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無盡的黑暗,如同迷霧一樣,緊緊的包裹著科恩,無論他怎麼努力,怎麼轉換方向狂奔,都無法擺脫,也無法感知黑暗背後的景象。但卻有一種被人注視的感覺,明晰的浮現出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片柔和的光亮從上方降下,驅散了科恩眼前的黑暗。緊接著,一個年輕、冷淡的聲音隱隱在科恩耳邊響起:“你,是誰?” 無數的光點在科恩眼前流動、彙集,逐漸凝成一個模糊的人形。跟周圍散發著柔白光的背景相比,這光影只稍微明亮一點,而且還在不停地波動搖曳,帶著一股虛幻的意味,好像他隨時會被風刮走一樣。 雖然這里並沒有風,更確切的說,這里什麼都沒有。 “搶別人的台詞可不好。”科恩一邊說著話,一邊注視著身前這個背對自己而立的光影,他身高與科恩相仿,穿著一身威武的盔甲,而且樣式與科恩的盔甲一模一樣:“初次見面,彼此之間還是正式一點好—朕是斯比亞帝國皇帝,科恩。凱達。” “皇帝,”對方似乎很疑惑:“斯比亞帝國?” “在你問朕之前,不是應該先回答朕的問題嗎?這里是什麼地方?” “這里是盔甲中的世界。這里沒有以前,也沒有以後,只有我。” “靠!為什麼我每次都會被人‘咻’的一聲拉到這種莫名其妙的地方?” “一陣詛咒的惡臭讓我醒來,我自然要找個人來問一些事情。而你正好穿著這副盔甲,當然是回答我問題的最佳人選。” “那麼你是誰?”科恩問。 “我是誰?我怎麼會知道我是誰?我只記得某些事情,也只知道自己要做的某些事情… …但我為什麼會在這里?“光影的聲音里染上了濃濃的疑惑,如同自語一般逐漸低了下去。 “這位兄台,如果你想跟我動手,那麼請你快一點。如果你沒有動手的意思,那就趕緊讓我回去。諸如失憶這種事,我可真的幫不上你的忙,”科恩可等不了,上前兩步開口說:“兄台,我還在打仗,打仗,你明白?” “打仗?”光影的身軀微微一動,聲音里多了一些熱度:“你是說……殺戮?” “當然是殺戮!除非你們家打仗不死人,”科恩心急難捺,可沒時間跟一個不知來曆的人拉家常:“不是人殺我,就是我殺人!” “殺人!”光影的語氣波動起來:“穿上這副盔甲,也沒有人能殺得了你!” “我也知道沒有人能殺我,不過這是因為我自己,跟這盔甲可沒關系!”科恩心中一動,嘴角一撇,用不屑的語氣說:“這盔甲很漂亮,很帥,但也就僅此而已。” “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副盔甲被人這樣評價了?漂亮?帥?盔甲和武器,都是用來殺戮的!這才是它們存在的意義!”光影猛一轉身,一張年輕、冷酷的臉孔面對著科恩,眼睛里透出隱隱血絲:“讓我們一起開始殺戮!這世界,需要殺戮!” “看起來你很著急嘛!”科恩嘴邊出現一點笑容:“或者我應該滿足你這個願望?我們就這個問題來做個交易……” “你有殺戮的需要,我同樣也有,既然有同一個目標,還需要什麼交易!?”光影的語氣變得急促,原來頗為俊秀的臉孔扭曲了起來:“好熟悉的感覺,你被人下了詛咒?” “是啊,神醫,我被人下了一堆詛咒。而且外面還有無數老百姓、貴族、軍人從早到晚的詛咒我!位高權重,不就是這個下場嗎?”科恩點點頭,微微眯起眼睛:“不過兄台,你住在朕的盔甲里,就應該給朕做點什麼吧?” “我雖然存在于這副盔甲中,但我的行為並不需要通過你的允許!”