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現在的神魔分界線,與幾年前相比那是大不一樣,因為在這實直是這已經屬于斯比亞帝國的領土了,而且居住其上的各個部族對他們的新主人有很高的忠誠度,加之部族居民對生活的要求並不高,有吃.有穿,不橫死,就是大眾化的幸福,所以在建設事物是幾乎沒是沒有什麼障礙。 在科恩跟魔屬軍打得難分你我的時候,這里的建設卻進行得如火如荼。縱橫交錯的道路體系已初具雛形,人口逐漸流向分布合理的市鎮——其實並不是市鎮,而是軍事屯軍點。人們經由這里轉向斯比亞各個行省,其中包括坎普和韋爾斯兩個特別行省。 在橫刀計劃中,神魔分界線地區是作為最重要的戰略基地存在的。先期建立的十幾處軍事基地已具備了完全能力,加之自神魔大戰之後就秘密建立在森林中的龐大後勤生產基地,這塊土地越來越重要,已契合其本身的關鍵位置。斯比亞這次針對魔屬的作戰之所以能瞞過所有人,正是這里的生產基地在提供後勤保障,沒有動用斯比亞本土一個面包。 動用這種機密的後勤基地,也正是科恩任命萊頓•羅倫佐為總後勤監督的根本原因。 沉眠之地外圍,一座隱藏在密林深處的一處軍事化營地里,斯比亞帝國真正的首腦們正在辦公。一排簡易的樹屋,分別是皇妃、國相、總參謀部等實權人物的辦公地。這種遷移內政的安排是橫刀計劃實施的先決條件之一。是很有效的防范手段。 “……聖都的暗殺風波,在近衛軍和聯絡部的強力壓制之下,總算漸漸的消失了。烏鴉君他們找出了四百多名殺手,都是這幾年先後潛伏于聖都的,黑骷髏會真是喪心病狂到了極點!”在皇妃的樹屋中,神色疲憊的國相正看著手里的報告,向第一皇妃轉述其中的內容,“我帝國高級官員的損失卻很嚴重。先後有兩位一級大臣、五位二級大臣、十七名三級大臣被害,另有三個行省總督、八位部司總管受重傷……我們對大臣的保護還是不夠啊!” “說到底,這場風波總算過去了,母親和妹妹們也都安全,父親就不必擔心了,”躺在軟椅中的菲琳回答:“科恩每日都有消息傳回。前線的戰事進行得順利,已經開始撤退。” “近衛軍統領府也有報告過來,說是正進行變奏曲計劃接應遠征軍,再過月余,我們就可以見到科恩了。”說到這里,國相臉上才稍微有點欣慰神色,“你的身體,這兩天怎樣?” “小腿已經完全麻痹,但還沒有向上蔓延,”說著自己的病情,第一皇妃臉上卻沒有絲毫病人應有的憂郁,“苦了這麼多人,每天為我的病情奔忙,我心里很過意不去呢!” “沒有繼續蔓延就是好事!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們也要把你治好,”國相點點頭。“你先休息,我出去處理點事。” “父親請走好。”菲琳勉強直起上身行了禮。等維素出門,正要躺下的時候,心中卻一陣猛跳,臉色也有些變了。 “發生了什麼事?”一邊的白影察覺,走過來查看菲琳的狀況。“哪里不舒服?” “不是身體,是突然感到一陣心慌……”菲琳搖了搖頭,氣息有點急促,又低頭想了一會,“不會是科恩那里遇到什麼麻煩了吧?” “誰也不能保證,畢竟是在打仗,”白影很少見到菲琳有這麼無助的時候,放緩了語氣說:“誰要想在他身上撿便宜,自己先得掉一層皮吧?別擔心,我這就去問問他的消息。” “謝謝。”菲琳點了點頭,但心頭惶恐不安的感覺卻並未消散多少,臉色愈加蒼白了。 “後面的跟上、跟緊些!”一位身穿連身騎戰盔甲的斯比亞遠征軍軍官站在路邊,大聲的呵斥著從身前經過的士兵們,“提高速度!掉了隊的人,是不會有人等他地!” 騎著繳獲來的戰馬,遠征軍的士兵們已經把速度提到最高了,但軍官們顯然還不太滿意。因為命令中是有規定時限,耽擱的每一點時間都會積累起來,對戰爭造成不利影響。 路邊的小山頭上,身穿黑色盔甲,外披銀色披風的科恩陛下正駐馬山頭,在他身邊的總聯絡官瑪法也是一身戎裝。兩人一邊商量著戰事,一邊看著遠征軍組成的洪流滾滾而過——不到非常時刻,科恩不會如此驅趕部隊做急行軍,但現在的局勢,卻有點兒不妙。 