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在得知科恩陛下的戰略安排之後,斯比亞軍全面行動起來。 工程兵臨時制造出的一些木筏,被用來補充遠征軍的實力,近衛軍里最精銳的突擊、防禦部隊加入了遠征軍,甚至將無比珍貴的口糧也運了一大半到南岸。海爾特中將已經制定出計劃,近衛軍要搶先拿身邊的屬聯軍開刀,以策應遠征軍的行動。 與此同時,由岩石少將帶領的斯比亞遠征軍先頭部隊,閃電般的攻擊了負責防守戰場關口的魔屬聯軍“飛亞”步兵軍團。這一場血戰,拉開了此次戰役轉折之後的序幕—激 戰到半夜時分,魔屬聯軍的步兵軍團全軍覆沒,一萬三千余人的軍團在斯比亞遠征軍的聯合攻擊中,只有不到兩千人存活下來,損失比例令人禁不住咋舌。 遠征軍傷員緊急運輸至對岸的近衛軍,其他部隊快速通過,逐漸展開到百里的范圍,像是一張打開的飛毯那樣向著魔屬聯盟腹地沖去。遠征軍的猛烈攻擊行為,只是這場戰爭中的一部分。戰爭的另一個組成部分──斯比亞帝國潛伏在魔屬聯盟的情報系統,從這夜開始就變得異常活躍。 上次神魔大戰結束之後就組建的情報網路,經過這幾年的經營,已經延伸到魔屬各區域、各階層之中。山峰體系只是情報網路中一個覆蓋全魔屬聯盟的大單位,在代號為“山岡”的情報將領的領導之下,山峰體系為帝國提供各種絕密情報,以及協調其他情報單位的行動。 除此之外,斯比亞在魔屬還組建了很多相對獨立、使命單一的情報系統,其建立的初衷,是為某些重要的戰役和事件提供保障。其中最大的一個單位,就是為科恩心中那場統一全大陸的戰役──橫刀戰役所准備的“江河”系統。 准備完全的橫刀計劃中,斯比亞先期的進攻重心在魔屬聯盟。帝國會一次性投入進攻兵力五十萬,分成三路橫掃魔屬。之前的“狂想曲”、“變奏曲”、“協奏曲”等等作戰行動,其實都是從橫刀計劃中剝離出來的,路線和作戰思量幾乎一樣,只是規模和攻擊力度小了許多。 而這次,科恩帶領遠征軍要攻擊的區域,屬于橫刀計劃中另一支進攻部隊的攻擊區域。 斯比亞參謀部、聯絡處在這塊地域投入的心力不比運河區少。這片土地上的地形地貌、民族分布、帝國關系、社會構成、生產能力、後勤儲備等等數據,斯比亞核心將領都一清二楚。 但是,橫刀計劃按照原本設計,畢竟是兩年之後才能准備好的一個龐大戰役,現在被迫提前實施,除了軍隊不足之外,江河情報系統能為軍隊提供的實際保障,也只是象征性的那麼一點點而已。不過,有情報支援的區域相比其他地方總要好上一些,至少情報系統可以收容傷員,提供情報,讓遠征軍免于盲目行動,能夠輕裝作戰。 斯比亞遠征軍這麼一動,將他們視為第一目標的魔屬聯軍也就跟著動了。 在斯維斯公爵的直接指揮下,三個機動力最強的騎兵軍團完成了集結,組成的追擊前鋒趁夜色出發,六個步騎混合軍團連帶聯軍指揮部隨後跟進。同時,對整個魔屬的命令也已發出,過不了多久,各帝國、貴族甚至魔殿都會接到命令。 在這份直白的命令中,公爵先是公布了此前戰役的計劃,一條一款,細到每一個軍團的行動順序。讓所有接到命令的人知道,聯軍為了殲滅斯比亞遠征軍做出了怎樣的努力和准備,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在心里估算一下,聯軍最後取勝的可能有多高…… 然後,公爵承認了這次戰役的失敗,在承擔責任的同時又巧妙的把眾人的注意力引導至更加重要的事情上,那就是新時代的產生,而且坦承了再度失敗的後果。