光影的語速越來越快:“不是你揭開了我的封印,而是你的敵人用來攻擊你的詛咒解開了封印……或者,我真的可以幫你做點什麼……但你,你必須回報我!” “回報你?”科恩笑了笑:“是想辦法放你出去呢?還是允許你繼續住在朕的盔甲里?” “不用!”光影整個眼珠都變得通紅,聲音猛的尖利起來:“血!給我足夠的血!” “血?”科恩沉吟片刻:“你要血做什麼?” “續寫殺戮的斷章!”光影的身軀猛烈的抖動著,聲音近于咆哮,帶著無數回聲響徹整個空間:“就是現在,汝的聲音和手足,都將宣揚我的意志!” “干!”科恩怒斥:“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如果你敢控制我,本少爺就跟你沒完!” “控制你?不必,我只是你的盔甲,至少在殺戮這一點上,我們有著共同的欲望!別人聽不到我的聲音,也感覺不到我的存在。”光影甩著頭,聲音越發震撼:“我的作為,必定會得到你的認同才能實施!你的能力越強,我的威力越大!” “等一下!”見勢不妙的科恩正想阻止,但只喊出半句話,他的意識就重新回到了戰場,回到了詛咒魔法的中心位置。 遠方,遠征軍的將士在苦苦掙紮,自己與黑箱之間連接著無數的光帶。 科恩想到了發生在貝爾妮公主身上的事情,禁不住怒火中燒。但他的身體,這時還無法移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 那十口巨大的黑箱圍繞著戰場旋轉,發出越來越強烈的詭異光芒。 詛咒魔法的聲音已逐漸低沉下去,魔法鏡面投射出來的幻想快速的變化著,詛咒已近完成。被嚴重影響的雙方部隊都在逐漸回複正常,已有不少軍官在對著自己的手下喊叫了天上那十口黑箱,開始劇烈的震顫起來,外面圍繞起一圈圈的魔法符文。 “成了!”魔屬聯軍統帥旗下,吉倫特中將一聲大喊:“半死之人要破箱而出了!” 在將領們的歡呼聲中,星塵騎士首領最後看了一眼魔下騎士的尸體,伸手啟動了這漫長詛咒的最後一個環節—解封半死之人。魔法光亮照耀著他,他的身體就如同腳邊的那些尸體一樣,快速的干癟下去,但他的臉上卻慢慢的浮現出一絲笑容。 “轟!”的一聲,木箱全部爆裂開來,十個全身籠罩在黑色光芒之中的人類漂在空中,周圍狂風大作,飛沙走石,江面爆起一排巨大的水柱,就連那些魔法鏡面都支離破碎了! “好,”斯維斯公爵一聲大喊:“部隊總攻開始!” “現在,斯比亞皇帝,汝將學習到新的殺戮方法!用你的身體來感受我曾經的憤怒,用你的暴行來證明世間唯一的正確!”與此同時,科恩耳邊響起光影的聲音,他的身體,終于可以活動了。 科恩的身體一震,引發一連串的爆裂聲,無形中牽制他身體的無形繩索已不存在。伸展了一下手臂,撩一撩背後的披風,斯比亞皇帝就從半空中走了下來,神采奕奕,若無其事,只有說話的腔調稍微有些怪異:“多少年過去了,多少天過去了,你們的詛咒依然還停留在這種程度。” 看到這一幕,星塵騎士首領不能置信的圓瞪著一雙眼睛,喉間湧動幾下,咽了氣。 科恩周圍的遠征軍將士恢複了神志,第一個反應就是要向自己的皇帝靠攏。 他們的皇帝卻一聲暴喝:“退開!任何人不得接近朕三百臂之內!參謀部繼續指揮作戰,近衛隊在朕身後集合!” 依然是一種怪異的腔調,但這的確是科恩本人的聲音,而且話里那份威嚴和犀利比平時更為強烈。周圍的遠征軍將士立即停下腳步,按皇帝的命令行事。 “黑骼骸會,末日之歌。”