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長官!請你下令總攻吧!” 一名身穿雕刻有精美花紋盔甲,背後拖著黑色絲絨披風的武士跪在地毯上,嘶啞的聲音隨著身體的抖動而發顫:“長官,我們已經單獨進攻斯比亞遠征軍三個鍾頭,遠征軍那種防禦不是我們這些沒有戰場訓練的武士能夠攻破的!每一次沖擊,甚至是每一息的時間都有魔殿的武士付出生命的代價啊!” “我們的主力現在穿插到了哪里?遠征軍的其他部隊距離戰場還有多遠?”在實際上和名義上,斯維斯·赫本公爵現在已經是魔屬聯軍的最高統帥,但此刻的他只在地圖前詢問自己的參謀官,甚至都沒有看一眼滿臉悲愴的魔殿武士首領。 “長官!他們都是自願前來參加戰斗的!都是黑暗魔殿最傑出、最忠誠的武士,隨時可以為信仰而死!”武士首領已不知在這里跪了多久、哀求了多久:“但是長官,我們希望自己死的有價值,而不是這樣被當成誘餌!” 聽到這句幾乎近乎威脅的話,斯維斯公爵終于回過頭來走到武士首領身邊,伸手把他攙扶起來,用平淡的口氣說:“這是戰爭,誰不想死得有價值?誰又能不被當成是誘餌?但是為了勝利,包括你我在內,我們都是誘餌。” “可是……” “還有什麼部隊能在帶給科恩·凱達強大壓力的同時又不把他嚇走?主力軍團?精英騎士團?他們對上四千余斯比亞軍久攻不破,換了是你會不會起疑心?”斯維斯搖了搖頭:“只有魔殿武士,只有兩萬武技出眾卻沒有受過戰場訓練的魔殿武士才能做到這一點!” “可是犧牲的武士太多了!” “這只是開始,更多的犧牲還在後面。”斯維斯公爵回答:“能吸引住斯比亞人,值得。” 吉倫特中將走進帳篷,把最新的情報遞給公爵,臉上閃過一絲興奮:“長官,我們用自己的口糧做誘餌,終于讓科恩·凱達這條魚咬鉤了。他的各支部隊正向戰場奔去,最近的只有五里地!有消息說,他本人其實就在與魔殿武士戰斗的遠征軍中!” “聽到皇帝陷入苦戰,麾下當然會趕去救援,”面對這樣的好運,斯維斯公爵臉上依然一片平靜,他放開武士首領,看著地圖:“你說,科恩·凱達是否已經察覺到這是一個陷阱了?” “事到如今,科恩·凱達察覺與否又有什麼區別?”對于統帥最後的謹慎,吉倫特中將露出一個洋溢著無比信心的笑容:“他,還有他的軍隊,都已經被卷到這個漩渦里,覆滅只是個時間問題。想抽身?先得問我們的將士們答應不答應!” “是啊,只是個時間問題了。”斯維斯公爵回過身去,掃視了一眼帳篷里的眾隨從,終于說出大家期盼已久的話:“指揮部遷移,我們去前線!” “是的長官!”巨大的回應聲在帳篷里反覆回蕩著,參謀近衛們跟著統帥大步走出去。人們的表情、氣質都在走出帳篷前後有一個很顯著的變化,仿佛在吼出那句話之後,他們已經將多年的屈辱和郁悶都抒發出去,准備大干一場,而前方,將是一條無限美好的道路。 但至少在今天夜里,在那片紅彤彤的夜空籠罩之下的前方,是戰場。 現在,那里好像是在熊熊燃燒一樣,傳過來的喊殺聲沉悶而又模糊,雖然一早就知道這是統帥的謀略、聯軍全力營造的優勢,但將士們還是禁不住為這場戰事捏著一把冷汗。黑黝黝的夜色中,前後之間的路上只有彙報戰況的傳令兵流水似的飛奔而過。 統帥的駿馬被衛兵牽引著,在踏著細碎的小步前進。云層反射下來的火光,照耀著路邊緊密排列的部隊,全是呈急襲隊形的魔屬聯軍主力。 將士們已經脫去了偽裝,武器都斜向下指,彼此之間緊緊的靠在一起,眼睛望著前方的戰場,眼神里充滿了複仇前夕的憤怒和仇視。 “好部隊啊,這樣的陣容,是我平生軍事生涯之唯一……”與斯維斯公爵並肩而行的吉倫特中將頗為感歎的說:“長官,前面的戰報來了。” 掛著少將軍銜的統帥副官小跑著過去接過了戰報,只看了一眼,身體就微微抖動起來。半天之後,他猛的轉過身來,用最正式的姿勢單膝跪下,再用自己最大的嗓門喊出:“報告聯軍統帥、斯維斯·赫本公爵殿下,斯比亞遠征軍各部隊都已到達戰場,我軍各穿插部隊全部到位——殿下,總攻吧!” “殿下,總攻吧!”斯維斯公爵身邊的將領齊聲附和。 “殿下,總攻吧!”在目光所及之處,能下跪的魔屬將士全部下跪,不能下跪的向著這邊遙遙行禮。 