在此嚴重得無法再嚴重的事態之下,沒有人敢再多說一句,聯軍要什麼,他們就會給什麼……魔屬帝國和貴族,在平時或許會斗得你死我活,但在性命攸關之時,他們會抱成團,而且是以一種非常緊密的方式…… 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斯維斯公爵這次所顯露出來的,這種敏銳而堅決的行事風格,也很符合大家的喜好,對他統禦能力的懷疑也降至曆史最低點。過不了幾天,魔屬聯盟最後一點精銳力量就會聚集在斯維斯公爵手里,把斯比亞遠征軍團團圍住! 對于這些事情的發生,對于出現在斯維斯公爵身上的變化,其實在蔡斯城燃起來那一刻,科恩·凱達就已經知道。但事情的發展速度,特別是斯維斯公爵的變化卻超過了科恩的預料。 公爵不但掙脫了科恩施加在他身上的枷鎖,還將消滅科恩的肉體存在作為第一目標──在直面生死的不二選擇之下,帶有夢幻、幼稚、碗惜的想法都是在說笑,人的本能會瞬間取代這一切。而科恩一直在壓制的,就是斯維斯公爵靈魂深處的這種對戰爭破釜沉舟的本能。 這種可怕的戰爭本能,同樣通過命令傳遞到魔屬聯盟的民眾當中,無數信使、祭司、軍官站在城市的廣場上、村莊的谷垛下、路邊的雜草叢中,用嘶啞的聲音宣讀這份戰爭動員令。 “……各個城市、鄉鎮要奮起抵抗斯比亞軍的進攻,寸土不讓!……斯比亞軍進軍路線上的牧場、農場、礦場、手工作坊要一律撤離,無法撤離的要完全燒毀,造成的損失聯軍會在戰後按市價賠償!” “……每一個戰士和男人,都要負擔起自己的責任,盡自己所有的手段打擊斯比亞軍隊每殺傷一個斯比亞人,不但是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也是對整個聯盟的無上功勳,會得到聯軍和魔殿的巨大嘉獎!” “……女人們要擔負破壞交通的責任,拆毀指定區域里的橋梁、燒毀樹林草叢,特別是牧草,更是一根都不能留下!孩子們在撤退和躲避的時候要藏好家中的每一粒糧食、帶走每一塊麻布!連井水里也要投下腐爛動物的尸體和糞便!” 通過對斯比亞遠征軍前進路線的估算,在劃定好的區域里,魔屬聯盟派出大量人手去執行這份命令。有作戰能力的人都被集結在各個抗擊據點里,那些散漫慣了的游俠、雇傭兵甚至街市流氓都領到了軍隊頒發的證明,要在規定的區域里對斯比亞人進行無休止的騷擾。 沒有作戰能力的人,不分貴賤一律要撤走。為了不給科恩·凱達一點兒作戰物資,魔屬居民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所有帶不走的東西全部被毀,焚燒物品的煙霧沖天而起,遠遠近近的連了起來,就如同是世界末日一般…… 魔屬聯盟從這一刻起,就沒有了國界和彼此之分。不在戰爭區域的國家的城市敞開大門收容撤下來的人們,為其提供生活所需。神殿的祭司和貴族官員們緊密合作,解決己方軍隊的難題,為戰爭盡著自己最大的心力。 因為大家都知道,科恩·凱達是魔屬聯盟最大的敵人,比神屬聯盟可恨百倍、也可怕百倍!為了魔屬聯盟,也為了自己,大家必須要緊密配合,打敗他、殺死他! 由獅鹜騎士、石像鬼和魔屬翼人擔任的信使,與密布的烽火台一起搭建成了魔屬聯盟的通信網,將前方與後方、軍隊和聯盟一段段的聯系起來,也讓整個魔屬聯盟的注意力都停留在戰區上,未來的日子里,這塊地域的名字將會占據他們全部的生活! 在屬聯盟的曆史上,特拉法帝國東南部區域就從來沒有這樣重要過!作為斯比亞軍的掠取目標,也作為魔屬聯軍推算出而出的主戰場,特拉法帝國已經吸引了整個大陸的目光,成為所有人類神牽夢繞之地。希望和絕望這兩顆種子已經被埋在這塊土地下,經過鮮血和汗水的澆灌,將會在未來一段並不長久的時間內結出果實,注定會被兩邊分而食之。