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一個個長條形包裹用繩索和翼人連接起來。 “一、二、三──起飛!放手!” 在軍官的口令指揮下,手腳最靈巧的斯比亞士兵們正在幫助空運的翼人升空。他們在下面用雙手托起包裹,跟著起飛的翼人跑動,等翼人積蓄足夠的能量時才能放手。步調要一致,托舉的動作要盡量輕柔,因為每隊翼人現在所空運的,全都是被燒傷燙傷的傷員。 斯比亞遠征軍所在的南岸有近千名傷員要這樣運輸到北岸,移交給近衛軍。相比前路茫然的遠征軍,近衛軍與大後方之間沒有這條難以逾越的大江,更能保證這些傷員的活路。 幾乎全部的翼人都投入到這場轉運之中,遠遠近近的天空上,遍布著結隊飛翔的翼人忙碌身影。 橫越燃燒過後的大地,披戴夕陽最後的金輝,翼人們翱翔在繚繞煙霧中的身影,比之往日少了幾許俊逸,多了一份謹慎。 在蔡斯城的覆世焰舞熄滅之後,這樣的景象就一直在天空中持續著。天幕之下的蒼茫大地上,斯比亞的士兵們正在掩埋在烈火中犧牲的戰友。這些遺體都是偵察兵冒險進入廢墟中尋找到的,大多近乎灰燼,如果不是有金屬的身份牌,根本就無法辨別出來。 一支支失去戰友的部隊集結起來,以他們最嚴整、最正式的軍容舉行簡潔的告別僅式。 數年相互關懷、榮辱與共的手足的遭遇,無疑是當頭的一記棒喝,士兵們的臉上已經看不到烈火乍起之時的慌亂和彷徨,而是充斥著一種複仇的渴望,這讓他們的神色看上去有些猙獰。 一群聚集在山頭上的斯比亞將領仰望著天空,張張年輕的臉上寫滿了焦慮,直到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傳到近前,他們才稍微放平了目光。 “皇帝陛下到──敬禮!”值勤官一聲大喊,將領們馬上立正、腳跟碰撞、抬手── “敬你媽個頭!都這種時候了還講什麼排場?!”身穿黑色盔甲的科恩陛下大步行來,劈頭一句粗口把值勤官罵得一頭霧水,再把手套往桌上一扔:“地圖!” 手腳麻利的參謀官手一揚,“嘩──”的一聲,就將一張大幅魔屬聯軍軍部原版地圖在皇帝陛下身前鋪開,聰明的將領們不待吩咐,同時靠上前去,圍攏在陛下身邊。 “已經點清楚了!”跟在皇帝陛下身後進來的後勤官說:“搶運出來的作戰物資亂七八槽,但什麼都有一點,上下都節省的話還能打兩仗。但是……我們只剩下六天的軍糧。” “六天的口糧,這太危險了,”一名將領搖著頭說:“還能再節省點麼?” “如果你打算不吃東西,我們就又節省了一點!”聽到這麼微薄的糧食儲備,皇帝陛下的心情當然會不大好:“廢什麼話?聽人說完!” “所有的傷員能在今天傍晚轉運完畢,近衛軍會帶上他們後撤,直到找到一個安全的據點安頓。這里的事情大後方已經知道了,總後勤監督官已經緊急回去准備物資接應我們。”總聯絡官瑪法接過後勤官的話:“如果我們能撐到那個時候的話,我們就能回家。” “那麼,需要我們單獨撐多久呢?”另一名將領臉上的肌肉抽動了一下。 瑪法看了他一眼,嘴角吐出一句讓所有人的臉都開始抽動的話:“最少二十天。” 一時之間,圍在周圍的將領都沒開口說話。只有六天的口糧,卻要撐上二十天的時間,如果這段時間全軍上下只是躺著數手指頭的話還行,但離得並不遠的那些魔屬聯軍肯定不答應……簡單來說,這就成為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除非大家到第七天就開始吃人…… 而且,麻煩似平還不止這一點,因為遠征軍參謀官已經在准備發言了。 “我們不能在這里停留,最近的一個魔屬聯軍軍團距離我們只有一天不到的路程。雖然他們現在還沒有靠近,但那是害怕魔法的威力還沒完全散去。等他們確定情況之後,我們就是想跑也來不及了。”參謀官臉色嚴峻,可大家知道,這並不是在危言聳聽:“在我們開會的時候,陛下派出的岩石將軍已經在為我們打通突圍的道路了。 “突圍?”將領們都是一驚。 “不突圍,難道等死麼?你們都給我正常一點!那狗屁城市燒就燒了,又不是你們死了親爹!”科恩陛下冷哼一聲,非常不滿意將領們的表現:“現在你們唯一要考慮的,就是戰爭!” “等在這里絕對是死路一條,我們必須發揮自己的特色才能存活下來,”然後,陛下的手指向地圖上一點:“決定了,是從這里突圍出過去。” “可是,陛下……那是魔屬腹地啊!”靠得最近的將領看著皇帝手指點到的地方,提醒說:“打這里過去不是突圍,是進攻才對吧?” “是突圍,比進攻更加瘋狂和鋒利的行動。”科恩冷冷一笑,在將領們驚恐得齊齊後退時說:“我們的目標是這片區域的糧食──我不管這些糧食在什麼地方,我要你們去找出來,一粒都不許放過,全部都要喂到我們的士兵嘴巴里!如果在這場戰爭中,斯比亞軍隊里注定有人會被餓死的話,可以!但要先從我開始!” 在斯比亞皇帝所有對付自己人的無賴招數中,就數這一招最讓人哭笑不得,也最讓人敬佩。大家都默默的點了點頭,各自在心頭為自己加油鼓勁。隨即,面對科恩站立的三個將領,他們眼睛立即睜得大大的,像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你們在看什麼地方?完事之後給我各自掌嘴十下!”科恩瞪了一眼走神的將領,開始布置任務:“這片區域有好幾條道路,但每一條道路附近都不足以供養六萬軍隊的吃喝,所以,我們要把遠征軍分成七路,齊頭並進。這樣一來,作戰配合就成為關鍵了…… 接下來,科恩開始布置作戰主線和細節,七個能獨當一面的年輕將領,要各自率領人數從三千到一萬不等的部隊突進作戰。最後一支人數七千的特別部隊,是由科恩陛下親自率領。所以,遠征軍實際上分成了八支部隊。每支部隊各有自己的進攻路線和活動區域,給養方面要自己想辦法──除此之外,作戰任務也很繁重。 兩個軍團,不到七萬人的軍隊,卻要支撐起一個寬達三百五十里,前後縱深二百余里的進攻區域……這是全大陸任何一支軍隊都無法想像的進攻模式,但對斯比亞遠征軍來說,這卻是一直以來訓練中的重心之一,對于這樣的軍事革新,可以用一句皇帝陛下的話來概括。 技術,決定戰術。 斯比亞帝國擁有超越時代的戰場即時通訊能力,還擁有傲視大陸的機動能力和進攻能力。這些優勢累計在一起,就成為軍隊現在存活下去的全部本錢。而在這些優勢當中,即時通訊能力又是優勢中的優勢,遠遠超過其他。 在此先決條件之下,斯比亞遠征軍將開始一場顛覆現有軍事理論的進攻方式,由大大小小的穿插、分割、包圍和殲滅行動組合而成的軍團級別快速進攻。 領軍的將領們很年輕,都參與過土城血戰,那段歲月深深的烙在他們的靈魂里,甚至他們都認為,那就是他們身為軍人的最刻骨銘心的一段記憶,以後不會再有其他能與之相比的戰爭了。但在此時此刻,當這個一直期盼的作戰模式被科恩說出來之後,潛藏在將領們內心深處的記憶已跟眼前的現實重合起來。 從覆世焰舞時的冰冷到現在的沸騰,短短的時間內,斯比亞軍人們的血液就完成了變溫過程。當一個群體開始自我燃燒的時候,其情形是可怕的,更別說是“斯比亞”這個群體。 “既然要打,就打他個底朝天!魔屬已經使用了非正常戰爭手段,我們的作戰方式也沒有任何約束,不用再管別人的死活了!”對迫在眉睫的戰斗,科恩是這麼形容的:“我們的攻擊集群會一直推向敵土後方、再後方,主要奪取的目標是糧食。這也許會讓你們感覺到有些慘烈甚至遺憾,但是,在生存下去的前提之下,正面決斗和奪取糧食是沒有區別的!” 皇帝陛下的話非常實在,非常堅決。沒有人回答,每個人的眼神中寫滿了堅決。 “為了士兵的生存,為了帝國的生存,為了我們一直以來夢想的生存,”科恩的手在空中用力揮下,以這樣一句話作為結束語:“沒有什麼事情比這些更重要!” “只要勝利,其他勿論!”一聲氣動山河的回應宣告了會議的結束,將領們像是變了一個性格似的散開,頭也不回的跑遠。 科恩招手讓其他幾個情報後勤將領也離開,繼續看了一會地圖,這才轉過身來,一個一直站在科恩身後,白衣飄飄,風姿卓越的女性,進入他的視野里。 “為什麼本少爺每次說出不吃飯的話,你都剛好站在能聽見的范圍內?”科恩走過去,偏過頭對著白影一笑:“皇妃們還好吧?大家還好吧?” “大家都在擔心你,第一皇妃實在放心不下,所以讓我過來看看你的近況,沒想到卻發生了這種事……”就算是極少流露表情的白影,在說到覆世焰舞時,臉上也閃過濃重的怒氣:“至于為什麼我會聽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做到。” “我會立即讓你回去皇妃那邊,你還能怎麼監督我?”之前三天沒吃東西的慘痛經曆,科恩可是記憶猶新。 “不是還有別的龍族在嗎?”白影看了一眼站在不遠處,被“秘密租借”來的那位龍族成員。她沉默了一會,眉間帶著一絲擔憂,輕聲詢問:“對之後的戰事,你有把握嗎?” “一聽這話,就知道你對戰爭是個外行,”科恩哈哈一笑,豪爽、堅定的聲音一直傳遞到山腳下:“活在這世界上,誰敢說對這些充滿變數的事情有把握?謀劃好之後,戰就是了!” 少時,第一支收拾停當的部隊路過山腳,火把前後相連,燦爛在滔滔水光及迷蒙大地間,恍若被點燃的銀河。 火光之中,各兵種士兵及隨隊魔法師等都是一身輕裝,除卻武器盔甲和幾天口糧之外別無他物,再也沒有以往看不到頭尾的輜重車隊尾隨。但在他們之中,卻找不到一張帶著沮喪和頹廢表情的面孔,反而有一種無聲的威勢在緩慢的沁透著,讓人們的腰杆筆直! 白影的身影翱翔在天際,她沒能如願的帶回科恩,在這樣一種環境之下,她甚至沒能開這個口。但她卻並不感到遺憾和抱歉。 就在同一時間,在同一夜幕所籠罩的,並不遙遠的彼方,斯維斯·赫本公爵身邊的軍事會議也處于尾聲。 這個軍事會議進行得很艱難,聯軍將領們對今天的事件都有些惶恐不安,但好在軍事將領的性格都比較現實。漫長的會議之中,公爵苦心引導,將領們最終排除了無奈事件的影響,也接受了此事件帶來的最大惡果──無法完全殲滅斯比亞軍最精銳的軍事力量,即近衛軍和遠征軍。這雖然是兩支不太一樣的力量,但對魔屬來說,他們都是具備攻擊魔屬聯盟能力的敵軍精銳。 兩權相害,取其輕。大致上的作戰方案定了下來,聯軍決定在無法同時追擊兩支斯比亞軍隊的情況下,力求達成對遠征軍的殲滅。 促使魔屬聯軍下定這個決心的因素有兩方面。 第一,斯比亞近衛軍的防禦能力很強悍,這在之前的一系列作戰中就已經體現出來,而且近衛軍所處的地理條件比較好,有可能得到其大後方的直接支援。要圍殲這支部隊,過程中難免出現很多無法預料的情況。 