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您可別這麼說,”這次輪到科恩搖頭:“院長,你個人是帝國政治穩定的一個支柱。” “不說這個,”羅倫佐院長對皇帝的態度永遠不變:“菲琳皇妃,請繼續。” “好,我盡量說得詳細些,”菲琳憐惜的看了自己的夫君一眼,繼續起剛才的話題:“迪爾剛才對這些商人的分析是完全正確的,迪爾估計帶的,一定會被逐漸實施。但這些商人的行為只是整個計劃中的一條線,他們將在整個過程中與其他環節緊密配合。” “我也有這樣的餓預感。”迪爾皇妃苦笑著說道:“但我無法把這種疑慮凝聚起來。” “舉個近在眼前的例子:為了得到我們的信任,他們必會出賣魔屬聯盟的談判利益。”菲琳皇妃說:“當然,信任可以放在一處,也可以放在兩處,用如此的代價換得的信任,不會只用在一個地方,或者說,信任只是這件事的特征和作用之一。” “菲琳,”科恩輕輕發言,生怕打斷各位的思索:“他們做這件事,還可以達到其它目的?” “看起來,商人因為要錢才出賣自己的帝國,順理成章,但我們也可以把這個因果關系對換一下。”菲琳對科恩點了點頭:“為什麼不能是魔屬聯盟需要一個看起來非常吃虧的談判結果,所以才讓這些商人來“出賣”聯盟的利益呢?” “這樣對換一下,雖然看起來不甚合理,但仔細想想,卻又有合理的一面。”羅倫佐院長拿起面前的杯子:“魔屬聯盟的利益,他們又不出賣多少呢?” “我們可以粗略的估算一下,商人們安身立命的本錢是現錢,副外交大臣已經拿到了,而他們需要在斯比亞身上學習很讀多的東西,這就要保持時間上的持續性,什麼東西才能保證這一點?”維素國相說:“金錢,能讓斯比亞帝國上下一心,不再掀起戰爭的一筆金錢。” “學習並模仿斯比亞,組建新的經濟和科技,並擁有一爭之力。。。。。。這是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那麼,這些商人們要出賣的,就是能維持斯比亞帝國向其不間斷投資達三十年之久的債務。”菲琳皇妃默算了一下:“兩個聯盟應該是六億枚金幣以上的戰爭賠款,利息另計。 “當”的一聲,羅倫佐院長手里的杯子掉在桌子上,在這個數字前,老人家先前的心理准備完全被摧毀了。還好,院長本人對菲琳皇妃一直是毫無保留的信任,如果是科恩說出 這個數字,說不定院長大人想都不用想,就直接丟個大白眼過去了。 對于菲琳皇妃說出的這個數字,科恩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旁聽神情,維素國相只是微微點了下頭,迪爾皇妃臉上的細微表情顯示她正在心算整筆帳目………… 沉默狀態持續了一會,維素國相起身,用毛巾抹干院長面前的水漬:“老伙計,這個計劃比我們以前面對的陰謀強上很多倍,而且,這才是個開頭。深入的了解下去並進行驗證的話,你就會發現你全身都是活力!” “抱歉,我失態了。”院長這才從發呆中回過神來:“請繼續吧!”我補充一點細節,在第一個環節上,陰謀方針對我們是不是識破這個計謀,設下了一個鑒別圈套,”維素國相拍拍院長的肩,對大家說:“這些商人雖然提出這樣一個計劃,所出賣的也是聯盟的利益,但以皇帝和帝國的行事作風,我們是不會貿然給他們獨家通商權的。我們會小心翼翼的,自己去挑選適當的人選。”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爽快的把獨家通商權給了這批人,就說明我們識破了這個計謀?”院長回望國相:“反之,對方才會把這個計劃進行下去?或者進行變換?” “是這樣沒錯,但我們要保證他們能從中分得一杯羹,否則誰來出賣利益呢?”