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曆經艱難險阻,又在陷阱區里丟下大批尸體,魔屬聯軍的重裝步兵集群終于與斯比亞遠征軍面對面了。士兵們一直被壓制的戰斗能量猛的爆發出來,在漫長的戰線上轟擊、回蕩著。就猶如離巢尋食的遠古惡龍伸出利爪在拉扯食物的外殼一樣。 而事實上,在重裝步兵方陣中,魔屬聯軍的確悄悄的夾帶了一些以往不用的東西,其中包括巨大的攻城撞木和沖車——斯比亞人不是自認防禦堅固如城牆嗎?魔屬聯軍就把這防線當城牆來打! 遠征軍的盾牆無法回避這凶猛的攻勢,已在其中搖晃起來。 “砰——砰——砰!”巨大的聲音每響起一次,就意味著撞擊盾牆被撞木沖車刺破一個洞。 後面的戰士被撞木的尖刺捅的血肉模糊,甚至有的戰士被撞飛,但遠征軍的盾牆依然在堅持,反擊依然在繼續,飛向敵人的弩箭和飛斧就沒有中斷過! 精靈弓箭手漂浮在空中,用魔法箭點殺對方的指揮官;而對方的血魔也在行使著超級投石機的使命,給遠征軍相當程度的殺傷。 遠征軍的魔法師再度發威,在敵人沖擊陣中召喚出大量石筍,這玩意雖然比石柱要小點,但還是擁有一個人抱不住的直徑,三個一組打亂重步兵的陣形,高高的升上去,再“啪嚓”一聲倒塌下來,把好幾十個躲避不及的重步兵壓成肉醬。撞木?沖車?統統可以回爐重煉了。 敵對的人潮在戰線上來回湧動,都想穩住腳步努力向前!短到匕首、長到騎槍都在來回猛刺;戰刀、巨劍、釘錘連綿舉起又下落,劈砍在鐵甲、皮甲上;閃亮的魔法與手擲火油石彈也是你方唱罷我登場,煙霧籠罩下,烈焰在肆虐。被點燃的火人在地上翻滾,被砍掉的腦袋被無數只戰靴踢過來又踢過去…… 雙方後送的傷員都是用馬車運,血跡順著車轍灑落,把整個運輸通道都染紅。 “長官,我們把一切都准備好了,”魔屬聯軍的統帥旗下,吉倫特中將對斯維斯公爵說:“全部的部隊,包括星塵騎士團。” “好,看我的手勢,”對中將點了點頭,斯維斯公爵平靜的目光越過了膠著的戰場,突然縱馬上前幾步,向著對岸喊:“斯比亞皇帝安在?出來說話!” “你娘喂,麻煩來了。”正在安排橫刀陣突進路線的科恩一抬頭:“誰在鬼叫?” “屬聯軍總指揮,斯維斯·赫本元帥!”在不絕于耳的厮殺聲中,斯維斯公爵清朗的聲音中透出如鋼鐵般的堅定:“魔屬聯軍已將你團團包圍,而你軍斷糧已久,士氣衰敗,再打下去無疑是死路一條!本帥念你一代人傑,在此時此地給你一個機會,你率軍投降吧!” “你以為這是在玩呢?這是在打仗!”科恩冷笑一聲:“斯比亞軍又不是第一次被魔屬聯軍包圍,又不是第一次斷糧,結局怎麼樣,只有活下來才會知道。” “你手上還有什麼?當然,你可以繼續為自己的戰術引以為傲,但是你同樣也明白,戰略上的優勢盡在我手!”斯維斯公爵同樣回以冷笑:“即使耗費時日纏斗下去,能存活下來的也是光榮的魔屬聯軍,而斯比亞軍連渣都不會剩下——你還要一意孤行,讓麾下陪葬嗎?” “你把朕的好奇心引發了,”科恩三聲長笑:“朕就站在這里,你有什麼手段盡管用出來!” “科恩·凱達,你死得真不值,”斯維斯公爵轉身揚手,丟下一句冰冷的命令:“執行!” 然後,魔屬聯軍那邊就再也沒有了聲音。 科恩等了片刻,左右轉頭看看沒發現什去異常:“于是冷曬一聲,轉頭對參謀官說:“時機已到,讓橫刀陣突擊。突擊、穩住,要注意突擊距離和節奏。” 參謀官接連下令,魔法師突然發威,一連串的魔法打得陣前的魔屬重步兵鬼哭狼嚎,攻勢不由自主的緩了一緩。趁此時機,遠征軍的盾牆裂開幾個出口,以供橫刀陣通過。” “橫刀——”沒有軍銜的半獸人軍官猛的直起身來,昂天一聲咆哮:“突擊!” “突擊!”