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斯比亞北部戰區總指揮部,是一個比銀霜堡更萬堅固險要的巨大堡壘,就設在一個靠近銀霜行省的山脈之中。背靠高地,俯瞰平原,綿延十數里,緊鎖著帝國北部的商路和航道樞紐。從這山脈再往後,就是有帝國屏障之稱的幾大腹地行省了,基本沒有太多的防禦設施。 所以這一線,才是帝國北部防禦的重中之重,山地矮人和沙人的建築部隊在這里經營多年,近年又有親王的監督,各類設施相當齊全,但從外表上看,卻完全沒有人工建築的痕跡。 當卡羅斯中將一路風塵到達的時候,另外幾位指揮官早已經在這里等著他了,包括兩位親王和莫亞中將的聯絡官在內。見面之後,各位將領幾乎沒有時間寒暄,連外套都沒來得及脫,大家就直接進了會議室。 “神屬聯軍的進展怎麼樣?”卡羅斯中將一邊脫著外套,一邊說,“帝國上下,這回就全盯著我們了。” “在昨天和今天,神屬聯軍又占領了我方一個二類城鎮,大概是尤里西斯覺得不對,正在循張防禦范圍,以防我軍的實然反攻。”力克·凱達親王回答說:“對了,皇帝陛下對我們的命令是什麼?” “陛下對我們的命令相當簡短,只有四個字,”卡羅斯坐下來,緩緩開口:“全殲敵軍。” “那麼,皇帝陛下也沒有進一步增加兵力的打算嗎?尤里西斯率領的這支部隊雖然只有二十余萬人,但實力強過上一批聯軍。”西夫塔·凱達親王接著問:“我們的部隊防守有余而進攻不足,加之親衛軍上次戰役的大量傷亡,以現在的條件,全殲敵軍有相當大難度和風險。” “對魔屬的戰爭雖然已近完結,但遠征魔屬的軍隊一時之間還回不來其它各地的駐防軍隊又無法調集,也只有用我們手里這點人了,”卡羅斯中將苦笑了一下:“陛下希望在回到聖都之前,能夠看到我們這里的戰果。” “這······時間上也來不及吧?”力克親王摸了摸下巴:“陛下回聖都的日程是?” “陛下還要巡視各海軍基地,回聖都大概要兩個月,不會超過三個月,這時間也算寬裕。” "哦,科恩這是在玩什麼呢?"西夫塔親王琢磨了一下這個皇帝弟弟的心思,突然醒悟過來,"我說呢,科恩為什麼曾派你來兼任這個內線指揮官,原來是打得這個算盤?" 這句話一出口,不但是卡羅斯中將一征,就連坐得遠遠的另兩位將--格倫斯少將和辛迪亞少將也抬起頭來. "這最後一仗啊,就只有靠我們自己熬過去了,皇帝絕對不會插手來管.皇帝留出兩個月的時間,就是要我們自己去找解決的辦法,讓斯比亞帝國在這次戰爭中,再多出幾位軍功顯赫的將領和貴族."西夫塔親王看了各位一眼,含笑解釋說:"我之前還在奇怪,為什麼陛下要調杜朗.西索過來統管戰區民事,這一為老先生,戰後也得高升." 力克親王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並沒有制止,只是暗自搖了一下頭.因為在這時候點破陛下的這部分用意對幾位將領並無益處.西夫塔的目的,應該是繼續將局面複雜化. "陛下給我們的意圖很明顯,但這場戰斗的艱辛也是有目共睹的."很少關心自己待遇的卡羅斯中將從親王的話里回過味來,但臉上的笑容卻更苦了一分:"而且到現在為止,我們還沒有一個恰當的戰役計劃報給參謀部.先前制定的計劃,全被陛下否決了." "皇帝並不是在打啞謎,之所以回歸聖都的時間是兩個月,我想皇帝是在謀劃著什麼事情."力克親王這時才插話進來,給眾人敲起警鍾:"請大家想一下,取得對魔屬戰斗勝利的皇帝,當然要挾新勝之威推進國事,如果在這個時候,整個北方戰區還打得亂七八糟,可能什麼事情都會被耽誤.而沒有完成任務的我們,恐怕也沒臉再待在這個位置上,如果本王回家種地,你們都得來本王這當佃戶." "知道啦,戰役總監督."西夫塔親王點了點頭,又看了看其它人:"你們明白沒有?" "明白了,"將領們看了這一出好戲,哪還有不明白的道理.于是,軍事會議正式開始. 