但兩邊都想獨享甜美的那一顆果實,再把苦澀的那顆塞到他人嘴里……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魔屬聯軍一方對戰爭的投入完全是不計成本。雖然魔殿的金袍主祭在日前神秘失蹤,但需要魔殿協助的各項事物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魔殿不但拿出了大量的金錢和物資,甚至把保衛自己的各階武士都派到了聯軍,包括精英巡查武士和魔法師。 重新聚集的軍隊分頭向作戰區域靠近,他們不屬于決戰部隊,使命是從側面去擠壓斯比亞人的活動空間,確保他們不會流竄到其他區域。每一支聯軍部隊身後都拉著長長的補給線,這種原始的補給方式消耗非常大,要動用二到三十個工人,才能保證一個士兵的給養。 決戰部隊由斯維斯公爵親自帶領,雖然只是四個軍團的編制,但實力已經被近乎瘋狂的擴充過了。魔屬聯盟近年來一直被斯比亞欺負,軍事力量一再被削弱,但馬瘦毛長,拼命發力之下,決戰部隊的戰斗力被累計得越來越強悍,最後到達一個令人目瞪口呆的地步。 就算是擁有了這樣的實力,斯維斯公爵仍然一點也不心急,他指揮著部隊跟在斯比亞遠征軍的屁股後面,時不時的再讓前面的追擊軍團沖上去與斯比亞人殿後部隊打一打,取得敵人實時資料以供決戰部隊分析演練。大大小小的數據充斥著參謀軍官的腦袋里,衍生而出的各種各樣的決戰方案在指揮部里傳遞著、爭論著…… 在聯軍上下都在緊張訓練、竭力謀劃的時候,反倒是斯維斯公爵本人還保持著冷靜和清閑,每天准時到達指揮部處理事務,准時離開去帳篷休息,中間准時用餐、喝茶……對茶的味道和溫度也如同往常一樣的挑剔。不同的是,斯維斯公爵現在不苟言笑,他那冷冰冰的神態里,多了一種讓人打心里害怕的東西,但離開過遠,人們卻又會感到另一種更恐俱的東西。 所以,有些人、有些事只會在斯維斯公爵喝茶,而且對茶比較滿意的情況下才會出現,比如一群無頭蒼蠅和熱鍋螞蟻的混合體…… 在一大群伏跪在地的人的環繞下,斯維斯公爵專心致志的觀察著手里的杯子,少時,抬頭對身邊的吉倫特將說:“茶好,水好,器皿好,溫度也合適。” “長官滿意就好了,他們送的。”吉倫特中將瞥了一眼跪在前面連頭都不敢抬的人。跪在地上的人分穿兩種風格不同但顏色一樣的大氅,似乎是一個組織內的兩伙人。” “抬頭,”斯維斯公爵輕抿著杯中的茶,對前面兩人說:“你們為什麼要送我禮物呢?” “求公爵大大收留我們!”左邊的人抬起頭來,無限惶恐的說:“星塵騎士團已經沒有主人了,只要公爵收留我們,星塵騎士團必定為公爵大人赴湯蹈火!” “好一句赴湯蹈火。”斯維斯公爵不置可否:“你自稱騎士,你一定知道什麼叫騎士吧!” “在下不……不知道,請公爵大人指教……”跪在地上的人不明白斯維斯公爵為什麼這樣問,但他這個時候絕沒有弄清楚的勇氣。 “我也不知道什麼是騎士,但我知道另一件事,”斯維斯公爵的眼中閃過一道充滿鐵與血的火光:“無論為了什麼理由和命令,把一個城市內幾十萬居民屠殺的人,絕不會是騎士!” “公爵大人……” “你們應該知道,做了什麼樣的事情,就要承擔責任。” 公爵的話音一落,吉倫特中將一聲大喊:“來人等帳篷外站立的武士進來之後,吉倫特中將一指左邊的人群:“把這一干枉顧人命、貽誤戰機的人犯拖出去,無需審判,就地絞殺!” “多謝你們的茶。”在求饒的喊叫和絕望的目光中,斯維斯公爵沒有忘記道謝。 他沉默了一會兒,又轉眼看著右邊一群人,目光已經變得平靜下來,輕聲問:“你們知道什麼叫騎士嗎?” 