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殺”皇帝陛下的命令短促而有力,下落的劍尖堅定的指向敵人的統帥旗。 科恩的命令,徹底點燃了身後人群的情緒,一直隱忍不發,、藏于沙牆後的斯比亞遠程部隊終于發威了——天空之上飛舞的不在是普通的火油石彈,而是內嵌魔晶石的新一代石彈,其在空氣中燃燒時發出的耀眼光輝,直接勾畫出一副群星隕落的末日圖景~ 鋪天蓋地的石彈拖曳著明澈的軌跡墜落下來,在魔屬聯軍陣中爆出團團富麗堂皇的光球。但在魔屬聯軍看來,這每一道閃耀而出的亮光都是那麼暗淡、都是那麼陰森~而在這綺豔絕美的光輝之後,早已按捺不住心中殺意的龍騎兵們,正式開始了戰爭的亮相。 “一線碾壓!”龍騎指揮官的命令透過厚實的黑帖頭盔,回響在天地浩蕩中:“殺!” 火紅的旗幟揮舞起來,海岸線上傳出一片龍騎的低沉咆哮,猶如驚濤駭浪自天邊撲來一般,嚇的魔屬軍陣的馬匹一陣大亂——兩千余粗壯的後肢同時踏擊著,沉悶的步伐聲攪起飛沙、震撼地面,越來越廣、越來越急,就像是無數只碩大的拳頭在猛擊聯軍士兵的心髒! “加快速度!”龍騎指揮官一把拽下頭盔,露出血族男子所特有的那種略帶蒼白的俊秀面孔:“你們不是女人,你們是龍騎兵——拿出你們的血性來,標定你們在帝國的價值!” “殺!”最前線的千頭類龍踏著整齊劃一的步伐。組成一道飛馳的鐵血戰線,魔屬聯軍的先頭突擊小分隊根本來不及做任何防備,就被卷入巨龍腳下,化做血汙與沙塵為伍.當排列成行的龍騎兵提升到沖擊速度時,荒蕪海岸在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止它們的腳步,雖然同樣是覆蓋著鐵甲的肉身,但以萬鈞之勢沖擊過來的龍騎,已不是魔屬士兵能夠分庭抗禮的了! 龍騎還未到,巨大的威懾就隨著震動和巨響擴展開來,讓當前之敵肝膽具裂。仿佛在瞬息之間,第一線的龍騎就奔行到聯軍第一突擊集團的方針面前。 斯比亞軍陣後方的遠程攻擊部隊,在此時開始以彈幕掩護龍騎兵的突進,石彈爆裂所迸射出的奪目異彩高掛成簾,從前到後,一層接著一層的在地面巍峨挺立。就想是在用鋒利的刀刃,殘忍的剝下魔屬聯軍的防禦和意志——龍騎兵緊跟其後,穿過那最後一抹即將消逝的光影,直接沖進了魔屬聯軍凌亂的方陣中。 試圖反沖擊的聯軍騎兵悲哀的發現,自己在這種攻擊前毫無價值以往和自己一樣勇敢的馬匹根本就不聽使喚,決不肯去面對那龐大的生物。及時起被強迫著迎上去,也不能施展平時能力之萬一,完全是一副束手待死的模樣——對方騎士的超長騎槍比他們的長槍要長得多,配合著類龍強悍速度的猛力一擊,舊能讓一名聯軍士兵按照自己的意願飛起,撞飛其身邊或身後的一群人! 步兵軍官們好不容易聚集起一群逃國彈幕打擊的幸存者架起長槍,去無法對那類龍造成實際上的傷害,因為這種生物不是只擁有速度的馬匹,而是擁有殺戮本能的猛獸——及時是類龍跑動一不的速度和沖擊力,對于這些步兵而言都是不可承受的,龍騎槍的刺擊就更不用說了,更可怕的是類龍本身擁有的戰斗技能 套者黑帖爪套的前肢一撥,就把一派長槍打歪,接下來一記橫掃,能收割大半人的生命,在此同時,嘴上還能叼起一個甩出去!在接下來的撞擊、踐踏就更為恐怖,也更加令人絕望…… 在沖擊中,兩頭類龍占據的很面積相當于六匹戰馬,加上之間的空隙,就擠占了八匹戰馬的截面。這個寬度,最大效力的發揮了類龍前爪的揮擊效果而在攻擊無效的情況下、再趨利避害的自然反映下,面對門首的聯軍士兵回拼命的逃向兩頭類龍之間的空隙處——但陷阱就在這里,後面補位的類龍回把擠成一團的他們踏成肉醬! 