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趁著科恩凱達率領遠征軍在魔屬大開殺戒,斯比亞過力全部轉向南部戰區的時候,由卡爾尤里西斯親王所率領的神屬聯軍,開始了有計劃,有重點的蠶食行動,斯比亞帝國的東北部領土逐漸布滿了聯軍的先遣分隊。 聯軍主力在鞏固了位于銀霜堡的大本營,又積累大量的作戰物資之後,沿著起自銀霜堡的發達水系運輸線,小心翼翼卻又不失果斷的向斯比亞腹地挺進。 尤里西斯親王很清楚,這種類似偷竊的軍事行為,必然會招致斯比亞帝國的強力反彈。即使部隊完成整個作戰計劃,甚至是自己作得比計劃更好,也無法取得一個壓倒性的勝利。這其中固然有斯比亞實力雄厚,民眾基礎牢固的原因,也有聯盟內部種種不利因素。 但恰恰就是這種聯盟內部的政治格局還有來自帝國的壓力,更迫切的需要聯軍貢獻一場勝利來為這場浩大的戰爭買單。要不然,後面的事情就沒法辦了。 而尤里西斯親王本人,也不希望這場戰爭以之前的格局結束。 因為神屬聯軍之前的一進一退,損失達數十萬之巨,付出這樣的代價卻僅占領銀霜行省一隅,這個結果任誰都無法接受。而斯比亞方面呢?他們承受了自複國以來最重的一次傷亡,不但損失數萬正規軍,還犧牲了唯一一位元帥,緩過氣之後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所以,尤里西斯親王必須搶得先機,為將來的戰爭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 同時,潛伏在魔屬聯盟的密探不斷發回斯比亞遠征軍與魔屬聯軍之間的戰報,科恩凱達使用的大規模,超遠程登陸行動,第一時間就傳回。 對于斯比亞帝國在兩線作戰的同時,還能將精銳一直藏掖著隱忍不發。只在時機成熟時才猛然出手攻擊要害的方式和魄力,整個聯盟都嚇得目瞪口呆,對科恩凱達隱藏在這種行動之後的種種野心。各國都暗自心驚---誰是下一個? 所以,在斯比亞遠征軍馳騁在魔屬運河上的時候,神屬聯盟內就展開了激烈地爭辯和討論,其最後結果,是他們對這場戰爭做了新的定義和規劃。 雖然大家都確定。偉大的光明神族不會容忍斯比亞過多的領土要求,但仲裁畢竟是在事後。而在經曆兩次背後黑手之後,斯比亞對各國的恨意也積累到了一個爆發點。誰也不能控制那個瘋子和流氓在做事的時候有所顧忌,唯一可行的,是在各方面做好全面迎戰的准備。 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魔屬聯盟一方的戰況不斷傳來,他們的遭遇讓准備大舉增兵的神屬聯盟很是猶豫。要象魔屬聯盟那樣聚集兵力的話。就要冒後方一遇襲擊就土崩瓦解的危險。不增兵吧,一個碩大而處處空白的戰場還在那擺著呢,死了那麼多人,算怎麼回事? 這些老爺們終于明白了,戰爭的主導權其實不在自己手里。從斯比亞帝國主導戰爭的那一天起,從立意到方式,戰爭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今天的後方,在明天就可能變成鏖戰的前方;每一處面海的水域,都有可能是敵軍的登陸點;每一塊富庶地產糧區。都有可能是在向侵略者提供給養! 在這樣的情況下,神屬聯盟在軍事上不敢有任何冒險基金的想法,也沒有太多人寄望此次戰爭能取得完勝,打到聖都,斬殺科恩凱達一族,這結果很誘人,但這可能嗎? 