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悲城  
   
篇外篇 黑暗傳說──悲城

連綿悠長的號角聲,在聖都城牆上一陣陣響起,借助傳聲魔法,當值近衛軍將領的催促口令也傳到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這混合的聲音讓整個城市都處于一種緊張之中,除了負責境界的人之外,還有沒到達位置的部隊和人群都加快了家部。 他們向橫穿整個城市的閱兵大道靠攏,最後,就連道路兩旁的樓頂都逐漸站滿了人。 武官,貴族,軍人自然不唏書。就連最普通的聖都居民也穿上了自己最好的服裝,無分男女都在胸前別上了一朵寓意歡迎親人歸來的鮮花。站在高處的年輕女還們貼著腳尖向運河方向張望著,焦急而又帶著些期待的她們,不停的把盛滿花瓣的籃子換到左手,再換回右手。 可是,就算在這樣一個時候,城市里也有些人是例外。 急促的馬蹄聲停止在一所普通住宅外,一個近衛軍中校軍官跳下馬,怒氣沖沖的申請也他那身整潔筆挺的制服很不相襯。他先“啪!”的一聲踢開了大門,再用近乎咆哮的低沉嗓音吼道:“這是第三次號角,第三次了!找到了沒有?” “報告長官,還沒有!”兩個士兵轉過頭來,都是一臉的汗:“怎麼找都找不到!” “再去找!昨天晚上還在,還能跑哪去?”軍官焦急不已的命令隨自己來的另兩名士兵:“床下。門後,水缸里都給我找去,擦亮你們的眼睛,每一寸地方都不許放過!” 四個士兵使出渾身解數,在最短的時間內翻遍了這棟兩層住宅里的全部房間。能移動的跋涉都移動了,連原子里的水缸,房頂里的夾層都沒放過,但後來還是一無所獲。近衛軍軍官氣急,一拳打在原子里的樹干上,腰身粗的樹干猛的一顫,茂密似冠的樹葉“嘩嘩”亂響。 “看到你了,”從樹葉聲響中聽出名堂的軍官抬起頭來,對著樹上大喊:“快給我滾下來!” 濃密的樹葉中,在一截只有手腕粗細的樹干上,一個瘦小模糊的輪廓像野貓似的蜷縮著。他的身體都裹在一件近衛軍叢林偽裝布中,只露出一雙向下探視的眼睛--其中的憤怒與決然,並不比樹下的近衛軍軍官遜色多少 “拿梯子過來,我要親手把這小混帳抓住!”中校恨恨的叫喊著,手腳並用爬了上去,一把扯下偽裝布抓住這個只有六,七歲的小男孩。 男孩嘴里發出驚天動地的建立叫喊,兩手把樹干抓得更緊--幾名聽到叫喊趕過來的警備隊員站在門口看了一眼,就搖搖頭走了。 把男孩丟給樹下的衛兵,中校軍官也接著跳了下來,然後以便怒罵,以便叫衛兵拿出一套新衣服給男孩套上,再用濕毛巾胡亂在他臉上抹了幾把,攥著男孩的手就上了馬鞍---在整個過程中,小男孩都在極力反抗,哪怕是兩手被捉住,他也連續耍出了好幾路利落的腿法。 在兩名衛兵的伴隨下,中校先從一條伊道出了側城門,這才順著城牆飛馳起來,速度快的就如同是在戰場上沖鋒一樣。好在城內外已經戒嚴,護城河附近沒有任何行人。在第五次號角響起的時候,他們已經靠近了閱兵大道延伸線的盡頭--聖都運河軍用碼頭。 “皇家禁地----來人下馬!”靠近碼頭前廣場的時候,一聲嚴厲的聲音在路邊響起。 中校軍官一手夾著男孩,另一手緊勒缰繩,跨下馬匹在一聲長嘶中人立而止。 “近衛軍中校,有參閱憑證!是第二區的。”跳下馬的中校在原地立正,向靠近自己的境界軍官亮出另一手中的兩枚令牌。 境界軍官檢查了令牌之後,跟著過來的一名軍法官當場宣布:“你神威中級軍官,策馬沖擊警戒區,儀式結束之後自己去軍法處領罰。。。。。。” 話沒說關。一輛豪華馬車從遠處的道路轉交沖出,直端端的向這邊狂奔過來,整個車身都在劇烈的顫抖著,隨時都會解體的樣子,比中校剛才的速度不逞多讓--在警戒軍官的警告聲彙總,馬車危險萬分的停在了警戒線外,只差半個馬身就是砍頭的罪。 “下車,都給我下車!”