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這、這話要怎麼說?”聽了總參謀官的話,兩位少將異口同聲:“不可能啊!” “我以前策劃了很多戰爭,但我從未真正的獨當過一面。而海爾特和莫亞,因為他們長期獨立作戰,都已經過了這一關,所以今天,他們沒參與這場戰爭的指揮。”卡羅斯中將恢複了正常,向力克親王歉意一笑:“陛下這次要磨煉我的,也就是這一點吧!” “既然你明白了,”西夫塔親王興致很濃:“就說出來聽聽看吧!” “尤里西斯的打算,要分成兩個方面來講,其一,他本身是有大局觀的人,所以他明白了科恩陛下要做什麼。”總參謀官解釋說:“就像親王殿下曾經提醒過的那樣,科恩陛下這次要借新勝威勢推進國事。這會是什麼樣的國事呢?我不知道,但有一個可以肯定,從來都只有殺雞給猴看,沒有殺猴給雞看,所以這事情一定要比一兩場戰爭要來得重要!” “這件事既然要借勢來做,那麼在時間上就有很嚴格的要求,既是我們這邊沒打完,陛下的事情依然要做。而陛下是能分清輕重緩急的,所以,在時間的逼迫下,很可能陛下會以談判的方式結束戰爭。而尤里西斯呢?只要他堅持到了那一天,他就能撈到大便宜。” “撈到大便宜?” “是的,根據具體情況,他不但能要回他兒子,還能保全他的軍隊,甚至能長久的占領我國一塊領土。”卡羅斯中將以肯定的語氣,說出了這番話:“對內,他就成了神屬聯盟的英雄,坦西帝國也能因精銳部隊存活下來而一家獨大,執掌神屬聯盟的巨大資源。” “所以他才擺出一個攻中有守、攻守一體的陣勢?看似在選擇進攻目標,其實是准備隨時逃跑?” “逃跑還不至于。如果我們強力反攻的話,他就退回銀霜堡頑抗到底,這也能達到拖時間的目的。但如果我們選擇防禦,他就會掠取更多的地盤,為將來的談判做籌碼。” 總參謀官點頭:“他這是在做小望大!” “既然是這樣,”力克親王小心翼翼的把杯子放下:“我們有什麼辦法應對?” “戰爭是政治的延伸,一個統帥是應該具備政治眼光的,但不能把自己變成一個政客和統帥的混合體,”總參謀官的雙眼閃閃發亮:“這樣一個尤里西斯親王,他的貪心是沒有止境的。” “這也算是尤里西斯一個很致命的弱點,”西夫塔親王收起玩笑的神色,目光平靜得看著總參謀官:“但是,如果他醒悟到了這一點,這一次就不貪呢?” “他在坐小望大,”總參謀官輕輕整一下自己的軍服,柔聲回答:“那我們就要給他看到碩大、龐大、巨大的戰果,他讓身不由己的貪下去。” “但是我們力量不夠,”西夫塔親王說:“我們的機動兵力甚至還沒有敵人的數量多。” “沒錯,我們的機動兵力不多,”總參謀官點點頭:“但我們擁有戰區防禦體系。北方戰區,是陛下還沒登基就決心修建的,是保護整個帝國北方的屏障,是超越時代的防禦體系。整個戰區本來就是各種防禦力量的集合體,還具有相當強的應變能力。我們甚至能在一夜之間動員二十萬勞工修築起新的戰線。” “你的意思是???????” “一般意義上的殲滅戰,是我們的部隊進行機動,去保衛不動的敵人,但這並不是說,所有的殲滅戰都得這麼做??????”總參謀官德之間無意識的在桌面上畫著:“一旦下達戰略防禦命令,我們能動的各種勞工總數是一百三十萬,附近行省的物資都會向戰區運來。” “你現在的這種眼神可跟我們的皇帝有的比,”力克親王微微一笑:“對我們的戰區就那麼有信心嗎?” “當然,就算是平常時期,站區軍民都處在一種臨戰狀態之下,實行半軍事化管理,令行禁止、物資充足,甚至戰區內的作坊都是直接效力于戰爭的,根本不用擔心彙出什麼紕漏,就算是防禦部隊,雖然無法機動作戰,但緩移動還是可以辦到的。”總參謀官回答:“我們的戰 區不是以前那種一盤散沙的戰場,所有人都是久經訓練的。” “敵人也會知道這一點吧?” “尤里西斯知道我方的防禦部隊無法機動或追擊,但他也不可能知道我方有多少勞工和物資。所以,他絕對會放心的一頭撞上來,只要??????” “只要什麼?” “只要我們手上有一條好鞭子??????” 既然已經清楚了神屬聯軍的戰役目的,斯比亞北方戰區指揮部就不用再客氣了,殲滅戰總作戰綱領只用半個鍾頭就擬訂完畢,發給參謀部轉呈皇帝陛下。之後,差不多每隔四個鍾頭補文一份作戰實施細則,涉及正規軍、皇家親衛軍、內線防禦和外線軍團等等?????? 