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月夜下,斯比亞皇家禁地之一,聖都城西古堡之巔燈火通明,橘黃光華奔瀉四方,其中恍惚有人影晃動,隨著一簇簇爆出的火星,金鐵交鳴之聲隱隱傳開,緩時凝重如遠山晨鍾,急時清亮如雨打芭蕉。 禁地四下里分部著相當數量的近衛軍,但無論官職大小,此時都是背向城堡肅立,沒有一個人轉頭去關注古堡上發生的事。 無論這場搏斗過程有多驚心動魄,結果多匪夷所思,那都不是他們能夠旁觀或評價的事情,他們今夜的職責,只是警戒這片區域而已。 “破!“堡壘牆頭響起一聲冷喝,接著就是兵刃斷裂,碎片落地的聲音,科恩。凱達傲然一笑,收刀芢立盯著距離自己不到十步的對手:“第六次了,還要再重來麼?” 斯維斯。赫本拋下手里齊柄而斷的黑鐵配劍。在戰刀上附著的一層金黃斗氣。心中已對這種結局不會有變化的打斗失去了興趣,自他與這位自稱阿撒。古台的人認識起 彼此之間明里暗里也算是爭斗不斷。但沒有一次能贏過他。今夜一場激斗下來,胸中積聚的郁悶之氣盡被抒發,暗自覺得自己此時所為毫無意義。 “既然兩位打得乏味了,不如就過來坐下一敘如何?“趁著兩人做意氣之爭,四位皇妃已在平台上設下酒宴,皇家氣度果然不同,卓上佳肴豐盛,美酒飄香,四周還鋪設了地毯,鮮花錦簇菲琳皇妃明朦閃亮,潛笑嫣然:“客人如不嫌棄,還請過來入座。” 第一皇妃以這樣的方式打招呼,反倒令斯維斯感覺有點難以應對。 他潛入聖都被抓現行,顯然是理虧在先。如果斯比亞皇帝問罪。無論公私他自然都要施展手段敷衍。但菲琳皇妃以女主人自居,回避了官面上的尷尬,並施以普通人家的待客之道,怎能不讓斯維斯更加坎坷不安----但凡手握實權的皇室成員,又有哪一個是毫無心計之輩?之道。怎能不讓斯維斯更加忐忑------但凡手握實權的皇室成員,又有哪一個是毫無心計之輩? 斯維斯苦思對策時,斯比亞皇帝已經走了過去,把戰刀遞給旁邊的內侍後坐了下去,然後看了看他。無奈之下,斯維斯也只得走了過去一邊說“打擾“一邊尷尬萬分的坐了下來。 “夫君?”溫絲麗皇妃微笑著看著斯維斯,話卻是對科恩說的:“怎麼不給我們介紹一下?” “哦,”科恩點了點頭,不太高興的看著斯維斯,很是考慮了一會才開口:“這是本少爺在外閑逛時認識的。。。朋友。名字叫斯維斯,姓赫本,世家子弟,學識淵博,品格沒得說。” 既然科恩也在這個介紹中定下了私人關系的基調,一向嚴以律己的斯維斯只有硬著頭皮站起來。 科恩舉在身前的手一轉,按序指向自己的妃子,向斯維斯介紹說:“菲琳。羅娜,凱麗。羅娜,溫絲麗。迪爾。默林,本人的四位愛妻。” “深夜打擾,還請四位夫人包涵。”斯維斯向四位皇妃行禮,沒有絲毫的怠慢:“四位夫人賢淑之名遠播魔屬大地,斯維斯今夜得見,實在是深感榮幸。” “斯維斯君風采照人,我等雖是女流又身處宮中,但也常聽聞斯維斯君少年才俊之名。請恕我身有腿疾,只有讓三位妹妹代為還禮了。” 聽到第一皇妃這樣說,另三位皇妃站起還禮。 迪爾皇妃見斯維斯在神色上還有些局促,于是在禮畢後笑言:“斯維斯君不但儀表堂堂,而且武藝精湛,你不知道,很少有人能在演武時與夫君旗鼓相當。” 夫人過譽了,深夜冒昧演武,實在唐突“既有旗鼓相當的評語在前,斯維斯可不能用雕蟲小技之類的話來響應,當然他更不知道柯恩平時少有跟外人演武的機會。 菲琳淡淡一笑,請斯維斯坐下:“我夫君長年在外。