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夜色如墨,星光黯淡,在魔屬聯軍偵察兵視線不及的岸邊密林里,潛伏著一支支輕裝的突擊隊。江岸上下萬籟寂靜,只有水花搖動的細微聲響,但上萬雙被饑餓折磨得苦不堪言的目光正嚴密的監視著蘇文江的水面,連一個細微的波浪起伏都不肯放過。 水族好手已經由支流潛入航道,就隱身于冰冷的江水中,留意著敵軍運輸船隊的蹤影。幾乎全部的翼人精英都翱翔在云層縫隙內,仔細探察著可能會出現的敵軍大部隊。 午夜時分,姍姍來遲的魔屬聯軍運輸船隊終于出現了。擔當前哨的五艘戰船帶著幾盞搖曳的燈火,不慌不忙的從偵察部隊的眼前經過,悠然的接近伏擊圈。沿途放下的加強警戒哨讓斯比亞遠征軍的將領們驚出一身冷汗,還好各潛伏部隊的偽裝功夫實在高竿,加之彼此間的距離足夠,才沒有讓沿河巡邏的敵人發現。 哨兵們走了幾圈沒發現異常,就放飛了信鴿。 重頭戲,就要上場了! “各部隊嚴密監視,發現任何異常情況第一時間彙報,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動,必須等待對方的船隊全部進入伏擊圈後同時開打!”指揮部緊急下達了指令,從風格上看,很明顯是科恩陛下的口令:“不要心慌,敵人的船隊很龐大,足夠我們吃上半年!” 又過了大半個鍾頭,第一支運輸物資的船隊終于出現在偵察兵的視野里。六十多艘滿載 的運輸船,在十多艘內河戰艦的護衛下越來越近。因為之前的運河戰役讓魔屬聯軍損失了幾乎全部的制式船只,所以這些臨時征集的船大小不等,形態各異,既有舷高兩、三臂的小渡船,也有舷高十來臂的大型艦只……但在斯比亞軍人的眼中,它們都是那麼的可愛、可親。 緊急傳回的情報顯示,在這支船隊身後十五和三十里處,還各有一支同樣數量的運輸船隊。 根據之前情報人員的上船查證,這三支船隊里大多裝的是糧食!性命攸關的糧食! 負責伏擊的部隊趕緊調整位置,但無論怎麼做,三支運輸艦都要分兩口吃。 科恩坐在一具馬鞍上,正等著情報人員最後一次情報反饋。為了今夜的戰斗,科恩脫下了黑鐵盔甲,穿上了很少穿的神族長公主賜予的殺戮之魔盔甲。在這樣的一個黑夜里,這副盔甲的黑色表面不但沒有反射任何光線,卻反而像是在吸收周圍的陰影一樣。 “長官!”瑪法小心翼翼的走過來,刻意壓低的聲音中充斥著無比的興奮:“按照你的命令,我們沿河放出了些吃糧食的水禽。現在,這些小寶則門正追在敵人的運輸船後面,有的還飛到船上去,怎麼趕都趕不走,吃得那叫一個歡暢!” “緊急裝船的糧食,總有灑落的,”科恩欣慰的點了頭:“敵軍的運輸船是三隊是吧?” “是的,三支運輸隊,看起來非常謹慎的樣子。各自相隔十五里,跟我們預計的有點出入。”瑪法回答說:“伏擊部隊把斯有的馬匹都調集給了後勤,要同時動手的話,只能打兩支。” “先掐頭去尾!再留下中間的慢慢收拾。”科恩想都沒想,當機立斷的下令:“布置下去,運輸船到達火力范圍立即攻擊,接應部隊作好一切准備——開始執行! 夜鶯的鳴叫綿延在岸邊,正在警戒中的魔屬聯軍偵察兵,已經被藏在暗處的對手牢牢鎖定住。無所察覺的輸船隊還保持著琠w速度,穩健的向前航行著。在船隊頭艦的船首甲板上,一個經驗豐富的老水手不斷的拋下手中的船頭尺去測量水深,報告的聲音在持續回響。 “十七臂——正常。” “十八臂——正常。” “十六臂——正常。” “十九臂—卡尺。” 