普通的武器攻擊根本無效,往日鋒銳的利刃無法穿透密紋鐵甲和類龍本身的厚皮,即使是武藝出眾的特殊兵種也難以建功,面對這首次出現在戰場上的強敵,聯軍士兵能出手的機會只有那麼短短的一盼,之後的他們卻難以逃脫龍與騎士的聯袂攻擊。 預期說高高在上的其實在參與普通攻擊,不如說他們是專心致志的構建一個小小的防禦圈,保護著自己和身下的坐騎,只要敵人靠近到一定范圍之內,就會引發其實猛烈而犀利的反擊。而在龍騎士變化多端的兵刃攻擊中,滿是利齒的龍嘴還在上下撕咬——這種默契的配合,完全超越任何一種猛獸騎兵。 如果依靠開戰前那種緊密的陣型,魔屬聯軍還有可能防禦住這種程度的沖擊,但之前的進攻調動已經把方陣與方陣之間、戰線與戰線之間的縫隙拉大,在戰場中留下了足夠的空間,成隊形的龍騎兵在沖垮一個方陣之後,能夠很便利的在空白地帶積蓄起速度,沖向下一個方陣——這,就是科恩.凱達在最後一刻才讓龍騎兵初戰的原因! 團團激揚的血霧中,只有金屬的光輝在不斷閃耀著;聯軍士兵臨死前的慘叫哀號,全都被低沉的龍哮蓋過。第一線方陣已經成為過去,只余下一片殘破在大地上淒蒼的存在)——揮舞著黑帖刃抓的類龍,再者背上恍若死神的騎士毫無阻礙的沖入聯軍第二線的方陣中。 他們的後肢沾滿敵軍將士的血肉,胸前的密紋鐵甲上全是撞擊留下的餓劃痕! 與軍陣前面一片混亂的魔屬聯軍不同,其它未進入戰斗的方陣與他們的統帥一樣沈穩冷靜,一方面是他們未曾遭遇龍威,另一方面卻是對斯維斯公爵的絕對信任!在他們期待的目光中,統帥部的命令如雪片一般發出,前後左右的部隊都在抓緊時間調整。 確切的說來,在看到龍騎兵出現的那一瞬間,斯維斯公爵心中的思緒起伏要多過任何一個士兵。一個全新兵種的出現和使用,對任何軍隊來說都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必須謹慎對待。而身為統帥的他,處于本能就龍騎兵的體型和速度推測出了綜合戰力。 讓他最心驚的,是龍騎兵的數量和戰術,其實龍騎兵並不是最龐大的軍種,至少聯軍中就有體型遠超過他們的兵種。但斯比亞人卻敢把第一次上戰場的他們做為絕對主力來使用,而且是集中使用——數量的改變,在特定條件下就能達成質的變化! 他知道,自己和整個部隊都身處于一個非常危險的境地。一個不好,有可能是他們目前所有的有時局面被徹底翻盤! 但他也知道,自己是統帥,他清楚一個統帥的責任, 所以盡管捏者缰繩的指節因用力而泛者蒼白,可斯維斯的臉上卻不曾流露出任何負面情緒,沒有憤怒,更沒有懦弱。一道道命令脫口而出,語調堅定,語音蒼勁——終于,後陣的號角聲連綿而起,被寄予厚望的反擊開始了! 比龍騎兵更為高大的血魔邁動笨拙的步伐,越過戰場中前部那些與之等高的擋箭車,在第一突擊集團之後接成一道防禦。五十多排成一列的血魔同時揮舞樹干叫囂,倒是一個誰都無法忽視的景象, 在血魔身後,魔屬聯軍正圍繞著擋箭車拼命布置防禦,全部弩車都被推到擋箭車下,引弦而待。 斯維斯公爵並不認為這樣的防禦能徹底擋住龍騎兵,但他確信這種防禦能退滯龍騎兵的沖擊速度。只要是騎兵,無論他騎的是什麼生物,速度是他的第一生命。一旦龍騎兵的速度緩下來,那麼在戰場兩側待機的本方騎兵就大有可為。即使這時進場的本方騎兵沒能追上龍騎兵,至少他們的數量也可以保證隔斷對方的攻擊波次,挽回部分優勢。 