有不少時間在貴府叨擾,僅以此杯,以表謝意“ 斯維斯想也不想,拿起酒杯來一飲而盡。 “少年才俊,這是從神屬聯軍統帥手里繳獲而來的紅酒,放眼天下僅此一瓶,“科恩臉上終于帶了點笑容,“邀君共享。可要慢慢品嘗。” “夫君說笑呢,斯維斯君請暢飲,“溫絲麗皇妃笑著說:“這紅酒不錯,繳獲了整一馬車。” “繳獲了一馬車紅酒是沒錯,但只有我們正在喝的這一瓶,才是戰爭期間放在尤里西斯手邊的,有勝利的味道“科恩手上的酒杯向斯維斯一舉,緩緩說:“麼發現的?” “還記得你以”叭哩啦大陸稀哩嘩啦第國第一任皇帝的名義”冊封我家的一名女侍女為女貴族嗎?心情逐漸平伏下來,斯維斯恢複了一貫的動,他輕抿一口紅酒,輕聲回答:“雖然在你只是戲言。但她卻很感激你的寬慰。所以。她在為你熏衣時用了一種密制的香料。” “僅僅只是一種香料?“科恩不由一愣。:“那些衣物早已封存。” “她也是殷實家族的後代。而這種名為”血海飄香”的衣料。本是用在她家族的出征男子身上。以便在軍隊凱旋時聞香識人。只要你把這衣服穿上幾次。不要說換了衣服。就是浴血三年五載。身上的余香都不會消散“斯維斯解釋說:“當日再荒蕪海岸。你以皇帝之尊見我,身上就帶著一絲淡香。或者其它人無法察覺,但自小與我交好的都是在閣女子。我對各種香氣的辨別遠超一般人。事後只要稍微回想一下就會發現其中緣由。”我對各種香氣的辨別遠超一般人。事後。只要稍微回想一下。就會發現其中緣由。” “原來如此。科恩搖了搖頭:“不得不歎服。我這是百密一疏啊!” “是啊。夫君冊封這位小姐為貴族。事後都沒有告訴我們呢。“凱麗皇妃笑咪咪的問其它 皇妃:“大家說。我們是不是要給這位小姐補上手續呢?” “君無戲言,冊補這事合情合理。”菲琳點點頭。轉而對溫絲麗說:“妹妹你監管文冊。這件事情還要麻煩你。” 溫絲麗看了看表情無辜的科恩。笑著吩咐人去准備了。被四位皇妃連手作弄了的科恩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但已經開始轉移起話題。 “就算是對本少爺的身分有懷疑。又值得你只身犯險嗎?秘密潛入斯比亞國腹地。這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科恩拿過一張寫有魔屬聯盟特使團名單的信箋:“但你這手李代桃僵之計玩的可不妙。” “你又是怎麼發現的?“斯維斯淡然一笑:“這人與我有幾分神似。又待在邊境熱點地區。你怎麼連監視都不布置就能識破?” “雖然這個假扮你的人混跡在特使團聯絡處。又是在邊境上。看似有一探的必要。但邊境附近沒有值得你親自前往的事情。況且從聖都到邊境還有段距離。一來一回頗費時日。科恩笑了笑:“等我這邊為求穩妥的查清楚了。你也辦了你要辦的事情。遠離聖都了吧!” “所以你才把阿撒。古台轉來此地引我上勾?”“是,也不是。這可是名菜之一,嘗嘗看。科恩解釋說:名義上。阿撒•古台一直待在這里的監獄里,但他早已得到了一定的自由。托你的福,他這次是回來小住幾天。” “原想你會派幾個親近潛入,沒想到你會親自前往,這也到免了我趁夜奔波之苦。如果這桌酒菜布置在一個地窖或者荒野上,豈不大殺風景?” “你一早就知道我要來。一早就轉移阿撒•古台甚至一早就備下了酒宴。斯維斯放下酒杯:為什麼要如此大費周章?簡單的阻止我入聖都不就好了?