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趁著科恩陛下爆粗口爭取來的短暫空隙,遠征軍方面的中高級軍官聚攏在陣地前沿,仔細聽取參謀官下達的戰斗命令。至于敵方新出現的特殊兵種,自有下到隊伍中的各級聯絡官們翻著自己的機密小冊子,詳細對低級軍官進行說明,包括長處、弱點、以及快速擊殺方法。獵殺分隊那邊倒不用聯絡官去,因為那些強悍的獵殺隊員生來就是干這個的,對于初次遇到的棘手敵人,他們僅憑自己的臨場觀察就能找到最合適的殲滅方法。 科恩說要在岸邊空出兩三里的空間來,麾下將領自然會明白他的意圖。遠征軍這一退,就會把戰意澎湃的魔屬聯軍逼到一個必須全力進攻的境地,而短短三里的空間對于進攻方來說非常狹小,就像把一個胖子塞進衣櫃,連挪移一下都很困難。特別是需要空間施展殺傷力的精英兵種,他們將不可避免的會與大批徒步進行後變得筋疲力盡的普通士兵擠在一起。 所以在這塊地面上,遠征軍連一個士兵都沒留下。兩邊的照明魔法毫無停頓的飛上夜空,將今夜的主戰場照得亮如白晝,雖然現在還空無一物,但在下一刻,這里就會堆出無數尸骨! “想要朕的命?想殲滅遠征軍?朕給你這個機會!”斯比亞皇帝把他的流氓腔調拖得長長的,充分展示了帝國、軍隊還有他本人的活力:“別說斯比亞欺負你——朕讓你的人登岸!” 說完之後,科恩陛下騎上自己撒歡跑過來的小烏鴉,一拉僵繩,施施然的踏著小碎步回歸本陣。遠征軍中一片歡騰,夾雜無數粗口的叫陣聲山崩地裂似的響起,全體將士上行下效、同仇敵汽,賭咒發誓要和對岸敵人家的年輕女眷發生不道德的肉體關系。 “敵人的辱罵無足輕重——在我們殺死他們之後!”面對遠征軍這支武裝流氓軍隊,斯維斯·赫本公爵則表現出一種傳統貴族的風范,緩緩抬起手來:“前軍——攻擊!” “任他們攻!”科恩回到指揮位置的第一句話:“遠征軍還怕這個?” “我怕另一件事,我們其他幾支部隊怕是也陷入重圍了。”瑪法策馬靠近科恩:“他們人數不多,能支撐多久誰都說不准,而我們這里的戰斗短時間里可結束不了。” “在遠征軍成立的那一天朕就告訴他們了,”科恩只微微點了下頭,用沉重的語氣回答瑪法:“遠征軍生來就應該被敵人包圍,誰都別想指望他人的救援,一切只能靠自己!” 江心的魔殿武士差不多撤退完了,與後面那些進攻部隊相比,他們退出戰場的方式有些黯淡。不過對其他部隊而言,這並不值得過多關注,他們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對岸的遠征軍還有它的最高統領者身上。 在斯維斯公爵身邊,一個全身黑衣的人正在小聲的彙報著什麼,公爵聽完慎重的點了點頭,那位黑衣人迅速退後,走到陣營深處,站到一群同樣裝束的手下面前——兩百多名上下一體黑色裝扮的星塵騎士,分別簇擁著十口巨大的黑箱。 “在和聯系議會失去聯系之後,我帶著大家向聯軍效忠,我不清楚,你們當中是不是有人曾經懷疑過我的行為,”星塵騎士首領拿下面巾,露出一張蒼白的臉,用上了只有星塵騎士才能聽懂的秘語:“沒錯,我讓你們低下了頭,拋棄的自己的尊嚴和高貴 。而一個星塵騎士,是不應該這麼做的。” “你們都是最純正的貴族後裔,為了一個偉大的目標,你們的祖先數百年前就拋棄一切,隱藏自己的身份,過起苦行的生活並一直延續到今天。我是這樣,你們也是這樣,只因為我們要做一件事,”首領看著這些只露出眼睛的手下,聲音顫抖起來:“為了這件事,我們沒有什麼拋棄不了的,包括自己的尊嚴和生命……” “而現在,我們的目標出現了,他就在對岸,名叫科恩·凱達。