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首曲之後,又與母親和三位皇妃各自跳了一曲,皇帝在這舞會上的義務便已盡到。 科恩當然還可以再與別的小姐跳,但那樣的話,真的會讓別人放不開。不管科恩的能力再怎麼強,一旦離開了軍隊的特殊環境,他與下屬之間的距離感是無論如何也消除不了。 所以,科恩適時的選擇了淡出舞會現場的方式,轉而抱起琴倫小公主,游走在眾大臣和貴族之間,不住的誇這個大臣風采不減,祝那位貴族兒孫滿堂,把眾人感動的一塌糊塗。能與親切溫和的皇帝面談,這是大家一直期盼的,還不需要涉及任何實際事務,就這個場面本身所攜帶的信任和融洽的感覺,對彼此,對帝國都很有利。 再說,也沒人規定不能在皇家舞會上談國事,皇家哪一件事不是國事?三位皇妃外加國相夫婦分站廣場各處,在看似拉家常的神態中,把各自分管的事情細細安排下去。” 當然,科恩還需要注意不被某院長找麻煩,好在國相早有安排,院長夫人今天的興致相當高,拉著院長一曲曲的跳下去。院長雖有心來跟皇帝說話,但奈何妻命難違,只有把這副老骨頭旋在廣場一角。 天色稍暗,侍者就送上美食供賓客享用,更開放各處景點供人賞玩。晚霞余暉之下,三三兩兩的年輕男女點綴在山水之間,到也相映成趣。這個時候,形影孤單的人就會非常顯眼。 “格倫斯卿!”站在高處的科恩,一眼就發現了站在小水池邊發呆的人:”來一下。” 被點到名的格倫斯回頭,看到皇帝在向自己招手,趕緊三步並做兩步上了後宮那座耗資不少,幾乎可以亂真的”假山”,穿過一列列凝神戒備的近衛,來到科恩身後。 “不要立正了,陪我隨便走走。”牽著小公主的科恩擺擺手,事一格倫斯與自己並肩行走:”怎麼了?這舞會不合意嗎?還是斯比亞的小姐嚇著你了?” “回稟陛下,這舞會很好,名媛們美麗端莊,大方得體。”格倫斯的回答一如既往的謹慎:”只是末將自己的興致不算太高,讓陛下擔心,真是罪過。” 聽了這個回答,科恩哈哈一笑,抱起琴倫公主:”琴倫,你覺得格倫斯將軍的話怎麼樣?” 琴倫小公主看看神情局促的格倫斯,搖了搖頭說:”不是假……話,也不是真話。” “看看吧,格倫斯卿,小公主判斷你的話不真不假。”科恩回過頭來:”當然,你說這樣的話是有原因的,但你是無法面對朕呢?還是無法面對自己?” “請陛下原諒……”面對這位頻繁變換自稱的皇帝,格倫斯無論如何才思敏捷都應付不了。張開嘴,下面卻啞了口。 “沒人要問你的罪,你當朕第一天當皇帝?就是順便走走,聊天而已。”科恩的腳步沒停,嘴上也沒停:”你能敞開心扉固然是好事,放不下包袱也不能強求,是吧?” “陛下英明。”格倫斯做俯首狀,讓科恩又好氣又好笑,這下,皇帝的倔脾氣也上來了。 “格倫斯卿啊,我們提點陳年往事好了。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斯比亞當日進攻時,你和你的幽水軍恰好能建立功勳?”科恩說這話的時候,已經帶著格倫斯向假山下走去。 行進方位上的格倫斯沒有察覺,但身後的小徑卻被組組近衛封住。也把一直關注這次會面的兩個人——格倫斯的母親和搭檔封在外面,兩人除了面面相覷之外,只能干著急。 戰爭結束了,正是卸磨殺驢的好時候。 “是因為陛下的挑選,所以辛迪亞才會成為我的副官。”對于科恩的問題,格倫斯給予了正面回答。 “是的,因為朕挑選了你。”