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斯比亞人占據的海岸,自然是易守難攻的地段,而且是一個三面臨海的半島突出部。但對現在的魔屬聯軍來說,地形完全不是問題,因為聯軍有足夠的力量達成優勢。而反觀斯比亞方面,卻已經油盡燈枯,哪怕再好的地形也救不了他們。 這是魔屬聯軍不計代價聚集的軍隊,他們最後的軍隊,縱觀整個魔屬聯軍的曆史,這是最團結、最自強不息的一支軍隊。從統帥到士兵,沒有人不清楚此次戰斗的意義,沒有人不清楚自己在這次戰斗中的位置,可以說,他們都已經做好了犧牲自己的准備。 可是,在數十萬聯軍眼前,在眾目睽睽之下,斯比亞皇帝仰首向天,發出一聲長笑。 “就一個戰役指揮官來說,你做得不錯,但你無法改變魔屬聯盟越來越贏弱的現狀。你聚集起來的這支軍隊,就像一柄鋒利卻極端脆弱的長劍,只要被折斷,你永遠都沒有從頭再來的機會—魔屬聯盟還能支援你們走多遠?你們今天在這里失敗之後,怕是連懺悔的機會都沒有了吧?” “朕非常榮幸的向你介紹,遠征軍第三登陸戰場—荒蕪海岸!還有即將縱橫在這海岸的一支部隊。朕強調一下,在他們面前,沒有任何部隊敢誇耀自己是—鐵蹄。” 科恩。凱達自空中揮下的手,帶起他身後一陣隱隱的鼓聲。 在彌漫的濃霧中,以往曾無數次震懾敵膽的斯比亞戰鼓擂動起來,鼓聲次第連接,重重疊疊,如同張開的羽翼一樣向兩側蔓延出去,最終響徹了整個荒蕪海岸,彙集成一股緊緊壓迫在魔屬將士心口的重力。 無論是怎樣的頹勢,斯比亞人往昔的威名依然存在,他們帶給魔屬聯軍的舊傷依然在隱隱作痛。雖然占據了絕對優勢,雖然沒有任何斯比亞軍隊從濃霧後現身,但陣前的聯軍將士都謹慎的觀望著,那號稱最為堅定的長槍陣,一排排的槍尖也在主人的忐忑中下沉了幾分。 “已死到臨頭,你居然還想妖言惑眾!登陸場?這里不是突藍的天然深水港!這片海灘外暗礁遍布、暗流洶湧,是魔屬聯盟最為險惡的海域!你斯比亞連一條魚干都別想運過來!”魔屬聯軍帥旗下,斯維斯。赫本公爵面色堅毅的回應:“全軍將士聽令! “在!”前前後後三條戰線,外加後衛部隊、預備部隊、策應部隊,近百個方陣的魔屬聯軍齊聲回應,完全蓋過斯比亞方的鼓聲。 “聯盟複興,在此一戰!遠方父老,都在看著你們!”斯維斯一聲冷喝:“前軍—進攻!” “前軍—進攻!”前線指揮官軍刀一舉:“聯盟複興,在此一戰! “聯盟複興,在此一戰!”前軍的二十個方陣同時向前移動,腳步中裹帶了鋼鐵之聲,有節奏的在戰場上轟然作響。 有了上次夜戰的教訓,魔屬聯軍緊急趕制了一批軍械,雖然粗糙,卻也實用。前軍方陣的士兵手里就舉著特別加固的,能提供最大保護面積的巨形盾牌,除了為觀察所開的縫隙之外,整個方陣都被嚴密的覆蓋起來,就像是一只蜷縮起手腳的烏龜。 跟隨其後的是弓箭兵方陣,用各式馬車改裝的擋箭車在方陣前列一字排開,因為太過堅固沉重,所以得人畜合力才能推動—那些高高豎立的、厚實的擋箭板不但可以擋住普通羽箭,甚至連小型投石車的攻擊都可以防禦住。 再後面一點的二十個方陣,就是今天戰斗的主力,決戰軍團! 與前面那些經曆過數次補充,新老兵員混雜的部隊不同,這些軍團是抽調各個軍團的精銳力量所組成,其成員都是一路追殺斯比亞遠征軍到此的,作戰經驗特別豐厚,就是以他們面前的敵人—斯比亞軍的標准來衡量,他們也是當之無愧的精銳。 面對的不過是四萬疲勞不堪、傷痕累累的斯比亞遠征軍,以前面兩個集群就可穩操勝券了。