不過,戰爭這種事情,在很大程度上和賭博類似---有大望大,無大望小,這一次力有不逮,但是可以把希望放在下一次的戰爭身上,重要的是手里還有本錢。 在多次高層會議,聯盟軍事會議之後,神屬聯盟無奈的選擇了坦西帝國之前的提議---在避免根本性自我傷害,保證正常軍民平衡的前提下實施對斯比亞的主動防禦戰略。合成聯盟兵力,統一戰爭資源,分劃戰區,依據共有地利建立全面防禦。 一系列的軍事藍圖被制定出來,一個個全新的軍種被提上議事日程。 在數年前,甚至是在科恩凱達登基不久,神屬聯盟已經感受到斯比亞帝國的咄咄逼人。而在這種嚴峻形勢的逼迫下,聯盟內個國已經有了一場軍事變革的跡象,雖然那時候的目的還不很明確,關注的重點也不一樣,但他們已經開始各自學習,模仿的對象是斯比亞帝國。 但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們猛然間發現,自己還不具備軍事變革的能力,或者說,自己在現實條件和思維上,已經落後斯比亞整整一個時代。在這樣的情況下,各國都在考慮自己的出路,根本就沒有想到聯盟有一天會作為一個整體來進行整合。所以各國的小規模試點比較順利,計劃調配在小范圍的體系內還能符合要求。 在自信心的鼓動下也為了聯軍數量龐大的後勤保障,他們開始快速推動自己的“經驗”。但立即就遇到兩個無法避免的問題---人力和資源。 軍隊的建立,軍械的生產,道路的完備,糧食的積累這些工作需要人來完成,而神屬聯盟之前的主要人力積累場所---奴隸市場的窩棚差不多已經空了。這些原本被關在圍欄里的奴隸們都去那里了呢?最後的答案很令人悲哀,都被斯比亞人用黃金和奢侈品買走了。 市場里沒有,那麼各個聚集地和野外總還有吧?有是有,但數量少得可憐。而且神魔分界線早已被斯比亞軍隊占領,不能捕獵了。而在斯比亞用黃金購買奴隸的時候奴隸們也開始自發性的向斯比亞逃亡。在早些年,這種逃亡行為不可想象,但在最近兩年,不但奴隸開始逃亡,連普通貧民都開始向斯比亞帝國遷移。 在每一天,斯比亞國境上都有無數奴隸和貧民在等待著進入斯比亞帝國---因為他們知道。斯比亞帝國充滿了機會,只要能通過審查,拿到定居憑證。 而聯盟僅剩的那些奴隸,全部被把握在貴族和領主手里,他們的家族需要定量的奴隸從事各種生產,所以不會賣奴隸。要想從他們手里買奴隸,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一切都要服從聯盟的利益。各個作坊等人開工。 皇族統治階層也普通貴族之間的拉鋸戰,眼看就要展開,如果爆發的話,這就會是一場觸及各帝國統治根本的戰爭,因為貴族是皇族的衍生物。任何貴族向上溯源幾乎都跟某家皇族有一腿。 所以,這份調集令才一起草。就幾乎引發叛亂。居然還驚動到了神族......最後,在各方的協調和妥協下,各國陸續達成協議,終于在紙面上,把各個正在籌建的作坊塞滿了。 但什麼時候能完成整個工作,誰都不知道。 經過這一場風波,神屬聯盟里僅余的聰明人也看到了照貓畫虎的一個大弊端---雖然換了衣服變了稱呼。但沒經過培養的話那些昨天還在農田里耕作的奴隸,昨天還在街邊乞討的難民,他們無法適應作坊生產,指派分配方式也限制了作坊勞動施展自己的特長和技能。 一句化,雖然學來了斯比亞的集中生產體系,但生產效率會低得驚人。而這兩個嚴重的問題僅僅是現在能看到的,隨著變革的深入,一定回游更多的問題逐次包樓出來! 