他是神魔的爪牙,神魔用來屠殺玩樂人類的先鋒,他的軍隊在我們祖先的土地上肆虐!他火燒了福克斯堡!” 他的聲音猛然高亢起來:“所有尋常手段都對其無效,甚至覆世焰舞都沒有消滅掉他!我們是最後的希望——這是臨行之前,聯席議會交給我們的任務!” “現在,黑骷髏會被清洗,聯席會議不存在了,但這個任務,卻沒有被取消!”騎士首領的目光越來越犀利,不住在黑暗中掃視左右:“這個詛咒是我們畢生的努力,它必將成為後來人的路標,他們會以我等今天的作為為憑,去改進、去增幅,直到某一個能完成黑骷髏會的最終宏願!” 沉默中,無數只扶著鐵箱的手在微微抖動著。 “我,在出來的那一天起,就沒想過要活著回去,因為無論詛咒的結果怎樣,我們都暴露在神魔和其爪牙的目光之下,”首領放緩了聲音:“為了那些潛伏的會員,為了黑骷髏會能繼續存在下去,為了我們心中理想的延續——今夜之後,我們不會再存活于世。” “今夜之後,”星塵騎士的手放在腰邊的匕首上,低聲詠煩:“我們不會再存活于世。” “在這個時刻來臨時,我說不出其他話來,手足,我會緊跟著你們。”首領艱難萬分的展現了一個笑容,向自己的手下行了一個古韻十足的貴族禮:“前進吧,像是無數次演練的那樣。” “在飄落于大地的那一刻起,星之微塵就已經遺忘了過去。 低沉的詠頌聲中,十口巨大的黑箱被推動上前,星塵騎士們將自己的身影隱藏在先頭部隊的隊列之後。 魔屬聯軍的魔法師又用古怪的語言吟唱起來,江中那些已經沒有了變化的藤蔓又恢複了活力,再度相互連接,形成了跨越整個江面,而且越來越的寬闊平坦的橋面,讓人禁不住對這些魔屬聯盟魔法師的實力有了新的認識。 連綿的號角聲終于響了起來,巨大的血魔仰天咆哮一聲開始前進,他們的行進路線是直接涉水,旁邊有水蒼黑武士掠陣,不怕遠征軍在水下偷襲。事實上,遠征軍也沒有要在這個時候水下強襲的意圖——既然已失去突然性和隱蔽性,水下襲擊就不再有意義。 “第一攻擊集團——前進!”在血魔和水蒼黑武士快要接近江心的時候,魔屬聯軍第一進攻集團中軍令響起。 “哈!哈!哈!”軍陣最前面,厚實的盾牆同時向上一抬,在整齊的呼喊聲中不急不徐的向前推進。 組成盾牆的士兵們對遠征軍的辱罵聲充耳不聞,只低垂著複仇的雙目,劃一的步伐逐漸追上了血魔身後掀起的浪湧。 站在遠征軍的陣營中看去,那就像是一堵高大的城牆迎面壓迫過來。特別是在盾牆與血魔協調好了步伐之後,所帶來的壓迫感不是普通的強烈。 彼此之間的距離近了,場面也逐漸安靜下來,最後,在一種令人呼吸困難的滯重氣氛中,只余下了聯軍進攻部隊單調的腳步聲—他們的最前列已下了浮橋,踏在岸邊的沙石上了! “全體注意——暗箭——標定六節——致命三連射——”在斯比亞遠征軍陣地的最前列,科恩伸直了手臂,指揮人數並不多的遠征軍弓箭兵施展他們的絕技。 站在科恩身後的弓箭指揮官目不轉睛的看著陛下比出的手勢,連眼皮都不敢眨一下。後面一點的弓箭手們同時呼出一口長氣,之後緊抿嘴唇,將手里的羽箭上昂、再上昂。 “穩住——穩住——”隨著科恩的手掌猛的收攏成拳,弓箭指揮官暴喝一聲:“射!” 緊繃的弓弦震顫一聲,奏響了這曲血肉之歌的第一個音符。抖動的弓弦還沒靜止的跡象,第二枝羽箭就被弓箭手掛了上去——後拉、下壓、在指揮官嘶啞的命令聲中,第二擊離弦! “第三擊——射!”幾乎沒有停頓,弓箭手以遠超其他帝國同行的速度搭箭引弓,在指揮官的吼聲下射出三連射的最後一擊。 吮吸之間,三波羽箭沒人黝黑的夜空中。 幾千張特制長弓的三聲弦響彙集成低沉的聲音,在冰冷的夜里傳揚開去,南岸的吉倫特中將聞聲抬頭,卻沒有發現火箭在空中飛行的顯眼軌跡,不由低聲驚訝一句:“暗箭?三波?” 