請戰聲連綿不絕,在夜風中四下回蕩,一聲更比一聲高! “升帥旗!”巨大旗幟在斯維斯公爵身後樹立起來,黑底鑲金的絲絨旗面舒展在夜風中從遠古歲月流傳下來的聯盟圖案奮戰火下熠熠生輝! 斯維斯公爵抬手一揮:“全軍——進入總攻擊陣地! “全軍——進入總攻擊陣地!” 魔屬將士們歡呼著,依次向前方的戰場疾進。沿途有身穿醒目軍服的督戰隊為部隊指引方向,飄揚的旗幟在引導著這些熱血沸騰的軍隊進入各戰場。各條路線都沿途點燃火炬,搖曳飄渺的火光連接起來,在大地上蔓延著,就猶如六條火龍飛奔向江邊。 魔屬聯軍預先在南岸設立了六處渡江地點,他們的作戰目的是消滅科恩·凱達的肉體存在、全殲斯比亞遠征軍。 在天空之上,斯比亞翼人被數量遠遠超過自己的魔屬飛行兵死死纏住,魔屬聯盟幾乎出動了所有能飛上天空的東西。獅鷲騎士、石像鬼,甚至還有魔屬的翼人,他們密密麻麻布滿夜空。只要有士兵負傷下墜,就會被下方的魔法無差別的轟成粉末……激戰中的斯比亞飛行兵第一時間看到了地面的火光,但他們卻無法脫身! 當大江南岸的歡呼聲、軍隊行進聲次第響起時,斯比亞皇帝正帶領著強悍的衛隊對付第一個秘煉血魔。 “全體遠端,對准眼睛!”科恩舉刀斜指著血魔的頭部:“發射!” 密集的火箭在科恩的命令聲里射出,無數迷離的紅色光點布滿了整個空域,血魔低沉的 咆哮著,一邊用巨大的手臂擋在臉前,一邊加緊向岸邊邁步——精靈飛輪刃呼嘯著飛上天空,隱逸在漫天的火箭之後,只是一輪攻擊,銳利的鋒刃就切下血魔半個手掌! 感受到疼痛,受傷的血魔仰天吼叫一聲,還飛灑著濃綠漿汁的半截手掌猛力下擊水面,掀起一湧波濤,將沖到身邊的十來個衛隊成員蕩飛。握在另一手上的巨大樹干橫掃而出,“嗚嗚”聲中,十來個准備支援的遠征軍士兵躲避不及被打翻在地,脆弱得如同野草! 黑夜中,十來道銀光閃爍而過,精准的落在血魔不再有保護的臉部,引發連串爆炸,那碩大的獨眼就在這輪爆炸中成為肉漿—這倒黴的血魔只看到幾位精靈弓箭手隱約在林邊一晃,下一瞬間就已完全失明。 “上——啊!”科恩的命令異常簡短直接:“猛攻!” “殺!”半獸人戰士舉著沉重的長柄戰刀沖在最前面,壯碩的身材加士長柄,完全可以 將攻擊點落在血魔的膝蓋部位——血魔再怎麼凶悍,也還是血肉之軀,脆弱的關節怎麼可能抵擋得住黑鐵打造的厚背砍刀?! “噗!”的一聲暴響,血魔腿上出現一道破口,漫天的綠漿飛灑而出。但接踵而至的半獸人戰士繼續劈砍,血魔大腿之下全是飛輪一樣轉動的黑鐵大刀! 血魔咆哮著,身體表面的顏色開始轉紅——這愚昧的野獸要發狂了! 血族暗夜殺手在血魔身邊憑空出現,身形詭異的猶如翩翩飛舞的蝴蝶,縈繞著血魔的上半身飛舞,腳尖輕輕一點,方向即刻改變,手中兩柄細短匕首婉轉揮動,就像是在畫布前揮灑自如的大師——他們用匕首在血魔身體上刻下無數細密的黑色花紋,但這花紋卻不是用來觀賞的,每一條紋路都如燒紅的金屬,在血魔的皮肉上深深蝕刻下去,冒起一陣陣白煙。 血魔的身體在劇烈的晃動著,上肢卻已無法動彈,猶如提線纏繞不清的木偶。 衛隊里余下的魔法師和戰士一湧而上,不留余力,法寶盡出,活生生將這第一個血魔大卸八塊——巨大的身軀橫倒下來,在岸邊堆砌了一道散發著惡臭的肉牆! “余下的都照此辦理!” 帶著衛隊一連干掉三個血魔,斯比亞皇帝還沒來得及喘口氣,一位半個身體被魔法燒焦,已經奄奄一息的翼人軍官就被傳令官抬到科恩·凱達面前。 “……陛下……”翼人軍官的半邊身體還在向外冒著黑煙,徒勞的張大了嘴,卻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了:“……” “我知道,相信朕,朕什麼都知道了。”科恩放下手里的戰刀,抱住這位年輕軍官殘缺的身體,異常難得的露出了一個笑容:“休息,你現在可以休息一會了。” 翼人軍官回應了一個勉強算是笑容的表情,目光隨即就慢慢凝固。他那逐漸飄離的意識沒有聽清魔屬聯軍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的呼喊聲;懸空的身體,也沒能感受到地面微微的震顫。 “陛下!”