見慣了大場面的軍法官已經相當憤怒了,直接用拳頭擂者車門——如果不是車廂上的貴族邊緣有一圈象征女性的花邊,估計擂門的就不是拳頭了。 “長官,非常抱歉,因為時間緊迫才加快了速度,車上是我家小姐,”站在車廂後端的護衛首領連忙跳下來,一邊道歉一邊表明身份,再雙手送上一枚令牌:“這是我家小姐的參閱憑證,第二區的,我們是連夜從外省趕來。” “無論從哪里趕來,這罪名都小不了!你們幾個留下!”警戒軍官對照了手里的名冊,對護衛首領一揚頭:“打開車門,請你們小姐下來,我們的人會送你們進去。” “是的長官,”護衛首領輕敲了兩下車門:“小姐,您准備好了嗎?請下車。” 鑲嵌著銀色貴族徽章的車門緩緩打開,兩位年長女士首先落地,扶出一位年紀在二十出頭的小姐來。看的出來,因為一路上的顛簸,這位容貌清秀的小姐受了不少罪,豪華的禮服包裹著的是一具搖搖欲墜的身體,臉上的淡妝雖然精心補過,但還是能看出些許憔悴。 另一位跟著出來的女士還在不停的為小姐整理著裝扮,補件首飾、拉拉飄帶什麼的。 “有勞各位了。”小姐向幾位軍官行了禮:“我是來迎接我未婚夫的。” 經過嚴格的檢查,負責接待的內侍出來了,將中校和貴族小姐帶了進去。 軍法官手下的一名副官看著這一行人的背影,小聲抱怨了一句:“穿成這樣子來接人?真不錯啊,什麼時候這些貴族才能放下自己的架子?” “年知道那是什麼禮服嗎?”軍法官轉過身來,一腳就把這名副官踢進了路邊的水渠中,然後上前幾步,看著一臉茫然的手下說:“那是婚禮的禮服。” 站在水中的副官,他臉上的茫然表情,在這時變成了羞愧。 一陣密集的鼓聲響起,警戒軍官呼出一口長氣:“艦隊到了,關閉道路。” 鮮紅的地毯從閱兵大道一直延伸到碼頭,到達廣場之後拐了一個彎,又一路沿著十多組泊位鋪過去。碼頭廣場上除了分區域等待的大臣、貴族、車屬和外國使者外,還有陣容極為龐大的皇家儀仗隊,甚至在地毯邊還停著好幾百輛豪華敞篷馬車。 雄壯的鼓聲中,順著寬闊運河駛來的運輸艦隊減慢了速度,艦首激起的波浪逐漸平複下來。等待的人們都注視著艦隊中的首艦,因為在他那高大的艦樓上方,懸掛著一面帝國皇帝的旗幟,在左右,分別懸掛著一面遠征軍和近衛軍的軍旗。 漫長的戰爭終于結束了,皇帝和軍隊終于回到了聖都!為了這一刻,整個斯比亞帝國付出了巨大的犧牲和努力!沒有皇帝的聖都,多少個悲受煎熬的日夜,大家終于支撐過來了。就連今天的陽光,也邊的分外明亮和溫暖。 當然,也不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感覺,至少那些站在第四區和第五區,來自兩個聯盟的特使們就很不自在。因為科恩。凱達的回歸,就意味著他們的帝國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隨著艦隊與碼頭距離的縮短,震顫著空氣的戰鼓聲放慢了節奏,在船舷靠上碼頭的那一瞬間,鼓聲戛然而止,就像是用快刀切奶油那樣不留一點殘余。廣場左右一片肅靜,只余下無數旗幟在風中搖動的聲響。 維素。凱達親王夫婦和兩位皇妃走到紅色地毯的頂端。 “全體—”皇家儀仗隊的指揮官“那!!”的一聲抽出了戰刀立在胸前:“立正!” 在稍遠一點的地方,正裝打扮的官員和貴族們屏息凝神。所有的目光,都盯著那扇巨大的,緩緩開啟並下滑的艦體艙門--“咚!”的一聲,同樣鑲嵌著地毯的艙門下滑到位,碼頭和艙體,兩段鮮紅的信道連接起來。 艙門內,細碎的金屬擦撞聲拌著眾人熟悉的腳步聲傳出,斯比亞皇帝踏著穩健的步伐,來到艙門邊緣站定。只是一眼,那些熟悉科恩的外國使節就覺察異樣,因為科恩從來沒有在穿著打扮上如此的正式過,哪怕是在登基大典上的那套服裝,也沒有現在這身服裝符合禮儀。 