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雖然有心理准備,但遠征軍的遠端力量實是出乎意料的強大。在沖到短兵相接的位置時,遭受過幾輪巨大打擊的魔屬聯軍突擊部隊已沒了陣形。零散的突擊步兵在面對斯比亞遠征軍的盾牆和長槍列陣時,就猶如魚肉與刀俎的碰撞,再沒有任何懸念。 踏上這個戰場,魔屬聯軍似乎已逐步找回了往日的氣概。突擊步兵中沒有一個人求饒,也沒有一個人懦弱,他們身體里那種驕橫和勇猛自始至終都沒有減退一分。為了軍人的驕傲,為了聯盟的前途,他們在身後將領和手足的凝視中,就這樣一一戰死在遠征軍的盾牆前。沒有猶豫,沒有後悔,因為他們堅信身後戰友會為他們複仇! 這份複蘇的英勇沒有能撕破遠征軍的防線,也沒有帶給斯比亞人大量的死傷,但那一排在盾牆前堆積起來的血肉,卻讓這場戰役一開局就顯出無比悲愴與慘烈。這個並不多見的戰爭開局也讓戰爭雙方都明白了對方的決心。兩位統帥都知道這場戰斗過程將會很艱難。 他們麾下的將領們在奔忙著,抓緊一切時間進行調整。 盡管付出了高昂的代價,但魔屬聯軍的壓制弓箭兵還是處于敵方的密集打擊范圍之內。前線指揮官一再斟酌,終于選取了一個折衷的辦法,讓弓箭部隊在北岸邊的一個衍生平台上穩住了陣腳,再調派另一組盾牆去保護他們。這樣一來,弓箭部隊雖不能全程參與戰斗,但至少能在關鍵時刻不計傷亡的支援突擊部隊。斯比亞軍人數不多,只要戰線被沖破一個缺口,他們就完了。 由于自身的速度,血魔並沒有趕第一輪戰斗,只能暫時留在岸邊,等待著配合下一次攻擊。聯軍第二突擊集團正在向前開進,第三突擊集團正上前准備。橫跨江面的藤蔓在繼續蔓延著,不但擴展出好幾條機動通道,甚至還留出其中一條專門後送傷員。 而在斯比亞方面,遠征軍的防線在緩緩的向後退,陣地後方和兩側又飛揚起無數鐵鏟和飛揚的塵土,他們還在加深戰場! 能參與到這場戰爭中的魔屬將領,那都是聯盟最能拿得出手的精銳軍官,一個賽一個的老行伍。遠征軍陣地中的一舉一動,都會立即引發他們的警覺——特別是在這些老兵油子放下自己的私欲乃至生死,一心只求勝利的時候。 “長官,斯比亞人變陣了,”當場就有人察覺不對,對斯維斯公爵說:“他想做什麼?” “連弓箭部隊都後退,不再把戰斗核心放在江面上了嗎?”斯維斯公爵注視著繼續後退的遠征軍,第一時間就捕捉到了科恩·凱達的想法:“這是好事,他們在准備反擊。” “這個時候准備反擊?”吉倫特中將兩手舉起,把手指圈成一個方框,把後退中的遠征軍各部隊套在里面反覆觀察著:“不錯,他們是在准備有限的反擊。但他們害怕我們的魔法植物,不敢踏上江面,所以反擊范圍只會維持到江邊。” “就讓他們反擊一下,拉開陣形的話對戰局大有幫助。但要嚴防他們沖上江面,那會挫了我軍銳氣!”斯維斯公爵問自己的副官:“魔甲騎兵團准備好了嗎?” “沒有!”副官回答:“准備時間已經壓到極限了,無法再縮短!” “魔甲騎兵准備好了立即告訴我,讓已經上去的特殊兵種再緩一下,參謀部要協調好一切!”對副官下完了命令,斯維斯公爵轉頭說:“星塵騎士團准備完了沒有?” “我們已經准備好了,我的統帥。”