而從之前斯比亞遠征軍的戰術來看,他在著力避免獨自承擔防禦戰,所以他們的防禦能力不會太強。而且他們的位置很不利,與斯比亞大後方之間隔著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突遭大變又孤懸在外,一定軍心不穩,就有可乘之機。 第二點,是魔屬聯軍一方的切身考慮,進行南岸作戰的話,無論是部隊作戰還是後勤保障都會便利很多。 “更重要的是,科恩·凱達一定會留在遠征軍中。”公爵在情況分析的最後,說出了自己心里的取舍標准:“對于已失去扳平戰局機會的我們來說,只有殲滅由科恩·凱達所率領的遠征軍,才能打擊整個斯比亞的戰爭意志,從而在另一個方面退緩、瓦解斯比亞的後續軍事行動!” “這是稍後就要發送出去的一份命令,將送達到每一帝國的皇帝、重臣和高級將領手中。”看到麾下將領們帶著些茫然和不解的目光,身為統帥的斯維斯公爵從懷里拿出了一份命令,對這些缺乏戰略大局眼光的戰術指揮官說:“我在這里,先給大家宣讀些片段。” “來曆不明的大范圍災難,導致聯軍喪失了贏得這場戰爭的最佳機會。雖然我們可以不承認這點,但我們整個軍事力量在斯比亞遠征軍的打擊下損失慘重。我們本可以在蔡斯城戰役中讓整個斯比亞軍嘗到損失慘重的滋味,但現在已不可能了。失去這個贏得戰爭的機會,也就預示著神屬聯盟與魔屬聯盟相互對峙的時代的終結。” “蔡斯城燃起的火焰,標志著一個全新的、三足鼎立時代的產生!在以後的每一天,在每一件事情上,我們都要在一開始就考慮到斯比亞帝國的存在和影響……這是我們的空前的失敗與悲哀,但更大的失敗和悲哀,已經接踵而至。” “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斯比亞遠征軍必將朝魔屬腹地挺進,以撩奪糧食果腹。如果讓斯比亞人得到足夠的糧食和物資撐到援軍到達,他們就能回到斯比亞帝國,給這次的戰爭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而在以一、兩個軍團就橫越魔屬聯盟的領土之後,斯比亞絕不會甘心于這一次的戰果。科恩·凱達會組織更強大的軍隊,以更瘋狂的態度進攻他的目標!” “魔屬聯盟在三足鼎立的時代里能有什麼樣的地位,完全要看我們的抵抗……有史以來,魔屬聯盟就不怕犧牲,不怕付出代價。但是,抵抗行為本身就是一種相當被動的局面……我們有更好的選擇──斯比亞的皇帝現在還在我們這邊,我們還有機會去努力,全力以赴,殲滅正在尋拱糧食的斯比亞遠征軍,殺死科恩·凱達!” “科恩·凱達對斯比亞的意義無比重要,只要他一死,斯比亞帝國對我們的威脅會降到最低點。所以,我們的第一目標,就是干掉他!” “殲滅斯比亞遠征軍,會讓斯比亞發起的這次戰役的結局出現缺憾。就算科恩·凱達沒有死,率領軍隊的他也會第一次嘗到失敗的滋味,他會明白,他和他的軍隊並不是無敵的,這對魔屬聯盟來說至關重要!” “一位沒有過失敗的皇帝所率領的帝國,和一位有過皇帝被殲滅記錄的帝國,兩者之間的心態完全不一樣……而科恩·凱達這個人對斯比亞的意義無比重要,所以,我們的第一目標是科恩·凱達,殲滅遠征軍是次要目標!” “無論是什麼程度的失敗,在失敗陰影的心態影響下,斯比亞就會出現守成的想法,軍事行動的強度會大幅度降低,會給予複原中的魔屬聯盟更多時間……所以,我們現在進行的追擊殲滅戰,是一場意義超凡的戰役,是需要運用到全部勇氣和智慧的戰役,是關系到每一個魔屬聯盟居民前途的戰役!” “在此危急關頭,所有的軍隊都必須在聯軍的直接指揮之下,所有的物資都要聽候調遣。