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在四位皇妃面前,身為長輩的維素·凱達親王接過來自荒蕪海岸的報告,只看了一眼就霍然面起,然後在眾女猜疑的目光中,重重的把報告拍在書案上,一聲大喊:“科恩勝了!” 平常時刻,穩健持重的國相偶爾也會拍桌子,但他的聲音里絕不會有這樣的激動和興奮。 報告,立即被傳到菲琳·羅娜皇妃的手中,另三位皇妃也聚焦到軟榻旁,柔軀微伏,螓首相依,一同領略皇帝夫君的即興之詩。 看完之後,菲琳先撫胸穩一穩自己激動的心情,才抬頭對維素說:“父親,夫君那邊獲勝,我們在其它地方的安排是不是也要略作調整?借這次勝利的聲勢決定大局?” “這是肯定的!不但要借勢,還要大大渲染!”維素親王就著書案不停的轉著圈子,以便讓自己盡快的冷靜下來:“不過還要等一等。皇帝這首詩只是說了勝利的消息,我們還不清楚詳情,估計前面還在統計。等詳細無誤的情況彙報,我們再來做計劃修改。調整計劃涉及各個系統,還需要請參謀部和軍部的各位過來一起商議才行。” “估計第二個報告很快送來,”菲琳點了點頭,對身後的待女說:“去准備十份夜宵。” 當這十份夜宵還在皇家大廚的手上制作時,手拿著詳細戰報的總參謀官已經會同其它幾位將領,連帶羅倫佐院長一起到來。大家雖然在言語上還能保持平靜,但總參謀官也各位將領連日來焦慮的目光被一層異彩所取代,就連不苟言笑的院長大人,在行走時步伐都有些飄忽。 第一皇妃辦公房間支起一張大桌,十人圍坐下來。總參謀官先以目光取得第一皇妃和國相的首肯,這才慎重其事的用雙手托起戰報,指甲一挑,揭下蠟封。 “現在,請允許末將各位轉達我斯比亞遠征軍的最新戰報,”緩緩打開後里的報告,總參謀官的目光又一次的環視了周圍的所有人:“經過數日的准備,在今日上午,在皇帝陛下的親自指揮下,遠征軍第一第二軍團會同龍騎兵三軍團,在位于荒蕪海岸的第三登陸場與魔屬聯軍主力展開決戰!” “在之前一天,皇帝陛下命令追在魔屬聯軍身後的近衛軍搶先發動攻擊,趁夜分兵,奇襲其後勤和戰略要點,”卡羅斯中將的聲音,從來沒有這麼激動過:“是夜,龍騎兵到達預定位置,借助龍騎兵三軍團首先運到浮動碼頭,以一夜的時間,成功的使遠道而來的龍騎兵全部登岸。皇帝陛下再以濃霧和沙牆為掩護,在魔屬聯軍總攻前夕爭取到了部署時間!” “交戰伊始,龍騎兵就被投入戰場。趁魔屬聯軍陣線拉開的機會,踏夢軍團組成的沖擊線首先實施反沖擊,第一次沖擊,就破擊敵軍第一進攻集團……爾後,裂影軍團組成了菱形突擊陣繼續沖擊,並分出一部分兵力粉碎了敵軍部署在側翼的重騎兵……再之後,破曉軍團出擊,進行戰線彌補和清巢……” “在我龍騎兵強大的攻擊前,敵軍各部相繼崩潰,進而引起和條戰線的坍塌。我遠征軍騎兵及時加入戰斗,填補了戰場空白,從根本上打掉了魔屬聯軍的反攻念頭!魔屬聯軍終于全局潰敗……除部分敵軍有組織的提前撤退外,大部分敵軍是以無序潰敗的狀態脫離戰場。” “至今日今晚,我遠征軍完全控制了荒蕪海岸登陸場附近一百里方圓范圍,且在繼續追擊中!同時,近衛軍穩守各戰略要點,使得敵軍無法順原路撤退,以便讓追擊部隊達成更大的戰果!”念完這一句,總參謀官如釋重負,抬關起來看了看各位。 “聽起來是簡單幾句,但其中凶險,我等身在後方的人實在難以想象……”國相輕搖著頭:“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的龍騎兵,原本只有一個軍團吧?” “是的,正式的龍騎兵,我們只有一個軍團,共計一千四百余頭。另兩個軍團其實並不是正規的軍團,而只是龍騎兵的陪練部隊,因為力量不足,又要達成攻擊的突發性和持續性,所以也把這兩個軍團帶上去了,使龍騎兵的總數達到的三千九百余頭。” 總參謀官點了點頭,解答了國相以及在座各位的疑問。 “為了運輸這支龐大的軍隊,海軍竭盡全力,第一個龍騎兵軍團其實是乘坐著碼頭運到的。而且,這些組合浮動碼頭是早期規格,甚至有的還是試驗規格,所以途中出了一些狀況,特別是因為碰撞損失慘重。” “可是之前有報告說,”菲琳問:“這兩支部隊並不適合上戰場?” “是的,正因為這樣,這一部分的龍騎兵損失相當大,”總參謀官回答說:“戰斗時候才兩個鍾頭不到,就有一千七百余頭類龍負傷。而其中有一半,是因為負重過多和高強度沖擊而導致後肢斷裂傷……即便是治愈,這些類龍以後也無法奔跑了。” “那麼現在還剩下多少能夠作戰的龍騎?”溫絲麗皇妃最擔心的還是科恩的安危:“皇帝能依靠這些龍騎兵回來嗎?” “在總數近四千的類龍中,除去犧牲的四百多頭,還有一千六百頭可以作戰,是一個滿員的龍騎軍團。在目前事態下,保護現在戰果是綽綽有余的。但遠征軍無法供應龍騎的後勤,所以只會留下一小部分,其它龍騎會順原路返回前進基地,好在這航程不遠。” “那麼,我們遠征軍和近衛軍的傷亡是多少?” “整場戰爭,遠征軍的全程傷亡很大,”被問到這個,卡羅斯中將的話明顯停頓了一下:“遠征軍兩個軍團是七萬余人,加上之後緊急從近衛軍補充的,就是近八萬人……” “輕傷不計,陣亡將士是二萬一千人,重任殘疾的將士是一萬七千余人。近衛軍方面,陣亡將士二萬四千人,重任殘疾一萬一千人。兩軍合計,犧牲准將以上將領六鍋,上校軍官二十六人,中校四十七人,少校軍官一百一十六人。尉級軍官一千六百七十人,士官不計在內。” “這個傷亡……”羅倫佐院長臉上的肌肉,一直隨著這綿長的數字而猛烈抽動,終于,他把手里的杯子頓在桌上:“前所末有,前所末有!” 房間里的各位,臉色都十分沉重肅穆,雖然大家都早有心理准備,但當這樣一個超過以往任何戰爭的傷亡數字出現時,第個人依然極端的痛心--雖然他們是帝國核心級官員,但他們卻不同于那些漠視生命的帝國的繼承者,犧牲每一兵,每一將,都是跟隨他們光複帝國,壯大帝國的同僚,而不僅僅只是戰報上一個空洞的數字。 “魔屬聯軍的損失,分為兩個階段,”另一名將領趕緊翻開自己手里的文件,向大家報出另一連串的傷亡數字:“經過清點,我們已經得到了詳細切實的數據。” “在整個戰爭期間,魔屬聯盟盡其可用之兵,雖然最先投入戰場的兵力只宣稱四十五萬,但實際上的兵力遠遠不止。而皇帝陛下率領遠征軍在突藍登陸,更把魔屬聯盟了逼到了窮兵黷武的路上,”一邊說,將領一邊向大家分發著報告:“到蔡斯城之前的遠征軍第一階段中,共消滅魔屬聯軍正規軍隊六萬余人,地方武裝和守備部隊不計其數。” “在蔡斯城事件之後,遠征軍在第二階段行動中,共消滅魔屬聯軍正規軍十一萬人,附庸部隊七萬人,徹底殲滅軍團級監制七個。