斯維斯公爵深信,還不到輕言失敗的程度,只要堅持下去,就一定能找到龍騎兵的弱點·! “魔屬聯軍的反映也不慢啊,陛下,你覺得龍騎兵應該怎麼應對?”最初的激動過去之後,斯比亞遠征軍總參謀官靠近自己的皇帝,謹慎的詢問著。除了身為將領的好奇之外,他也發現之前一直在直接指揮戰斗的科恩陛下,這時只是靜靜的看者龍騎兵突進,沒有任何越級指揮的意圖……這可是值得關注的事情。 “龍騎兵有他們的指揮官,不需要朕去費心,”科恩拍拍小烏鴉的脖子,語氣和緩的說,“不過嘛……叫人去告訴他,龍騎兵其實可以打得在奔放一點,再鋼鐵一點。” 站在普通人類的角度,皇帝陛下的這個命令並不直接,甚至還有點大啞謎的以為,但在性格敏感的血族將領——凱南·馮少將聽來,這是意義非常明確的批評。陛下覺得龍騎兵打得不夠堅決、打得不夠猛烈! “二線上前!”凱南少將兩手在空中畫了個半圓,猛的向前揮出,“三線准備!” 前面打的火熱,後面的龍騎兵早就等得不耐煩了,傳達命令的旗幟才剛揮動,海岸上又是一陣地動天搖——千余頭類龍奔騰飛躍著,聚集成五個線條明晰的菱形數組,分別向著整個戰場展開。這一批龍騎兵的速度,明顯快過正在沖擊聯軍方針的同類。甚至有兩個菱陣的攻擊方向,就是魔屬聯軍的側翼撩陣騎兵部隊! 也就是這個時候,前面的龍騎兵與血魔遭遇。 但令人想不到的是,身體比類龍還要龐大的血魔,卻沒有起到任何的阻擋作用——50多個血魔被突如其來的餓火力集中攻擊了,當他們在弩箭、石彈甚至魔法的交織下倒下時,絕大多數聯軍將士還不知道這攻擊來自何處! 這攻擊當然來自沖擊中的龍騎兵。斯比亞的軍事技術與思想就決定了起戰術搭配的靈活性和多樣性,早在龍騎兵組建之初,科恩·凱達就不僅僅是在建立一支騎兵,而是在組建一種強悍的正面突擊集團。在這種部隊突擊的時候,自然要擁有自己的中遠程支持部隊,事實上,龍騎兵每個軍團的編制里都包含三大類單位。 根據個體大小和敏捷力量比,類龍被分為三種不同的類別。特別敏銳的的擔任聊騎,配備一名其實,使命是突前偵察、陣線補救和戰場機動任務;另量強大的類龍擔任定騎,配備兩名或三名騎士,充當最主要的沖擊敵人的使命;體型最為高大的類龍被稱為鎮騎,那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堡壘,不但能承載三名或更多的騎士甚至可以加載小型弩車和戰鼓等器械——剛才的集中火攻擊,就是鎮騎所展現的威力! 血魔防線的瞬間坍塌是令人揪心的景象,不過在其身後,藏在擋箭車下的弩車卻沒有失去信心,弩手們正在穩健的瞄准,由于擔心威力不夠,他們被要求抵進射擊。但這些弩手卻沒有想到,自己馬上就會成為最令人揪心的一幕。 一頭又一頭單騎類龍沖出隊列,一陣狂奔之後把血魔的身體當墊腳石高高躍起,在空中把粗壯的後肢前伸,重重的踏在搭肩車的豎板上! 巨響之後,擋箭車翻覆過去,厚重的擋箭板砸向其它擋箭車,就如同孩子們的骨牌一樣引起連鎖反映,飛揚的塵土中,藏在下面的弩車被砸的稀里嘩啦!就算沒有禍及到其它擋箭車,也至少能壓死周圍的一群聯軍士兵! 魔屬聯軍的統帥旗下,斯維斯公爵顧不得心驚下達了緊急命令:“側翼策應部隊出擊!沖擊敵軍前腰,截斷他們的攻勢!” 絕對不能讓遠征軍的公式連接起來,僅僅是他們的第一波攻擊,,幾把前面的二十個方陣更讓第一攻擊集團處于崩潰的邊緣……如果進攻的力量再被強化,那麼後面,的決戰兵團就危險了! “所有投石車瞄准敵軍龍騎——集中發射!”想到這里,斯維斯公爵又在追加命令:後衛做好戰斗准備! 