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看了一眼剛剛送達的情報,年輕的聯軍作戰部部長,斯維斯。赫本中將就如同被石化魔法擊中一樣,臉上表情凝固,身體僵在靠背椅上,左手的那杯紅茶也隨之從蕩漾中平靜下來,只有香氣還在嫋嫋升起。 其它幾位也待在露台上的將領面面相窺,各自心中忐忑不已,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坐在斯維斯。赫本中將對面的吉倫特中將,看到了斯維斯眼中不斷翻湧的光芒,雖然他很快就閉上了雙眼,但吉倫特中將還是認出,那是獵人找到獵物時的目光! 睜開眼晴,把茶杯放到幾上,斯維斯中將用平靜的語氣說:“命令,停止對當面之敵而准備的進攻,實行嚴格的物資管制,就地籌措糧食。機動部隊退出一線,啟動堡壘作戰方案。” 除了吉倫特中將,在場將領無不大驚失色,“堡壘作戰方案”是聯軍為防備斯比亞得到強力外援展開反攻時的一個備用應急方案,是聯軍轉入重點防禦、節節抵抗的計劃……可是,這個計劃是不可能用上的,在聯盟的運籌之下,斯比亞沒有得到任何外援啊! “雪舞節,斯比亞遠征軍乘艦隊于突藍帝國運河入海口進入魔屬聯盟,之後一路逆行,將突藍帝國境內的運河區燒成白地。此情報已經過多次查證,屬實!”斯維斯中將把情報遞給身邊將領傳閱,只看著面前的吉倫特中將,像是在向他一人解釋:“今天是雪舞節之後的第三十三天,大半個月,斯比亞遠征軍的艦隊恐怕已經在向布盧克帝國邊境接近了。” “戰場的局勢被他一舉扭轉,”吉倫特中將沉聲響應:“他可以進逼斯潘內湖和福克斯堡。但在我們腹地孤軍作戰……這樣對待自己,好狠心的科恩。凱達!” 幾名將領還在這晴天霹靂一樣的情報中震撼著,沒有時間玩味吉倫特中將的話。 站著的將領之一看完情報細節,不甘心的嘶吼一聲。砸了自己手上地杯子,快步沖出,快到門口卻被斯維斯中將叫住。 “保持軍心,封鎖消息。”交代完華,斯維斯中將轉頭過來對吉倫特中將說:“福克斯堡應該是安全的,僅靠遠征軍,科恩。凱達不會攻擊這里,他付不起這個代價。如果能順利前進。斯比亞遠征軍會直接進入斯潘內湖,那樣的話,他們施展戰略戰術的余地會非常大。” “既然斯比亞遠征軍進入了運河,那麼他們就有所依仗,地方部隊能在河面上阻擋他們的可能性不大,即便是堵塞航道作用也不會太大,”吉倫特中將點了點頭,“如果我是科恩。凱達,我會先作勢要進攻福克斯堡。引發恐慌,然後再乘機進入斯潘內湖,掐斷聯軍的命脈!” “堵塞航道會有一定的作用,至少能為我們贏得時間。而我方從部隊回頭開始,到對其形成有效威懾為止,這中間不能有搶延。”說到這里。斯維斯中將轉頭吩咐副官:“前線指揮部、作戰部准備遷移到斯潘內湖一線,馬上!准備直接指揮對斯比亞遠征軍的作戰。” “我們部署在坎普海灣一線的部隊有超強機動力,距離也相對較近,可以于我之前趕赴斯潘內湖,牽制住斯比亞遠征軍。前線這邊。有足夠堡壘作戰方案中的守衛部隊,斯比亞近衛軍不可能達成大的戰果,”吉倫特中將站起來,“我們到達之時,就是與科恩決戰之日。” 聽到即將有這麼大的動作,另一名看完情報的將領急切發言:“請等等!作戰部長閣下。萬一斯比亞遠征軍只是騷擾我方呢?趁我們回頭,他們就撤退回大海!情報上說他們堵住了自己後面的運河,他們堵的,要清理也會容易得多!而我們一去一回,這戰役就打不下去了!” “要信任我們身後的聯軍軍部,”斯維斯中將站起來,走到這位將領面前,微笑著說:“不錯,是斯比亞人堵了身後的運河,但那並不意味著我們就不能重新堵、重複堵。放心,當我們到達斯潘內湖一線時,科恩。凱達一定還在運河上,我們有的是仗打。” “是……”也許是斯維斯中將的微笑有鎮定作用,將領用力的點了點頭,“下官莽撞了!” “分頭准備,立即出發!” “是的長官!”