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殺戮的斷章  
   
篇外篇 黑暗傳說—殺戮的斷章

在以前的任何一次戰爭中,後方的人們都會在戰爭進行期間倍受煎熬,至少在心理上是這樣。但當斯比亞帝國擁有了超越時代的即時通訊能力,將戰場和後方連為一個整體的時候,大後方的人們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煎熬,身心的煎熬。 幾乎所有的帝國核心人員,這時都臉色鐵青的坐在機要處門外的長凳上—戰爭的消息,正一條條的從那些閃爍的亮光中被讀出。消息大多大急,機要官已經來不及一張張的抄寫,安排了大嗓門又口齒清晰的站在門口直接轉述。 “……蘇文江主戰場發生變化,魔屬聯軍統帥出現,是斯維斯。赫本!” “魔屬聯軍發起總攻,主戰場敵人數量達十二萬人,還在繼續增加中!” “後勤正在搶運糧食,已完成最低限額的百分之六十!” “魔屬聯軍分六路渡過蘇文江,我遠征軍各部與敵展開激戰!主戰場壓力增大,開始使用實驗兵種橫刀陣。” “遠征軍各部隊遭遇魔屬聯軍精銳,三處戰場發現魔甲重騎兵!” “……魔屬聯軍在主戰場使用詛咒魔法……敵我部隊全部陷入迷亂中……戰斗被迫中斷……他們詛咒的目標是皇帝陛下!” “……確認皇帝陛下被詛咒——確認!” 聽到科恩又中了詛咒,“哄!”的一聲,門外坐著的人全都站了起來。再外面一點的地方,軍官群里已經有人開始怒罵了——面無表情的國相搶上兩步站到機要處的門口,再回過身來向大家做了個禁聲的手勢,側耳傾聽著後續的消息。但他半舉在身前的手,正在微微顫動著。 “主戰場發生異變,皇帝陛下恢複神智,身體無恙!確認,身體無恙!” 門外各位的臉色還沒緩和下來,又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消息跟著傳來。 “主戰場再次發生異變,皇帝陛下開始詛咒魔屬聯軍?”連轉述消息的機要官都禁不住使用了疑問的口氣—雖然這口氣有違他的使命。 “確認!”國相的口氣相當嚴厲:“確認!” “確認是皇帝陛下在詛咒魔屬聯軍,陛下正帶領著皇家近衛隊實施正面突襲,已經殺入敵攻擊集團中!主戰場勢態變化,魔屬聯軍的攻擊節奏完全被打亂,部分部隊建制崩潰——遠征軍開始反擊,橫刀陣實施突擊壓迫!” 門外站著的各位面面相窺,猶如身在夢中。 “皇帝陛下破擊血魔集團!皇帝陛下破擊水蒼黑武士集團!皇帝陛下破擊冰雕騎士團! 皇帝陛下使用分身,完全阻擋敵魔甲騎兵攻擊通道——敵魔甲重騎兵陷入混亂了!“轉述戰況的機要官,聲音越來越大,語氣也越來越亢奮。而從遙遠戰場繼續傳回的即時戰情,遣辭用字也逐漸失卻冷靜。 “魔屬聯軍出動魔殿武士包圍陛下——魔殿武士其中一部不受詛咒影響——混戰——皇帝陛下本尊及分身同時放聲長笑——魔殿武士血肉橫飛——天地一片灰暗,只有陛下手中的武器在放射耀眼的火紅光亮!” 此時此刻,門外的“石雕”們都同時在想一件事:不錯,這是斯比亞皇帝的風格。但是,科恩再怎麼強悍也只有一個人啊……魔屬聯軍什麼時候變得如此不堪一擊了? “皇帝陛下擊破魔殿武士集團!完勝!陛下現正帶領皇家近衛隊繼續前進,已經殺入魔屬聯軍第四攻擊集團中!魔屬聯軍全面攻擊,左右兩翼的攻勢極為凶猛—岸邊戰況已白熱化!”機要官的嗓子已經有些嘶啞:“皇帝陛下正在破壞藤蔓浮橋!” “看來科恩所在的地方已經無礙了,”沉吟中的國相把手一抬:“主戰場暫且不論,其他戰場情況如何?讓他們即刻回報。” “是的!”機要官轉聲過去通知。“是的!”機要官轉聲過去通知。 國相轉身過去招呼幾位皇妃:“我們外面去坐一會吧,站在這里大讓人疲勞了。戰情的話,還是讓他們抄寫之後送過來。 先讓溫絲麗去把科恩無礙的好消息告訴臥床休養的菲琳,然後,幾位不堪折磨的人找了處地方坐下來,喝著熱茶壓驚。