科恩點了點頭,說:”挑選你的原因,是要讓你按照朕編寫的劇本去上演一出好戲,先成為一個大大的英雄,再徹底的敗給斯比亞軍隊,從而達到瓦解韋爾斯帝國軍心民心的目的。這就是國家間的競爭,陰謀迭出,殘酷無情,挑上誰就是誰。” “末將理解。”格倫斯早就把這個問題想上了千百遍,哪有不明白的道理。 “但是,格倫斯卿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在這件事後,你非但沒有被打壓,還能有機會領軍作戰?你以為自降一級軍銜就真能讓朕改變主意了嗎?那不過是為了提醒你要上進罷了。”科恩停下腳步,坐到小徑旁的一組石桌上,並示意格倫斯也坐下:“你的母親的確很有勇氣和智慧,但憑這兩點,她還不能成為斯比亞帝國的第一位女性伯爵。” “末將不知,請陛下明示!”剛剛坐下的格倫斯又站的筆直。事實上,皇帝現在所問的,也是一直困擾格倫斯自己的問題。 “被選定成為棋子,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但不得不說,格倫斯卿,是你的努力和成長,讓自己擺脫了棋子的處境。”科恩面色如常的說:“你今天的能力比之當初被挑選時,已然不可同日而語了……” “你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成為一個合格的將領,並擁有了一些斯比亞現任將領不具備的特質,帝國需要完整的你更甚于需要十枚棋子。這是迫使朕起用你的原因,也是現實的殘酷之處。”科恩伸出一根手指頭:“這是第一個原因,帝國的考慮。” 格倫斯沉默著回望科恩,就他所知,沒有任何一個皇帝會這樣直白。 “力量並不代表一切,但沒有力量就連命也保不住。從某個角度來看,與朕一樣,格倫斯卿也擁有主動改變命運的這部分特質。所以,朕不把你當降將看待,朕把你放在自己的陣營中加以磨練,適時放到合適的位置上去。”科恩笑了笑:“這是第二個原因,朕喜歡身邊的人有朕一樣的特點和性格。” 格倫斯臉色變了變,欲言又止。 “你的母親是母憑子貴,幽水軍是憑著你這位統帥才得以保全下來。這一點上,你不用妄自菲薄。朕既然用了你,就不擔心你的忠誠。”科恩看了格倫斯一眼,灑然一笑:“單純比能力,你覺得尤里西斯如何?但他沒有主動去改變命運這個特點,所以,他這一生都沒機會了……雖然在朕手里,他同樣玩不出什麼花樣。” “末將……感激陛下!”就像是剛剛跑了十圈操場,格倫斯胸膛劇烈起伏著,隨後,又有些試探的說:“那麼……” “想都別想!”皇帝一看格倫斯的神情就知道他要說什麼,果斷把手一揮打斷他的話:”辛迪亞•肯塔少將會跟你搭檔一輩子,你們兩是作為一個整體互補的整體存在,誰都不能撇下誰。所以,我建議你還是學習一下怎麼和同僚相處。” “是,陛下。”格倫斯垂下了頭。 “你就偷著高興吧。”皇帝臉上的笑容帶著很明顯的惡作劇成分:“如果辛迪亞是女的,我就把他嫁給你。從這個角度來說,你是非常幸運的。” 也算是意志剛強的格倫斯少將,聽了這話也不禁腿肚子打顫。 好在柯恩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的糾纏:“那麼,聽了朕的這些話,現在格倫斯卿能在斯比亞帝國,能在這個皇宮中找到一點歸屬感了嗎?” 酸甜苦辣同時在心理翻滾,格倫斯點了點頭:”末將……會盡力的!” “好,朕不逼你,歸屬感這東西不是說有就能有的。”