到那個時候,有怎麼辦? 就是在科恩凱達火燒福克斯堡的那個晚上,神屬聯盟的聰明人們也在進行一場緊張程度不遜色于戰爭的聯合會議。各國代表先把所有從斯比亞偷來的數據和數據進行彙總,整理出結果之後再與聯盟本身的數據進行綜合比對。 相對神屬聯盟的政治體系,這種性質的會議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進步,而且也相當有成效---他們終于從這些模糊的數據中管窺到斯比亞帝國的體制。 首先,斯比亞帝國與其它帝國的最大不同,就是這個帝國是以一種高度統一的方式存在著。種族爭斗被抑制,階層敵對被避免,甚至逐步取消了領主制。就連一個最下層的國民,一個普通的士兵都知道,自己只需對帝國效忠,,而在他們心中,科恩凱達即代表帝國! 這一點,是其它帝國不能比擬的。 在政治方面,斯比亞帝國實行的是近乎嚴酷的中央集權,神殿權利被排除在政體之外。實施軍政分離蓄養私兵等于謀反,還逐漸削弱貴族領主的權力,但同時有從其它方面對其進行補貼和安撫---看起來這樣的體制很離奇,但斯比亞實行的很順利。 因為斯比亞經曆了長期的動亂,貴族本就不多,而這些貴族又分為兩批,老一代是夏麥皇朝的堅定擁護者,由維素親王為首的皇族成員出面安撫起來不存在問題。而新生代的貴族是官員和軍隊的功勳者中產生,沒有傳統貴族的權力,甚至不需要安撫。 在教育方面,斯比亞帝國有無數的分級學校向大量的作坊輸送熟練工人,同時各作坊又向研究機構和秘造坊推薦傑出人才,而研究機構和秘造坊的研究成果會進一步的提高生產效率,無形中解放更多的人手從事其它工作。如果你喜歡這本書,請到連城書盟給我投票。 在生產方面,標准化和流水生產方式已經進行多年,並且越來越成熟,各種新式器械不斷投入,分工越來越細,合作范圍越來越廣,並全面推行到各個方面,逐漸形成了產業鏈。 商業,是斯比亞帝國最為出色的一面。除了建立皇家錢莊之外,皇家還掌握布匹,建材等幾項資源的絕對專賣,其它的非必須物資就授權給各地,個大商家進行專賣,其下還允許大量的普通零售商人存在。但有一條:任何資源不得外流。 在斯比的亞市場上,基本必須商品不完全是定價,小商人可以零買零賣,甚至允許出現價格比較高的精細糧和其它高檔商品。但遍布每一個城鎮的皇家商行里,基礎商品的價格永遠不浮動,永遠敞開收購和供應。 而且,斯比亞的紙質憑證使用越來越廣泛,因為有皇家錢莊地兌換信用。有各大商家的無條件支持,這種面額從小到大的紙幣,逐漸有了取代金屬貨幣的趨勢。 而當斯比亞皇帝大張旗鼓的建立皇家銀行是,各國恥笑科恩凱達不擇手段***(sorry,實在不懂這是蝦米)利;當斯比亞開始全面推行這種軍票演變出的貨幣是,各國恥笑斯比亞窮兵黷武,錢袋見底。而到了現在,各國才明白斯比亞帝國這一系列的做法都是調節經濟,回避風險的手段。 明白得晚了點,因為各國都在面對瘋狂上漲的物價,很多地方吃穿緊缺,要金幣有什麼用?最後還得倒回以物易物的貿易方式。反觀斯比亞,紙幣能夠買多少其它商品是由供求關系雙方共同決定。但任何一處皇家商行都在用自身的經營行為保證這紙幣的面值。 可以說,紙幣的使用和單邊貿易壁壘的建立。使斯比亞帝國內部局勢更加穩定。但斯比亞的對外貿易。就只能用瘋狂掠奪來形容——斯比亞商品地外流主要有兩個途徑,一是皇家定期組織的大商團,二是無孔不入的走私。 透過各種方式流通到神屬和魔獸的各種奢侈品,在斯比亞國內也並不多見。