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大手筆,好謀劃!”看到這里,科恩長出了一口氣,身體向後靠在軟椅中。 而在此時,樓下的人們還在盡心盡力的維持著自己的角色,懇求,推脫,懇求,再推脫,直到副外交大臣答應去與其它大臣商議,並介紹這些“商人”與斯比亞的顯貴們見面為止……不過對科恩來說,這些場景已屬尾聲,而不再是必須由自己去關注的要點了。 “早跟你說過不能小看別人,商人相互之間的周旋,其實並不比戰場搏殺遜色。”坐在他身邊的迪爾倒是認認真真地看到最後一刻,直到樓下的商人恭送利普出門時,她才轉過頭來笑著對科恩說:“現在別人作了這個謀劃,應該輪到你頭痛了吧?” “我頭痛什麼?真刀真槍的搏殺自然是夫君我頂在前面,但這經濟競爭嘛……”科恩笑的有點興災樂禍:“既然這群人自以為是商人,所說的也僅限于通商,索要獨家通商權是為了保全自己,那麼,執掌斯比亞經濟的迪爾閣下,請問您對此事有什麼看法?” “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帶我出來逛!”迪爾兩眼一瞪,手掌砍在柯恩胳膊上,“快投降!” “投降就不必了,”科恩捉住迪爾的手扮好色狀:“這樣吧,你先說說想法,說完了夫君我陪你去逛街,買些胭脂水粉……” “打住!”迪爾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的捂住科恩的嘴,不然後面肯定跟著一長串令人哭笑不得的話。好久沒有和科恩這樣玩鬧,她微紅的臉頰上露出了甜蜜而滿足的笑容,但是現在,還是正事最重要。 “管他們的表情有多可憐,說得有多悲慘,我知道他們想要的可不只這些而已。”迪爾站起來脫離科恩的“魔爪”後說出自己的判斷:“誠然,魔屬各國戰敗,必須對我進行賠償,在這種巨大的賠款壓力下,壓榨現有商人是最方便的途徑,他們的家族當然不會好過。但是,情況真的有那麼危險嗎?我看這僅僅是他們來試探我們的借口罷了。” “哦,為什麼呢?”科恩正襟危坐,饒有興致的看著迪爾。 “商人追求的是利潤,所以,他們對機會的把握甚至要超過政客。家族受到威脅,這是一個可以利用的借口,無論對別人還是對自己,在道義上都說的過去。” 受夫君光的鼓勵,迪爾不再似平日那麼謹慎:“我想,不管他們能不能取得獨家通商權,其最終目的還是想得到更大的利潤。” 科恩斟滿一杯酒,送到迪爾手上:“你的意思是說,獨家通商權只是一個幌子?” “這也不盡然。”迪爾接過酒杯,笑著回答:“斯比亞的商品一直被商人們垂涎,但因為我們的貿易壁壘,他們始終不得其門而入。如果能拿到獨家通商權,那當然是再好不過了,如果是拿不到就退而求其次,只要通過一系列的活動,你這位賢明的君主也會松松手吧?” “這也不一定,我判斷事情的標准,還是要看是否對斯比亞有利。”科恩搖了搖頭:“僅僅靠請客送禮,還不足以讓我松手。” “但是,斯比亞的官商渠道外加走私,並不能滿足整個大陸對斯比亞商品的需要。”迪爾說:“我們還沒有填滿這個市場,有這些外圍商人的加入,對斯比亞來說是一件好事。” “看起來當然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但是我不會因為這個原因,就去扶起一批外國商團。”科恩微微一笑:“他們應該知道這一點,不下重注就無法打動我。” “斯比亞帝國對政令一向慎重,這點他們應該知道。”迪爾想了想:“但是,他們既然提出了獨家通商權,就不會輕易的退讓吧?如果他們從大臣身上下手呢?” “怎麼下手法?” “合股,拉攏帝國內部資金或資源進行合作經營。”迪爾說:“大家綁在一起,一榮俱榮。” “如果是這種上不得台面的事情,最好就是悄悄的做,三兩個人談妥,留一兩個人通消息就行,他們又為什麼要大張旗鼓的來聖都?”