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對斯比亞遠征軍來說,在這次行動中,最初幾天的時間是非常寶貴的。魔屬聯軍在這個方向上並沒有部署太多的部隊,沖破關口的遠征軍可以撒開了兩腿飛奔,但等對方醒悟過來之後,堵截的部隊就會蜂擁而至。到那個時候,再想每天跑個近百里就不大可能了。 在最初幾天,斯比亞各路縱隊都將速度提升到最高,沒有浪費一點時間,遠征軍全部越過了特拉法帝國國境,直接向東南部區域沖去。 而魔屬聯軍的抵抗力度,也在遠征軍越過國境之後變得強硬起來。斯比亞軍的速度越來越慢,打前鋒的部隊異常疲意,已經輪換過兩次。 另一方面,皇帝陛下拒絕獨自撤離的消息一傳回帝國後方,人們都急紅了眼。帝國參謀部緊急調整全盤戰略,支援近衛軍和遠征軍的新一批物資和部隊直接從神魔分界線留守 部隊中抽調,甚至動用了保護沉眠之地外圍的部隊,留下的空缺再由從其他地方調來的填補上。 正在北部戰場與神屬聯軍對峙的部隊得到命令,要盡快解決戰斗、解決尤里西斯親王! 與里瓦帝國叛軍作戰的莫亞中將也在這時接到了全面進攻的命令。 在給近衛軍統領海爾特中將的命令中,總參謀官卡羅斯直言不諱的告訴他,斯比亞帝國在這場戰爭中已經失去了馬丁·路德元帥,如果再失去皇帝陛下,那麼無論最後的戰果如何,斯比亞帝國都將陷入四分五裂的地步…… 受到帝國總參謀官的刺激,海爾特中將率領近衛軍一部猛然回頭,以匪夷所恩的速度打通了被魔屬聯軍掐斷的後勤通道。 “覆世焰舞”事件之後的第九天,近衛軍就重新回到了藍水江流域,然後拖著漫長的後勤線殺向特拉法帝國,沿著遠征軍此前的行進路線前進,一路與魔屬聯軍的斷後部隊打得難分難解。 他這一打,就把本來複雜的戰場變得更加複雜,變成了斯比亞的兩支部隊,近衛軍和遠征軍,還有魔屬聯軍的決戰軍團這三支部隊相互追趕的情況。在其中,當然是魔屬聯軍的決戰軍團實力最為強大,即使是近衛軍和遠征軍成功會合了,從場面上看也是七三分。 再加上旁邊還無數魔屬小部隊在干著錦上添花、雪中送炭、落井下石等等勾當……任何一位將領遇上這樣的情況,腦袋都會很痛。 科恩陛下的腦袋,現在就很痛。 因為在這次艱苦的行軍中,他不但要考慮打仗,還要考慮手下幾萬人的肚子──部隊六天的口糧早已吃完,之後幾乎是一路刮著地皮過來的。靠著以戰養戰的手段弄到的那點糧食,攙雜著野獸肉、野菜什麼的,還是有一頓沒一頓,從上到下都吃得很痛苦。 雖然沒有白影在身邊監督,科恩陛下這次卻說到做到,如果他手下還有士兵沒吃上東西,那麼身為皇帝和統帥的他也一起餓著。在種同甘共苦的做法在激勵了士氣的同時,也帶來了一些副作用。 有句話說得很好,沒有吃飽的男人脾氣很大。所以,科恩陛下現在的脾氣嘛…… “我……魔屬聯軍個……!連水井里都丟瀉藥,我……你全家……個……!”連著沒吃早飯、中飯,科恩陛下的嗓門相當大。 其實這次真的怪不得科恩,他只不過想喝點水填肚子,卻沒想到水井里被一個魔屬小孩當面丟了腦袋那麼大一陀瀉藥下去。泡沫翻滾猶如開水,普通人聞著氣味都要倒下。 小孩拖著兩道鼻涕,好奇的看著這位穿黑色盔甲的皇帝罵粗口,一副無知者無畏的表情。 “你覺得你很英雄是吧?”科恩罵完了魔屬聯軍,看著這個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本不應該與戰爭拉上任河關系的“抵抗組織戰士”,露出一個邪惡的笑容:“我就讓你英雄到底!” 