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慌亂,斯比亞帝國這手組合拳施展出來,使節團上下只能以慌亂來形容。科恩.凱達以明守實攻的招數,打亂了對手准備好的行事順序。順序一旦顛倒,漏洞就會接二連三的出現,在這樣的情況下,誰也別想保持住早先定下的節奏。其實科恩的出發點很簡單,等若棋子的商人不會知道整件事,他們既可以被對手作為武器使用,那麼也可以被斯比亞作為武器使用。 只要營造出一種環境,讓這些棋子覺得自己有可能血本無歸,他們自己就會行動--魔屬的商人們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就是要保證自己不被排除在通商范圍之外,所以,他們幾乎是跟隨信使一同出發的。他們要趕在19家商團首腦到聖都之前,就利益分配達成協議。 暫且不說這19家商團以前的恩怨,也不說相互之間錯綜複雜的關系,僅僅憑借一個還無法確定的“獨家通商權”,都能讓這些人打得頭破血流了,至于使節團的商人們怎麼去跟19個商團溝通,科恩並不擔心,商人的天性,注定了他們會在到達聖都之前達成一致。 同時,有鑒于神屬聯盟各戰敗國並無通商的意圖和希望,斯比亞對外通商部只對神屬聯盟之下的三個商團送去了邀請,其中兩個商團屬于里瓦帝國,一個商團屬于波塔帝國。這種安排,也可以理解為科恩.凱達的一種善意,因為這兩個帝國,一個在戰爭中是作為斯比亞的盟國出現,另一個則始終沒有主動表現敵意。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斯比亞有意要與各國通商的消息早已傳開了,全比斯大陸,就沒有哪一個具備起碼實力的商團不知道這個消息,神屬聯盟的商人不是傻瓜,他們只是苦于沒有外交官的身份,無法沖到聖都城內送禮而已。而現在,斯比亞的正式邀請已經送出,如果讓事情就這麼發展下去,這三個商團以後會執掌整個神屬聯盟的自由經濟命脈。 其它商團會甘心嗎?當然不!龍有龍道,蛇有蛇徑,反正是條條大路通聖都,神屬的商團開始行動了。與魔屬的同行相比,他們的形勢要惡劣一點,但神屬各帝國的官場風氣要比魔屬一方顯得更為糜爛和黑暗,相應的,屬下商團的應變能力也更強一些。 首先,實力強大的商團通過各種渠道為自己補充上了官方身份,紛紛以傳遞消息、運送禮物為名進入斯比亞帝國。這一路人到聖都的時候,可真是令人大開眼界--班塞商團首領在坦西帝國使節團里,小小的云路帝國使節團反而後來居上,百多人把分配的一管擠得水泄不通。 其它的商團,既無法靠政治影響取得外交身份,也沒時間遠去云路帝國購買外交身份,最後把心一橫,直接組團來聖都。其中四分之一的人,輾轉找上了里瓦帝國駐聖都的監國公主行宮。另外四分之三的人,則直接找到了波塔帝國常駐斯比亞的外交大使——塞維克.蘭度。 商人的眼光是很毒辣的,他們知道,放眼整個比斯大陸,能直接請見斯比亞皇帝的外國人沒有多少。而塞維克.蘭度恰恰是其中之一,此人與科恩.凱達之間,有良好的私人關系。 發了橫財的塞維克.蘭度,並未直接去找斯比亞官方游說,而是召集神屬聯盟各帝國使節團,將目前商團自發前來聖都的情況做說明,把問題踢給各使節團。 一方面是事實擺在眼前,自己不來收拾局面的話,斯比亞會插手;另一方面也是看到商人們群情激憤,如不好好引導恐怕會引火燒身。。。到最後,使節團吸納了一部分的商團人士,又讓其他商人組成了一個如同魔屬那樣的聯合商團,去與斯比亞對外通商部交涉。 至此,這場鬧劇終于落下了帷幕,來到聖都的外國人分為兩種身份,使節團和聯合商團,分別對應斯比亞外交部和對外通商部。但明眼人都知道,這一輪談判和交涉,雖然是分為兩組,獨立進行,其實這里面有很複雜的聯系,就如同是初學走路的嬰兒,任何一邊的步子都不可能邁大了,否則後果堪慮。 斯比亞外交部,正式與神屬和魔屬的特使就戰爭賠償問題展開談判。談判的第一個議題,斯比亞要確定神屬與魔屬在這場戰爭中扮演的非正義角色——這是第一次,有人把這個人人皆心知肚明,但又絕不能見光的問題丟到桌面上來談。 抗議,沒完沒了的抗議,堆在皇帝案頭的外交公文數量,可以用來燒開一鍋水,而科恩陛下卻不屑一顧,全部轉發外交部處理。