與服裝相比,斯比亞皇帝此時的神情則更加正經,他線條剛硬的臉上沒有流露出招牌式的笑容,也沒有偶爾的跋扈和陰沉,而是一種真正的、成年男子才擁有的不苟言笑。在此之前,沒有人會相信這種表情能在他臉上出現,更別說出現在戰爭結束、軍隊凱旋的今天。 來自各國的使節們在等待著,只有科恩再向前走一步,這個儀式才能舉行下去。 等到其它運輸艦都靠上了碼頭並放下艙門之後,皇帝陛下才在親人與子民注視的目光中,抽出插在腰帶上的手套,鄭重其事的戴在手上。然後陛下的左手扶住佩劍劍柄,右手放在身側,抬起腿來向左邊橫移一步。 “又要搞出什麼怪事?”這是各國使節此時的共同心聲。 整齊的腳步聲在科恩。凱達身後響起,隨著一種異常緩慢、異常凝重的的節奏,六名身穿全套禮服的近衛軍少將從艙門深處走出來,他們肩上抬著一具通體藍色的晶石棺,上面覆蓋著一面斯比亞帝國旗幟,旗幟上面還放置了一柄黑鐵斷劍。 “呼!”的一聲,在場的軍人同時向晶石棺行禮,貴族官員們保持肅立,這個時候,即使是再愚蠢的人,都應該知道這具晶石棺里的人是誰。 那是馬丁。路德元帥。 晶石棺在斯比亞皇帝身旁停住,科恩用右手握住最前端的把手。 “全體——”儀仗隊指揮官手中的軍刀高舉之後下劈:“敬禮!” 六百名站在地毯邊緣的儀仗隊員同時抽出戰刀,雪亮的刀身在空中劃出一個飽滿的圓形,然後在主人的雙眉之間穩穩定住。在他們身後,斯比亞帝國棋手、近衛軍棋手、遠征軍棋手都獎手中的旗幟高舉起來。 “關于陛下的決定,我們都已經仔細商談過了,”在馬車快到皇宮的時候,羅倫佐院長打破了車廂中的沉寂:“最後的結論是雖然有風險,但還是可行的。” “不冒險不行啊!事情都走到了這一步了。”科恩終于露出了一個笑容,沖淡了他臉上的陰霾:“院長,您的精神還是那麼旺盛啊!” “陛下誇獎了,”羅倫佐院長當然清楚皇帝打岔的意圖:“關于陛下在戰爭期間的一些舉動,我們還是要找個時間談一談......” “兩個聯盟的各國使者都已經抵達聖都了,這里面也包括神殿和魔殿的代表,根據之前的接觸,他們應該具備全權處理戰後事宜的權力。”親王笑了笑,不讓院長繼續找麻煩:“但他們不會料到帝國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混亂是免不了的,其實最重要的還是神魔的反應。” “回來的路上,我已經再三考慮過了,”科恩說:“我確定這件事還沒有到達神魔的底線,根據幾位紅衣祭師提供的過往紀錄,也有類似的事情發生,只是規模沒有這麼大。。。。” “那麼……”院長皺起眉頭:“神族總會做點什麼吧?” “會派使者來問罪,這點是肯定的,無論來的是誰,到時候都由我去對付,”科恩並不擔心這一點:“倒是在具體的事務上,要安排得仔細些才行。” “具體事務已經安排好了這點請皇帝放心。”親王說:“我們的官員,要不要提前通知?” “我們的人在會議前一天通知就好,至于會議日期嘛,先晾使者們幾天再說……” “啊,說道這個會議啊,我在名單里發現了一個名字,事實上這名魔屬貴族已經被我們的情報人員在戰爭後期誤傷了,覺得不應該派他來,”親王掏出一份文件遞給科恩:“覺得奇怪,就調查了一下,沒想到查出一件有趣的事情。” “這個。。。。。。熟人嘛!”科恩反看著文件,臉上表情非常奇怪:“真是不學無術!真是不學無術!裝的也太低劣了!” “皇帝准備怎麼辦?”親王臉上的表情相當有趣。 “我來處理。”科恩無力的點了點頭:“交給我處理。。。。。。” 文件被隨手放在坐椅上,翻開的那一頁繪著一名年輕貴族的頭像,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作者語: 開始寫小說這幾年,小明還沒有在春節期間寫過一整集的文,一方面是因為群里有人組織了令人聞風喪膽的“鐵人塞”,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回到成都,除了寫文無事可做。