對岸的帥旗下,斯維斯公爵冷笑兩聲,當機立斷的下令:“帥旗前移,各將跟本帥上前。本帥要親領大軍破擊斯比亞軍!” “將士們,統帥親自上前督戰了!”吉倫特中將已從詛咒失敗的驚訝中醒過來,一聲大喊:“斯比亞皇帝回光返照,我們沖鋒的時候到了!握緊你們手里的武器,跟著長官們殺啊!” 魔屬聯軍陣中號角長鳴,總攻擊的信號響徹四野。岸邊的血魔邁動了腳步,天上的冰雕振動著翅膀,水里的水蒼獸蠕動著觸手上了岸。剛剛從詛咒迷亂中醒來的第三突擊集團、第四突擊集團呐喊著沖了上去。 就連一直隱藏的突擊力量—黑云一般的騎兵部隊,也已經湧上了兩側的藤蔓通道!在雷鳴一樣的馬蹄聲中,整個藤蔓平台都在微微震顫著,江面被激起無數的小水珠。 為迎接敵人這一波足以撼動天地的攻勢,遠征軍指揮部在快速的調整著防禦,而他們的皇帝陛下,這時已伏下身去扶起了自己的坐騎。重新站起的小鳥鴉輕鳴著,用頭蹭著主人的手。拍拍它的背誇獎兩句,科恩跨了上去。 “米斯拉之牙,諸神守護之盾,都是吾早先封存之物。”盔甲中的光影把科恩攜帶的裝備清點完畢,並小作評價:“勉強可用。” “廢話少說!”左臂上彌漫著一層白色光幕,火紅色的光刃被科恩握在右手:“朕要打仗!” 跟隨著他的話語,光影也是一聲歡呼:“打仗!殺!我們殺!” 科恩一夾馬腹,小鳥鴉長嘶一聲向前沖出,在他身後集合完畢的衛隊急忙跟上。天空中,十個破箱而出的半死之人同時怒吼一聲,向著科恩飛竄而來—速度倒在其次,半死之人的身體外燃燒起熊熊烈焰,如同是天際下墜的流星! “這是什麼?!” 科恩罵了一句,盔甲中的聲音立刻跟上:“一群沒有血肉的蠕蟲而已,我把你身體中的詛咒之毒全送給了他們。舉起你的右手,讓他們煙消云散!” “好——靈魂震蕩!” 沖近科恩的半死之人還沒來得及展開攻擊,科恩單手上舉,一聲大喊,十個半死之人的身體就如魔法火球一樣炸開,化為漫天下落的繽紛。 火花卷處,科恩單騎飛縱,疾如流星一般越過本陣前列,殺向當面之敵——身上那副神族長公主賜予的盔甲閃出一道道醒目光芒,最後化為環繞科恩身體的光圈,層層疊疊,前後共有九個之多! “詛咒是吧!”在兩軍將士驚愕目光注視下,斯比亞皇帝的聲音傳遍整個戰場:“朕現在讓你們看看什麼才是詛咒!” “殺了科恩。凱達!”斯維斯公爵雖不明白科恩有什麼依憑敢獨闖軍陣,但擊殺敵軍主帥的機會可不能放過,直接越過參謀部下令:“重兵圍剿!” “殺了科恩。凱達!”聯軍第三突擊集團中的先頭部隊“呼”的一聲逼了上來,擺了一個半月陣形把科恩圍在中心。 “血!血!是血的味道——斯比亞皇帝,你還在等什麼?現在就用你的手結束他們!” 盔甲中的聲音尖利的呼喊著,似乎陷入一種無法自制的瘋狂中。 科恩仍然維持著清醒,但盔甲說話時的音調卻不免影響到他讓他的聲音也帶上古音韻,甚至話中意境也變得孤傲:“愚昧的凡人,你們從不知道自己的征途——詛咒。迷亂之聲!” 科恩的話音剛落,一個環繞他身體的黃色光圈就開始猛烈的震蕩,向四面八方甩出無數魔法符文。飛散的符文像是帶著無比巨大的能量,向周圍的聯軍部隊飄飛過去,直到將其籠罩—身處其中的魔屬士兵們,一個個就像是喝醉了的莽漢,開始與身邊的人厮打起來,就連趕來助陣的血魔也不例外! “第一次釋放詛咒,你做得很不錯——現在,就拿這些肮髒的血魔試驗你的武器!”盔甲里的聲音催促著。 科恩策馬前沖,冷眼看著前方的一群血魔,向其宣告滅亡的命運:“用魔獸血肉縫補,再灌裝進無數生靈的靈魂,你們本身就是扭曲的生物,而制造你們的人類也與你們一樣死不足惜——詛咒。