早已等著不耐煩的半獸人同聲呐喊,從裂口處魚貫沖出,腳步聲彙集共震,如同天邊綿延而來的滾滾悶雷。在白色照明魔法的照耀之下,披掛的特異裝飾和加持魔法,讓他們高大的身軀更加顯眼——魔屬重步兵跟他們比起來,普遍矮了三個頭以上。 “西塞里亞!”殺紅了眼的重步集團指揮官揮刀大喊,指揮部隊封住這些野獸的前路。 “殺!”無數的黑鐵刀片高高揚起,只向下一輪,就砍得陣前血潑如雨! 鋒利不過黑鐵刀,堅固莫若黑鐵甲,當這兩種被所有軍人夢寐以求的裝備同時出現在一個士兵身上時,累積出的效果相當驚人——黑鐵橫刀的長度超過任何一種武器,每一次揮擊,刀刃破開的肉體都不止一具!即便是魔屬軍官的魔法盔甲,也不能遲滯這種最鋒利的金屬。 前進、前進,黑鐵橫刀的飛旋舞動,每一個半獸人戰士都成為名副其實的絞肉機! 面對這群半獸人的魔屬聯軍,卻無法馬上拿出應對辦法。對方單兵的殺傷范圍太大,而且隊形嚴整,步伐如一,身後還有弓箭手的直接支援,他們的重步兵很難靠近,勉強沖上去的就只有一個結果,非死即傷。只能眼看著對方高大的身軀碾壓過來,視野全是飛舞的刀刃。 而己方弓箭手雖在進行壓制射擊,但對方有黑鐵盔甲防護,成效甚微。即使是血魔投擲的樹干,也有部分被半獸人用橫刀直接砍斷,殺傷力大為下降…… 半獸人橫刀陣的出現,是對魔屬聯軍的當頭一棒,整個前線都在向後退縮,以尋求岸邊方陣的掩護。而遠征軍方面卻借助這個機會,把先前緊縮的陣形向外張開,就是一個逐漸膨脹起來的魔法陣。 魔屬聯軍統帥旗下一片平靜,那些老兵油子門放下圍成筐狀的手,正在安靜的等待著什麼。對岸部隊的損失和窘態,似乎已經不值得他們去關注了。 “你背叛!!!” 平地一聲驚雷起,把整個戰場的聲音完全掩蓋下去。魔屬聯軍統帥旗下的馬群當時就被驚了,一群將領摔下來一大半! “你褻瀆!!!” 無數回應聲在蒼茫大地上響起,有男聲、有女聲、有老年垂暮之聲,也有牙牙學語的嬰兒聲,尖銳、厚重、嘶啞、雄渾,有的近在耳邊,有的遠在天際。 “你顫覆!!!” 憤怒的聲音,仇視的聲音,鄙視的聲音,如同狂風暴雨一樣從四面八方撲來,撞擊著戰場里每一個人類的耳膜、拉扯著每一顆還在跳動的心髒! 三輪猶如實質的聲音,連綿不絕的轟擊過整個戰場,雙方將士再也打不下去了,體質一般的當場就倒下,強悍過人的異族士兵和精銳都如同爛醉之人,搖搖晃晃神智全無。突遭打擊的遠征軍,他們的陣形還能勉強維持著,而聯軍在各處的陣線則像紙上濃墨一般向周圍擴散,江中平台上不斷有神智被奪的將士掉下水,忘記掙紮直沉下去。 即使是距離前線遙遠的後方,那些後勤運輸兵都一個個捂緊耳朵,蹲在路邊瑟瑟發抖! 處于安全位置的魔屬聯軍統帥旗幟下,也有好幾個將領支撐不下去。臉色還能維持正常的只有兩個人,斯維斯公爵和吉倫特中將。而這兩個人目光全都集中在一個焦點上——科恩·凱達,他正處于這聲音轟擊的核心部位! “以你那被創造出來的卑微身軀,以你那毫無知覺的心靈和頭腦,以你那麻木無為的感情……” 聲音持續著,科恩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胯下的小烏鴉四肢抽搐著,嘴邊溢出白沫,不停的用腦袋撞擊地面,努力維持站立。 “你也敢妄圖否定這世界的一切!?” 小烏鴉猶如被人用用重拳擊中,在一聲不甘的悲鳴中人立而起,鞍座之上的科恩,他的 身體被巨大的沖擊力高高的甩了出去,一口鮮血直接噴出了頭盔面罩! “噗!”