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你們,對聯的戰略還有些迷惑吧?好在戰役現已全面打響,這些事情不再需要保密了.”到腳下的大船重新起航時,沉默不語的科恩微微一笑,回身看著身邊的將領們,朕之所以要繞個大圈子從這里進入魔屬,心里是存了一仗定大局的打算.“ 環繞在科恩身邊的十來位年輕將領,此時還屬于戰術,至多算戰役指揮官,沖鋒陷陣是拿手好戲,對戰略全局卻沒有接觸,這次作戰歸皇帝陛下直接指揮,實在是難得的學習機會. 都是從死人堆里滾出來的軍人新秀,雖然一個個有勇有謀,並不比那些高級將領遜色,卻輸在年輕,少了些跟在皇帝身邊打天下的經曆,這時聽到皇帝要交心,興奮得就想要當場大叫,臉上根本沒有一點恐懼怯戰的意思. “我們最大程度的遠離主要戰線,除了既定的登陸部隊之外,我們在戰爭期間得不到任何增援,如果魔屬聯軍回身過來打我們,我們就有可能被包圍,甚至被消滅,”科恩看了一眼身邊的將領們,“對這樣的戰役布局,大家心里一定會有很多想法,都說說吧!” 將領們互相看看,覺得皇帝不像是在開玩笑,于是紛紛說出自己的意見.這些將領事先並不清楚要在何時、何處登陸,直到今天早上才拿到詳細的作戰計劃和路線,這時候還沒消化完畢,所以這些意見比較雜亂,雖然個個求戰心切,但還是一致認為處境並不大樂觀. “這要從兩方面來看,”科恩臉上露出輕松的笑容,“當然了,這里是魔屬大後方,居民信仰堅定,恨我們入骨,行動上有很多不便.但另一方面,魔屬聯軍做夢都想不到我們能從這里登陸.他們在大後方幾乎沒有安排任何有機動力的部隊,僅有的那些守備兵團也只是監視奴隸用的.至于情報和向導方面,我們有聯絡處的支援,不成問題.” “是的,聯絡處在魔屬經營了這麼年,花了那麼多黃金,為的就是今天這一仗,”瑪法再恰當不過的接過話,“我們為各部隊准備的聯絡官數量足夠,標准配備是每五百人兩名,他們都是長期潛伏在魔屬的精英,熟悉這里的地形、語言、風俗,能夠滿足作戰需要. 將領們點著頭,壓在他們心里最大那塊石頭落地了. “雖然我們擁有這樣的便利條件,但對戰斗你們不能麻痹大意,”科恩接下來的話,卻讓將領們輕松不起來,“上一次作戰,我們是極力掩蓋自己的行蹤以迷惑敵人.但這次的敵人卻不會被我們迷惑,所以對各部隊的要求就更嚴苛.速度要快、作戰要堅決、路線要詭異,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讓魔屬大後方進入混亂狀態!然後,我們就要給魔屬來個大的!” “是!”短促的回答聲回響在甲板上. “這個計劃雖然冒險,但我們做的是百年大計!”科恩的聲音高了點,語氣強硬,把囂張話丟在了前面. 恍惚間,一個曾經是科恩親兵的將領還以為是大名鼎鼎的流氓總督,神屬聯軍第九軍團長官又回來了. “一直以來,魔屬聯盟憑什麼打仗?就是靠我們身前的這塊土地!這塊土地上的出產供養著他們的軍隊,讓他們一批批的年輕人長大,老鼠下怠一樣多生多養.不過,他們這次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那就是跟我交戰,在我眼里,戰場沒有前後之分!