(笑) 我常說計劃趕不上變化,好吧,在這一集里又應驗了,看完全集的各位應該知道,我又沒能按照上一集的簡介所言,寫到科恩與各帝國使者談判那件事兒。。。。。。這個事實再依次告訴我們,提綱這東西,永遠只能規范情節而無法規范字數。 說起來,三十九集所用的時間比較長,因為這集有兩個難點,其一是戰爭,其二是親王的心理。這兩點必須在有限的長度之內得到解決,不然情節就會顯得很拖遝。或者大家會問:為什麼會顯得很拖遝呢?答案很簡單,小明都按照一般手法寫,那字數長得都快到兩集了。。。。。。 現在大家所看到的戰爭,是小明使用了一些其它手法寫的,比較少的涉及細節,而是盡量從全局來描寫。之所以這樣做,一方面是小明在做新協作手法的嘗試,另一方面是因為大家的視角一直跟隨著科恩,而以科恩現在的角度,不太適合過多的關注細節了。當然,大家很有可能會對宏觀的戰爭描寫不太喜歡,恩,好在我們在後面也安排了很多有趣和精彩的故事,就當作是對大家的補償吧!(笑) 如果大家喜歡,哦,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大笑) 關于親王,其實小明在設定這個人物的時候就很不忍心,因為他的地位是如此的尷尬,遭遇是如此的可憐。在神屬聯盟這一方,親王的見識和能力最類似于科恩。如果沒有科恩出現,他最終會頂替科恩的位置,去做一些科恩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但是,科恩畢竟出現了。 事實上,無論親王做出什麼選擇和決定,他的內心都是很痛苦的,攻擊斯比亞的時候是這樣,承認失敗的時候也是這樣。站在神屬聯盟的立場,他必須與科恩為敵,站在坦西帝國的立場上,他也必須與斯比亞帝國競爭,在個人的立場,他不會願意向任何人低頭。。。 他的心理必然是很複雜的。 提起筆來寫這段,又對“書到用時方恨少”這句話有了更深的理解。其實最只有效的,是換到第一人稱去描寫情網這時的心理(這事小明以前常做),但是,那樣的話會破壞這一集的整體感。 所以,經過再三考慮之後,小明最後決定用類似白描的手法去描寫這麼一個複雜人物,用線性的旁述來折射親王的內心時間。至于最後的效果如何,當然還是得大家來評判。 在上一集出版之後,小明這里接到了好多投訴,都在問:“背叛呢?我們既期盼又害怕的背叛呢?小明你晃點我們!”關于這個問題,小明只能請大家耐心一點,小明也很想早點寫這段呢,奈何請還沒推進到那一步。 其實,大真的不必太在意後面還有幾集,小明說後面還有五集,那只是一個大概的說法。因為要把提綱上的分段變成文字是一個複雜的過程,變量也不少。大家想要的是一個好看的,完整的故事,而小明能保證做到的也就是這一點而已。。。。。。 接下去的幾集,情節不會涉及到戰爭,但還是會相當的華麗,精彩,因為很多收攏的情節線都在這里打了一個結,小明寫到這里也是相當想粉的,盼了好久啊! 謝謝大家看完小明的嘮叨,請大家期待新一集的“異人傲世錄”! 下期預告: 告別犧牲將士的第三天,聖都舉行了盛況空前的慶祝活動,如此熱烈的氣氛,卻依然掩蓋不住某些暗地里的圖謀,來自兩個聯盟的帝國代表們,在斯比亞皇室的眼皮底下施展連縱之策,妄圖在談判中加入看似對斯比亞有利,實際上卻是對己方有利的條款。 但斯比亞帝國的皇室並不急于開始談判,他是在等待什麼呢? 一切准備妥當之後,身為前後兩次被神屬聯盟出賣和攻擊的受害者,科恩。凱達終于代表斯比亞帝國,正式提出了“退出神屬聯盟”的決定......

上篇:第10章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