巨幅軍事地圖鋪開,各人都進入到自己的職位里,情報官把一面面代表著神屬聯盟的旗幟插上去,在座的各位軍人或半軍人注意力開始高度集中--尤里西斯現在統帥的這支軍隊,幾乎是清一色的坦西嫡系,指揮上完全不會產生問題,而且裝備精良,訓練充足,在此前的交手中,威名顯赫的斯比亞正規軍根本就占不到什麼便宜. 更特殊的,是尤里西斯親王這次的布陣方式和戰術.神屬軍的進攻大本營少有移動,即便是移動,也有一個琠w的速度.屬下的各軍團和分支部隊,依次按地形地貌分布在大本營周圍,形成點狀數組.以此構成一個完整的,攻守兼備的戰地體系. 越靠外的部隊,機動力越強;反之,靠內的部隊則防禦力超群。 進攻,完全按照著自身多點輻射的陣行開展。如果遇到反擊,則遇襲一線先收縮後頑抗,兩翼機動部隊前出包抄,大本營緩緩逼近,以優勢兵力實施碾壓......這樣的布局,在戰術上有相當優勢,但在戰略層面上就顯得笨拙。特別是對進攻方而言,這樣的布局不是進攻的尖刀,而只是一只緩慢爬行的章魚,它雖然可以吞下很多東西,但沒有速度和壓制性的威脅。 按照一般道理來說,作為進攻方的尤里西斯親王該速戰速決,既然部隊已經出了銀霜堡,那至少要以果斷的行動占領一個城市或行省首府,以做為自己的前進基地和立足點,那才能構成遙望戰果的前提條件。而不是扮章魚在野地里晃來晃去,跟個沒家的野孩子似的。 尤里西斯親王不是一個菜鳥,他不會連這點基本的軍事常識都沒有,那他為什麼這麼做?這是打仗,不是玩游戲其中必定隱含著更深一層的意義。而不看破尤里西斯親王的最終打算,就無法先他一步行動,就得不到戰役主動權,那麼一場反擊戰,也就無從談起。 斯比亞的將領們傷透了腦筋,整整兩天兩夜沒合眼,吃喝全在會議室里,厚牛皮紙制的地圖都快被他們用手指頭戳爛了。 但尤里西斯親王的用意大家依然沒有理出頭緒來。 萬般無奈之下,身為戰役總監督的力克親王只有暫時先休會--仍然不知道尤里西斯要干嘛,但不能眼看著他想干嘛就干嘛呀?必要的戰略方案得先有一個,部隊和後續物質的調集,諸如此類的事情還是得先進行著干。 進行本地防禦的斯比亞正規軍,包括之前曾經參與戰斗的異族特別軍團,一共是8萬人。皇家親衛軍因為上次的傷亡,所以五個軍團並不是滿員狀態,只有6萬余人。還有格倫斯少將和辛迪亞少將,他們帶領的外線軍團共有4萬余人,主要是投誠的前威爾斯帝國幽水軍。余下的戰區防禦力量,就是一些區域性質的防禦部隊,邊防軍人數眾多,能夠借助戰線工事防禦,但這種部隊的人員訓練和裝備就決定其難以承擔高強度的作戰,更無法實施機動。 也就是說,能真正發揮殺傷力的精銳,就是將近19萬人。要用這點人去全殲神屬聯盟20多萬精銳看家部隊,多少有點白日做夢的意思。普通情況下,能打退就不錯了--五則圍之,十則攻之,這不到1比1的兵力,殲之?難道沖上去讓神屬聯軍笑死嗎? 其實最重要的一點,是科恩陛下,陛下對這次戰役是真的完全放手了,連提醒都沒有一個,這在以前的戰爭中是無法想象的。換了是以前,皇帝是第一個蹦出來出主意,比誰都積極,一邊的參謀們拚命壓制皇帝的怪異想法,被科恩敲一腦袋的膿包,然後逐漸跟上了科恩的思維,學會了打仗、打大仗、打惡仗。 那麼,為什麼這一次,一點指導都沒有呢? 北部戰區指揮部和參謀部聯名交上去的分析、計劃,被陛下一個接一個的駁回,留在上面的批注也越來越嚴厲,就差指著鼻子罵笨蛋了。一干將領都知道,這仗不管打得如何,就憑這一條,回去聖都都沒好果子吃······可是······這戰局就偏偏那麼怪! 將領們也清楚,這是科恩陛下存心鍛煉自己,真到了危急時刻,陛下不會不指點。但身為軍人,行軍打仗本是份內之事,弄清戰況是基本要求,誰好意思跑去陛下那里討方法?又都是心高氣傲的軍人,難免曾有些浮躁情緒······為這個,各人的侍衛官可沒少挨罵。 安排完一些日常事務之後,各位將領都悶頭順著小道散步,互相撞見只有苦臉相迎,連問安都是有氣無力的。 到最後,力克親王實在看不下去了,借口自己過生日,叫人在一處僻靜山腳准備了些酒菜,想把大家這緊繃的狀態松弛一下。 這種時候,能坐到力克親王面前喝酒的都不是外人,說話也不會有什麼顧忌。