事實上,這片戰場最多能容納四十個方陣的進攻,但謹慎的聯軍還是在後方部署了相當強大的力量—十個方陣的預備隊,二十個方陣的後衛隊,戰場兩側還有二十個方陣的策應部隊。 在狹長地域上,這是最適合的陣形布置,即便是前面攻擊受挫,後面的部隊也能順利接手。同時,後方和兩側都有充裕的後備力量壓陣,就算是巔峰時期的斯比亞遠征軍,也別想玩出什麼花樣來。 當然,聯軍知道科恩。凱達擁有詛咒魔法,所以,那兩尊高大的黑耀石魔像也正在緩緩的向前移動著,如果斯比亞皇帝再敢沖上來,那麼他會發現自己一無是處。 看到前面的方陣開始行進,統帥旗下的命令聲再次響起:“遠端部隊—准備! 在以前的任何一次戰爭中,在面對斯比亞軍隊的時侯,魔屬聯軍的遠端部隊很難發揮自己的作用,因為斯比亞軍的遠端部隊總能恰到好處的壓制他們。但在今天,他們終于有了一個能充分展示自己的機會—在一片絞輪聲中,投石車那巨大的長臂直豎向天。跟隨方陣前進的馬拉弩車在兩翼展開,卡槽上安裝的巨大弩箭,其長度相當于一個普通士兵的身高! “准備—准備—”遠端兵忙上忙下,給石彈點火、為弩箭附魔。 聯盟已經到了生死枚關的時侯,軍隊就算是砸鍋賣鐵,也要打出這一仗的氣勢來! “遠端—攻擊!” 一聲嘶啞的呼叫,引發陣地上的轟然回應:“攻擊!” 投石車射擊兵嚎叫著,手里高舉的鐵錘狠狠的砸向卡樣—高懸的長臂在巨大的重物拖曳下滑落,另一端加速上揚,無數燃燒著的石彈“呼!”的一聲飛離吊兜,向前方迷檬的霧氣中飛去,盼間就變成其中的一個隱約紅點,只在陰沉的空中留下千百道焦黑的煙霧。 在這焦黑的煙霧帶下方,是同樣數量的銀亮軌跡,那是急速飛行中的,被附加了魔法的巨弩。與投石機不同的是,弩箭的目標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整,所以那些早已紅了眼的瞄准手們,都把目標對准了斯比亞皇帝所在的方向,懷著無比的憤怒扳動了把手! 在這猛烈的攻擊中,科恩。凱達無疑是首當其沖,看著那些快把視野完全占據的弩箭,斯比亞皇帝將視線上揚,用低沉的聲音說:“今天的天空,真是前所未有的灰暗啊! “是好是壞?”盔甲中的聲音回響在科恩耳邊:“你喜歡在陽光明媚的天氣中殺人嗎? “不,我不喜歡殺人。”科恩搖了搖頭,回答說:“所以我更能接受這種天氣,因為敵人的臉看起來會很模糊,我就能更容易的忘記將要發生的事,忘記他們也是和我一樣的人……” 科恩身前二十臂的地方,一道藍色的屏障正散發著燦爛的光芒,每一支弩箭的撞擊都激出大把的光點。 在似乎沒有盡頭的撞擊聲中,盔甲中的聲音變得有些憤怒:“惺惺作態!你以為這樣想,你就是一個好人了嗎?” “不,我只是讓自己心里好受一點。戰爭于我,並不是事業,我沒有你那麼變態。”科恩的目光,在撞擊引發的猛烈光華中逐漸變得銳利:“我要的不過就是一個生存的空間,但是因為時間的流逝,我對空間的要求越來越大。或者我應該冷靜的考慮一下,這真的是實際的需要,還是我的欲望在無限膨脹……” “考慮?”盔甲的聲音更加憤怒:“現在?” “當然是在打完這一仗之後,現在,我們最需要盡情的戰斗!”科恩整理了頭盔上的束帶,緩緩的戴上,下滑的面罩逐漸遮蔽了他那線條剛硬的面部:“我們的部隊准備好了嗎?” “報告陛下,”站在科恩身後的副官大聲回答:“部隊全部准備好了!” “全軍整肅,”科恩的聲音並不大,但其中的每一個字都如金屬般堅硬:“待朕發令!” 