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當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其實並不如斯維斯.赫本想像的那麼嚴重,至少在斯比亞一方是這樣。雖然數千近衛軍手持火把照耀皇帝送客在帝國是破天荒第一次,但“火耀長街”事件的第二天、第三天、甚至第四天,內政官員們都沒有就這件事去批評皇帝。 但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卻並不是官員們學會了善待他們的皇帝。事實上,絕大多數官員們都認為年輕的皇帝雖是文武全才,但在性格上並不是很成熟穩重,必須要有官員的提點才行。之所以沒上書的關鍵是他們自己有麻煩上身,再也顧不得去找科恩的毛病——在這三天假期中,幾乎每一個斯比亞官員都被送上門來的禮物弄得心浮氣燥。 來自魔屬聯盟、神屬聯盟屬下各個帝國的數百名使節就像一群蒼蠅,不斷在聖都城里縈繞飛旋,從天色微暗一直轉到天色微明,根本就不帶歇氣的,生命力之旺盛,隱忍力之堅韌,實在讓人歎為觀止。被騷擾的范圍很廣,上至國相,下到管理聖都一個轄區地方首腦,遍及內政各部、司官員,還波及到各階層貴族。 按說,不受歡迎的“客人”,官員們直接拒之門外就好了,但之前國相就有命令下達,國家之間的戰爭,舉國當然要上下同仇敵愾,但外交事務不同于戰爭,各級官員必須善待外國使節,其重要性等同于前方將士用命(原圖如此)。 重視實際效果的斯比亞內政官員雖然一貫以清廉、直忠為官風,但這並不是說斯比亞官員不會逢迎拍馬。逢迎拍馬只是一種手段,只要皇帝陛下喜歡,自然有大批官員瞬間變成歌功頌德的行家里手,而學識越淵博的官員,越是精于此道,但遇上這些各國使節,斯比亞官員們卻猛然發現,自己對這種久不使用的手段已經很是生疏了。 官職、身份相差無幾的各國使者們,依照斯比亞官場的規矩上門拜訪了。沒有口若懸河,也沒有痛哭流涕,而是用滿口貴族風雅撐起一張不卑不亢的臉皮,一手請柬,一手禮單,遇冷言冷語的面不改色,被熱情接待的並不自喜,很難看出是新敗之國的上門賠罪之臣,但他們身後的馬車上滿載著禮物,卻無一不是主人所好之物,字畫古玩、美女歌姬、黃金珍寶……. 禮下于人,必有所求,這個道理誰都知道,但使者們說了,自己既然是來賠罪的,那這一切都是正常的,要賠,先從大臣這里開始! 只要帝國不是處于戰爭中,科恩,凱達陛下不禁國民玩樂嬉戲,平時也不禁止官員之間互贈禮物,但把皇家風范看在眼里,上下官員做事都遵循著各自領悟的底線,這些禮品,收是不收大家心里都沒底,很自然第一批禮品全部被退回了,邀請參與的宴會也沒人去,但緊接著第二批禮品又送到了,而且在數額上加了五成,邀請眾人去參加的宴會也跟著升了級。 正在眾大臣忐忑不安的時候,傳來一個驚人的消息,親王府收下禮品了!而且三位親王都收了!大臣們正要去親王府證實一下這件事,又傳來皇家外戚各府,甚至羅倫佐家族各府收禮的消息。。。。。。雖然不知皇帝陛下是什麼心思。但各大臣也開始心安理得的收起禮來,至于外國使節舉辦的宴會,自然也可以去參加了,不就幾個假扮使者助手的商人嗎? 推杯換盞之間,使者們述之以義,希望早日晉見斯比亞皇帝,早日擬定戰後條款;酒酣耳熱之際,商人們誘之以利,表明要和斯比亞朋友們打成一片,促成共同富裕,斯比亞顯貴們在皇帝的調教下早就不是純良之輩,也開始配合起對方,稱兄道弟。大打感情牌,至于怎麼早日擬定戰後條款,怎麼促進共同富裕,對方不急著說,斯比亞顯貴們也不急著問。 一時間,聖都城內歌舞升平,觸目盡祥和,滿眼皆錦繡, 而這一切,自然都是科恩•凱達授意的。 當天晚上,在維素國相和羅倫佐院長離開會議室後,迪爾皇妃有感于使節們送禮的范圍太廣,擔心屬下的大臣中會出現一些有利于對方的言論。 