將領們領命,“下官告辭!” 等將領們離去之後,吉倫特中將才問:“閣下怎麼知道科恩。凱達一定會在遠征軍中?怎知斯比亞遠征軍值得我們回頭?” “按照我們事先的計劃,斯比亞難以逃脫這場戰禍,只有鋌而走險。”斯維斯中將臉上已沒有了笑容,“這等大手筆的戰略迂回簡直是前無古人,一次行動所需就能耗盡一個中等帝國經年積累的物資和部隊,怎麼會是迷惑行為?將己方部隊置于死地,這等看似荒唐透頂的戰略迂回如果不是科恩。凱達親自領軍,軍心何在?戰力何在?能在區區十來天的時間里把突藍運河區焚毀?” “他知道我會回頭!”重重一掌打在圍欄上,斯維斯中將少見的露出怒意,“欺人太甚!” “戰爭,一向是如此。”吉倫特中將輕聲說:“統帥斗智,戰士角力。” “我過于激動了,”斯維斯深吸了一口氣,“多謝提醒。” “究竟閣下剛才想到了什麼?”吉倫特中將笑笑,“才少見的流露了情緒。” “斯比亞何時擁有這樣一支戰略投送艦隊,我們現在不可能知道,但是我們知道,安排和指揮這樣一次行動所需的周期是很長的,而從斯比亞所謂的北部戰場到突藍帝國,這麼長的航程又需要多麼長的時間?”斯維斯中將解釋說:“科恩。凱達用尤里西斯親王演了一出好戲,至少在後半段。那場戰役最激烈地時侯,科恩。凱達是不在北部戰場的……而我們的目光卻依然停留在那里,甚至是到了最後,我們也只注意到坎普一線……作為指揮官。我失察了!” “在我這個老頭子來看,閣下完全可以不這樣想,這不是閣下或其它將領自責的理由,”吉倫特中將正色說:“科恩。凱達正用他最擅長的手法,指揮著斯比亞軍隊在進行一場前所未有的戰役,無論全局還是局部,都新、奇、險。對這樣的事,誰都不能事前有防備。” “我明白。但是我卻不能不擔憂,”斯維斯說:“至少在戰爭方面,科恩。凱達不是瘋子,他這樣做,必定還留有後手,我們當面之敵很可能是他預埋的殺手。” “就算是,那又怎麼樣?”吉倫特中將灑脫一笑,“斯比亞近衛軍怎知他們那遠在天邊的皇帝在做什麼?而他們又應該怎麼配合?說得直白點,斯比亞遠征軍從踏上魔屬後方的那一天起。他們這支孤軍就已經死了。” “但我們卻必須拋下眼前大好的局面回身救援!就算能消滅斯比亞遠征軍又怎麼樣?就算我們趕在他們之前趕到斯潘內湖,運河有一半也保不住了,”斯維斯很不甘心,“而斯比亞呢,他們卻得到一個苟延殘喘的機會!” “閣下,戰爭取勝的真締是變被動為主動。盡力讓自己抓住戰爭的中心,換言之,如果自己抓到的不是關鍵,那麼就要想辦法讓其變成關鍵……閣下擁有這樣的能力,我堅信!”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斯維斯語氣中消沉逐漸散去。“我們用科恩。凱達和他的遠征軍為餌,網開一面泄露消息,吸引斯比亞近衛軍飛蛾撲火……待其將要彙合之機一網打盡!” “他們的准備應該差不多了,我們出發吧!”吉倫特中將說:“閣下可以在路上完成策劃。” 就這樣,已經連續對斯比亞近衛軍發起兩次進攻的魔屬聯軍,在第三次進攻的前夕突然停止攻擊行動。機動力超群的幾個軍團逐一回撤。又過了兩、三天,本來占據絕對優勢的魔屬聯軍全線收縮,依托穩固的要塞城市進行重點防禦,似乎是進入了戰略防禦中。 這種景象很不正常,要知道,斯比亞近衛軍在防禦前兩次進攻中打得比較吃力,少數地方的兵力已近枯竭,第三次能否撐下來還是個未知數,聯軍現在停止進攻,無疑是給了斯比亞近衛軍一個喘息的良機。 但聯軍卻不得不給斯比亞近衛軍這個機會,因為斯比亞遠征軍在魔屬打得太順手,如果不及時糾集兵力回援,那麼運河最重要的樞紐——斯潘內湖就有可能落入敵手,魔屬聯盟的根本被其動搖,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好在聯軍當面的斯比亞近衛軍實力不強,防守有余而進攻不足,不用擔心身後被人抄了。 