或者更簡單一點,讓我永遠也找不到啊撒•古台。。。。。。這個秘密不就可以不被我發現了嗎?” 雖然你不以作客之道來聖都,但我不能不以主人之道接待,科恩迎上斯維斯疑惑的目光:你既然已經起了疑心,啊撒已經不是關鍵了,XX的能力總是能查清一切。況且。。。。。。 “況且什麼?” “就如同你要親自查清我的身分一樣,本少爺處理事情也有固執之處。”科恩目光閃動, 話語緩慢:“你我的相遇只是一個偶然,之後發生的事情也已不受我控制,所以本少爺不甘心。” “不錯。至少結束的時候受你控制,“斯維斯苦笑了一下:“這又是何苦?” “你想結束就能結束,你想維持就能維持,只是看你願不願意付出代價。但至少,在此時此刻,本少爺並不覺得這是結束。”科恩歎了一口氣:“之所以要在這里設宴,只是想告訴你,本少爺不再去魔屬了,阿撒這個身份也不會再使用了。” 聽到科恩這樣說,斯維斯心中百感交集,跟著歎了一口氣:“即使我知道了你就是科恩凱達,我對你也沒有除之而後快的想法。”“我知道。” “我少時孤單。只與母親相依為命。見慣宮庭血案,未及弱冠執掌軍務。操縱刀兵。看夠了人情淡薄。之後與你成為莫逆實在是我此生中的一件大事。”斯維斯搖了搖頭:“說來慚愧。或者我心胸狹隘。對你隱瞞身份這件事。我無論如何無法釋懷“ “我明白“ “如此良辰如此夜,把酒言歡是一件樂事。斯維斯敬四位夫人一杯,祝四位夫人美顏長駐“那空杯放在桌上。斯維斯站起來。臉上帶著釋然的微笑“宴飲至此。應該結束了“ “是呢!再不回宮。恐怕會引來父親責問“菲琳向旁邊的女侍示意。那手捧銀盤的侍女走到近前。菲琳指著盤中的一份文書和一套徽記說“這是夫君冊封女貴族的文冊與憑證。一切依照慣例。煩請斯維斯君補上她的姓名。不用多久。就會有外交官去貴國辦理交涉。” “夫人盛情。卻之不恭“斯維斯灑脫一笑。在名冊上寫上那名侍女的姓名。然後又要過一張空白信箋。提筆揮灑。竟然寫了滿滿一篇。 柯恩面帶微笑坐在一旁。並不插嘴。 “斯維斯來的匆忙。沒有攜帶禮物“斯維斯把信箋放到桌上:“這里是家鄉治療腿疾的幾個偏方。希望能對夫人有所幫助“ “沒想到斯維斯君還精通醫術。謝謝“菲琳含笑拿過“夫君?請替我送送斯維斯君“ “應該的。大家先坐一會。送完客人我來接你們回宮“科恩哈哈一笑。領頭先行。走了兩步對斯維斯一招手:“走啊。發什麼呆。監獄可沒你的房間!”原以為自己就會這樣的斯維斯,這時才知道自己估計錯誤,雖然他有勇氣 面對一切,但誰又希望自己被關起來?再向四位皇一一道別,斯維斯邁著步子跟科恩下了城堡。一路前行,轉過幾個彎,最後來到大街之後,卻發現寬闊的街上一個行人也沒有,兩側全是手持火炬,背對街面的近衛軍士兵。 斯維斯也知道這幾天聖都正在慶祝戰爭勝利,要在這種情況下清理出街面實在不容易更別說這條游程門直通皇宮大門的主街道了。再根據對斯比亞政局的了解,斯維斯也知道,因為這件事, 科恩凱達明天會得被大臣上書指責。 一身華服。單手按劍的科恩臉色平靜的站在街心,正在等他跟上去。 明亮的火光照耀下,雖然再沒有用各種易容手段,雖然是魔屬人又恨又怕的黑發黑眼,但他給人的感覺卻沒有變,目光中帶著的那份坦然還是納悶令人熟悉,嘴角微微牽動,好似下一刻就會有捉弄人的舉動出現。。。。。。 這一瞬間,斯維斯幾乎在無法把這位斯比亞皇帝與坎普瘋狼分別開來,但理智告訴他,坎普瘋狼只能在于自己的記憶中。而眼前這個人,他是不折不扣的斯比亞皇帝, 他是揮軍縱橫魔屬大地的一國帝王! 