後續的戰情,自有機要官送過來給眾人過目—大體上來講,除了科恩所在的主戰場外,其他戰場的情況都不容樂觀,各處的遠征軍基本上陷入苦戰之中。至于引發這場突如其來戰斗的糧食,後勤部隊倒真是拼盡全力的搬完了。 斯比亞皇帝突入敵陣的原因,科恩終于用行動做出了解釋—他一路沖進魔屬聯軍本陣前端,消滅了藤蔓魔法的操縱者。爾後又帶領著皇家近衛隊在敵人陣中橫沖直撞,當者披靡,手下無一合之將。就連魔屬聯軍的統帥旗,也不得不後退,以回避科恩的銳利鋒芒。 而藤蔓平台一完蛋,南岸的魔屬聯軍就是有再多部隊也是白搭。北岸的遠征軍開始全力清剿余下的上岸敵人,特別是僥幸沖過來的魔甲騎兵,一個不留。 就在這時,科恩做出了這個晚上的第二次驚人之舉—他帶領著皇家近衛隊沖出戰果已定的主戰場,直接奔向距離自己最近的一處激戰地點。一個鍾頭之後,苦戰中的遠征軍第七路軍,看到他們的皇帝從地平線上出現。隨即,在主戰場發生過的大部分事件,又在第七路軍的眼前重演了一次。只是一刻鍾的時間,圍攻第七路軍的魔屬聯軍就崩潰了然後,科恩陛下再次脫出戰場,殺向第二順位的激戰地點。再然後,第三順位的激戰地點。當殺到第四順位激戰地點時,天色微微發亮,整個戰場的魔屬聯軍都主動後撤了。 初步清點戰果,遠征軍在此徹夜激戰中損失不可謂不大。各部數據彙總之後,陣亡九千、傷一萬五的數字,就在戰情彙報中觸目驚心的存在著。至于遠征軍的敵人——魔屬聯軍的傷亡,沒人有機會去清點。遠征軍各部秘密掩埋烈士遺體,又將一部分重傷員交由情報系統分散隱蔽之後,就急匆匆的收攏部隊,向自己的目標地域前進。 有了搶奪來的這部分糧食,遠征軍就可以經由特拉法帝國東南部的飛馬平原跨越國境,進入海默帝國的產糧區。那里是連綿廣闊的夜歌平原,還有不多的幾座城市,東邊是荒蕪的海岸線,無論遠征軍是打是藏,這片地域都能滿足他們起碼的日常用度。 在夜戰結束的一天之內,魔屬聯軍都只是完成了一些日常和普通事情,例如恢複建制、收容傷員、補充兵員等等,對斯比亞遠征軍也只是派出了必要的力量進行監督和跟隨,完全沒有戰略上的主動行為,似乎被斯比亞遠征軍打惜了。 其實,魔屬聯軍的戰役決心並沒有消失,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因為他們的統帥,斯維斯。赫本公爵還沒醒過來—公爵當夜在前線督戰,不料被一群中了科恩。凱達詛咒的魔屬士兵圍砍,受了點輕傷,加之連日勞累兼氣急攻心,魔法師只能讓公爵入睡定神。 傍晚時分,斯維斯公爵醒來,第一眼就看到吉倫特中將關切的目光。 “我軍情況如何?”公爵翻身站起,拿過元帥佩劍掛上:“科恩。凱達何在?” “科恩。凱達率軍東行,方向是飛馬平原,已派部隊尾隨監視。我軍情況尚可,各部通力合作,軍心穩定。雖然減員嚴重,但好在後備兵員充足,今天已完成一切戰斗准備了。”吉倫特中將讓護衛送上洗漱用具,自己親手打開地圖:“整個形勢,我軍局部受挫,但卻奪取和鞏固了戰役上的主動優勢。斯比亞軍傷亡是在兩萬人以上,而且產生大量傷員,部隊速度和靈活性都大幅下降。相對他們的總數量,這個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損失比率對他們來說是非常嚴重。”昨夜一戰,“斯維斯公爵從護衛手里接過熱茶:”我軍損失多少?“ “陣亡數接近六萬,後送傷兵兩萬余……這里面不包括魔殿武士。” 雖然有心理准備,但乍一聽到這個數字,斯維斯公爵的手還是抖了一下。 “長官,這樣的損失雖然大,但還在接受范圍之內,誰也沒有想到,科恩。凱達身上會發生這樣的變化,”吉倫特中將說:“在如此不利我方的情況之下,我軍還能保持穩定,足見長官你在軍隊中的威望。科恩。凱達還曾經對我防線做過試探,最後無處下口,失望而去。” “魔屬聯軍,不會跟科恩。