敵人沒有老弱之別!” “以前,我們是以一國之身份與敵人戰斗,打的雖然漂亮卻是小場面,傷不了魔屬聯盟的根本.這一次,我們是作為一個與魔屬聯盟等同的大帝國在作戰,我們要在最具戰略意義的地方下刀子,要一戰定勢,讓他們打成殘廢、讓他們翻不了身!” “我會把你們在各個地段依次放下去!我要你們打破他們飯碗、踐踏他們的土地!這一路上都給我燒過去!”科恩指了指前方的黑沉大地,“除了最初的給養,我手里沒更多東西.你們搶到什麼吃什麼,找到什麼用什麼,我什麼都不管!我只要一條,一條……” “時間一到,”看了一眼手下的將領,科恩凶狠異常的說:“都給我在布盧克帝國集合!” “是的陛下!”眾將領齊聲回應:“在布盧克帝國集合!” “今天,是魔屬聯盟的一個節日,因為在這個時節,突藍帝國最南端的群島會迎來第一場雪,所以這節日叫‘雪舞節’.在時間上標志這一年收獲季節結束,他們會唱歌跳舞來慶祝,而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自然也要入鄉隨俗給他們獻上一曲,”科恩背著手,“命令!” “在!”將領們再一次站直身體. “狂想曲作戰,現在開始!” “只要勝利,其他勿論!”年輕的將領們用力撞擊了自己的軍鞋後跟,用帝國軍校的方式回應了皇帝.軍團指揮的畢業考試由皇帝陛下親自過問,所以科恩也是他們的教官之簡短的會議結束之後,將領們分乘小船離開,這也就預示著由科恩陛下親自擬訂,代號為《狂想曲》的作戰計劃已全面展開. 在魔屬聯盟的喜慶節日里,在這個不可能發生戰爭的地方,在這條魔屬聯軍心髒血管一樣重要的運河上,斯比亞遠征軍第一軍團的十多名機要官全員凝神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前擺放著他們要用生命去保護的神秘金屬箱,長長的餐桌上全是閃爍著各色亮光的面板! “機要處中轉艦,接通!” “海軍第一、第二、第三艦隊,接通!” “遠征軍第二軍團,接通!” “南方戰區近衛軍統領府,接通!” 會議之後,換上黑色盔甲的科恩就一直待在這里,巨大的指揮艙中只有他一人在悠然踱步.在他的左側,機要官們彙報的聲音此起彼伏;右側,神情肅穆的參謀官們圍繞著一個巨大的沙盤,不斷把手中的小旗標記上去;書記官和傳令官跟在科恩身後,准備記錄他的命令. 這里還不到五十人,但這些人卻以比斯大陸上從未出現過的方式指揮著一場前無古人的戰役,時時掌握整個戰局.緊張、謹慎,容不得任何失誤! “戰報!第一團登岸完畢!” “通告第三團所屬運輸船,突擊分隊拿下了前面的碼頭,准備靠岸!” “第二團發展良好,已經隱蔽接敵!” 隨著這一聲通報,軍官們的眼色都顯得凝重起來,幾乎同時向皇帝陛下看過去,而皇帝陛下接下來的一句話,讓眾人的思緒都在這一瞬間凝聚成團. “讓他們……給馬丁.路德元帥殉葬!” “是!”軍官們回應著,一個個咬牙切齒. 雪原農場,魔屬聯軍在突藍帝國境內最大的一個綜合後勤生產基地. 一個小丘陵把雪原農場分成兩半,遠處是聯軍畜牧場,靠近運河邊是一個大型馬車作坊、一個大型面粉作坊、一個皮件作坊和數不清的大小倉庫.戰爭期間,這里比前線還要忙碌.