右邊領頭的人搖了搖頭。 斯維斯公爵接下去說:“沒有做錯事,沒有殺錯人,並不是什麼值得誇耀的事情。我沒將你們一並處罰,是因為你們還有機會去做一件正確的事情,去殺一個值得殺的人……你們在錯誤發生之前就歸我指揮,所以,你們就有了這樣一個機會。” “請公爵大人吩咐!”跪在最前面的頭領,已是滿額的冷汗。 “與科恩·凱達的戰爭馬上就會開始,殺死科恩·凱達是我軍的首要目標,在情況允許的時候,我要你們用最擅長的那個詛咒去對付他!”斯維斯公爵說:“如果失敗,你們應該知道後果。如果成功,我保你們之後的安全,任何人想要對你們不利,先得過我這關。” 在說到詛咒時,斯維斯公爵目光冷酷,口氣決絕。 “公爵大人的命令,我們一定執行到底!請大人放心!”頭領垂下頭去,幾乎貼到地面:“我們是僅存的星塵騎士,必定會以事實向大人表明決心!” “你們下去吧,會有人幫你們安排一切的。”吉倫特中將讓這群人退下,轉過頭去對斯維斯公爵說:“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為什麼長官還是有些顧慮的樣子?” “被中將看出來了啊,”斯維斯公爵苦笑著回答:“這場戰爭難打,雖然我們已經做好了一切准備,但根據前面回來的情報,科恩·凱達也已經拿出自己最強的東西了。” 吉倫特中將有些意外:“他們是在亡命奔逃,還能有什麼最強的東西?” “我所希望的決戰,是一場超大的正面戰爭。”斯維斯公爵解釋說:“如果是這樣的戰爭,我們就能發揮出全部的水准,而斯比亞人的優勢,就被我們壓到了最底限。” “但現在,科恩·凱達把他並不多的部隊分成八個縱隊,也就是說,每一個縱隊才萬人不到,”斯維斯公爵站起身來:“這樣一來,首先讓我們在目標選擇上就很難辦,找不准的話還會被斯比亞人反咬一口。而斯比亞人呢,他們的指揮官包括科恩·凱達本人在內,對這種規模的戰斗指揮要比我方的指揮官強。在萬人左右的戰爭中,我們的部隊並不占優勢。” “所以長官就想讓斯比亞人積聚起來再進行決戰嗎?”吉倫特中將若有所思的順著公爵的話說下去:“我們的部隊一貫擅長積蓄足夠的力量再展開雷霆一擊,需要大范圍、多層面的配合,顯然斯比亞人也清楚這點,所以他們才這樣布局,不打算給我們這個機會。” “我軍雖然有可能按照老辦法迫使斯比亞人聚集,但耗時耗力,而且會讓斯比亞人看破,玩出其他花樣來,”斯維斯公爵說:“要趁科恩·凱達還沒醒悟過來的時候就打完這一仗!不給他逃跑的機會!” “科恩·凱達知道我軍的作戰風格,在這一點上我們不需要再試圖去隱瞞。但我有一個想法,”吉倫特中將抬起頭來說:“在此前的戰爭中,科恩·凱達利用了我方指揮官的性格,現在,我們可以反過來利用他的性格,把他牢牢的粘在戰場上,並將部隊聚集起來……” “是什麼辦法?” “從之前的戰爭中看,斯比亞遠征軍是一個緊密的整體,是從招募、訓練時期就在一起的部隊。這種緊密度就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們絕不會放任其中一支部隊被全殲。” 吉倫特中將說:“而科恩·凱達的性格,也不允許一支部隊在距離他很近的地方陷入絕境……” “否則軍心不在,就是自取滅亡?”斯維斯公爵會意的點了點頭:“要達到這樣的條件,對我方也是一個挑戰啊……” 看到公爵思索的表情,吉倫特中將知道自己已盡到了責任,余下的事情,已經屬于統帥職權之內了,于是也不再說什麼,告辭退出。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