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按照陛下的計劃,我軍已經最大限度的展開了,正在摧毀當面的敵軍設施,到目前為止發展順利,”瑪法帶著一眾將領,來向科恩陛下彙報戰況,“……我當面之敵接成三條戰線,以個要點扼守住我軍前進路線;側面之敵緩慢靠近我方,動作穩健,取守勢……” “哦?”科恩仰頭望著天,“他們沒有一支部隊打算出來找本少爺拼命?” “沒有。” “這樣啊,”科恩陛下嘿嘿冷笑,“人家這麼大方的把大門打開,你們就別閑著,能怎麼玩就怎麼玩吧,你們不玩大一點,人家不會舍得上主菜的。命令艦隊進入斯潘內湖巡航,保證我軍無後顧之憂。” “是的陛下!”將領領命而去。 “陛下,打到現在,我們的作戰意圖已經完成大半了吧?”見身邊沒有了旁人,瑪法輕聲問:“近衛軍那邊都准備好了,只等陛下點頭,變奏曲計劃就可以實施。” “別忙,”科恩搖了搖頭,“魔屬聯軍的主力還沒出現呢!” “那我們現在干嘛?沒辦法拖時間了,”瑪法試探著問:“不是真的要打福克斯堡吧?” “這哪說得准,”科恩笑得更加溫柔了,“以前沒想打,可是現在……真的很想看看公爵大人知道福克斯堡被攻擊的表情啊……好吧。就這樣決定了,給本少爺清掃福克斯堡外圍!” “這……”瑪法頭都大了,“真要打?” “還有假,快去!”科恩臉上雖然有笑容,可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速度!” 瑪法一跺腳,轉頭就奔出了指揮部。 于是,本來是斯比亞遠征軍全盤戰略中的可選擇的一個環節——佯攻福克斯堡戰役。在魔屬聯軍有意無意的“放縱和配合”下,弄得越來越像是真的。對福克斯堡周圍地區的人們而言,戰爭,果然是充滿了無法預測的因素…… 自從進入魔屬以來,斯比亞遠征軍都是在小打小鬧,今天燒個作坊。明天掏個倉庫,雖然實際戰果很大,但軍官們一個個都被憋得撓腮抓耳,這時得到一個如此明確、龐大的攻擊目標,各部隊上下都嗷嗷直叫。你爭我奪的撲向任務區,跟一群看到布施面包的流浪兒一樣。 斯比亞打攻堅有一套完整戰術,首先就是清掃外圍。部隊得到劃分的區域之後。怎麼打,指揮部根本不管的,只有一樣,戰區內的局面越亂越好。況且這里的魔屬腹地,打下來也沒法長期占領,打的時候根本就不會心疼,也不會有顧及,所以戰術是很好安排的。 對地方守衛部隊,斯比亞軍的方法是先突襲。中間開花、相向穿插、旋風破擊……對于強攻會造成重大傷亡的地方就圍三放一,留下一條“生路”讓他們逃走,對于那些要與腳下土地共存亡的中堅部隊,要創造條件讓他們逃走,火燒、煙熏、斷水、石頭砸…… 當然,對方一動就意味著走上了一條不歸路。他們一挪窩,會發現自己周圍都是敵人,筋疲力盡之余,也就是窮途末路之時,斯比亞人會在恰當的時候出現,像收割莊稼那樣收割他們……最多留幾個回去福斯堡報喪的。 沒過幾天,福克斯堡周圍地區已是“濃煙滾滾向天橫,戰火處處社稷盡”。好好的一片富庶魚米鄉,硬是被斯比亞遠征軍打成蠻荒之地。 當斯比亞遠征軍開到福克斯堡城下,架起長程投石車的時候,站在城牆上的魔屬聯軍軍部的一眾將領臉都綠了,之前信誓旦旦保證對方不會真攻城的人,心里都在忐忑不安。而距離他們五里之地,換上一身黑色盔甲,騎在小烏鴉身上的科恩•凱達陛下,一邊把玩著手里的黑鐵斷劍,一邊也在打量著這座並不陌生的城市。明明眼前形勢一片大好,但他的神色卻有些沉郁。 科恩身邊的瑪法看了一眼那柄斷劍,原本輕松的神色也沉重許多,歎了口氣,“陛下在想念馬丁爺爺?” “是啊,如果不是馬丁爺爺死守銀霜堡的話,我們現在還在跟尤里西斯對掐,沒可能打到這里解圍,”科恩眼中火光閃過,斬釘截鐵的下令,“投石車現在就攻擊,使用火油石彈,不要打城牆,直接往城里丟!給本少爺點燃這座城市!讓他們知道惦記斯比亞的下場!” “是!”瑪法興奮的問:“什麼時候開始攻城呢?” “你傻啦?”科恩又敲了瑪法的頭,“點城之後全魔屬的人都要找我們玩命,全軍入夜之後就撤退,天亮之前一定要撤完!” “????”瑪法呆呆地問。 “遠征軍的作戰使命已經完成了,我們回家。”科恩說:“命令近衛軍,變奏曲計劃開始!” 