命運連接!” 米斯拉之牙那火紅色的刀刃突然暴漲,斜飛而上,逐一撩過血魔的身體—魔屬聯軍後陣中的一排魔法師同時吐血栽倒,與他們控制之下的血魔一樣,一命嗚呼。 “你果然很適合殺戮,斯比亞皇帝,你天生就具備殺戮的才能!繼續,我們繼續,我要血! 盔甲的興奮只能以癲狂來形容,讓科恩的聲音里也帶上無盡的憤怒,駕禦著興奮莫名的小鳥鴉沖向另一群敵人:“用本應去務農、去縫紉、去治療傷痛的雙手制造殺戮、進行戰爭,愚蠢的凡人,汝等怎可明白戰爭的真相——詛咒。怯戰之聲!” 以科恩的身體為中心,藍色的光環激蕩,如同漣漪一樣,一圈又一圈的擴散向外圍。被波及的數千聯軍士兵,無論在上一刻是多麼的英勇無畏,都在一聲慘叫之後丟下手中兵器四處亂跑,完全不辨敵我,有一路跑進遠征軍陣中被砍為肉醬的,也有被一路追砍十幾刀而不知還手躲避的。 “范圍大小了!斯比亞皇帝,集中你的精力,你要大聲的詠唱!你要宣揚你的意志!” “汝等奔跑,逃避,但終究躲不了注定要降臨彼身的命運——詛咒。禁步之聲!” 綠色光環閃爍著,遠遠的震蕩出去,“轟!”的一聲,被波及的聯軍士兵全部倒下,無論如何掙紮,身體只有上半還能活動,兩腿如同灌了鉛一樣再也動不了分毫。即使是遠征軍士兵殺到眼前,也是一樣寸步難行。 “做得好!就是這樣,斯比亞皇帝,鮮血,給我鮮血!” “汝等包圍、堵截,天真的以為人數就可以完成一切?大錯一旦鑄成,怎可再去彌補一一詛咒。獻祭之聲!” 紅色光環飛速擴散,被籠罩在其中的魔屬士兵同時從口中噴出鮮血,神色萎頓到極點。 隨後趕到的斯比亞士兵驚訝的發現,敵人無論是招架或劈砍,力量和速度都只有平時的一半! 強大的詛咒一個個的浮現,江邊的魔屬攻擊部隊一片混亂。 以科恩。凱達為先導,半獸人橫刀陣隨後壓上,再配備游擊分隊,遠征軍在痛下殺手。 有的遠征軍士兵殺得性起,不慎沖到詛咒范圍內,遭到了與魔屬聯軍士兵一樣的下場。 還好科恩的數百貼身近衛不受詛咒影響,當即分出一半人手來把中了詛咒的自己人丟回本陣。 而在對岸的魔屬聯軍統帥旗下,看到前面部隊幾乎是任人宰割的慘狀,斯維斯公爵轉頭,瞪著手下一干將領:“有什麼辦法阻止?!” “統帥閣下,這似乎是上古的詛咒魔法,我們沒有應對之策。”隨軍魔法師首領回答:“精英兵種可以先加持防禦魔法,或有一戰之力!” “混帳!既然知道還不快去做!”斯維斯公爵氣極,又命令副官:“這詛咒應有一定范圍,令攻擊部隊中軍將科恩。凱達團團圍住,逐漸誘到江心平台上孤立!左右攻擊部隊不得退後,繼續攻擊敵軍本陣!” “是!” “對科恩。凱達的近身攻擊交由冰雕騎士和水蒼黑武士!” “是!” “魔殿武士還有多少人能作戰?命令他們協助攻擊科恩。凱達!” “是!” 密密麻麻的魔屬軍隊包圍著科恩,但卻無法靠近科恩三百臂之內,不是不敢,而是不能。這位斯比亞皇帝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大詭異、大邪惡,靠近的結果只能是毫無意義的犧牲。有了統帥的命令,包圍圈向後退卻,籠罩著科恩。凱達,一直退到了藤蔓平台上冰雕騎士翱翔在云際,在尋找著最佳的戰機;水蒼黑武士潛伏在水里,悄無聲息的靠近;本已頹然退後的六千魔殿武士出現在平台另一側,重整旗鼓,喜不自禁的上來接替包圍——殺死科恩。