兩個接到命令的軍醫跑過來,在科恩陛下面前站得筆直,這些出身三十六部族的巫醫們,如今已經完全成為合格的軍人。 科恩大聲說:“你們不是有那種很久也褪不了色的墨汁嗎?給我拿過來!” “我生命中的最至高無上的存在,我的皇帝陛下,軍法嚴厲,我們沒有私藏違禁品……” “找死是吧?去給我拿!” “是!是!”軍醫們埋下困惑的目光,小跑著去拿東西了。 沒多久,一個光著屁股的小孩大哭著從部隊駐地跑了出去。他的額頭、臉、屁股,甚至小雞雞上都寫滿了黑色的,樣子非常丑陋的字,諸如“我愛斯比亞帝國”、“斯比亞人是我親爸爸”之類。 科恩在他身後大聲笑罵:“看誰還敢來投毒……” “怎麼樣?”科恩丟下手里的筆,問身邊的軍官:“沒出錯吧?” “沒出錯,他出去的時候,我們讓他走的是糧倉的路。看到我們存糧還充足,他們的進攻應該再緩一下吧,”軍官回答:“魔屬聯軍的探子還真是詭異,居然有這麼像小孩的。” “只要他們願意,長得跟你老婆一樣的都有。以後再有這類奸細,通通照此辦理。”科恩恨恨地朝地上吐了口口水,轉身就回了自己的帳篷,瑪法已經在里面等他了。 “怎麼樣?”科恩沒有客套:“我們的糧食已經吃完了,馬匹草料還剩三天。” “跟此地的情報官聯系上了,情報處之前在這里建了兩個糧倉,還有一個牧場,雖然都沒裝滿,但還是能提供一部分物資,能維持三天就算不錯了。”瑪法說:“魔屬聯軍對我殿後部隊的進攻力度加強了,是不是說明他們有大的行動在醞釀?” “不太像,因為這片區域不適合大兵團決戰,魔屬聯軍在這里根本就放不開手腳。”科恩看著桌上的地圖:“我們要行進到糧食充足的東南部區域,至少還需要十五天的時間。再向前走大約十天,我們要遇到的這片平原才是最危險的。” “希望我們能沖過去,也希望後面的近衛軍能打得過來,”瑪法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我們現在是被魔屬聯軍追著走,想留下來等等近衛軍都不行啊! “我們一定能撐下來,”科恩拍拍瑪法的肩,話中充斥著無比的信心:“我們辛苦,魔屬聯軍一樣很辛苦,他們可是被我們夾在中間。這個時候,即使他想回頭去對付近衛軍都不可能了,他們只有追著我們跑,試圖從我們身上打開局面,只要我們抗住,就輪到他們難受了。” “道理人人都明白,可是我們這處境卻太艱難了,還有十五天時間,但我們的糧食……沒有任何軍隊能撐過三天的斷糧期啊!” “放心吧,面包會有的,什麼都會有的。你負責找,我負責去搶。”科恩嘿嘿一笑:“魔屬聯軍一定會在這片平原布置大批軍隊,那就會有相應的物資輸送,只要靠近他們,什麼都能找到。命令情報系統,一定要找出他們的後勤運輸路線,只要找到一條,我們就能緩過氣來!” “在這個時候貿然靠近敵軍不是太危險嗎?” “怎麼都比餓死強吧?我們是打仗的軍隊,還怕靠近敵人?” “我明白了。” “還有,我估計兩軍在這片平原的戰斗規模不會小,得讓情報系統提前做好戰後接收傷員的准備,”科恩又拉住瑪法交代說:“命令部隊做好戰斗准備,撒出去的小單位馬上收回來。” 科恩陛下的命令一級級下達,江河情報系統、戰場偵察系統都卯足了全力,各個小分隊突進到大部隊幾日後就會到達的平原──特拉法帝國境內的飛馬平原附近,尋找著魔屬聯軍的後勤路線,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肯放過。