科恩大度的點了點頭:“這里,其實是一處禁地,我會請琴倫小公主帶你出去,現在,你先去拐彎處等一下好嗎?” “是,陛下。”聽說是禁地,格倫斯連四下張望一下的心思都沒有,趕緊肅立向科恩行了一個禮,然後小跑到指定的位置,筆直站立。 “可愛的琴倫。”科恩嘿嘿笑著,對美少女說:”向妳打聽一個情報好不好?” 琴倫公主蹦下地,興奮的伸出雙手,把十跟手指頭張在科恩眼前。 “這要價太高了吧?”科恩裝出一副逼真的可憐狀:”五個啦,五個故事就好。” 琴倫公主很配合的轉了轉眼睛,然後才認真的點了點頭。 科恩一臉壞笑的湊過去,小聲問:”辛迪亞•肯塔有未婚的姊妹嗎?” “三個。”經過幾位皇妃的糾正,小公主現在說話已經流利多了:”一個表姊,兩個妹妹。” “再加一個故事。”科恩開出了價碼,跟小公主合作謀畫了用心不明的計劃:”你等會把格倫斯帶到她們面前,再制造一些小小的意外,讓他們產生一些有趣的糾葛好不好?” 不知道是性格上被科恩影響,還是對科恩言聽計從的習慣,小公主非常爽快的點著頭。而可憐的格倫斯少將,還在小路拐彎處站著標准的軍姿,渾然不知一個圈套已經臨頭。 看著琴倫公主帶著格倫斯一路走出去,科恩知道這件事已經不需要自己去擔心了。或者其它皇妃操作這樣的事情還有些大才小用的難度,但小公主和她的玩伴侍女們依靠自身的能力就能完成一切——對早年經曆坎坷的琴倫,國相和皇妃們在關愛的同時,也加大了她各方面的教育,在謀劃與執行上還進行了著力培養。 當琴倫公主拉著格倫斯出現在假山上時,不但等在外面的兩人放下了心理石頭,也讓格倫斯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琴倫公主之前也拉過皇室成員以外人的手,但數目不會超過五位,而且無一不是與皇帝極為親近的人物,僅憑此點,眾人也不能再小看格倫斯少將。 “陛下。”與此同時,小徑中,一位情報軍官來到了科恩面前:”他們開始行動了。” “啊,人生真是不容易寂寞。”科恩點了點頭,沒有立即去打開那份文件:”都有哪些人?” “神屬一方,是班賽,奧馬圖人領頭,另有其它帝國的顯赫貴族代表,地點在聖都外六十里處的一條船上。”情報關回答:”魔屬的發起人是布盧克帝國和艾里納帝國,商談地點多變,另外,兩邊都派人接觸了一些我國的貴族和大臣。” “效果如何?”皇帝輕聲問。 情報官回答:”被接觸的大臣和貴族把談話內容和收受的財物都上報了。” “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科恩翻開文件,看了兩頁不禁笑出了聲:”岩石!” “到!”一聲雄厚的回應在不遠處響起。 “派人叫迪爾皇妃換便裝!”科恩吩咐一聲:”要出宮!” “是!”離去的腳步聲又折回來:”凱麗皇妃問去哪里的話,怎麼回答?” “啊,凱麗皇妃是喜歡問問題的。”科恩站起來:”你就回答逛妓院!” “是!”岩石離去,也只有這個單純的將領不會去想為什麼皇帝要帶著皇妃逛妓院去。” 天堂島神族宮殿,兩位女性神族相對而坐,前面兩杯香茗的清雅氣味在空中彌漫,但卻始終獨立于百花吐露的芬芳之外,涇渭分明。 “聽說,妳不但不管理神殿。”良久,神族長公主說:”近來連插花的心思都沒有了。” “是。”小公主點了點頭,恭敬卻冷淡的回答:”既然我管理不當,自然不能再插手。” “不插手當然沒什麼,但對神殿一切事務不聞不問,這種態度會令你在很多事情上無法主動。”長公主搖了搖頭:”這件東西是神殿祭司送上來的,因為妳不管,所以通過武神直接遞交到父神手里,父神已經同意了。