主力艦已到達最佳射程!”副官的聲音有些顫抖,“請求壓制攻擊!” “攻擊!”山德一聲令下,在海面上飛越的帶火巨石就多了不止一倍! 雙方的主力艦越來越近,最終不可避免的開始擦身而過,但狡猾的斯比亞人,他們把距離設定在魔屬弩箭的射程之外,就是那麼一點微小的差距,魔屬艦隊的弩機大部分已經失去了作用……可恨的是,部分殺紅了眼的魔屬大艦為了追求這一點射程開始轉舵,但立即就遭到斯比亞主力艦的重點打擊! “混帳啊!”魔屬艦隊指揮官心如火焚,“斯比亞人這下知道我們那些艦艇的船舵沒了!” 但馬上,魔屬艦隊指揮官就得擔心另一件事,斯比亞的超大艦船顯露出尖利的牙口,甲板上緊密有致的排列著大型投石機,側弦上伸出上下兩層平台,上面弩機的體形跟魔屬這邊的中型投石機有得一比。第一次射擊就讓魔屬海軍張口結舌—鐵槍陣形前排的四艘主力艦完全被火焰吞噬,一艘悍不畏死的魔屬主力艦在被點燃之後還想上去撞擊,無奈被斯比亞主力艦用粗纜拉住,被那小山一樣的巨大艦船從頭頂碾過,活生生軋成兩截I在一系列看似普通的戰術安排之後,戰局已經在按照斯比亞方的預想進行。旗艦上的作戰軍官在紙面上把敵軍分為兩類—有舵的和沒舵的。其實不用他們去分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魔屬艦隊的隊形很快就會崩潰,變成兩個速度和航向完全不同的群體。 那些有舵的魔屬大艦,將在第一時間被圍殺,至于那些失去了船舵的,不妨讓它們先裝裝死狗,己方後面的火力艦會在戰斗最後趕去送他們一程。 被識別出來的,還能轉向的魔屬艦只遭受到猛烈的攻擊,斯比亞主力艦近乎瘋狂的向它們的桅杆和風帆傾瀉著火焰,成群的巨石飛離斯比亞火力艦的甲板,加深了這些魔屬艦艇的災難,場面上,這已經不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了! 追剿戰在冰冷如鉛的海面上展開,通體灰色的魔屬艦船,藍、灰、黑條紋斑中夾雜著白點的斯比亞艦在往來穿梭,相互撕咬著對方的尾巴,致命的武器就是他們之間的唯一聯系。巨石入水激起的高高水柱猶如鹼布一樣掛在海天之間,刺眼的紅色火焰燃燒著,在船帆上、在甲板上,甚至是在翻卷著泡沫的浪湧上! 隨著時間的流逝,魔屬艦隊一方的陣形終于分崩離析,中將指揮官長歎一聲,命令還有航行能力的殘余艦只自行突圍,這一仗,英勇的魔屬艦隊已經輸了……雖然胸中滿懷苦楚,但中將卻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在一場實實在在的海戰中失敗。 在列焰與鮮血的包圍中,中將指揮官開始了平生最後一次祈禱,也是最誠摯的一次祈禱……但願其他兩支艦隊,不要遭遇與自己相同的命運。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