因為誰都知道,光靠搶魔屬百姓是養不活軍隊的。 時間在流逝,僅余的糧食也在被消耗,大量的情報傳回,其中卻沒有對遠征軍有幫助的好消息。知道自己身負重任卻徒勞無功,那些出營執行任務的偵察兵們都是一臉的自責和內疚,甚至在後勤官發放外勤口糧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都羞愧的把頭低下,臉漲得通紅。 終于在三天之後,一個情報讓遠征軍指揮部里的科恩跳了起來。 “有條偽裝過的小船在探測河道?在哪里?給我標出來!”又連著餓了兩頓的科恩陛下拉著瑪法幾步沖到地圖跟前,又回頭朝參謀們大聲嚷嚷:“還不給老子過來堆沙盤!” 在參謀們手忙腳亂堆砌沙盤的時候,瑪法一邊在地圖上標出與情報相關的地點,一邊說著詳細的情況:“偵察兵發現一條精心偽裝過的小船,就在蘇文江艾新山口至圖門卡一段活動,看似在打魚,其實是在隱秘的丈量河道的深度和寬度。延伸偵察之後,又在蘇文江飛馬平原附近發現同樣的小船,此外還在沙列城附近發現一批建築碼頭的成形構件!” “參謀部的分析呢?山峰系統的證實情報什麼時候能到?”在事實擺在眼前之時,又被連著餓了兩頓的科恩陛下,他在第一時間表現得異常冷靜:“在這個時候,我們千萬不能出任何差錯,否則就是萬劫不複。” “帝國參謀部正在分析,山峰系統也在全力刺探,估計明天就能確認真偽。”瑪法吐了一口長氣:“這條運輸線最近的地段距離我們不到兩百里,而且承載量很大。做上一票的話,夠我們行進到目標區,我們甚至能用打劫來的糧食物資做本錢,占領一個城市等待近衛軍!” “話不要說早了,將領萬萬不能盲目樂觀。敵軍距離我們很近,情報卻要明天才能確認,時間上來的及嗎?”科恩搖了搖頭,在帳篷里走了個來回,猛的抬起頭來說:“命令偵察兵繼續在全地區尋找,再叫岩石集合皇家近衛隊,帶偵察裝備配一個獵殺中隊!” “要讓岩石做什麼?”瑪法愣了一下。 “時間緊迫,不能坐等,”科恩抓起佩刀和佩劍就往身上掛:“我要親自去確認!” 當天夜里,皇家近衛隊裝扮成外出打劫糧食的小股遠征軍,潛出營區十里之後橫向移動了六十里,在當地情報人員的協助下,找到一個隱秘的山谷作為臨時基地。大部分近衛隊就停留在這里,為這次偵察行動提供支援和援助,必要的時候還能實施武裝偵察。 到天色蒙蒙亮的時候,科恩親自帶領的偵察隊已經在蘇文江岸的密林中潛伏下來。雖然規模不到百人,戰斗力卻可以傲視整個大陸。精靈法師十二位、精靈弓箭手二十位、翼人飛行兵十五個、沙族突擊手十五個、矮人族斗士十個、血族暗夜殺手五個、半獸人戰士五個,精銳戰士十五人……都是浴血沙場、戰功顯赫的老手,攻守兼備,能打能跑。 在上游和下游,還各有一個編制相同的偵察隊,再加上其他的戰地偵察兵,整個偵察范圍已經把蘇文江三百里長的流域覆蓋了。 執行偵察的科恩早就把自己皇帝的身份拋到一邊,趴在露水很重的草叢里,目光緊鎖著蘇文江面上那艘沒有任何標志,正在小心翼翼勘探河道的小船,同時在心里計算勘探的進度。 “長官,在昨天晚上,船上一共放出了三只信鴿,因為沒有接到命令,所以我們沒有貿然截獲信鴿。”留守監視的一個偵察兵在科恩身邊彙報:“敵人在這一片地方的偵察力量也加強過,偵察密度是一個鍾頭巡邏一次,都是老手。” “你們做得很好,”科恩對趴在身側的一名軍官說:“通知下去,下一只信鴿一定要截獲,但不能傷著鴿子。