老水手向前探出身去拉船頭尺,卻發現水下有一團黝黑的陰影,驚恐的張大嘴:“有鬼——” 一枝帶著水花的短弩飛來,截斷了水手的話! “彭!”的一聲,巨大的水柱在船頭爆起。在水手們驚愕上抬的目光中,從漫天白晃晃的水花中穿出數個黑影來。腳尖還未點著甲板,幾道雪亮的弧光從黑影手中交錯揮出,船首甲板處的幾個武士刀沒出鞘就身首異處,沒有腦袋的身體噴灑著血霧向後飛倒! 與此同時,南岸邊的密林中亮出連綿的火光,那是無數同時被點燃的火把! 隨風傳來的,是火光邊不斷響起的魔法吟唱聲! “甲板遇襲——南岸有埋伏!”驚慌不已的船老大一邊大叫,一邊下意識的扳動船舵,讓運輸船遠離南岸。 首船一轉方向,船隊其他船只也跟著掉轉船頭靠向北岸——它們正好避開一撥從南岸射出的火箭,但還是有一艘行動慢了的船被火箭射中,風帆立即熊熊燃燒起來! 船邊的水柱不斷爆起,越來越多的斯比亞士兵從船首部位躍上各船甲板,與運輸船上的武士殺成一團。 但這些隨船的武士卻不像普通士兵,他們的武備精良、戰技出眾,幾乎每個人都能給自己披掛上斗氣,在這種小規模的戰斗中很占便宜,而頭批上船的斯比亞士兵沒有能形成人數上的優勢,一時之間還掌握不了局面。 甲板上的戰斗陷入僵局。 為運輸船隊護航的內河戰艦全速靠近南岸,大張著弩機奮力還擊,垛口後的弓箭手也開始實施壓制。指揮官一邊布置上岸突擊,一邊大聲喝令運輸船:“加速!快給我加速沖過去!” 船隊的首船已經偏離江心好幾十臂,處在相對比較安全的航道北側。船老大也知道情況 危急耽擱不得,于是大喝一聲要扳正船舵,卻發現船舵緊卡,無論自己怎麼用力都紋絲不動! “上當了……我們上當了,”船老大回頭看看後面的運輸船,發現各船都沒有能夠恢複正常航向,全部斜著沖向了北岸,于是萬念俱灰,悲呼了一句:“斯比亞的狗雜種是在北岸!” “砰!砰!轟——啪嚓!”首船沖出了航道,礁石不住的刮擦著船底,在劇烈的抖動中終于撞上北岸邊一塊巨大的礁石,一種只屬于船只的悲慘命運降臨在它頭上——坐底擱淺! 在尖銳的口哨聲里,在劇烈的晃動中,船首的斯比亞人同時下重手逼退魔屬武士,然後以一個漂亮的後空翻整齊的躍出甲板,在江面濺起一朵朵水花。 失卻目標的魔屬武士面面相窺,紛紛追到甲板邊沿處,這才明白了斯比亞人突然後退的原因——輕柔的吟唱聲,在岸邊連綿的響起,魔法師,斯比亞的魔法師! 向遠古神靈的企求,與下達給元素精靈的命令,互相交疊著、呼應著。在左右遠近震耳欲聾的喊殺聲里顯得很空靈,也很詭異。 原恐萬狀的武士們回頭就跑,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啪——!”北岸沿江處光華大放,數百條水桶粗細的銀白閃電同時迸射而來,游動著撩過,把江岸和運輸船緊緊的系在一起!在足以令人短暫失明的劇烈光亮中,閃電頂端橫掃船身打出一團團灰燼,所有外露的金屬都在向周圍噴濺著火星,甚至連甲板上的鐵釘都通體嫣紅的飛舞在空中! 斯比亞人編織出的閃電鏈只持續了三息的時間,但各船的風帆、欄杆都開始燃燒起來。火勢左右蔓延,殺得眼紅的護航指揮官卻在大喊:“不准救火,讓它燒!” 即使是自己吃不到,這些糧食也不能留給斯比亞人! 不過,這位護航指揮官卻低估了斯比亞人的戰術配合,也低估了斯比亞魔法師對魔法本質的了解程度,更低估了科恩·凱達的決心! 科恩既然是來搶糧食的,又怎會放任糧食在火焰中化為灰燼呢? 