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一聲沉悶的巨響,萬千白浪裹著著鐵石直刺蒼穹,幾達百臂之高,一面連綿而起的滯空水幕沿江橫掛,猶如城牆般壯觀瑰麗!跟著一團團烈火自江底噴湧而出,在水面上騰脹、分裂,又化為火流跳躍升騰……水幕正要下落,江面之下竄出的雜亂白氣又順勢而上,瞬間就將水幕連帶大橋附近的水面凍結成巨大的冰牆! 雖然一路上已經見過多次類似情景,但各艘運艦上還是傳出士兵們情不自禁的驚呼和贊歎,幾位最後撤離的水族軍官更是一臉的驕傲。 一輪贊歎聲還未落定,水面冰層就被無形的力量突破,形成一個個大洞,尖銳的風嘯聲響起,無數水珠和邊角尖銳的冰塊被卷上天,空中冰牆搖搖欲墜,發出一連串清晰的“咯咯”破裂聲! 轉瞬之間,無數條渾濁的巨大水流沖天而起,無比巨大的沖擊力把堅固的冰牆抬高十多臂,停滯片刻後緩緩下落,以萬鈞之力直接砸入江心! 這一砸,引發的災難可謂天地變色,轟然巨響中,這段江面變成了魔法戰場,大量的魔法能量在瞬間被同時釋放出來,引動自然的、不受控制的原始魔法,雖然是最簡單不過的能量沖擊,但強度卻不是魔法師能夠比擬的。只見江底的泥土裹著小碎石漫天飛舞,天上的水珠都被震成了霧氣,在三百臂的安全距離上,不少士兵都被震得搖晃不已。 巨大的水浪排開,運輸艦前後一陣亂搖,站在桅杆頂部的了望兵卻看得很清楚,那橫在江心的橋身早就化為烏有不說,江心還被整齊的開出一道巨大深壑。周圍的水倒灌進去,讓船身周圍的水面下降了四臂多! “真是夠刺激!”科恩抖落一塊掉在身上的碎石子,哈哈一笑,“叫人確認效果!” “十五處都起了效果。沒有廢品。”瑪法可不是光看熱鬧,在又一次于心里核對了埋沒魔晶石數量和爆炸點之後,才叫人上去確認效果。這種裝置威力驚人,如果有沒有起效的在檢查時爆了,足可叫人尸骨無存。 “雖然沒有其它辦法,但每次看到魔晶石被這樣使用,又是這麼大的數量,我心里很別扭。” “雖然成本大一點。但做事情要看效果嘛,況且別人這麼使用魔晶石可干不成這事。”科恩當然知道瑪法不是個小氣的人,事實上,全帝國最小氣的可能就數皇帝本人,“我也想不到,開發其它東西而發明的副產品,居然解決我們這次作戰中的一個大難題……真走運。” 也難怪科恩得意,這是皇家密造坊在開發絕密聯絡器材時發明的意外收獲。因為聯絡器材本身的魔晶石用量巨大,曾經多次出現事故。後來才找到了安全的使用方法。順便用這種魔晶石失衡後產生劇烈爆炸的原理來制作器材自毀機關,後來還甚至開發出了單獨的大型爆炸器材,但是造價極為高昂,最小的一個型號,所耗魔晶石的市價也在九十萬金幣以上。 對科恩來說,錢是沒用的。但對從小就愛錢的瑪法來說,每用一個這樣的東西都會讓他心碎欲絕,所以這一路他的臉色就沒好過…… 周圍地域已經被上岸部隊清空,空中有翼人監視,魔法師也在搜索。魔屬聯軍在短時間之內絕不可能知道斯比亞遠征軍用什麼辦法清除了航道上的障礙。 “障得排除,可以走了。” 前方的水族士兵探察完畢,在水面上標記出航道,艦隊收拾妥當,逐次起錨。 “剛到的消息,在南部戰場的魔屬聯軍巳經回來了。確認無誤,詳細情況會在今天送到。” “就怕他們不回來。” “另一個已經查實的情報是陛下的老朋友,曾經在上次神魔大戰後期與陛下對壘的吉倫特子爵已經升任中將,在輔佐我們的公爵大人。”瑪法輕聲說:“他們也一起回來了。” “制定神魔聯盟夾攻斯比亞的戰略時,策劃者里不可能沒有這個吉倫特,”科恩拿起一塊點心,臉上陰晴不定,“好啊,這兩人湊到一起是好事,真是連老天都在幫斯比亞。” “但陛下的打算……”瑪法一直被這個問題困擾著,“陛下怎麼讓斯維斯。