做事情小心點,不要驚到對方的偵察兵。” 軍官剛剛領命而去,另一名軍官就爬了過來,在科恩耳邊報告:“長官,有情報過來,說是魔屬聯軍那些建築碼頭的大型構件已經開始起運,有大批工兵隨行。另有一支龐大的後勤船隊到達艾新山口……有大批糧食和物資正在換船。” “情報確實嗎?這麼就知道是糧食和物資?情報人員有沒有登船看過?如果魔屬聯軍想要欺騙我們,運輸單上的字相信不得。”科恩冷靜異常的回答:“吃到嘴里才能證明是糧食,砍得死人才能證明是武器!” “是的,”軍官點點頭:“我這就去命令他們確認。 “再發一個命令,讓後面的部隊做兩手准備。”科恩叫住要離開的軍官:“第一,如果情報正確,我們要以最快的速度搶東西,他們已經在換船,留給我們的時間就不多了,所有的部隊都要投入。第二,如果這情報被證明是假的,那麼這里就是一個陷阱,全軍要立即離開這個區域!參謀部和聯絡處要早做准備。” “明白了!”軍官快速爬離。 科恩往嘴里塞了條草根,慢慢的嚼起來。 不搶奪足夠的糧食,遠征軍就沒有辦法通過飛馬平原。要搶奪這批糧食的話,就必須使用相當數量的部隊,而且還要橫向移動將近兩百里。也就是說,遠征軍就更靠近魔屬聯軍了…… 魔屬聯軍應該知道自己缺糧,但他們不會知道自己確實到了無以為繼的境地,真的要用一批寶貴的糧食和物資為誘餌的話,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下得了這個決心! 如果眼前發生的這一切真是他們布下的陷阱,那麼只能說魔屬聯軍沒有選對地方──要埋伏下足夠取勝的部隊,只能是在江對岸的山林中,隔著條江,他們的部隊怎麼沖過來呢!? 退一萬步講,即使這真的是個陷阱,而且魔屬聯軍的戰斗力發生了不可預計的提升,真的包圍了遠征軍,但憑借著自己事先布置的戰場勢態,能打能走的遠征軍至少也能全身而退。 沒過多久,被俘虜的沿江布防的魔屬聯軍偵察兵,江河系統情報員上船查證的報告,還有山峰系統經過其他渠道獲得的後勤物資調撥計劃書,這些情報被同時送到了科恩·凱達面前。看著這些能夠互相佐證的東西,斯比亞皇帝緩緩呼出一口氣,竟然有點心亂如麻的感覺。 要撩奪一條水運線上的物資,那比撩奪陸上運輸線困難十倍,因為水上運輸不存在倉庫,船隊也更加分散,這就需要投入更多的部隊、需要更緊密的配合、耗費更長的時間……但幾萬人空癟的肚子卻不能明白情況的複雜性,時間到了就會響。 “好吧,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局勢壓人,斯比亞皇帝下定決心:“記錄命令!” 少時,前線與後方的聯絡處,都同時得知了遠征軍的最新作戰計劃。 斯比亞遠征軍特別作戰指令: 命令遠征軍第一縱隊、第二縱隊于今日夜間秘密開進至蘇文江岸指定位置,展開為偷襲隊形潛伏待命。其余縱隊留下偽裝部隊,主力依次橫向移動,于蘇文江岸組成偷襲預備隊和接應部隊。偵察系統、前衛縱隊、後衛縱隊嚴密監視敵情,後勤准備運載工具。偷襲作戰結束之後,各縱隊立即開始做大范圍、長距離轉移參謀部、聯絡部必須作好一切應急准備。 各部自接令之時起開始行動,不得有任何延誤。 此令科恩·凱達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