當她把這種擔心表露出來的時候,科恩說:“送,讓他們送!他們要是不送禮的話,我還不太方便演這出戲。” 菲琳笑言:“如果只看你激動的摸樣,別人還以為我們夫君在指揮一場戰爭呢!” “你說對了,這就是戰爭,一場分為多個層面,又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戰爭。”科恩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既然說到了這里,不如我們來開個戰前會議。” “戰前會議不是要把所有的將軍都叫來嗎?”凱麗皇妃說:“現在父親和院長都不在。” “父親那邊你們可以轉告,但院長嘛。”科恩搖了搖頭:“如果他當場暈倒,誰幫我做事?” “好,”菲琳放下手里的東西:“夫君有話,我們洗耳恭聽。” “我們是本著一種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態度來對待整件事。前幾天,你們都說了自己的推論。”科恩習慣性的坐到了桌沿上:“迪爾所說的,是關于商業的一部分。而菲琳你說的是包含商業關于政治的這一部分,而且出于某些原因沒說完整。這些天呢,我把所有的數據彙整了一下,做了一個全盤考慮,發現整件事情,一共分為三個層面。” “哪三個層面呢?” “第一個層面,就是聖都這些使節和商人,”科恩解釋說:“這些人就猶如戰場上的前鋒,雖然不知道統帥的用兵策略和戰役目的,但卻沖到了最前面。送禮,就是他們的第一次攻擊。” “那麼第二個層面,就是制定,監督以及實施這個陰謀的人。他們應該就是魔屬聯盟那些所謂的精英。相當與這場戰爭中的參謀部和戰線指揮部,”停頓了一下,科恩才繼續說:“雖然這些人至今都沒現身,但他們一定存在,而且距離聖都不會太遠。” “至于第三個層面,“當然就是這個陰謀的利用者了,他們藏在最後面,但卻是真正的統帥。不過,與統帥斗智是我的拿手好戲。”科恩笑了笑:“我們要想在這一局中勝出,必須從這三個層面同時入手,每一個都要精心安排。。。。。。“菲琳打斷科恩的話:“夫君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們這三個層面到底指的是誰?” 科恩沒有回答,卻反問:“你們知道尤里西斯為什麼會在戰爭中失敗嗎?” 斯比亞對神屬聯軍一戰,幾位皇妃都是參與者,當然知道尤里西斯的失敗原因。 “在戰場上,尤里西斯是一個合格的統帥。但很遺憾,他身上有太多的政治因素,他最終被政治綁住了手腳,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他拿自己的對手無可奈何。而一旦有人看破了他政治上的圖謀,他就敗了。而我們,絕對不能犯這樣的錯誤。”科恩笑了笑:“我要留出精力來對付第三個層面,無力兼顧其他,而你們呢,也不必分心。” “明白了,”菲琳點了點頭,對自己的夫君一笑:“那麼,現在就請統帥下令!” “好,既然你們這樣要求了,我就來做這個統帥吧。”科恩跳下桌子,來到迪爾面前:“我們的先鋒,是迪爾•默林將軍。” “當將軍啊。”迪爾眨了眨眼睛,笑答:“我手里可沒有兵。” “一將之威,可擋萬軍。”科恩不以為意:“你的目標是打擊,混亂對方的第一個層面。最好是能把對方的陣形;編制;聯通渠道完全打散,越亂越好,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鞏固內部;混水摸魚。為了完成這個目標,你可以調度需要的大臣,發布政令,我也會幫忙。” “末將得令。” “負責打擊第二個層面的,是菲琳•羅娜將軍。”科恩走到菲琳面前:“雖然你的對手到目前為止還沒出現,但你可以從對方第一個層面的混亂與重建中看出端倪。你要與國相,院長配合,徹底封死對方在經濟與政治上的圖謀,讓對方丟盔棄甲,一敗塗地。