救災這段時間里,龍騎兵已經執行了指揮官的命令:想剛忒那樣從魔屬聯軍第一集團頭上碾壓過去,把二十個方陣的敵軍連帶他們的個中器械沖踏得落花流水,所處之處一片狼籍,滿地都是破碎的金屬,中間夾雜著模糊的血肉…… 而第二線出擊的龍騎兵依仗自己的速度,已經快趕上第一線出擊的戰友,作為“奔放”一詞的具體體現,他們其中兩個菱陣與魔屬聯軍的策應騎兵即將產生碰撞· 魔屬聯軍的策應騎兵部隊無奈的改變了方向,與二線龍騎兵迎頭對沖——如果這時還要去襲擊一線龍騎兵前腰的話,他們會先被二線龍騎兵從側面襲擊。 “三線出擊,!”看到二線龍騎兵已經完全展開,凱南少將再次下達攻擊令,引發第三次低動山搖:“請求遠征軍跟隨配合!” 至此,龍騎兵踏夢、裂影、破曉三個軍團全都出場。 共計三千九百余頭類龍充斥在戰場各處,雖然以不同的姿態和隊型奔向各自的目標,,但去共同搭建起一個層次分明、作戰意圖明確的強大攻擊集群——按照凱南少將的要求,遠征軍的騎兵部隊如潮水般從沙牆後湧出,萬蹄雷動,爭相疾進,去策應龍騎兵的兩翼,去填補龍騎兵的攻擊的空白。 看著戰場上縱橫馳騁的龍騎兵,還有那些填補縫隙的遠征軍騎兵,斯維斯公爵深深地吸了口氣,緩緩閉上了眼睛。這種規模的戰術配合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斯比亞人早已熟練掌握了龍騎兵的戰法,科恩·凱達用兵種配合彌補了龍騎兵的先天缺陷。 在這種局面下,他之前想到的一些反擊戰術根本不可能達成,更危險的是,在整個陣型鋪開之後,龍騎兵原有的強大攻擊力有得到極大的加成,而自己的聯軍主戰軍團……是不可能抵擋得住的。 在這樣的情況只下,主戰軍團也必定會產生混亂,一旦主戰軍團崩潰,後果就不堪設想。至少在今天,在這個戰場上,魔屬聯軍找不到有效的應對辦法。現在,身為統帥的自己應該考慮的已不再是進攻,而是應該考慮如何保全魔屬聯軍這點僅余的種子! “統帥!”一名臉色發白的將領從情報部的臨時駐地奔來,累得上氣不接下氣,“斯比亞近衛軍!跟在我們後面的——那些斯比亞近衛軍!” “斯比亞近衛軍怎麼了?!”斯維斯公爵心中“咯噔”一下,臉色也變了,因為之前的情報顯示,斯比亞遠征軍還是成一路縱隊向這邊趕,從時間和事態上分析,他們玩不出任何花樣,他也留足了人手去防禦……這時還有近衛軍的緊急軍情,那就只能是出了變化! “斯比亞近衛軍分裂成四只部隊,對我身後進行了迂回,于昨天深夜開始進攻我軍後勤和戰略前進基地!‘情報將領緩過一口氣來,但聲音卻愈加淒涼,“我軍背後多個戰略要點已經失去聯絡……” “命令策應部隊拖住當面之敵。命令主戰軍團不得後退一步!命令……”斯維斯公爵的身體晃動了一下,聲音中帶有一絲不甘,“執行莊園方案!” 說出這個命令斯維斯公爵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陣陣的乏力,聯軍上下已經打起全副精神來應對,但還是低估了斯比亞軍……事到如今,他不怪誰,事實上,戰爭實力被一再削弱的魔屬聯軍能做到今天這一步,已經很了不起了。 如果聯軍再多一些精英,如果他身邊再多一些能獨當一面的將領,如果……但到現在,一切都是妄言。可惜了,這些戰斗在血雨中的戰士;辜負了,那些在遠方翹首遙望的父老! 公爵的目光,隨著他下發的命令一路前行,落到了正面的戰場上。他真的不想再看下去,但又不得不看!至少在這一刻,他能看到那些浴血而戰的勇士,並將之深藏與記憶之中。 