而在昨天至今天的戰斗和追擊中,已經消滅魔屬聯軍十二萬。隨著追擊和圍困行動的持續,戰果還會在未來三天里繼續上升。初步估計,最後經我軍達成的總殲來人數是二十萬到二十五萬之間。這些部隊,都是魔屬聯軍最後的精銳。” “現在已經確認,我軍在陣前斬殺敵軍少將以上將領三十三人,俘虜上將以下將領十七人,貴族,校尉級軍官暫時來不及統計,公被我軍俘虜的就有近千。”說到這里,這名將領終于吐出一口惡氣:“逃散而我軍又來不及追擊的十五萬敵軍,他們在沒有後勤,沒有指揮的情況下,將產生很高比例的非戰斗傷亡。另外,還有一部分魔屬聯軍在坎普至威爾斯戰線上牽制近衛軍,近衛軍已經在請求攻擊命令。” “我方整個軍事行動,幾乎耗盡魔屬聯軍的全部兵員。加上之前遠征軍對魔屬聯盟腹地的後勤,民生打擊,還有魔屬聯盟自身不顧後果的戰爭透支行為,可以說,魔屬聯軍已經被我斯比亞帝國徹底打垮!”最後,這位將領做了總結彙報:“至少在十年里,他們無法重建基本編制;在三十年內,他們都只有被動防禦的能力!” 聽到這里,在座各位的臉色才稍微緩和了一點,應該說除了幾位軍事將領,其它人都沒有料到這個戰果如此巨大,更沒有意料到這個戰果引申而出的影響會如此深遠。一點讓魔屬聰明三十年無法恢複元氣,這功勳是何等的卓著! “在昨天到今天的戰爭中,一部分敵軍有准備,有組織的先斯逃離,”等大家稍微考慮了這個戰果所帶來的影響後,卡羅斯中將再次發言:“這部分敵軍的人數在十一萬左右,兵種完備,將領齊全,因為後路被我近衛軍堵住,所以他們只能退向平原邊緣的山脈處。估計他們還會接受大約五萬以上的殘兵,這就是以後魔屬聯軍的全部家底,皇帝陛下的命令是不去理會,讓他們繼續存在著。” “是不想讓其它勢力趁亂向魔屬聯盟下手,所以才做了這樣的安排吧,”國相點了點頭:“看來,皇帝對局勢的理解很透徹。” “基本上魔屬戰區的情況就是如此,”卡羅斯中將合上手里的報告,拿過另一份報告:“這是其它方面的戰情彙報。” “其實今天的重點是這里,請說詳細一點,”國相神情恢複一貫的平靜:“不用有顧慮,對整個戰事的統籌和指揮,我們內政方面不會干涉。” “是。”卡羅斯中將會意的點著頭:“那麼我先說里瓦方面。” “里瓦境內的戰斗完全按照莫亞中將的作戰計劃進行,非常順利。到今天晚上為止,里瓦皇家第二近衛軍已經圍殲了金沙薩城外的叛軍聯盟,陣前斬殺叛軍近九萬,俘虜十二萬作……這個成果與莫亞中將努力密不可分。”總參謀官說:“三天之後,溫特哈爾·雷尼將軍率領的部隊會開始對金沙薩的收複作戰,這場戰斗不會有任何懸念,因為莫亞中將已經完成對金沙薩全部--包括皇宮的控制。” “至此,里瓦叛軍聯盟已完全瓦解,四方勢力首領被俘三方只余下一些散兵游勇逃散。我駐里瓦部隊還能直接威脅到神屬聯軍側後。”說這到,總參謀官看了看皇妃們:“唯一的遺憾,是貝爾妮公文的哥哥在之前被叛軍車裂了。” “貝爾妮公主那邊,大家要多去安慰,除了父親,她就這麼一個還算有感情的親人,”國相先輕聲囑咐了皇妃們,然後問總參謀官:“被俘虜的幾方首領,皇帝有下達什麼處理意見嗎?對于逃跑的那一方首領皇帝又是如何安排?” “皇帝陛下的命令是無論主從,都要在收複金沙薩之後就地斬首示眾。由溫特哈爾·雷尼將軍審判和執行,以免公主一時心軟放過。”