而這些貿易的利潤,都會就地換成各種資源運回斯比亞,因為斯比亞嚴禁任何形式的貨幣回流。近兩年僅良種畜力一項,斯比亞就運回四十萬匹以上,其它木材,金屬資源等等更是不計其數。 可以說。斯比亞在用整個比斯大陸的資源壯大自己,並進一步的進行對外欺壓,以搶奪更多的資源,最後讓自己的綜合國力發展到其它帝國不能比擬的地步。對內,這種流通是良性的,對外,這種掠奪卻是災難性的。 最簡單的例子,斯比亞帝國一戶最普通的五口之家遷移到新的地方,一家之主會首先找到村長,由村長出面申請皇家貸款和補貼,貸款沒有利息,是分年份還。但可以視這戶人家對帝國的貢獻,把貸款的一部分轉成無需償還的皇家補貼,最普通的家庭都能得到十分之一的份額,甚至有的家庭是全額補貼。 然後一家之主拿著貸款下來的一疊紙幣,去市場購買門,窗,梁柱等等,甚至還有來自烏魯克的鐵器,艾里納的牲畜。村長會套上來自班賽帝國的馬車,順著波塔勞工修建的道路,把這些東西運回來。 然後,來自云路和加洛的專業勞工隊到了。只需要三天時間,一棟兩層住宅的主體結構就能建好。而在其它帝國,不說奴隸,而普通人家要建樓,大多數得攢半輩子錢,攢夠了錢還得自己動手,在繁重的勞役制度下,工期一年都算是天降鴻福。 差距是如此之大,情勢是如此的嚴峻,神屬聯盟的聰明人們倒吸著涼氣,開始尋找解決的辦法。就連往日對什麼事情都要插手,一直喋喋不休的祭司們也沉默了。在科恩火燒福克斯的第四天,神數聯盟得出了最後結論:即,神數聯盟不能全盤學習斯比亞的體制,那是在動搖聯盟各國的統治基礎。 但是,這件事並不是無法解決,聯盟舊有的政治體制也並不是一無是處。至少,聯盟可以集合舊有的政治體制的種種優勢,在某塊地域上仿真斯比亞的體制進行應急變革,以養活一支新式軍隊。此外,全聯盟會集中優勢去對抗斯比亞的新體制,包括新的對內經濟和教育變革,並全面禁止也斯比亞的貿易。不得不說,神數聯盟到這個時候,還是比較樂觀的。但要做成這一切需要時間,大把的時間。那麼神屬聯盟怎麼贏得時間呢? 很自然的,大家的目光投向了現在的神屬聯軍。投向了聯軍統帥尤利西斯親王----親王能取得最終勝利固然很好,但聯盟最需要的是親王率領這支軍隊一直打下去,不限制戰爭的時間和規模,把斯比亞打得越慘越好! 這,就是來自聯盟內部的壓力 而坦西帝國也希望借這個機會壓制其它帝國,成為聯盟內真正的領導者。 為此,聯盟賦予親王最大的軍事權利,親王甚至可以處置戰區一切軍政,民生。坦西帝國也再次為聯軍增兵,聯軍在大換血之後,幾乎成為坦西帝國遠征軍。尤利西斯親王,不可避免的在這場戰爭中越陷越深,最後被推到了一個相當危險的位置。 新近配屬的軍隊,是完全按照親王的提議強化訓練過的,一等一的好部隊,看家之寶。但親王本人,依然非常的謹慎,因為他知道,隨著軍事行動的深入,聯軍所要面對的,將是斯比亞帝國的整體優勢。而斯比亞人,又將會以何種方式發動反擊呢? 真實情況卻出乎親王的意料。面對聯軍再一次的進攻,斯比亞帝國沒有調集大軍來反擊的跡象,而僅僅依靠地方守備部隊在周旋。抵抗的同時,各城鎮均是有條不絮的安排著後撤。 直到神屬聯軍囤積足夠的後勤物資,直到親王把自己的部隊完全鋪開,形成一個嚴密而完備的進攻體系,直到斯比亞南方戰區的戰爭逐漸落下帷幕...... 但這場戰爭,卻必須堅持的進行下去!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