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當神屬聯軍偽裝成戰略進攻,差不多占領了北方戰區核心防線外的“戰役准備地區”時,他本身的陣形已經變得相當龐大。陣形的龐大,必然導致反應速度的減慢,而斯比亞軍恰恰就在等待這個機會——因為邊防軍和地方部隊的機動力很弱,他們的行動一定會被察覺。 現在,就算是尤里西斯親王察覺到戰局產生了異常,他也有心無力,跑不掉了! 神屬聯軍,已經無力阻擋戰役的轉折。 轉折點第一日,戰局基本上沒有太大的異常,神屬聯軍的進攻行為遭遇到頑強抵抗,激戰一天並無戰果。同時,偵察處處受制,情報的獲取應得困難。 轉折點第二日,深夜,總數兩萬的幽水軍再次襲擊神屬後勤線,凌晨時分與弛援的坦西第七軍團主力遭遇。幽水軍按慣例逃竄,第七軍團追擊並在上午遇伏,兩軍在野外展開激戰。一個鍾頭不到,幽水軍的伏兵抽入戰斗,第七軍團慘敗,聯軍知道了幽水軍其實是五萬人。 轉折點第三日,情況急轉直下,剛剛擊敗第七軍團的幽水軍放棄攻擊後勤線,立即開始猛烈攻擊 神屬聯軍的兩支後衛部隊。到深夜時分,這兩支後衛部隊不得不撤退,靠近大本營以尋求庇護—— 也就在這個時候,聯軍前鋒在付出重大傷亡後,只奪取了兩具新的城鎮。斯比亞守軍後退僅十五里並進入新戰線,在他們身後十五里處,另一條新戰線即將完工。 轉折點第四日,聯軍的攻勢再次受阻,不但是前鋒,就連左右兩軍的試探性攻擊都遭遇到頑強抵抗。根據各方反饋的情報,兩側的防禦主力分別是斯比亞皇家親衛軍和異族軍團。而後衛部隊繼續被 幽水軍攻擊,傷亡慘重。苦于陣形鋪得太大,聯軍各部無法適時調整到位。 轉折點第五日,聯軍加緊調整,只保留八條主干以維持起碼的陣形,收回的外點部隊與後衛部隊,第七軍團殘部彙合成一個反撲集團,准備吃掉幽水軍。但行動初始,左右兩翼就被斯比亞軍反擊。神屬聯軍繼續收縮前線,對後部隊加大投入力度。斯比亞軍在兩翼的反撲越演越烈,並消滅聯軍多個支撐點。幽水軍也依仗自己的野戰優勢,與反撲的聯軍不斷周旋。 轉折點第六日,神屬聯軍終于完成全局調整,全力投入對後方的作戰。但幽水軍占據地利——又有建設軍團的支持,雖節節後退,卻一直牢牢的釘在聯軍的撤軍路上,為全局的合轉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同時,位于里瓦帝國的莫亞中將指揮里瓦第二近衛軍向班塞移動,而且在個別地段突出邊境,使神屬聯軍後方非常緊張,唯一的戰略預備軍不敢芒動。 轉折點第七日,上午,斯比亞軍的親衛軍,異族軍團,幽水軍分左中右三路,完全封閉了聯軍的退兵路線,到夜間,斯比亞北方戰區的各條防線成功合攏,以邊防軍和地方部隊為主體的戰略防禦體系,終于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了進行殲滅戰的全部准備。神屬聯軍後勤徹底中斷——因為沒能占領前進基地,聯軍只得使用應急儲備。 轉折眯第八日,神屬聯軍聚焦大部軍力,企圖打通回到銀霜堡的道路,但戰場局勢完全改變,聯軍受到三面夾攻,陣形空間受到來自各方向的擠壓,幾乎寸步難行。無奈之下,神屬聯軍只能停止對自己後方的戰爭,轉而尋找其它方向的機會。 但在這個時候,神屬聯軍的處境已經非常不妙了,前有斯比亞北部戰區核心防線,後有三支戰斗力超群的敵軍封堵,前後空間完全被鎖住!面對此局面,神屬聯軍立即著手恢複陣形和空間,國為他們還有足夠的力量進行抵抗,而且還可能在短文的攻擊中找到突圍縫隙。 轉折點第九日,經過新一論調整的斯比亞軍開始多方向,持續性的反攻。 與其說是反攻,還不如說是戰略壓迫來得恰當,安排好一切的斯比亞人,最大限度的發揮了防禦體系的作用——在任何時候,斯比亞的主要攻擊都只在一個方向上展開,集中精銳攻略力量,使用多點突破,以點帶面的戰術,不貪多求全,但一輪攻擊必須壓垮一處聯軍的戰役支撐。而在其它方向,斯比亞邊防軍和地方部隊則嚴防死守。 斯比亞采取這種方式的主要原因是進攻力量不充足,但這種進攻對神屬聯軍來說卻是致命的。