維素國相點了點頭,轉身拿過地圖鋪在桌上,轉身對菲琳皇妃說:“我想你心中應該有了更細節的推論,請繼續吧!” “以目前我們掌握的資料來看,只能推論到這一步,再向前進行的話就會失去數據的支持,很容易發生偏差,”菲琳皇妃輕輕的搖了下頭:“在如此關鍵的時刻,高估或者低估對手都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我建議今天的會議不要再向前推論,而是要分析出幾個方向,以便做好應對的准備。” “這樣好,這樣好,越是在靠近真相的時候,就越要謹慎些,”院長連連點頭,事實上,他本人再也容不下更多的推斷:“要確保已知的數據的正確度,我們需要隱秘的試探。與此同時,我們還要緩慢的推進,以爭取在過程中獲得更多的情報。” “我已命令副外交大臣去與這些商人周旋,包括把他們介紹給一些斯比亞的大商團,”科恩說:“另外,還請父親安排一些實權顯貴與對方接觸,院長大人,整個過程還要請你來把握節奏。至于談判會議的日期,我可以想些理由,拖上一拖,以便給大家足夠的時間。” “整個行動都由父親來進行安排,對皇帝的這個安排。”大家一致通過了。菲琳接著建議:“在官方談判和私下接觸這兩方面,我們都掌握好節奏。” “兵出正齊。互為補充,這種事情我也參加一份,而且,我們也不能只守不攻。”聽了菲琳的話,科恩微微一笑:“既然他們兵出聖都,我想他們的統帥也不會距離聖都太遠。。。。。我們要首先擺脫的就是這種知己不知彼的劣勢。” “獨家通商權,戰賠款數額。這是兩個最能支持我們現有推斷的標志,是關鍵。”維素國相說:“在談判開始之前,我們必須得到這些商人的確認,但這個話不能有我們來提,得讓他們主動提出來,所以要派一定數量,等級合適的大臣貴族與之接觸,這我能辦到。但帝國內的商團也要在同時派人與之接觸,這是一項細致的工作,我需要菲琳與迪爾的協助。” 兩位皇妃同時點頭,商量了幾個配合的小細節。 “在這一輪接觸之中,彼此就得談到實際上的細節了。”維素國相看向科恩:“我需要皇帝事先定下一個底限,對這些商人的待遇,接觸中涉及的規模等等。” “獨家通商權這件事情不能很快決定,得拖,要讓他們知道帝國在考慮,我想由父親主持,再合適的時候提內政部的頭頭腦腦討論下,但暫時不要得出結論,維持側面的刺激就行。” 科恩考慮再三,才定下策略:“對于這些向我們“效忠”的商人,首先要給點甜頭才行,那麼,內政部可以再合適的時候過一條法案,我看名字就叫做“通商細則”好了,明文確保這些商人以及家族的安全,在必要的時候,他們的家族還可以來斯比亞避難。”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院長也看著皇帝:“上萬人不是小數字。” “很簡單,如果這是一個有人在暗地里進行的龐大計劃,那麼這些商人絕對不會知道全貌,他們只知道自己在做的這一部分,各自家族所受的威脅也是真實存在的。他們的所作所為受到引導,卻是自發而行。”科恩笑笑:“上交那麼多錢,我們自然要保住他們的自家性命,這對他們是一種激勵,到那個時候,他們就能放開膽子大干一場,更具熱情的出賣聯盟利益。而我們,也就得到了最真實的情報----魔屬聯盟對我戰爭賠款的具體數額。” “如果魔屬聯盟的戰爭賠款是一個正常的數字呢?”院長又問:“比如說,各帝國分攤了這個賠款,省吃儉用五到十年就能還上,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他們沒的救了,一個比一個蠢。”科恩很直白的評價:“任何危機都是機會,特別是對一個龐大的群體而言,不懂得去變通。去利用危機的人,只會逐步走向滅亡吧!” “那麼,如果事情真像菲林姐姐所說,”迪爾皇妃輕聲的問:“在這種複雜的環境下,魔屬聯盟對我們的戰爭賠款達到一個極為龐大的數字呢?” “我個人並不希望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那樣的話,就是我們斯比亞的巨大危機了。”