幾千工匠在敲打鐵塊、制作盔甲馬車,更多的奴隸日夜開工磨制面粉、上馬蹄鐵.特別是軍畜牧場,在大雪降臨之前搶收的草料已經堆成了小山,但還有更多的草料從各條路上運來. 前線需要的物資數量巨大,連數量有限的守備部隊也加入到令人發指的監工中去,揮舞皮鞭驅趕那些身上遍布血汗汙漬的奴隸們,在忙碌的勞作中,沒有人發現在農場中心的丘陵上,有幾處草叢的晃動幅度跟平時有些不一樣,甚至還有一根兩人高的野草在高高挺立著. “真他媽的有家教,東西都擺放得整齊,”草叢被撥開一個口子,一名斯比亞上校軍官躲在後面,謹慎的打量著周圍,他的目光才撩過丘陵下的平坦處,已經被那些海量的物資嚇了一大跳,承自曆任長官的粗話脫口而出,“你媽媽的西瓜,老子這次發達了!” 在農場靠近運河的一面,守衛著路口的魔屬聯軍警備士兵全部被斯比亞人代替,步兵的攻擊順序已經安排好,一個千人規模的騎兵隊正潛伏在樹林中,等待著最後的命令. 傳令兵蠕蟲似的爬過來,小聲在上校耳邊說:“報告長官,各部隊都准備好了! “告訴他們,都給本官把眼睛睜大點,等突擊隊出手我們就攻擊!”上校往嘴里塞了一把草根,忿忿的嚼著,“你媽媽的西瓜,怎麼還不出現!” 在完整的橫刀計劃里,遠征軍應該有六個軍團,但這次是倉促上陣,只能拿出僅有的兩個軍團.各級軍官都是為培訓其他四個軍團准備的種子軍官,經驗老到,金責得很,所以科恩嚴令高級軍官只能指揮,不得親自上陣,這就讓習慣了搏殺的軍官們渾身不自在抱怨聲中,一隊運輸馬車出現在遠離運河的一端,順路向牧場駛來.車上滿載的草料堆放得像是一棟房子,這景象幾乎讓人質疑拉車的馬匹是不是快被累死了.負責押運的魔屬士兵老遠就拿出腰牌,扯開嗓子大叫著,快馬去守備士兵那邊通報身份. “快點過,後面的跟上!”路邊塔樓上,唯一的一名軍官吐喝著運輸隊,“磨蹭什麼!” “快點快點,都利索些!”押運的士兵也在吼,完了轉頭賠笑,“馬上就好,馬上就好!” 神情威嚴的軍官冷哼一聲,拉了拉身上的軍裝,轉過身去拿水杯,家里送來的新做疊香茶,剛調制完,要趁熱喝才好. 感受著手掌中傳來的熱度,滿懷期待的軍官揭開蓋子,吹吹茶上的浮沫,轉身,發現自己處于陰影中—是一個陰影正無聲的向自己撲來! 尖利的黑刃刺入身體,“嚓!”的一聲輕響,刀身突然在體內擴大,軍官清晰的感覺到深秋微涼的空氣灌入自己胸腔.這一瞬間,軍官發現自己的腳尖離開了地面,這讓他看到了下面的路口.那些被馬車擋住的地方都飛濺著鮮血,一些斯比亞人正站到警戒士兵的位置上,另有一些人正把尸體拖去路邊. 軍官眼前的敵人用冰冷的目光注視著他,他竭力的張嘴呼吸著,想弄點聲響警示其他人,卻毫無辦法發出聲音,掙紮著讓水杯一歪,就被一只大手連杯帶手的握住,順勢壓到胸前,滾燙的茶水打濕了軍服,混合著奔湧而出的鮮血向下流淌,散發出一股濃郁香氣已經不再劇烈抽搐的軍官被橫放下來,攻擊他的人脫去偽裝,露出里面與他一樣的軍裝,在替代他位置的同時還不忘用腳踩著他的頭.軍官那漸失神采的雙眼還望著外面的野地,那里有無數陰影正貓腰前進,越過牧場邊緣向前面沖去,但這名軍官卻無法行使自己的使命了. “什麼人?”倉庫大門處,監督奴隸進行搬運的一名聯軍士兵望見有人跑來,還以為是前來申領物資的冒失鬼,開口訓斤:“這里是倉庫重地,不許亂闖! 