在斯比亞遠征軍的全盤戰略里,攻打福克斯堡是一件只能宣傳而不能去做的事情,福克斯堡這座超級城市防禦堅固,駐軍數量多而精銳,雖然所屬的機動部隊早就調去了魔屬聯軍里,但剩下的皇家步兵團依然可以防守這座城市。要打下來,極難。 科恩之所以要大張旗鼓的登岸、進逼、掃外圍,是在執行早先的戰略安排,是想把回援的魔屬聯軍吸引到福克斯堡一線,那麼他就能指揮遠征軍在內糊上襲擊之,盡量避免己方的損失。但這次回援的魔屬聯軍軍團不僅不露面,反而派出經驗豐富的“農夫中將”在遠征軍旁邊紮起了籬笆,作出一副要把科恩困在這里的態勢——當然,他們有這個實力。 所以這地方已變得很危險,科恩多留一天,就多一分危險 但說到全軍撤退,這又談何容易呢?遠征軍這里一動,“農夫中將”的部隊就會如影隨形的跟上,隱隱牽制。在諸如登船等等的時候,部隊就會變得非常危險。所以,安全撤退的關鍵是要先創造一些條件。而這些條件嘛,自然就得在福克斯堡身上找了…… 雪舞節之後的第四十九天深夜,在形勢看起來一片大好的情況之下,毫無預兆的,突入魔屬聯盟腹地的斯比亞遠征軍開始了全面撤離。在他們身後,布盧克帝國的首都福克斯堡已經燒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盆。火勢猛烈,連幾百里外都能看到蕩漾在天際的紅光。 但凡是一國之首都,那都是有些年頭和來頭的城市,建築大多也都上了年紀,最好是古董才顯得氣派!福克斯堡乃是個中翹楚。城里當然全是古董——木結構或木石混合結構的建築,屬于一點就著的柴火堆,連魔殿那綿延成片的建築也不例外。 斯比亞軍的火油石彈個頭小、重量輕。打得又遠又准,按照其射擊精度和次序看來,他們早就擁有福克斯堡的詳細地圖,甚至早就有了一個火燒福克斯堡的計劃!先是一陣亂打將各區救火隊調離,然後再分城區、分街道點起火頭,起火點間隔再合適不過,而且還充分借助了風力。要說這不是戰前的計劃而是隨便打出來的,福克斯堡居民就得去上吊喊冤! 于是這一整夜,福克斯堡軍民什麼都沒顧上,就滅火了。一邊與舔蝕著聖地的沖天火焰戰斗,人們一邊在心里用最惡毒的言語咒罵科恩•凱達…… 渾然不覺這場大火是自己挑起戰爭的報應。 福克斯堡是一個什麼地方?那是號稱“整個魔屬聯盟首都”的超級城市。要文化有文化,要曆史有曆史,尋常的百姓貴族能進去看看就會熱淚盈眶。隨便叫來一個人,先給他一套在福克斯堡的房子,然後當著他的面殺他老子。他都不會吭聲…… 所以,在看到這場火的時候,方圓幾百里的魔屬聯軍頓時進入一種瘋癲狀態,幾支布盧克帝國的直屬部隊再也管不了什麼聯軍的軍令,當夜就起拔,僅帶著作戰裝備就向福克斯堡沖去。其余聯軍部隊先是一陣人心浮動,又看到有部隊向福克斯堡沖去,也趕緊隨了大流。 整個福克斯堡戰區分城市和外圍兩個防禦體系,外圍部隊雖然都是二流、三流的牽制部隊,但數量不少,所以是統一由一個指揮部協調指揮。但這個位于戰場後方的指揮部在剛入夜時,就被斯比亞遠征軍的一支精銳給連鍋端了。幸存下來的幾個參謀根本不清楚被襲擊的過程,只知道無數的魔法和箭矢從天而降,又有無數黑衣黑甲的敵人從地道中湧出……然後,就啥也不知道了。 失去指揮部統一協調,各支魔屬部隊雜亂無章的湧向福克斯堡。他們互相之間沒有平行聯系,而位于福克斯堡內的聯軍的指揮系統始料不及,無法接替調整。所以在半夜之後,福克斯堡外圍地區已經是一片混亂,各處軍隊在路上擠成了一團,所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就是這些部隊現在的真實寫照。 特別是駐防本地的布盧克帝國的幾支直屬部隊,其組成成分很複雜,少爺兵、老爺兵、奴隸兵全都不缺,還有之前大動員階段收上來的一大堆雜兵,根本不堪大用。駐守福克斯堡城內沒他們的份,但是湊熱鬧卻不甘人後。這些人往戰場里面一擠……亂子可就更大了。 也就是在這樣的混亂中,斯比亞遠征軍派出的這支挑釁部隊,慢慢的開始了行動。執行這項“挑撥工作”的是??悠久傳統的夜鷹部隊,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坎普內亂的禍首。