包括斯維斯公爵在內,魔屬聯軍的將領們都同時把目光下移,尋找起羽箭落點來——斯比亞遠征軍居然連第一次的試探都免了?他們就相信自己的羽箭一定能撕裂聯軍由加厚盾牌組成的堅固防禦嗎? 而正處于指揮位上的科恩,他在聽到無數羽箭遠去的渺渺余音後,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暗箭偷襲——暗箭!”指揮盾牆推進的魔屬軍官在行進中聽到上空傳來的羽箭尖嘯聲一聲大喊:“高拋箭——全體舉盾!” “哈!”組成盾牆的士兵回應一聲,同時將手中的巨大盾牌向上抬起,每一寸地方都至少有兩面夾了鐵板的盾牌上下重疊著,斯比亞人即使用了特制的箭頭,也無法穿透這種防禦——就在高拋箭如雨點一般打得向上的盾牌“叮當”做響的同時,斯比亞遠征軍的第二波羽箭以斜拋角度、第三波羽箭以直射角度飛射而來! 三個波次的箭雨,完全是同時到達盾牆的! 由重箭、三菱箭、長釘箭組合而成的攻擊就好像是一柄鐵錘,從三個角度猛力敲擊盾牆,撞出大片橫飛的血肉,嚴密的盾牆當場就被射了個七零八落。甚至有不少地段是整隊倒下,空門大開,之前被盾牆保護著的突擊步兵和壓制弓箭兵倒了大黴,被射得嗷嗷亂叫。 軍官們大聲命令前面的盾牆調整防禦方向,但是他們的命令,卻不是一致的。 “盾牌斜舉——” “防禦正面——” “是高拋箭——” 盾牆中一片混亂,士兵對前後矛盾的命令無所適從。但在同一時間之內,正上方、斜上方和正前方射來的箭雨卻毫不遲疑。箭頭撞在盾牌上的“叮當”聲少了,射中血肉的“噗噗”悶響充斥著整個一線——別說一個盾牆,就是再多一個也不能同時防住三個方向的攻擊! 這就是對器材和人員都要求極高,被遠征軍弓箭手練得滾瓜爛熟的新戰術,致命三連射。之所以致命,是因為三種羽箭循著三種軌跡同時射中目標區域,造成最密集和最致命的殺傷! 只是這開局的一擊,就讓持盾的魔屬士兵傷亡高達五成,盾牆不再嚴密,也不再前進,各段前撲、後仰、側倒……留在途中的尸首數量,直讓後面的魔屬將領看得心里發寒。 “前面危急,我上去吧!”臉色鐵青的吉倫特中將正要拍馬上前,卻被斯維斯公爵一把拉住。 回頭看去,公爵臉上微微泛著痛苦的神情,但態度卻異常的堅決:“要相信我們的軍隊。” “繼續前進!爬起來,前進!”盾牆指揮官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滿面血汙的他顧不得去理會身上的傷口,拼命的向手下呼喊著:“我們是盾牆——我們就是盾牆,前進!” 就在他叫喊著,把手上的戰刀向斯比亞遠征軍遙劈下去的那個瞬間,一道耀眼的銀華撩過廣闊的戰場,在他面前一閃而過。 “砰!”的一聲,在拋灑的血舞中,這位中校軍官的身體被遠征軍的魔法箭射成兩截! “長官!”副官飛撲過去,只撈起一手的肉沫,頓時紅了雙眼,抓起中校的戰刀:“前進!” “狗娘養的,老子跟你們沒完!”吐出溢到喉嚨的血,傷兵們搖晃著站了起來。 “不活了、不活了!”拔下插在身上的斷箭,兩三個人合力撐起一面盾牌。 “我們就是盾牆——我們就是盾牆——,沖啊!”一群渾身上下插滿了羽箭,根本沒有力氣再舉起盾牌的重傷士兵,手挽手的站到盾牆缺口處,把自己的身體當作盾牌,跌跌撞撞的向前。後面的突擊步兵和弓箭兵指揮官含著熱淚,指揮著部隊緊緊跟隨著。 科恩舉起的手卻沒有受到這一幕景象的影響,堅決的向下揮動,遠征軍的箭雨再次拋射——不過這一次,弓箭兵是在射擊盾牆後面的攻擊集群,重點是魔屬聯軍的壓制弓箭兵。至于那殘缺不全的盾牆,自然有其他部隊接手攻擊。 弓箭兵身後,遠征軍魔法師們在低聲吟唱。 