火燒福克斯堡之後的前幾天,部隊乘船撤退的過程很順利,但魔屬聯軍很快就跟了上來,對遠征軍展開前後圍堵。科恩讓部隊分批登岸,最後讓空航隊吸引敵軍注意,從陸路掉轉方向,贏得了兩天的時間。 但農夫中將親率的部隊隨後就跟了上來,吊在遠征軍後面,間隔大概是三天的路程。 被這樣一支軍隊跟上可不大好受,為了擺脫,科恩已試過了各種方法。急行、蛇行、突然回頭、做圈套設伏等等,卻無一奏效。農夫中將的韌性,還有他對部隊的駕禦能力非常出眾,就這樣穩穩的釘在遠征軍後面,不急不躁,不慍不火。 遠征軍的撤退行動已經過去了十天,在撤退的前一刻,一直處于防守狀態的斯比亞近衛軍以萬鈞之勢發動了“變奏曲作戰”,分兩路從坎普和韋爾斯發動了猛烈的反擊。目前已經順利的突破魔屬聯軍的重點防禦網,打通了一條安全通道。遠征軍沒有能在這十天內脫離農夫中將。現在只有提高速度盡早與近衛軍會合。 因為遠征軍的使命是突襲和進攻,在戰略上避免了防守這類任務,所以嚴格說來,整體構成不協調。從各個軍團抽調的精英使得遠征軍成為一支鋒利無比的長矛,可以撕裂堅固的防禦,但自身的防護能力卻顯得低下。以這樣一支軍隊對上斯維斯和吉倫特,先天上就有不足,所以,科恩現在的首要任務是跟近衛軍會合——這時候的近衛軍,是一面極為堅固的盾。 之後才能有余力收拾吉倫特中將,還有藏在暗處的斯維斯•赫本中將。 “整個區域都在情報系統的掌握之下,問題應該不大,僅僅是我們後面這支魔屬部隊,根本不具備吃掉我們的能力。“瑪法說:”陛下你還在擔心什麼呢?“ “不是擔心,而是惋惜,”科恩搖了搖頭,“你看,到現在為止,橫刀計劃中針對魔屬的一半已經由遠征軍完成了。是吧?” “是的。” “如果不是魔屬聯軍和神屬聯軍同時夾攻我們,我們就不會倉促應戰。那麼,我們的戰爭准備就會全部完成。”科恩歎了口氣,“兩支遠洋艦隊,搭載六個軍團的遠征軍,將魔屬聯盟攔腰切成三塊,一戰將之覆滅!這才是我當初制定這計劃的本意,絕不僅是像現在這樣,毀點作坊、燒些倉庫就算完事。下一次,他們就應該有防備了。” “時世無常嘛,等到下一次戰爭,老大你一定會有新的戰術出來。”說到這個,瑪法也有些惋惜,“我有點疑惑,追擊並不是吉倫特的強項,為什麼會是他來追擊呢?遠遠吊在後面的話,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 “他還能等待什麼?”科恩笑笑。“當然是等斯維斯•赫本中將出現。” “他會出現在哪里?” “當然是出現在我們即將或剛剛跟近衛軍會合的時候,”科恩說:“斯維斯必定會大致推算出我們的會合地點,他親自率領的部隊必定是提前就隱藏在附近。但沒想到我們的會合點有三處選擇,所以下不了最後的判斷,只有跟著我們,走一步看一步。” “那麼老大你的應對之策是?” “這是要讓近衛軍完成的幾步棋,是時候發出去了。”科恩交給瑪法一張信箋,“你說,我們抓了斯維斯中將和吉倫特中將之後是要把他們殺了祭旗呢,還是留著換金幣好?” 少時,這份命令就傳到了幾百里外的斯比亞近衛軍統領、海爾特中將手里,他哈哈一笑,把看完的命令往總後勤監督官手里一塞,“我的書記官,陛下可選好地方要跟魔屬聯軍大干一場了,將近七萬人的用度吃喝,你准備的後勤物資可不能出紕漏。” “早就准備好了!”前皇家書記官看完了命令,沉穩地回答:“請叫我萊頓•羅倫佐少將!” “誰讓你是文官出身呢?想讓我叫你少將,你自己得拿出本事來打完這一仗再說吧!”海爾特不以為意,在總後勤監督官再次反對之前,向手下幾個將領拋出問題:“皇帝陛下對已選定的三個會合地點不滿意,啟動了備用會合地點,你們怎麼看?” “看來皇帝陛下是想在會合的時候順便打上一仗啊!” “這處地點距離皇帝陛下最近,對陛下來說是最合適的選擇,船只的話也沒問題。” “我們的准備也沒問題,部隊突擊一下後,還有一到兩天的休整時間。” “那好,我們干吧!”