無法直接受命于聯軍軍部的地方武裝下私人武裝甚至個人武裝,不需等待其他命令,直接投入對斯比亞遠征軍的戰爭中,哪怕是多殺傷一個斯比亞士兵,都是對這場戰爭的貢獻!” 讀到這里,斯維斯公爵放下手里的命令,沉穩的目光在帳篷里掃了一圈。 一直以來承受的巨大壓力,經曆過今天的突發事件,又不確定黑暗魔族對事情的反應而倍受煎熬的將領們,都被這份命令上的文字震驚。在斯維斯公爵的引導下,他們的注意力穿越了眼前,看到了整個聯盟的未來……回望著公爵的將領們,一些人的眼睛已經濕潤了。 “聯盟的未來,就掌握在我們的手里。”斯維斯公爵當然清楚他們心里在想什麼:“只要傾注全力去拼搏,就算盡到我等血性男兒的本分。倒下之後,身為軍人的我們才不再擔負這個責任。其實說到底,就是一個死而已,我們舍不得嗎?我們怕嗎?” “我們不怕死!”終于有忍受不住的將領叫出聲來,帳篷中群情激奮,他們滿臉漲紅,眼睛里閃著血光,剛才在城外看見的情景與斯維斯手中的信已經徹底地激起了他們的斗志,一個個都像是急于撕咬獵物的野獸:“下令吧!長官!殺他的!” 此刻喧鬧的帳篷中,靜靜站在帳篷一角的吉倫特中將感觸良多。 就是在今天,他親眼見到年輕的斯維斯公爵放下全部不切實際的想法和包袱,熄滅了自己靈魂里的幼稚和空幻,完成了從一個戰場指揮官到戰役指揮官的轉變。無論是以超前眼光和縱觀大局為標准來衡量,又或者從行事手段和對部下的領導力來判斷,此時的公爵都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優秀統帥。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斯維斯公爵在成為一個真正的統帥之後,他就擁有了和科恩·凱達類似的、真正的全局思維能力,也就擁有了能與科恩·凱達一爭勝負的能力! 眼前這一幕讓各位將領擺脫不安和彷徨,充滿戰斗意志的同時又承認斯維斯公爵為“長官”的情景,就是一個有力的佐證。這個轉變來得如此迅速,幾乎讓吉倫特中將不敢相信。但他卻能肯定一點,這個轉變對聯軍來說,不亞于久旱之後的甘露。 英勇的聯軍將士們,現在太需要一個優秀的統帥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這場戰爭滑向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追擊斯比亞遠征軍說起來簡單,可戰前沒有這種計劃,也沒有這種准備!要在這樣的情況下驅使著魔屬聯軍這台巨大而臃腫的戰斗機器,讓其調過頭撲上去撕咬轉換了方向的敵人,又是何等艱難的一件事! 沒有完備的作戰計劃,沒有完備的軍事動員,沒有完備的後勤支援。能夠彌補這些不足的,將士們能夠依靠的,惟有統帥本人敏銳的戰爭才能! 斯維斯公爵,一定能帶領大家在這場戰爭中走向勝利。 雖然,只是一個勉強的勝利。 “長官,”吉倫特中將上前一步,和其他人一樣,對公爵使用了新的稱呼:“剛接到的清報,斯比亞遠征軍移動了。” 斯維斯公爵接過中將遞來的情報看了兩眼,抬起目光,淡淡的說一句。 “作戰開始。”

上篇:第10章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