對那些甲板上的武士來說,今天是個特別悲慘的日子。閃電鏈帶來的麻痹感還沒有消失,巨大的白色冰霧又從岸邊席卷過來,疾速降溫後的空氣把甲板之上的一切都凍結了, 甚至連武士們的斗氣鎧甲上都蒙上了一層白霜,每一次邁步,每一次抬手都能聽到關節處的“咯咯”輕響,像是一萬年都沒上油的機械! 這些失去活動能力的僵硬武士,只能無助等待著斯比亞人後面的打擊。在他們絕望的目光里,接踵而至的風刃陣列貼地飛掠,瘋狂的在甲板上肆虐起來——撞擊了桅杆、切割了肉體、撕裂了艙壁,所遇的一切東西全部面目全非,連飛灑出來的血色冰粒都被磨成了粉末! 武士們精湛的個人戰技是很出眾的,但在軍隊魔法師的聯袂打擊之下,這一切都只能是一個笑話,再怎麼靈活的敏銳身手、再出眾的跳躍能力都是徒勞! 只有一部分腦袋油滑的武士翻出甲板,躲進船艙,驚險萬分的逃過這一輪魔法打擊,但當他們重新站立在甲板上的時候,卻不得不面對數量遠遠超過自己的對手——幾乎是在一瞬間,甲板上已經站滿了被斯比亞魔法師召喚出來的元素生物。 在平日的戰場上,斯比亞的隨軍魔法師主要使用直接打擊和加持魔法,根本就用不上這樣的召喚魔法。所以,他們很樂意有這樣的機會溫習一下生疏的技能,沒人介意火焰之心站在水元素身邊會顯得怪異,更不會在意土之傀儡表皮的尖刺被風精靈侵蝕而降低了殺傷力。 雖然上層建築早已被摧毀,但對這些元素召喚生物來說,甲板這個舞台還是大小了,一點也顯示不出自己強橫的身段和嬌人的風姿。幾乎不需要魔法師下達命令,這些召喚生物就開始行使自己的本能——保護自己的立足之地,讓其他生物明白自己才是這片甲板的領主! 水晶箭矢往來穿梭,耀眼的火焰光環爭相綻放,尖銳的風刃圓舞陣來回旋轉,沉鈍的大地之牙次第咆哮……甲板上就猶如失控的煙花一樣,各種各樣的光芒此起彼伏、交相輝映,每一聲爆響都震懾著魔屬聯軍、每一道弧光都收割著生命! 毫無還手之力的魔屬武士們,就在這連續不斷的打擊中敗下陣來。 整個江岸邊都是一邊倒的殺戮場面,江水中全是逃命的武士和船夫…… 又一聲口哨響起,回蕩在岸邊的魔法吟唱同時低落下去,甲板上稀稀拉拉的召喚生物收斂了光華,身影逐漸變得模糊、透明,直至徹底消失在黑沉的夜色當中。緊接著,北岸的樹林里響起一個震動四方的呼喊聲:“清場!隔離!射!” “崩!”“崩!”“崩!” 黑暗中,三聲弓弦聲特別的清晰,密集的箭雨從密林邊緣潑向運輸船隊。當這些羽箭撩過之後,船上再沒有能夠活動的生物——帶有斯比亞風格的喊殺聲猛的在沿江十來里的地段上爆起,無數支小分隊扛著攀船工具沖出了密林! 就在斯比亞的遠端兵力把聯軍護航艦往死里打的時候,其他部隊開始了瘋狂的搶奪。跳板、云梯、繩套、勾爪,斯比亞士兵的傳統法寶全部出籠,爭先恐後的搭舷靠幫。 大一點的運輸船上爬滿了人,小一點的運輸船居然被他們在船底墊上了東西,直接用繩子拖上了岸! “完了,全完了!”護航指揮官看著江邊再也挽回不了的混亂,狠心咬牙,提刀下了指揮位置:“沖岸、放跳板——兄弟們跟我殺上去!” “殺上去!”船艙里的士兵們也在瘋狂的嚎叫著,早在幾天之前,他們的凶性就被聯軍統帥的命令激發出來,而且運輸隊覆滅,自己無論怎樣都難逃一死,不如就戰死沙場,還能給後人留個好名聲! “殺啊!”冒著斯比亞人的遠端打擊,六條護航戰艦成功沖岸,就在艙板接觸江底的那一瞬間,全部跳板都給放了下來,船艙里的士兵蜂擁而出,殺聲震天。