整個斯比亞內政都歸你調度,必要時,我也歸你調度。” “我只能勉強做到,”菲琳笑著回答:“如果你還能有時間幫著策劃,就一定能做到。“ “這自然不成問題,“科恩點了點頭:”至于第三個層面,你們完全不要過問,交由我來負責! “當然了,在我理出頭緒的時候,我就會請各位幫忙分析的。” “真是一場大戰,”凱麗說:“可我做什麼呢?” “怎能讓你閑下來?你得負責聖都地區的警備,保證這段時間不出亂子,溫絲麗也有事情做,這場戰爭牽涉太廣,他要聯絡各部族首領與貴族,保持內部的安定。”科恩對凱麗說完,看了看在座各位:“我再提醒大家,我們現在分做三層,同時出手的話,整個局面會顯得相當混亂,你們可不要看花了眼睛…….大家都清楚自己的職責了吧?” “清楚了。” “那好,”科恩點了點頭:“我們戰吧!” 很快,三天的假期就到頭了,收到手軟的群臣們碰面都是會心一笑。皇帝陛下呢,卻開始慢條斯理的處理起以前不太過問的政務,對各國使者的請見充耳不聞,指派了副外交大臣攜旨前去慰問他們,補足了他們所需的車駕等等。 另一方面,皇帝又下令召集分散在帝國各處的貴族、名士齊集聖都,為帝國處理戰後事宜廣開言路,就連皇妃們舉辦的坊間聚會,近期的話題也全是帝國戰後如何保持優勢的話題。 這其實很正常,作為一個戰勝國,斯比亞有權利,也有必要好好計劃自己在戰爭結束後要做的事情,但帝國的這些行為,也讓某些人找到了突破口——閑散貴族、風流名士不同于在朝的大臣與貴族,他們沒有過多的警惕性與全局觀,他們只希望新勝的帝國能帶給自己好處,利用他們的嘴,可以達到引導國民的目的。 本來嘛,仗雖然是軍隊打得,可後面是全體國民的支持啊!現在大家分點兒好處並不過分吧?皇帝不差餓兵,土匪搶了東西還得分贓呢! 之後的幾天,在漸漸平緩下去的喜慶氣氛中,各種場合都充斥著分利的輿論,而且在坊間聚會上,這個話題也被明確的提了出來,依照慣例,皇妃們對議題善加引導,不予阻止,並輪流讓各部官員參與了討論,有了這些手握實權的人在說話,就讓坊間聚會更為熱烈。 但在這一系列的事情中,也有人感覺到,斯比亞帝國在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其實並沒有一個很成熟可用的想法,畢竟這次的大勝還沒在曆史上出現過,影響太過深遠,戰敗國與戰勝國要如何自處是一個全新的問題。而且兩者之間的角力並不會因為戰爭的結束而結束。同時,誰也沒有把影響斯比亞帝國的希望完全寄托在這些非官方人員的身上,坊間聚會也好,閑散貴族、風流名士也罷,他們僅僅代表了一小部分人的意願,換句話說,他們能說話,能表達自己的意見,但要求能不能得到滿足,還要看皇帝,看帝國的全局策略。 所以,商人與外交使節的活動非但沒有停止,反而更具深度。他們已從初期的撒網階段,逐漸過渡到了中期的重點攻堅階段,不但與斯比亞國內的幾大商團拉上了關系,還通過多種渠道向一些重要大臣施加影響。同時,一些跨斯比亞與魔屬聯盟的聯合商團組建計劃,也正式被商人們提出來,使節們則明里暗里的保持著一種放任的態度。 一個名為《通商法案及其實施細則》的臨時法案,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被提到了斯比亞內政部的審議會上,雖然是以大量金錢換來的這個法案,雖然還沒有得到通過,但對使節團里的商人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勝利,因為科恩•凱達允許內政官員討論這個法案,這就標志著斯比亞帝國不會完全忽視民眾的聲音。 審議法案的消息一經傳出,聖都城內的氣氛就越發熱烈了,各種各樣的小道消息滿天亂飛,一會說法案里有些條款是允許普通百姓投資的,一會又說有條款規定外國商人在達到某種標准後,可以暫時拿到斯比亞國民身份……各方的反應相繼出台,有為帝國考慮的;也有為自己撈好處的,贊同的;反對的,眾說紛紜;唇槍舌劍;吵得不亦樂乎。 