科恩又搖了搖頭:“進入特使團,身上掛著外交官的名義,在談判無果的情況下,他們甚至會背負著一個有負皇恩的罪名。” 聽了科恩的分析,迪爾陷入沉思之中。片刻之後,她抬起頭來,眼中充滿驚異:“談判……他們要出賣談判條款,以獲得斯比亞在財務上的支持……” “聰明……這世界上什麼都會缺,但從來都不會缺國賊。”科恩把酒杯向迪爾一舉,目光閃動:“親愛的迪爾,繼續說下去。” “如果這個前提條件成立的話,我就能肯定了。”迪爾點了點頭,繼續說下去:“他們為了首先取得獨家通商權,會毫不猶豫的交出魔屬各國的談判底線,甚至主動超越這條線以換取我們的信任,以搭建與斯比亞直接交流的商業渠道。” “不過聽上去,他們付出的代價很大啊!”科恩微閉雙目。 “不過,對這些商人來說,帝國承擔的賠款與他們無關,他們甚至能在聯盟內分配賠款的時候犧牲其它帝國。”迪爾說:“如果不能達成,那麼他們還能轉移自己的家族的生意。” “也就是說,他們會把大量賠款拋給本身發展前景不大的帝國,讓其它實力強大的帝國重新發展?如果有難度,就把自己的生意放到賠款不多的帝國去?”科恩想了想:“我覺得前者的希望更大一些,這類禍水東引的事情,他們早就作熟練了。” “但在這同時,他們還是會繼續向斯比亞滲透,希望把一干斯比亞高官綁在自己的家族生意里,得到更多發展機會。”迪爾說:“對他們來說,得到斯比亞高官的保證是一個基礎條件。” “這一點實行起來有難度,能被他們滲透的斯比亞大臣手上都沒有實權吧!”科恩回答:“就商人的角度來說,迪爾你認為這樣做有什麼實際上的意義呢?” “一件看似普通的事情,在商人看來,就是崛起的契機。你想,有了獨家通商權,第一個好處,就是所在帝國因為斯比亞的原因不敢對他們下手,因為動了他們,就等若動了斯比亞帝國的利益。”迪爾微微一笑:“那麼接下來,他們就可以在這里作文章了。” “有什麼文章好做?”科恩甚少插手商務,這類細節問題實在沒有什麼經驗。 “我們首先假設一點,即魔屬賠款是一筆很大的數字。”迪爾說:“這些商人們,首先在政治上靠攏斯比亞,承擔起一部份所在帝國的賠款並逐年增加份額。在支付一段時間後,以支付困難為理由,來斯比亞要求貸款,要求借用人才,要求引進技術……” “一箭數雕啊,一手撈錢,一手撈名,還打下了政治基礎。”科恩冷笑著點評:“我能肯定,他們甚至會要求借鑒斯比亞的經濟體系!這就超過商業,進入政治范疇了。如果僅從經濟利益上考慮,換作一般的國家,有很大考慮會扶持他們已獲取自己應得的戰爭賠款。” “魔屬地域廣大,斯比亞的手伸不過去,在排除其它因素的條件下,有這樣一個經濟體系去壓榨鄰近地區並把利益輸送到斯比亞,對我們來說的確是個便捷省力的方法。”迪爾繼續分析下去:“而他們就利用斯比亞的力量,完成了自身的大發展。如果這幾大家族如此發展起來,勢力將會變的異常強大,會超過以往任何一個商業家族。” “迪爾,不得不說,你在這方面是很傑出的。”科恩放下酒杯:“但事情不會如此簡單。” “當然不會如此簡單,這類規模的家族商團是一種危險的存在。但我只能在商業上進行分析,父親和菲琳姐姐才能給出其它方面的分析。”迪爾走到科恩面前:“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回去,把這里發生的事情告訴大家。” “露西,你先收拾東西回宮,把我們剛才所見回稟菲琳。”科恩站起來,握起迪爾的手:“走,我們逛街去。” “可是,事情這麼緊急……”迪爾很是猶豫。她當然明白正事要緊,但卻不想放棄一個和科恩獨處的機會。 “哪一天沒有要緊的事情?但日子總得過下去啊!”科恩哈哈一笑:“走吧!” 雖然是便服出行,但保護科恩和迪爾的近衛可是不少,前後左右,均是各式打扮的親衛,走出不到兩條街,連直屬皇室聯絡處的機要保衛人員也跑來湊熱鬧。