另一個傳令官跑到科恩身邊,興奮的大叫:“我們的接應部隊到了,三支我們現在的兵力有兩萬人了!” “陛下,是我!”瑪法急匆匆的跑過來:“我們趕到了,陛下快下去,這里由我們來接手!” “命令接應部隊,在離江岸三里處布防,做多層防禦,多做陷阱。”科恩緩緩放下手中犧牲軍官的身體,吩咐左右:“前面的部隊穩住陣腳,開始緩緩後退。” “緩緩後退?”身邊的一群軍官面面相覷。 瑪法問:“不是應該全速後脫離戰場嗎?” “重兵臨近,而我們沒有馬匹,已經不能全速後撤了,”科恩的目光投射到對岸,語氣如同萬年無波的古井:“魔屬聯軍的統帥來了。” “斯維斯·赫本?”瑪法猛的轉頭:“這怎麼可能?!” “過日子嘛,誰能不遇上點煩心事。”科恩重新拿起自己的戰刀,向對岸一歪腦袋:“看。” 對岸,火炬的光芒已經照亮了江水,黑潮一般的軍隊已經蔓延到了江邊。 “你娘!”瑪法猛的一跺腳,風風火火的向後傳令:“部隊結陣!” 前來接應的斯比亞遠征軍,徐徐後退到離岸三里的地方,鐵鏟翻飛,塵土四揚,全員都在緊急構築陣地。 而在南岸,整齊的腳步和呼喊掩蓋了一切嘈雜,魔屬聯軍的主力軍團從遠方的黑暗中現身,巨大的陣形正對著科恩·凱達所在的斯比亞遠征軍。根本數不清有多少人,但他們陣營後方,那面巨大的統帥旗幟卻處在光亮之中,可以讓人看得清清楚楚! “我們期待著這場戰爭,已經多少日子了?!無數犧牲在斯比亞人手中的將士英靈們,期待這場戰爭已經有多少日子了?!”斯維斯公爵一直平靜的表情這時候才露出了一絲激動,他宏亮清晰的聲音傳遍大地:“他們的在天之靈一直在注視著我們啊!以往的恥辱——只能用鮮血來清洗!” “用鮮血來清洗!”魔屬聯軍陣中響起回應。 “我們——這場戰爭的目標是什麼?!”斯維斯公爵的聲音再起。 “殺死科恩·凱達、全殲斯比亞遠征軍!”四面八方響起回應。 意思直白的呼喊聲如過境之膽風,在天地之間響起,聲勢之浩大,足可令風云變色。而事實上,他們的確有令風云變色的資格——整個魔屬聯軍的主力軍團分為六路,同時強行渡江,配合在斯比亞遠征軍身後的穿插部隊,將一個超大的合圍行動成功實施! “殺死科恩·凱達、全殲斯比亞遠征軍!” 在這一刻,江心藤蔓平台上的魔屬指揮官在放聲大哭,在接近四個鍾頭的鏖戰中,他們以兩萬之眾對四千余人,不但沒有沖垮斯比亞人的防線,還損失了三分之二的手足——滿江流淌的都是魔屬人的鮮血,順江漂浮的都是魔殿武士的尸體,而那些該死的斯比亞人,他們居然還能維持著戰線,連秘煉血魔都沒能建功!” “殺死科恩·凱達、全殲斯比亞遠征軍!” 一批血魔來到了,整整一排,三十多個巨大的陰影行進在夜幕中,越過魔屬聯軍的後陣,直接站到了前排沖擊位置。無聊等待之中,煩躁的把手里的巨錘砸在地上,“咚!咚!”作響,地面都在跟著跳動。這等聲勢,只能是福克斯堡衛戍騎士團的配備。 “呼,呼,呼!”從天空中低飛的是烏魯克帝國皇族武裝,傳說中的冰雕騎士團。騎士全都擁有皇族血脈,胯下坐騎全是尋自千年雪山頂峰的鐵羽冰雕。三百多組,全都穩穩的停在軍陣兩翼, “嘩、嘩、嘩!”泛著血色的水面冒出數百水柱,突藍帝國從未用在戰場上的武裝,水蒼黑武士在陣營前方的江水中顯露出本來面目,猙獰的黑武士搖動著自己的觸須,身下的水蒼獸也一樣搖動觸須,從嘴邊吐出一團團白色泡沫。 “科恩·凱達!”新軍種的加入,讓魔屬聯軍上下同仇敵汽的呼喊:“殺死科恩·凱達!” “好!”斯維斯公爵暴喝一聲:“本帥今天就在此地,我要看著科恩·凱達被你們殺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斯比亞皇帝把戰刀倒插在地上,大步上前,狂放的大笑起來,聲震四野,甚至蓋過了魔屬聯軍營造出來的聲勢。余勢綿長,笑得魔屬聯軍再也喊不下去。 當天地間只剩下自己的笑聲,當敵我兩方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之後,科恩·凱達猛的把笑聲一收,指著對岸的帥旗開罵:“我操你媽!老子就那麼好看?!”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