凱達搶天下第一武士的頭銜,我們要的是戰果!命令部隊繼續緊逼,各軍團輪流上前與其交戰,要讓斯比亞軍慌不擇路!再組織剩余的特殊兵種去主動與科恩。凱達交手,就是累,我也要活活累死他!”斯維斯公爵放下茶杯,面色決然:“如有部隊遭遇科恩。凱達,一定盡全力拖住,其他部隊趁機攻擊遠征軍。二換一不行,就三換一、四換一、五換一!斯比亞遠征軍,也不是死不絕的!” “是!”吉倫特中將行了一個禮,去安排攻擊了。 一支軍隊,特別是以往擁有無上榮譽的軍隊,如果統帥的戰斗意志能夠矢志不移的保持下去,那麼這支部隊的創造力和進取精神就會得到極大的發揮,魔屬聯軍,也是這樣的軍隊。況且,今時今日的魔屬聯軍已經擺正位置,不介意學習其他軍隊的優點和長處。 斯比亞遠征軍,現在是一支倉皇逃跑的軍隊,這點是毫無疑問的。 科恩。凱達,是這支倉皇軍隊中不敗的武士,這點也是毫無疑問的。 那麼,應該怎麼去痛擊這支軍隊呢?魔屬聯軍的各級軍官,都開始以自己的答案來回答這個難題,他們提供的答案,大多來自于統帥下發的作戰指導手冊。而統帥本人編寫的作戰指導手冊,里面的戰術又大多來自于對斯比亞軍的研究。 聯軍總參謀部,負責制定總的圍堵追擊方案,力求在大環境下,使敵人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代價。而各個軍團的參謀部,則也找到很多合適自己的方式。 第一就是纏斗,緊緊的貼上去,就猶如野獸見了獵物,不離不棄的跟隨著。只待其出現一瞬的疏忽,便不顧一切的猛撲上去撕咬一翻,怎麼著也能挖塊肉下來! 第二就是突襲,慢慢的從側面靠攏,不斷改變速度和方位,不斷的做佯攻,最後找到敵人的一個弱點,揮出致命一劍! 第三是伏擊,悄悄的布置出一個伏擊場地,部隊靜靜的等待著,刮風下雨都不露頭,只等敵人露面且勢力不夠強大,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力一擊! 此外還有游擊、陷阱、迷惑、堅壁清野等等手段,戰術多,而且配合在一起使用。從脫離蘇文江戰場的第三天起,到進入飛馬平原、跨越國境線、最後進入夜歌平原,反正斯比亞遠征軍這一路行來,就沒一天安靜過,周圍總是不斷的發生戰斗。以科恩之能,也無法照顧周全。曆時近一個月的追逐,魔屬聯軍以五換一的沉痛代價,再讓斯比亞近衛軍增添了一萬多的傷亡。 長途跋涉,終有到達目的地的一天,艱苦的戰爭,也終究會有結束的一天。 斯比亞遠征軍傷亡過半,失去了大部分的戰役能力,人困馬疲,最後被魔屬聯軍重重壓迫在夜歌平原邊緣處的荒蕪海岸上。相比之下,圍困他們的魔屬聯軍卻還是那麼兵強馬壯! 這幾天,海岸邊一直有霧,讓那些斯比亞遠征軍的傷兵們多活了兩三天。不過今天,一支特殊的魔法師部隊來到了魔屬聯軍中,他們可以用魔法驅散這濃霧—其實更重要的是,這些來自地獄島魔殿的魔法師們,還帶來了兩尊巨大的黑耀石魔像,每一尊都可以保證十里方圓之內不受詛咒魔法的影響。兩尊的話,可保整個戰場不受詛咒魔法的影響,科恩。凱達,他再也不可能上演獨闖軍陣的把戲,他再也不會是無敵的武士了。 這是黑暗魔族對聯盟的無上恩典,這是最為振奮軍心士氣的東西! 連綿的號角吹響了,連綿的旗幟飄揚著,整個魔屬聯盟期待的那個時候,終于到來。為了這一天,聯盟上下一直咬緊牙關苦苦支撐,所以,聯軍才會有吃不盡的糧食,才會有死不完的兵! “長官,”吉倫特中將回過身:“濃霧已經散開,我軍可以攻擊了。” “好,”為今天之戰籌劃已久的斯維斯公爵點頭說:“帥旗前移。” 還沒等吉倫特中將答應,對面霧中就傳來一個魔屬聯軍上下都很熟悉的聲音,斯比亞皇帝的聲音:“魔屬聯軍統帥何在?出來說話!” 在魔屬聯軍上下驚愕的目光注視下,濃霧深處,正有一騎飄然而來。 “事到如今,難道他是來投降的?”