黑衣裹身的星塵騎士首領已回到公爵身邊:“只等統帥下令,就可以開始詛咒魔法。” “我不信,”公爵看了星塵騎士首領一眼,臉色少有的嚴肅:“再去檢查一遍。” “如你所願,我的統帥。”沒有任何辯解,星塵騎士首領轉身就去複查。 “長官,雖然有一樣的名字,但這隊星塵騎士與釋放覆世焰舞的星塵騎士是兩個獨立的團體,”吉倫特中將在旁解釋說:“根據我對他們的了解,他們的存在理由只是為這個名為‘末日之歌’的詛咒,實力上應該不會有問題。” “怎麼都好,我不希望再有一次蔡斯城的失誤。”公爵點點頭說:“命令第二攻擊集團,登上岸的部隊不要再維持線型戰線,先抱成團站穩腳跟,聚集足夠的力量之後才能形成刀鋒攻勢去分割斯比亞軍。我們現在要的不是面對面的硬碰,我們要的是纏斗,要打亂他們!” “明白了!”傳令官一溜小跑來到不遠的指揮部,把公爵的命令一字不漏的複述給總參謀官,後者從案頭抽出令牌丟給自己的傳令官:“全體執行九號作戰!配合第二突擊集團!” 參謀們把沙盤上成排插著的小旗幟改變了隊形,旁邊還有人飛快的丈量距離,計算數據,各部隊開進的時間、速度、戰術等等全面改變,變成命令疾速下發。 “前進——前進——前進——”開進的聯軍中,旗手們接到命令,開始用獨特的聲調提醒隊列注意變動。在幾十個旗手協調好了彼此間的前後差異之後,在剛剛踏上江岸的那一個瞬間,他們猛把手中的旗幟轉向各自的新目的地,斬釘截鐵的一聲大喊:“前進!” 刹那間,布滿江岸的線形陣列分為好幾十個小段,有的筆直的向前進發、有的在旋轉、有的在原地踏步,乾淨利落的在岸邊前後重疊起來,變成了五個邊角整齊的方陣。外圍用盾牌嚴密的保住,等若在岸邊建立了五個穩固的堡壘。 後面的重裝步兵同樣組成了方陣,踏著整齊的步伐越過岸邊,緩慢而堅決的逼近。 “變得漂亮,你媽媽的,這仗有得打!”科恩哈哈一笑,豪氣萬丈對身邊的參謀官說:“你們接替指揮,不要讓魔屬聯軍前進的太舒服了。瑪法,先跟我去喝一杯潤潤嗓子!” 皇帝陛下領軍,自然在陣中有專門的指揮帳,也只有科恩這種皇帝才會如此不講規矩到處亂跑。所以在聽到他要回帳篷時,瑪法還是很有些欣慰的,吩咐手下兩句就跟著去了。正愁無法施展手腳的遠征軍參謀官失喜,馬上就站到了指揮位上。 進帳一轉身,科恩就是一大口血吐出來,嶄新的帳幕染了一大片。瑪法忙上去一把扶住。 “沒事,早他媽想吐了,”科恩擦擦嘴,疲倦的坐下:“今天晚上覺得有些累。” “陛下,你要馬上離開這里才行!”瑪法認真查看了科恩蒼白的臉色:“陛下你有上次詛咒的舊疾,這些日子辛勞奔波又沒有大精靈的治療,身體再強也撐不住!” “嚷什麼?怕人不知道?”科恩打斷了瑪法的話,然後苦笑了一下:“到緊要關頭,我當然知道怎麼做,沒人比我更珍惜自己的小命了……但現在我們絕不能說一個退字,我不能退,這里的部隊也不能退!你什麼時候見過魔屬聯軍一個試探就扔幾千條人命出來的?斯維斯·赫本,這厮怕是已經有了亡我之心。” “那就更應該馬上走!”瑪法壓低了聲音苦勸:“陛下,最新的情報你也看到了,敵人分六路渡江,我們各處的部隊在今夜都會遭遇激烈戰斗,你身負指揮全局的重任!” “全局的計劃早已下發,現在需要的是各部隊去執行。