濃霧之中,斯比亞的戰鼓聲改變了節奏,與斯比亞交戰日久的人當然明白,這是科恩。 凱達調整部署的命令。所以在魔屬聯軍的統帥旗下,斯維斯公爵也變得更加謹慎。 “命令魔法師,吹散這片濃霧!”斯維斯公爵舉起的馬鞭直指著斯比亞人最後的屏障:“另外,要保護好黑耀石魔像,預防斯比亞人的臨死反撲!” 伴隨著漫天飛行的石彈和弩箭,來自地獄島魔殿的三百名魔法師開始齊聲詠唱,綿長的語調,浩大的聲勢,將內陸的氣流從身後召喚而來,在天空中形成十來個巨大的螺旋氣團,向濃霧緊逼過去。 受此影響,本來是處于停滯狀態的濃霧快速的流轉起來,就如同在一鍋沸騰的黑水上翻轉的煙霧—但無論怎麼快速而無序的流動,濃霧始終維持著本身的范圍和厚度,就像是斯比亞人用一個巨大的透明鍋蓋,扣在了這片地域上。 雖然濃霧無法消除,但戰斗的進程卻不會受到影響,前列的二十個方陣依然邁動著堅定的腳步,行進在攻擊的路途中。沿路展開的弓箭部隊,已經開始壓制射擊—無論斯比亞人在濃霧後面准備了怎樣的陷阱和圈套,都不可改變這場戰爭的最後結局,因為他們面對的,是整個魔屬聯盟的軍民! “長官—有點奇怪,為什麼斯比亞人還沒有開始防禦作戰?”在步兵方陣一直向前、再向前的時侯,公爵身邊的吉倫特子爵輕聲說:“您有沒有覺得,地面有傳來輕微的顫動?” “地面有顫動不是正常的嗎?”斯維斯公爵看了一眼遍布著巨大軍械、特殊兵種與重騎兵的戰場,沒有發現有任何異常。 吉倫特子爵翻身下馬,伏身貼地感受了一下,然後謹慎的回答:“是一種有節奏的震顫,似乎是從濃霧中傳來的……” “長官—你看!”另一名將領指著霧區的某個薄弱部位:“你看!” 斯維斯公爵循聲看去,視線聚焦處,發現翻轉的濃霧後湧現出一片模糊的影像。雖然因為距離的關系無法做出准確判斷,但這些不斷活動著的陰影相當高大—再近了一點,陰影起伏著,數量越來越多,范圍越來越廣,到最後就像是躍升的海潮一樣彌漫在整個戰線上! 不但是統帥旗下的將領們看到了,就連戰場前後的普通士兵們也清楚的看到了這一幕。 不等新的命令傳來,機警的遠端兵種指揮官就大喊一聲:“遠端部隊,集中攻擊!” 燃燒的石彈在天空中飛旋,發出異樣的嘯叫,最後化為在濃霧中一閃而逝的微弱紅光,根本不知道效果怎樣。 但遠端部隊卻近乎瘋狂的向濃霧中的斯比亞軍陣發射著,讓橫越天空的黑色煙霧接連成片,沒有絲毫的間隙……每個人都知道,斯比亞人就在那片地域,他們不會束手待斃,每射出一顆石彈或弩箭,都是殺傷敵人的契機! “會不會是斯比亞另有陰謀?”統帥旗下,吉倫特子爵望著斯維斯公爵:“科恩。凱達說過這里是他們的第三登陸場,我們是不是要早做准備?”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如此強大的一支軍隊,難道我們還會被斯比亞皇帝的一句話嚇得裹足不前嗎?”斯維斯公爵鎮定如常的回答他:“戰爭總是充滿未知的危險,已經准備好一切的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是勇氣!” “可是……” “我們有多達五十個方陣的預備隊,有破釜沉舟的決心,有獻出生命的准備—斯比亞軍憑什麼翻盤?”斯維斯公爵盼咐左右:“後備部隊要准備好,這是場惡戰!都下部隊督戰!” “是!長官!”眾將領拍馬離去。 “陛下!”在斯比亞軍陣前列,遠征軍總參謀官正一個勁的催促科恩,伴隨著他的聲音,敵人的遠端打擊鋪天蓋地:“我們快攻擊吧!