吉倫特中將輕聲說:“長官,目前的局面,我們只能接受無條件的投降,無法做出任何的承諾……” “我知道,”斯維斯公爵答應一聲,策馬向前,大聲回答:“本帥在此,斯比亞軍覆滅在即,你還有何話講?” 還不等科恩。凱達說話,幾十方陣的魔屬聯軍將士就一起呼喊起來。聲勢浩大,震得草木瑟瑟。 “你們真是喊得有活力啊,”斯比亞皇帝停下馬,伸手掀開自己的頭盔面罩:“這麼一打岔,讓朕把要說的話給忘了。” “斯比亞皇帝無需戲言,”斯維斯公爵很大度:“今日之戰,你是回避不了的。” “斯比亞軍何時避過戰?”科恩哈哈一笑:“想起來,朕是想再聽聽你前些日子在軍陣前說過的話。請吧!” “多日之前的話,本帥也不是記得大清楚,”斯維斯公爵猜不准科恩的企圖,小心謹慎的應對著:“不過今天嘛,本帥就更加認為斯比亞軍毫無生機可言,我魔屬聯軍掌握一切戰役主動條件和絕對優勢,鐵蹄之下,無人可以幸免!” “嗯嗯,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把魔屬聯軍和斯比亞的位置調換一下,那就是朕要對你們說的—”斯比亞皇帝微笑著,不斷的點頭:“朕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投降吧!” “你……”即便是以斯維斯公爵的修養,也被氣歪了鼻子:“斯比亞皇帝,你今天吃過藥了嗎?” “之前在兩軍陣前,你曆數朕在戰役上的疏失,言之鑿鑿,振聾發朕!”科恩。凱達卻在這時候把臉色一正:“聽了你的話,朕還有一點擔心,擔心你將看朕的目光拿出來審視自己的戰略!但在今天看來,朕的擔心是多余的!”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看到他人的錯誤,最好想一想自己,有則改之,無則嘉勉,這個道理看來你還不懂。你是否真的研究過,斯比亞遠征軍為什麼要沿著這條路線走?” “當然知道,這條路線是斯比亞制定的攻擊魔屬聯盟的路線之一,很早以前,斯比亞就在這條路線上秘密經營,一路之上,你也得到了不少奸細的協助吧?但那又怎麼樣?對戰局有幫助嗎?”斯維斯公爵回答:“你想翻身,無疑是癡人說夢。” “是啊,你說得沒錯,這是一條進攻路線,”科恩正色說:“但你可否知道,一條路,斯比亞軍隊可以順著走,也可以倒過來走?” 在這個瞬間,斯維斯公爵是真的沒醒悟過來。 “今天的終點,即是他日的起點,”科恩接著說下去:“你之前說你占盡戰役主動,不過在朕眼里,你所謂的戰役,不過是細微的戰術而已……” “倒過來走的?”斯維斯公爵緊盯他:“這里,就是你斯比亞軍的另一個登陸地點?! “雖然比較退鈍,但你還是答對了。你以為遠征軍真的是被你逼迫到這里的嗎?你以為這幾天的大霧是自然產生的嗎?你以為斯比亞的軍隊,真的都全部拿出來了嗎?”斯比亞皇帝長笑一聲:“朕非常榮幸的向你介紹,遠征軍第三登陸戰場——荒蕪海岸!還有即將縱橫在這海岸的一支部隊,朕強調一下,在他們面前,沒有任何部隊敢誇耀自己是——鐵蹄。” 說完話,斯比亞皇帝的手在空中揮了一揮,逐漸散去的霧中響起一陣鼓聲,在逐漸加快的節奏中,更多的戰鼓響了起來。 霧中,透出無數高大的陰影。 地面,微微顫動起來。 下期預告 在荒蕪海岸邊的戰事逐漸平息的時候,斯比亞帝國對魔屬聯軍的戰斗正進入白熱化的階段。在後方休整完畢的五大親衛軍團,將斯比亞帝國最終的戰役意圖展現在卡爾。尤里西斯親王面前。這一次,面對斯比亞軍複仇的憤怒,尤里西斯親王又會做出何種選擇? 在雄壯的軍樂中,在悠揚的歌聲中,裝點一新的聖都迎來了凱旋的軍隊。同時到達的,還有兩個聯盟之下所有帝國的特使。 科恩。凱達,將要向這些特使傳達一個斯比亞帝國的決定,一個比戰爭更令人顫栗的決定,一個關系到所有帝國的決定……

上篇:第10章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