海爾特一拍桌子,“命令前軍掉轉方向,向藍水江畔的蔡斯城前進!” “報告長官!”魔屬聯軍臨時營地里,情報官拿著軍報跑來,氣喘籲籲的來到斯維斯•赫本中將面前,“長官,斯比亞遠征軍和近衛軍同時調整了前進方向了!” 斯維斯中將站起來,把軍報壓在了地圖上,他身邊的一群參謀“呼啦”一聲就圍了上去。 “嗯,果然不出我們所料,他們選定的會合地點是在我們的伏擊區域內。”斯維斯中將的手指在地圖上移動著,對斯比亞軍的行進方向做了最後的確定,嘴角露出自信的微笑說:“藍水江畔的蔡斯城,是個好地方,終于到攤牌的時候了。” “藍水江?蔡斯城?”總參謀官的眉頭一擰,“就是隔江相望、被分為南北兩半的城市?” “是的,在藍水江上,只有這個城市最為奇特。江面很寬,而且把城市分為兩半,附近並無橋梁相連,只有渡船可提供往返,”斯維斯中將點頭說:“我在游曆時曾經去過,城市周圍都是平坦原野,樹林不多但濃密。作戰之中能使用的變化很少。是一處野戰決戰的好地方。” “這樣看來,科恩•凱達已經選定這里作為戰場了?”總參謀官思索著,“他不是一向回避野戰嗎?怎麼這次會知難而上呢?” “因為他猜不到我們的安排,”斯維斯中將說:“情報不足,情況不明。所以他才選這處誰都玩不出花樣的地點。雖然穩妥,卻也把斯比亞軍善變的風格給限制了。” “多虧閣下訓練出來的情報人員,居然能瞞天過海。我們十七萬軍隊的大埋伏圈,居然讓一向以情報見長的斯比亞人毫無察覺,僅此一點,我們已搶得先機。”總參謀官老懷大慰:“更別說把大批軍隊偽裝成圍堵的地方武裝,一直放在斯比亞人身後,這樣的安排,非尋常人可以完成。最後,以渡船數量控制斯比亞人過江時間,這一招真是精妙!” “對于我軍的伏擊,斯比亞人並非是完全不知道。”斯維斯中將搖了搖頭,“兩權相害取其輕,科恩•凱達沒有辦法而已,他選擇這個城市,就有避開我軍鋒芒的意思。” “那我們基本的攻擊戰略是?” “先收網,等到他們開始渡江的時候我們才能發起攻擊。”斯維斯中將說:“大體策略是先攻擊一側之敵讓其陷入混亂。也要給其另一側的敵軍以救援時間,之後再奇兵圍殲勢單力薄的一側……這樣一來戰局就變得很明朗。在具體實施上應該會有些調整,所以各級指揮官要親臨一線指揮。” “這一下,斯比亞近衛軍在北岸,遠征軍在南岸,看得見,摸不著,首尾不能相顧……” “各個突擊波次的順序都編排完畢了?” “已經完成,都下發了!請閣下發布命令!” “傳我命令,北岸各部隊繼續潛伏,無論斯比亞人距離多近都不能暴露,一旦得到命令,就立即向我靠攏,掐斷斯比亞人的後路!”斯維斯中將轉頭命令,“南岸部隊逐次行動起來,歸屬吉倫特中將指揮,對斯比亞遠征軍形成驅逐之勢,務必使之亡命奔逃,不得喘息之機。” “是!” “剩下的一切,就看我們的努力了,”在最後,斯維斯中將揚聲對在場將領們說:“我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才使科恩•凱達和他的軍隊進入我們的伏擊圈中。諸君有此能生擒科恩•凱達的一仗,人生還有什麼遺憾?需要各位拿出軍人氣魄打好這一仗!無愧生我養我的魔屬土地!” “我等願追隨中將、再建功勳!” 藍水江兩岸,無數的軍隊正源源不斷的運動著。他們遵循著上司的命令,也遵循著無常的命運,揮汗如雨、腳步匆匆,翻越一個個丘陵,跨越一道道溝渠……兩個陣營的將士們以血肉之軀,畫出一個巨大的,越來越清晰的旋渦,在旋渦的中心,就是那個並不起眼的蔡斯城。 而此時的蔡斯城內外,卻還是一片甯靜。三十多萬世代居住在這里的居民,依然依靠著一條湛藍的江水過活。除了兩軍的情報人員,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這座與世無爭的城市,已經同時被兩支軍隊定為決一死戰之地!

上篇:第9章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