時機已經成熟了。” “再等一下,”科恩不動如山的穩坐馬鞍上:“等他們前後的縫隙再大點。 “他們的前鋒都快沖到眼前了!”參謀官急得跳腳:“已經沖過弓箭打擊范圍了! “很好啊,放他們沖進來。讓他們親眼看到自己噩夢的開始。”科恩冷冷一笑:“讓他們好好看一看,本少爺花費無數財力打造的軍隊,魔屬聯軍的終結者!” 科恩的話音剛落,魔屬聯軍進攻集團最前列就傳出前線指揮官那剛健有力的呼喊:“為了光榮偉大的魔屬聯盟—突擊!” 十個方陣的旗幟猛的提高速度,在護旗手的簇擁下沖到了最前端,各方陣的指揮官推開擋在前面的護衛,甚至是扯掉盔甲袒胸沖到盾牆之外。 有了指揮官和旗幟的引導,十個方陣將自己的速度提高到沖擊階段,厚實的盾牆猛的向上一升,再各自旋轉好方位,讓一排排如林的雪亮長槍突現出來。盾牆裂口處,數百個突擊分隊魚貫而出脫離本陣,全聯盟最矯健的男兒手持圓盾和各式短兵器,一往無前的沖向了近在咫尺的霧區。 作為對進攻的回應,斯比亞遠征軍的個別部隊終于出現,這些數量並不太多的游騎兵組成的小隊在霧區邊緣不斷進出,以濃霧做掩護,用弓箭狙擊聯軍的突擊分隊。 看到這里,聯軍統帥旗下,斯維斯公爵開始交代傳令官:“斯比亞人在引誘部隊進入霧中,他們會放個小口子,這是個機會,我們要將計就計,讓部隊調整好節奏,一舉建功!” 一直以來,斯維斯公爵就在研究斯比亞軍隊的戰略戰術,對于科恩。凱達的陣地防禦風格他是再熟悉不過的。在他面前,科恩擅長的“誘敵深入、關門打狗”的伎倆很難施展開,前鋒方陣會藉機一湧而入,然後死死的卡在斯比亞人的防線上,成為後續部隊進攻的門戶! 統帥的意志,被堅決的貫徹執行了,前鋒的二十個方陣分為三線,在突擊分隊的引導下,陸續沖入了霧區。無論斯比亞人在濃霧中准備了什麼陷阱和陰謀,他們都無法阻止這支軍隊的腳步—因為這片海岸的長度只有五里不到,面對擁有重騎兵的魔屬聯軍,這個縱深根本就不夠讓斯比亞人施展防禦戰術! 短暫而零星的交戰之後,斯比亞的游騎兵退縮了。 這片霧區遠比想像中的要薄,幾乎是一兩次呼吸的時間,沖得最前面的魔屬聯軍突擊兵就覺得周圍一亮,眼前豁然開朗……接著,斯比亞方的軍陣清晰的出現在他們的視野里雖然腳下還在跑動,雖然喉間的呐喊一直沒有停息,但每一個沖過霧區的聯軍士兵,他們的雙眼里都充滿了迷惘。是的,這些都是勇敢的士兵,但那不代表他們不會迷惘—因為斯比亞遠征軍沒有如他們估計的那樣奄奄一息、也沒有在海岸上排列整齊,一眼看過去,聯軍士兵們甚至沒有找到自己的目標。 但這片海岸卻不是空曠的…… 沙牆!!! 一堵堵五六人高,長度不一的沙牆交錯排列,高高低低的聳立在海岸上,表面還覆蓋著一層厚實的冰鱗。大威力的石彈打上去,除了能敲出一片雜亂的白色冰屑之外,什麼用都沒有……因為沙牆阻隔了視線,看不到斯比亞軍在什麼地方,也看不到後面的海岸是什麼狀況。 隨隊沖擊的指揮官向後做個手勢,一組魔法師急速的詠念咒語,讓自己飛到了空中。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就只剩下瞳目結舌的份—在霧氣籠罩的空間之下,斯比亞遠征軍修築了大量阻擋遠端攻擊的沙牆,但拿這些沙牆與後面的景象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因為在後面,斯比亞人居然擁有一個延伸向海,深達三里的人工建築群! 