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經曆了三天的哀悼期之後,斯比亞皇帝發布命令,宣布帝國的反侵略戰徹底結束,同時宣布這一天為”勝利日”,是繼大陸新年。克里默。夏麥夫婦哀悼日,帝國光複日,科恩陛下登基日之後的第五個公眾紀念日。包括聖都在內。各行省首府。地方市鎮的頭頭腦腦們都早有准備,待皇帝陛下的詔令念完,就組織起了聲勢浩大的慶祝活動。 在普通民眾心目中,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比戰爭勝利更能體現帝國的強盛,所以,在這樣一個日子里,帝國上下,民眾的熱情異常高漲。沒有比慶祝現場更熱烈的氣氛,也沒有比穿軍裝更受歡迎的人,漫天漂飛的彩帶,溢出杯口的美酒,熱情奔放的姑娘們為軍人們送上擁抱和熱吻,另這些浴血歸來的戰士又驚又喜,外加羞的手足無措…… 聖都,作為斯比亞帝國最重要的城市,當然也不能排除在外。即使是站在皇宮頂層的閣樓上,也能聽到城市各處傳來的歡呼聲浪,除了駐守各處的皇家近衛還是一臉肅然之外,所有的人都被這氣氛感染,就如同喝下了香醇的美酒,大家臉上增添了一抹柔和的紅暈。 “多好的一個城市。”慶祝活動一開始,斯以亞皇帝就回複了以前的樣子,當著幾位皇妃的面,扯下那些令他感到不自在的裝飾品:”如果不是情勢所迫,我還真不想離開。” “又開始了,陛下一會兒還得主持舞會呢!”菲琳皇妃對夫君淡淡的笑著,是意身邊的精靈侍女把科恩丟在桌上的飾物拿過來:”我可不想你一會出門就被院長大人抓住,他嘮叨,你心煩,我們也不樂意你被人挑毛病。” “小節嘛,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在菲琳皇妃的手勢下,科恩轉了一個圈,讓皇妃們重新把飾物給自己披掛上:”妳不去參加,對我而言這舞會就少了一部份” “我雖然不參加,但是三位妹妹和我們的琴倫公主可以跟陛下一起跳舞啊,那可是斯比亞皇家的一種景致呢。”菲琳皇妃把剩余的飾物交給三位姊妹,自己偏了頭在一邊凝視:”大家也知道夫君不喜歡這樣的裝束,但大家又很期盼夫君能這樣出現。” “看!皇帝為了我們,居然穿著他最不喜歡的衣服出來了!我們太感動了!我要趕緊去訂一馬車的手絹擦眼淚---這是激動和喜悅的淚水啊!”表演完畢,科恩轉身蹲下,握著菲琳皇妃的手:”我可以抱著琴倫跳,我就可以抱著妳跳,一起去吧!” “帶領帝國名媛們進場的,傳統上一定要未婚的皇室成員,只有琴倫公主才能勝任,我們已經破壞太多的傳統了,這次就依照了吧!”不等科恩再說話,菲琳伸出的一根手指就蓋在他的嘴唇上:”夫君,這是我的請求哦!” 說完這句話,菲琳皇妃重新坐直,收回手攏攏頭發:”我在這里等著你,等夫君回來的時候,我的新城市規劃應該也完成了,到時候一定陪你跳。” “這可是妳說的。”科恩一笑之後長身而起,對另三位皇妃說:”親愛的皇妃們,我先去教訓那些還沒參加過正式舞會的菜鳥,妳們先好好的打扮一番,咱們待會後宮舞會廳見好不好?” 三位皇妃微笑點頭,科恩沖旁邊的兩人打了個響指:”白影留下陪著菲琳。盔甲男,我們倆先去偷看美女!” 站在牆腳的烏鴉照例穿著一整套盔甲,聽到科恩的話,在沉默中邁動了腳步,並在出門時與皇帝並肩而行---對于這個有逾越禮節嫌疑的行為,旁邊的近衛。內侍都假裝沒看到。 新近修繕過的皇庭長廊金碧輝煌,兩壁上鑲嵌了上百面造型古雅的晶瑩銅鏡,光影重迭如迷離夢境,真是無愧于”鏡廊”的稱呼。但此時,行走在其中的兩人都對這景致毫不留戀,腳步聲跟以往都沒有什麼差別,甚至沒有偏過頭去留意一下鏡中的自己。 “這種場合。”在鏡廊盡頭,烏鴉終于開口說話:”為什麼一定要我去?” “因為你跟我的將領一樣,都沉迷在殺戮中太久了,必須要給你們看看美麗的東西才行。”