赫本公爵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對付這種人呐,一般方法可不好用,”科恩陛下笑了笑,望著瑪法,“你要先挑逗他。” “挑、挑逗?”聽到這種答案,瑪法的臉一下就拉長了。 “是的。”科恩點了點頭,“所謂的挑逗,就指本少爺不拿正眼看他,只在沒有他的地方出現,所作所為卻能間接的點到他的痛處,讓他無從回避,讓他時刻處于本少爺的陰影之下。過不了多久,他就會積郁成疾,迫不及待的跳出來,哭著喊著要與本少爺一決高下……” “然後呢?” “然後?當然是滿足他了,再怎麼樣也不能顯得本少爺眼高于頂不是?” “他在這樣的情況下,出錯的機率就會大增,”瑪法跟著點了點頭,“似乎不太公平……” “這世上的事情,哪來那麼多公平?看著吧,好戲要上場了!”科恩敲了瑪法的頭,目光放到遠處的江面上,“在知道我們還有後手的時候,不知道一老一少的兩位中將,將會做何想法?你說,他們會不會去請求幫忙?” “難說,”瑪法搖了搖頭,“不過要嚴防。” “那就交給你了,情報收集上要盡量周全一些,”科恩點點頭,“我們畢竟是在人家的地盤上嘛,真讓人包裹起來,那可就不好玩了。” “是!我這就去安排!”瑪法走了兩步又轉回來。“我們到底什麼時侯才能上岸?” “什麼時候上岸?”科恩搖了接頭,“這個問題不應該由我們決定,而是由魔屬聯軍一方來決定,當他們做好了准備。我們自然就能上岸了。” “不是由我們決定?”瑪法的目光閃了兩閃,臉上仍有些疑惑,“不懂!” “慢慢體會吧,我不能指點你,”科恩岔開了話題,“說到這個啊,我們近衛軍的‘變奏曲計劃’和第二軍團的‘協奏曲計劃’應該准備好了吧?你順便去問問。” “哦!”瑪法帶著自己的疑惑離開。 漫漫數千里地大運河,以這一河濯濯承載著兩支互為宿敵的艦隊。浪濤起伏跌蕩之中,彼此之間已越來越近……斯比亞遠征軍以魔屬聯軍想不到的速度破障前進,而在另一邊,魔屬的救援部隊也以斯比亞人想不到的決心和規模在往回趕。 魔屬聯軍作戰部指揮艦上,年輕的斯維斯公爵正凝神注視著手上的一幅地圖,這是他親手繪制的一幅半成品,公爵有這個習慣,每當大戰臨近時都會用繪制地圖的方式來幫助自己理清思緒,做為這種方式的一部分。他會在同時和旁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戰局。 這時在他身邊的人,是神色平和的吉倫特中將,一老一少的搭配,倒也能夠互補。 在對答之間,科恩。凱達的心思讓他們揣摩了個七、八分。對科恩的揣摩越是深入,兩人的態度就越是認真和謹慎。因為兩人都有預感,他們就要窺視到科恩的一手殺招“……斯比亞遠征軍的艦隊正順著艾里江連接突藍的支脈前進,速度比我們預想的要快,似乎守備部隊堵塞航道的辦法沒有效果,”吉倫特中將正在念最新收到的情報。 “按照這樣發展下去,當我們到達斯潘內湖的時候,斯比亞人也到了。斯潘內湖將會一片狼籍。” “這不正是斯比亞人要的結果嗎?他們到達斯潘內湖之後,才能選擇突圍路線,” 斯維斯公爵說:“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那就不是科恩。凱達了。事實上。你我不都是想在斯潘內湖圍剿斯比亞軍嗎?” “同樣數量的部隊對比,斯比亞人無論在戰斗力或指揮上都占優,這一點不用質疑。