但涉及到利益,特別是在商人們的鼓吹下,顯得無窮無盡的利益,各方的矛盾就顯得尖銳而不可調和。到最後,竟然吵到了皇帝的面前,科恩陛下終于怒了,大筆一揮把法案斬為兩段,各方同意的通過,各方反對的完全拋棄。而大家都同意的只有第一條:與各國通商! 現在,因為沒有了其他細節條款的限制,所以選擇與哪個帝國通商,怎麼與他們通商。中間環節出了問題如何處理,這等等的權利都被皇帝一把抓了回去。讓先前只顧者爭利;爭吵的人目瞪口呆,也讓一群使節和商人們始料未及。 只有小部分人暗中點頭,贊歎皇帝這一放一收。統一權利的手法玩的很漂亮,頗具大家風范,現在利益全捏在科恩陛下手里,任何想分得好處的人都必須緊抱著皇室的大腿不放,意圖用利益來分化帝國內部的企圖,根本沒有了施展的空間。在魔屬聯盟的各方看來,斯比亞皇帝所以玩出這一招,其實並不是想拒絕與各國通商,科恩•凱達正是看到了通商的種種好處,為了掃清障礙而下了重手。 “做的好!暗藏殺機,似乎實攻。表面上是在整理內部風氣和意見,實際上卻打消了對方的顧慮,間接的讓“他們”相信我們已經進入了這個圈套。”在每日必開的會議上,羅倫佐院長對科恩的這一招是贊不絕口:“這一下,那些混蛋們不會再懷疑我們了吧!” “我的院長,僅僅這一擊還不夠。”科恩微微一笑:“以我的風格,必定會做好一切後再與對方過招,這一點,我們的對手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們必須把這一套戲做完;做好。” “夫君找出幕後的對手了嗎?”聽到科恩這樣說,菲琳問:“是誰?” “目前只有一個大致的目標,還沒有任何證據來支持我的想法,所以這個問題就暫時擱淺吧”科恩搖了搖頭:“對了,神屬帝國的使者們有什麼異動沒有?” “神屬帝國盟下的使者們,自來到聖都後就很老實。”凱麗皇妃說:“只是有一些日常的交際活動,活躍程度遠遠不及魔屬的使者們,使節中也沒有混雜的商人在內。” “難道說。”菲琳看向科恩,雙目中盡是疑惑:“這個計劃只是魔屬聯盟單方面的嗎?” “神屬聯盟的使者不動,那是因為他們在這個計劃所扮演的,就是一個不主動的角色。另外嘛,魔屬聯盟的人雖然在動,但是也不得要領,拖拖拉拉。”科恩哈哈一笑:“這一點呢,大家就放心的交給我好了,斯比亞皇帝既然已經出手了,就不會只刮風不下雨。” “既然皇帝要做,那我們就正好偷個懶。”維素國相笑笑,向院長點點頭:“老伙計,我們就來配合皇帝演一出好戲吧!” 當日夜里,不明原因的斯比亞眾臣在某些因素的推動之下分頭聚會,大家就當前帝國的形勢,以後的利益達成一致。第二天,眾臣以通商法案已獲通過為由,婉轉的向皇帝陛下表達了自己的意見,並且說明最好是在談判開始的時候確定通商事宜。 這也是第一次,有人正式的把通商和談判聯系起來,其中含義不言自明。 不過這一次,皇帝卻沒有生氣,只是在片刻沉吟之後,科恩就下令,讓帝國外交部立即就戰爭賠償與各國展開談判,同時,科恩陛下還通過各種渠道表明了自己的觀點:“外交官不要做生意,做生意的商人不要攀附政治。” 但這個幾乎可以用“石破天驚”來形容的消息剛剛傳出皇宮時,皇帝陛下又下了另一道命令,他讓迪爾•默林皇妃立即組建一個新的部門,名為“對外通商部”,不但主管所有涉外通商事宜,還有權吸納國內資金,並投資大陸任何一處。 一方面,今天發生的事情,讓魔屬使節團里的商人們心都碎了。因為科恩•凱達已經言明,他不會和外交官做生意,這就說明他不信人這一批披著官皮的人……沒想到,自己花了大筆的資金打通關節,引導輿論,到最後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另一方面,斯比亞“對外通商部”的牌子剛剛掛上,油墨還沒干,迪爾皇妃就宣布了第一條法令:組建兩個直屬商團,並宣布只要是斯比亞的正式國民,均可投資這兩個商團,金額不限。 