總參謀官回答:“對逃跑的那一方叛軍及其首領,皇帝陛下使命絕不姑息,要堅決剿滅!同時行文各帝國,誰要收留,就成為我之夙敵!” “這樣好,這樣好,進退有度,不失強國風氣。”國相沉吟片刻後:“現在,請說說對神屬聯軍的戰況。” “對卡爾·尤里西斯所率領的神屬聯軍,我們的作戰任務還相當艱巨,這們聯軍統帥對兵力的運用相當精湛,所以我們一直沒能找到他的軟肋,只有按照皇帝陛下原先的布置來應對。”總參謀官向另一位將領打了個眼色,那將領立即起身把一張戰區地圖鋪在桌面上。 “現在的神屬聯軍是二十萬左右,雖然在數量上不算多,但卻是卡爾·尤里西斯著力培養的嫡系部隊,無論在裝備,戰斗力和忠誠度上,都遠遠超過以往的聯軍,更可慮的是,這些部隊經過了嚴格的城市戰訓練,而且,尤里西斯為其配備了新的戰術,不貪大,只求穩。” “依據參謀部的分析,”微皺眉頭的國相問:“他的作戰意圖是什麼?” “我們分析,尤里西斯的作戰意圖是要牢固占領我北方一部,從而達到破壞我整個帝國防禦體系之目的,為其戰後的談判獲取籌碼,迫使我方讓步。”卡羅斯中將站起來:“這有兩方面的原因。其一是可以保持對我帝國的軍事威脅,在之後的交手中取得先機;其二是利用這個戰果壓制神屬聰明其它帝國,讓坦西一國獨大。” “時至今日,大局迫人,恐怕尤里西斯這個老混蛋不會輕易放手,”羅倫佐院長陰沈著一張臉問:“到目前為止,神屬聯軍的狀態如何?我們應對又是如何?” “目前,神屬聯軍已經前出銀霜堡二百二十里,個別部隊是三百余里,戰區橫面保持在三百里左右……”總參謀官的手指點在地圖上:“皇帝陛下之前的計劃,要想再主他們前進兩百里。使他們的後勤線保持在四百里到五百里之間,達到供應的極限。” “之後,我軍就可以總攻擊了嗎?”皇家院長問。 “從大的步驟上來看是這樣,但其中有很複雜的環節。”總參謀官回答:“皇帝陛下的最終意圖是不能讓其退回去。為了帝國日後的發展,這部分敵軍必須完全消滅,簡單的擊敗沒有太大意義,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必須分兩線作戰,並集成多種作戰模式,所以,相對其他戰場,這一戰才是對帝國戰爭體系的全面考驗。” “指揮和兵力配屬方面,是如何安排的?” “首先,由皇帝陛下和參謀部擬訂總的戰斗計劃,戰區內線指揮是由我擔任,戰區外線指揮官由格倫斯少將和辛迪亞少將共同擔任,親衛軍與其它兵種指揮由西夫塔·凱達親王擔任,力克·凱達親王為戰區總監察,後勤總調度由萊頓少將負責。”卡羅斯中將解釋說:“之所以要設置多少指揮官,是因為此戰過程長,參戰部隊多,體系複雜。戰役中全程涉及點,線,而的防禦與進攻,更需要多方面的全力支持。” 一名將領把作戰計劃分發給各位,國相一張仔細的看著,之後抬頭看著總參謀官:“這些,就是需要我們做的吧?” “是的,”總參謀官點頭說:“根據皇帝的命令,末將明天要去前線,擔任內線指揮。” “好,祝你旗開得勝!”國相站起來:“另外,聖都的殘敵肅清已經完成,我們也要安排分批回聖都的事了,那麼,我們對都再見!” “聖都再見!”卡羅斯中將立正,行了一個堪稱典范的軍禮!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