而我,我只負責勝利,勝利需要我在什麼地方,我才會在什麼地方,”科恩不為所動:“從另一個角度來講,這里才是今夜的主戰之地,這里打得越好,我們其他部隊的壓力就越輕。” “可是……” “你是誰?你是瑪法,難道還不了解我的想法嗎?”看瑪法還要繼續游說,科恩搖了搖頭,去拍拍這個兄弟的肩膀:“放心,雖然這是一場惡戰,雖然他們的兵力比決戰蔡斯時要強,雖然我們暫時處于劣勢,但斯維斯·赫本要不了我的命,這種虛幻的志向,他是沒有能力實現的。” “難道是陛下你……”瑪法臉上的表情有點驚異。 “神族賜予的盔甲哦,就是個符號而已。”科恩沒有回答,只是拿起自己的頭盔看了看:“不要說了,我想點事情。”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瑪法不能再說什麼了,只好閉了嘴站在一邊看科恩發呆。 “好,魔屬聯軍有特殊兵種,斯比亞有流氓皇帝,誰怕誰呀!走!”閉目沉思了一陣之後,科恩灌了一大杯酒,猛的站起來,戴上頭盔就往外走。 “等等,”既說不過科恩,也打不過科恩,無奈到極點的瑪法把幾張手帕塞到頭盔里:“裝吧,要裝就不要露馬腳,一會再想吐就吐手帕上。” 跟著走出帳幕,瑪法一個勁的跟那名“租借”來的龍族保鏢打眼色,暗示對方見勢不妙就直接搶皇帝走人。保鏢跟上科恩,但對瑪法的暗示連眼皮都沒動一下。 科恩騎著小烏鴉重新出現在陣中時,短暫的調整已經結束,魔屬聯軍的攻勢再次發起。那些突擊集團的方陣在經曆了組合、分裂之後,依然行進順暢,井然整齊,無愧于他們的傳統,連科恩看了都禁不住眼熱。 在他執掌下的斯比亞帝國,就一直沒有這種精良的重步兵。遠征軍和近衛軍都訓練了一些重步兵,但一來經費有限,二來合適的兵員短缺,三來帝國曆史上就沒有大規模使用過重步軍團,所以,對其使用方法和保障體制等等都還處于探索階段。 但在怎麼打擊重步兵集團這一個問題上,遠征軍可是花了大價錢的——作為一支專門在敵後作戰的部隊,他們首先要面對的就是魔屬重步集團和重騎兵集團。 遠征軍陣中已組裝好了幾十台便攜投石車,但對方的血魔沒有投入戰斗,這些寶貴的投石車就不能暴露。那幾十只血魔並沒有隨隊攻來,只是站在岸邊張牙舞爪的大聲嘶吼著。但就在重裝步兵發起進攻的前一時刻,他們同時將手里的樹干向遠征軍陣地投來! 幾十枝超級粗大的“木錘”在天上飛旋著,轉瞬就來到遠征軍陣地前。反應敏銳的遠征軍魔法師一起出手,也只來得及把半數的樹干轟成粉末。余下的樹干,除了一小半力量不夠,掉在空地上之外,其他的全部砸在遠征軍頭上! “呼呼”聲起,每一根樹干都在陣中翻滾彈跳著,所過之處,遠征軍的士兵成片的被砸倒。幸好這些士兵都是加持過魔法的,否則傷亡還會倍增。 “好!”魔屬聯軍的帥旗之下響起一片喝彩聲,當他們親眼看到斯比亞人在今夜的戰斗里第一次群死群傷時,這些老兵油子們也忍不住沖動起來。 這是一個好的開端! 騎在馬上的科恩,面無表情的對魔法師首領打了個手勢,斯比亞陣前的地面一陣晃動,多出百來個高大的岩石柱。再一輪樹干飛過來的時候,九成以上都砸到了岩柱上。巨大的撞擊聲中,樹干破裂成無數碎片,卻沒能撼動這些石頭竹筍。 