精靈的聲音,即使是在這血肉模糊的戰地聽來依然是那麼飄逸空靈,一切的元素生靈都願意傾聽這優美的旋律,被這純淨的音質所驅使……靠近遠征軍陣形的沙石地面微微起伏著,不帶一絲殺氣,就如同是蕩漾著漣漪的水面。 但身穿重甲、手持巨盾的士兵走上去,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有流沙!不、不對,這是沼澤!”走在前面的舉盾士兵在慌亂的警告:“小心啊!” 晚了!被淤泥陷住腿的、被流沙吞噬的,再外加滑倒摔倒的不計其數,相互牽扯之下,勉強支撐到此處的盾牆徹底瓦解。失卻掩護的突擊部隊完全暴露在遠征軍的陣前,前後一片混亂,呼救聲四下響起。 但前進中的軍隊不能停頓下來,各級魔屬指揮官都做出了唯一的選擇——手中的戰刀向前虛砍一記,口中大喊:“突擊!” 軍令一下,喊殺聲震動天地。 “沖啊!”突擊步兵提前進入攻擊,把行進緩慢的血魔拉下一大截。 “奮勇殺敵吧,黑暗君主的子民們——黑暗魔王在注視著你們!”隨隊沖鋒的魔殿祭司高舉著雙手,如癡如狂的高喊:“黑暗的君王,我們頌揚你!你的聲音響徹水面,雷鳴在顯示你的莊嚴!仰仗著你的權能,我們會戰勝仇敵;因你的名,我們將踐踏不潔的人!” “仰仗著你的權能,我們會戰勝仇敵!”被淤泥和流沙陷住的魔屬士兵不再掙紮,放平了手腳,亮出背甲或胸甲。 “因你的名,我們將踐踏不潔的人!”後繼部隊踩著前人的背甲和胸甲前進,撲倒在地的就不再掙紮,只是一遍遍的禱告著,眼淚隨著這禱告而奔流。 就是這樣,聯軍硬是用士兵的身體在魔法地域開辟出一條條通道。 “弓箭兵後退、進行攔阻射擊。弩手上前迎面射擊、飛斧手准備!”雖然有參謀部可以指揮,但科恩卻堅持進行戰斗開端的引導指揮,因為他知道自己這傳遍整個戰場的聲音將帶給斯比亞士兵們更多的信心,帶給敵人更多的負面影響。 進攻的魔屬突擊部隊,長槍已經平放下來,進入了沖刺階段——他們一鼓作氣的沖入了遠征軍陣前的死亡區域。 “瞄准——瞄准——”遠征軍弩箭指揮官用帶有特定節奏的聲調穩定著弩手的情緒,眼睛緊盯著敵人沖刺的腳步:“射!” 數千張弩機同時震動,弩箭白羽飛閃的軌跡布滿魔屬士兵的視野,白茫茫的一片! 弩箭與弓箭最大的區別,是可以精確的瞄准、輕巧的射擊,未經訓練的人都可以使用且能發揮威力,就更別提籍貫為斯比亞的職業軍人了。這些疾飛中的弩箭,全都瞄准了敵人的面孔——全身上下防護最為薄弱,但受傷之後最易引起恐慌的部位! 刹那間,放平長槍沖刺的攻擊部隊前列異常整齊的倒下一片。 驚天動地的哭號聲響起,猶如夜半開工的屠宰場。看著那些蒙面打滾的魔屬士兵就會明白,就知道被射中面門有多痛;看著那些用眼神哀求同伴了結自己的魔屬士兵,就知道被射中面門有多慘…… 三輪弩箭一過,魔屬攻擊集群的隊形已經稀疏很多,但遠征軍並不打算讓他們這種勉強可以叫著“攻擊集團”的東西靠近自己。弩手後撤,飛斧手掄圓了手臂,造型獨特的斯比亞飛斧飛旋上了夜空! “長官,”吉倫特中將對斯維斯公爵說:“部隊傷亡很嚴重,是不是把後面的攻擊提前?” “我們要的是科恩·凱達的命,要達成這個目標,就要付出代價,況且這支部隊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斯維斯公爵搖了搖頭,用手中的馬鞭指了指對岸的遠征軍:“殺敵一萬,自損八千,我們要有惡戰的心理准備。” “明白了,”吉倫特中將點了點頭,對身邊的傳令官說:“盡一切可能讓壓制弓箭兵到位,一定要保護好他們,這是戰斗的關鍵!”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