當然,格倫斯少將和辛迪亞少將資曆淺、背景薄,不能多說,但旁聽是完全沒問題的。所以在席間,大家從對魔屬作戰一直談到對神屬作戰,有心無心之下,力克親王又和弟弟唱了個雙簧,把話題從兩支聯軍的現狀,引到了兩位聯軍統帥的對比上。 都是出身顯赫貴族的軍事將領,這一對比,氣氛就稍微活躍了一點。 “前面的戰報,我們都看過了,說句比較現實的話,我軍這次對魔屬的戰爭,最終勝利里有一定僥幸的成分。”能在人前這麼評價皇帝指揮的戰爭,只能是總參謀官,因為她的職責之一就是點評每一場戰爭:“如果不是我們的橫刀計劃里有龍騎兵,而龍騎兵前進基地距離荒蕪海岸很近的話,遠征軍只能在登陸場匆忙撤退。後一半的戰果,我們就得不到。” “勇將不如智將,智將不如福將,我們的皇帝就是現今最大的福將,這也是斯比亞帝國的一大優勢,”力克親王微笑著表達了自己的立場:“那麼,卡羅斯,你覺得斯維斯·赫本最為魔屬聯軍統帥,做得怎麼樣?” “我要承認,這場戰役中後期,斯維斯在指揮上的進步非常達,特別是在戰役規劃方面,毒辣、果斷、舍得投入。”總參謀官頭腦中翻騰著神屬聯軍的每一個舉動:“如果不是他遇上科恩陛下,我遠征軍就危險了,也別是在蔡斯城之變後,他還能看到我軍弱點擺下圈套,科恩陛下是將計就計沒錯,但為了積累最終決戰條件,我們付出的代價也是很大的。” “綜合其具體原因,大家覺得斯維斯進步的動力是什麼?”力克親王的目光望到兩位少將身上:“兩位也別光聽不說,有什麼想法大膽的說出來,這對大家的提高都有好處!” “我想,是大局觀,斯維斯有了大局觀念,”一直悶不作聲的格倫斯少將開口說:“他感受到了魔屬聯盟將來要面對的事,那樣的結果支持他做出堅持到底的決定。不然的話,他可以在蔡斯城之變後就全面撤軍,根本不用自己去背黑鍋。” “我同意,斯維斯生長在貴族家庭,對戰爭與政治的關系看得很重要,而且在這次戰爭中,他這種關注全局的目光還有了突破,”辛迪亞少將補充說:“雖然斯維斯以前也是個勇敢的將領,但如果沒有這樣的信念支持他,以幾萬魔殿武士為餌這種事情,她是不敢做的。” 以前,格倫斯和辛迪亞還在"效力魔屬"的時候,兩個人的搭檔就一直戰斗在政治和軍事這兩個戰場上,更要面對刺殺,陷害等等嚴酷局面,所以兩個人對政治和戰爭的相互混雜有相當程度的感悟----僅就這一點來說,他們兩人的敏感度要超過總參謀官. 斯比亞總參謀官,雖然策劃了幾乎所有的戰爭,但有一個先天性的不足------這些計劃都是在科恩主持下制定的,科恩直接掌握了對政治和戰爭走向的判斷,使總參謀官磨練不足. "斯維斯前後的表現有顯著不同,這個,大家都發現了,很好."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總參謀官,西夫塔親王繼續把話題引向深入:"那麼,我們面前的尤里西斯呢?他怎麼樣?" "我曾經見過幾次,他好幾次和陛下談話我都在場,"主管後勤協調的萊頓少將今天早上才趕到 這里,拿著酒杯回憶了一下:"尤里西斯親王,一直就是一個有大局觀的人." "這樣說來,尤里西斯的前後戰略也會包含對政治全局的考慮,而且不會有顯著變化嘛......" 西夫塔親王一句話還沒有說完,有人就把手里的酒杯掉了,眾人驚異的望過去-----手里空空,一臉木然的那位,正是以往榮辱不驚的總參謀官閣下. "這頭老狐狸!"卡羅斯中將嘴里念念有詞:"我總算知道了." 力克親王心疼王妃的陪嫁銀杯,連忙撿起來,一邊擦著一邊問:"你知道他要做什麼了?" "先要謝謝各位的提醒和幫助,"在卡羅斯中將的眼角處,一種陰森的東西直往外溢,顯示他心里正在謀劃:"他要做什麼,我現在還無法肯定,但是,我肯定他不會真進攻." 或者在全局關注上,總參謀官還欠缺那麼一點,但要論起把握戰役關鍵,根據已有力量謀劃整個戰役的能力,這里所有的人都要甘拜下風!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