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當科恩帶著隨從人員趕到中部伏擊位置的時候,江面上的運輸船隊也恰好到達這一地域。不過這支運輸船隊顯然知道發生了什麼,已經做了防備——各船的距離拉開,甲板上都滅了燈火,也見不到一個活人。在黑糊糊的夜里,就好似一支由幽靈操縱的船隊在開進一樣。 連綿的清濤泛起,不斷的拍擊著岸邊的石塊,單調的聲音令人煩躁、焦急。在黯淡的星光下,埋伏在樹林和草堆里的戰士們緊貼在一起,面孔是那麼的模糊,而眼神,卻又是那麼的銳利。 魔屬聯軍的運輸船隊一點點的接近,彼此之間的距離讓戰士心中的那根弦,越繃越緊! 在科恩陛下目光的注視中,伏擊部隊指揮官的手臂在緩緩的向上抬,他身邊的傳令官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准備發出攻擊命令。但就在指揮官高抬的手臂即將落下的前一個瞬間,在江面上,另一個號令搶先傳出——魔屬聯軍指揮官洪亮、堅決的聲音回蕩在浩蕩江面! “停船——布防——戰斗開始!” 瞬息間,各船同時加力,或前進、或後退,使得先前疏散、凌亂的隊形立即就變成了另一種詭異的陣列。一個個接近透明的魔法屏障以運輸船為核心綻放開來,在江面上擴張著上升,反射出一抹星光之後同時收斂——這是相當高級的防禦魔法屏障! 一瞬間,斯比亞為各部隊都有點發懵。面對這城市一樣堅固的防禦,南岸的佯攻部隊、水下的突襲分隊、北岸的魔法大隊完全措手不及,不知應該如何轉換。 “隔離——攻擊!”斯比亞指揮官雖然心中有說不出驚訝,但這時勢已經刻不容緩,也在第一時間發出了攻擊命令! 站在後面的科恩陛下,這時候的表情有些凝重,上前幾步,推開了指揮官:“這里我來,你去一線加強指揮!” “南岸佯攻部隊就地藏掖,北岸遠端部隊猛烈攻擊,一切按照既定步驟來!”站上指揮位的科恩陛下接連下令:“偵察兵,詳查周邊情況,擴大范圍!” 科恩的話音一落,斯比亞遠端部隊就搶先發動了攻擊,“崩!崩!崩!”的弓弦聲里,連續發射的火箭飛上天空,如同是近萬只歸巢的火鳥,將整個江面都染成一片火紅! 但火箭穿過敵方魔法屏障後,卻投有引燃眾人期望中的大火。 科恩嘴角露出一個寓意不明的冷笑,將手一揮,斯比亞魔法師的吟唱聲就在北岸猛的高亢起來—— 無數迷離的光點從天空中、樹林里、水面下飛出,漂浮向著岸邊湧來,在魔法師手里化為尖銳的冰錐、鋒利的風刃、灼烈的閃電,伴隨著可以讓人喪心裂膽的聲音,向著敵人的運輸船噴發而去! 漫天飛舞的光亮,似乎是在預示著這一場不知是誰伏擊誰的慘烈戰斗正式開始。 各種屬性的攻擊魔法撞擊在魔屬聯軍的魔法屏障上,濺射出無比強烈的耀眼光華! “再攻!”經過這一個瞬間的試探,科恩已經對眼前的勢態有了很清晰的認識,知道今天晚上樂子大了。但戰必攻心,無論從什麼方面來說,自己都必須把對方的氣焰打壓下去,于是伸手來對遠方的魔法師首領做了個手勢:“來個最大的!” “在已經被世人遺忘的歲月,在遠古星際的最浩瀚之地,”心領神會的精靈魔法師兩手 一抬,讓自己的領唱聲超越了所有人,告訴魔法師接著要施展的魔法:“上古精靈的足跡……” “只有血光與火焰的交織,只有生命與靈魂的悲鳴,才能讓眾神的目光俯視這片大地……”幾乎所有的斯比亞魔法師都加入了這場超級豪華的吟唱陣容:“在高懸云端的烈焰之眼中,神靈的憤怒將要重降臨,純粹而猛烈,焚化一切愚昧的褻瀆、輕率的冒犯……” 一塊厚重如墨的云層在江面上方高高孤懸,將夜空中那一點黯淡的星光完全遮蔽。 