但這種方式只能用來救急,魔法師的魔力儲備是有限的,既要支撐魔法屏障,又要給士兵加持,還要維持這些石林,總有魔力枯竭的時候。 敵人的重裝步兵在一開始就抓住了這個難得的機會,維持著完整的陣形沖了上來,現在已經處于先前的沼澤地中。 在重裝步兵身後,又一個突擊步兵集群在叫囂著上岸,兩者之間幾乎不存在攻擊間隙。 江面上,那該死的魔法藤蔓還在蔓延,按照這個速度發展,估計再有一個多鍾頭,魔屬聯軍就能利用新的通道發起側翼攻擊了! “國事催人老,戰事又飄搖……”似乎覺得現在還不是自己出場的最佳時機,科恩壓下親自出陣的想法,又剝奪了遠征軍參謀官的指揮權:“我們的橫刀陣呢?” “橫刀陣已准備完畢!”參謀官倒沒有不滿,立即完成指揮者與被指揮者之間的轉換。 “還在等什麼?”科恩一指前線:“在這輪防禦結束之時就給我頂上去,一直向前殺!其他部隊做好應變准備,敵軍不是來蹭飯的,這幾輪攻擊中肯定有花樣!” “是!”參謀官轉過身:“橫刀手上前列陣,准備突擊!” “橫刀在手!”軍陣中傳出一聲低沉的咆哮,末尾帶有濃重的鼻音,是半獸人。 “橫刀在手!”體形高大的半獸人戰士站起,好幾千人排列成三排同時向前進,彼此之間只留下一個揮刀的空間。身上黑鐵平片的撞擊彙成轟然聲響,抱在手里的寬刃厚背長柄刀幾乎是他們身高的兩倍——這種巨大無比的玩意,一般士兵別說拿出來砍人,能舉起來就不錯了,但精選出來的魁梧半獸人拿著卻剛好合適。 所有半獸人都看著前列正中一名軍官的腳步在前進,這位半獸人軍官身材特別魁梧,頭上戴著一頂黑鐵勇士頭盔,長柄刀上鑲嵌著好幾十顆魔獸撩牙,背後穿一襲純黑披風,應該是被皇帝陛下看重的人,但奇怪的是……這位軍官肩上沒有軍銜標志。 “停!”沒有軍銜的半獸人軍官一聲暴喝,止步伏身把自己藏在盾牆後,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尖牙露出唇外,讓他的表情猙獰無比,而且眼神中的那種鋒芒,完全不去加以抑制。 半獸人同時停下腳步,位置正好是在盾牆後面一點。他們也半伏下身體戒備著,半獸人那種特有的呼吸韻律使得後背部位不斷起伏,像極了一群被壓抑成疾的嗜血野獸。 “你未來的妹夫像個戰士了,”科恩瞄了那軍官一眼,轉頭對岩石說:“怎麼不帶軍銜?” “他才做到少校,軍銜遠不及霞飛,所以沒有臉帶軍銜,”岩石回答:“為這事還被軍法官找麻煩,結果官司打到皇妃面前,皇妃們同意他暫時不帶軍銜,但條件是戰功折半。” “哦?”科恩又再看一眼:“你把自己的本事都教給他了吧?” “沒有人教我什麼,我也不去教別人什麼,”岩石說:“我們都是在打架時去摸索,靠的是半獸人的本能。” “說得好啊,靠本能。”科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對面那位,也是在靠本能吧!” 前面傳來嘶啞的吼聲,魔屬聯軍的重裝步兵終于沖到了。 “全體注意——”科恩把馬一帶:“准備接敵!”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