因為在很大程序上,神屬聯軍的安危與空間和陣形有著緊密的聯系,一處支撐被破壞,就會引起一個空間的坍塌,多個空間的坍塌,就危及全局。在反攻無望的時候,聯軍必須在相應位置補充另一處支撐,以保證全局空間的安全。 所以,斯比亞軍的精銳進攻力量每打下一處支撐點,都會引起神屬聯軍一連串的激烈反應,不是反撲,就得去選擇另一處戰線進攻。但無論聯軍怎麼選擇,其結果都是造成自身的大量傷亡。 反撲,他們要面對的是斯比亞精銳部隊,自然是困難重重。其它地方雖然是邊防軍和地方部隊,但卻占據著堅固的工事,且有全套的防禦體系。實在抵抗不住的時候,守軍會後撤十五里進入新的工事。而神屬聯軍得不到任何實際上的好處,還要承受越來越多的傷亡。 在全局的戰役上圖上來看,其實是斯比亞軍驅趕著神屬聯軍去攻擊全大陸最穩固的防線,神屬聯軍就如同一頭愚蠢的野獸,在屁股不斷被刀砍的情況下,一次次的用頭去撞旁邊的厚鐵板。雖然鐵板會在某些時候後移一點,但這頭野獸卻已經頭破血流,體力衰弱了,神屬聯軍從來沒有放棄突圍的想法,從第八日到第十四日,尤里西斯組織了二次強行突圍,三次夜間偷襲突圍,還有一次多方向分散突圍,但這些行動,最後都淹沒在斯比亞無窮無盡的發育體系當中。其中最有效果的一次,聯軍在局部突破兩層防線,前進了三十里,但突圍部隊卻悲涼的發現,在斯比亞軍的防線後面,一道又一道的防線…… 轉折點第十日到第十五日,是神屬聯軍在這次戰役里最疲于奔命的時期。在六天時間之內,“在不斷發起攻擊的同時,又不斷受到攻擊”的聯軍,傷亡數高達六萬之巨,加上之前損失的兵力,尤里西斯手里僅剩下十三萬部隊。而斯比亞軍的損失則遠遠少于這個數。 其實戰爭進行到這里,條件已經成熟,斯比亞軍可以發起全面進攻了,但北方戰區指揮部將領們卻並不著急,反而一再命令參戰部隊要穩住情緒,保持與左右部隊的進度,把神屬聯軍拖垮,拖死。 之所以發布這樣的命令,一方面是要避免乙方部隊的傷亡,另一方面也是北方戰區指揮部有其它想法——雖然皇帝陛下沒有說明,但尤里西斯親王這個人,陛下是要定了。 猛烈的攻擊會導致神屬聯軍瞬間崩潰,要是尤里西斯親王一時想不開抹了脖子,那可是一大遺憾。 由總參謀官起草,兩位斯比亞親王聯名簽署的勸降書,每天三次,每次一百封,用羽箭射到神屬聯軍陣中,這僅僅是寫給尤里西斯和各高級將領的。勸降士兵和下級軍官的小紙條,喊話等等,從來就沒有停止過。 坦西部隊是極為堅韌的,在缺糧少藥的情況下,很少有投降事情發生。但越是如此,統帥的壓力就會越大……戰爭進行到這里,誰都知道神屬聯軍已經沒有希望回到銀霜堡。但是,斯比亞軍方面明確提出,只接受尤里西斯親王本人主待的投降,其它任何投降方式均不考慮。 另一方面,天堂島神殿、坦西帝國皇帝、神屬聯盟總部都已經預知了聯軍之後的命運,並聯名晉升尤里西斯親王新的稱號,尤里西斯親王的家庭成員都提升了一級爵位,親王本人還得到神族佩劍一柄……在賞賜的文書里,“忠勇”、“無畏”、“剛烈”等等字眼不斷出現,就差明令尤里西斯親王自我了斷了。 或者在這些上位者眼中,榮譽或者臉面才是至高無上的東西。為了這個理由,可以犧牲還活著的十三萬部隊,也能犧牲一位高貴的親王。只要他們的犧牲可以進行後期操作,換取一定的好處——以《尤里西斯親王力戰殞逝、斯比亞人殘忍屠殺十三萬手無寸鐵的降兵》為標題的通告已經起草完畢。相信憑親王以往的名聲和威望,能募捐到相當數量的經費。 但幸好,不是所有的人都願意犧牲尤里西斯親王——除了之前被俘的次子之外,親王還有四個兒子、三個女兒以及大批的門客、幕僚、學生、舊下屬。這個群體不甘心,因為失去了尤里西斯親王,整個群體的沒落和崩潰是必然的,而且,沒落和崩潰還是最樂觀的估計。 在這些人當中,有一部分人能接觸到機密的軍報,另一部分人能對戰局做一個最起碼的估計,還有一部分人清楚上位者的處世原則……坦西帝國的體制是很容易發生兵變和動亂的,而尤里西斯親王的家庭,恰好擁有動亂的條件。 大片的封地和只忠于自己的領民。 當然,最神奇的一點是——這個時候還有軍火販子在坦西帝國做買賣。