在副外交大臣利普的居中調和之下,外交使節鬧一鬧也就算了,誰也沒存心那這個理由生事,得罪別人到不怕,得罪科恩.凱達那可收不了場。 這種混亂的局面,只持續了三天,結束這場紛爭的自然還是斯比亞皇帝——在談判的第四日,科恩陛下訓斥各國使節的詔書下達,眾使節被數落一通後,按照安排重新分組;神屬使節團,魔屬使節團進入兩個兵營,被完全隔開,不允許互通消息。兩個聯盟的聯盟商團也被勒令解散,重新編組。推選首領,之後才能與對外通商部交涉。 關注此事的大部分人依然認為,是斯比亞處理這類事情的經驗欠缺導致了這場混亂。但也有極少數人認為所有的事情都是科恩.凱達一手推動的,經過了連續的混亂,他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摧毀兩個聯盟與商團既定的上下關系,將利益分配進一步複雜化,最大程度的消除了對方可能借助此次談判實施的陰謀。 這兩種猜測都有道理,但真正的意圖只有某人才清楚,兩天之後,使節團一切編制完成,談判重開,不過在這時,使節團和聯合商團的人員構成、上下關系已經有了很大改變,也可以說,現在這局面時妥協的結果,雙方都能接受。 又一紙詔書,使困擾使節團的難題被化解了:第一個議題確認的范疇變為"在別有用心的邪惡集團的挑撥之下,神屬聯盟和魔屬聯盟未經查證,輕率的發動了對斯比亞帝國的非正義的侵略戰爭。"這一變動,使談判在立意上有了質的變化,大家面子上都能應付過去 雖然在信仰的召喚下,魔屬聯盟在任何時候都有足夠的權利和理由攻擊斯比亞,但在強勢的對手面前,戰敗的他們也只有把這個苦果咽下去。 斯比亞方又拿回了“別有用心的邪惡集團”的定義權,說是一經查實,就會把這個邪惡集團公之于眾,各國共剿之。但怎麼查證,怎麼判定,怎麼剿,誰去剿,暫時都沒有規定。 與此同時,斯比亞通商部屬下的商團成立,與聯合商團的交涉正式開始,因為聯合商團有了新首領,跟隸屬的使團方面的溝通也不成問題,最重要的一點,這些人絕大部分所信仰的是利益,所以,商團交涉一開始處于良好的氣氛之下。 從根本上來說,這一系列的事件,不過是斯比亞帝國利用外交使節和商人。對未知的陰謀方進行了整整一輪的試探性進攻。如果這里面有陰謀,那麼對方必定會針對斯比亞的招數做一些調整,別的不說,就是重新搭建使節團與商團之間的渠道都夠他們忙的。 “也就是說,只要使節團與聯合商團能達成默契,就能肯定這個陰謀?”在當日的例會上,羅倫佐院長問科恩陛下:”肯定陰謀後,我門就能就能出手了嗎?” “不急在這一時,我們已經在前期作了很多事情,表明了我們看重這一次談判,更對後面的利益垂涎三尺,這就足夠了。”科恩輕輕的搖頭““如果我們現在進一步的主動推進,就會暴露我們已經看破這個陰謀的真相。對方就會立即放手,重新計劃一個。” “現在兩邊的談判都已經進入實質性階段,聯合商團要通商權,而我們需要維持要索取巨額賠償的樣子。”迪爾皇妃擔憂的說:”如果對方不主動推進的話,就會陷入僵持狀態。” “這一切都不成問題,我們每天在開會,對方也會時時關注,”維素國相微微一笑:”如果我的估計沒錯,聯合商團的新首領們已經和使節團的實權人物在密談了。只要這兩者溶為一體,他們就會為獨家通商切開出一個誘人的價格來,” “會那麼快嗎?”羅倫佐院長有些疑惑。 “會的。”科恩回答:”因為這只是他們整個陰謀的第一步。” “我的好奇心越來越濃了,”羅倫佐院長長歎一聲:”陛下,我什麼時候能窺全貌?”“ 科恩哈哈一笑:”別急,等到獨家通商權塵埃落定的時候,朕會把整個陰謀抖出來給院長看。” 既然皇帝都這麼說了,羅倫佐院長也不好追問,當的例會到此結束。維素國相陪著院長出去,幾位皇妃因為還有些文件要核對,所以留了下來。 科恩獨自拿了一杯酒,順著會議室的地毯繞行,地毯邊緣的絨毛被他踩下去又翻起來。 “這地毯不是夫君繳獲的戰利品,是三十六部族送的禮物。”從公文中抬起頭來的迪爾皇妃又好氣又好笑,對科恩說:“如果覺得悶,不如去陪陪溫絲麗。” 科恩莞爾一笑而不回答,倒是菲林說:“別管他了,他必然是在考慮事情。” “哦?夫君是在考慮事情啊?”凱麗皇妃的性子比較直白,追問科恩:“眼前這事不是都安排好了嗎?