隨著吟唱聲繼續的高昂上去,整個云團開始旋轉,逐漸變得扁平起來,其核心處還隱隱有紅光透出——身處其下的人,他們的心緒就如同云層表面的變化一樣,在劇烈的湧動和起伏著! 看到天空之上的云層,內里翻滾著就猶如沸水的前一盼。魔屬指揮官那急促、焦慮的命令聲隱約傳出,江面上的運輸船也開始有了變化。無數青綠色的藤蔓從甲板的縫隙中伸出,快速的蔓延開來,直至堆滿整個甲板。甚至有無數枝條下垂到水里,緊密的包裹住整艘船! “以我之血,為諸神的憤怒指引歸途……”一道道細微明亮的紅光從云層上投射下來,照射在各艘運輸船的中心點:“降臨之始、降臨之中、降臨之終,我即為謙卑的見證者!” 終于,云層裂開了無數道巨大的縫隙,內里流淌而出的火紅色岩漿狀物凝聚成型,第一個燃燒焰團,“呼呼”作響,循著指示方位的紅色光帶墜落下來,後面拖出的煙霧彌漫在天地之間,其中紅光點點、相應照耀,那是無數同樣大小的岩漿團在下墜! 當云層裂開之時,江上運輸船里連綿的魔法吟唱也驟然暴起,其沉悶巨大不比戰士狂暴時的怒吼遜色——甲板上那些青綠色藤蔓同時向上瘋長,特別是在紅光照射之地,更是盤踞、堆積,狀如高塔。“哄!”的一聲巨響,紅色與青綠色的撞擊開始了! 在兩相接觸的那一瞬間,火光就照亮了整個天空。巨大的魔法屏障被砸得變形,閃爍出銀光,受阻的燃燒焰團碎裂開來,碎片四下飛散。 無數突出魔法屏障的藤蔓在炎熱的熱浪中化為灰燼,但其下的藤蔓卻無窮無盡的洶湧而上。 雖然藤蔓阻擋了燃燒焰團,但碩大的燃燒焰團帶來的沖擊卻無法被抵消,運輸船身受到壓迫向下沉去,排開的水浪高揚起來,直接湧上相鄰船只的甲板。 接踵而至的燃燒焰團接著砸到其他運輸船上,江中被激起的巨浪也是此起彼伏。雖然依靠魔法屏障隔絕了魔法傷害,但沖擊力卻還是要船只結構來承受。大一點的運輸船還好,最多是下沉坐底後又回彈水面,但小一點的運輸船相比之下就很脆弱,艙壁破碎、桅杆斷裂,更有兩三艘小船“啪嚓”一聲直接解體——里面的一切物體,都在瞬間化為青煙! 滾滾熱浪撲上兩岸,帶著無窮無盡的焦臭氣味,熏得人睜不開眼睛。火紅的碎片落入江中,讓周圍的江水翻滾沸騰,殘肢斷臂漂浮其上,就如同一鍋食人魔的大雜燴…… “報告長官!”漫天火光中,一個傳令官跑到科恩身邊:“飛行偵察兵遭遇襲擊,已經陷入苦戰。敵人派出了大批獅鷲騎士和石像兔,天上亂成一團了! “報告長官——”前一個傳令官的話音未落,又一個傳令官趕到:“聯絡處彙報,南岸發現大批魔屬聯軍主力,距離我處不足十里,正在靠攏!” “其他偵察兵保持警惕!已經到手的糧食立刻起運!命令各路縱隊開始接應!這里的戰斗完結之後立刻撤退!” 在下達最重要命令的同時,科恩頭腦里閃過無數念頭:這的確是一個陷阱,但到手的糧食卻絕對不能舍棄……敵軍對岸的部隊是為何而來呢?是想救援這支船隊?笑話,不足十里又何必要開打之後才出來救援?為什麼不去襲擊正在搬運糧食的,卻要朝著這里來? 唯一的可能,就是眼前的船隊在這次陷阱中擔任的角色……敵我雙方要展開大規模的戰斗……但中間卻隔著一條江……他們需要快速過江的工具……這船隊有辦法讓魔屬大部隊過江……襲擊上下兩處搬運糧食的斯比亞部隊…… 狙擊,當前第一要務是狙擊這支船隊或浮橋,保護正在搬運糧食的部隊、保護糧食!