的一聲,小烏鴉側倒在地,科恩卻像是被無形的繩索所捆綁,就這樣憑空吊掛在半空中,手腳顫抖著,股股鮮血順著盔甲滴下。 “你以為,以包裹靈魂的血肉為食,你就能永生了嗎!?你以為,盤踞在云端之上,你就可以裁決世間萬物了嗎!?”無數聲音繼續著他們的回響:“不!你的末日已經到了!” 圍繞著戰場,十面巨大的金黃色的魔法鏡從地面上緩緩升起,向前投射出無盡的光華,交織的那一點正是科恩現在所處的位置。無數虛幻的身影在魔法鏡投射出來的光亮中浮現,自顧自的上演著一幕幕人間悲喜,有異族在膜拜,有軍隊在激戰,更有無數不明來曆的景象……如時光倒流一般。 科恩獨懸于天的身體,依然在向下滴血,他身下數百臂方圓的地面上,有強勁的氣流在湧動著,把昏迷的將領和衛士直接刮到外面去。 “靈魂,在黑暗的邊緣游蕩,從未凝聚過;火焰,在凡人看不到的地方燃燒,從未熄滅過。時光之影與歲月之聲交相而過,被遺忘的一切,終有蘇醒的那一刻……” 忽然,清越的龍鳴響起,一道龐大的藍色身影從空中斜飛過來,轉眼來到科恩身邊。 “劈啪!”一聲巨響,藍龍剛剛接近科恩身邊,就引發那些魔法鏡面投射出來的光線一陣晃動,猛烈的爆炸將藍龍擊退,蓬蓬龍血灑滿天空。藍龍保存的最後一點神智讓他化為人形掉落在人堆中,如此強悍的種族,居然也落得手足全斷、口鼻溢血的下場! 在星塵騎士的隊列中,第一排騎士全數倒在地上,縮成一團的身體已經變得干癟僵硬——這巨大的詛咒,是用生命發動的。 “一個單純只為搶奪力量的詛咒,也會被裝點得如此冠冕堂皇,”高空中,輕揚著羽翼的神族長公主微笑著說:“魔屬聯盟還真是人才濟濟。 “長公主殿下真會說話,神屬聯盟里的人類又能差得到那里去?”魔族長公主笑答:”詛咒的目標可是你聯盟下的皇帝呢!” “以人類的身份享受到如此待遇,我可要代他謝謝殿下你?”神族長公主臉上的笑容還是嫻靜:“本宮在這里預祝魔屬聯盟麾下之黑骷髏會一戰功成,旗開得勝,前途不可限。” “殿下不必擔心,”魔族長公主回答:“黑骷髏會這種組織不會危及到神族。” “這一點,本宮倒是從未擔心過,”神族長公主笑出聲來:“再說,這畢竟是魔族的家事。” “斯比亞皇帝的命運,殿下也不過問嗎?”魔族長公主問:“他畢竟是神屬聯盟近年來唯一有點作為的皇帝。” “這是本宮的家事呢,”神族長公主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對手:“殿下你在擔心他啊?” “妄言!”魔族長公主有些招架不了對手的善辯,干脆不再說話。 而在戰場上空轟擊的聲音,卻是越發急促了:“詛咒你,詛咒你那本不屬于你的力量,詛咒你那本不屬于你的身體,詛咒你那本不屬于你的靈魂……被剝奪的一切,立刻歸還!” 漫天的紅光閃過,十口黑箱浮現在戰場上空,細密的光帶由科恩身體伸出,與這些黑箱連接起來!無數的黑色細紋,在他的盔甲和皮膚表面上蔓延著,甚至爬上了他的臉,讓他的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猙獰和詭異。 依舊在抽搐的科恩,仿佛無知無覺一般,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一點反應都沒有。 而事實上,當被這個過程漫長的詛咒擊中之後科恩的神志已被抽離他的身體,被抽離這個世界,所有的感官,都在瞬間淪入一片無盡的黑暗之中…… 虛無的黑暗……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