蜂擁而來的斯比亞貴族們就湧進了辦公樓,把自己多年的積蓄堆在迪爾皇妃的桌子上,錢不夠,不要緊,他們還有土地,有房產,這些都是可以折為現金的,甚至有進入對外通商部任職的機會,迪爾皇妃是什麼人?在她手下辦事,可不比內政大臣遜色!再說了,蒸蒸日上的斯比亞帝國與外國通商,真的會缺少這部分資金嗎?誰不知道斯比亞的商品供不應求?誰不知道商品一出國境,價格就見風上漲?這種生意根本就不需要多余的資金,皇帝陛下之所以這麼做,其目的有兩個。 其一,是賞賜,把通商的一部分利潤當成賞賜,以酬大家一直以來對帝國的忠誠;其二,迪爾皇妃已經宣布,所有在職的大臣、將領,甚至傷殘軍人都自動入股,以等級高低占一定股份,這就是繼續鞏固內部的做法,用豐厚的利潤,把大家綁在帝國這一條大船上。 不得不說,因為斯比亞皇室的一系列政令,這是熱鬧而精彩的一天,而比斯大陸的曆史也一再說明,這種非凡的日子,必定會有一個余韻悠長的結尾。 日落時分,剛成立的對外通商部,通過外交部向魔屬聯盟各國使節團轉交了一份請柬,邀請魔屬聯盟19個商團的首領級人物齊聚聖都,共同探討通商大事。華燈初上時,使節團的信使們出發了。 “事情總算進行到了這一步,可把大家忙的夠嗆,菲琳和迪爾現在還在處理公務呢!”一杯新泡的香茶被放在憑欄遠望的的科恩手里。 夜風徐徐,繁星閃動,帶著些柔柔笑意的溫絲麗皇妃穿著一襲淡色裙裝,素面呈君,更顯得柔情似水。 四位皇妃都是帝國最高等級的核心人員,只因為與另三位皇妃所負責的事務有別,所以溫絲麗皇妃這幾天才顯得清閑一些。科恩為彌補長年在外的歉疚,這幾天一直陪在溫絲麗身邊。 “世事如棋雖然忙一點,但我能肯定,大家都忙的很開心呢。”科恩一手拿著玉杯另一只手輕輕攬著溫絲麗的腰:“是不是突然空閑下來,你覺得有些寂寞?” “或者別人有這樣的感觸,但精靈族的文化可不是這樣,雖然我行事的心境被你影響了一些,但與生俱來的傳統底蘊還是很深厚的。”溫絲麗笑著搖了搖頭:“其實,能做聯絡各部族的事務,已經令我很滿足了。” “是啊。”科恩點了點頭:“如果我硬要讓你參與到這件事中,雖然你不會拒絕,但內心還是會有抵觸的吧?畢竟是帝國之間競爭的陰謀。” “夫君只說對了一半,精靈族並不是不會使用陰謀。任何一個種族要得以延續,都會謀劃一些事情吧!”被攏在科恩臂腕的溫絲麗說:“不喜歡使用陰謀,並不意味著不會謀劃啊!” “哦,還有這本事。”科恩笑著說:“好!讓我來聽聽溫絲麗大人的意見。” “別出心裁的意見我這里沒有,但我能看出夫君你接下來要做什麼。”溫絲麗臉上露出一絲少有的狡潔笑容:“夫君邀請19家魔屬商團,就不怕神屬的商人們等急了嗎?” “怎麼說?”科恩一臉的壞笑。神屬聯盟既然可以在戰爭上與魔屬聯手,”溫絲麗說:“別的事自然也不會放棄合作。” “可是神屬使團里沒有商人。” “沒有商人,並不說明他們不想參與,而是出于大局的考慮。”知道這是夫君在引導話題,溫絲麗白了科恩一眼:“如果兩個聯盟的商人齊聚聖都,我們會更加謹慎的處理吧?” “不錯,兩個聯盟狼狽為奸,而且都是以商為手段。”科恩點了點頭:“神屬聯盟打了個如意算盤,以為我們在魔屬聯盟身上找到了這麼一個賺錢的方法,必定會迫不及待的、整個的強加在神屬身上,作為被動接受的一方,他們在通商人選和細則上就能和我們討價還價。” “但是我的夫君,似乎不打算讓神屬的夢想成真,是吧?” “是啊,斯比亞雖然說不上吃人不吐骨頭,但是胃口也不小,看著吧,他們會亂作一團的……不說這個。”科恩放下玉杯,兩手抱住溫絲麗,在她耳畔輕聲一笑:“我很久沒看到你的翅膀了,趁現在月色正美,來,讓我看看全部的你……”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