無論情況如何,沒有這些糧食,部隊連三天都撐不下去,一直以來的犧牲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在這里大打一場,才能保證運糧部隊的安全! “長官,他們的魔法屏障不防禦自然系魔法……”魔法師首領氣喘籲籲的跑過來:“我們是否轉用自然系魔法打擊?” “不用了,”科恩深知敵軍船隊不會只有這等程度的自保能力,搖了搖頭說:“給戰士們加持輔助魔法,准備白刃戰!” 斯比亞方的大型魔法漸漸平複下來,云層逐漸消失,天空恢複正常。 在江面上,受過一輪打擊的魔屬聯軍艦還余下九成的船只。他們的指揮官也知道,僅僅憑藉魔法屏障是不能抵抗住斯比亞人的。 于是,那個洪亮的號令聲再次響起:“全體——准備白刃戰!” 各船甲板上的藤蔓再次延伸,不過這一次已經不是向上,而是橫向蔓延了。粗大的藤蔓沒入江水中,很快就在水面下相互連接起來,擠占了整個江面並開始連接岸邊——浮橋、這完全就是一座浮橋! “我的勝利、我的榮譽、我的生命!”震天的呼喊聲中,運輸艦的壁板放下,藏在船艙里的軍士蜂擁而出。 密集的人流在藤蔓上排列著,粗略算算,三十來艘大型運輸船、每船四百士兵左右;二十來艘中型運輸船,每船二百來士兵…… 這是足足兩萬多的部隊,是岸邊斯比亞軍隊的四倍,魔屬聯盟這次可真是搭上老婆本了! 這支部隊整隊時間比起以往稍微有些長,全體都是清一色的精致防魔盔甲配黑披風。科恩又冷笑了一下,常去魔屬聯盟的他很熟悉這種黑披風,因為這是神殿麾下武士的標准裝備。 在整理好沖擊隊形後,指揮官一聲大喊,當頭三支沖擊箭頭簇擁著巨大的盾牆壓迫過來! “各隊按序上前,准備接戰!”科恩推開身邊的衛兵,大步向前:“遠端攔截——開始!” 聽到科恩的命令,本已是燈火通明的岸邊,弓箭發射的聲音霎時就密集起來,拖曳著火光的箭矢飛撲向浮橋,射出一道又一道的隔離區域。但魔殿武士悍不畏死的直接沖過來,依仗精悍的武技和精良的武備,通過之後,只有少量武士倒在江水中! “戰士可以隨時成為合格的武士,而武士想成為合格戰士——還他媽早了一百萬年!” 科恩踏足江邊,大吼了一聲:“斯比亞的士兵們!” “在!”回應聲在四下轟然響起。 “給他們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軍隊!”斯比亞皇帝橫刀在手,威風凜凜:“讓他們看看什麼是死亡、什麼是戰斗!” “殺!殺!殺!”披掛著戰甲的遠征軍將士接成戰線,一聲一踏,穩步向前,雪亮的槍頭和刀刃在江邊舉起,猶如鋼鐵密林一般……這是訓練經年的斯比亞遠征軍,從成立的那天起,他們的使命就是強敵環繞的情況下殺出血路,他們假想敵是魔屬最精銳的部隊!無論是誰,只要敢朝遠征軍遞爪子,自己就得先脫層皮! 在斯比亞魔法師的吟唱聲中,各色魔法光芒一一掛在斯比亞戰士身上。白色的聖光護甲、紅色的力量祝福、黃色的大地之障、藍色的遲滯光環……林林總總,令人眼花繚亂。 “黑暗的君主,我們親眼看見你一手所創的偉業!”狂熱的魔殿武士一邊開始呼喊,一邊繼續在箭雨中前進:“我們將在仇敵的祭台上,返唱贊美您的禱詞!” “魔殿——就是個屁!”聽清敵人祝詞的科恩,禁不住勃然大怒,黑鐵戰刀向上一掄,再向前猛的一揮,一道金黃色的光帶就從刀刃上噴湧而出,直端端的劈向沖到近處的魔殿武士,還沿著藤蔓浮橋沖了接近五十臂的距離——斗氣過處,軀殘刃斷,一片鬼哭狼嚎! 