但那隊人卻並沒有停下腳步,反而沖得更快.聯軍士兵見勢不好,趕緊招呼另外的同伴跑去牆角拿武器:這是怎麼回事?聯盟大後方的治安一向都很好,怎麼鬧起流寇來了? 才把腰刀抽出來,那伙人就沖近了,裝束很奇怪,從頭到腳蒙得嚴嚴實實,黑糊糊的顏色,看不出來是大衣還是盔甲. “敲警鍾!”警戒的聯軍站成一排,趕來的軍官大喝一聲:“再不後退,格殺勿論!” “准備!”沖來的人停下腳步,右手整齊的向外一翻,露出一排弩機. 居中一人下令:“殺!” 尖嘯聲起,弩箭破空,站成一線的聯軍士兵瞬間就倒下一大半,余下的士兵驚駭不已,還沒拿定主意是進是退,第二批弩箭緊接著射到—除了帶隊的聯軍軍官之外,士兵們都沒有金屬盔甲,挨上弩箭的,無論什麼部位都是貫穿傷! “你們……是……什麼人……”身上插著兩支弩箭,聯軍軍官搖搖晃晃的前進幾步,就被沖上的敵人一刀砍翻在地. 對方的首領大聲招呼:“占領倉庫!發信號!” 當這個明亮的魔法光團升上天空時,忙碌的農場里並沒有大多人注意到,只有一群背上馱著沉重木箱的奴隸在用無動于衷的眼神看天空,直到從農場外傳來的沉悶馬蹄聲來到近前,如同春雷般回響不休為止! “敵襲,上馬!”聯軍指揮官沖到農場守備部隊營房外,命令僅有的一支聯軍騎兵迎敵三百多人的騎兵雖然不明白敵人為什麼會打到這里來,但卻沒有一個人膽怯,緊跟著長官沖了上去—他們是世代駐守這里的職業軍人,都知道丟了農場,橫豎都是死路一條沖了幾百步,發現前面的倉庫區亂成一團,身穿黑色衣甲的敵人步兵正在瘋狂屠殺一切敢于抵抗的士兵和工匠,甚至是不小心跑到身邊的奴隸,他們的一支攻擊前鋒速度奇快,已蔓延到作坊區了,好在人數不算大多,也就三、四百個,看樣子是小股的騷擾部隊聯軍指揮官看了一眼敵人的數量,心中暗想:“一定有內奸!一定要把內奸揪出來! 這樣想著,手里的長劍才剛舉起,就看到倉庫區域後飛起一片黑點,敵人有弓箭兵! “散開!”指揮官驚恐的大叫一聲,拼了老命催馬前沖,想脫出敵軍弓箭的打擊范圍. 周圍騎兵還沒有反應過來,那群飛來的羽箭就順著低伸的軌跡臨頭,落在後面的近百人被射中,其中半數以上的人被這黑杆黑羽的長箭貫穿身體,以各種匪夷所思的姿態榮耀獻身. 普通羽箭中還有幾枝混有晶瑩的閃光,被射中的人瞬間就被強大的殘留沖擊力撞離了馬鞍,或就干脆被撞成兩截,看著下半截被戰馬馱著“沖擊”,在天上翻轉的上半截發出淒厲慘叫.其他還有命在的騎兵一邊抹去臉上的血液和內髒碎塊,一邊鬼哭狼嚎的為自己壯膽. 人的本領參差不齊,馬匹的沖擊速度也是一樣,特別是在緊要關頭,本來還算是整齊的沖擊陣形變得稀稀拉拉,敵軍步兵卻早已依靠著倉庫和作坊的建築,用弩箭瞄准了他們“沖啊!沖進去就能活!”以第一輪攻擊推斷敵人實力,指揮官對“擊敗敵人”這種海市屋樓的目標已不抱希望,他只想早些沖進建築群,靠自己對地形的熟悉,繞路沖出去報信! 狡猾又刁鑽的斯比亞人沒有犯錯,他們的弩箭射得沉著,時間也拿捏得恰倒好處,甚至就像是在自家農莊上圍獵一樣悠然,幾枝弩箭一組,任憑聯軍騎兵如何油滑,卻逃不掉那如影隨形的最終一擊! 