凱達的榮譽,必將屬于這些戰斗能力超強的魔殿武士,他們生來就是面對詭異和邪惡的異端的,他們有魔王的眷顧,不怕詛咒! “難怪殿下一直不以為意,”天空之上,魔族長公主開口說:“原來黑骼骸會的詛咒,居然誤打誤撞的解開了神王的封印,讓那盔甲上本已被遺忘的詛咒重臨比斯大陸。” “殿下既然這樣說了,那就算是吧,”神族長公主嫣然一笑:“本宮可未違反規則,是殿下的縱容,讓魔屬人類有機會解開了這個封印。” “殿下你本知道,為何不提醒?” “別人家的事情,本宮不會過問。好戲已經看完了,殿下,本宮這就回去,向神王通報這件事了。至于這里——”神族長公主看著身下的戰場搖了搖頭:“殿下自己收拾吧!” 看著神族長公主離去的背影,魔族長公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這一次,她又輸了。 戰場的激戰在繼續,遠征軍不但頂住了敵軍的攻勢,還在擴大戰果,已經一一將敵人先前布置在岸邊的防禦點拔除,准備集中全力應對騎兵的沖擊。而他們的皇帝,這時候卻在江心平台上,冷眼面對著上萬包圍他的武士、魔法師甚至特殊兵種。 “這種場景,真是令人懷念,但彼時,吾沒有這樣的坐騎,沒有這樣的戰友,沒有這樣的堅持……”盔甲中的聲音在低語:“讓他們開始戰栗吧,斯比亞皇帝,開始詛咒連發。” “我覺得威力不夠,”科恩微微一笑:“用連發方式殺敵雖然也痛快,但本少爺不介意夾帶些私貨。” “這是最有效率的殺戮方法,斯比亞皇帝,你還有什麼不滿?!” “你搞清楚,現在是本少爺在做主,而不是你。”科恩向盔甲里的光影暴露出流氓皇帝的本來面目:“不滿意?那你就滾蛋啊!” “你——!” “想要鮮血嗎?”科恩哼哼兩聲:“想要,就給本少爺閉嘴!” “……” “曾經,璀璨的星光照耀著大地;曾經,人類的心目中還有正義;曾經,神靈的承諾與吾同在……曾經……曾經……”科恩。凱達的目光抬起,注視著從空中俯沖而下的冰雕騎士,注視著從平台兩側通過的魔屬騎兵:“詛咒。陰影之聲——召喚。黑暗降臨——秘傳。分身!” 話音一落,整個大地就陷入黑暗之中,江心平台正中爆開一朵金黃色的耀眼之花——數十個科恩。凱達同時出現在他的敵人面前,縱馬飛躍,布滿整個平台,將敵騎前進路線完全堵死!每一個科恩都威風凜凜,每一個科恩都令人不敢正視! “躲藏在水下,就是水蒼黑武士可笑的把戲,那你們就繼續躲下去吧!” 剛剛冒頭的水蒼黑武士發出了尖利的嚎叫,被無數陰影拖入水中。 數十個科恩再抬起頭來,向天空傲然一笑:“冰雕騎士,翱翔的愉悅是不是讓你們非常自豪?但你們有沒有聽說過——物競天擇!” 小鳥鴉頭頂燃起一叢黑色火焰,遍身流轉著異樣的光芒,爾後人立而起、長聲一嘶! 一道火焰之輪以小鳥鴉為中心爆開,擴散的邊緣向四面八方洶湧而去—天空中的冰雕騎士如同被雷電擊中,無一例外的自燃著直墜下來。沖擊中的魔屬騎兵,前段所有馬匹同時被這黑色的火焰之輪點著,齊聲發出悲鳴,有一半以上沖出平台! 後面的馬匹瑟瑟發抖,無論騎士們如何鞭打催促,也不敢再前進一步! “好坐騎一夢境之驥!好反應——科恩。凱達!”盔甲忘記了先前被威脅的事情,興奮的抖動不已:“你是殺戮的天才!” “現在,”科恩目光下移,看著那些逼近的魔殿武士:“輪到你們了。”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殺戮的斷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