巨大的圓盤狀金屬輪從樹林中飛出,在魔法與火焰照耀下反淬出冷冽的死亡之光,“咻——咻!”作響著撩過遠征軍的戰線,撲向魔殿武士的沖擊隊伍。銳利的邊緣加上快速的旋轉,把所有撞上的魔殿武士連人帶盔甲削成兩段——這是在北部戰場上出現過的精靈族投擲武器,不過個頭大了足足好幾倍,直徑六臂,用機械發射! “殺!”遠征軍魔法師釋放閃電鏈! “殺!”遠征軍的手弩和飛斧齊射! “殺!”遠征軍第一排長槍手下蹲,第二排長槍手蓄力,第三排長槍手架槍! “西塞里亞!”如暴雨般密集的箭幕里,帶著被魔法火焰點燃的盔甲,帶著血珠噴濺的傷口,帶著對斯比亞人的刻骨仇恨——魔殿武士沖向尖銳的槍林! “轟——”的一聲,曆史上兩股最為精銳的戰爭力量終于面對面的撞在一起——電閃而過的一絲沉寂中,誰也沒能前進一步,誰也沒有後退一步。緊接著,在寬達數百步的戰線上,離體的血肉開始噴灑! 上、中、下三組槍頭中,中間的一組巍然不動,任憑魔殿武士的身體穿在槍頭上,有一支長槍上洞穿三個敵人,也有三支長槍同時刺中一個敵人——號令聲中,下面一組槍頭斜向上刺,上面一組槍頭斜向下刺!銳利的長槍交錯而過,封死全部沖擊角度! 敵人的哀號與慘叫才剛剛出口,長槍就開始回收,空缺處露出無數斯比亞制式手弩,對著魔殿武士劈頭蓋臉一陣壓制齊射,又給戰線前添加無數伏尸! 穿刺——刺耳的金屬撕裂聲充斥在耳邊! 回收——血液猛的從傷口中噴濺出來! 魔殿武士的毅力和勇悍遠遠超過聯軍普通士兵,被長槍當胸刺穿之後還屹立不倒的大有人在,脫力倒下之前把手上染毒的長刀擲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就算身體嚴重受傷的武士,也會嚎叫著抽出小匕首爬向遠征軍的槍陣! 第一次撞擊就異常慘烈,岸邊水邊倒下無數人,被削去手腳的在泥漿里翻滾哀號,被砍為兩截的在血水中痛苦抽搐,混身插滿羽箭如同刺猜的在夢游般游走呢喃……但魔殿武士的腦袋里並沒有搶救傷員的概念,所以輕傷者會被裹帶著繼續沖擊,重傷者會被後來人活活踩死…… 血霧的輪廓還沒有展開,雙方就有無數條人影竄上了空中。這些要強襲敵人戰線身後的精英同時抓住戰線撞擊的時機出手,雙刀在空中旋出一個個銀亮的光輪——但是,太密集了!密集到有不少人在空中相撞的程度! 成功落入敵方身後的,遭遇卻截然不同。 魔殿武士的落腳之處是被嚴密防守的地段,是無數長柄戰刀加麻痹魔法組成的陷阱。 而遠征軍的精英戰士,因為他們面對的不是一支真正意義上的軍隊,所以他們可以憑藉強大的魔法加持和黑鐵武器在魔殿沖擊隊伍中如死神一樣收割生命。 魔殿武士長長的沖擊隊形立即就被他們掐住節點,變得一段擁擠、一段稀疏。 遭遇到頑強阻擊,魔殿武士的沖擊勢頭不由得減緩下來,江水中那些被先前的浪頭晃得頭暈腦漲的遠征軍突襲分隊也聚集起來,趁機猛下黑手。 雖然前面打得還算可以,但魔屬運輸船隊卻被那種青綠色藤蔓連接起來,就猶如在江心搭建了一個巨大的平台,還向外蔓延出越來越多的“浮橋”,讓那些在平台上整隊完畢的魔殿武士,可以從容的選擇進攻路線! 對方的進攻路線太多,而科恩手里的可用之兵已經全部派出,連後面預備的後勤兵都准備上去了,余下的唯一一支力量,就是隨身的皇家近衛隊。 “近衛隊集合待令!”