科恩苦笑下:“且不說國民情緒會被這個數字左右,就連我們都會被卷進去,深不由己啊!” “有應對之策嗎?”院長急切的問:“斯比亞難道就這樣被套進陰謀里?” “親愛的院長大人,我說過了,任何危機都是機會。”科恩兩手攤開:“但我得有時間去分析,請院長大人不要著急,先拿到更多的數據供我參考好不好?” “我明白你的心情,老伙計,”維素對院長一笑:“皇帝的話沒錯,我們需要更多數據。” “我有些心急了,請皇帝原諒,”羅倫佐院長意識到自己的態度有點問題,于是很少見的向科恩道歉:“請大家原諒,我想出去走走,讓自己冷靜一下。” “如果皇帝同意的話,讓我陪著你到花園走走吧,我也需要整理下思緒。” 科恩點頭之後,兩位皇妃自然也不會有異議,維素親王陪著羅倫佐院長走出會議室,一路來到後宮核心地區的花園里,此時,夜空中已是繁星點點,遠處的舞會早就結束了。 一來是因為帝國面對著一個還不知底細的陰謀,另一方面是因為自己的思維逐漸陳舊,羅倫佐院長一路上都沒有說話,表情凝重,雙眉緊縮。維素親王似乎也有心思,沒有立即去開導院長,兩人就沿著花園里的石子小路慢慢前進。 今天晚上,我對皇帝的態度是有些問題,”良久之後羅倫佐院長打破了沉寂:“我......似乎還不能適應,皇帝陛下引導的話題或討論。” “我明白。”維素親王點頭:“院長你更習慣在第一皇妃的引導下進行會議,這是皇帝長年在外作戰導致的,皇帝本人也明白這一點,更不會在意。” “對于這整件事,我發現自己跟不上了。”羅倫佐院長又搖搖頭:“真是老了嗎?” “老與不老,用什麼標准來判定呢?”維素親王輕聲一笑:“院長啊,你還不明白自己在皇帝心中的重要位置嗎?” “那你來說說看,我在皇帝心中是什麼位置?” “在私人關系方面,皇帝待你一如長輩,無論是你正面頂撞也好,駁回議案也罷,皇帝都會以禮容之。”維素親王看著羅倫佐:“在國事方面,皇帝今夜對你的評價是發自肺腑——科恩一直把你看作帝國內政的一大支柱。” “支柱又如何?再大的支柱也終有老朽的一天。” “如果是一根沒有土壤的支柱,的確會有老朽的一天,但院長你腳下有土壤的。有土壤,就是一棵大樹。”維素親王以平和的語氣,委婉的批評院長:“你的學生、子輩,就是你這棵大樹分出的枝干,更別說這些枝干上還有無數綠葉。所以,你這種氣餒的態度是不可取的。” “也許是事情來得太快,我心里還沒有准備好吧。”羅倫佐院長苦笑著搖頭:“對這件事情,皇帝陛下那里應該有比我們更長遠的推論吧?“ “皇帝這次的態度,看起來讓人覺得他興致不高,但事情不是那個樣子。”維素親王正色說: “我看著皇帝長大,雖然不算很了解皇帝,但我熟悉科恩的習慣——越是這樣看似冷淡的態度,就越是表明皇帝心中的起伏,科恩不說出來,是怕影響我們的判斷。” “這樣說來,皇帝心中對整件事已有定論了?” “這不一樣,皇帝真的需要時間去確認,也真的需要我們的分析......”維素親王的話才說了一半,遠方就傳來一陣腳步聲,這應該是當值的將領有事彙報。 “稟報親王!”果然,一位近衛軍准將來到兩人面前:“皇帝陛下接到一份密報,命末將轉呈親王殿下!” “哦,”維素親王接過密旨看了兩眼,對准將點了點頭:“請轉告皇帝,我已知道情況了。” “出了什麼事情?”羅倫佐院長看著那份顏色特殊,代表聖都轄區的聯絡部密報,難免要驚訝一下:“這麼晚了.....” “你看吧,”維素親王把密報交給羅倫佐院長:“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插曲”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