面對強悍如此的龍騎兵,發起對頭沖擊的聯軍策應騎兵無疑是非常勇敢的,騎兵們為了讓坐騎能夠聽命沖擊,含淚把鞋跟馬辭狠狠紮進了馬腹,只能將他們滅亡的命運延遲片刻……在迭起的撞擊聲中、在飛濺的血舞中,拉開了魔屬聯軍失敗和衰退的序曲。 沖擊的龍騎兵像是一座移動的菱形堡壘,聯軍騎兵卻像是流向堡壘的一股涓涓細流,相遇的結果,細流連水花也沒能翻起多少……只留下一地折斷的騎槍和汙染的旗幟。 在正面,主戰軍團同樣展開了一場堅苦卓絕的的防禦戰。這些從整個聯軍中挑選出來的精銳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用他們手中那“簡陋”的裝備與沖到近前的龍騎兵撕殺著。在石彈砸裂的光影中,在魔法的肆虐無忌中,他們試圖退滯龍騎兵的腳步。 投石車瘋狂的發射著,魔法師忘我的施展著,都在竭力支持著主戰軍團的戰斗,哪怕有一個龍騎兵倒下,也能引發整個戰線的歡呼。沒有人去計算殺傷一個龍騎兵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也滅有人去迷惑戰態的瞬間轉換…… 只有戰斗、只余戰斗、不再去想為什麼而戰斗,但只要一息尚存,就要戰斗! 對這支勇氣卓絕的魔屬聯軍,斯比亞軍隊——用射程更遠的遠程攻擊、更犀利的近戰攻擊、更矢志不渝的屠殺作出響應,用撞擊產生的血浪、穿插形成的撕裂告訴魔屬聯軍,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勞! 在空中的偵察兵眼中原本涇渭分明的戰場已經被龍騎兵沖得七零八落,斯比亞軍的攻勢如同熊熊烈火,正在吞噬聯軍這塊華麗的絲綢。幾條主線如海嘯一般向前推進,維持著琠w速度,兩翼有速度更快的龍騎兵的尖刀隊列在掩護,專門粉碎各類反擊。 不管身後留下了多少殘余,沖擊的龍騎兵從不回頭。而這些殘余和空白地帶,自然回被遠征軍騎兵填補,從龍騎兵鐵蹄下逃生的魔屬聯軍對上他們,機會是無一幸免——被龍騎兵完全破壞的陣型和意志,不可能再支持任何一場戰斗。 分別位于戰場一端的兩位統帥,都把戰場的一切盡收眼底,對于眼前這血腥的戰況,他們都選擇了沉沒。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詢問,他們心里此刻在想些什麼。 斯比亞遠征軍的所有馬車,正載著步兵向前行駛,他們要去占領要點,要去形成有效的戰場支撐,要去請教戰場各處的殘余敵軍。 在魔屬聯軍一方,被列入莊園計劃的軍官和部隊卻在准備撤退——但統帥部的旗幟,還一直在原地飄揚,斯維斯公爵孤高的身影還在原地屹立! “長官,您快撤退!”吉倫特子爵趕到統帥旗下,“這里我來!” “我是統帥,有我的位置,放心這樣的狀況還不能促使我墮落,我明白我的責任。” 斯維斯公爵轉過頭去,用坦蕩的語氣對吉倫特子爵說,“而你,要擔當起安排起另一份責任。” “長官!”吉倫特子爵沒有再勸,只行了一個鄭重的軍禮,“珍重!” 斯維斯公爵點了點頭,把目光放到了前面的戰場上。 戰場的另一端,之前一直無所事事的科恩陛下,伸出手來,指了指魔屬聯軍的統帥旗,說:“把他留下。” 然後,他下達了相當簡單的總攻命令:“其它的,往死里打!” 斯比亞軍隊,無論是遠征軍還是龍騎兵,都徹底的奔放起來。全力突進之下,拉起的塵埃遮天蔽日!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