在聯軍的機動軍團全速回援之時,位于福克斯堡的聯軍軍部也沒閑著。 在最初的慌亂和爭吵之後,特別是在跟聯軍作戰部長的幾次聯系之後,這個聯軍最高機構終于發揮出它應有的職能,開始為即將來到的“斯潘內湖一一福克斯堡戰役”做淮備。斯維斯中將並有說錯,聯軍軍部的將領不是笨蛋,他們一邊進行已方的兵力調動,從臨近地區抽調的內河艦隊蜂擁駛住斯潘內湖,先行保證這個魔屬聯盟最大的內陸湖泊安全。 另一邊開始擠壓斯比亞遠征軍地活動空間,說明白點,就是一個“堵”字。 既然斯比亞人已經到了,那麼運河這一脈就得暫時廢棄才行!突藍帝國段的運河封堵了十二處,布盧克帝國段封堵了九處。竭盡所能,遲緩斯比亞遠征軍的行動!能將他們堵在運河上是最好,最差也要讓他們晚于聯軍接近斯潘內湖或福克斯。 因為他們知道,斯比亞人的目的絕不是待在運河上,但他們也不會現在就上岸。 整個大陸的消息靈通人士,都已經在突然平靜下來的南部戰場上嗅出了異味,一時之間,無數關注的目光全部投射在魔屬聯盟的腹地。而斯比亞的遠征軍,也的確如聯軍估計的那樣沒有匆忙上岸,還是在沿著運河固執的上行著,仿佛不知道聯軍巳經回援一樣。 魔屬聯盟的援軍分為四路,同樣是乘軍艦,向著斯潘內湖到福克斯堡一線彙集而來。 第一路來自聯軍前線,第二路來自坎普海岸線,第三路來自烏魯克方向,第四路來自特拉法方向。還有一支數量龐大的雜牌部隊遠遠的綴在遠征軍屁股後,雖然被多次伏擊,卻一直陰魂不散的跟隨著…… 大運河,艾里納帝國段。 運河到了這里已經不是人工開鑿或拓寬的,因為艾里納帝國境內最大、最寬的艾里江本身就是運河的一段,不需要任何改動就能滿足一切航運需要。魔屬聯盟十大風景線之一的曙光橋,也就修建在這條江上。鐵石混合結構橫跨整個江面,江心正中的兩個橋墩跨度最大,之間的橋面可以向上抬升,以方便大型運輸船通過。 壯觀的大橋,自建成的那天起就被譽為“巧奪天工的不世雄偉建築”。 而現在,整個曙光橋的橋身滿載沙石沉在冰冷的江水中,橫在斯比亞艦隊前方。 那是接到密令的艾里納帝國軍花了四天才完成的傑作,沉橋入江! 對于斯比亞遠征軍團來說,不通過這里就不能進入布盧克帝國,也就到不了斯潘內湖。但在距離大橋三百來臂的斯比亞運輸船上,那些斯比亞官兵卻沒有一個露出焦急神色,反而在船頭爭搶位置,劃拳猜枚的有,恐嚇威脅的也有,像是要觀看什麼節目一樣。 他們的皇帝陛下科恩。凱達,這時也坐在船首平台上悠閑的等待著,面前擺著一溜點心,似乎這即將上演的節目不但可以雅俗同賞,還是一個與兵同樂的好機會。在科恩身旁,帝國總聯絡官的臉色卻是鐵青,眼晴一直注視著遠處的江面,那里有一群群的小黑點正隨波起伏,每群小黑點都簇擁著一面揮動的小旗幟。 “陛下,他們完成了,”瑪法對科恩說:“現在開始嗎?” “當然,”科恩點了點頭,笑著說:“沒見大家都等得心急了嗎?” “開始。”瑪法轉頭過去輕聲下達了命令。 靠近曙光大橋的小黑點們接到命令,爭相翻身上了小船,一個個操起手槳,待人員到齊,于是齊聲大喊,槳葉起舞、銀珠紛飛,風一般的向這里劃來,猶如是皇家快艇競賽一般。運輸艦上的士兵們也齊聲為他們打氣,加油之聲震耳欲聾,遠遠的傳開去。 三百臂的距離並不遙遠,小船很快就到了,也分出了高下。小船上是穿著保暖水靠的水族士兵,他們丟開船槳之後的第一個動作就是登上大船,似乎小船上很不安全。 大橋處的水面似乎有少許的白色霧氣升騰起來,等待中的斯比亞士兵們嬉笑著,整齊的張大了嘴,用兩手撫住耳朵。 靠近大橋的水面在起伏著,巨大的氣泡接連破開,幅度在逐漸加劇,過不多久竟然像是沸騰了一樣翻滾!就連站立在三百臂之外的大船上,士兵們也能感覺到腳下傳來的陣陣震顫……但他們臉上的表情卻是越來越興奮,“開始了,開始了”的私語聲到處響起……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