但在自己的土地上,我們能便捷地調集大軍圍堵他,這一點也不用質疑。”吉倫特中將搖晃著手里的酒杯,“就算是國難當頭,他也不會用上這自取滅亡的一招啊……” “科恩必然有所依憑,算好了我們無法圍堵他,但我們這邊卻有能力做到……這皆中有一個大缺口,”斯維斯公爵手上的筆在一點點的勾勒著運河的輪廓,“究竟在什麼樣的情況之下,我們的圍堵會出現問題呢?” “戰略層面,魔族和神族不可能插手戰事,魔屬聯盟和神屬聯盟也不會構成影響,整個戰場環境是一再經過我們確認的,”吉倫特中將回答:“那麼能出現問題的地方,就只能是在戰役層面,我不相信我們的兵力部署和策略會出問題。” “那剩下的因素就不多了,而且是他方的因素,”斯維斯公爵點了點頭,“我們己經足夠的評估了斯比亞遠征軍的戰斗力,所以不會給他蠶食我軍的機會,而是決定一次定勝負,在這樣的條件之下,科恩能玩出的花樣就不多……兵力?如果斯比亞軍的數量多了的話……” “有可能,但是斯比亞遠征軍要增加多少才能改變這個局面?” “增加一支與已知遠征軍同等數量和水平的部隊,而且要在合適的時間,出現在合適的位置上,”斯維斯公爵說:“那樣的話,我們的圍堵才會被打破……” “斯比亞近衛軍是不可能滿足這個要求,就算他們全力進攻,推進速度也會很慢,”吉倫特中將搖了搖頭,“我們已經推演過了,他們最多能擔當一個收尸的使命。” “那麼,如果有新的增兵,就會出現在其它方向,而且速度要快才行……我們是不是想多了,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斯維斯公爵抬起頭來。自嘲般一笑,“這得依靠大運河……” “是啊……”吉倫特中將正要點頭,卻發現斯維斯公爵的笑容凝固在臉上,目光也重新下落。手指放在一條大運河支脈上,久久沒動。 “怎麼?” “科恩。凱達,真是狡猾到了極點啊!”斯維斯公爵歎了一口氣。 吉倫特中將猛然站起,發現公爵的手指放在大運河坎普到斯潘內湖一線——原本在坎普海岸線防禦斯比亞登陸的部隊最先接到回援命令,就是沿著這條線去斯潘內湖的。 “出了什麼問題?” “科恩。凱達這手玩得很漂亮,也很毒辣,是攻心之計。”斯維斯公爵的語氣不再是那麼平靜了,“從突藍帝國進入運河之後。他就大張旗鼓的燒,惟恐我們不知道一般。因為他清楚,魔屬聯盟和聯軍都很注重榮譽和尊嚴,但凡是有半點辦法都會回頭救援的……緊急回援,問題就出在這里!” “如果我們沒有調這支特別部隊呢?” “怎麼可能不調?在得知斯比亞遠征軍的消息時,我們倆不都是第一時間想到這支特別部隊了嗎?只有他們能快速行動,牽制住斯比亞遠征軍。在我們想來,斯比亞遠征軍既然已經出現,那麼在坎普一線的反登陸已經毫無意義。科恩。凱就是給我們做了這樣一個思維慣性的圈套,讓我們上了當。誰也沒想到他還有第二支遠征軍!” “原本用來反登陸的特別部隊緊急回援,他們要盡快趕到斯潘內湖,那麼行動計劃上就不可能周密,因為進入艾里納帝國後有軍站供應,還要換作戰裝備。所以作戰部隊之後的後勤輜重必定會是自行籌措船只跟隨!另一支斯比亞遠征軍必定就隱藏身份跟在後面了!” “坎普境內居民少且並不可靠,又沒有駐軍點,很難發現尾隨艦隊中的問題。斯比亞軍的情報發達,冒充後勤艦艇是小菜一碟,”吉倫特中將也明白事態的嚴重性。 “特別部隊的後勤輜重艦隊怕是凶多吉少了。” “他們會被兩支斯比亞遠征軍夾擊的!按照日程來算,特別部隊今天會到什麼地方?” “按照計劃,他們應該進入了艾里納境內,就在艾里江連接坎普段。”