妳看看吧!” 小公主接過姊姊地來的玉牒,目光掃過鑲嵌在晶瑩玉石上的黃金文字,神情逐漸凝重起來。很明顯,這玉牒上的信息量不但多,而且足夠引起神族的高度關注,小公主疑惑的看了一眼姊姊,又細看了一遍。 “怎麼樣?”長公主用很清淡的語氣問:”你有什麼感想?” “這個計策,絕不是神殿的三位主祭或者那群樞機祭司能想出來的。但不管如何,如果這個計劃能夠達成,倒是可以興起兩個與司比亞相抗衡的帝國。”小公主把玉牒放下,正視著長公主說:”父神一直期望的,能在各方面與司比亞帝國旗鼓相當的對手終于能夠出現了。” “整個計劃是魔屬聯盟制定的,其實魔族長公主之前就傳過了消息來,只是這個計劃要由兩個聯盟的屬下帝國去施行,所以正式的公文就通過魔殿的高層傳遞過來。”長公主歎了一口氣,說出這個計劃的來曆:”三位神殿主祭一看上面的數字就嚇的面無人色,哪里還有心思去細品這計劃中的精妙之處?” “父神,一定很高興吧?” “當然,僅僅一個科恩。凱達,一個斯比亞帝國都能讓父神高興,更別說三個科恩。凱達,三個斯比亞帝國了。”長公主微笑回答:”重要的不是科恩。凱達這個人類有多強大,重點是他的力量必須被其它人類制約,父神一定期待若干年後,這三個斯比亞帝國的直接交鋒。” “那麼,斯比亞帝國會看破這個計劃嗎?”小公主說:”即便科恩。凱達沒有看透,但是神屬聯盟和魔屬聯盟的代表們能夠配合嗎?那些被舍棄的帝國,能心甘嗎?” “這就是今天請妳過來的原因,父神對神屬帝國與魔屬帝國的自發配合不抱任何希望,所以,決定神族直接插手這件事情。”長公主正色回答:”所以,父神令妳去斯比亞,代表光明神族直接去與魔族長公主共同推動這件事,務必要促使三方達成這個計劃。至于魔族方面,黑暗魔王也下達了同樣的指令,魔族長公主會在這件事情上與妳配合。” “這樣的事情,不是一直由姊姊妳出面的嗎?怎麼這一次會讓我去?” “因為不小心把殺戮之魔的盔甲送了人情,導致科恩•凱達少付出了很多代價就贏得戰爭,所以,我現在還楚于禁足期間。”長公主輕聲笑道:”妳要記著,在這整件事情里,不能讓斯比亞人發現妳或者魔族長公主的存在,不然的話,以科恩。凱達的狡猾程度,他必定會想出興風作浪的詭計來。在這種時候橫生枝節會令父神不高興的。” “是,我謹記父神的訓示。”小公主點了點頭:”但戰後的斯比亞也會有非分的要求吧?” “當然,兩次被聯盟從背後攻擊的斯比亞,如果還不鬧點事情出來,怕是世人都會懷疑他有異心。”長公主說:”對于斯比亞的要求,無論神族或魔族都有個大致的估計。這一次,神殿和魔殿又要倒黴了,枝後對斯比亞的安撫也要花點心思,但這無關大局。只要達成了這個計劃,比斯大陸未來百年的格局就定下來了,讓斯比亞帝國鬧一鬧又何妨?” “既然父神已經做出了這樣的決定,我一定遵照執行。”小公主站起身來,柔柔的行了一禮,但神情還是那麼冷淡:”我這就准備去斯比亞,姊姊還有什麼要囑咐的嗎?” “妳盡可帶用的上的人手前去,戰神是個好幫手,也由妳調遣。”雖然把妹妹的一切看在眼里,但是長公主卻並不急于去彌補彼此之間的裂縫:”在面對魔族長公主的時候,我很希望妳這次能應對自若,因為挫折並不僅僅是挫折,特別對神族來說,這是學習的不二途徑。” “是。”小公主垂下的眼皮微微一顫:”我這就告辭,姊姊保重。”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