在焦急地等待中,皇帝陛下的回複終于來了,這份經參謀部轉發的批准命令後面還寫著科恩的兩句要求:嚴謹細致,虛實結合。進退果斷,萬無一失! 萬事開頭難,作戰計劃一通過,事情就好辦多了。 指揮部里一聲令下,整個北部戰場的部隊開始活躍起來。斯比亞的部隊一動,自然就逃不過神屬聯軍的眼睛,各處情報立即彙總,最後到了尤里西斯親王面前。 “親王殿下!”還不到早上例行會議的時間,情報主管就捧著大堆的情報來了:“斯比亞軍隊有了新的動向,就在昨天晚上開始的。” “先坐吧,”尤里西斯親王不慌不忙的放下餐具,對傳令官說:“通知下去,會議提前。” 等侍衛把早餐用具收拾下去,應該到會的將領們已經入座了,親王漱了口,拿毛巾擦了擦嘴:“情報官,你可以開始了。” “是的,殿下。”情報官站起來,把手里的情報分發給各位將領:“在昨天午夜時分,我正面、側面之斯比亞軍隊都趁夜後撤,總撤退人數達到六萬,各部隊之間交替掩護,不顯慌亂。目前,已經撤出戰線三十里至六十里後,依次進入了搶修的堅固防禦點,並連接成戰線。” 聽到這里,所有將領的目光均同時下移到桌面的地圖上,作戰參謀連忙拿起筆,對照著情報在地圖上畫出一道紅色的戰線。 “同時,斯比亞軍隊的指揮部正式啟動了北部站區總防禦計劃,”情報官拿過一根長棍,在地圖上比劃著:“我軍攻勢所指向的各個斯比亞城鎮,已經正式進入 緊急狀態,成年男子向邊防軍報到,技術人員向內正廳報到,重要作坊停產並准備轉運。” “不像斯比亞軍死戰到底的風格,”親王的目光依然在地圖上:“你們怎麼看?” “難道是斯比亞軍撐不住了?但他們還不至于這麼慘啊?”一位將領搖著頭說:“我們一路過來只有些小規模的戰斗,斯比亞人膽子沒這麼小。” “會不會是斯比亞人的圈套?他們是想反攻?或者是直接偷襲銀霜堡?”另一位將領接過話頭:“這也不現實,他們那點人根本達不到反攻要求,分兵偷襲銀霜堡也是自找苦吃。” “那??????他們是真得無法看透我軍意圖,被迫提前全線防禦了?”在一位將領說出這句話之後,會場一片沉寂。 “我潛伏于敵後的情報人員已經證實,斯比亞軍參謀部正在進行戰略防禦配合,”看了一眼陳思的親王殿下,情報官繼續說:“四支正在聖都附近進行建築的勞工部隊,正從聖都出發趕往戰區,甚至連修建軍人墓園的工人也被征集了。而與此同時,與北部戰區接壤的各個行省都在進行防禦和支持准備。” “情報來的倒是很突然,這些行動,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制定完成的。”尤里西斯親王看著自己手里的情報,沉吟片刻後說:“在斯比亞帝國後方,就沒有一點大軍調動的跡象嗎?” “各地駐守的斯比亞軍團只是接到嚴守本地防務、劃分部分部隊北上增援的命令,”情報官回答:“但是,我們證實了從神魔分界線到聖都、從聖都到北部戰區的交通正在加緊修繕。但工程量浩大,不是兩三個月能夠完成的。同時,內陸運輸船只大部分被調到南部戰區。” “這樣啊,”親王點了點頭:“你們情報部的結論是什麼?” “情報部認為,我正面之斯比亞軍正在轉入全面防禦,他們的意圖應該是早日進入戰略防禦,以充足的准備為本錢,希望堅持更久,好等待斯比亞遠征軍的回歸,但這個傳略無法在短時間內達成,至少要四個月,斯比亞遠征軍和近衛軍才能對我發起實質性攻擊。” 如果斯比亞遠征軍故技重施,讓正面之敵吸引我視線,重兵對我側後實施遠距離登陸呢? 面對親王殿下的疑問,情報官回答:“我軍不靠近海岸線,登陸行動對我軍沒有實質上的威脅。即便是斯比亞大軍壓境,我方也能完成戰役計劃。從容進退,這不成問題。” “這個結論下得早了點。我軍戰略依舊不變,陣營還是要左右擺動。但同時??????”親王把手里的情報輕輕放下,微笑著對情報官說:“這是聯軍百年來最關鍵的一站,都看你的了。” “請殿下放心!”情報官一個立正:“我立即啟動所有潛伏的密探,全力查清敵人戰略!” “不但是軍隊派遣的情報員,本王也會把一些情報員交給你用,情報不但要全面,還要及時,戰機稍縱即逝,耽誤不得!”尤里西斯親王站起身:“散會!” “是!” 將領們離開後,親王漫步走到了大帳外,雙眼望著天邊的朝霞,久久無語。斯比亞的幾個指揮官到底是想要干什麼?遠在魔屬的科恩?