斯維斯走上前去,與其同行在聖都的街道上,四面的火光把兩人的影子拉的好長,腳步聲聲,氣氛凝重。 曾幾何時起,這兩個人也這樣走過。 “就我一路所見,斯比亞帝國的強大,聖都的繁華,已經遠遠超越布盧克帝國。”斯維斯抬眼望著兩側的街邊建築,感歎說:“以前我還常常懷疑,為什麼斯比亞能夠將別國絕不敢碰的政令貫徹實施下去。現在,我終于釋然了。改變,這是斯比亞皇帝唯一可做的事情。” “說起你這個人啊,動起腦筋來就笨得可愛,動起腦筋來又長自尋煩,“科恩輕聲的笑:“你覺得皇帝是什麼?被百官貴族束縛的幌子?還是一個事必躬親的苦工?如果當皇帝還不能打人板子,當這個皇帝做甚?”笑:“你覺得皇帝是什麼?被百官貴族束縛的幌子?還是一個事必躬親的苦工?如果當 皇帝還不能打人板子,當這個皇帝做甚?” “打臣下的板子是小事。”斯維斯說;“打其它帝國的板子,事情就不好控制了。” “看來你很在意我這個皇帝的身分,撇開我之前隱瞞身分的事不說,““科恩又笑了笑:“怎麼,你覺得我是皇帝,所以無法再以平常心對我嗎?” “是不是皇帝不是關鍵。”斯維斯搖了搖頭:“但一個與我帝國為敵的皇帝。。。。。。” “那麼我再問一句。我不與克帝國為敵,布盧克帝國就會不予斯比亞為敵嗎?“說這話的時候,科恩臉上的表情並不憤慨:“說大一點。如果我不與任何帝國為敵。其它帝國就不會打斯比亞的主意嗎?” “。。。。。。“斯維斯不是一個睜眼說瞎話的人:“不會“ “是啊,國與國之間永遠不會有真正的和平。至少現在不會有,“科恩一歎:“帝國之間講 究的是勢力均衡。如果失去制約和平衡。作皇帝的就是萬般不情願。也要承擔起自己的責任。不說還有光明神族在看著。就是帝國民眾的要求。膚也無法怠慢。” “但是你的方式。你的野心已經遠遠超過其它人能容忍的范圍了。”斯維斯的話說的有些隱晦“這樣做的後果。會反過來傷害斯比亞帝國。” “我來告訴你容忍的范圍。當神屬帝國和魔屬聯盟狼狽為奸。要置斯亞于死地的時候。他們超越了我容忍的范圍。”科恩笑容逐漸的散去:“不說斯比亞與兩魔屬帝國 的戰爭屬于正常范疇。就是斯比亞真的攻下了整個魔屬聯盟也是光明正大的勝利。” “至于說到野心?是否要斯比亞在打下兩個魔屬帝國之後,殺盡魔殿祭司,搶光所有錢財。然後一把火燒掉搬不走的東西。再鑼鼓喧天的撤軍回來才是沒有野心?” 科恩一臉正色的看著斯維斯:“我知道魔屬聯軍這次勝利之後就准備這麼對付斯比亞。 甚至還有更多的腹案。但我特立獨行慣了。我不打算給魔屬聯盟留下遮羞布。我打一仗。“至于說到野心?是否要斯比亞在打下兩個魔屬帝國之後,殺盡魔殿緝私,搶光所有錢財,然後一把火燒掉搬不走的東西,再鑼鼓喧天的撤軍回來才是沒有野心?” 科恩一臉正色的看著斯維斯:“我知道魔屬聯軍這次勝利之後就准備這麼對付斯比亞,甚至還有更多的腹案,但我特立獨行慣了,我不打算給魔屬聯盟留下遮羞布,我打一仗,就要保數十年太平!” “我也知道,這是一筆筆血債,一樁樁舊怨日積月累的結果,”走近聖都城門,斯維斯才歎了一口氣:“可在你登基的時候,斯比亞帝國已有相當基礎,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回避這條征伐之路,那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同是人類,但每個人看待事情的心態都不一樣,每個人都有看重,或者是脆弱的東西,”科恩回答:“只要被侵犯到,被刺激到最敏感的地線,任何人都會去做我做過的事情。” “很多人沒有做!”