科恩一本正經的擺出”欠揍”表情:”放心,我並不想讓你展示你那華利的殺手舞步,你就站在旁邊看看美女,這對你來說也是鍛煉!” “鍛煉?我很久沒鍛煉了。”烏鴉站在鏡廊外,掀起頭盔面罩,若有感悟。 “上次鍛煉是什麼科目?”斯比亞皇帝靠過來,臉上堆砌著一種不滿足絕不罷休的好奇。 “六歲。”烏鴉轉過頭來說:”觀察聖果的腐爛過程。” “這算什麼鍛煉?”科恩輕蔑的說:”如果我高興的話,我可以觀察一堆聖果的腐爛。” 烏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雖然語氣並不明顯,但的確是在反問:”中途不眨眼?” 科恩臉上的表情瞬間就凝固了,接著伸手拉下烏鴉的頭盔護臉,利落的抬腿就走,後面的烏鴉肩膀聳了幾聳,跟了上去。 後宮花園的空地邊,值星官一聲大喊:”皇帝陛下到——立正。敬禮!” 分散站在花園四處的將領們立即按軍種分段站成兩排橫隊,抬頭,挺胸,目光平視花園小徑,右手撫胸行禮。 “稍息!”科恩的聲音和他的腳步一起進入花園:”讓我來看看你們准備的怎麼樣……” 幾乎全部參與了戰爭,擁有准將軍銜以上的將領,還包括特殊部門的校級負責人都站在皇帝面前,每個人的胸前金屬鑲寶石勳章在褶褶生輝,腰帶上的禮儀短劍將主人含蓄的彰顯。站在隊列兩端看過去,詮是金銀兩色的滾邊紋飾。 每人都身穿著各自軍種的無軍銜禮服,海軍的純白。遠征軍的深灰,近衛軍和親衛軍的墨綠。正規軍的天藍色,其它保密部門是黑色。一段一色,俓謂分明。 “不錯嘛,都穿上新禮服了。”科恩順著隊列走來,拉拉這個將領的衣角,正正那個將領的勳章,嘴角的招牌笑容漸漸加深:”身上有帶違禁品的現在就交出來啊,等會跳舞時被美女們發現,我就得被迫打你們的屁股了。” “還說呢,進來的時候就被搜走了……” 某將領的抱怨立即被皇帝打斷,後者瞪著眼睛看著這個將領:”本少爺就順口一問,你還真帶了?” “已經習慣了……”老實巴交的倒黴蛋回答皇帝:”長官你說過,武器就是我們的女人!” “是啊,我說過。”科恩搖頭苦笑了一下,走到隊列中端回過身來,面對著眾將領。 看到皇帝臉上的神色,將領們同時立正,一個個表情肅然。 “在以前,我是說戰爭准備期間和戰爭期間,甚至更遠的時期內,我跟你們說過很多話,你們今天的習慣,性格,都跟我的話有很大的關系。”科恩滿意的點點頭:”但怎麼說呢,那是再一個極端的緊張時期,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什麼人會攻擊我們。為了安全,我們不得不養成枕戈待旦的習慣,准備隨時抄家伙砍人。武器在這時候比女人重要多了。” 聽到皇帝說出這樣的話,將領們嘿嘿的壞笑。 “但是在今天,在這個戰爭基本結束的時候,我要跟你們說另外幾句話。”柔和的微笑,在柯恩的嘴角出現,是那種久違多時的笑容:”我們從戰火中歸來,是否還要維持在這個狀態里呢?要不要洗乾淨身上的血跡,整理一下自己在殺戮中變的冷酷的心境呢?” 被科恩一手調教出來的將領們,很清楚這個停頓,祇是為了給大家一個思考的時間而已,所以也沒有人冒冒失失的回答——通常情況下,也沒有人能回答正確。 “打仗。殺人,這都是為了國家更好,讓國民過的更好,是正義的事業。但身為人類,不可避免的會在殺戮中迷失自我,從而在性格上留下缺憾。”停頓之後,科恩說出了重點:”在戰爭結束之後,還維持著這樣一個狀態,我們會對帝國和國民帶來損害。軍人的警惕必不可少,但殺戮的心態絕對不能保留著。” “請求發言!”在得到皇帝首肯後,一位近衛軍將領向前一步:”帝國還有敵人!” “帝國從來不缺少敵人,永遠都會有,因為有太多人嫉妒我們了!”科恩哈哈一笑,然後正色反問:”但是,我們就不用正常的生活了嗎?我們就不能感受人生的美好之處了嗎?