現場指揮由科恩•凱達陛下擔當,這是經過實戰檢驗的、舉世無雙的、非尋常八士兵們一口地道的布盧克方言,軍官們說話貴族韻味十足。原版服裝道具再配上標准的軍令口令,外加惟妙惟肖的臨場發揮,這樣的“傳令官、偵察兵”,試問有誰能辨別真假?心癢難耐的科恩陛下甚至還親自上場,指揮著一支地痞組成的部隊設下埋伏,暗算來襲的“斯比亞軍”,一連打了兩個勝仗才盡興而回……回去之後,被急得差點去上吊的總聯絡官拉到僻靜處一頓亂打。 在黑暗、焦急以及恐慌中,斯比亞情報人員炮制的流言和虛假情報如同瘟疫般蔓延開來……加之一再受到“友鄰”部隊的襲擊,魔屬聯盟的各方部隊終于互相開打,誰先動手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開始拉幫接伙的大干了。 這是一場集夜戰、野戰、混戰于一體的全方面戰斗,過程曲折、場面精彩。各支魔屬部隊的戰果都很輝煌。到清晨時分,聯軍的吉倫特中將接到消息親自趕到時,擺在他面前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爛攤子——各部傷亡共計二萬余,半夜里跑散的、跟丟的、嚇傻的不計其數。 在那些沒來得及開打的部隊中,有的僅剩下指揮部和衛戍部隊。其他部隊不知道哪去了;而有的是在一夜苦戰之後卻猛然發現自己的人數多了兩三倍,仔細一查都不是自己的兵……這些本來用在向斯比亞遠征軍施壓的部隊,到現在根本派不上用場了。 臨時統領所有部隊。以個人權威壓倒一切,吉倫特中將這回使用的是雷厲風行的手段,當他到達福克斯堡之後,麾下部隊已經建制清晰、軍心穩定,只是時間上有點延誤,兩天已經過去……斯比亞遠征軍利用魔屬軍隊的這場混亂,已施施然打點好一切,揚帆斯潘內湖了。 對斯比亞遠征軍來說,帝國的戰斗——狂想曲作戰計劃已經結束。現在,腳下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回家的路。 以超越時代的遠洋投送能力和實時通信能力為根本,斯比亞遠征軍在沒有任何人預料到的地點進入魔屬聯盟,展開一場大范圍破壞戰。在這場占據絕對優勢,長達五十一天的戰役中,共行經四個魔屬帝國。雖然沒有進行大型戰役,但一路之上取得的戰果是極為輝煌。 前後消滅魔屬各帝國軍隊三萬余人,內河艦艇三百多艘。完全被摧毀的倉庫三百六十九個、作坊一百零四個、軍用牧場九個、草場二十七個、造船廠十一個、碼頭八十七個、礦區五個,其余駐軍點、農場、農莊、小鄉鎮無法計數…… 對于繳獲的馬匹、糧食、武器等物資,遠征軍上下都堅決執行了科恩•凱達的命令:能用就用、能吃就吃、能燒就燒、能毀就毀,不能吃、用、燒、毀,甚至不能刨坑埋的,拿去堵塞運河! 可以這樣說,在這場持久的戰役之中,魔屬聯盟的整個軍民生產體系、運輸體系的三分之一以上被斯比亞遠征軍破壞,有一半以上的庫存物資被毀。現在,擺在魔屬聯盟面前的難題是:別說再發動一次戰爭,怎麼讓國民過完這個冬天都將是一件很頭疼的事! 在聽到斯比亞遠征軍“火遁”之後,整個福克斯堡地區都陷入一片可怕的寂靜之中,灰頭土臉的人們仰望著魔殿,眼中流下了屈辱的淚水……因為,他們已經沒有能力追擊敵人了。滿腔的悲憤都寄托在唯一的希望上,那就是他們以往用血汗喂養出來的魔屬聯軍前線兵團! 雖然不知道他們具體在哪里,但這些軍團一定就游弋在斯比亞遠征軍附近! 福克斯堡地區的慘狀,很快就隨著情報傳遞到了位于千里之外的斯維斯•赫本公爵手中,看完之後,這位聯軍作戰部長憑欄遠眺,目含熱淚……福克斯堡不但是他的首都,也是他的故鄉,把這樣一個城市當作戰爭天平上的砝碼,公爵心里也極不好受。 但是,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斯維斯公爵已經抓到了這場戰役的關鍵! 斯維斯公爵抓緊了戰報,手中的紙張被揉成一團。雙眼中翻湧著火焰,科恩•凱達,你以為你做得非常巧妙麼?等著吧,我要讓你嘗一嘗弄巧成拙的滋味!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