聯軍指揮官也是上過戰場的,卻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慘烈的一面倒戰斗,身邊的士兵和近衛接連倒下,他們發出的那些慘烈而又無助的慘叫,讓他心中憋屈不已! 三百多人的騎兵,沖近建築群的只有幾十人,聯軍指揮官已經找著一處縫隙,盤算好了逃跑的路徑.僅余在他身邊的幾名近衛心領神會,在他前面交互穿插,死命掩護著他. 身下馬匹的速度已經到了極限,視野里的一切景物都在劇烈晃動著,建築區越來越近了,一百步、五十步、三十步……穿越奔逃的工匠、跳過驚恐失神的奴隸,到了!建築間的生路近在咫尺、觸手可及! “嗚”的一聲,一根黑色鐵槍斜里橫飛過來,洞穿前面一名近衛的胸部,直接把他釘在厚實的青石牆上!另一名近衛躲避不及,一頭撞了上去,人仰馬翻之後被自己長官的愛馬踏碎胸腔,口中血箭噴空三尺有余!下一個瞬間,這些紛亂的血珠被襲過的魔法能量凍成鮮紅色的冰粒,把裹在一大片白色旋風中的幾名聯軍騎兵連人帶馬打得千瘡百孔! 依仗著自己身上的防魔盔甲,指揮官逃過了這一劫,但從碎肉堆里穿過之後,心中的堅強蕩然無存,他俯頭側身,把自己藏在馬身與石牆之間—那些戰斗、報警之類的想法在此時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野獸般的本能,驅使著他逃離這里,要死也不能死在這! 一個黑色的身影迎面沖來,他的體形只能以瘦弱來形容,兩柄黑色細長彎刀垂在身側,靠近刀鋒處卻亮得刺眼,就像日蝕後半那一抹才展現出無盡璀璨的弧形光亮—躲在馬頭後面的指揮官發出一聲哭號,手中長劍也舉了起來.依仗著速度,瘦弱的身影縱身一躍,腳尖搭上石牆繼續前沖,讓身體“橫掛”空中旋轉起來,兩柄細長彎刀挽成一個光輪,劃過馬頭與人身,在這刀鋒之前,魔屬聯軍的密造盔甲是那麼的脆弱,被它摧枯拉朽一般的剖開,撕裂里面的肉體,拖出漫天血光! 之後,黑亮的刀勢不減,又接著旋轉出去砍翻了後面的四名聯軍騎兵! 聯軍指揮官身亡魂滅,斯比亞軍以倉庫區為基點全面展開,突襲的人數雖然不大多,但這股黑色激流卻淹沒了整個雪原農場,滿眼刀槍劍戟,處處血肉飛濺,殘余聯軍士兵嚇破了膽,丟下手下武器就開始逃跑. 隆隆蹄聲中,斯比亞騎兵華麗登場,銜尾追殺那些混在奴隸群中逃散的士兵和工匠,守軍斗志崩潰,抵抗微乎其微,斯比亞騎兵只管往人多的地方去,刀劈頭顱、槍貫鐵甲,每逢出手必有斬獲,甚至連胯下馬匹都是四蹄染血、功勳卓然! “大局已定!”丘陵上的斯比亞軍官們早已站立起來,中校大聲下令,“後面的人准備接收農場,收集每一匹馬!其他人驅趕殘軍—機要官彙報戰果!” “回票陛下,首戰告捷!第二團奪取雪原農場,獲戰馬近三千匹,糧食馬車盔甲無數!”傳令官站在科恩身側,“守軍全滅,其余人等被第二團驅趕至預定方向!” “命令他們在補充馬匹物資後趕緊撤離,向下一個攻擊目標進發,”科恩陛下點了點頭,臉上卻並沒有顯露出高興的神色,“留下點火的人,等我們走遠之後掐著時間點火. “是的陛下!”傳令官跑去機要官處傳達命令. 科恩走到一張小桌前,伸手摸出一顆棋子,然後注視著舷窗外的河岸,嘴角邊露出一絲冰冷如霜的笑意,“本少爺領先一步。”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