迪爾暗自覺得不妥,科恩笑笑,先用一襲風帽遮起自己的面容,又買了帶面紗的帽子給迪爾戴上,再讓自己的近衛亮出武器,一行人開始假扮鄉下土財主進城。這一下,吸引而來的目光反而不那麼多了。 聖都的街市熱鬧非凡,但宮中什麼都不缺,就算買,也是買些零食或賞玩的小物件。不過,一路從小市集走到商業區,長年征戰在外的科恩倒是對斯比亞的商品等等有了最直觀的了解,不由對幾位皇妃主持的內政贊不絕口。 科恩一行回宮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雖然後宮的歡迎舞會還沒有完全結束,但皇室成員已經沒有必要全留在會場上,得到近衛的通知,國相、第一皇妃、羅倫佐院長早已到防衛嚴密的會議室,去研究露西帶回來的報告。 在科恩和迪爾皇妃進入會議室的前一刻,副外交大臣的緊急報告送到。 在座的,除了羅倫佐院長外,維素國相和第一皇妃都是在政治方面相當敏感的人。這兩位一邊聽著迪爾的介紹,一邊翻看著利普送上來的報告,逐漸的,兩個人對整件事情已經清理出了一個大概的脈絡。 等到迪爾說完,所有人均是面帶憂慮。但行事穩重的國相當然不會先開口,只是抬眼看了看菲琳皇妃。一旁的科恩也在看著菲琳,等待著這位統管內政的第一皇妃能從另一個高度上,全面分析此事。 “就像迪爾所說的那樣,如果前提條件成立的話,這件事就不僅是為了追求商業利益,也不是一些人為了保全家族。而是一個環環相扣,異常陰險的龐大計劃。其危險程度,甚至超過了這次戰爭。”菲琳皇妃考慮了很久,才慎重的為這件事情下了大概定義:“我們這次的對手,在智力、魄力、洞察力和謀劃能力上,都超越了以前任何一次。” 如果說迪爾在商業上的造詣與天份無人能及的話,菲琳在政治上的敏銳和前瞻性遠超在座的所有人。菲琳這樣說,必然有她的原因。 “請等一等,菲琳皇妃。”羅倫佐院長似乎還沒能進入狀況:“我有點不明白,由一群商人首先發起的這個謀劃,規模可能大一些,但怎麼能在危險程度上超越剛剛結束的戰爭呢?” “其一,是這些商人使用了外交官身分,這是一個關鍵點。”菲琳說:“院長你想,以斯比亞帝國的風格,會在談判中饒過各國嗎?如果各國是出于討價還價的考慮,派出一群商人來,這能避免更多的賠款嗎?顯然不可能。那麼,這樣做的原因就是另有所圖。” “其二,就得感謝我們的皇帝陛下了,是科恩陛下把戰爭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說到這里,菲琳皇妃看著科恩,臉上帶著一點揶揄的笑容:“我敢肯定,沒有任何一個帝國,會甘心失敗,也沒有任何一個聯盟會放棄與斯比亞的競爭。大家同意這一點?” 在座的都是斯比亞核心人員,能接觸到最高等級的情報,當然知道菲琳此時所說不假。 “現在,各個帝國都應該明白了,任何一場針對斯比亞的戰爭,不僅要依靠政治,更要依靠經濟和科技,甚至要有完整的新式軍隊,軍事理論。沒有這些前期准備,他們就毫無獲勝的希望。”說起這一點,即便是菲琳,臉上也湧現出幾許對夫君和帝國的自豪:“他們想打,要打,當然就得完成前期的准備。千頭萬緒,從斯比亞身上挖掘,顯然比自己埋頭研究要好。” “這麼說吧,我的院長,科恩對戰爭的改變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維素國相見院長還是有些茫然,就開口解釋說:“以前,我們是有什麼軍隊打什麼仗,打下什麼地方才決定怎麼去利用;而現在,我們是決定了帝國的發展方向之後才決定奪取相應的土地,這個明確的目的衍生出戰略,在此戰略指導下組建合適的軍隊去打這一仗。” “另一個方面,就是以強大經濟、科技去支持一場新的戰爭吧?所以一切都必須跟上戰略的發展。”羅倫佐院長總算是明白了各位的意思,搖頭自歎:“我還真是老了。”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