斯比亞方早有准備,分出一部分兵力進行攔阻,兩邊就在淺及腳面、深達腰身的江水中展開一場難分難解的厮殺! 水花連片的飛濺,反射著凌亂的火光,銳利的刀鋒帶起尖嘯聲,破開被鐵甲包裹的肉體,瞬間就能撞出大團飛揚的血霧,沿岸五十臂的水面被染得一片猩紅,其中漂浮著糧袋、旗幟、燒掉半截的桅杆,還有那無數或完整、或殘缺的人體…… 戰事最為激烈的時候,科恩帶著一群護衛來到了江岸邊,一邊就近指揮,一邊親自監督著魔法師和巫醫驗證運輸船上的糧食。 在確定一切都正常之後,他才放下了心里的石頭。 “報告長官,我們對後面運輸船隊的進攻也同時開始了,根據翼人的報告,那邊打得要比我們這邊激烈一些,但情況還是正常的。”瑪法急匆匆的跑過來:“火光沖天,中間的運輸船隊應該知道了我們的存在,他們卻沒有停下,反而加速向我們這邊沖過來。” “看來是我們布置在南岸的部隊讓他們產生了錯覺,他們不明岸上的情況,所以不敢停留或疏散。”科恩想浮想,轉身下令:“這里的戰斗要盡快完成,在敵人另一支運輸船隊到達之前,一定要盡量多的搶運糧食上岸!” “是!”身邊的一群傳令官跑開。 “看這樣子,我們能拿下將近五十艘船,上面全是糧食和草料啊!”瑪法觀察了江面上的戰斗:“如果再截住第二支運輸船隊,我們的糧食問題就完全解決了。” “再叫他們加快速度,手腳都利落點!”科恩冷靜的回答:“我們的處境也就更危險了,光是搬運五十艘船上的糧食就需要一整天的時間,別說第二支運輸船隊——你趕緊叫預備突擊隊運動上來,准備布置敵人可能展開的反攻。後勤系統馬上過來接手,全力搶運糧食!記住,我們只要糧食,其他什麼親西都不要,各部隊不得貪圖小便宜!” “是!” 戰斗還未全部結束,後勤人員駕駛的馬車就來到了江岸邊,一包包沾著血跡的糧食被搬運上車,滿載一輛走一輛。被卸完的空船被一艘艘拖到江心擊沉,把航道堵得嚴嚴實實。 結束了這場短暫而激烈的戰斗之後,伏擊部隊就把一切都交給預備隊。就近在江岸邊救護傷員、生火做飯。配著船上運輸的時令蔬果,全軍上下連帶科恩在內,終于吃上了這十多天來第一頓足額配給的,半生不熟的戰地飯。 上下一口稱贊,都說這頓美味無比。 但是吃了這一餐之後,科恩對最後一支運輸船隊的態度就轉變了,非得把上面的糧食搶到手再說——饑餓的滋味實在太可怕,就算是科恩這樣理智的人也是如此。 “長官,來碗熱湯去去寒吧!”這些天來受夠了氣不敢抬頭做人的後勤官終于揚眉吐氣了,親自端著一碗清湯來給科恩。 科恩把碗接到手里,一時間心情大好,忍不住拍著後勤官的肩膀,對其推心置腹起來。 “我說,平時要多運動啊,瞧你胖的。”小口的喝著湯,斯比亞皇帝說了這句在戰後流傳極廣,並且直接影響了後勤從業人員標准的話:“這身段在平時還沒問題,但在缺糧的部隊里,後勤官長得胖點那就是原罪呀……” 在身邊一片哄笑聲中,後勤官當場傻眼,但皇帝陛下有心情開玩笑,這本身就說明部隊的前景一片大好。 “報告長官,”傳令官遠遠的跑來:“最後一支運輸船隊快到達伏擊位置了。 “好!”科恩站起來,把手里碗塞到後勤官手里,招呼身邊的人:“我們再去搶他一票!” “吃完了再走嘛……哎……你們都還沒吃呢……”送走了皇帝一行人,後勤官回過身來,嚴厲的瞪了一眼周圍的士兵:“看什麼看?看什麼看?部隊現在已經不缺糧了!你們還不趕緊做飯去,這仗一會可就打完了!” 然後,摸摸自己的肚子,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