在血與火的戰場上回過頭來,我們的眼睛里難道就什麼都看不到了嗎?” 一如之前的問題,將領們無言以對,只要等著科恩給出答案。 “當然,這不是你們的錯,如果有錯,那一定是我。”伸手阻止了要反對這句話的將領們,科恩接著說下去:”你們私下里叫我'老板",雖然明著叫會被我打板子,但就我個人而言,我喜歡這個稱呼。既然我是你們的老板,為你們打算,為你們著想就是我的責任……我從沒有想過要讓你們一生都在殺戮中度過,我希望你們能夠正常的生活。今天的舞會,就是專為你們安排的。你們,知道那些漂亮小姐的來曆嗎?” “我們早就打聽清楚了。”一個穿黑色禮服的情報將領說:”全是來自貴族家庭的小姐們!” “沒錯!都是來自貴族和官員家庭的小姐們。”科恩輕笑兩聲:”有誰知道本少爺要這樣安排?參謀部的,出來分析一下!” 在起哄聲里,一群參謀部的將領們局促的笑著,不肯上前做分析。 “本少爺今天把這些漂亮,聰明,有教養。有見識,斯比亞帝國當之無愧的瑰寶介紹給你們,試想讓你們去感受生活中美好的一面,是想讓你們知道,打打殺殺並不是人生的全部。”皇帝終于說出了自己的初衷:”你們要尊重她們,因為她們並沒有在你們浴血奮戰的時候還過著奢華的日子;你們要珍惜她們,因為他們特地在今天為你們盛裝打扮而來……” “請求發言!”又一名將領上前一步,大聲說出眾人的心聲:”還能做點別的嗎?” “當然可以,我和四位皇妃都鼓勵你們去追求幸福。但上次舞會之後的事情如果再發生,我就讓你們去洗一年的廁所。”皇帝笑咪咪的回答:”男女之間的事情就像一場戰爭,要在充分分析對手的基礎上決定戰略,一味猛沖沒有好下場。但首先,我要你們給對方留個好印象——讓你們學習的舞步,都練習熟練了沒有?” 將領們同聲回答:”熟練了!” 一個半月之前就開始練習的”軍陣步法”,不熟悉才叫怪。 “好吧,時間也差不多了。”遠遠看見皇妃派來的內侍走過來,科恩知道舞會已經全部准備好了:”拿出男人的氣度來,成兩列縱隊,目標後宮舞會廳——緩步前進!” 後宮舞會廳只是一個概括的稱呼,統指大花廳及小花廳附近的一大片建築,僅開闊的廣場就有兩個,更有依據地勢修建假山群,噴水池,人工湖等等。甚至在各組景點中的空白部位,都按照帝國行省方位精心修建了花園,其中的花卉植物都是對應行省的特有品種。 在戰爭結束的這段時間里,這里又多出好幾個花園,寓意不言自明。事實上,每位有幸進入後宮的斯比亞人,再走過這些花園的時候,目光中的驕傲就如同他們的皇帝。 除了補貼坊間會議和支付別的開銷,四位皇妃的私房積蓄這次全用再整修舞會廳上了——戰爭比預計的要順利,軍費方面的確有相當節余,但這類資金是無法挪用的,哪怕皇帝要用也不行。 大臣貴族們早就聚集在大廣場周圍,戰爭的勝利讓他們身心很是放松,可以氣定神閑的拿著酒杯聊天,等待著慶祝舞會的開始。三位皇妃和維素親王夫婦充當了舞會的主持者,神態親切的與大家閑談著,賓主之間頻頻舉杯。 帝國顯貴們等待皇帝陛下這樣一個安排,已經是望眼欲穿了。自己家族的未婚女性能在這個時候與軍隊精英正式見面,這是科恩陛下對大家忠于帝國的一種含蓄而實在的獎勵。 誰都知道,軍隊是皇帝陛下的心頭肉,能把這些沒有婚配的精英正式介紹出來,並通過皇妃的渠道表明可以自由聯姻,這就說明皇帝對大家的信任又有了極大的提升。今天參加慶祝舞會的這些將領軍官都有赫赫戰功在身,其中還不乏軍團級指揮官。如果自己的家族能擁有這樣的成員,何需再擔心朝不保夕? 對于先遭清洗。再受壓制的帝國原系官員和貴族階層來說,這也是重新溶入帝國核心的重要標志。 “皇帝陛下到!” 在場無人敢怠慢失禮,紛紛放下酒杯站到廣場入口處。 樂隊指揮手一舉,莊重。激昂的迎接音樂響起。音樂聲中,身穿禮服的皇帝陛下帶領著身後整整兩列,足足百來位將領緩步走來,這華麗的陣容依次從維素親王手書”晨輝”的廣場大門通過。