凱達,他對這一切有過安排嗎? 從科恩?凱達出現在他眼前的那一刻起,他就對這個年輕人充滿了好奇,而這個年輕日後的所作所為,其中無不充斥著一種令他迷茫、向往而又恐懼的特質,尤里西斯親王無法肯定這種極具感染性的東西是什麼。 但有一點親王能確定,那就是科恩?凱達這次回國後一定會有大動作,這不但是斯比亞自己的擴張需要,而且也有另一個更迫切的原因:如果連番被暗算的斯比亞不鬧一點事,結果誰都會去猜疑這帝國是不是有更險惡的異心,到時候,就不是人類自己的事了。抓住斯比亞必需得鬧事的機會,用正在進行的戰爭為籌碼進行談判,讓聯盟得到喘息之機,這就是這場戰爭的關鍵意義所在。所以,眼前這一站,意義太重要了。 部隊本來應該布防銀霜堡附近,等待與斯比亞談判,無奈後方的形勢變化太快,對他和聯軍的要求不斷升級。所以對親王個人來說,這場戰役也很苛刻---多占一塊斯比亞的領土,就能多抑制斯比亞一段時間。不然的話,作戰穩重的尤里西斯親王是不會冒險的,但話說回來,戰爭本身就是在冒險。不冒險的軍隊,永遠也別想有什麼傲人功績。 這時,天邊的紅日噴勃而出,將光輝灑滿大地,尤里西斯親王展開緊皺的眉頭,輕輕地舒了口氣。 “澄心如鏡,甯靜致遠,”親王對自己說:“再等一等,還要再等等。” “我知道,你們心里有什麼感覺.我和你們一樣,在經曆人生的沉浮!”在幽水軍的營地中,在一面飄揚的斯比亞皇家旗幟下,格倫斯紹京對肅立在身前的一群軍官說:“自從換上了斯比亞的軍服,我心中也充滿了惆悵和迷惘,我不知道我以後要面對一種什麼樣的生活,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還能回到戰場上!” “一個戰士,如果失去了敵人和使命,那將是最大的悲哀。”格倫斯少將緩慢說:“我不知道我自己的行為是不是對,但我們現在有一個敵人,神屬聯軍。我們有一個使命,是保護受到武力威脅的民眾。在指揮部後面的田野,有千萬斯比亞民眾,也有數十萬剛剛安居下來的威爾斯平民!” 余音嫋嫋,沈默的軍官們在注視著自己的指揮官,注視著這位不惜自降等級也要換來戰斗機會的軍人。而指揮官口頭上的死敵,實際上的搭檔辛迪亞少將,這時正在遠方忙碌著。 “雖然對我們來說,威爾斯帝國已經成為過去,但我心中還有善惡!或許我們以後沒有好名譽,或許我們的待遇不會很好,但是那又怎麼樣?我不想去考慮收獲,只想在內心的善惡感還沒有徹底消亡之前,去重新樹立一個支持自己活下去的信念。”說完這話,格倫斯少將的目光一變:“這場仗,就是這樣一個機會---你們打不打?!” “打!”數十名軍官同聲回答。 “應該爭取的,我會去爭取,哪怕我再降幾級,我還是我。”與當初相比,格倫斯已經成熟很多了:“但是,如果有人在戰場上給幽水軍丟了臉,我不會客氣!” “謹遵號令、不敢怠慢!”眾軍官堅定的響應著,魔屬部隊的風格還是那麼強烈。 格倫斯少將目光掃視一遍,點了點頭,轉頭走開。但是軍官們依然站得筆直,因為這訓話才進行了一半----照以前一模一樣的流程,另一邊的辛迪亞少將走上來,坦然的接收眾軍官的軍禮。 “各位,”還禮完畢,辛迪亞輕聲說:“請稍息!” “北部戰區聯合指揮部的戰斗命令已經下發到你們參謀手里,這是我們有份參與定制的計劃,對各部隊都有全盤考量,各級官兵不得有懷疑和猶豫,必須按照命令進行??????” “戰斗方式和風格,皇帝陛下已經指示過無須更改,可以用任何擅長和喜歡的,沖鋒的時候喊”西塞里亞!”都可以。但是,你們要記得一點??????”用大家熟悉的方式作了戰役解釋後,辛迪亞少將說:“在任何時候,都不准念祈禱文。” 先是一沉默,然後軍官群眾有人小聲問“那麼,對神族的祈禱文呢?” “你們什麼時候變遲鈍了?”辛迪亞少將左右轉頭看看,壓低了聲音,但語氣堅定地說:“陛下的命令是:不、准、念、祈、禱、文!”“是的長官!”軍官們的響應聲頓時高漲起來,對這些投降的官兵來說,唱神族的贊歌甚至比背叛魔屬還要艱難。 “還磨蹭什麼?趕緊出發!”這時候,遠處的格倫斯少將吼起來。 軍官們上了馬,在一聲疊一聲的“西塞里亞!”的吼叫聲中,他們的身影逐漸消失在兩位少將的視野里。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