這些販賣武備、情報,甚至提供教官的組織,有一部分是直接向尤里西斯親王的家庭交稅。所以,一切就理所當然地發生了——特別是在一份應急文件曝光之後,親王的家庭已經沒有其它選擇。 那份文件,是針對尤里西斯親王投降斯比亞之後,對其家庭成員的制裁計劃。而尤里西斯的親人們都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或者說他們都和親王有高度的默契,又或者這里面有一只幕後黑手在攪動著……但總而言之,一連串足以改變戰爭結局的事情發生了。 在秘密的家庭會議中,尤里西斯親王的六名王妃都默許了即將要發生的事情。 次日傍晚,一場豪華奢侈的答謝晚會在坦西首都,尤里西斯親王的府邸召開,主持者是親王的六位妃子,每人臉上略帶愁容,似乎在為家族的未來感到擔憂。受到邀請的全是各豪族和重要大臣、將領,有誠心慰問者,更有來見證親王家庭沒落的,數量達二百位之多。 賓客的馬車一直排到第三條街之外。客人們的隨行侍衛散布在整個兒街區,真是熱鬧非凡。 宴席間,親王那沖動的小兒子照舊在門外與人爭斗,在圍觀人群的起哄聲中,小世子的肩膀和面頰掛彩,旁邊一群護衛湧上去把挑戰者打個半殘,因為怕“在臉上留下傷痕”,兩位姐姐則帶著小世子去神殿治療……這是監視親王親人的密探們最後一眼看到自己的目標。在宴會接近尾聲時,兩位來自坦西本國豪門的王妃回到自己的房間自殺——她們的家庭因條件所限無法加入,而身為親王的配偶,她們又無法從他的立場去對待這件事。另四位王妃一直在接待客人,甚至在皇家衛隊包圍了整個府邸之後,四位妃子還落落大方的分站宅門之外,面帶微笑送走所有的客人。 即使是親王家庭的敵人,在與女主人告別時,都不統計承認這是一個完整,體面的宴會帶隊的是新太子是第一次執行父皇的密令,看著幾位神情平和的王妃,一身戎裝的太子卻無法執行逮捕的任務,最後,他親手向王妃們呈上皇帝的信箋,並做了最後的告別跟隨四位王妃的選擇,在被包圍的親王府邸里,更多的人倒在冰冷的地板上。他們用生命換取了各位少主離開的機會……幾位少主人,這時正飛馬前往封地。 將門無太子,加之尤里西斯親王平素言傳身教,所有家庭成員都知道這件事必須果斷,堅決。于是四子三女分頭開始行動,在那只黑手的從旁協助之下,在到達封地的第二天,他們就發動了兵變。 尤里西斯親王對坦西帝國的忠誠,從來就不曾被人質疑過,所以他名下的兩片封地分別靠近里瓦帝國和云路帝國,肩負著鎮守邊陲的重任。考慮到眼前的現實,更考慮到日後與坦西皇帝的關系,其家庭會議決定把重點放在靠近里瓦帝國一側,而在另一邊規模就小得多。 這樣的話,可以在坦西勢力與斯比亞勢力的夾縫中求存,不至于讓坦西帝國受到太大的傷害。如果連靠近云路的封地都起了混亂,云路帝國定會趁亂起意撈便宜,如果讓這種三流小國占了便宜,坦西的民眾是會非常憤怒的,這對整個家庭以後的回歸不利。 當遠在戰場的尤里西斯親王知道這一切的時候,他的長子已經在弟妹的輔佐之下,帶著六萬以上的叛軍和數量龐大的叛民進入了綿延的達隆山脈,而且正准備跟尾追而來的坦西帝國軍隊大干一場。 但是這個消息並不是他家的官倒帶給他的,而是斯比來方面轉來的。在消息的最後,斯比亞人婉轉的提醒親王,罷免他統帥職位的命令和處決他的軍法隊已經出發了,是具備進入包圍圈實力的神殿騎士。而且再一次強調,斯比亞軍方不接受除他之外任何人主持的投降。 科恩·凱達這一手,真是端端正正的插中了親王的心口。 以親王對自己家庭成員的了解,他知道這是真的,斯比亞的情報系統再怎麼奸詐狡猾,也不可能聽到自己出征之前與王妃間的相互承諾……而這個時候,神屬聯軍的陣形已經被斯比亞人壓成了葫蘆狀,剩下九萬作戰部隊和七萬多後勤,奴隸勞工不得不混住在一起。 彈盡糧絕,缺醫少藥,突圍無望,再死戰下去……在戰術和戰略上都沒有任何意義。 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降與不降,而是怎麼去跟斯比亞人講價錢。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