科恩料定敵軍還有後招,自己的衛隊是唯一能擔任救火隊角色的力量,絕不能輕易使用,只能用自己精湛的戰術指揮彌補著兵力上的薄弱:“各部穩守,不要貪圖戰果冒進!” 他的聲音在夜空中回響,壓過其他一切厮殺聲,是遠征軍將士奮勇殺敵的信心源泉。魔殿武士無數次沿著新開辟的道路進攻,都被科恩適時調派的遠征軍打得落花流水,其中的數次水下和空中突襲更是被科恩事先判斷出來,集中力量打擊,使得突襲部隊全軍覆沒! 兩萬余名魔殿武士,幾乎是魔屬全部的精銳武士,前仆後繼的沖擊,卻沒能沖開遠征軍的防禦! 在最後一支石像鬼偷襲部隊全滅之後,魔屬指揮官的聲音沉寂了片刻,隨即夾帶著震怒和瘋狂嘶吼起來:“放秘煉血魔——此戰不勝、天理不容!” “此戰不勝、天理不容!”平台上的魔殿武士們拍打著手里的武器,還隨著節奏跺腳,猶如在過狂歡節。沖擊路線上的魔殿武士一邊附和,一邊找了地方躲避。 “噗!劈啪!”一艘運輸船的甲板破裂,一只巨大的手臂伸了出來,跟著,是一個有半個船頭那麼大的,奇丑無比的腦袋,接著出現的上半身看起來還似人型,但表面覆蓋著密密麻麻的鱗片、鐵塊甚至是岩石,再然後,整個身體掙脫船身的束縛,在木材破裂的聲音中站了起來——起碼是普通人的十五倍高! 六個,六個巨大的獨眼人型怪物,就站到藤蔓平台邊,身體上流淌著濃綠的黏液,卻是燃燒著的,一旦流淌到江水里,立刻就“嘶嘶”的冒白氣! “此戰不勝、天理不容!此戰不勝、天理不容!此戰不勝、天理不容……” 在如陣雷一樣滾滾而來的喊聲中,科恩把玩著刀柄問:“糧食運得如何了?” “還……還有一大半沒運走……”副官異常的緊張:“還需要很多時間。”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運走!我們就在這里爭取時間。”科恩的眼神變得很平靜,提著刀上前幾步:“一個陷阱而已,既然跳下去容易,跳上來未必就很難!” 同樣面色沉靜的皇家近衛隊員,就跟在他的身後。 自從劫糧行動開始之時起,前方後方的聯絡處就擠滿了人,遠征軍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無數人的心,其中也包括沉眠之地附近的帝國核心。 由海軍聯絡艦只輾轉傳來的消息,變成閃爍的光點。抄滿文字的紙張,在一只只手里傳遞著。 “遠征軍第一路軍遭遇由魔殿武士組成的軍隊,展開激戰,傷亡達到三分之一!” “遠征軍第二路軍已經趕到預定地區,距離戰場還有十里!” “遠征軍第三路軍趕到預定地區,距離戰場還有五里!” “遠征軍第四路軍作好接受糧食的准備!” “魔殿武士部隊放出血魔,皇帝陛下帶領衛隊迎戰!” “什麼!?”帝國總參謀官一把搶過情報,前所未有的心急如焚:“其他部隊怎麼還沒趕到?為什麼還沒投入戰斗?趕緊把皇帝換下來!” “不要慌亂,雖然這肯定是魔屬聯軍預謀已久的攻勢,但到危急時刻,皇帝自有他脫險的方法,”國相面色沉靜的對屋子里的高級官員們說:“我們的當務之急是要馬上拿出一個適用的方案,盡快盡早的結束戰爭,這事關遠征軍幾萬將士的生命!” “此前,那時候還沒有蔡斯城之變,皇帝陛下倒是有一個方案……但是軍部和參謀部都不贊同這麼危險的做法,于是共同阻止了這個計劃。”總參謀官回答說:“現在,皇帝陛下似乎要自己去執行了……” “那就去配合皇帝陛下。”國相說:“全力配合!”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