按照程序一步步去做就好了,夫君還有什麼顧慮呢?” 科恩搖了搖頭:“我現在所顧慮的,不是聖都這些商人和使節。” “那麼,”迪爾皇妃接過科恩的話:“夫君是在顧慮制定陰謀的人嗎?” 科恩又搖了搖頭:“制定陰謀的人,本少爺也並不懼怕。這個陰謀如果能夠成功,也有我的一部分功勞在里面,他們要感激本少爺才是。” “那還有什麼人……”凱麗皇妃的話只說了一半就停住了,既然連制定陰謀的人都排除了,那麼剩下的,就只有光明神族與黑暗魔族,只有他們才是科恩的顧慮所在。 “沒關系,這種傷腦筋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見三位皇妃都明白了,科恩笑著說:“大家只要安心等待,確定此事的真假即可,之後就可直奔主題,還有很多事情要你們費心呢!” “無論陰謀是否存在,這次談判都是真的,都是將士們用鮮血換來的,于公于私,我都不能讓將士們拋灑的熱血白流。”科恩沉聲回答:“即使對方沒有陰謀,帝國也要力爭利用談判和通商把我們的對手徹底瓦解掉,為今後數十年的大陸重鑄秩序!” 換了是別人在場,或者不會相信科恩的話,因為現在進行的事情畢竟只是談判與通商而已。但斯比亞帝國的這幾位皇妃卻了解科恩話里的意思,他們的夫君,已決心要將神屬聯盟和魔屬聯盟的原始凝聚力、向心力瓦解,並以利益去偷梁換柱,是兩個聯盟從內部產生變化,讓他們本已跌至谷底的實力雪上加霜! 更有甚者,科恩的眼光已經穿越神魔兩屬,投射到了更遠大的地方。 同樣的夜晚,同樣的燈光,斯比亞帝國某處莊園內。 石桌上擺著一局殘棋,兩杯碧綠色的飲料在玉杯里清清蕩漾著,暗香幽浮。兩位麗裝女性各自執子,分做在石桌的一端。一穿白色,一穿藍色,都是玉琢粉雕的清秀面孔,都是一頭柔順長發披在肩後,明若秋水的四目相望著,可是兩人之間緊繃的氣氛,與其說是在對弈,還不若說是賭氣來得恰當。 良久,一枚棋子落在盤上。 “這幾天聖都城里倒是很熱鬧,事情一件接著一件,斯比亞皇帝的手腕可說是花樣翻新。”柔和的聲音在藍衣少女的口中響起,“看到神屬聯盟有了如此傑出的人類君主,公主殿下想必很開心吧?” “這就能構成本宮開心的理由嗎?如果不是魔屬眾人趕到聖都為科恩•凱達配戲,這出鬧劇也唱不起來,”神族小公主面上靜如止水,“比起這件事,本宮更在意黑暗魔族臨陣換將,用小公主代替長公主來主持這件事。” “怪起我來了,殿下自己也不是長公主啊,我怕大姐一來,會把殿下弄哭呢!”魔族小公主微微一笑“些許小事,就不用勞動兩族長公主出面了吧?” “些許小事,那麼在殿下看來,什麼事才算是大事呢?”神族小公主手指輕推,一枚棋子在盤中長驅直入:“神魔分界線上追科恩•凱達可算得上一件?” “多久之前的事了,殿下有何必耿耿于懷呢??再說當時,殿下不也一直在場嗎?”說到這里,魔族小公主眼睫微垂,又下一子,“仔細想想,本宮當日是為了魔化科恩•凱達,那麼殿下是因為什麼一直緊緊相隨呢?” “唯好奇而已,”手指微微一顫,神族小公主指尖下的棋子定位于十字線,“本公想看看魔族公主,欲對我神族屬下做出什麼事來。” “真是不巧,沒讓殿下看完呢,”魔族小公主掩嘴輕笑,“下次吧,一定會讓殿下盡興的。” 神族小公主正要答話,一個嫵媚的女音從魔族小公主身後傳來,“公主殿下,聖都發面有消息傳來,是有關計劃的。” “說吧!”魔族小公主沒有抬頭,仿佛把注意力都傾注到了棋局上。 “來人回報。”第一魔將顯出身來,躬身回答,“聖都方面已經萬事具備,誘餌放出,即將開始實施計劃。” “計劃,又是計劃,手忙腳亂了這麼些日子,還沒開始實施嗎?”魔族小公主歎了口氣,“很是無聊,不若你去聖都里面走走看看,找點新鮮事情說給我聽吧!”、 “請公主殿下耐心等待,不久之後一定會有進展。”第一魔將回答,“如果殿下擔心,屬下這就去聖都打探消息,或者……” “不用了,既然決定讓那個人做我們就放手吧!”魔族小公主並不似看起來那麼任性,交代了第一魔將,又對神族小公主一笑,“殿下,我們還是繼續在這里下棋等待吧!” “本宮已落子,”神族小公主臉上表情沒什麼變化,“輪到殿下了。”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