皮靴在拼花地板上摩擦著,混合了勳章和短劍的細微聲,以一種充滿了青春朝氣的節奏響起。 雷動的掌聲中,軍人走到廣場左側,旋身站定,自信的臉上露出含蓄的笑容。 當長時間的掌聲稍微減弱一些,面帶微笑的維素親王夫婦攜手上前,面對著將領們站定。”在這個莊嚴的時候,請允許我代表帝國大後方的全體國民,向凱旋回歸的將士們表達由衷的歡迎!”親王自若的話語中充斥著一股發自費府的豪邁:”勇士們,祝賀你們!” 再次響起的掌聲中,整齊排列的將領們以肅然的軍禮回應。 “今天是皇家為歡迎大家回歸的舞會,雖是皇家主辦,但多少是帶有一些私人性質。”接下來說話的,就是維素親王的夫人凱瑟琳。海格,事實上,全帝國只有這位夫人才能說出這樣的話:”我的孩子們,今天我可沒有勳章給你們,不然羅倫佐院長會找我理論的。” 現場一片哄笑聲,就連羅倫佐院長本人,他正容的表情中也多出一絲笑意。站的筆直的將領們都清楚,要論誰最無私的關愛軍隊,除了皇帝陛下之外,就要數這位平時不茍言笑的倔老頭。出于由衷的尊敬,在任何場合,大家都稱呼這位帝國軍紀總監督。第二國相為院長。 “羅倫佐院長。”凱瑟琳回過身,做了個請的手勢:”出來跟孩子們聊兩句吧!” 盛情難卻,本無意發言的羅倫佐只好走了出來,站在親王身邊。 “這是無上榮耀的舞會,你們應得的!”羅倫佐院長勉強又笑了笑,轉頭對凱瑟林說;”還是開始吧,我要是再說下去,他們就該沒心情跳舞了。” 凱瑟琳笑笑,對一邊的樂隊指揮做了個手勢:”孩子們,睜大你們的眼睛,斯比亞的鮮花們就要來了。” 悠揚。輕快的樂曲聲中,腳步聲從廣場入口處傳來。在眾人的視野中,頭戴花環。身穿禮服的琴倫小公主,蹦蹦跳跳的進了廣場。比起戰爭初始聖都閱兵那會,小公主的臉色更加紅潤,個頭也高了一些,秀美的臉龐上,雙目清澈靈動。 小公主身後,是整整三排盛裝的年輕小姐。 與只佩帶了一件簡單飾物的琴倫不同,後面的名媛都精心打扮過,且不說因為家族看重,前來參與舞會的小姐們本身的美麗程度,就是隨身首飾耀出的光輝,都能讓人張不開眼睛。” 第一眼望過去,幾乎令這些百戰身存的將領們花了眼睛——看慣了穿著單調色彩軍服的男人,又在心理上遵守了皇帝”尊重與珍惜”的態度,名媛們這個不遜于軍人的出場,給予眾將領的是一種視覺沖擊,失態倒還不至于,但心理的震撼還是多少存在的。 行到近前,軍人們看輕了一張張含羞帶怯的微紅臉龐,看輕了搖曳生姿的翩翩身影。而紛紛站定轉身的名媛們,也同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這些傳說中的英雄們——貴族的教育,注定這些小姐們不會像普通姑娘們那樣扭捏的偷瞧,而是大大方方的看。 目光交錯中,也有不少鼓眼瞪目的情況發生,這自然是上次舞會擄人事件的余波。 “我們還等什麼呢?”等兩邊的人看夠了,維素親王哈哈一笑:”舞會開始了!” 傳統的舞會越取被樂隊奏響,音樂聲中,科恩陛下迎著琴倫小公主走上去,握起了她的小手。然後轉過頭去,看了將領們一眼。 一前一後,兩排將領們沒有猶豫,健步走上去。臨到小姐面前時,隨節奏換了一個半月苦練而成的舞步,直接插進了對方的陣營——按照傳統舞蹈的程序,再繞伸一圈後回到自己舞伴的身前,鄭重其事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旋舞伊始,福爾娜小姐輕柔的歌聲就回蕩在廣場上。 “將軍百戰心如鐵,少女情懷總是詩。”牽著小公主跳了半曲就站到皇妃身邊的科恩,再面對皇妃的問題時回答:“隨緣吧!”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悲城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