斯維斯含憤駁斥,聲音回蕩在門洞之中,但是警戒的近衛軍充耳不聞,事實上,這位公爵已經意識到自己無法說服科恩,但他心中卻無法輕易放下這一段國王。今天踏出這道城門,不僅僅只是認清了一個敵人,也同時失去了唯一的一個知己,忍耐多時的情緒,終于在這一刻噴薄而出。 “他們不敢!無能只能苟活一世!”科恩轉過頭來,笑容是那麼熟悉:“朕卻不同!” “你敢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初衷?”斯維斯的聲音雖然降了下來,其實上卻毫不示弱:“你敢說心中沒有膨脹的欲念?沒有貪攻戀勢” “我貪啊!我為什麼不貪?但你怪得到我頭晌嗎?怪就怪這大地太過瑰麗,怪就怪著世界如此璀璨!”科恩昂首,傲然一颯:“既然給朕做了這皇帝,就別怨朕馬塌青山,追風逐電!”“你的幸運。斯比亞的幸運。”斯維斯注視著科恩:“總有一天會用完的。” “你當一切都是幸運嗎?你當斯比亞就沒有仿惶甚至絕望的時候?“科恩回答:“回想一下神魔分界線上將士拋灑的血淚。回想一下斯比亞帝國要辜身抵擋兩個聯盟明槍暗箭。俺就沒有猶豫的理由和資格!” “那麼來日再見。你我就沒情誼好講了。”斯維斯緩緩搖頭。 “首先。我在做我的事,我不需要他人贊同或陪伴。但擋在我面前的人注定會一事無成。以前是這樣,以後也會是這樣!“科恩回答:“其次,你估計錯了。我想我們不會再有對壘沙場的機會。即使是要見面。也只會在你徹底放下國籍。聯盟之別的時候。你要記住。交情僅僅限于私人身分。斯比亞皇帝與布盧克宮爵是不可能有交情的。” “你是說你以後不會再興兵進攻?” “這就好像放焰火。我不用每一根都自己去點“科恩臉上又有了邪惡的笑容;“有時候。站遠一點看別人放焰火也是很有趣的事情。” “你這是什麼意思?” “送君千里。終有一別。”科恩沒有回答斯維斯。只是向城門外一指“你的隨從都在那里等著,車輛馬匹也早已准備好。” 話音剛落,一名身著盔甲的近衛軍軍官從後面跑來。展開手里的一個木匣;“陛下!四位皇妃送上配劍一把以壯貴客行色。再贈玉牌一面。以免貴客日後上門不便。” “收下吧。四位皇妃作出的決定。我不會有任何異議。說起來。你這四位嫂子對你倒是相當看重。”科恩拿過東西。想也不想就塞到斯維斯手上:“時間不早了。你啟程吧!” 斯維斯抱著漆面描金的木匣。一步步走到城門之外。巨大的城們在他身後緩緩關閉。逐漸的只余下一絲縫隙。轟然一聲。兩扇巨門合攏。 隨著這聲音。斯維斯的身體猛然一震。驚醒一般轉身回看。映入眼簾的卻只是通體黑色的城門。還有其上猙亮的金屬落閘。 落閘,上杠。金屬卡X的碰撞聲接連響起,門後傳來的聲音一聲聲敲在斯維斯心中。 城門里。士兵拍好封紙。當值將領手中大印落下。再轉身行禮:“回稟陛下!城門已閉!” “知道了。”科恩點了點頭。 斯比亞皇帝轉身過去,望著聖都中的燈火,原本平靜的面色已變得堅毅無比。 “閣下。”城門外。斯維斯的近衛首領小心翼翼的走上來問:“我們。。。。。。” “我們走!”斯維斯一臉決然的轉身。向門外停駐的馬匹走去。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