吉倫特中將回答:“如果斯比亞人掌握占領了艾里江,那麼我們的圍堵就很成問題,艾里江水系連接著坎普、韋爾斯、突藍、布盧克四國啊!這就意味著斯比亞軍占據了大運河的西部水域。把整個聯軍分割成了兩塊,而他們自己卻有了安全的撤退通道!” “用獅鷲傳令,”斯維斯公爵拿定了主意,叫進傳令官,給特別部隊下達了緊急命令,最後又強調:“一定要托守住艾里江水系,保證藍翎湖不落入敵手!” 坐下之後,斯維斯公爵看著手邊的地圖沉思一會,對吉倫特中將說:“有點不妙,我們的命令到達時,正好是特別部隊靠岸于艾里江邊的軍站,進行換裝的日子……為什麼?為什麼科恩。凱達的計算竟然能如此精准,其中環環相扣,又步步走在我們前面?!” 吉倫特中將臉上表情嚴肅,沉默不語。 “他在我聯軍中安有奸細,這我知道,但這些奸細能把你我心中的想法也彙報他嗎?”斯維斯公爵扔下筆,表情在快速的變換著,“為什麼斯比亞皇帝會熟知我心中想法,如同與我從小一起長大的親人一樣?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我的錯誤會越來越多,必定會一步步掉入他親手設計的圈套!” “閣下認為戰爭是什麼?就我看來,戰爭就是敵我雙方的統帥不斷犯錯的過程,一個統帥要想沒有錯誤,除非什麼也不做!”等斯維斯公爵的疑問完結,吉倫特中將才開口,“重點不在于自己有什麼錯誤,而是要抓住對方的錯!” “科恩。凱達會有什麼錯誤?”斯維斯公爵不怒不喜地反問:“能讓我抓住又足夠致命?” “他太能計算,太會計算,而且還可以保證執行自己的計算,他的整個作戰計劃太精確,看起來,我們以一般方法無論如何也難以取得主動。”吉倫特中將說:“但在這種精確的計劃之中,只要一個環節出錯,就足以導致計劃全盤崩潰而不可挽救,這就是他的致命錯誤!” “有道理,”斯維斯公爵點了點頭,“也有難度。” “要抓住科恩。凱達的痛處當然很難,所以,在尋常辦法無法爭取主動的時侯,我們也要增加兵力,”吉倫特中將笑了笑,伸手從懷里掏出一張信箋遞過去,“雖然不多,但把這股力量運用在關鍵之處時,就可顛覆整個局面。現在的話,科恩。凱達本人就是他計劃中最脆弱的一處。” “有這種辦法?”斯維斯公爵接過信箋一看,立即訝異的抬起頭來,“原來科恩。凱達被詛咒不是騙人的,他真是有傷在身,這種方法一旦施加到他身上,效果是怎樣的?“ “是的,傷有多重不得而知,但一定是有傷。”吉倫特中將回答:“施加到他身上,斯比亞人就應該為他們的皇帝准備國葬了。” “沒想到中將你也是……” “我只是一個農夫,過去、現在、將來都是一個老農夫……”吉倫特中將拿回信箋,手腕一繞,紙張就在空中燃燒起來,嫋嫋青煙中,中將用蒼老的聲音說:“閣下覺得怎麼樣?” “有些為難。” “會有人安排好一切的,”吉倫特中將說:“閣下不必在意這些,專心只求一勝就好。”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斯維斯公爵搖了搖頭,“我是這場戰役的指揮,我當然要一心求勝,但是我不想輕率的使用這股力量……即便是對戰局有利,也要由我來決定是否使用,這是不容商談的指揮權,希望閣下能體諒我。” “明白了。”吉倫特中將當然明白公爵話里的意思,于是鄭重的點了點頭,“我立即把閣下的意思傳達到,盡力讓這股力量在聯軍的直接掌握之下。”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