人工建築群上沒有過高的建築,但有很多規整延伸的分支,最遠處的分支圍攏形成一個港口,旁邊停靠著高大而怪異的巨艦,無數士兵正在忙上忙下……空中的魔法師恍惚了一盼,突然醒悟過來,沒有再耽擱一絲一毫的時間,透支了自己所有的魔力,直接使用傳送魔法陣把自己送到了統帥旗下! “是……是人造碼頭,浮動、浮動的碼頭……”向最高統帥彙報時,虛弱的魔法師不由變成了結巴:“還有……還有……沙牆後面……有一種從沒見過的……騎兵部隊……” 就在魔法師結結巴巴的向公爵彙報的時侯,斯比亞軍陣中的戰鼓聲再一次變換了節奏。 前面一部分沙牆上的冰鱗逐一解體,這些被魔法力量禁錮的牆體失去支撐,爭先恐後的塌陷滑倒,變作一個個沙堆……飛舞的沙礫中,一直藏在牆後,等待在魔屬聯軍視線之外的景象,也終于大白于天下。 魔屬士兵的視線,完全被一種平均三人高的凶猛生物占據,這種生物不是四足著地,只是靠粗壯的後肢就能穩穩的站立,龐大的身軀後拖著一條長尾,粗短的脖子頂著一個碩大的腦袋,一雙拳頭大小的眼睛上戴著紅色晶石眼罩。 它們巨大的身軀靜止不動,只有低伏的頭顱輕輕搖擺著,鼻孔噴出的一股股白氣,上下顆不住扭動,交錯生長的利齒讓人冷汗頻出。這樣一種生物出現在戰場,當然不能指望它是來散步休閑的。 其實只要看看它們的行頭,就知道這生物是為殺戮而來—從頭到尾,黑色的密紋戰甲覆蓋住全身大部分地方,甚至在它們那不太粗壯的前肢上,也套著一副鋒利的三刃鐵爪。根據個體的大小,在脊背最粗壯處安置著一副單人、雙人甚至三人鞍具,騎士以前低後高的姿態坐在上面,鞍具兩側則插滿武器。更有甚者,還在鞍具兩邊掛了巨大的戰鼓! 接連沖來的魔屬士兵不約而同的抬起了頭,因為在這些生物面前,就連騎著高頭大馬的騎兵也像是站在野蠻人面前的侏儒!在騎兵的胯下,馴良的馬兒不安的躁動著,重重噴著響鼻,而一向以勇悍著稱的步兵,他們的腿也禁不住地開始發抖…… 在這一瞬間,看著這前前後後起碼是幾千頭的猛獸,聯軍士兵的大腦停滯在空白中,一個疑問無法抑制的浮現出來:今天這場戰爭,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結局?!魔屬聯盟的未來,會不會被這種生物踏個粉碎?! 空中的濃霧,就在這時無風消融,整個荒蕪海岸全景盡現。 遠處浩瀚洋面,濤間的點點白帆來去無礙;近處水浪粼粼,漫長綿亙的碼頭隨波起伏。 海上海邊旗幟如林,紅黑兩色交織盤踞,金銀標記熠熠奪目! 一面巨大的斯比亞皇家旗幟飄搖在海岸上,旗幟之下,穿著一身黑色盔甲的科恩。凱達騎著他那匹“燃燒的火焰”出現在軍陣前端—雖然身高不及周圍的猛獸,但燃燒的火焰四蹄飛揚的奔行于軍陣中,在氣勢上卻強過身邊的一切,到達軍陣最前列的時侯,它發出一聲悠長的嘶鳴,引起數千頭猛獸的咆哮回應! “龍騎兵!”科恩。凱達抽出佩劍,熱烈的目光透過面罩,籠罩著整個戰場:“踏夢、裂影、破曉軍團聽令!” “在!”數千頭生猛的坐騎高昂頭顱,身體上的條條肌肉鼓動而起,背上騎士鏗鏘回應這一時刻,就是這個特殊的日子里,奔騰之前的最後一個盼間! “殺!”在吐出這個簡短的命令時,斯比亞皇帝的佩劍自空中揮下。 劍刃呼嘯,其中所蘊涵的巨大能量,將比斯大陸的曆史翻到了新的一頁!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殺戮的斷章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